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贝壳心永远都忠诚勇敢,不管撒落在他身上的是阳光还是白雪。

—— 黑莓果小暴钩星的承诺》,第37页

贝壳心
Shellheart
美国Shellheart
中国贝壳心
台湾貝心
猫群
目前 星族[1]:444
过去 河族[1]:猫物表
生平
死因 胃部肿瘤[1]:34章
名字[?]
副族长 贝壳心[1]:猫物表
长老 贝壳心[1]:388
血缘
母亲 柳鼻
伴侣 雨花 前任
儿子 橡心钩星
教育
学徒 橡心[1]:60-61
出现于
在世高星的复仇》、《黄牙的秘密》、《钩星的承诺》、《蓝星的预言
已故钩星的承诺

贝壳心Shellheart)是一只绿色眼睛[2]、健壮的灰色斑点公猫,胡须泛灰。

生平

长篇外传

高星的复仇

贝壳心是雹星在位期间的副族长

高尾青面前去河族索取甜莎草时,贝壳心正坐在一株柳树盘曲的树根上眯着眼盯着他们。


黄牙的秘密

贝壳心并沒有正式在《黄牙的秘密》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钩星的承诺

在淹没营地的大水中,雹星询问贝壳心他认为接下来该怎么做。贝壳心回答说水位上升得很快,不久就会淹到长老巢穴。于是雹星决定他们必须尽快撤离。武士亮天正竭力保护巢穴不被冲散,对此表示了反对。贝壳心告诉他,洪水过后他们可以重建一切,但没有猫有能力召回为了保护几根树枝而牺牲的生命。亮天不情愿的同意了撤离营地的决议。当他们准备动身时,贝壳心开口询问雨花怎么样。雨花回答说她和黑莓果在一起。贝壳心眯了眯眼,问她是不是快要分娩,黑莓果回答说她也不清楚。雨花要求贝壳心去帮助雹星,虽然很担心他的伴侣以及未出世的孩子,贝壳心还是转头离开了。

很快雨花便开始了分娩。贝壳心将她转移到了一棵老橡树的结实的树枝上。雨花生产时黑莓果让贝壳心回营地为她取一些药草。贝壳心点了点头,却很快空手而归,因为大水已经冲进了巫医巢穴,摧毁了她的药草补给。第一只幼崽生出来后,黑莓果将幼崽小心的交给了贝壳心。第二只幼崽也顺利出生了,雨花将儿子们命名为小橡和小暴以纪念庇护他们的橡树和他们出生时的那场风雨。贝壳心和雨花都感到骄傲,贝壳心说出生在狂风暴雨中的幼崽都会成长为伟大的武士,可惜他们没法同时成为河族族长。

贝壳心和水獭斑一起收集树枝重建营地。小暴被一只喜鹊吓得掉下树枝之后,雹星告诉小暴如果他好好的待在空地中央他就不会出这种意外。雹星觉得这挺有趣,就叫来了贝壳心。贝壳心赶来,见到出意外的是小暴,回答说他的儿子就是总给大家添乱,希望这次没有惹出更多的麻烦。雹星告诉贝壳心,如果他的儿子没有在武士训练开始之前先把自己淹死的话,他一定会成为优秀的武士。贝壳心向雹星建议他们应该对喜鹊采取一些措施,比如驱赶它或者抓住它,因为它越来越烦了。雹星回答说因为河里的鱼并不太多,他们应当杀死喜鹊。贝壳心立即打算派遣巡逻队捕猎喜鹊,但雹星让他等波掌的巡逻队回来再说。

当波掌返回汇报雷族占领了太阳石时,贝壳心咆哮着爬上树枝,看到松星正在石头上晒太阳,悠闲得像躺着自己的领地里一样。他爬下树,问是否他们就这么打算允许雷族猫待在那里。小暴说他们一定会胜利,但贝壳心不耐烦的转过头去,没有理会他的儿子。小暴再次试图争辩时贝壳心推开了他,说他还太小,不能参与这次讨论。最终雹星决定放弃反攻。他派贝壳心、波掌、水獭斑和亮天去警告雷族猫太阳石是河族的领地,但不得与雷族猫开战。贝壳心伸出爪子扣入泥土,回答说雷族猫当然会收到这次警告。他带领他的队伍游过河流登上了太阳石,向雷族猫怒吼他们侵犯了河族领地。雷族副族长日落上前一步,挑衅的问贝壳心是否想要试试能不能用武力逼迫他们离开。贝壳心冷静的回答说现在还不是开战的时候,并向松星和日落传递了雹星的警告。波掌有一些激动,但贝壳心让他保持冷静,说等河族想要太阳石的时候他们随时可以把它从雷族手里抢过来。

小暴和小橡溜出营地之前,贝壳心正和雹星在树旁低头谈话。小暴摔碎了下巴之后,他来到了巫医巢穴,小橡告诉小暴贝壳心连续几晚都一直陪在他身边。当贝壳心探头进育婴室询问小暴他过得怎么样时,小暴回答说他现在拥有属于自己的小窝了,雨花坚持要求他自己睡觉,而且想给他改名小钩。贝壳心为此暴怒,斥责雨花太过冷酷无情,如果她坚持己见要给小暴改名的话,他们将再也不是伴侣,他再也不会与她分享他的巢穴、更别提他的任何一块新鲜猎物。当小暴说只要他们停止吵架他就接受改名并独自睡觉时,贝壳心安慰他说这次吵架都是雨花的错,与他无关。

在橡心的武士晋升仪式上,雨花说钩爪的成就永远也不会及得上他。贝壳心对她发火,问她为什么不能哪怕一次的管好自己的嘴,别把心里的东西说出来。

后来,贝壳心和枭毛回声雾木毛柔翅、波掌、白牙、钩嘴、橡心还有田鼠掌前去更新太阳石的气味标记。

当雨花死亡时,贝壳心无比悲伤的注视着她的遗体。钩嘴意识到虽然贝壳心不能理解为什么雨花会变得对亲生儿子如此无情,他却依旧对她一往情深。他也意识到贝壳心看起来突然苍老了许多。

泥毛宣布他想要成为巫医时,贝壳心也宣布他将退休成为长老。钩嘴接替了他的副族长职位。

黑莓果告诉钩嘴,贝壳心的肚子里长了一个一碰就会疼的肿块,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哪个武士能在患了这种病之后活下来。后来在一次森林大会之后钩嘴看望了贝壳心,贝壳心告诉他的儿子他为他感到骄傲,而雨花本该同样为他自豪的。

两个月后贝壳心去世了。钩嘴在河边告诉柳风,贝壳心生前喜欢坐在这里看着河流,或许现在他的灵魂也正在这里捕猎。当柳风说星族有更温暖的河流供他捕鱼游泳时,钩嘴怀疑他会更怀念地上的河族的河。柳风回答说现在他一定在天空中关注着儿子们的一举一动。

在钩嘴的九命仪式上,贝壳心赐予了他第九条忠诚之命,并说如果他当时知道枫荫曾拜访过钩嘴的梦境,那么他一定会给钩嘴以更好的指导的。


蓝星的预言

贝壳心的巡逻队入侵了雷族的领地,因为河族比雷族需要更多的猎物。当他闻到雷族气息时,他抽动尾巴命令巡逻队停下。在一场战斗中他与暴尾作战,并吼叫着呼唤他的族伴回击雷族。蓝毛袭击了贝壳心,但贝壳心将她摔到一边,扭伤了她的前爪。他命令他的族猫撤退,但宣布太阳石依旧属于河族。


荒野手册

终极指南

钩星篇中提到当贝壳心退休时,猎物堆中显示出钩嘴将接替他的位置的征兆。


细节

趣闻

  • 小鱼小柳死后,钩星回想起他一生中经历的诸多悲剧。他回忆起了所有对他无比重要却横生意外的猫:柳风、他们的女儿、雨花、雹星的离世,橡心的背叛,甚至想到了蓝毛的牺牲——但他唯独没有想起他的父亲贝壳心。[1]:477-478
  • 维琪认为柳鼻就是贝壳心的母亲。

勘误

  • 在《蓝星的预言》的猫物表中他是一只公猫,但全书中至少有两次他被说成是母猫。[4]:297、300
  • 他曾被误称为钩星的导师。[1]:388

语录

河族武士
我们到底想从这么无趣的领地上得到什么啊?
贝壳心
让河族得到更多的猎物,留给雷族更少的猎物。现在都别发牢骚了,继续前进。

—— 贝壳心,《蓝星的预言》,第199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仪式

贝壳心的退休仪式

雹星
貝心!
貝心,我代表河族謝謝你多年來的全心效忠與經驗智慧。面對責任,你從不退縮,總是勇往直前,盡忠職守,希望你未來能在長老窩裡好好頤養天年。
希望你能把你的經驗傳承給大家以及未來的小貓。我們還有很多功課需要向你學習。
贝壳心!贝壳心!

图集

家谱

钩星家谱
· ·
图例   雄性   雌性   未知

成员现状




外部链接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Shellheart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钩星的承诺
  2. Su Susann (2017-02-14).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Shellheart has green eyes”
  3. Su Susann (2016-09-23).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访问于 2016-09-23. “Willownose is a pale gray tabby she-cat with blue eyes. Also, she is the mother of Shellheart.”
  4. 蓝星的预言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