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这不会是族群的末日。只要我一息尚存,族群永远不会灭亡。

—— 松鸦羽郑重宣誓与族群共存亡,武士归来》,第204页

松鸦羽
Jayfeather
松鸦羽.png
美国Jayfeather
中国松鸦羽
台湾松鴉羽
猫群
目前 雷族[1]:猫物表
生平
年龄 目前约75个月(合6.25年)[1]:8章
名字[?]
幼崽 小松鸦Jaykit)[1]:猫物表
学徒 松鸦爪Jaypaw)[1]:267
巫医 松鸦羽[2]:253
血缘
父亲 鸦羽
母亲 叶池
养父 黑莓星
养母 松鼠飞
亲兄弟 狮焰
亲姐妹 冬青叶
半兄弟 风皮
教育
导师 亮心[1]:89叶池[1]:244-245
学徒 赤杨心[3]:60
出现于
在世族群的猫》、《族群的战争》、《终极指南》、《叶池的希望》、《预视力量》、《暗河汹涌》、《驱逐之战》、《天蚀遮月》、《暗夜长影》、《拂晓之光》、《冬青叶的故事》、《第四学徒》、《战声渐近》、《雾星的征兆》、《暗夜密语》、《月光印记》、《武士归来、《群星之战》、《鸽翅的沉默》、《鸦羽的拷问》、《黑莓星的风暴》、《学徒探索》、《雷影交加》、《天空破碎》、《极夜无光》、《虎心的阴影》、《烈火焚河

松鸦羽Jayfeather)是一只体格纤瘦、毛色斑驳的浅灰色虎斑公猫。他双目失明,眼睛呈松鸦翅膀一般的浅蓝色。他的双肩极瘦,肌肉精瘦有力,皮毛光滑,一道长疤横跨其身体一侧。

生平

长篇外传

鸦羽的拷问

松鸦羽第一次出现是在鸦羽来风族边境找叶池的时候。莓鼻和刺掌发现他之后同意去找叶池。但鸦羽比较倒霉,来的是松鸦羽。松鸦羽显得很烦躁,因为鸦羽打搅了他的工作。鸦羽和松鸦羽讨论了一下白鼬的问题,最后他同意给黑莓星传口信说是风族需要雷族的帮忙。

后来松鸦羽与同族长来到风族解决白鼬的问题,一星并未像鸦羽说的那样愿意合作,他说如果风族不想合作他们现在就离开。

一星派鸦羽去护送隼飞前往月池的时候,隼飞告诉鸦羽,松鸦羽曾经在星族找到焰尾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以此来说明风皮也可以这么做。到达月池后,松鸦羽看到鸦羽一来便没有好气,鸦羽认为是因为自己没有把情况完全告诉他导致黑莓星受到了侮辱,责问他问什么来月池,不过最后被叶池稳定下来。

叶池应鸦羽的邀请前往风族协助治疗伤员,在一次两猫对话中,叶池承认说松鸦羽和狮焰都已经接受了她。

之后的森林大会上,族群联合讨论关于对白鼬进攻及驱逐计划,风皮为证明自己表示自己将孤身一猫前往地下引出白鼬,鸦羽说自己会支持自己的儿子,这时,松鸦羽和狮焰都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后松鸦羽嘲讽说他们的任务十分容易,黑莓星瞪了他一眼。

对白鼬作战的善后工作中,松鸦羽参与了伤员的救治。

由于风皮在战斗中受到了重伤,肚子上引起感染,需要牛蒡根,但风族没有库存,鸦羽决定去雷族寻求帮助;他来到雷族之后发现叶池不在,只有松鸦羽在巢穴中,松鸦羽对他的出现并不高兴,没好气地问他干什么。松鸦羽猜出是风皮需要药草,一时间,鸦羽觉得他的谈吐举止和风皮生气的时候很像,完全就是继承了自己的坏脾气,虽然是黑莓星抚养了他,但很显然松鸦羽是鸦羽的孩子。听到鸦羽确认之后,松鸦羽对此不屑一顾,以没有过多储备为由拒绝了鸦羽,鸦羽恳求他带自己先借自己一点,随后会还更多,但松鸦羽说风皮想杀死自己的哥哥,听说冬青叶死了还很高兴,他认为他们三个都不应该出生,狮焰可能原谅了他,但自己没狮焰那么心地善良,也许也没他那么蠢,松鸦羽继续说自己永远也不能原谅风皮,也不能原谅鸦羽,所以自己没有牛蒡根。听闻鸦羽对自己的坦白,松鸦羽并没有说话,摆摆尾巴表示自己并不在乎。就在鸦羽要离开营地的时候,松鸦羽叫住了鸦羽,并将牛蒡根扔在地上,并解释说自己依然没有原谅他,但自己是巫医,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别的猫死去而不去救他。就算风皮也是。随后松鸦羽离开了鸦羽。

松鸦羽最后一次出现在森林大会上,与叶池坐在一起。




黑莓星的风暴

松鸦羽第一次被提及是在叶池咬断款冬根茎的时候。她说松鸦羽想在太阳将露水蒸发之前把它们收集好。在叶池医治蔓延族群的绿咳症时,帮忙的米莉感谢她帮助荆棘光的康复锻炼。叶池告诉她应该感谢松鸦羽才是,因为他从来没有放弃寻找方法救治荆棘光。叶池顺口提了一下,米莉便问他们是否还有猫薄荷。她说松鸦羽在废弃的两脚兽巢穴那里种了许多,所以有。

黑莓星回忆起群星之战的时候,他记得松鸦羽在高岩下放了一根抓痕累累的树枝,每一爪都代表着一条生命的流逝。松鸦羽说过它会让他们铭记族群的先烈们所给予他们的未来。露爪在记忆所有阵亡猫名的时候提到了火星,这时,松鸦羽走上前来,说自己也很想念他。黑莓星想知道他是不是还有读心术,但这位巫医告诉他所有能力已经随风而逝。之后他说推断出黑莓星他也十分想念前任族长,因为他听到黑莓星在露爪念火星名字的时候,他叹了一口气。黑莓星随后问火星是否漫步于他的梦境之中,松鸦羽说没有,不过这是个好征兆。

黑莓星带队前往影族的时候,他发现叶池正在打理松鸦羽种的猫薄荷。松鸦羽又被蕨毛在哀悼自己死去的伴侣栗尾的时候提及了一下,他说要是松鸦羽给她疗伤的话她就不会死了。在影族营地里,小云松鼠飞叶池和松鸦羽在干什么,但黑莓星打断了松鼠飞的回答。

巡逻队回来的时候,松鸦羽走出巢穴,紧跟在荆棘光身后。叶池回来之后告诉松鸦羽老两脚兽巢穴那里一切安好,下了点小雨,猫薄荷长势很好。荆棘光说自己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松鸦羽马上反驳这才出去几个心跳的时间,但荆棘光还是想回去,就在松鸦羽刚开口的时候,波弟过来想让荆棘光把自己带来的老鼠吃完,顺便听他讲故事,荆棘光先是斥责他怎么老鼠几乎一点也没动过,但还是同意了。这时,松鸦羽想起来今天是月圆之夜,因为今天阴云密布,所以他还是怀念上一次的森林大会。黑莓星选完要带的猫之后,松鸦羽说叶池自愿留下来,所以自己要去。

马场的时候,黑莓星想起来当他在抚养狮焰冬青叶,和松鸦羽的回忆。松鸦羽还是幼崽的时候评论鼹鼠闻起来就像方便的地方一样,松鼠飞斥责他事实并非如此。

当黑莓星正在做一个关于太阳沉没之地的时候,松鸦羽用爪子把他给戳醒了。黑莓星发现他眼睛睁得铜铃一般,看上去很激动。松鸦羽开始告诉黑莓星因为他自己不放心大风,就去检查了一下猫薄荷,随后发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需要黑莓星跟着他去看看。抵达之后,他发现整个园地已经被附近掉落的树枝砸的稀烂。黑莓星告诉他还可以再种,但松鸦羽却说他没有明白,这是一个征兆,马上会有糟糕的事情会发生;但与群星之战不同,灾难乘风而来。

黑莓星迫于藤池的再三劝求,和樱桃落前往巫医巢穴,刚进去时,松鸦羽正在发牢骚说这么大的风在自己怎么把库存整理好,一放下根茎就吹跑,叶池回答可以动作再快一点。发现黑莓星来了之后他质问黑莓星是不是又和风族发生冲突了,黑莓星说并没有随即告诉叶池自己让樱桃落在武士巢穴里休息,现在可以先帮她检查一下扯掉的脚爪。松鸦羽听闻讽刺道雷族的巫医应该是黑莓星,而不是自己,随后叹了口气对叶池说拿一些万寿菊。叶池走后,松鸦羽直面黑莓星并询问黑莓星究竟想说什么。黑莓星听闻后大惊,追问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有话要说。松鸦羽挑明黑莓星就是为了故意支开叶池,让黑莓星不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听到黑莓星开始把自己救下樱桃落解读为预言,松鸦羽说狂风呼啸,所有思绪都可能打乱,他自己也不知道。松鸦羽虽然帮不上忙但检查他的伤势还是可以的,检查后发现黑莓星脑袋上有撞伤,要给他罂粟治治头疼,但黑莓星拒绝了,松鸦羽并没有强求。

黑莓星检查学徒巢穴之后,悄悄问松鸦羽有没有什么新预言,松鸦羽反问黑莓星究竟在期望什么,没有猫受伤已经谢天谢地了。黑莓星自顾寻思了一会儿,松鸦羽质问他是不是还有瞒着他的事情。黑莓星不打算告诉松鸦羽,便说没事让他离开。后面在转送荆棘光到安全地方时,黑莓星说必须要粗树枝运送波弟,波弟和松鸦羽,蕨毛听闻说是不是要他们去找树枝。黑莓星说他知道哪里有,就是悼念在群星之战中阵亡的木棍,松鸦羽一听就非常不爽,大喝一声:“你们就不能找根别的?”黑莓星反驳道这是营地里最长的树枝了,要是星族肯帮我们的话,这就是他们的机会,而且阵亡的武士们也肯定想帮他们。半路上荆棘光掉进水里被救起来之后,松鸦羽挤压她的胸部并说自己不会让她死,然后荆棘光吐了几口水活了过来。后来松鸦羽在水边踱步寻找木棍,黑莓星说已经被冲走了,松鸦羽气得说它承载了族群阵亡的武士们,而黑莓星则说回忆自在心中,无需实体化,等事情结束以后他可以再做一根。松鸦羽勉强同意。

之后黑莓星打算让鸽翅引导松鸦羽到高处,松鸦羽对此嗤之以鼻,黑莓星表示虽然他是个难合作的毛球,但这种情况下没有商量的余地,让他先忍一忍。松鸦羽叹了口气说:“遵命,我们伟大的族长。”到达之后,松鸦羽评论说最好别有猫把自己伤到,因为没那么多草药了。

黑莓星见到小云和花楸掌后知道了黑星的死讯,随后去找松鸦羽,松鸦羽听闻黑星的死讯评论说黑星也挺老的了,也经历了太多太多,失去最后一条命没什么惊讶的。黑莓星惊异于松鸦羽的口气,仿佛松鸦羽自己就是一只很老练老陈的猫一样,而转念一想,松鸦羽本身的经历与见识就远超他们大多数猫,虽然他看不见。之后黑莓星问松鸦羽荆棘光的背部酸痛是什么毛病,松鸦羽说她没告诉自己,荆棘光回答说自己不想打搅他,听闻此言,松鸦羽说巫医就是干这个的。

后来黑莓星询问荆棘光的白咳嗽怎么样了,松鸦羽说问题不大,但随即他把自己的前脚掌给黑莓星看,上面有一道伤口,松鸦羽说重点不是受伤的问题,而是是这个伤口是一个不曾出现在这里的一根树枝造成的。黑莓星说不正常吗,松鸦羽反问他应该是知道的,自己从来就不会因为自己看不到障碍而摔倒,自己也没有伤到过自己。黑莓星确实不记得,虽然别的猫总是时不时踩点荆棘刺之类的,因此认为这是不祥之兆。松鸦羽说自己也不确定,大风暴改变了一切,他也可能是判断错了。黑莓星一看这架势心想松鸦羽竟然会承认自己犯错,十分惊讶。这位巫医继续说他们还是注意危险吧。

黑莓星希望松鸦羽能让弗兰克镇定下来,松鸦羽叹了口气说就跟自己没事做一样,但还是回去取了罂粟。弗兰克表示自己不吃植物之类的,松鸦羽无所谓地说:“行,你自找的,反正疼的是你。”

后来黑莓星带队搜寻偷猎者,松鸦羽叮嘱他们要小心,黑莓星以为他有了新预言,但松鸦羽否认了这一点,只是单纯承受不了死亡。

黑莓星在梦中遇到了火星,之后将火星告诉他的预言告诉了族猫们,松鸦羽并不是很意外,评论说他本来可以说得更清楚一些的。

叶池劝说花楸星和黑莓星成功后留在了影族帮助小云,事后松鸦羽得知之后质问黑莓星为什么要让她离开雷族,雷族现在也是内忧外患。虽然黑莓星说有亮心帮他,但松鸦羽说这不一样,亮心并没有什么被冒犯的感觉,只是说自己会尽力帮他。松鸦羽愤愤而去。之后沙风问影族之旅怎么样,黑莓星说不怎么样,花楸星不同意支援雷族对宠物猫作战。松鸦羽补了一句:“巫医倒是借得痛快。”随后黑莓星问松鸦羽沙风的情况怎么样,巫医回答说没什么大问题,也没有感染绿咳症。黑莓星随后说自己要去检查水位,松鸦羽表示自己也会跟随,出了巢穴后把狮焰叫上,路上又捎上了松鼠飞。一路上十分和谐,完全是一家猫的气氛,这时,狮焰突然来了一句“死吧,影族越境猫!”,松鸦羽回了一句“快起开,硬疙瘩!”,言语中难掩戏谑。松鼠飞喝住了他们俩,问他们都多大了。狮焰说自己是一时兴起,松鸦羽则保证说这事还没完呢。探索一段时间后,黑莓星在松鼠飞的建议下决定到洪水边缘测水位,松鸦羽的前爪都陷进了泥潭里,狮焰在后面咬住他的颈部拉他,他将哥哥甩开,前爪轮流抬起来甩起来,狮焰随即朝后跃去。松鸦羽评论说气味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黑莓星还正想着训练场明明自己的脚底下却已是猫是物非,突然发现松鸦羽正匍匐在狮焰身后,后者正在把测水位用的树枝插进泥堆。黑莓星决定看看松鸦羽接下来要干什么。松鸦羽一直靠近到狮焰一个尾巴之后的距离,随后猛击身旁的水面,溅起无数水花,把狮焰泼成落汤猫,松鸦羽直接挑开了。狮焰回身嘶鸣骂他蠢毛球。松鸦羽反驳说他说到做到,沾沾自喜。狮焰亮出牙齿就去追他,松鸦羽早就跑进了森林。

对宠物猫作战之后,松鼠飞让松鸦羽出来医治黑莓星,松鸦羽说早就知道这是个错误,而且这个时候叶池还在影族。看到狮焰受了重伤,松鸦羽大骂他们都是鼠脑子,还有那帮宠物猫。

狮焰在得知水位降下来之后也想跟着众猫去看水位,但被松鸦羽挡住,并让他这个跳蚤脑袋留下来。

后来黑莓星得知鸽翅一直无法接受自己失去力量的事实后,心想也只有松鸦羽没有被这种情况所困扰,继续履行着他的职责,他永远也猜不透松鸦羽心里在想什么。

黄牙在黑莓星的梦里给他提示了一下预言的意思,他醒来之后去找叶池和松鸦羽,一进巢穴,松鸦羽便问他要干什么,黑莓星说明之后打算叫醒叶池被松鸦羽阻断,并警告他不要吵醒叶池。于是他们便在外面讨论起了预言。在说了很多族群和巫医事务后,松鸦羽注意到黑莓星和杰西在一起的时间有点多,并提醒他不要让任何猫认为你对宠物猫要比对族猫好。然后黑莓星就很生气,心想我把你养大,你还是幼崽的时候我把你捂暖,脚掌进刺的时候我还哄你,而如今他竟然在评论我的私生活!但随后他也接受了松鸦羽长大的事实,而且他还是雷族的巫医,族群的所有事物他都要掺合一下。松鸦羽对于黑莓星说只要他们适应族群生活他都应该照顾一下的结论并没有评价,只是问他是不是让他在外面吹风的。黑莓星在描述完预言后,松鸦羽评论说这并不像灾难的征兆,只是某种强大的东西,很显然和火星的预言有关系。黑莓星问这是什么意思,松鸦羽说星族让你知道你就知道,你不能期望他们全知全能,他们也只是猫而已,像他们活着的时候一样;星族信任你所以选你做族长,要遵循自己的判断。

洪水退去之后的第一次森林大会前夕,黑莓星和松鼠飞商讨带谁去,聊到巫医的时候,黑莓星说松鸦羽可以决定谁去谁留,然后松鼠飞就说不过我们让不让他选,他都会选的。最后一次松鸦羽出现是在刻悼亡者棍子上,十分用力,仿佛怕他跑掉一样。




虎心的阴影

松鸦羽并沒有正式在《虎心的阴影》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鸽翅向虎心开诚布公自己的那些奇怪的梦境的时候,虎心问鸽翅他有没有告诉松鸦羽和赤杨心。鸽翅说没有,要是说了的话就相当于承认自己怀孕了,虽然她怀疑他们已经猜出来了,毕竟肚子大。

鸽翅和虎心的孩子出生后,鸽翅告诉了他们一些关于松鸦羽的事情。他们的一只幼崽,小光,问他们能不能吃自己找到的红芽,鸽翅说不行,但松鸦羽可能能拿来做点什么药草。小光问松鸦羽是谁,小扑回答说是一只眼盲的医疗者,之前鸽翅告诉过他们和小影塔尖听到之后,虎心解释说松鸦羽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成为巫医了。




三力量

预视力量

敬请期待



暗河汹涌

敬请期待



驱逐之战

敬请期待



天蚀遮月

敬请期待



暗夜长影

敬请期待



拂晓之光

敬请期待



星预言

第四学徒

敬请期待



战声渐近

敬请期待



暗夜密语

敬请期待



月光印记

敬请期待



武士归来

松鸦羽躺在巫医巢穴里,注意到今年的新叶季与往年相比,空气热了许多。他听到族猫们正兴奋地聚集着准备巡逻,但他无法分享他们的兴奋之情,因为他的脑海充斥着山地的画面,尤其是半月

荆棘光正和他在一块。他认为荆棘光是他的另一个难题,记得狮焰告诉他荆棘光曾因后腿残疾,只能被限制在山谷营地内而沮丧,于是设法说服黄蜂条带她出去找药草。松鸦羽也记得他和哥哥的对话,而且他不同意将荆棘光收为学徒。荆棘光在药草储藏间后面发现了一小块旧的黑色毛发。她问松鸦羽是否能在经过厕所通道时把它扔掉,而且想知道是谁把它塞在里面。松鸦羽知道那是姐姐冬青叶身上的,但他没有告诉荆棘光。他转身,告诉荆棘光他要去找些金盏花。

黄牙来到他的梦里,告诉他雷族需要第二名巫医,而且炭心要知道她曾经是炭毛。她也说叶池不仅仅是放弃了巫医的位置,还被禁止使用巫医的技能。

鸽翅听到栗尾在营地外哀号,她一定在生产!松鸦羽告诉荆棘光等他确定需要什么时,就会派鸽翅回来取,然后他很快地冲到鸽翅旁边。之后,松鸦羽决定告诉炭心她的前身是炭毛。他来到炭心的梦里,将炭毛在旧森林时的记忆给她看,包括大迁徙和炭毛被獾杀死之时炭心的出生。

松鸦羽受到来自曙皮的指控-他将焰尾淹死在湖里。松鸦羽刚开始很冷静,但由于其他族群都认为他应该在证明无辜前暂停巫医职务,他变得很沮丧。甚至连其他的巫医也赞同这个做法。松鸦羽愤怒地拒绝,接着森林大会就被星族降下的暴雨冲散了。松鸦羽在养母松鼠飞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向营地走去,她的毛发也让他感到很舒服。




群星之战

敬请期待



暗影幻象

学徒探索

松鸦羽和叶池一齐前往月池参加巫医集会。一路上松鸦羽和叶池讨论猫薄荷的问题。叶池说绿叶季几近尾声,需要采集更多猫薄荷来预防绿咳症。但是松鸦羽指出雷族的长老们都非常健康,且旧两脚兽巢穴旁有很多猫薄荷,他表示不会去采集更多的猫薄荷。

此时河族巫医蛾翅和柳光加入他们,蛾翅表示有困难可以对他们援助。松鸦羽很想反驳说的雷族需要依赖河族的药草一样,但是忍住没讲。

他们爬下斜坡时,小云已经等在月池旁边了。通往池边的是一条弯曲的小路,他想起很久以前和远古猫的记忆,以及和半月分享舌头的时候。

松鸦羽和其它巫医蹲坐在月池前准备和星族分享梦境。他看见不相信星族的蛾翅也不例外地趴下了,有些嘲讽地想她只不过是想来场质量更好的小睡而已。

入梦前松鸦羽听见年老的小云不畅的呼吸声,感慨自从焰尾死后他再也没收过学徒。

他用鼻子碰了下水面,醒来后发现所有的巫医不寻常地处于同一个梦境中,他们在一片翠绿的草地上。星族猫火星、青面、豹星、焰尾和黑星前来迎接他们。但除此之外,树荫中站着更多的猫,尽管他几乎看不见。他走向前询问火星。火星清清嗓子,所有星族猫聚在他身旁。松鸦羽心中哀嚎又要有新预言来干扰平静的生活了。火星好像看穿了松鸦羽的心思,公布了‘拥抱你们在暗影中的所得,只有它们能驱散天空的阴霾’的预言。松鸦羽非常气愤星族总是降下如此含糊的预言。在梦境消失前,松鸦羽瞥见巫医圈外有一只非常年轻有着白尾尖的公猫,并发现他就是一只活着的雷族猫。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雷影交加

敬请期待



天空破碎

敬请期待



极夜无光

敬请期待



烈火焚河

敬请期待



短篇电子书

叶池的希望

敬请期待



冬青叶的故事

敬请期待



雾星的征兆

敬请期待



鸽翅的沉默

敬请期待



荒野手册

族群的猫

敬请期待



族群的战争

敬请期待



终极指南

敬请期待



短篇故事

日落之后:正确的选择?

敬请期待



超越守则:光灵的恻隐之心

敬请期待



族群决定

敬请期待



细节

趣闻

  • 他具有风族血统(来自鸦羽[4]:293)、天族血统(来自蝰蛇牙[5]/橡星[6])、宠物猫血统(来自火星[7]:9);他是风星后代(来自雾鼠[8])。
  • 松鸦羽具有读心的能力,它可以出现在其他猫的梦境中,获知他们的感情、思想和记忆。[请求来源]
    • 但在《鸽翅的沉默》中,由于三力量的预言已经达成,他的能力被收回了。[9]
  • 凯特认为,在《群星之战》后,三力量并未失去他们的力量。[10]
    • 但在《黑莓星的风暴》和《鸽翅的沉默》中证实了他们已经失去了力量。[11][9]
  • 松鸦羽是第二只被称呼名字前缀松鸦Jay)[注 1]的猫。[12]:140
    • 维奇说过这是他的昵称,为了展示狮焰对他深厚的感情。[13]
  • 他的失明是天生的,是因为基因上的缺陷。这在《叶池的希望》中被证实了。[14]:10-11章
  • 松鸦羽得名于他像松鸦翅膀一样蓝的眼睛。[14]:10章
  • 叶池把“羽”作为它的名字后缀是纪念他的父亲鸦羽。[15][14]:10章
  • 松鸦羽的前世是松鸦翅[16]:291-292
  • 维奇说在他们死后灵魂不会变成他们的前世,而是作为独立的灵魂。[17]
  • 凯特认为松鸦羽在星族里会复明。[18]
  • 机密笔记2中,“命中注定的浪漫”结尾里很大程度上暗示了松鸦羽会和半月一起在星族中漫步。[19]
  • 凯特说过她支持“松棍”(松鸦羽X棍子)的配对,并说她“为粉丝们的幽默感折服”。[20]
  • 松鸦羽依然没有原谅鸦羽,而且依旧憎恨风皮,因为他试图杀死狮焰,就算狮焰已经原谅了他。

勘误

  • 在《驱逐之战》中,松鸦羽被错误地描述为黑色的。[请求来源]
  • 小松鸦在看不见的情况下,曾描述尘毛为一只暗棕色的虎斑公猫。[1]:7
  • 他在学徒仪式开始前曾被错误地称呼为松鸦爪。[1]:91
  • 石歌有次称呼松鸦翅为松鸦羽,尽管他并不知道这个族群名。[21]:241
  • 松鸦羽曾经提到过“每次看见叶池、松鼠飞和黑莓掌的时候都会感受到背叛的刺痛”,但是他看不见任何东西。[22]:17
    • 此外,黑莓掌在冬青叶揭开这个秘密前也不知道有这个谎言。
  • 在《终极指南》中,松鸦羽眼睛里没有瞳孔。[23]:39

语录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松鸦羽
现在你是每只猫眼中的英雄了。高兴了吧?
狮焰
我必须那样做。
松鸦羽
但你也不能独自去啊。
狮焰
现在狐狸走了。也没有猫受伤。
松鸦羽
哼,看你怎样向大家解释发生的事。
狮焰
你就不能先把我洗干净,在我身上涂些药膏,让这一切看上去更有说服力吗?
松鸦羽
好吧。

—— 松鸦羽和狮焰,在狮焰独自追击狐狸后,《暗夜密语》,第139-140页

黄牙
松鸦羽?
松鸦羽
就这些了,荆棘光。
黄牙
松鸦羽!
松鸦羽
荆棘光,把一样的叶子摆放在一起。我马上就出来。
黄牙
松鸦羽。
荆棘光
我正把同样的叶子放到一起。
松鸦羽
好的。好的。
黄牙
跟我来。别担心。除了你,没有谁能听到我的声音。
松鸦羽
你在这里干什么?
黄牙
来看你。
荆棘光
你说什么?
松鸦羽
没什么。我——我必须出去一趟。你继续分那些叶子。我很快就回来。(…)你就不能等到晚上吗?
黄牙
你以为我想离开星族,跑到这个冻掉鼻子的地方来啊?
松鸦羽
那你来干什么?
黄牙
你需要在前往月池与其他巫医见面之前知道这件事!
松鸦羽
好,好。那就快说吧,说完我们都能回家了。
黄牙
我看到狮焰与狐狸作战了。
松鸦羽
那又怎样?
黄牙
这是一个信号。
松鸦羽
什么信号?说明他是鼠脑子的信号?
黄牙
他是独自和狐狸作战的。
松鸦羽
我知道。他本来就是个鼠脑子。你能快点说正事吗?
黄牙
别抱怨了,你给我听着:雷族猫也必须独自作战,像狮焰一样。
松鸦羽
什么时候?
黄牙
黑森林强大起来的时候。雷族必须独自迎战它最大的敌人。
松鸦羽
但黑森林对每个族群都是威胁。
黄牙
只有一个族群可以幸存下来。昨天,四支巡逻队都没能把那只狐狸从你们领地上赶出去。今天,狮焰却打得它飞一般逃命去了。在这场即将到来的战斗中,雷族必须独自作战。
松鸦羽
但黑森林的武士们正在训练从各个族群中挑选的猫。
黄牙
所以每个族群都可能背叛你们!
松鸦羽
但我们都处在危险中。所以,我们是不是必须并肩战斗?
黄牙
那为什么三力量属于雷族而不是其他族群?所以,雷族注定会幸存下来,其他族群都会灭亡。
松鸦羽
黄牙!

—— 黄牙与松鸦羽,《暗夜密语》,第150-152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那究竟是什么意思?如果你真的努力了,你觉得你还能说得更含糊些吗?你再使点劲,看能不能说得更含糊些?

—— 松鸦羽对星族,关于预言,《学徒探索》,第6页

顶撞像我这样的老猫,和坚持正确意见不是一回事。我为你自豪。

—— 松鸦羽对赤杨爪,《雷影交加》,第320页

松鸦羽
别这样,赤杨心。波弟走了。他已经很老了,度过了漫长的一生,现在,他的生命结束了。作为巫医,有件事必须知道,那就是,有时你得学会放手。
赤杨心
我没帮到他。
松鸦羽
有些时候,我们也无能为力。

—— 松鸦羽和赤杨心,关于波弟之死,《天空破碎》,第81页

仪式

敬请期待

图集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火星家谱
· ·
图例   雄性   雌性   未知

成员现状





家谱

  1. 正体中文版中被译为“小松鸦”。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Jayfeather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预视力量
  2. 暗夜长影
  3. 学徒探索
  4. 拂晓之光
  5. Su Susann (2016-09-30).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Adderfang is a descandant of Spottedpelt.”
  6. Su Susann (2016-09-30).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Pinestar is, trough the blood of his father, related to Gorseclaw.”
  7. 呼唤野性
  8. Su Susann (2016-10-04).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Mistmouse is the descendant from Windstar.”
  9. 9.0 9.1 鸽翅的沉默
  10. Kate Cary (2012-04-09). Did the Three lose their power after they defeated the Dark Forest?. BlogClan. “No”
  11. 黑莓星的风暴
  12. 暗夜密语
  13. Vicky Holmes (2012-12-10). Eva Chiocchetti - Hi guys!(And Vicky!) So, I remember a while.... Facebook. 访问于 2016-07-11. “Yup, it was a nickname, out of affection.”
  14. 14.0 14.1 14.2 叶池的希望
  15. 艾琳·亨特访谈6
  16. 月光印记
  17. Vicky Holmes (2014-03-31). When Dovewing, Lionblaze and Jayfeather will die, will they "separate" from Jay's wing , Dove's wing and Lion's roar?. “I think they'll be their own individual selves in StarClan.”
  18. Kate Cary (2015-12-07). Will Jayfeather be blind in StarClan?. BlogClan. “I don’t think so…”
  19. 机密笔记2
  20. Kate Cary (2015-01-03). 273 Responses to "Bramblestar's Storm Spoiler Page". 访问于 2016-10-01. “I LOVE the shipping of Jay and Stick. It proves to me that Warriors fans are just fabulously awesome. I totally adore their sense of humour.”
  21. 月光印记》,简体中文
  22. 群星之战
  23. 终极指南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Bloodblaze
0

二楼致超话痨的松鸦羽和黄牙= =!!!

1年
avatar
Falconfeather
0

一楼致伟大的松鸦羽,感谢你为四大族群与星族所做的一切,感谢你引领灵魂与信仰重回大地,感谢你让历史与现实重获新生,愿你神圣之光永远照耀你那颗永不言弃的心灵。                              ————隼鹰羽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