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我说的是将很困难,我从没说过我们不能尝试。

—— 云斑,关于是否收留雷电追随太阳》,第312页

云斑
Cloudspots
美国Cloudspots
中国云斑
台湾雲點
猫群
目前 雷族[1]:24
过去 远古部落[2]:猫物表泼皮猫[2]:254高影营地[3]:猫物表晴天营地[4]:49雷电营地[4]:181
名字[?]
远古猫 云斑Cloud Spots)[2]:猫物表
泼皮猫 云斑[2]:254
早期定居者 云斑[3]:猫物表
巫医 云斑[5]:94
教育
学徒 恩贝尔[6]:201蛾飞[5]:218米迦暂译[5]:218橡子毛[5]:331颤玫瑰暂译[7]:1章
出现于
在世族群的秘密》、《终极指南》、《追随太阳》、《雷电崛起》、《首次战争》、《燃烧之星》、《占地为王》、《群星之路》、《蛾飞的幻象》、《雷星的怀响

云斑Cloudspots)是一只黑色长毛公猫,有着白色胸脯,白色耳朵,两只前爪是白色的。

生平

长篇外传

蛾飞的幻象

敬请期待



族群黎明

追随太阳

部落猫们打算离开山地,去寻找新的家园。云斑[注 1]说他们在寻找的过程中,一定要小心,如果吃太多就会长得太肥,无法捕猎。但雪兔说她很喜欢遇到那样的问题。

寻找新家园的队伍马上就要出发了,尖石巫师警告他们要注意安全,云斑让她放心,说他和斑毛对药草与治疗都很了解,如果遇到问题,他们能帮上忙。

锯峰贸然离开山地,去跟随远征队,灰翅不得不去找到他,也被迫离开。他们追上远征队后,队伍又出发了。云斑和疾水并肩走在后面,虽然不说话,但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

他们来到碎石坡,遭到老鹰的攻击,只能躲在岩石间。云斑把头伸出去,又立即缩回来,气馁地说又多了两只老鹰,它们正在岩石顶上坐着。晴天计划赶走它们,于是荫苔让云斑、玳尾清溪去引开其中的三只老鹰,方便晴天杀死第四只,然后他们开始行动。不幸的是,清溪被一只老鹰捉住,灰翅想救她,却没有办法,云斑和玳尾冲过来,云斑气喘吁吁地对灰翅说他已经帮不上忙了。他用身子紧紧贴着灰翅,玳尾也安慰他。灰翅看着悬崖,感到头晕目眩,云斑见势不妙,慌忙将他拽离悬崖,并让他回去。他们告诉晴天这件不幸的事,同时云斑说这不是任何猫的错。

在过河时,疾水不小心掉进去,等她上岸后,云斑、灰翅和玳尾帮她把毛舔干。

经过草地时,灰翅抓住了一只野兔,云斑说他速度很快。他们沿着河走,云斑和斑毛不停地嗅着垂于水面的葱翠药草。过雷鬼路时,云斑也安全地过到对面。他们进入密林,来到林边上时,发现了几只两脚兽,云斑问该怎么办,他不想再走近了。在月影嘲弄一只被关住的白色小狗时,云斑骂他鼠脑子。

鹰击[注 2]的脚脱臼了,云斑帮她复原,荫苔说他干得好,云斑耸肩,说自己见过寂雨这么做过,然后,他让鹰击吃几片草叶止痛。

几天后,远征猫遭到三只狗的攻击,荫苔冲上雷鬼路,不幸被怪兽撞到。云斑俯身戳着他,过一会儿便悲伤地宣布他死了,他的女儿雨花十分伤心。他们再次经过一片草地,云斑看见前方又出现一个两脚兽地盘。高影带着他们绕路,再次来到雷鬼路边。碎冰让云斑、疾水、高影和鸦鸣跟晴天一队,最后他们都过去了。

他们来到高沼地,在那里昏昏沉沉地睡了好几天。晴天的小队发现了一个瀑布,于是灰翅带着云斑、雨花、锯峰和玳尾出发。他们来到圆形山谷,云斑惊呼。他们发现了几只泼皮猫,锯峰想打跑他们,但云斑挡住他,嘶声问他们为什么要进攻,那些猫又没伤害他们。灰翅也赞同。

两天后,灰翅因一只兔子和荆豆发生了争执,高影和鹰击及时出现,帮他把那两只猫吓走了。云斑说如果她们两个没有及时出现,灰翅可能会受重伤。

月影与几只猫打起架,受了伤。云斑叼着一些山萝卜给他和其他帮忙的同伴涂伤口。云斑为灰翅抹药膏时小声说,他讨厌看到自己的同伴老是和其他的猫打架,也许能想办法与他们和平共处。

灰翅回到石头洼地,见到云斑和斑毛,云斑希望他能和他们一起去找药草,因为高影不喜欢只有两只猫结伴离开。他们来到河边,发现了紫草和蓍草。云斑说山地从未有这么多的药草。斑毛发现对岸有艾菊,于是蹚水过去,云斑和灰翅都惊讶地看着她。转眼间,河水漫过她的头顶,云斑惊叫着说要下去救她,但斑毛成功到了对岸。斑毛很高兴自己会游水了,但云斑说很不自然,她看着像长毛的鱼。她带着艾菊游回来后,云斑说他觉得她就是鼠脑子,然后他们返回洼地。

几只狐狸攻击了洼地,云斑也打得不可开交,他用后掌击打,却没什么力度。狐狸逃后,云斑就扭身去检查高影的伤。

晴天带着月影、疾水和落羽去树林里生活后,云斑问灰翅是否想去捕猎。灰翅同意了,他们也很快就发现了一只兔子。云斑绕过它,走到另一边。兔子发现他后,朝灰翅跑来,被灰翅杀死了。云斑说它很肥,可以填饱几个饥饿的肚子,然后又安慰灰翅,说其他猫的离开不会带来多少改变,只要当作家园变得更大就行了。

灰翅发现玳尾不见了,十分着急,他以为她去两脚兽地盘了。结果玳尾和云斑一起带着药草回来,这让灰翅很愧疚。

锯峰摔坏了一条后腿,灰翅让云斑和斑毛来帮忙,但云斑出去捕猎了。

灰翅回到洼地,听到鹰击说她和鸦鸣的孩子就要出生了,很担心斑毛不能回来帮她,虽然云斑也很好,但他却不是高沼地上最富同情心的猫。

灰翅从被拆毁的两脚兽巢穴下救出了暴雨的孩子雷电,但晴天不想照顾他,灰翅只能把他带回高沼地,云斑说照料他很困难,但他们可以尝试去做。




雷电崛起

灰翅看见云斑和斑毛从河边返回,带了几梱新鲜药草。

灰翅带着玳尾回到高沼地时,看见高影正在指导云斑、鹰击、斑毛和雨花练习打斗技巧,然后灰翅让锯峰去跟云斑做锻炼。

狗袭击了营地,高影大叫,让其他猫躲起来,云斑和斑毛跑上一边的斜坡,消失在高沼地上。狗离开后,他们两个重新出现在洼地顶部。

碎冰和雷电回到营地后,云斑问他们捉到了什么,雷电说他捉了只臭鼩,但因为狗的袭击,他被迫扔了,云斑哼了一声,但什么也没说。

晚上,灰翅看见云斑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接着碎冰开始怀疑高影的领导,认为灰翅才能领导他们,云斑挤向前,让大家都等等,但他的声音被喧哗声湮没了。灰翅和碎冰吵起来,云斑挤到他们之间,问碎冰是否真的想要一只把狗带进营地的猫当首领。雷电反驳云斑,怒气冲冲地盯着他,说灰翅很勇敢,因为他救了锯峰。碎冰说他想要一个能做成点什么,而不是成天坐在营地里的首领,要是云斑有什么想法,那也就比他原以为的更像跳蚤脑袋,然后云斑怒吼着问他说谁是跳蚤脑袋。他们两个打起架,灰翅惊骇地制止他们。他说他们应该团结,否则还有什么希望。云斑低声道歉。高影被气走了,灰翅也感觉很生气,他并不希望其他猫这么做。然后云斑说这里的猎物十分足够,没必要争斗。

在锯峰描述晴天营地的分工时,他说云斑和斑毛处理药草的能力最强,也许这能成为他们的工作。灰翅表示自己不想变成晴天那样,云斑说他太谦虚了,大家都知道他不会。

玳尾分娩了,灰翅看见云斑和斑毛帮她接生,感觉很放心。他想进去,被雨花挡着,但云斑说他可以进来了。

第二天,雷电想去看看玳尾的孩子,但灰翅不希望他去打扰她,小公猫转身,看见云斑正从玳尾的地道中走出来。

班布尔来到高沼地后,枭眼说她要来和他们一起生活,云斑和斑毛大吃一惊。风和荆豆帮忙把那只宠物猫带走后,云斑和斑毛在一堆药草旁热烈地商量着什么。

森林着火了,灰翅带着猫儿们去帮助晴天。他们遇到了月影,那只黑色公猫的毛被烧光了一片,受了重伤,于是云斑和斑毛去找治疗药草。高影安慰弟弟,说云斑很快就会带着药草回来。云斑他们没能找到药草,只能带来其他的草和种子。他无奈地说火烧掉了很多东西,但可以试试。然后他们被火困住,一只叫做河波的陌生猫出现,指导他们从火墙中逃脱,接着,云斑和斑毛赶紧去察看月影的伤势。

高影感谢河波的帮忙,云斑认为如果没有他,可能他们就已经被大火吞没了。他们遇见了晴天和他的猫,高影允许他们暂时和高沼地猫住一起。然后,云斑和斑毛分别在两侧支撑着月影,带着他回营地。

在营地里,云斑和斑毛在其他猫之间穿梭,检查伤情。

天色即将变暗,高影召开会议,那时云斑和斑毛早已从河边取回成捆的药草。

灰翅在和玳尾的孩子嬉戏时,他的呼吸问题又犯了,卵石心朝云斑的巢穴飞奔,去取款冬。云斑跟着卵石心朝灰翅走来,告诉他们灰翅该休息了,他会照顾灰翅。灰翅问云斑他是不是很快就会好起来,云斑眼珠一转,告诉他虽然他病了,但没理由表现得像脑子进水一样,他会好起来的。黑白公猫哼一声,补充说山地的岁月他都能活下来,肺里灌烟就更不在话下,更何况,除了那些幼猫需要他之外,高沼地猫也需要他。卵石心问他能否帮忙,云斑没有立刻回答,但他最后答应了,并教卵石心如何去做。灰翅感觉好受些后,云斑让他接下来的一个月,不要无谓地操劳,才能像幼猫一样身体强壮,精力旺盛。

灰翅醒来,听见闪电尾说云斑建议他们为风和荆豆取更长的名字。云斑对那两只泼皮猫说他们能来这里真好,但如果想和他们住一起,就得取长名字。风和荆豆开玩笑地给对方取名,云斑笑起来,说他怎么觉得他俩对待这事不够严肃。最终,他们分别叫风逐和荆豆毛。

灰翅带着小猫们捕猎回来,召开会议时,云斑和斑毛正在分拣药草,同时探头张望。

风逐和荆豆毛回高沼地报告晴天杀死了泼皮猫薄雾,以及她的两个孩子失踪的事,高沼地猫的义愤填膺。风逐建议带一支侦察队去跟晴天谈谈,灰翅同意,并让她、荆豆毛、玳尾和云斑跟他一起去。

他们在去森林的路上,发现了班布尔。那只宠物猫受了重伤,云斑上前察看,但由于伤口太多,他也无能为力。接着,云斑嗅到另一只猫的气味。灰翅分辨出是晴天的,云斑也确定。他们和晴天发生争论后,班布尔死了。




首次战争

在高沼地猫认为是晴天杀死了薄雾和班布尔时,灰翅不能相信晴天会杀害其他猫,他觉得云斑很聪明,于是问云斑怎么看待这件事。云斑向石头旁空空的泥地点点头,认为他们应该先去捕猎,毕竟孩子们很快就会饿,他们自己也是。

突然雨花嗅到了雷电的气味,云斑也确定。雷电带着寒霜走过来,解释了他们发生的一切――寒霜因腿伤不能正常履行职责,被晴天赶出,雷电不满父亲的做法,也离开了森林。云斑绕着寒霜转了一圈,检查他的伤势。然后云斑说他的伤口恶化了,于是带他向一丛荆豆走去,接着云斑去采药草给他止痛。

灰翅他们在讨论怎么对付晴天时,决定先和他谈谈,但云斑让他们等等。他说他们昨天才指责晴天杀了猫,他一定还在生气,他们应该算他的怒气消了再去和他谈。雷电同意。

雷电给寒霜带去一只老鼠,云斑说他还在发烧。雷电问云斑能否治好他的伤,云斑走上前,边嗅寒霜的后腿边说,他一直在给寒霜敷药膏,最终应该会起作用,但伤口已经化脓很久,感染很深,其实他应该早点得到治疗的。 雷电尴尬地说森林里的情况有所不同,云斑说他能看出来,然后安慰寒霜,疗伤需要耐心,之前敷的药膏已经起作用了,他已经让橡子毛捕猎时顺便带些药草回来,然后他让寒霜好好休息。接着卵石心走进来问橡子毛需要采哪些药草,云斑告诉他,是金盏花和酸模。卵石心又问云斑他是否在给寒霜用琉璃苣退烧,云斑说他会用,但在高沼地上生长的琉璃苣不多,它们大多数长在森林里,然后他问寒霜,森林猫是否采集药草治伤。寒霜否认,云斑眨了眨眼,问他们受伤了怎么办,寒霜难过地说要么自己恢复,要么被赶走。然后雷电告诉云斑他不打扰他的工作了。

灰翅要宣布风逐和荆豆毛正式加入他们时,云斑从荆豆丛里钻出来,斑毛给他让出一些位置。灰翅说风逐和荆豆毛也要有自己的孩子了,云斑冷静地问寒季来了怎么办,猎物会钻到地下。碎冰回答说他们可以像风逐和荆豆毛之前教他们的那样,到地道里捕猎。

雷电把自己遇见汤姆的经历告诉灰翅后,灰翅看见卵石心正没完没了地向云斑提问题。

灰翅他们和汤姆交锋后要回去时,他的病又犯了,高影告诉他,如果他们能马上带他回营地,云斑就会给他药草缓解症状。灰翅回到营地后,玳尾告诉他云斑马上就拿款冬过来。云斑来后,灰翅把药草吃下去,然后听见他对其他猫说灰翅可能会睡着,醒来后就会感觉好些。

玳尾把灰翅叫醒,告诉他风逐要生了,他看见云斑正叼着药草向黑莓丛走去。玳尾问有什么消息,雷电说云斑守着风逐,但雨花说孩子们来得太早了。玳尾让雷电去找一根坚实的棍子给风逐,云斑看到棍子后,眼睛亮起来,说这也许能让风逐把注意力从疼痛上转移开。玳尾让风逐咬着它,云斑向玳尾点头,说这能帮她克服疼痛。接着云斑宣布第一只小猫诞生,然后他又宣布剩下的三只小猫的诞生。

灰翅被梦中玳尾的求救声惊醒了,他注意到橡子毛正蹲伏在石楠围墙边,云斑从她身边走过,嘴里叼着药草,向黑莓丛走去,眼神很阴沉。

高沼地猫在等去救孩子们的雷电、闪电尾和玳尾回来时,碎冰坐到云斑和斑毛旁边。云斑的毛拖在地上,他说雷电很快就会与玳尾和孩子们一起回来。

他们在为玳尾和小烬举行葬礼时,灰翅向死去的伴侣保证他会让高沼地安全,不会让她失望,云斑迎着他的目光,眼睛闪闪发光。

灰翅要去和晴天会谈了,云斑正带寒霜去猎物堆。会谈时,晴天发动战争,雷电被迫回营地搬救兵。他告诉剩下的猫灰翅他们遇到了麻烦,云斑问是什么样的麻烦。雷电在选支援的猫时,云斑说如果斑毛想去,就让她去,毕竟她比他更敏捷,会是一只很好的战猫,然后他主动留在营地照顾风逐和孩子们。在他们要出发时,风逐也想加入战斗,她说有锯峰和云斑照顾孩子们,没什么问题。

战斗结束后,灰翅让闪电尾回洼地找云斑处理伤口。然后灵猫出现了,接着云斑带着款冬来到战场,一脸茫然地对灰翅说,斑毛说他需要款冬。他瞥见地上血迹斑斑的尸体,又看到星光熠熠的灵猫,眼睛顿时瞪大了,问这是怎么回事。暴雨告诉他,他们带来了一个信息,云斑不相信似的盯着她。一颗流星从夜空划过,云斑竖起尾巴,看着流星留下的光影,说这是一个征兆。




燃烧之星

战争过后,碎冰蹲在坟墓边上凝视着他的朋友鸦鸣,悲伤地说没有他,洼地再也不会和以前一样了,但云斑站得离碎冰很近,皮毛相互擦着,接着说鸦鸣没有白白牺牲。这只黑色的公猫继续说,他们都没有白白牺牲,并向死者发誓,他们会从这可怕的一天吸取教训。

后来,新加入高沼地的冬青让锯峰通过小溪,灰翅认为冬青在捉弄锯锋,但见到云斑逗趣的目光时,声音慢慢变小了。云斑对灰翅建议说,由他们去,他相信情况不是灰翅所想的那样,锯峰能照顾好自己。

在第一次四棵树聚会上,高影惊讶地看见云斑和叶子碰鼻,然后肩并肩坐着,互相蹭着皮毛。

高沼地猫巡逻的时候得知晴天招募了新成员,于是高影召开了会议,云斑和斑毛坐在一个靠近岩石的地方。高影问灰翅怎么看待这个情况,当他走上来时,雷电听到他呼吸有低沉的鸣响声,想到他的健康状态仍然不佳,雷电知道卵石心、斑毛和云斑已经努力治愈同伴们的伤,但不相信有任何一只能够治愈灰翅肺部的伤。

之后,高沼地猫们发现了病鼠,想起灵猫们的警告-“利爪依然在毁坏森林”,云斑若有所思地说利爪也许就是杀死老鼠的疾病。于是他们决定去寻找可以治愈疾病的燃烧之星,斑毛急切地说他们必须马上找到这种植物,云斑若有所思地点头,说也许它还能保护他们对抗疾病。

风逐的孩子晨须患了怪病,卵石心靠近她,却被灰翅拉了回来。卵石心仔细地把咀嚼好的药草放好,说他在试着治疗晨须,云斑说了有关艾菊的一些事,但灰翅打断他。这只灰色公猫问云斑在哪里,这事应该是他处理的,而不是像卵石心这样的年轻猫。卵石心告诉养父,云斑去采药了,他们一直在使用艾菊,而且快用完了,但他们还需要更多的。卵石心还说云斑告诉过他要小心,不要碰到晨须的溃疡,或者让她对着他呼吸。

之后不久,雷电和云斑带着草药回来了,他们走过洼地,走进风逐的巢穴。然后,云斑留下来检查晨须,接着雷电召开会议。他宣布他们必须格外警惕这种疾病,除了云斑和卵石心,不允许任何猫接触晨须。会议结束后,灰翅问雷电,晨须是什么时候开始生病的,他说是昨晚月高之后,而且云斑从未见过这种疾病。

后来,晨须病得更重了,风逐和荆豆毛十分伤心,但他们的儿子尘鼻说云斑和卵石心知道该怎么做。晨须死了,高影告诉卵石心,只有他和云斑可以直接接触晨须的尸体,并让他们把晨须包裹在叶子里。卵石心同意了,在同巢猫们的注视下,他和云斑用一片又一片的叶子将她的尸体层层包裹起来。

在第二次四棵树聚会上,他们讨论患病的猎物,碎冰对云斑说,他和卵石心都会用药草治病,问他们以前是否见过这样的事情,云斑迟疑地站起来,说他曾让卵石心用艾菊治疗晨须,也许只是减缓疾病的恶化,却没有治愈她,他很抱歉。

晴天带雀毛回到高沼地,云斑检查了她的伤口。雷电问她怎么样了,云斑回答说她的伤口愈合得很好,她会康复,然后又转向晴天,生硬地点头,说她在森林里的时候承蒙他来照顾。晴天礼貌地点头回应,不过他怀疑这只黑白长毛公猫的谢意并不完全真诚,当云斑嘟囔道“不过她回自己家更好”时,晴天对此更是确信无疑,但雀毛愤怒地从云斑身边走开,说晴天对她很好。

在他们聊到冬青的病时,雷电说他知道燃烧之星是一种药草,云斑跳起来,告诉他们灵猫说的话-“利爪依然在毁坏森林”“只有燃烧之星能让爪子不再锋利”,如果这种疾病是爪子,那燃烧之星就能治愈它,也许它能治好冬青,并指出他们已经试过其他所有东西。

由于一眼的阻拦,晴天和锯峰没有成功摘到燃烧之星,灰翅便让云斑检查他们的伤势。黄昏的时候,高沼地猫在开会,云斑和锯峰从冬青的巢穴里出来,晴天注意到自己被咬伤的尾巴也被云斑用牛蒡根敷上。

晴天要去挑战一眼,除了生病的冬青、云斑和锯峰外,所有的高沼地猫都祝他好运。所有的猫都鼓励他,在走之前,他决定先看看冬青,于是走进她的巢穴。冬青、锯峰和云斑都在那里,云斑正在鼓励冬青吃些艾菊。他告诉冬青她必须坚持住,这应该能帮她支撑到他们找到燃烧之星,还说他们越早赶走一眼,就能越早安全跨过雷鬼路,带回燃烧之星。锯峰告诉冬青她会好起来,但她眼神茫然,好像没听到云斑和锯峰说的话。

高沼地猫都在等着一眼的出现时,灰翅告诉雷电每只猫藏的位置,高影、云斑和碎冰藏在另一边的洼地里,泥掌鼠耳与他们在一起。一眼出现了,和晴天打了起来,但高沼地猫们出击了,云斑正领着其他猫从灌木后面的藏身地冲过去。战斗中,灰翅看见雷电正在和星花打架,但还有其他的事需要操心,云斑和闪电尾紧跟在他的左右两侧,他扑向一眼。云斑试图去咬一眼的喉咙,但泼皮猫把头扭向一边,紧紧咬住了云斑的肩膀。这三只高沼地猫共同对抗一眼,最后云斑和闪电尾从两边夹攻,才吃力地将一眼压倒在地。灰翅站起身,大口喘气后,抬起一只脚掌,准备一爪划破一眼的喉咙,雷电却怒吼地说一眼是他的,于是冲过去,一挥脚掌,示意云斑和闪电尾让开。雷电与一眼打起来,最后一眼死了,雷电、云斑和闪电尾挺立在一旁。

战斗结束后,云斑和斑毛俯身检查晴天的伤势。云斑帮着晴天站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肩上,说要陪他回森林,他不希望晴天半路倒下。

晴天回到森林,不顾伤口的疼痛和身体的疲惫,稳步前进,但云斑高声叫他走慢点,他有伤在身,而且森林又不会跑到哪里去。这些猫进入营地后,橡子毛就冲过来,分别和碎冰还有云斑碰鼻。这只母猫带着他们来到一块空地,花瓣桦树桤木都正躺在一丛接骨木下方的窝里,他们都患上了怪病,云斑从晴天身边挤过,冲向他们,认为也许不晚。他说高影和灰翅已经到雷鬼路那边去找燃烧之星了,他们必须找到艾菊先用着,直到他们回来。碎冰、橡子毛和雀毛立即冲出去找草药,但花瓣和晴天说了会儿话后就倒下了。云斑走过来,橡子毛跟在他后面,嘴里叼着一团艾菊,他轻轻嗅嗅花瓣,摇头说她已经死了,她是因为病了太久又没接受治疗才死的。这只老猫还说孩子们都很年轻,能够战胜疾病,他们还有希望活下来。在晴天和橡子毛回忆她做过的一切时,云斑说他们应该埋葬她。然后,云斑嚼了一些艾菊,开始将药草的浆汁滴进两只小猫的嘴巴里。桦树问晴天花瓣去哪儿了,他骗孩子说她回营地了。他问云斑这些小猫是否能移进营地,但云斑摇头,说他们还没痊愈,仍需要燃烧之星。他说把小猫们与健康的猫分开最好,于是晴天把他留下来照顾这两只小猫。云斑让晴天留意雀毛,说她去采艾菊却还没回来,晴天答应他,说如果他见到自己的猫后她还没出现,就会派一支巡逻队去找她。

高影把燃烧之星带了过来,晴天告诉她花瓣已经病死,而云斑正在照顾桦树和桤木。高影问他在哪里,她必须见见他们,于是晴天带她过去。

冬青马上就要分娩了,云斑站在卵石心旁边,指点他该怎么做;他给幼崽们服了药,刚刚回来。雷电在等待消息时,云斑出来宣布冬青的孩子们出生了,一共三只,冬青很好,还说这可能是他们能期待的最佳结果。高影问他冬青究竟怎么样,她是否能熬过今晚,云斑回应她,他们又给她一剂燃烧之星,现在只能静观其变。日落后,雷电向高影和云斑道过晚安后,才回自己的巢穴。




占地为王

雷电和晴天遇见了獾,獾把晴天伤得很重。他们回到营地后,云斑问他们有没有事,因为他闻到了血味。雷电把发生的事告诉他,然后云斑走到晴天旁边,撑着他的另外一只肩膀。晴天说只是被咬了一下,但云斑有些焦急,告诉他即使只被咬了一下,也会变得很严重,尤其是獾咬的,不过他存储了很多药草,接着云斑抬头喊着卵石心的名字。卵石心出现后,他让这只年轻猫去咀嚼些金盏花和橡树叶子药膏。高影和灰翅问晴天他有没有事时,云斑正领着晴天走进他的巢穴,并告诉他们晴天会好的。然后,云斑让晴天放松,侧身躺着,方便卵石心能涂抹药膏。雷电过来闻到难闻的药草气味,想知道云斑和卵石心是如何住在里面的。卵石心清洗晴天的皮毛时,云斑正紧盯着后者的脖子。他问卵石心伤口是否很深,卵石心否认。晴天感到很痛,云斑说这说明药草起作用了。

然后晴天说他们应该住在一起,然后再扩展,像灵猫说的那样,但云斑平缓地说他不认为灵猫是那个意思。

高沼地猫们要投石决定各自想加入的猫群时,云斑和卵石心从治疗晴天的荆豆丛下面钻出来,身上满是药草味。要开始投石时,云斑坐下来,把尾巴盘在脚掌上。然后,他决定加入晴天的猫群。卵石心见了问,没有他的指引,他怎么办,云斑淡定地说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的了,而且晴天的营地里并没有会医治的猫,晴天会需要他的帮忙。

猫儿们要去各自的新家时,卵石心问他的药草怎么办,云斑刚好从里面出来,叼着一捆叶子,丢在年轻猫脚下,让他带上这些,剩下的留在这里,以后也能来拿。卵石心问他怎么办,云斑返回自己的巢穴,说他自己也有一捆,而且森林中也许会有更好的药草,并许诺,如果找到新药草,就会告诉他。接着云斑建议他们应该定期见面,分享学到的东西。于是卵石心说下一个月圆,在四棵树那里,云斑摆摆尾巴,告诉他说到时他去见他。

晴天在凝视营地时,云斑正穿过空地向雀毛走去,问有什么新鲜猎物,雀毛给他看了一只地鼠,云斑饶有兴趣地问是不是她抓的,这时枭眼说是她抓的,捕猎回来后,雀毛就一直在炫耀。云斑舔舔嘴唇,说地鼠是他的最爱。

雷电在看桦树和桤木训练蓟草苜蓿时,注意到云斑在给乳草吃艾菊。长毛公猫告诉她说,她只是胸部轻度不适,这些叶子应该能消除症状,如果回头她仍感到不适,可以让苜蓿再去采一些。然后他从紫杉下走出,钻到储存药草的黑莓藤后。

雷电跟踪晴天回到营地时,云斑正蹲伏在乳草旁边,将药材嚼成浆汁。

之后晴天和雷电因为捕猎的事和星花的事吵起来,雷电决定离开晴天的营地,去另一个地方生活,云斑、叶子粉眼、枭眼和闪电尾也跟随他。他们发现乳草以及她的两个孩子跟来后,也接纳了他们。然后,他们发现了一个峡谷,雷电带着他们从岩壁上下。雷电让他们睡到天亮在捕猎,接着他听见云斑已经轻轻打起鼾来。

他们在新家生活得很惬意,就连粉眼也俨然换了一只猫,有时他会帮助云斑采集药草。

雷电捕猎时遇到日影和寂雨。寂雨身体很虚弱,却急着想见她的儿子们,雷电建议她先回他的营地找云斑处理伤口,但寂雨拒绝了。




群星之路

雷电在安排捕猎巡逻队时,云斑从凤尾蕨通道走了出来,睡眼惺忪地说他闻到猎物的味道了,他看了一眼画眉,又打量着粉眼脚边的老鼠,焦虑地问这是否是他们找到的所有东西。雷电说枭眼和叶子要出去巡逻,会找到更多的猎物,于是云斑主动加入队伍。

然后,晴天的巡逻队来访,云斑和叶子在与他们交谈,枭眼回营地向雷电报警。晴天来向他们求救,希望他们能帮忙从刀疤爪下救出星花,然后雷电注意到云斑和叶子匆匆钻回营地。

雷电从晴天的营地回到山谷,听见了同伴们的争吵声。他听见云斑愤慨地说,自己都寡不敌众,怎么可能打退他们。雷电惊慌地进入营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云斑、叶子和闪电尾转身面对着他,蓟草冲到闪电尾和云斑中间,告诉雷电,他们捕猎时遭到泼皮猫的攻击。粉眼说泼皮猫一直都有,然后云斑黯然地咕哝说,但不像这些泼皮猫,抢走他们的猎物。闪电尾认为他们可以智胜泼皮猫,接着云斑咆哮着说他们不能只让泼皮猫抢劫他们。然后闪电尾建议他们应该训练战斗动作,这时云斑说他知道一些,可以分享。

雷电和维奥莉在建巢穴时,维奥莉告诉他云斑又收集了一些凤尾蕨,他想让他们有充足的材料,然后雷电看到那只长毛公猫的尾巴正消失在倒树旁的那片凤尾蕨中。

他们看完苜蓿和蓟草的战斗动作后,维奥莉向榛树灌木看去,云斑正拖着一捆新鲜蕨秆走过去,然后她对雷电说他们最好还是回去干活。他们跑到云斑跟前,云斑和蔼可亲地向他们眨眼,建议他们最好从低矮的树枝开始,而他自己负责顶上的。

雷电的猫儿们在准备前往四棵树参加欢迎仪式时,云斑从凤尾蕨通道钻进来,在空地那边喊他们是否可以出发,雷电向云斑示意他们可以了。




短篇电子书

雷星的怀响

敬请期待



荒野手册

族群的秘密

敬请期待



终极指南

敬请期待



细节

趣闻

  • 已证实Cloudspots和Cloud Spots是同一只猫。[8]

图集

脚注

  1. 中文版中,云斑的名字被译为“云点”。
  2. 中文版中,鹰击的名字被译为“鹰爪”。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Cloudspots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