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我们已经扣留雷族学徒太长时间。一开始似乎是个好主意,但现在看来是错的。这里爆发了疾病。我们应该在她也染病之前让她回去。枝爪为什么要因为我们而受苦?

—— 乌霜让雷族巡逻队带走枝爪雷影交加》,第301页

乌霜
Crowfrost
乌霜 副族长.png
美国Crowfrost
中国乌霜
台湾鴉霜
猫群
目前 星族[1]:82
过去 影族[2]:猫物表
生平
年龄 死時[3]:334至少69个月(合5.75年)[2]:猫物表
死因 黄咳症[3]:334
名字[?]
武士 乌霜[2]:猫物表
副族长 乌霜[4]:290
血缘
伴侣 曙皮
儿子 杜松掌击石
女儿 滑须
教育
学徒 橄榄鼻[2]:猫物表
出现于
在世天蚀遮月》、《暗夜长影》、《拂晓之光》、《冬青叶的故事》、《第四学徒》、《战声渐近》、《雾星的征兆》、《暗夜密语》、《月光印记》、《武士归来》、《群星之战》、《鸽翅的沉默》、《鸦羽的拷问》、《黑莓星的风暴》、《学徒探索》、《雷影交加
已故极夜无光

乌霜Crowfrost)是一只黑白相间的公猫。


生平

长篇外传

鸦羽的拷问

乌霜并沒有正式在《鸦羽的拷问》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黑莓星的风暴

雷族巡逻队经过影族领地,想带着宠物猫法兰奇杰茜回到营地时,他们看到了乌霜领着松树鼻雪貂掌和其学徒尖爪冲出树丛。狮焰对不捕猎也不检查边界的影族巡逻队感到困惑,但黑莓星只是很庆幸没被他们发现。

花楸星成为影族族长后,黑莓星想要恭喜他。他们在边界招呼乌霜、虎心焦毛的巡逻队。焦毛认为雷族想要打探影族洪水后的新营地,乌霜说他们可以直接带花楸星过来,但最终还是带雷族回营。花楸星接待他们,并提到乌霜是他的新任副族长

在和獾群战斗时,黑莓星攻击了一只压住乌霜的獾;他瞄到蛛足咬住乌霜的背颈并将他拖离战场。雷族族长向扑尾询问他的情况,影族武士认为他将会康复,因为松树鼻和白鼬毛已经带他去找小云




三力量

天蚀遮月

乌霜并沒有正式在《天蚀遮月》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他是橄榄爪的导师。




暗夜长影

乌霜并沒有正式在《暗夜长影》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拂晓之光

乌霜并沒有正式在《拂晓之光》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星预言

第四学徒

乌霜并沒有正式在《第四学徒》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他的学徒橄榄鼻已是武士。


战声渐近

两族的巡逻队在边界遇上,乌霜挑衅的望着雷族,并询问他们在做什么。灰条说雷族在领土内发现了影族气味,因此他们正在检查;乌霜颈毛竖起地回应敌族的指控。刺掌要影族自己过去确认,乌霜嘟囔说别开玩笑,因为这样必然会在雷族领土内留下影族的气味。当虎心跨界检查并回报气味很陈旧时,乌霜相信他,认为是雷族胡乱想像。他把脸凑到灰条面前,问他是不是被一点影族气味吓坏了。虽然对峙了一阵子,但最终双方没有爆发冲突。灰条率先带队离开,并用尾尖扫了乌霜的鼻子;影族武士咆哮并竖起了全身的毛,但没有攻击他们。

森林大会上,族群为了边界争吵着。乌霜嘶声说只要跟雷族一起出任务一次,他们就认为整个湖属于他们。

常春藤爪捏造影族入侵的梦境时,她说看到了乌霜和焦毛。火星因此前去向黑星要回领土,影族族长愤怒的要蟾足鼠痕和乌霜护送雷族巡逻队离开。

在战争中,乌霜在八哥爪和松树爪的帮助下和狐步打斗。三名影族猫将雷族武士赶到松树林中,逼迫他和族猫分离。鸽爪和常春藤爪前去帮忙;当鸽爪将松树爪击退时,乌霜看了她一眼,仿佛想确定她是否平安。就在此时,狐步扑向他,两名武士滚在地上打;在蟾步的帮助下,狐步成功的将乌霜赶到小溪的对岸。稍后,雷族意识到在空地作战不利于他们,于是闯入影族领地诱使他们到松树林作战。在混乱中,鸽爪发现虎心想要偷袭她的姐妹,她从乌霜的下方滑过并狂奔离去。雷族学徒的呼喊声成功阻止了影族武士的偷袭,但也让她意识到他们两个彼此熟识。强迫自己甩开自己,鸽爪抓了枭掌的后腿,并狠咬了乌霜的尾巴。他痛得哇哇大叫,并转过身来面对雷族学徒。




暗夜密语

在影族检讨失败的战役时,他们认为是雷族的空袭战术造成了胜败的关键。乌霜说爬树很花时间,雷族似乎忘记自己是猫不是鸟。之后,他又站起来并提议下次战斗时他们应该藏起最强壮的武士,然后趁对方自以为胜利时一举拿下。

稍后,乌霜和焦毛正在营地入口等待巡逻命令。当黑星和小云四目相接时,他命令乌霜完成额外捕猎队的组织,自己带副族长花楸掌到巢穴里听取巫医们的报告。

当常春藤爪被关押在影族营地时,乌霜和花楸掌、鼩足遇见了前来寻回她雷族巡逻队。在边界上,他嘲讽的说他们是不是来找回弄丢的东西。黑莓掌无视他,并有礼的询问她是否平安。乌霜犹豫了一下,然后喃喃低语地提到他们并没有伤害她。

之后,花楸掌点名乌霜、虎心和鼩足参加他的巡逻队。当焰尾被一个富有毁灭意义的梦吓醒时,他和其他队员正好回到营地。

在森林大会前夕,影族依然担心星族的警告和焰尾的预言。乌霜害怕森林大会可能是一个陷阱,但黑星认为“敌人”不敢破坏休战协定。在大会上,火星指责影族利用扣押学徒的方式换得治疗小云的药草,雷族和影族的关系更加紧张。黑星咆哮说他们已经准备好面对任何敌人,花楸掌支持他。乌霜和烟足则站在副族长的身旁,死盯着雷族武士看。

当鸽爪向常春藤爪证明她的特殊能力时,她提到小露珠小雾正在争夺乌霜带给他们的麻雀。

稍后,影族猫在结冰的湖上玩耍。红柳肚皮贴着冰面旋转,逗得乌霜和鼠痕哈哈大笑。当焰尾追着捕猎石prey-stone)跑过冰层时,他快速的冲过了鼠痕和乌霜[注 1]的身旁。




月光印记

乌霜并沒有正式在《月光印记》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武士归来

乌霜并沒有正式在《武士归来》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群星之战

在狮焰跨过边界支援影族时,他看到烟足、橡毛和雪鸟冲上去支援乌霜和蟾足。两名影族武士正对抗三名黑森林武士,族群猫被抓得浑身是血,眼里布满了恐惧。雪鸟将一只黑森林猫从乌霜的身上拖了下来。




暗影幻象

学徒探索

在森林大会,乌霜正准备加入坐在树根的兔泉芦苇须樱桃落指出那只黑白公猫,并告诉赤杨爪烁爪说他是影族的副族长。在一星发言时,针爪说她曾听到褐皮告诉乌霜风族一向很弱。在大会即将结束时,巫医们公布了火星和星族带给他们的讯息。尽管并不知道预言的意义,乌霜询问是不是所有族群都必须拥抱在暗影中发现的事物。




雷影交加

当看见赤杨爪与叶池抵达影族营地时,乌霜便迈着匆忙的步伐迎向他们。随后他与花楸星一同跟叶池解释他们想让雷族巫医帮忙照顾垂死的小云和怀着第一窝幼崽的猫后草心,并且希望叶池在小云去世后教完一名学徒再离开。在叶池热切地询问新学徒的状况时,乌霜有些紧张地告诉她小水洼是只小公猫,但他还没有成为学徒。即使叶池为此感到难以置信,他与花楸星也已经做出了决定。影族迫切地需要一名巫医,虽然小水洼还没有与星族取得任何联系,他们也认为几个月长的时间对小水洼来说足够成为一名新的巫医了。小云不久就因为疾病而过世,乌霜与花楸星一起为他守夜,哀悼这名为影族奉献了一生的年老巫医。

作为一名副族长,乌霜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他适时且合理地反对花楸星盲目拒绝雷族巡逻队帮助影族探查泼皮猫的行为,圆滑地指出泼皮猫带来的危害也许与预言相关。这说服了花楸星,他指派乌霜带队与雷族猫一起去追踪泼皮猫的踪迹。他们虽然找到了泼皮猫狩猎的踪迹,但其余却一无所获。尽管如此,乌霜仍然接受了黑莓星对他的谢意,也允许了赤杨爪想要与叶池会面的请求。

不过在教育学徒方面,乌霜就和大多数的影族猫那样束手无策。针爪因偷偷带着小紫罗兰离开营地而被褐皮发现,却毫无歉意反而带领一众学徒反抗花楸星的训斥。对于针爪质疑规则太过繁琐的行为,乌霜尖刻地反驳她如果学徒们能更聪明记下来那些守则就不会太困难。出乎他的意料,他的两个孩子,滑爪和击爪立刻愤怒地朝他发出嘶声,指出影族的学徒几乎和武士一样多,乌霜对他们更好些并多给他们些尊重才是明智的行为。在他们转而挑战花楸星时,乌霜紧张地凝视着他的孩子们,但显然他沒办法让学徒们冷静下来。

因为风族的遭遇,也为了捍卫族群所剩不多的尊严,他对泼皮猫群抱有严重的怀疑和敌视。在暗尾将小紫罗兰带回影族营地时,他挑战了那只泼皮猫首领。随后当火焰渡鸦带着猎物请求加入影族的时候,他也龇出牙齿凶狠地质问那三只泼皮猫,指出他们不能在影族的领地上捕猎。即使连花楸星也开始重新考虑这些泼皮猫的提议,乌霜也依旧愤怒地要求他们离开,用风族被进攻这件事急切地提醒花楸星不能接收这几只猫。

但强硬的态度却没带来正面的效果,在泼皮猫走后,事情的发展变得不可控起来:针爪质疑影族只知道维护和平,宣称她要过没有族群和影族的生活。在乌霜怒视着这名年轻学徒指责她是个叛徒时,杜松爪和滑爪同时加入了针爪离开的队伍。一瞬间,乌霜和曙皮难以接受他们的孩子只有击爪选择留在族群中这件事,但他们除了惊惶地看着学徒们离开营地之外作不出任何反应。

这之后,情况变得越来越糟。影族与泼皮猫打了一场遭遇战,乌霜不但没能挽回离去的族猫,反而另有一名武士和两名学徒加入泼皮猫群。随后花楸星病倒,乌霜扛起了整个影族的重担,为了让洼光获得更多的帮助来治愈生病的猫,他将紫罗兰爪派去为巫医帮忙。在洼光兴奋地通知他星族降下了关于如何解决疾病的预兆时,乌霜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称赞洼光带来了及时的消息,并派出虎心,焦毛和紫罗兰爪去风族的领土取来能够治病的疗肺草。他信任那名从泼皮猫族群中回归到影族的学徒,在焦毛质疑紫罗兰爪的忠心时,他坚定地维护了紫罗兰爪,指出她同样是值得信任的。

让乌霜始料未及的是,一星拒绝了影族猫想要收集草药的请求,这让影族刚刚燃起的希望一落千丈。在花楸星不能出席森林大会的情况下,乌霜只能带着他的族猫来到聚集处,他为了生病的族猫而讥讽一星不让他们采摘只有风族领地上拥有的疗肺草,并在所有族群的面前质疑一星是否执意要让无辜的猫死去。一星啐了口唾沫反驳没有影族猫是无辜的,因为他们在庇护杀死风族猫的泼皮猫。虽然乌霜争辩那些泼皮猫住在影族的领地外,一星却再次质疑是影族接收紫罗兰爪的行为将没见过的疾病带入族群,他坚称影族是自作自受。

乌霜竖着颈毛大声反驳一星,坚定地认为紫罗兰爪是影族的一员,而不是跟泼皮猫厮混在一起。但风族族长固执地要求影族除非赶走泼皮猫,否则就别想拿到草药,不给其他猫响应的机会,他跳下了高橡树挤进族猫中间,结束了这次不成功的森林大会。雾星向乌霜承诺在自己的领地里寻找疗肺草,但她认为星族已经指出疗肺草生长在高沼地,这恐怕没什么用,尽管如此,乌霜仍然感激地向这名族长点头致意,他的族群需要一切可能的帮助。

虽然河族愿意帮忙寻找草药,但显然影族的状况仍然岌岌可危。仿佛一切山穷水尽时,乌霜发现了偷偷来影族营地寻找紫罗兰爪的枝爪,他严厉地斥责了学徒的入侵,但焦毛阻止了他想将学徒赶走的举动,认为可以将枝爪暂时扣押以要求雷族去请求风族将草药交出。孤注一掷,乌霜接受了这个建议,他向枝爪保证不会让她在影族时受到伤害,第二天早晨便带着焦毛和褐皮即刻启程前往雷族营地与黑莓星谈判。虽然他先是嘲讽黑莓星雷族的学徒没有一个懂规矩,但随后就声明枝爪在他们的营地作为客人被好好照顾着,不过作为交换,如果想要枝爪回到雷族,就得用疗肺草来交换。在表明影族的需求后,乌霜再次向雷族保证,在枝爪被护送回雷族之前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扣押这名学徒实在是迫于无奈。

在等候雷族答复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猫生病了,巫医巢穴已经容纳不下。乌霜只能组织病猫留在武士巢穴,而武士们暂时迁居到长老巢穴去。这让部分已经十分劳累的武士更加怨声载道,对乌霜也多了几分怨气,但乌霜仍然独自承担着整个族群的重任。

随着雷族对风族的请求也被拒绝,希望彻底破灭。在雷族的战斗队冲入营地营救枝爪时,乌霜制止了影族猫想要战斗的行为,他疲惫地允许雷族将枝爪带走。面对族猫的质疑,乌霜向所有猫作出了自己的决定,他认为已经扣留枝爪太久了,影族爆发了疾病,就该让枝爪在染病之前回到雷族去,她不需要为他们而受苦。他将谴责的目光转向黑莓星,指出雷族知道影族命悬一线,风族也知道,但他们想让无辜的猫死去,就让星族审判他们,而不是真正的影族武士。

虎心和尖毛为乌霜的决定而愤怒不已,焦毛斥责他是个懦夫,让影族失去了唯一的救命稻草,本该让其他族群品尝到影族猫所受的苦楚,至少花楸星绝对不会放走枝爪。乌霜苦涩地提醒他的族猫,一场战斗阻止不了雷族猫,也改变不了一星的决定,而花楸星也许也活不过这场疾病。尽管他有着九条命,但疾病正在一条一条地将它们剥离。尖毛将脸凑近乌霜,他嘶吼着希望花楸星能活下来,因为乌霜不配成为一名族长。整个族群只有褐皮和曙皮为乌霜辩护,认为他做了正确的事情。

杂毛在当天因为疾病而死去,乌霜为她举行了一场葬礼,他的声音显得沙哑,毛也凌乱不堪。在葬礼中,乌霜回忆在他出生之前,杂毛就已经是一名忠诚的影族武士,他宣布族猫会永远记住这名年老的母猫。但在仪式举行到一半时,乌霜的咳嗽声打断了族猫的哀悼,他瘫倒在地,浑身抽搐。紫罗兰爪注意到乌霜的眼神因高烧而木然,疲劳也让他染上了疾病。失去领导的恐惧笼罩了整个营地,甚至除了洼光之外,没有猫为乌霜拿来草药。

在几天后的月半集会上,风族的巫医隼飞和副族长兔泉偷偷地带领所有的巫医去采摘疗肺草,洼光和族猫因满载而归而欣喜若狂。但乌霜已经病入膏肓,对草药没有反应。他很快因为疾病而过世,虎心代替他成为了副族长。曙皮,他的伴侣,在失去他和两个他们的孩子后变得一蹶不振,却也一如既往地履行自己的指责。反而在杂毛死后,雾云和雀尾几乎不再捕猎,他们怨恨乌霜,甚至在乌霜临死之前,都偷偷抱怨他让枝爪回到了雷族,扣留她也许能更快地拿到草药,影族就不会群龙无首。

在又一次森林大会当晚,泼皮猫入侵了影族;多数影族猫背叛了大病初愈的花楸星,选择加入泼皮猫并将他们的族长赶出去。第一批加入泼皮猫的滑须和杜松掌与曙皮相聚,提醒她在乌霜死后,她只有这些孩子们了。曙皮为此而动摇,她选择留在了她与乌霜的孩子们身边。

枝爪得知影族的消息后十分担心自己的姐妹,但在她想要去影族确定紫罗兰爪的平安时,藤池提醒她的徒弟,没有乌霜会再保护她了。




极夜无光

在巫医的半月集会上,洼光和影族的祖先们打招呼。乌霜站在杂毛身旁,身体看上去以很健康,黑白相间的毛皮十分光滑。




短篇电子书

冬青叶的故事

乌霜并沒有正式在《冬青叶的故事》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雾星的征兆

乌霜并沒有正式在《雾星的征兆》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鸽翅的沉默

乌霜并沒有正式在《鸽翅的沉默》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其他

幼崽补全计划

本节内容源自SuMissing Kits Project,并没有正式出现在任何书籍中。

他是一只“琥珀色眼睛”的黑白公猫。[5]

烟足曙云生下了他和蛛足[5]

他的幼崽名为小乌Crowkit);学徒名为乌爪Crowpaw)[5]

他在《雷影交加》中因黄咳症死亡,并加入了星族[5]




语录

你是鼠脑袋吗?如果我们穿越了边界,那在你们的领地里就会有影族的气味啊!

—— 乌霜对雷族巡逻队防御影族边界,《战声渐近》,第93页

苹果毛
下次我们会准备好应付他们的猫头鹰策略。我们要做的,就是抬头往上看。避开他们跳下的位置是很容易的。
乌霜
爬上树再跳下来得花时间。雷族武士似乎忘了他们是猫,而不是鸟。

—— 乌霜提议如何应付雷族的战术,《暗夜密语》,第63页

乌霜
你们是来拿回你们丢失的东西的吗?
云尾
那你是承认你们把她抓去了?
鼠脚
虎心发现她擅闯我们领地。
黑莓掌
她安全吗?
乌霜
我们没伤害她。

—— 雷族巡逻队去影族找常春藤爪,《暗夜密语》,第237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乌霜
你们想做什么?你们没理由到这里来。
黑莓星
我们没有越过你们的边界。但是,我们想拜访花楸星。我想祝贺他成为你们的新族长。
焦毛
我觉得,他们只是想弄清楚我们的新营地在哪里。
乌霜
嗯,我们没必要带他们去那里。如果你真的想祝贺花楸星,我们去带他到这里来见你。
蛛足
我们大家都遭了洪灾。我们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入侵你们的营地。你们只管带我们去那里!
黑莓星
别说了!
乌霜
那好,走吧。

—— 乌霜与雷族巡逻队,《黑莓星的风暴》,第194页

我们的两位长老都病了。要是没有草药,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你就如此固执要看着无辜的猫死去吗?

—— 乌霜对一星,《雷影交加》,第237页

乌霜
很明显,这两只年轻猫都犯了错误,但没造成什么伤害。你不能来这里拜访妹妹,懂吗?要是你想和她交谈,可以等到森林大会的时候。尽管你们是同胞姐妹,但你们现在生活在不同的族群。
枝爪
但要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呢?
乌霜
那你可以和黑莓星谈。他会知道正确的处理方式。

—— 乌霜对枝爪,当她被逮到溜进影族营地时,《雷影交加》,第258页

焦毛
我们还有别的办法拿到疗肺草吗?
尖毛
我们的族猫快死了!
乌霜
雷族知道这些,风族也知道。要是他们想让无辜的猫死去,就让星族判决他们,而不是我们。影族猫是真正的武士。
黑莓星
我们试过了。我们派遣叶池和赤杨爪去恳求一星,但一星决意要让你们受苦。
乌霜
而你并不打算阻止他?

—— 乌霜选择放走枝爪,《雷影交加》,第301页

我们还是希望他别死吧,因为你不配当族长。

—— 尖毛对乌霜,关于放走枝爪,《雷影交加》,第302页

家谱

残星家谱
· ·
图例   雄性   雌性   未知

成员现状





脚注

  1. 正体中文版中,错译为“鸦羽”。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Crowfrost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极夜无光
  2. 2.0 2.1 2.2 2.3 天蚀遮月
  3. 3.0 3.1 雷影交加
  4. 黑莓星的风暴
  5. 5.0 5.1 5.2 5.3 Su Susann (2017-02-19).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 After a while she discovered that she was pregnant with Smokefoots kits. Dawncloud gave birth to two strong and handsome kits: Crowkit and Spiderkit. (...) Crowkit – later Crowpaw and as a warrior Crowfrost – is a black and white tom with amber eyes. He later became ShadowClans deputy under Rowanstar's leadership and died of Yellowcought in “Thunder and Shadow” where he joined StarClan. (...) Spiderkit – later Spiderpaw and as a warrior Spiderfoot (...)”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