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Wiki.png

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

由于中文书籍尚未出版或其他原因,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如果你对此存在异议或建议,请在此页面的讨论页Project talk:译名讨论中提出。
别忘记我,晴天。我爱你——我永远都爱你!非官

—— 清溪的遗言,《清溪之死》

《清溪之死》
The Death of Bright Stream
美国The Death of Bright Stream
中国清溪之死
台湾亮川之死
出版日期 2014-02-13

《清溪之死》非官The Death of Bright Stream)是一个被发布到官方博客的短文,讲述清溪在《追随太阳》对抗老鹰的经过。

译文

清溪蜷缩在悬石之下轻微的颤抖着。即使雨花斑毛都挤在她两侧,她仍旧感到寒冷刺骨。她和她的伙伴们已经在这儿被困了一整天了,而外面凶残的老鹰仍然时刻准备着俯冲下来攫走任何一只胆敢外出的猫。饥饿如利爪般撕扯着清溪的肚皮,令她不禁怀念旧时山中安全的岩穴。

云斑不耐烦的嘟囔了一声,匍匐前进了一条尾巴的距离探头张望外面的空地。清溪不禁屏住了呼吸,想象着锋利无情的鹰爪抠进他的肩膀将他拖走。

“外面的鹰又多了两只。”云斑迅速地缩回脑袋汇报道,“它们就蹲在这块石头顶上。”

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响起,清溪闭起眼睛将爪子插入土地,试图抑制住心底的恐慌。事情越来越糟了!我们能怎么办呢?

时间一寸寸的流逝着,天光逐渐暗了下去。灰翅发出一声混合了恐惧与愤怒的嘶吼,跳起身将玳尾向后方推去。一只老鹰蹦到地上,伸长了脖子想要够到悬石下躲藏的群猫。清溪向后退去,老鹰残酷的钩喙使她心惊胆战。她感到老鹰恶毒黄眼的目光似乎锁定在了她的背上。它的目标好像就是我!

僵持了仿佛整整一个季节之后,老鹰终于拍拍翅膀飞走了。它一离去,晴天就跳起身来。

“我们不是缩头老鼠!”他叫道,“我们不能就这么变成猎物!我们得让那些老鹰见识见识,猫才是这片土地上的猎食者。”

“但我们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雨花开口询问。晴天刚毅的目光扫过他的同巢猫们,回答道:“我们亲手捕获一只老鹰就行了。”

清溪吃惊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不少猫的反应与她没什么不同。清溪环视四周,绝大多数猫的表情都和她的一样惊慌。

“那是不可能的。”他们的领导者荫苔笃定的说道,“外面有整整四只老鹰!”

“我们的数量比它们多多了。”晴天争辩道。

即使不能接受晴天的计划,清溪仍旧倾心于伴侣的勇敢无畏。但那些老鹰太强大了……它们太过厉害了!

紧接着灰翅也起身站到他的兄弟身边,“我们至少应该先听听晴天要说什么!”他喵道。

所有的猫都把目光投向了荫苔,后者简短的点了点头。很快晴天就简述了他的计划。他将带领三只猫捕杀一只老鹰,而与此同时灰翅和另外三只猫将负责引开其余的。

“我们是可以成功的。”灰翅赞同的说道。

“但我们也可以等到天黑了再溜走啊。”玳尾抗议道,但晴天立刻转过身冲着她的脸愤怒的咆哮:“然后让那些鸟明天、后天、大后天继续追杀我们?我们必须现在就搞定它们,然后才有可能平安前进。”

清溪并不能做到像他一样自信。可能有猫会死!她不安的想到,但随即自我安慰:但如果老鹰发现了我们试图逃跑,同样有猫会死。如果我们不让它们长个教训的话,老鹰是不会放过哪只猫的。

“晴天说得对。”高影也表示同意。

对那只黑色母猫的敬重冲淡了清溪的紧张,使她松了一口气。假如高影也认为这计划能成功的话,没准它真的可以。其他猫,虽然听起来都没有高影那么有信心,但也咕哝着同意了晴天的提议。

“很好,”晴天飞快的喵道,“我们得抓紧时间,天马上就要黑了。”

荫苔低下了头;假如他依旧持反对意见,那他也没再表现出它们。“玳尾、云斑还有清溪将跟着灰翅一起引开三只老鹰。”他冷静的下达着命令。

当听见荫苔口中说出自己的名字时,清溪恐惧得肚皮都颤抖了起来。怎么会是我?我够勇敢吗?但紧接着被选中的荣耀感就抹去了之前的恐惧。这些猫都是我的伙伴……他们都是我的家人。如果换来他们的安全,我愿意付出一切。

但荫苔话音未落,清溪就看见她伴侣的须子警觉的抽动起来。“我觉得清溪的速度可能还不够快。”他喵道。

“她已经几乎能和灰翅跑的一样快了。”荫苔惊异的瞥了晴天一眼并反驳了他。

清溪什么都没有说,但她再清楚不过的知道她的伴侣在为什么抗争。他在担心他们的孩子。这份浓浓的爱意如暖风扫过她的皮毛。但孩子们还没有沉重到会拖累我的速度。

清溪起身,穿过拥挤的猫群来到晴天身边。“我没事。”她喵道,希望能让伴侣感受到她懂得他的忧虑,“灰翅也会照顾我的。”她补充道,并用尾尖轻轻扫过晴天的耳梢。

“那我们剩下的猫呢?”锯峰问道,尾尖极速抽动着,“我打过一只老鹰,你们知道的。我有袭击老鹰的经验!”

在荫苔安抚那只年轻猫的同时,清溪跟着灰翅小心的挪向稍微开阔一点的部分,玳尾和云斑紧随其后。他们匍匐在岩石上,腹部紧贴地面。清溪想象着老鹰明黄的目光紧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全身的毛发都因紧张而竖立。所幸夜幕为他们提供了庇护,使他们得以移出悬石笼罩的范围。

“上!”灰翅喵道。

清溪的心跳持续的加速,直到她和伙伴们纵身奔跑,并发出一声响亮的号叫。她第一次清晰的看见了那四只老鹰,它们像是黄昏中的暗影栖息在高悬的崖壁上。四颗脑袋一齐转向他们,清溪感觉她的腹部猛的缩紧。

就像这样……

两只老鹰起飞了,它们用力的拍打着翅膀,艰难的升上天空。当它们开始俯冲时,清溪觉得她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害怕过。

我们就像猎物!她想到,并用力将爪子插入覆盖白雪的地面。

“云斑!玳尾!”灰翅大声咆哮,“跑到最近的下一块岩石下面!把那两只鸟引走!”

两只猫穿过雪地飞奔而去。老鹰掠过头顶时,清溪和灰翅缩到了一块岩石下面。她在暮光中瞟了一眼他们,却看不清伙伴们的身影,也不知道他们的情况如何。但既然到现在她还没听到任何一声痛苦或恐惧的尖叫,那她只好先假设他们目前安然无恙。

但剩下的两只老鹰仍旧停留在崖壁上。如果我们不能把它们引诱下来,晴天的计划就没法实施了。他的计划必须成功,否则我们都可能被杀死。

清溪鼓起全部的勇气转向灰翅:“我去吸引剩下的鹰。”她悄声说道。

她滑步走进开阔的空地,没有给灰翅留出任何表示反对的机会。她摇晃的绕圈跛行,仿佛刚刚扭伤了前爪。“来啊,”她咕哝道,“我可是个唾手可得的猎物!”

就像她所希冀的那样,剩下的两只老鹰拍打着翅膀升空并朝她俯冲而来。清溪立刻反身冲向灰翅藏身的岩石。

“这太冒险了!”灰翅嘶声说道,眼中闪烁着愤怒的光。但清溪知道他这样生气不过是因为他在担心她的安危。“但这奏效了,不是吗?”她反驳道,友善的拱了拱灰翅。

其中一只鹰降落在了这块岩石的顶端,另一只则落在地上,伸长脖子凝视着他俩。清溪向后退去,生怕这鸟喙长得足以够到他们。

她的余光捕捉到晴天带头离开了他们藏身的悬石。他和他的同伴蹑手蹑脚的接近,准备包抄石块顶上的那只老鹰。

但我们得先摆脱地面上的那只。清溪担心的想着。

与此同时,灰翅向着附近的矮树丛弹了弹尾巴,显然,他与她所见略同。清溪点了点头:“我准备好了。”

她和灰翅肩并肩的冲出避难所,他们从仅距鸟喙前方一掌距离不到的地方冲过,清溪甚至瞥见了老鹰那耀眼灼目的目光。但他们还是逃离了它,向着安全的矮树丛狂奔。她仍没有勇气回头,仿佛弯曲的鹰爪随时都会插入她的脊背。

清溪几乎就要碰到那片树丛了,可就在这时,她听见灰翅痛苦的倒抽一口冷气。她这才意识到他已经掉队。转过身,她看到灰翅挣扎着试图追上她,一只前爪淌血不止。那只老鹰就悬停在他头顶,随时准备扑击。

她急忙冲回他身边,用肩膀扶持着他蹒跚前行。当他们抵达树丛时,清溪将灰翅推进了刺丛下的狭小缝隙里。

灰翅疯狂的抓挠着地面将身体拖进了缝隙,清溪紧随其后。但随即几乎使她眩晕的剧痛袭来,使她意识到自己正被拖得向后滑去。她瞟见老鹰就悬停在她头顶,鹰爪深深的刺入她的腰间。恐惧席卷过清溪的心头,她徒劳的奋力将爪子插进地面,试图阻止老鹰将她带走。

“灰翅!救我!”她尖声呼喊。

头顶的老鹰开始振翅升空,并发出一声胜利的长啸。她被挂在鹰爪上无力的晃动着,徒劳的扑打四肢。

清溪看见灰翅冲出树丛追着她起跳,但剧痛与惊慌使她头昏脑胀。灰翅伸出的前爪擦到了她的尾尖,但老鹰已经拎着她脱离了他能够得到的范围。

灰翅在她下方的地面上极力追逐着,“打它!打回去!”他声嘶力竭的吼叫,“不管怎么样,先让它松爪!”

清溪尽她的最大努力在老鹰的爪下扭动身体,转过脖子试图咬住它的腿部。但鹰更加用力的缩紧爪子刺入她的骨肉,明黄的眼睛瞪视着她,露出心满意足的光芒。暗色的翅膀遮挡住她的目光,鼓动出的风充斥着它腐臭的气息。

清溪感到自己的力量渐渐衰弱,就如同夜色中消失的最后一缕天光。她转头捕捉到她其他伙伴的身影,看见晴天和其他一只猫将另一只鹰从岩石上扯下。他们都看起来那样渺小,那样遥远。

剩下的鸟划出两道弧线与捉住她的那只汇合,飞离了那片崖壁。清溪看见了下面深得令她头晕目眩的峡谷。

最后一丝挣扎的力量也耗尽了,咆哮的黑暗潮水般的向清溪涌来。哦,我亲爱的孩子们啊!她想到。我真是太对不起你们了,我连你们的安全都没能保证。一瞬间她幻想着她和晴天会有光明的未来,在安全而阳光灿烂的某处陪着孩子们玩闹,给他们讲述遥远山地的故事。但那幻想再也没有机会实现了。

“别忘记我,晴天。”她用最后的精力模糊的喊道,“我爱你——我永远都爱你!”

黑暗终于淹没了她,一切意识都消失了。

外部链接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德语)The Death of Bright Stream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