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使用了地區詞轉換組。
轉換組:基本轉換

切換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正體

Wiki.png

此頁面使用了非官方標題

由於中文書籍尚未出版或其他原因,此頁面使用了非官方標題。如果你對此存在異議或建議,請在此頁面的討論頁Project talk:譯名討論中提出。
別忘記我,清天。我愛你——我永遠都愛你!非官

—— 亮川的遺言,《亮川之死》

《亮川之死》
The Death of Bright Stream
美國The Death of Bright Stream
中國清溪之死
台灣亮川之死
出版日期 2014-02-13

《亮川之死》非官The Death of Bright Stream)是一個被發布到官方網誌的短文,講述亮川在《太陽之路》對抗老鷹的經過。

譯文

亮川蜷縮在懸石之下輕微的顫抖著。即使雨掃花斑皮都擠在她兩側,她仍舊感到寒冷刺骨。她和她的夥伴們已經在這兒被困了一整天了,而外面兇殘的老鷹仍然時刻準備著俯衝下來攫走任何一隻膽敢外出的貓。飢餓如利爪般撕扯著亮川的肚皮,令她不禁懷念舊時山中安全的岩穴。

雲點不耐煩的嘟囔了一聲,匍匐前進了一條尾巴的距離探頭張望外面的空地。亮川不禁屏住了呼吸,想像著鋒利無情的鷹爪摳進他的肩膀將他拖走。

「外面的鷹又多了兩隻。」雲點迅速地縮回腦袋匯報導,「它們就蹲在這塊石頭頂上。」

此起彼伏的驚呼聲響起,亮川閉起眼睛將爪子插入土地,試圖抑制住心底的恐慌。事情越來越糟了!我們能怎麼辦呢?

時間一寸寸的流逝著,天光逐漸暗了下去。灰翅發出一聲混合了恐懼與憤怒的嘶吼,跳起身將龜尾向後方推去。一隻老鷹蹦到地上,伸長了脖子想要夠到懸石下躲藏的群貓。亮川向後退去,老鷹殘酷的鉤喙使她心驚膽戰。她感到老鷹惡毒黃眼的目光似乎鎖定在了她的背上。它的目標好像就是我!

僵持了仿佛整整一個季節之後,老鷹終於拍拍翅膀飛走了。它一離去,清天就跳起身來。

「我們不是縮頭老鼠!」他叫道,「我們不能就這麼變成獵物!我們得讓那些老鷹見識見識,貓才是這片土地上的獵食者。」

「但我們怎麼才能做到這一點?」雨掃花開口詢問。清天剛毅的目光掃過他的室友們,回答道:「我們親手捕獲一隻老鷹就行了。」

亮川吃驚得倒抽了一口冷氣,不少貓的反應與她沒什麼不同。亮川環視四周,絕大多數貓的表情都和她的一樣驚慌。

「那是不可能的。」他們的領導者蔭苔篤定的說道,「外面有整整四隻老鷹!」

「我們的數量比它們多多了。」清天爭辯道。

即使不能接受清天的計劃,亮川仍舊傾心於伴侶的勇敢無畏。但那些老鷹太強大了……它們太過厲害了!

緊接著灰翅也起身站到他的兄弟身邊,「我們至少應該先聽聽清天要說什麼!」他喵道。

所有的貓都把目光投向了蔭苔,後者簡短的點了點頭。很快清天就簡述了他的計劃。他將帶領三隻貓捕殺一隻老鷹,而與此同時灰翅和另外三隻貓將負責引開其餘的。

「我們是可以成功的。」灰翅贊同的說道。

「但我們也可以等到天黑了再溜走啊。」龜尾抗議道,但清天立刻轉過身衝著她的臉憤怒的咆哮:「然後讓那些鳥明天、後天、大後天繼續追殺我們?我們必須現在就搞定它們,然後才有可能平安前進。」

亮川並不能做到像他一樣自信。可能有貓會死!她不安的想到,但隨即自我安慰:但如果老鷹發現了我們試圖逃跑,同樣有貓會死。如果我們不讓它們長個教訓的話,老鷹是不會放過哪隻貓的。

「清天說得對。」高影也表示同意。

對那隻黑色母貓的敬重沖淡了亮川的緊張,使她鬆了一口氣。假如高影也認為這計劃能成功的話,沒準它真的可以。其他貓,雖然聽起來都沒有高影那麼有信心,但也咕噥著同意了清天的提議。

「很好,」清天飛快的喵道,「我們得抓緊時間,天馬上就要黑了。」

蔭苔低下了頭;假如他依舊持反對意見,那他也沒再表現出它們。「龜尾、雲點還有亮川將跟著灰翅一起引開三隻老鷹。」他冷靜的下達著命令。

當聽見蔭苔口中說出自己的名字時,亮川恐懼得肚皮都顫抖了起來。怎麼會是我?我夠勇敢嗎?但緊接著被選中的榮耀感就抹去了之前的恐懼。這些貓都是我的夥伴……他們都是我的家人。如果換來他們的安全,我願意付出一切。

但蔭苔話音未落,亮川就看見她伴侶的須子警覺的抽動起來。「我覺得亮川的速度可能還不夠快。」他喵道。

「她已經幾乎能和灰翅跑的一樣快了。」蔭苔驚異的瞥了清天一眼並反駁了他。

亮川什麼都沒有說,但她再清楚不過的知道她的伴侶在為什麼抗爭。他在擔心他們的孩子。這份濃濃的愛意如暖風掃過她的皮毛。但孩子們還沒有沉重到會拖累我的速度。

亮川起身,穿過擁擠的貓群來到清天身邊。「我沒事。」她喵道,希望能讓伴侶感受到她懂得他的憂慮,「灰翅也會照顧我的。」她補充道,並用尾尖輕輕掃過清天的耳梢。

「那我們剩下的貓呢?」鋸峰問道,尾尖極速抽動著,「我打過一隻老鷹,你們知道的。我有襲擊老鷹的經驗!」

在蔭苔安撫那隻年輕貓的同時,亮川跟著灰翅小心的挪向稍微開闊一點的部分,龜尾和雲點緊隨其後。他們匍匐在岩石上,腹部緊貼地面。亮川想像著老鷹明黃的目光緊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全身的毛髮都因緊張而豎立。所幸夜幕為他們提供了庇護,使他們得以移出懸石籠罩的範圍。

「上!」灰翅喵道。

亮川的心跳持續的加速,直到她和夥伴們縱身奔跑,並發出一聲響亮的號叫。她第一次清晰的看見了那四隻老鷹,它們像是黃昏中的暗影棲息在高懸的崖壁上。四顆腦袋一齊轉向他們,亮川感覺她的腹部猛的縮緊。

就像這樣……

兩隻老鷹起飛了,它們用力的拍打著翅膀,艱難的升上天空。當它們開始俯衝時,亮川覺得她這輩子都沒有這麼害怕過。

我們就像獵物!她想到,並用力將爪子插入覆蓋白雪的地面。

「雲點!龜尾!」灰翅大聲咆哮,「跑到最近的下一塊岩石下面!把那兩隻鳥引走!」

兩隻貓穿過雪地飛奔而去。老鷹掠過頭頂時,亮川和灰翅縮到了一塊岩石下面。她在暮光中瞟了一眼他們,卻看不清夥伴們的身影,也不知道他們的情況如何。但既然到現在她還沒聽到任何一聲痛苦或恐懼的尖叫,那她只好先假設他們目前安然無恙。

但剩下的兩隻老鷹仍舊停留在崖壁上。如果我們不能把它們引誘下來,清天的計劃就沒法實施了。他的計劃必須成功,否則我們都可能被殺死。

亮川鼓起全部的勇氣轉向灰翅:「我去吸引剩下的鷹。」她悄聲說道。

她滑步走進開闊的空地,沒有給灰翅留出任何表示反對的機會。她搖晃的繞圈跛行,仿佛剛剛扭傷了前爪。「來啊,」她咕噥道,「我可是個唾手可得的獵物!」

就像她所希冀的那樣,剩下的兩隻老鷹拍打著翅膀升空並朝她俯衝而來。亮川立刻反身衝向灰翅藏身的岩石。

「這太冒險了!」灰翅嘶聲說道,眼中閃爍著憤怒的光。但亮川知道他這樣生氣不過是因為他在擔心她的安危。「但這奏效了,不是嗎?」她反駁道,友善的拱了拱灰翅。

其中一隻鷹降落在了這塊岩石的頂端,另一隻則落在地上,伸長脖子凝視著他倆。亮川向後退去,生怕這鳥喙長得足以夠到他們。

她的餘光捕捉到清天帶頭離開了他們藏身的懸石。他和他的同伴躡手躡腳的接近,準備包抄石塊頂上的那隻老鷹。

但我們得先擺脫地面上的那隻。亮川擔心的想著。

與此同時,灰翅向著附近的矮樹叢彈了彈尾巴,顯然,他與她所見略同。亮川點了點頭:「我準備好了。」

她和灰翅肩並肩的衝出避難所,他們從僅距鳥喙前方一掌距離不到的地方衝過,亮川甚至瞥見了老鷹那耀眼灼目的目光。但他們還是逃離了它,向著安全的矮樹叢狂奔。她仍沒有勇氣回頭,仿佛彎曲的鷹爪隨時都會插入她的脊背。

亮川幾乎就要碰到那片樹叢了,可就在這時,她聽見灰翅痛苦的倒抽一口冷氣。她這才意識到他已經掉隊。轉過身,她看到灰翅掙扎著試圖追上她,一隻前爪淌血不止。那隻老鷹就懸停在他頭頂,隨時準備撲擊。

她急忙沖回他身邊,用肩膀扶持著他蹣跚前行。當他們抵達樹叢時,亮川將灰翅推進了刺叢下的狹小縫隙里。

灰翅瘋狂的抓撓著地面將身體拖進了縫隙,亮川緊隨其後。但隨即幾乎使她眩暈的劇痛襲來,使她意識到自己正被拖得向後滑去。她瞟見老鷹就懸停在她頭頂,鷹爪深深的刺入她的腰間。恐懼席捲過亮川的心頭,她徒勞的奮力將爪子插進地面,試圖阻止老鷹將她帶走。

「灰翅!救我!」她尖聲呼喊。

頭頂的老鷹開始振翅升空,並發出一聲勝利的長嘯。她被掛在鷹爪上無力的晃動著,徒勞的扑打四肢。

亮川看見灰翅衝出樹叢追著她起跳,但劇痛與驚慌使她頭昏腦脹。灰翅伸出的前爪擦到了她的尾尖,但老鷹已經拎著她脫離了他能夠得到的範圍。

灰翅在她下方的地面上極力追逐著,「打它!打回去!」他聲嘶力竭的吼叫,「不管怎麼樣,先讓它松掌!」

亮川盡她的最大努力在老鷹的爪下扭動身體,轉過脖子試圖咬住它的腿部。但鷹更加用力的縮緊爪子刺入她的骨肉,明黃的眼睛瞪視著她,露出心滿意足的光芒。暗色的翅膀遮擋住她的目光,鼓動出的風充斥著它腐臭的氣息。

亮川感到自己的力量漸漸衰弱,就如同夜色中消失的最後一縷天光。她轉頭捕捉到她其他夥伴的身影,看見清天和其他一隻貓將另一隻鷹從岩石上扯下。他們都看起來那樣渺小,那樣遙遠。

剩下的鳥劃出兩道弧線與捉住她的那隻匯合,飛離了那片崖壁。亮川看見了下面深得令她頭暈目眩的峽谷。

最後一絲掙扎的力量也耗盡了,咆哮的黑暗潮水般的向亮川湧來。哦,我親愛的孩子們啊!她想到。我真是太對不起你們了,我連你們的安全都沒能保證。一瞬間她幻想著她和清天會有光明的未來,在安全而陽光燦爛的某處陪著孩子們玩鬧,給他們講述遙遠山地的故事。但那幻想再也沒有機會實現了。

「別忘記我,清天。」她用最後的精力模糊的喊道,「我愛你——我永遠都愛你!」

黑暗終於淹沒了她,一切意識都消失了。

外部連結

參考文獻

這篇文章基於CC BY-SA 3.0許可使用了貓戰士維基(德語)The Death of Bright Stream一文中的部分內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