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使用了标题手工转换:一只眼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Disambig.svg  本文介紹的是出现在《预言开始》中的雷族母猫。關於出现在《族群黎明》中的公猫,請參見「一眼」。
問題在於我的耳朵不像以前那麼中用了,我才沒去想這些呢!
我的耳朵是沒以前那麼中用的,但我的思緒可還清楚的很!

—— 一只眼反驳团毛风起云涌》正体中文版,第29页

一只眼
One-eye
美国One-eye
中国一只眼
台湾獨眼
猫群
目前 星族[1]
过去 雷族[2]:猫物表
生平
年龄 死時[4]至少108个月(合9年)[3]:8章
死因 年老[4]
名字[?]
幼崽 小白Whitekit)[3]:8章
学徒 白爪Whitepaw)[2]:猫物表
武士 白眼White-eye)[2]:55
猫后 白眼[2]:425
长老 一只眼[5]:猫物表
血缘
父亲 牡鹿跃
母亲 兔扑
养母 雨毛
伴侣 半尾
儿子 奔风
女儿 鼠毛
亲姐妹 纹尾
教育
导师 小耳[2]:猫物表
出现于
在世族群的守则》、《鹅羽的诅咒》、《钩星的承诺》、《蓝星的预言》、《斑叶的心声》、《呼唤野性》、《寒冰烈火》、《疑云重重》、《虎掌的愤怒》、《风起云涌》、《险路惊魂》、《力挽狂澜》、《火星的探索

一只眼One-eye)是一只黄色眼睛[6]的浅灰色母猫。她的视力和听力都很糟糕,还失去了一只眼睛。

生平

长篇外传

钩星的承诺

白爪并沒有正式在《钩星的承诺》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蓝星的预言

在猫物表中,白爪被列为一名学徒,导师是小耳。她的学徒期被延长了,因为獾抓瞎了她的一只眼睛。

斑爪建议小豹子小蓝小雪去参观方便的地方时,她提到白爪早上在抱怨打扫育婴室的事情。小蓝宣称她和小雪将会把窝弄干净,斑爪承诺会在白爪捕猎回来时告诉她,而且她听到这个一定会很高兴。

当小蓝和小雪在等父亲暴尾来看她们时,白爪正和斑爪一起在树桩旁边练习战斗动作。斑爪认为白爪在偷袭,但白爪否定,说这纯粹是技巧。白爪不满地盯着同巢伙伴,那只灰蒙蒙的眼睛在阳光下闪烁着,小蓝知道即使她那只眼睛看不见,但她听觉很敏锐,想袭击她是不可能的,她和小雪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在小豹子和小斑点的学徒命名仪式上,月花带着她的孩子从白爪和斑爪旁边走过,当时那两名学徒正在为争夺树桩上最好的位置而相互推搡着。大家在祝贺新学徒时,白爪跟着斑爪来到他们面前,说他们窝里的苔藓是她找的。

一个月后,白爪成为了武士,改名为白眼。小蓝觉得松星给她取这个名字有些残忍,但白眼似乎从未为此烦恼过。此刻,斑尾要向族长报告风族偷窃的事,并让她走开,她却仍和平时一样气定神闲。当她从斑点爪往身旁经过时,抱歉地耸了耸肩。

河族要占领太阳石,松星让暴尾带上白眼等猫前去战斗。

豹足住进育婴室后,白眼在她身边做伴,帮助她驱散闲置已久的育婴室中的寒冷。所以在新武士蓝毛和雪毛到武士巢穴寻找自己睡觉的位置时,斑毛说她们可以睡在豹足和白眼的窝里。

之后,日落召集白眼等猫去巡逻沿河的边界。

豹足分娩前,暴尾挑选了两只地鼠朝白眼和褐斑所在的空地走去。育婴室里突然传出一阵痛苦的哀号,白眼吓得一缩,并低声说愿星族照亮他们前行的道路。

豹足分娩时,白眼正紧挨着麻雀毛,知更翅画眉毛围着他们绕圈。然后,斑尾对白眼说豹足生下了两只母猫,一只公猫。

后来,蓝毛顺着岩石跟踪狮爪时,遇到了暴尾的巡逻队,白眼是其中一个队员。

甜爪死后,羽须说他们已经尽力了,这时斑尾说有羽须在,真是他们的幸运。这让蓝毛觉得族群似乎已对鹅羽丧失了信任,在白眼的脚被刺扎后,她找的是羽须,捷风对豹足及她的孩子们担忧时,找的也是羽须。

松星宣布他将离开雷族时,白眼说日落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族长,同时环顾四周,寻求附和。

褐斑在组织巡逻队时,让画眉毛带着白眼等猫去河族边界巡逻。

雪毛死后,白眼把尾巴搭在蓝毛肩头,让她走回营地。然后蝰蛇牙让蓝毛把雪毛的死讯告诉小白,而白眼凝视着雪毛的尸体,说蓟掌也能告诉小白。

小虎的学徒命名仪式上,白尾和绒毛站在荨麻丛旁。

后来,白眼搬进了育婴室,准备生产她的第一窝孩子。要在秃叶季抚养幼崽让她十分焦虑,但族群依然强大,这让大家充满希望,蓝毛相信无论在多么严酷的季节,大家都会全力保护幼崽的。然后蓝毛抓住了一只黑水鸡,认为它将成为白眼的一顿美餐。

当雷族决定去夺回太阳石时,白眼正站在育婴室外张望。在战斗队离开后,白眼叹息说她讨厌被留在后方,蓝毛则安慰说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战斗队一回来,白眼就发出呼噜声,与麻雀毛口鼻相贴。

蓝毛分娩前,白眼边问她,孩子们是否要出来了,边把自己的孩子小追拖回窝里。等到蓝毛成功生下她的孩子后,白眼问她,准备怎么称呼他们。

半个月后,蓝毛问白眼,她是否应该把孩子们带出去,白眼安慰她,幼崽要比看上去更强壮,如果看到他们的鼻子开始变白,就该带他们回巢穴。然后,白风叼起一只麻雀给白眼,而白眼则让蓝毛先吃一口。当羽须说长老们饿坏了时,白眼说他们可以咬上一口。

蓝毛觉得自己的孩子能安全地躺在白眼身边,于是去参加森林大会。

一天早晨,蓝毛小声地叫醒自己的孩子,以免吵醒白眼及她的孩子。等她回到营地后,看见白眼和小追还在睡觉,便悄悄回到窝里,然后发出警报。

后来,白眼住进了长老巢穴,改名为一只眼。斑叶一直在照顾她,而且最近,她的听力也变得很糟糕。




火星的探索

火星召开族群会议的时候,一只眼加入了她的族伴。柳带死后,一只眼和其他长老都为她守夜。




预言开始

呼唤野性

据说一只眼是雷族里最老的猫,又聋又瞎,还是在老年失去了眼睛。

灰爪把火爪介绍给长老们时,她告诉小耳她不介意分给他们一只老鼠。小耳说蓝星应尽快指定一名新的副族长,由于一只眼听不见于是她问他在说什么。小耳不耐烦地说她的听力和视力一样糟,然后重复刚才说的话。一只眼对斑尾和小耳说蓝星做副族长时的事,指出在红尾死后命名新副族长她有多么不高兴。

在森林大会上,一只眼和斑尾、小耳去和其他族群的长老聊天。当她正和其他雷族长老说话时说黄牙对族群来说很危险。

当影族进攻时,她帮忙保护其他的长老和幼崽,尽管她很年老。




寒冰烈火

在森林大会后,蓝星告诉族猫,夜带有可能和钩星结成新同盟,这时一只眼低沉地重复夜带的名字,并说没有事先得到星族的许可,谁都不能在森林大会上代表本族发言。蓝星听了,则告诉她,夜带已经得到了影族的认可,但一只眼显然很不满意。

断星袭击了雷族营地,但他被黄牙抓瞎了眼睛。在决定是该赶走他还是杀死他时,一只眼认为他们可以关押他,蓝星同意了。




疑云重重

火心来看望炭爪时,黄牙正在问她,一只眼的脚掌被冻裂了,应该怎么治,炭爪急忙回答。然后,她让炭爪把金盏花叶子和蓍草拿给那名长老。

云崽在给长老们抓虱子时,一只眼正在睡觉。




风起云涌

当斑尾说柳带就快要分娩时,一只眼高兴地说,新出生的幼崽总能冲冲晦气。

然后,长老们讨论任命副族长的仪式。团毛担心仪式的事,这时一只眼生气地说,虽然她有些耳背,但心里却不糊涂,她认为星族不会仅仅因为蓝星不在午夜前举行仪式而惩罚他们,因为当时有特殊情况。但团毛不那么认为。火心期盼一只眼能为他说几句话,但她这次保持了沉默。

后来,一只眼嘟囔说森林里干燥得就像幼崽的铺垫,而且她担心两脚兽会吓跑猎物。然后,她和其他长老去河边给族群取水。

云爪被救回雷族后,他说他和一只狗被关在一起,一只眼等猫听了很吃惊。




险路惊魂

火心来到长老巢穴里,找云尾去捕猎时,一只眼问他来做什么。




力挽狂澜

云尾想要火星改掉夺面的名字,还告诉他一只眼和半尾最开始的名字不是现在的名字。

于是火星来到长老巢穴和一只眼说话。她从窝里醒来后,火星把想给夺面改名的事告诉她。一只眼说她自己改名的时候已经老了,不在乎叫什么,但年轻猫不一样。然后,她告诉火星更名仪式是怎么举行的。

在与血族大战之前,火星让纹尾留在营地里保护一只眼等猫。




短篇电子书

鹅羽的诅咒

敬请期待



松星的抉择

敬请期待



斑叶的心声

敬请期待



虎掌的愤怒

一只眼并沒有正式在《虎掌的愤怒》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荒野手册

族群的守则

敬请期待



短篇故事

长老的忧虑

敬请期待



细节

勘误

  • 在《蓝星的预言》中她还是一名学徒时,小耳、纹尾和半尾(即麻雀毛)就已经是武士,但在正传中她却被说成是雷族最年长的猫。[2]:507
  • 她的名字曾被拼成One-Eye。[7]:16
  • 她曾被误称为一只公猫。[8]:27
  • 在《族群的守则》中她曾被说成两只眼睛俱在。[8]:27书中记载她在与獾的战斗中失去了她的一只眼睛。[8]:24在《蓝星的预言》中却说她一直有一只混浊的盲眼,[2]:2章直到她快要退休时才真正失去了眼睛。[2]:507但在《呼唤野性》中仍描述她有一只混浊的眼睛。[9]:53

翻译

  • 中文版的《族群的守则》中,她在偷鱼时被错称为“一只眼”,实际上原文还是用武士名-白眼。[10]:31

语录

松星之所以给她起了“白眼”这样一个武士名,是因为她漂亮的脸蛋上有一只眼睛是瞎的,看上去雾蒙蒙的。小蓝觉得,松星这样做有些残忍,但白眼似乎从未为此烦恼过。此刻,她跟在同巢伙伴身后,仍然和平时一样气定神闲。她从斑点爪身旁经过时,抱歉地耸了耸肩。

—— 小蓝对白眼的武士名的看法,《蓝星的预言》第37页

讓我心煩的不是乾旱,是森林裡的那些兩腳獸。我沒聽過那麼多吵雜的聲音,獵物全被嚇跑了,他們的惡臭也把我們的氣味界標破壞掉了。下點雨或許可以趕走他們。

—— 一只眼,关于两脚兽,《风起云涌》正体中文版,第145页

他們把我的名字改成獨眼時,我已經很老了。所以老實說,我並不在乎他們叫我什麼,只要他們按時送吃的過來就好。但年輕的貓又不同了。

—— 一只眼,关于改名仪式,《力挽狂澜》正体中文版,第101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图集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纹尾家谱
· ·
图例   雄性   雌性   未知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One-eye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Vicky Holmes (2010-04-22). Fay Grzybowski - Vicky, will you please confirm these cats soon?.... 访问于 2016-08-15.
  2.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蓝星的预言
  3. 3.0 3.1 鹅羽的诅咒
  4. 4.0 4.1 Su Susann (2016-11-11).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They both died of old age. One-Eye after "Firestar's Quest", shortly after Squirrelkit and Leafkit were born.”
  5. 呼唤野性
  6. Su Susann (2017-02-08).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One-Eye - yellow eyes”
  7. 风起云涌
  8. 8.0 8.1 8.2 族群的守则
  9. 呼唤野性》,简体中文
  10. 族群的守则》,正體中文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