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如果不是因为云尾,我根本活不过那段黑暗的时光。他给予了我新的生命,而且我还明白了不管我现在是什么样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云尾还爱着我,我就不再是夺面,而是亮心。

—— 亮心评论云尾族群的秘密》,第14页

亮心
Brightheart
美国Brightheart
中国亮心
台湾亮心
猫群
目前 雷族[1]:猫物表
过去 狮族[2]:210
生平
年龄 目前约141个月(合11.75年)[3]:97
名字[?]
学徒 亮爪Brightpaw)[1]:猫物表
武士 夺面Lostface)[4]:223、亮心[2]:108
猫后 亮心[5]:509
长老 亮心[6]:猫物表
血缘
父亲 狮心[7]
母亲 霜毛
伴侣 云尾
儿子 露珠鼻雪丛
女儿 白翅琥珀月
养女 百合心种子爪
亲兄弟 刺掌蕨毛
亲姐妹 炭毛
教育
导师 白风[1]:63云尾 非正式[2]:147-148
学徒 松鸦羽[8]:89
出现于
在世族群的秘密》、《族群的猫》、《族群的战争》、《终极指南》、《黄牙的秘密》、《呼唤野性》、《疑云重重》、《虎掌的愤怒》、《风起云涌》、《险路惊魂》、《力挽狂澜》、《火星的探索》、《族群救星》、《午夜追踪》、《新月危机》、《重现家园》、《星光指路》、《黄昏战争》、《日落和平》、《预视力量》、《暗河汹涌》、《驱逐之战》、《天蚀遮月》、《暗夜长影》、《拂晓之光》、《冬青叶的故事》、《第四学徒》、《战声渐近》、《雾星的征兆》、《暗夜密语》、《月光印记》、《武士归来》、《群星之战》、《鸽翅的沉默》、《鸦羽的拷问》、《黑莓星的风暴》、《学徒探索》、《雷影交加》、《天空破碎》、《极夜无光》、《虎心的阴影》、《烈火焚河》、《褐皮的族群》、《风暴来袭》、《迷失群星

亮心Brightheart)是一只背部有姜黄色斑块的白色母猫,她有姜黄色的尾巴,一只蓝眼睛,厚实柔软的毛发,半边脸上的皮毛被撕去,一只眼睛缺失,耳朵碎裂,脸上有一道横贯口鼻的巨大伤疤。

目录

生平

长篇外传

黄牙的秘密

在最后的附录漫画,火心迅爪跟亮爪去帮长老检查虱子。




火星的探索

火星看见亮心走出育婴室向伴侣云尾走去,她的肚子高高隆起,很快就要生下她和云尾的孩子。

之后,炭毛给了亮心一些琉璃苣叶,以便她产崽之后有更充足的奶水。亮心饶有兴趣地嗅着那些药草叶,然后把它们吞下去,说它们和老鼠胆汁一样苦。接着她又急忙补充说,如果它能帮助幼崽成长,就是值得的。然后炭毛让她每天上午都来吃一些,亮心感谢她,便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亮心和香薇云正在育婴室外晒太阳,看着小白桦小蜘蛛玩耍。在那儿之后,长尾走进营地,而他的眼睛被一只兔子擦伤得很严重,火星离开巫医巢穴后,看见亮心正问他们出了什么事。她焦急地问长尾是否会瞎,提到她自己很幸运,还有一只眼睛看得见。

柳带死后,亮心坐在育婴室外,当火星说他派云尾的巡逻队去追那只杀死柳带的獾时,她向后缩了一下。之后,炭毛建议让亮心和香薇云照顾柳带的孩子烟爪栗爪雨爪

当火星宣布他要离开一阵子时,她走上前,辩护火星说,如果星族说他必须去,那他们就应该相信武士祖灵会照顾好他,并把他安全送回来。

过了一段时间,亮心生下了一个女儿小白。她还警告小白,在火星的幼崽小松鼠小树叶还还不能玩耍前要对她们小心一些。




鸦羽的拷问

敬请期待



黑莓星的风暴

敬请期待



虎心的阴影

亮心并沒有正式在《虎心的阴影》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预言开始

呼唤野性

虽然没有直接提到名字,但当她和她的手足们被影族武士爪脸偷走后,雷族武士们去拯救他们,最后把他们安全地带回了营地。




疑云重重

她成为了一名学徒,学徒名是亮爪,她的兄弟刺爪也成为了学徒。在他们的学徒命名仪式上,当蓝星让两只幼崽走向前时,她斯文地跟在她的兄弟身后。在刺爪成为了鼠毛的学徒后,她也成为了白风的学徒。她等待他走过去,眼里闪着光芒。白风欢迎亮爪,并与她对触了一下鼻子,然后带着她回到猫群中。

之后,沙风说亮爪和她的兄弟与各自的导师外出捕猎去了,提到那两名学徒简直一刻都不能等。

在火心暂时降级成学徒后,每次走进学徒巢穴时,亮爪和刺爪都睁着大眼睛看着他,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雷族已经摆脱了来自对灰条孩子的震惊之后,刺爪和亮爪在学徒巢穴外嬉戏,迅爪在一旁观战。




风起云涌

火心注意到亮爪的捕猎成绩很好,于是走向她,问她是否已经把自己抓的猎物送去给长老们。亮爪诚实地说是的,并希望自己做的是件很正确的事。之后,在火心与蓝星讨论白风的幼崽成为学徒一事前,白风带着亮爪去进行格斗训练。森林大会上,火心听见亮爪和一名影族学徒说话。这名学徒问雷族是否有看到泼皮猫,亮爪冷静地回答,最近一个月他们的领地里没有他们的气味。

在泼皮猫袭击并杀死奔风之后不久,火心想带亮爪出去捕猎,沙风也要跟他们一起去。于是在亮爪与其他猫取水回来后,火心问她是否准备好出去捕猎,然后她问是否现在就走。火心说如果她不累,他们就走,亮爪点头,就急匆匆地跟着火心和沙风进入丛林。

亮爪第一次遇见乌爪,在乌爪说他发现了一只白色宠物猫时,她觉得那是云爪。然后,沙风和火心去寻找云爪,并尝试营救他,而亮爪被派回去告诉白风他们的去向,认为他会理解的。




险路惊魂

当火心和其他猫从森林大会上回来时,亮爪和刺爪从学徒巢穴里跑出来。之后她和云爪一起去捕猎,即使云爪没有像亮爪那样事先向导师请示。

火心在逐个评估亮爪、刺爪、云爪和迅爪的格斗技能。火心提到他将问蓝星他们是否可以成为武士,她和其他学徒听到都很高兴。

火心告诉他的族伴有关维持雷、风两族和平的计划时,白风认为如果真的会开战,他希望亮爪不要参与进来。

云爪成为了武士,改名为云尾,亮爪和其他学徒等到仪式将近结束才来祝贺他。迅爪则集合所有的学徒,建议他们去找出偷猎族群猎物的小偷。亮爪是唯一一个同意和迅爪一起去的猫,因为她不想让迅爪独自前往。天亮前他们就偷偷从长老巢穴后面的香薇丛里钻出去了,结果他们发现偷猎者是一群狗。他们与狗群战斗,但失败了。迅爪死在战斗中,而亮爪受了重伤,她不仅失去了一只眼睛,一侧的脸也有了一道巨大的伤疤,左耳也被撕碎了。在他们出去的事被族伴知道后,尘毛香薇爪面对着火心,火心立刻组建队伍出去找他们。巡逻队找到了迅爪的尸体和重伤的亮爪,并把他们带回了营地。亮爪似乎没有了意识,但她喃喃地说着“结伙,结伙”和“杀,杀”。这些话炭毛在梦中也听到过。族猫们想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她没再说话。然后她到巫医巢穴休息,但却做了很多噩梦。她在睡觉时也在重复“结伙,结伙”和“杀,杀”。云尾一直待在她身旁,在此之前他从未对别的猫这么深情。

在炭毛把她治好前,蓝星给了亮爪一个残酷的武士名-夺面,因为她认为是星族把她从他们身边夺走的。云尾对蓝星给她如此残忍的名字而感到激愤,但蓝星只说希望星族接受这个叫夺面的武士,否则她就不能成为武士。

云尾提议让夺面在康复前搬到长老巢穴,由纹尾照顾她,火心接受了这个提议。她恢复得得很好,也和不久前失去儿子雪崽的纹尾相处得很好。她允许纹尾“照顾她”来缓解失去他的痛苦。夺面也开始习惯其他猫对她的脸伤的恐惧。

她和云尾、灰条和火心一起去见云尾的母亲、同时也是火心的姐妹公主,当公主对她的脸伤震惊和害怕时,她感到很受伤。她想看自己的容貌,于是在水坑中看着的自己的脸,痛苦地意识到为何公主会如此害怕。她对自己的伤感到很震惊,但云尾说在他眼里她永远都是最美丽的时候,她很感激。




力挽狂澜

蓝星死后,雷族有了新的族长火星,云尾坚持要改变夺面的名字,而那名白色与姜黄色相间的武士也这么要求。火星说他不确定他该怎么改变她的名字,尤其是星族已经接受夺面这个名字了。云尾注意到一只眼半尾一开始都不是用现在这个名字的,于是称火星为鼠脑子。然后火星去问一只眼怎样举行这种罕见的改名仪式,一只眼告诉了他。

在刺爪的武士命名仪式上,火星把他改名为刺掌,同时他将夺面的名字改为亮心。起初她很紧张,但还是走上高岩。在她接受自己的新名字亮心后,她欣喜若狂。

然后云尾乞求火星让亮心做一名真正的武士,但火星对这个做法感到迟疑,因为她不能独自捕猎,也不能用唯一的一只眼睛战斗。云尾告诉火星,他会训练她用一只眼睛战斗,但火星仍旧拿不定主意。然而,火星最后还是同意了。

在训练中,她很快就学会用云尾根据她的情况制定的技能来连续击打其他猫。这让火星印象深刻,以至于后来让她参与到对抗血族的战斗中,也让她作为一名真正的武士,并且住到武士巢穴。她能够使用她的移动技能在与血族的战斗中处于有利形势,并总是和云尾一起并肩作战。




新预言

午夜追踪

当亮心叼着一块生肉朝云尾走去时,黑莓掌回忆起族猫原本担心她永远都不能成为武士。他提到云尾训练她,结果她的弱点反而成为了她的武器,如今她也能像其他武士一样打斗和狩猎。

在云尾和亮心吃完肉之后,他们的女儿白爪问她是否能和他们一起去狩猎。云尾说不行,补充说蕨毛会带她去,然后亮心说蕨毛告诉她白爪今天表现得很好。在白爪离开后,黑莓掌加入云尾和亮心,他们组成一个小捕猎队,并往金雀花通道走去。

黑莓掌再次进食前,鼠毛问黑莓掌是否想和他们去狩猎,黑莓掌答应了,于是云尾让他加入他和亮心的捕猎队。黑莓掌、云尾和亮心回到营地时,天色已经暗了。

一天早晨,亮心去叫黑莓掌起床,但发现他不在武士巢穴,甚至没在营地。她把这件事报告给鼠毛,并对他的缺席耸了耸肩。她认为黑莓掌应该是独自狩猎去了,并说她和云尾会代替黑莓掌去和鼠毛一起狩猎。落叶季的时候,云尾和亮心在有阳光的角落里闲聊。




新月危机

在讨论两脚兽入侵的事时,云尾在亮心耳边嘀咕了几句。在风族偷猎雷族猎物之后,云尾想教训风族一顿,但亮心对他说了些话,想他冷静下来。

后来她和云尾都失踪了,没有猫知道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们的女儿白爪蜷缩在学徒巢穴外像只小猫一样号啕大哭。在那之后,白爪十分担心她的父母,所以她乞求她的导师蕨毛和族长火星去找他们,但火星说她不能独自外出。在蕨毛决定出去捕猎时,火星告诉他,他应该带白爪一起去,顺便寻找云尾和亮心,她重拾了一丝希望。在鼠毛差点被一只两脚兽抓住之后,巫医学徒叶爪到两脚兽巢穴旁边调查,发现两脚兽在抓捕族群猫,于是猜测云尾和亮心的失踪与两脚兽有关系。




重现家园

叶爪被两脚兽抓走,被关在一个小型两脚兽巢穴里,她告诉柯蒂她是来找亮心和云尾的。然后叶爪意识到如果亮心和云尾确实也被两脚兽抓住,那他们有可能在这个地方。她发现亮心白色和姜黄色相间的毛发,于是叫她的名字。亮心谨慎地回应,并问是谁在叫她。然后亮心意识到是叶爪,并惊魂未定地问是否有猫知道两脚兽会对他们做什么。过了一会儿,两脚兽拎着另一个关着泼皮猫莎夏的笼子走进来,亮心和其他猫都向她打招呼。

在逃离两脚兽巢穴时,叶爪喊鼠爪去救云尾和亮心。鼠爪猛冲进两脚兽巢穴,扫视着巢穴,寻找关着那两只猫的笼子。云尾已经出来了,正帮雨须打开他伴侣的笼子。当灰条命令每只猫都离开时,鼠爪说亮心还被困在里面。很快灰条就成功地打开亮心的笼子,接着鼠爪发现她姜黄色和白色相间的皮毛出现在巢穴门口。亮心拼命地往林子冲,脸上的疤痕被溅起的泥浆盖住了一半,然后她喘着气叫着灰条的名字。然后云尾往亮心扑去,大叫道他不该丢下她,并不断舔着她那破碎的脸。亮心则从云尾的怀里脱身出来,告诉鼠爪有只两脚兽抓住了灰条。

在一场精疲力竭又困难重重的逃生之后,众猫气喘吁吁地坐在一块满是梧桐树叶的空地上,云尾正不断地舔着亮心的耳朵。休息了一会儿,众猫看见了一支巡逻队,他们要跟着他们回营地,亮心注意到他们正向太阳石走去而不是原来的营地,于是问小猫们是否还好。

他们回到营地后,她和云尾双双越过其他猫,呼喊他们的女儿。白爪听见了她的父母在叫她,马上就朝他们冲过来。云尾用尾巴圈住他的女儿,亮心则不断用力舔她的耳朵,白爪很高兴他们回来了。

后来,她加入到援救影族的队伍中。在她回来后,女儿白爪问她情况如何,并惊叫道她流血了。亮心为了让她放心,于是说那只是一点儿擦伤而已。




星光指路

族群猫到达了新领地时,她评论说在如此微弱的光线下,绝对不可能看清底下的情况。然后族群猫开始踏入这个陌生的领域,云尾和亮心飞奔去帮助高罂,各自叼起她的一只小猫。

之后,亮心赞扬松鼠飞找到了雷族的新营地,并问她是怎么找到的。

在去雷族新营地的路上,蕨毛和尘毛看守队伍靠湖畔的一头,而她和云尾看守另一头。

她、云尾和栗尾组成巡逻队,出去探索离山谷最近的领地。当他们满腹疑虑地朝树根间的裂口嗅闻时,云尾认出是狐狸的气味,亮心说气味是很久以前的,狐狸应该有好几个月没来过这里了。然后栗尾想进去看看,但亮心摇头,问是否她的老师没教过她不要进入陌生的窟窿,并说他们已经闻过,确定里面没有东西了。

炭毛发现了用来做巫医巢穴的好地方,于是火星叫来云尾和亮心帮忙清理巢穴。等到夕阳西下时,一切都打理好了,两位巫医都拥有了苔藓和蕨类筑成的舒适巢穴。

火星召开族会,想派一支队伍去风族视察时,云尾、亮心和栗尾马上钻出武士巢穴。火星命令云尾和亮心在队伍出去时负责镇守营区。

鸦羽从悬崖救了叶池之后,亮心和云尾从荆棘丛钻出来中问叶池是否还好。鸦羽问那两只掉下悬崖的影族猫怎么样了,亮心告诉他,他们摔断了脖子。云尾刚想问鸦羽风族战役的事,他就离开了,然后亮心催促他说他们应该回营地了,并希望不要再冒出别的不速之客。




黄昏战争

当火星召开族会,要讨论那两只从悬崖掉下摔断脖子的影族武士时,亮心伸直了身子,从苔藓窝里跟着她的伴侣走出武士巢穴。会议的话题转到了训练上,这时亮心说离营地不远处有一块隐蔽的空地。她告诉族猫那里像以前森林里的那块沙地一样,是个训练的好地方。

之后,她、云尾、尘毛和雨须组成一支巡逻队出去把獾赶走。

雷族正在讨论如何处理黛西和她的三只小猫时,云尾说宠物猫也能和其他猫一样成为武士,连亮心也对他的愤怒感到十分惊讶。然后,云尾带着黛西回育婴室,而亮心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接着亮心小声对白爪说她父亲所做的事完全正确,毕竟黛西受到了不少惊吓。亮心匆忙走上前赶上那两只猫,想给黛西提供帮助,然而黛西被亮心脸上的疤痕吓了一跳。亮心转开受伤的半边脸,回答说她被狗袭击过。她退到一旁让云尾和黛西进入育婴室,然后她穿过空地朝武士巢穴走去。松鼠飞觉得黛西并没有必要对亮心的伤表现得那么惊讶,并对亮心感到很同情。

藓毛带来河族发生疫情的消息,当叶池要离开时,亮心说她可以帮助炭毛。炭毛感激地接受她的帮助,并允许叶池去帮助河族。

雨须的一只脚掌被刺扎到了,亮心正在处理它。她小心翼翼地把刺拔出来,并让雨须舔他的脚掌。雨须感谢她,然后离开了。亮心注意到叶池后,就招呼道她回来了。在叶池回答前,炭毛带着满嘴的琉璃苣叶回来,说这些能够治疗鼠毛的高烧。亮心把它们叼起来,匆匆地走向长老巢穴。

云尾和黛西训练的时候,叶池回想起亮心被狗攻击后云尾对她有无限的耐心。想到亮心,叶池就想赶快回营地,因为她不喜欢亮心做着属于她的工作。

叶池带着琉璃苣回到巫医巢穴,却发现亮心在那里。她感谢叶池带回了琉璃苣,解释说鼠毛的高烧还没退,然后就带着琉璃苣去长老巢穴。叶池不满地嘘声,觉得亮心表现得好像自己是巫医,而她只是个助手。当叶池告诉炭毛她的想法时,炭毛回答说她应该对亮心多一点耐心。

过了一会儿亮心回到巫医巢穴,站在入口凝视着正在训练黛西的小猫们的伴侣。她说云尾会是一位很有耐心的老师,能够想出不同的捕猎方式和打斗动作。然后,鼠毛走过来向亮心要一些罂粟籽。亮心不太确定她吃了那么多琉璃苣后是否能再吃罂粟籽,于是建议她们去问问炭毛。然后亮心领着鼠毛进入巢穴寻找炭毛。

当黛西的孩子们到巫医巢穴把药草弄得乱七八糟时,亮心叼着小鼠出来找黛西。亮心把小猫放下并要求黛西过来。云尾跟着黛西身后走过来,亮心则面对着她,那只完好的眼睛里燃烧着愤怒。黛西质问发生了什么,她对她的孩子做了什么。亮心告诉黛西她应该问自己的孩子发生了什么,并告诉她这些孩子在炭毛的巢穴里把药草弄得乱七八糟。亮心责骂小猫们,并询问他们是否吃了东西。松鼠飞在一旁观察着,意识到亮心的部分怒火是由于担心小猫吃下危险的东西。




日落和平

当叶池穿过空地向巫医巢穴走去时,她挥动尾巴招来了亮心。亮心迟疑地问她是否确定自己需要帮助。叶池说她确定,亮心的眼睛闪烁着,浑身的疲劳感一下子消除了,她跟着叶池朝巫医巢穴走去。

当这两只母猫一起治疗桦爪时,叶池感谢亮心,问亮心是否能替桦爪拿些金盏花来,并通知所有还能走路的猫到巫医巢穴。亮心轻快地点头,然后去做叶池要求做的事。不久后她带着金盏花回来,并给桦爪治疗伤口。

听到黛西和云尾的对话,亮心说两脚兽也许伤害不了黛西的小猫们,指出小猫们已经足够大,能够开始捉马厩里的老鼠了。黛西一进育婴室,亮心就对云尾说黛西知道哪里对她的孩子更安全,也许回到马场会让他们感到更安全。为了不再谈黛西,亮心改变话题,让他去找叶池检查他裂开的爪子。

每只猫都被叶池和亮心检查过后,黑莓掌承认她们为治疗族伴付出了很多努力。

亮心叼着一捆药草出现在岩石裂缝里,她对黑莓掌点头,然后弯身查看雨须和桦爪的伤口。她说他们的情况还不错,并让黑莓掌去告诉叶池,她拿了一些金盏花去给了蕨毛。

之后,亮心和她的女儿白爪急切地走过石头山谷。她问叶池她们是否需要出去采集药草。叶池赞同这个主意,并说他们最需要的就是金盏花,她可以在溪边找到很多。亮心点头说她知道一个好地方,并感谢星族现在是新叶季。然后,她和白爪向树林走去。叶池感受到她真的很需要亮心的帮助。太阳西沉时,亮心和白爪已经补足了药草和莓子的数量。

亮心来到空地上四处张望,看到云尾正在育婴室外和黛西说话。黑莓掌发现当亮心看见这两只猫花这么多时间在一块时,她的内心很受伤。然后黑莓掌向她走去,问她是否想加入黎明巡逻队。她摇摇头,解释说她已经答应叶池要帮她的忙,问是否可以让白爪去。黑莓掌同意了,于是亮心去叫她。当她朝学徒巢穴跨出一步时,又停步回头说,真高兴看到他和松鼠飞又在一起了。然后她呼喊着白爪,跳着走开了。

当松鼠飞冲出巫医巢穴时,亮心和白爪正向巫医巢穴走来。亮心说黛西肚子疼。叶池一带水薄荷回来,云尾就主动提议帮忙拿过去,然而亮心驳斥说她倒是没看到他对那些真正战斗的猫那么关心。她背过身,让白爪和她一起出去找松柏莓。

小莓失踪后,亮心告诉黛西要冷静,指出哭号没有用,反而会让栗尾紧张。黛西忽视她的劝告,继续哀号,认为他一定是被獾吃掉了。亮心翻了个白眼,当黛西用尾巴卷住云尾的脖子让他留下来时,亮心发出不满的嘘声。在营地外失去半条尾巴的小莓一被找到,亮心就在巫医巢穴里为他做了个窝。

泥毛让叶池去帮蛾翅治疗一位患绿咳症的长老时,亮心认为她必须去。亮心说把小莓交给她,如果他醒来,她知道该让他吃什么。叶池感激地看着她,知道她是一个得力的助手,毕竟巢穴里也准备了所有可能用到的药草。

当巫医们在月池边醒来时,青面提到有一次他看到亮心在采集金盏花。叶池承认被獾群攻击之后她帮了自己很大的忙。

黛西和她的孩子们回到雷族后,她告诉亮心她离开族群的一个原因,除了担心她的孩子们的安全外,她在族群里没有好朋友,没有哪只猫可以和她走得很近――像亮心和云尾那样。叶池没听清亮心说了什么,黛西则更清楚地回答“不”,补充说云尾是一名好武士,他也非常爱亮心。亮心感谢黛西后,就离开育婴室,并且看起来很高兴。




三力量

预视力量

当小松鸦、小冬青小狮正在育婴室外玩时,亮心和她的伴侣云尾正在空地的另一头互相梳洗。然后亮心暂停梳洗,问小松鸦今天怎么样。他回答说他很好,并纳闷亮心为什么如此关注他。

巡逻队发现狐狸巢穴后,亮心和云尾被派去朝影族边界的方向搜寻。之后,亮心到巫医巢穴帮叶池取蜂蜜去治疗咳嗽的蕨毛。

在小松鸦、小冬青和小狮的学徒命名仪式上,亮心成为了小松鸦的导师。由于怒气在心中涌起,小松鸦拒绝上前和亮心对触鼻子。然后,小松鸦向亮心走去。她说这对他可能很艰难,但她承诺她会教他如何在没有视力的情况下战斗。当他问如果觉得他是个废物,又为何要教他时,亮心顿时僵住了,然后回答没有猫说过他没用。当她退了一步,仰起下巴时,她补充说长尾要帮他做训练,而他这么粗暴地评价长尾,长尾不会感激的。

然后火星走到他们中间,喵呜道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没能阻挡亮心成为一名出色的武士,没有猫能比亮心更能胜任松鸦爪的导师了。亮心发誓她会和松鸦爪分享一切她会的东西。

在仪式后,亮心思考该让松鸦爪从哪开始训练。松鸦爪忽视她,把注意力放在山谷周围发生的事上。然后亮心建议松鸦爪专心一点。她把他带到长老巢穴安排任务后就离开,而鼠毛在松鸦爪说她四肢僵硬后评论说亮心将有得折腾。

之后亮心问松鸦爪做得怎么样了。松鸦爪说他已经完成了,亮心便给了他一堆新鲜苔藓让他铺好,承诺说他一铺好就带他出去看看营地周围的领地。

他们出去后,亮心开始解说领地。她说他们正走的小路很陡,并带他向主峰前进。他们继续穿过树林,当他几乎要撞上树时,亮心让他小心。她提到树林有点密,但没什么灌木。当他们到达主峰时,亮心告诉松鸦爪他们已经走出树林,并很快让他停下。她解释说他们已经来到山梁的尽头,地势从这里陡然降了下去,直到湖面。亮心告诉松鸦爪河族领地在湖的那一边,影族在太阳落山的方向,太阳升起的方向是风族领地。当亮心说回头朝太阳升起的方向看会看到风族领地时,她突然中断了话语。松鸦爪感到很对不起他的老师,解释说他能感受到这些。亮心这才认识到松鸦爪不看就能知道这么多。

然后一支巡逻队过来了,罂粟爪建议松鸦爪和他们一起去进行打斗训练,但亮心解释说她正在带松鸦爪巡视领地。当刺掌告诉她要小心不要误入影族领地时,亮心尖酸地说她可以闻到气味标记。尘毛提醒刺掌,火星相信她和松鸦爪,于是刺掌道歉,但亮心对他的道歉表现得很冷漠。

他们继续出发时,亮心提醒松鸦爪前面有一个陡坡,问他是否能走。然后松鸦爪连滚带爬滑下陡坡,亮心赶上他,问他有没有事,是否需要休息。松鸦爪不想休息,于是问他们接下来去哪里,亮心紧紧盯着他,说他们去老雷鬼路。他们一到老雷鬼路,亮心就告诉他从这儿回营地。当松鸦爪抗议时,亮心说领地太大看不完。

这两只猫开始回营地,半路上遇到一只狐狸。她说他们一定要找到刺掌的巡逻队,但狐狸已经发现他们了。亮心命令松鸦爪离开,并滑步躲开进攻的狐狸。当刺掌的巡逻队赶到时,狐狸愤怒地冲进了树林,幸运的是亮心没有被它伤到。

松鸦爪认为亮心忘记带他出去了,于是自己外出,之后被救了他的风族猫带回来,暴毛告诉鼠爪,去找亮心的巡逻队,并告诉他们不用再找松鸦爪了。

当灰条回到雷族,并希望睡得离其他猫远一点时,亮心建议武士巢穴后边有一间凹室,适合做一个临时巢穴。

当亮心在和尘毛聊天时,她注意到松鸦爪有些百无聊赖,便不时地瞄他一眼,然后叫他快一点。她说她答应过香薇云,等到他打扫完灰条的巢穴,就去陪她的孩子玩,因为那名猫后想要出去捕猎。当松鸦爪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出去捕猎时,亮心温和地回答等到他学会毫无怨言地为族群服务时才可以。尘毛看见了,便说她最终还是要把他带出去,但亮心指出是火星把他限制在营地的。尘毛争辩她能说服火星让松鸦爪出去训练,但亮心回答要成为一名武士不光是狩猎和战斗那么简单。

松鸦爪清理灰条巢穴里的旧床铺的时候,他问亮心如果不能离开营地,到哪儿找新鲜苔藓。然后他问叶池她那是否还有多余的,她回答说她的洞穴里还有一些。他从亮心身边经过时,听见她小声对叶池说她不知道该如何与他打交道。

亮心、黑莓掌、狮爪、蜡毛、莓爪和松鸦爪组成一支捕猎队。当松鸦爪问亮心,他们为什么加入捕猎队,并说自己完全有能力狩猎时,亮心眼里闪过一丝怜悯,没有回答。

他们发现影族移动了边界后,黑莓掌对亮心说她最好跟着他们一起走,因为狐崽子还在附近。亮心眨了眨眼,问他松鸦爪怎么办。然后他们来到影族新做的标记旁,接着影族巡逻队出现了。

烟足讥笑侮辱他们,使得松鸦爪冲上去啐了一口,然后被亮心拖回来。战斗打响后,狮爪看见亮心正在和蜡毛、桦落并肩阻挡四名影族武士。

在战斗结束后,亮心表扬松鸦爪,说他面对影族猫时从未退缩。

后来,松鸦爪决定做一名巫医学徒,火星说他需要告诉亮心。冬青爪建议让亮心做她的老师,但火星摇头,解释说她的技能更适合训练松鸦爪。松鸦爪对亮心可能不会理解他的决定而感到烦恼,但他承诺他会让她理解。松鸦爪说她在武士巢穴,冬青爪进去时发现她正在床铺上梳洗。当冬青爪让她去见火星时,她停下来,困惑地盯着冬青爪,冬青爪为了不给她说话的时间,便低头退出巢穴。

之后,松鸦爪看见亮心躺在云尾身旁梳洗身子,由于松鸦爪决定做一名巫医学徒,她感到很受伤。火星承诺她能做小冰小狐其中一个的老师,但还是不能减轻她失去第一位学徒的痛苦。叶池走过来对松鸦爪说盯着她看又不能令她原谅他。松鸦爪回答他试着跟她谈谈但她不听,她总是转换话题或者找借口走开。然后叶池建议等亮心准备好了就会听,解释说她一直努力证明自己并不比其他族猫差,而失去第一位学徒就像打了败仗。

有狗闯进风族领地时,火星问亮心怎么看待这件事。她高昂着头,说恶狗袭击时他们几乎失去一切,他们不能让这件事在风族重演。

当叶池说她要去河族找蛾翅要猫薄荷时,她告诉松鸦爪如果有必要,亮心会来帮忙。松鸦爪想到在他笨拙地帮助族伴时,最不想见到的是亮心。然而,松鸦爪在治疗族伴时,亮心过来说沙风告诉她,他需要帮助。首先他让她帮忙清理旧床铺,但她回答她自己可以清理,并让他去照看生病的猫。她也给他撕了一片老鼠肉,说沙风告诉她,他需要吃点儿东西。当他摇头时,她坚持说他需要保持体力,因为叶池外出时他要负责照顾整个族群。

当栗尾来看望她的女儿罂粟爪时,亮心安慰她,建议她去和她的伴侣蕨毛一起狩猎,指出新鲜猎物越多,他们就会越强壮。然后亮心领着栗尾走出巫医巢穴。

亮心叫醒走进罂粟爪梦里的松鸦爪,小声说他的呼吸非常慢,她以为他也病了。松鸦爪想起罂粟爪,于是去检查她,亮心则问她怎么样。松鸦爪回答她比原来好多了,然后亮心提到她醒来时发现他和罂粟爪几乎都没呼吸了,告诉他看到他们没事她很高兴。她要走出巢穴时,说她去告诉栗尾这个好消息。




暗河汹涌

亮心冲出长老巢穴,催促鼠毛和长尾爬上高岩。当鼠毛说她已经很熟悉营地时,亮心告诉她如果攻击发生在夜晚,他们需要用心去记住路线。

冬青爪失踪后,亮心猜测她可能受到了伤害。亮心认为是风族抓走了她,并指出由于他们开始在树林里捕猎,现在已有了多余的猎物,不介意再多养一只猫。

两名风族武士越过边界杀死了一只松鼠,引发了一场边界斗争,兔爪风爪想趁机偷袭亮心时,她正和白尾扭打在一起。然后,在罂粟爪的帮助下,亮心一口咬住了白尾的耳朵。战斗结束后,亮心说她的尾巴伤到了,之后松鸦爪用橡树叶治疗它。叶池和松鸦爪去处理其他猫时,她一边帮忙把药膏涂在狮爪的耳朵上,一边安慰他说冬青爪会回来的。一处理完狮爪的耳朵,亮心就转向暴毛,准备治疗他的伤口。




驱逐之战

在黛西的孩子们的武士命名仪式前,莓爪担心自己即将获得的武士名号,亮心则告诉他没必要担心。她说在她被狗袭击后,蓝星给她取名夺面,但火星当上族长后他把她的名字改成现在这个了。

她的捕猎队回来时,她叼着两只田鼠,之后,在族猫要开始集合时,她正在和她的伴侣分享一只画眉。冬青爪刚捕猎回来,就问出了什么事,亮心回答说小冰和小狐的学徒仪式要开始了。

云尾说早该这样了,然后亮心用前掌轻轻戳了他一下。她提醒他小猫就是这样,但他们总有一天会成为优秀的武士。

当冬青爪跑回营地报告火星说风族边界旁有陌生猫味时,亮心和尘毛都迅速警觉地把头从树枝中伸了出来。




天蚀遮月

桦落、亮心、刺掌和他的学徒罂粟爪冲回营地,报告说风族又越界了。云尾在武士巢穴外问亮心她要去哪里。当她跟着刺掌冲向高岩时,她承诺她一会儿就回来。

之后,她在营地入口值勤。她对松鸦爪说他起得很早,想给他提供帮助。他回答他要去替叶池取些药草,并拒绝她的好意。然后亮心提醒他黎明巡逻队已经出发了,武士考核一会儿就开始,所以如果他需要帮忙,那边会有很多族猫。

蜜爪和罂粟爪的武士命名仪式前,亮心和她的伴侣站在高岩下的阴影里。当云尾担心煤爪是否还有机会成为武士时,亮心安慰他说她很快就会回到他们当中成为一名武士。

当风族进攻雷族营地时,亮心和一只风族公猫扭打在一起。灰条一把他甩出去,亮心就到育婴室帮忙守护猫后和小猫。当风族猫分散到雷族领地的其他地方,而雷族猫短暂地休息了一会儿时,亮心报告说小猫们受到了惊吓,但没有受伤。小蟾蜍溜出育婴室喊他也要看打仗,但被亮心叼回育婴室。然后,在尘毛带回风族还没离开的消息时,她正在用黑莓条加固刺篱。当火星在推断风族突袭的原因时,亮心扔下手头的工作,朝空地走来。战斗期间,她一直和猫后们、小猫们及长老们待在一起。

之后,亮心在山谷里不安地绕着营地转圈,她偶尔会停下来,检查陡峭崖壁上的岩架,以防敌人从那里溜进来。

当太阳消失时,族猫们返回营地,而亮心和灰条向营地入口冲了过去。

后来,她帮助叶池和松鸦爪处理战后的伤员。 亮心叼着药草穿梭在伤员间,尽可能地处理他们的伤口。过了一会儿,火星尽力劝说叶池去休息,告诉她亮心会守着其他伤员,如果有需要再找她。

松鼠飞醒来后,亮心问是否需要她去把叶池叫来。松鸦爪想让叶池再休息一会儿,然后亮心建议松鼠飞多休息,因为她流了很多血。松鼠飞再次睡着时,亮心提议由她来看护松鼠飞。




暗夜长影

她和蜡毛、刺掌、狮焰组成一支黎明巡逻队。当狮焰寻求一些额外的战斗训练时,蜡毛决定先去让亮心跟火星汇报巡逻情况。

当她的兄弟刺掌咳嗽时,她用鼻子蹭着他的肩膀,承诺她会去找叶池给他拿些药草来。莓鼻和蛛足对刺掌的咳嗽感到不耐烦,这时亮心狂怒地瞪了他们一眼,向他们龇牙咆哮。然后,她叼着一些叶子穿过空地回到武士巢穴。

小云出现在雷族领地时,亮心和她的伴侣一起围住了小云,想知道他要做什么。

亮心和她的几个族伴都患了绿咳症。狮焰问松鸦爪她怎么样了,今早看见她也开始咳嗽。之后,她和其他的病猫都搬到旧两脚兽巢穴。

她是见证火星失去一条命的猫之一,然后,她将一块新鲜的苔藓放在火星的嘴边。他一复生,她就让他喝水,并欢迎他回来。当火星想继续照顾他的族猫时,亮心告诉他,他仍然很虚弱,他应该回营地去让叶池照顾他。但他拒绝了,这时她用鼻子蹭了蹭他的耳朵,说她就知道他会留下来。当狮焰想离开去抓更多的猎物回来时,云尾指出他们更需要猫薄荷,亮心补充说他们还需要星族赐予他们活下去的希望。

营地的火熄灭后,亮心和云尾一起把烧焦的树枝从武士巢穴里拖走。后来,她和蜡毛、狮焰、云尾组成一支捕猎队,并和她的伴侣到两脚兽花园里捕猎。




拂晓之光

火星召开有关日神出现的族会时,亮心推测蜡毛是因为发现日神出现在他们的领地上,攻击日神而被杀的,但这个推论很快就被推翻了,因为他死前并没有战斗的迹象。

云尾和亮心坐在育婴室入口,安慰黛西说营地会有猫保护。当云尾提到大多数猫会留下来保护她和幼崽时,亮心补充道,灰条说他们会在营地加派双倍的巡逻队。

之后她和尘毛、云尾、冰爪组成一支捕猎队。 当日神被带到雷族时,她说他看上去很镇静,认为如果他杀了蜡毛,就不应该如此冷静。在蜜蕨死后,她表现出了伤心,当冬青叶帮助她收拾药草时,她希望有药草能治疗蛇的咬伤。

后来,她叫松鸦羽到育婴室给她的女儿白翅接生。白翅的孩子们出生后,她们分别叫小鸽小常春藤,并且亮心似乎对她的女儿感到很自豪。




星预言

第四学徒

当一支捕猎队从荆棘通道回到营地时,亮心叼着蓍草回来了。松鸦羽感谢她,他说他原本都不确信她能找到。她含着药草说旧两脚兽巢穴旁还有一些植物,然后向巫医巢穴走去。松鸦羽知道亮心永远不能成为他真正的学徒,因为她比他年龄大,而且已经发誓要当武士,但他还是很感谢她的帮助。

一名叫雨暴[注 1]的河族武士跑进雷族领地,结果掉进了泥坑后,亮心是同情他的猫之一。她问松鸦羽雨暴是否受了伤,是否需要她去取些药草来。

之后,亮心问松鸦羽是否需要她去给探险队采集一些旅行药草。松鸦羽开始回忆族行药草清单,因为他知道亮心正等着他告诉她需要采集哪些药草。过了一小会儿,亮心说她想起旅行药草是怎样配制的,因为在旧森林里她去月亮石之前吃过。她记得有酸模叶和雏菊,因为她讨厌那种味道。松鸦羽欣慰地补充说还有甘菊,亮心喜悦地告诉他还有地榆。然后她边跑边喊榛尾梅花爪和她一起去采药草。

冰云、莓鼻和亮心一起去取水,但遇见了一支风族巡逻队。在风皮对松鸦羽说他是一只混族猫之后,亮心对风皮的话很震惊,并对松鸦羽说风皮不该对他说那样的话。




战声渐近

她将自己捕获的猎物放在新鲜猎物堆上。之后亮心去参加森林大会,回来时鸽爪注意到亮心走在她后面。当她在营地外抓到常春藤爪和鸽爪时,她把她们往营地推,并告诉她们下雨天待在外面会感冒。

树倒下前,她冲去检查长老巢穴。她没能让鼠毛离开直到狮焰来怒吼催促,然后她带着长老们离开营地。灾难过后,她问松鸦羽她能为荆棘爪的伤做些什么,他告诉她给荆棘爪一粒罂粟籽,也拿一粒给仍旧为长尾的死震惊的鼠毛。在松鸦羽拜访小云后,他开始检查荆棘爪的伤,这时她让米莉离她女儿的窝远一点。当米莉恐慌地哭诉女儿的命运时,亮心警告她荆棘爪能听到她说的话。

后来,她和其他资深武士加入到讨论常春藤爪做的梦的会议中。当刺掌对那名学徒的梦感到怀疑时,她为她女儿的孩子辩护。




暗夜密语

在与影族一战之后,亮心累得气喘吁吁。云尾的鼓励似乎带给她足够的力量站起来。之后,她和黄蜂条带给松鸦羽蜘蛛网,然后又给育婴室带去苔藓,因为鸽爪和常春藤爪都去外面训练了。

她和米莉、梅花落、灰条去湖边捕猎。之后,亮心帮忙赶走闯进雷族营地的狐狸。战斗过后,她和叶池帮松鸦羽收集药草,并且火星让刺掌和尘毛保护她们。不幸的是,她们花了大半天时间,却能只带回几把锦葵和百里香。

当沙风开始咳嗽时,亮心去报告给了松鸦羽。沙风的白咳症开始在营地传染,当巫医巢穴里有四只病猫时,亮心在森林大会之夜看护他们,以便松鸦羽能参加森林大会。




月光印记

当鸽爪解释冰云遇到的麻烦时,亮心和黄蜂条从武士巢穴挤了出来。莓鼻说她可能像荆棘光一样背断了,但亮心指出她是走进松鸦羽的巢穴的。

松鸦羽在检查荆棘光的腰臀部时,亮心鼓励她说她每天都在变得更加强壮。检查冰云的时候,冰云认为她本该去捕猎,相反却让族群又多了一张白吃的嘴,这时亮心慈爱地责骂她。亮心问冰云,她在为病猫捕猎时是否介意过,松鸦羽也支持亮心的说法。

亮心坐下来后,松鸦羽对她说,他希望沙风能从疾病中痊愈。亮心回答大多数猫都度过了白咳症最严重的阶段。松鸦羽同意她所说的,然后这两只猫因他们不必担心冰云的肩膀受伤会传染给其他族猫而笑起来。

冰云和荆棘光兴奋的尖叫声打断了他们聊天。亮心站起来,自愿去看看她们在做什么。她对这两只母猫说如果她们再这么闹,冰云可能不得不在这里待到绿叶季。

由于松鸦羽被岩石要求去山地一趟,所以亮心和叶池暂时扮演巫医的角色。




武士归来

亮心、狐步和玫瑰瓣带族里的新学徒-鼹鼠爪樱桃爪,去营地外上训练课,亮心要教他们一些格斗动作。亮心自豪地说,火星希望每一名学徒都学会那些动作,以便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也能战斗。在训练的时候,一只狐狸突然袭击了他们。他们安全回到营地后,松鸦羽听出亮心和玫瑰瓣走路一瘸一拐,还闻到了狐步身上鲜血的气味。然后荆棘光发现亮心的脚上扎满了黑莓刺,并帮助松鸦羽处理她的伤口。

后来,亮心和伴侣云尾看见狮焰把日神带进营地。她和其中一些猫都不欢迎日神,因为他们仍记得日神所做过的一切。

冬青叶回到了雷族,族猫们都想知道她去了哪里,她为什么离开。亮心问是否有某只猫或某件事伤害了她,他们需要理解。

之后的一次巡逻中,藤池问冬青叶是否曾把金盏花放在树上,她点头了,亮心也问之前把蓍草放在营地里的是否也是她,她也承认了,然后亮心说冬青叶一直在关注着他们,很高兴冬青叶没有忘记他们。

亮心加入了冬青叶的训练队,学习如何在地道的黑暗环境中战斗。她也告诉其他的猫必须确定能利用自己的胡须和尾巴尖,它们能帮忙判断自己离地道洞壁的距离有多远。




群星之战

当炭心和狮焰问云尾是否想和他们一起去捕猎时,亮心说他已经捕了一上午的猎,而且他们将要一起进食。狮焰羡慕她和云尾的关系,并希望他和炭心也能这样。之后,她告诉松鸦羽她将会再次产崽,但是她担心他们的安全,因为她不再年轻,分娩会有风险。松鸦羽呵斥她,但他也很担心,不仅是因为幼崽会出生在秃叶季,还因为现在是一个危险时期,很有可能会让黑森林武士夺走更多生命。亮心对他说的感到很愤怒,然后离开他。

后来,她生下了三只幼崽-小雪、小露珠和小琥珀。在对抗黑森林的战争期间,当栗尾战斗时,她帮忙看护栗尾的孩子小百合和小种子。




暗影幻象

学徒探索

敬请期待



雷影交加

敬请期待



天空破碎

敬请期待



极夜无光

敬请期待



烈火焚河

敬请期待



风暴来袭

敬请期待



破灭守则

迷失群星

敬请期待



短篇电子书

虎掌的愤怒

亮爪并沒有正式在《虎掌的愤怒》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叶池的希望

敬请期待



冬青叶的故事

当冬青叶看见鼹鼠爪和樱桃爪在训练时,她想起亮心曾设计一些在一只眼睛看不见的情况下必须做到的动作。然后,一种新气味飘进冬青叶的鼻子,她很快就意识到有狐狸在附近。就在狐狸逼向学徒们时,亮心和其他武士出现了。她一跃而起,扑向狐狸的耳朵,迅速用牙齿咬住不放,但狐狸将亮心甩进蕨丛,朝树林里蹿去。然而她和其他武士都不知道冬青叶在远处看着这一切。




雾星的征兆

亮心并沒有正式在《雾星的征兆》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鸽翅的沉默

敬请期待



褐皮的族群》》

敬请期待



乌爪的旅程

族群救星

当乌爪和巴利进入雷族营地时,亮心正在旁边,之后她是一名进攻两脚兽地盘的血族猫的战斗队队员。




武士之心

亮心是雷族战斗队伍的一员,与云尾、火星、蕨毛、黑莓爪和灰条一起,帮助乌爪和巴利从泼皮猫手中夺回谷仓。

当他们到达农场时,火星命令云尾带一支捕猎队出去,亮心也加入了他。

第二天早上,她和其他队员一起进攻泼皮猫。当火星让他们撤退的时,亮心听从了指令,因为泼皮猫的数量太多了。

当他们第二次攻击泼皮猫的时,亮心和云尾并肩作战。战斗中,她告诉小猫冰条[9]:18云纹喷嚏雪花离开战场,因为这不是幼崽的战斗。

泼皮猫一离开谷仓,她就和其他的雷族猫一起离开了。




灰条历险记

武士失踪

敬请期待



荒野手册

族群的秘密

敬请期待



族群的猫

敬请期待



族群的战争

敬请期待



终极指南

敬请期待



短篇故事

日落之后:正确的选择?

敬请期待



族群决定

敬请期待



细节

趣闻

  • 凯特·卡里在她的的脸书页面上说她喜欢亮心的父亲可能是白风这一猜想。[10]
  • 亮心尊重云尾不信仰星族的选择。[11]:猫物表
  • 维琪在她的脸书页面上确认狮心是亮心及其手足的父亲。[12]
  • 凯特怀疑亮心去了星族后将那些伤疤将消失。[13]

勘误

  • 她曾被错误的记载为有玳瑁色斑块的白色猫,而不是有姜黄色斑块的白色猫。[14]:29
  • 她曾被说成是斑点猫而不是花斑猫。[15]:11
  • 在《族群的猫》和《终极指南》中,亮心的眼睛被画成了琥珀色。[16]:27[17]:20
  • 有几次她被形容成两眼都健全的样子。[18]:125[14]:112[19]:111[20]:140
  • 在《武士归来》中荆棘光有一次被当成了亮心,当时松鸦羽听到“亮心拖着后腿向他爬了过来”。[21]:117
  • 在《黄牙的秘密》中,亮心被画成一只纯色猫。[22]
  • 当松鸦羽和冬青叶在《预视力量》中交换学徒职位时,火星说不久之后亮心就会再次获得学徒,[8]:246但此后这一点再也没有被提起过,也从未被兑现,在那之后新晋的每一名学徒的导师都不是亮心。
  • 她曾被形容为皮毛上有白色斑块。[23]:13
  • 虽然亮心以猫后的身份出现在《鸽翅的沉默》中,[23]:1章但在书前的猫物表里她被列入武士一栏。[23]:猫物表

语录

雲尾,公主看我的樣子好像很害怕,我想要——我想要看看自己,這附近有沒有什麼池塘可以讓我看到自己?

—— 夺面,在拜访了公主后,《险路惊魂》正体中文版,第228页

我覺得妳還是很美麗,永遠都這麼漂亮。

—— 云尾安慰夺面,《险路惊魂》正体中文版,第229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仪式

亮心的武士学徒仪式

蓝星
我們聚集在此,賜與族裡的兩隻小貓見習生之名。(…)好,兩位請上前來。(…)白風暴,既然沙暴當了戰士,現在你可以收新的見習生了。由你來當亮掌的導師。(…)白風暴,你是技巧高超、堅硬豐富的戰士。我知道你一定會把你知道和學到的東西都傳給這位年輕的見習生。
白风
那當然。歡迎妳,亮掌。

亮心的武士仪式

蓝星
我請求戰士祖先們低頭看看這位見習生,她學得了戰士守則,並為本族犧牲性命,讓星族接納她的戰士身分。她將被稱為『無容』,好讓大家知道星族為了將她從我們身邊奪走,做出了什麼事。
云尾
但這個名字太慘忍了!要是她活下來呢?[注 2]
蓝星
那我們就更有理由記住星族讓我們遭受的苦難,祂們要不就接受這位戰士無容,要不就什麼都沒有。讓星族以無容之名接納她。好啦,就這麼決定了。

亮心的更名仪式

火星
星族的祖靈們,袮們知道每一隻貓的名字,如今我懇求袮們取消眼前這隻貓的名字,因為它不能再代表她。(…)我以族長的權利,在星族祖靈的見證下,賜予妳一個新名字。從現在開始,她叫做亮心。因為她光芒耀眼,由內散發,雖然受過重傷,但她勇敢無懼的精神卻值得我們效法。
亮心!亮心!

图集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霜毛家谱
· ·
图例   雄性   雌性   未知







脚注

  1. 中文版中, 雨暴的名字被译为“暴雨”。
  2. 正体中文版中,错将这句话标为炭毛说的。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Brightheart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1.0 1.1 1.2 疑云重重
  2. 2.0 2.1 2.2 力挽狂澜
  3. 寒冰烈火
  4. 险路惊魂
  5. 火星的探索
  6. 迷失群星
  7. Official Website (2019-01-07). Family Tree.
  8. 8.0 8.1 预视力量
  9. 和平破碎
  10. Screenshot
  11. 艾琳·亨特访谈2
  12. Revealed on Vicky's facebook page已失效
  13. Kate (2014-06-05). 191 Responses to "The First Battle Spoiler Page". 访问于 2016-10-05. “I suspect that Brightheart would love to be the beautiful young cat she used to be and she would lose her wounds in StarClan.”
  14. 14.0 14.1 重现家园
  15. 武士失踪
  16. 族群的猫
  17. 终极指南
  18. 族群的战争
  19. 日落和平
  20. 战声渐近
  21. 武士归来
  22. 黄牙的秘密:漫画》
  23. 23.0 23.1 23.2 鸽翅的沉默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疾焰
3

“亮心拖着后腿向他爬过来”这个错误太狠了

3个月
avatar
1

说实话当初我看的时候居然没有留意到......

3个月
avatar
疾焰
1

回复@无尽江湖-群星之路:我翻了一下书也没找到

3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