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所有的部落猫都是我的孩子,甚至包括长老们。至于伴侣……我曾经爱过一次,这就够了。灰翅,对于未来,我们永远不能把握。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相信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 半月对灰翅讲述作为尖石巫师的感想,追随太阳》,第38页

半月
Half Moon
美国Half Moon
中国半月
台湾半月
猫群
目前 杀无尽部落[1]:292星族[2]:90
过去 远古猫[3]:197远古部落[1]:261
生平
死因 呕吐病[4]:23
名字[?]
柔掌 半月[3]:197
远古猫 半月[3]:197
医巫 尖石巫师Teller of the Pointed Stones)[5]:猫物表
血缘
父亲 追云
母亲 升月
亲手足 无名幼崽
出现于
在世追随太阳》、《雷电崛起》、《首次战争》、《燃烧之星》、《暗夜长影》、《月光印记》、《终极指南
已故暗夜长影》、《月光印记》、《群星之战》、《占地为王》、《群星之路》、《蛾飞的幻象

半月Half Moon)或称尖石巫师,她是一只小个头的白色母猫,深绿色的眼睛清澈明亮。

生平

长篇外传

蛾飞的幻象

在蛾飞的幻象中,她以她的原名,半月,作为尖石巫师很受欢迎。白母猫看到蛾飞去到了月亮石十分兴奋,因为他们不确定蛾飞会不会跟随飞蛾。半月告诉蛾飞,她和其他猫像星星,在黑暗中照亮了路。半月说她知道每只猫的心和梦想,但蛾飞不同意,说在她在梦中半月是一只蓝灰母猫,从没有和她说过话。

半月告诉蛾飞一些梦想需要独自经历,他们一开始不确定蛾飞会追随她的梦想,但现在他们确定蛾飞就是他们想要的那只猫。半月夸奖蛾飞,说她是特殊的,而星族猫也希望她能继续保持原来的样子,即使那意味者她不能捕猎以及和她的部落猫战斗。半月说正是蛾飞的好奇心、幻梦,以及她对于身边一切事物的开放心态造就了她的独一无二。星族猫指出蛾飞与洞穴,石头,星族的联系很强,那也是族群所在意的,但这只能来自猫的内心。半月透露他们都选择了蛾飞成为巫医。

不久,其他灵猫聚在半月旁,包括雨花月影清溪。半月邀请清溪向前,并瞥了一眼她面前的石头。她要蛾飞看石头,斑毛的身影很快地出现在他们眼前。半月要清溪去祝福斑毛,并让每个族群猫重复这个过程。鸦鸣祝福了雷族云斑玳尾祝福了影族卵石心。蛾飞的朋友-迈卡被选为天族巫医;半月让花瓣负责祝福他。半月告诉蛾飞她得传递一个信息给这些沉睡的猫,而她将成为第一任巫医。

半月告诉蛾飞在山洞里的月光很快就要消失了,不管她喜欢还是不喜欢,它都是按照蛾飞的命运来决定的。每只部落猫的命运都取决于蛾飞,而半月则强调紧迫性。半月对蛾飞说她的道路很难走,但在将来的某个时间每个族猫会尊重和倾听蛾飞,但要靠她自己的努力。她告诉蛾飞他们会给一个预言。他们相信蛾飞。

在蛾飞告诉其他巫医新的预言之后,他们都去了母亲嘴旁边,半月他们在那里等他们,猫们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半月请求巫医联合起来分享信息,并告诉蛾飞她做的很好,蛾飞说她只是做了半月要求的事,并谢谢星族放出闪电来证明蛾飞是对的。她不期望天空分裂的那种感觉,半月对蛾飞咕噜道蛾飞最后很好地理解了预言。蛾飞仍然不确定半月说星星会升起来是什么意思,并也问了半月。半月眯着眼睛说当它发生时蛾飞就会知道,并她的路只能她一人走。她还说如果星族决定每只猫的命运,那么猫们就不知道他们自己的命运。她转向米迦,并欢迎他加入部落。

米迦犹豫了一下,他说他只加入了天族。半月说星族是另一个族群。她的绿眼睛闪烁着。所有星族猫都欢迎米迦,半月告诉米迦他带来了新精神。蛾飞对于晴天不相信米迦而十分恼怒,半月安慰他们,晴天很快会看到米迦的价值的。而他只需要做他认为对于族群有益的事就行了。半月告诉巫医他们需要分享知识,不久,半月和其他星族猫消失了。卵石心后来说,这是一个使每个族群变得更好的机会。

在米迦死后,蛾飞留在了影族,也不和其他巫医去见星族了,去的是卵石心。他回来后告诉蛾飞他们见到了半月独自出现,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话,她只是劝巫医照顾好因为伴侣死亡而心烦意乱的蛾飞。

蛾飞,在星族的指导下,带她的妈妈,风逐,去见他们。风逐见到半月时惊呆了。半月是给风逐9条命的其中一只猫,她要求风逐把星族放在心里。蛾飞最初认为半月要杀了风逐,而星族猫告诉蛾飞要相信她。她招呼风逐并告诉她她的名字变为了风星,整个星族都迎接新的族长。

当风星得到了所有的九条命后,半月第一个迎接蛾飞。白母猫看着蛾飞,告诉她风星为她的孩子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半月继续说,巫医必须忠于星族和族猫,并规定巫医不能有孩子。她告诉其他巫医他们必须有一个选择。包括卵石心和云斑,他们都同意做巫医,就像斑毛,橡子毛和蛾飞一样。半月和其他星族猫定下规矩,不许巫医有伴侣和孩子,每个巫医都必须把族群放在第一位。




族群黎明

追随太阳

已经年老体弱的尖石巫师蹲伏在大山洞深处,看着部落的每一只饥饿的猫,自言自语地说他们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然后,她看见一位长老和幼崽们在争猎物,这让她幽幽地叹了口气,知道每一只猫都忍耐到了极限。

捕猎队空手回来后,狮吼向她走来,叫她半月。半月打趣地咕噜一声,抗议说他不该这样叫她,因为她已经成为尖石巫师很多年了。狮吼说他不在乎,半月也没说什么,只是伸出尾巴搭在老朋友的肩上。接着狮吼提到他的母亲怯鹿讲过他们来这里以前的事,半月低声叹气,说她是唯一还活着,记得那些事的猫,但她在部落生活的时间更久,而且瀑布的水声已深深印在心底,停顿片刻后,问他为什么现在给她说这个。狮吼认为他们再不采取行动,就会饿死,半月瞪大眼睛,久久凝视他,抗议说他们不能离开山地,因为松鸦翅说这里是他们命中注定的家园。狮吼质疑,问他怎么会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半月嘀咕说松鸦翅肯定是正确的。

她的思绪回到那个仪式上,认为如果松鸦翅不想让他们留在山地,是绝对不会那样做的。她看着每一只饥肠辘辘的猫,觉得狮吼说的没错,必须采取行动。

然后,她看见了只有她自己能看到的金光在夜晚出现,知道这是一个征兆,意识到他们中的一部分应该追随升起的太阳,去寻找新的家园。

灰翅和晴天合力捉到一只老鹰,带回山洞后,灰翅看见尖石巫师正向他们走来,他能看出她绿眼睛中的智慧和对每一只猫的关心。然后,尖石巫师召开会议,说在她梦里,她见到了一个充满阳光,温暖舒适,猎物丰富的地方,并希望他们中能有猫去寻找这么一个新的家园。讲完后,她回到她的巢穴。

灰翅和寂雨发现翼鸟醒不过来了,于是灰翅急忙叫尖石巫师过来看看。尖石巫师检查翼鸟的身体,又让她吃药草,但她毫无反应。尖石巫师只能告诉寂雨,翼鸟饿得太厉害,已经离他们很远了。寂雨认为这是她的错,但尖石巫师抬起一只脚掌,打断她的话,让她保持安静,因为在翼鸟步入黑暗之时,不能让她知道她的母亲又怕又生气。然后,尖石巫师朝寂雨点头,走向自己的通道。

部落猫们因责任的问题吵起来时,尖石巫师让他们保持安静,说她不希望看到他们争执,也许他们本应该不考虑另找地方生活。这时狮吼小声告诉她,别对她看到的失去信心,然后,他让大家投石决定他们的去留。尖石巫师问荫苔是否会接受投票的结果,荫苔觉得可以,于是她让灰翅和清溪去收集足够的石子,幼崽也有份儿。

石子准备好后,尖石巫师让他们每只猫都拿一颗,然后开始投票。最后,同意离开的猫更多。她祝贺离开的猫会有好运,而且留下的猫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灰翅发现了一个猎物,但没捉到,然后听到尖石巫师从身后走来。灰翅问她是否还好,尖石巫师说她很好,然后从灰翅身边走过,爬到一块平坦的岩石上,继续说她只是想出来透气。灰翅问她是否确信太阳那边有更好的地方,尖石巫师肯定,而且坚信这是他们大家都生存下来的最好机会。灰翅又问她,他们为何当初要离开湖泊,这是否值得,尖石巫师毫不迟疑地说值得,他们当初过来,是冲着这里最好的东西而来的,并且能做部落的首领,也是她的荣誉。灰翅不禁同情起她,因为她把一生都奉献给了部落,却从未有过伴侣和孩子。然后他问她是否想过另一种生活,尖石巫师摇头说,所有的部落猫都是她的孩子,至于伴侣,她也曾爱过一次,然后补充说,对于未来,他们永远不能把握,而他们所能做的,就是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月圆之夜里,尖石巫师说远征猫离开的时候到了,并问荫苔有什么话想说,荫苔说他们虽然要离开,但永远都不会忘记留下的猫和山地。然后尖石巫师告诉他们旅途中可能会遇到的危险,让他们善于运用自身的特长,并祝他们好运。

石歌建议他们轮流捕猎,尖石巫师赞同,并让他来安排。

锯峰失踪了,他们认为他可能是去追远征队了,于是寂雨让灰翅离开,去找到锯峰,并和远征猫一起去寻找新家。灰翅望向尖石巫师,她没有说话,但眼神充满鼓励,于是他也决定离开了。

洞外下着暴雪,寂雨觉得灰翅不应该启程,尖石巫师也赞同。然后烈雹把刚捉到的鸟给灰翅,尖石巫师说他需要它,大家都希望他能吃饱再离开。

灰翅被尖石巫师的脚步声惊醒,看见她正出神地盯着瀑布。他走过去,听到她承认,她不知道把这么多猫送走是否正确,但她又不忍心让自己的猫被饿死。最后,她对灰翅说他们会想念他。

灰翅和锯峰追上远征队后,荫苔问灰翅,尖石巫师是否还好,灰翅说她很好,但她还是很担心他们。

远征猫捉到很多的猎物后,高影感谢尖石巫师让他们来到这种能找到猎物的地方。




雷电崛起

玳尾回到高沼地,在和灰翅说话时,脸上的喜悦渐渐消失了。高影问她怎么了,她说她不确信还能不能给他们带来帮助,尖石巫师过去曾称赞她的速度和敏锐的目光,但现在她怀了孕,动作笨拙。

灰翅在梦中回到山地,被尖石巫师召唤过去,她让灰翅跟着她,来到她的巢穴――尖石洞。尖石巫师告诉他,这里是她解读祖先传递的征兆的地方。灰翅问她,他为什么会回到山地,是不是她把他带来的,尖石巫师摇头,说他们都进入了梦境,而且有件事必须告诉他。灰翅问是什么,这只白毛母猫告诉他,一种新的生活在等着他,他必须踏上一条新的道路。然后她低下头,补充说她认为他被带到这里还有另一个原因,并让他做好准备,希望他充满勇气,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新道路。




首次战争

灰翅在梦中回到山地,看见了许多部落猫,然后,年迈的尖石巫师朝他走来。他们碰鼻后,灰翅问她,部落猫们是否能看见他们,尖石巫师告诉他,他们可以从梦境中往外面看,但其他猫看不进来。灰翅问他是真的在山地,还是在自己的窝里,尖石巫师的眼睛快乐地闪动片刻,像孩子的一样明亮,她说都是,而此刻最重要的是这里。接着灰翅看到母亲寂雨,问尖石巫师,寂雨是否还好,尖石巫师安慰说她很好,并承诺她会转告寂雨他想对母亲说的话。

当灰翅想到晴天野蛮残忍的行动时,感到很愧疚,但尖石巫师说这不是他的错,猎物稀少让他们学会分享,猎物丰沛让他们变得贪婪。然后她歪着头,说她已经活了很久,必须要警告他,贪婪只是开始,战争将会发生。她让灰翅不要害怕,记住爱他和信任他的猫,毕竟他还有锯峰。灰翅想到锯峰的勇气和忠诚,心里暖洋洋的。尖石巫师瞪大眼睛,问玳尾怎么样了,灰翅咕噜着说她很幸福,然后尖石巫师说他终于认识到玳尾的爱的力量了,她也很高兴。接着灰翅说他们带去了死亡,尖石巫师则说他们也带去了变化。灰翅问变化是否必须从流血中产生,她则说每只猫都是从流血中产生的,这标志着开始。然后,她开始消失,同时说她对他有信心,永远都有。

落羽雷电寒霜送走后,回到营地,晴天问她是不是也想离开,落羽生气地说她已经决定留下来,想去哪也和他无关。晴天愤怒地说她已经是他部落的一员,应该对他忠诚,落羽惊愕地说他们不是一个部落,因为一半同胞在山地,而且这里没有尖石巫师的引领。晴天厉声说他们确实不是,但比部落更好,因为他们有他,所以不需要尖石巫师。落羽反驳,只有尖石巫师比其他猫更重要,她能与祖先对话,也永远比他英明。晴天怒火中烧,问她,如果尖石巫师英明,那为什么要留在山地挨饿,落羽说因为她还要照料剩下的猫。

灰翅发现卵石心能梦到将要发生的事,把这事告诉了雷电,雷电问他,卵石心是否就像尖石巫师,灰翅耸肩,回答说他只知道他的梦很重要。




燃烧之星

灰翅看见尖石巫师慢步走向洞穴后面通向自己巢穴的地道。他注意到她已经变得步履蹒跚、骨瘦如柴、皮毛稀疏,她已经很老了。灰翅向四周环视了部落猫们后,跟着尖石巫师,但他到达地道口时,她早已不见踪影。接近地道尽头时,他看见尖石巫师坐在月光从高处洞口倾泻下来形成的光柱旁,背对他,向上方凝视着。灰翅悄悄接近她时,她伸出一只脚掌拦住了他,她没有转身看他,但问灰翅为什么要跟踪她。灰翅不知该如何应对,然后尖石巫师告诉他,是她邀请了他,并且允许他跟过来,是她把灰翅召唤到这里的。

他问尖石巫师,即使他住得那么远,她是否也能做得到,尖石巫师看着他,告诉他,他的一部分心将永远属于这里。但他刚说话时就被打断了,她颤抖的胡须指向一只在银色月光下织网的蜘蛛,它已经抓住了一些苍蝇。灰翅认为它很快就会成为一只胖蜘蛛时,尖石巫师突然一跃而起,用爪子划过蛛网,将其抓成碎片。 灰翅问她为什么那么做,她收回目光,反过来问那只蜘蛛做了什么。灰翅认为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于是说那只蜘蛛救了自己。尖石巫师表示同意,又问它现在会做什么,灰翅回答,它会重新编织一张新网。这只老母猫对灰翅说智慧和长寿来自于灵活,不久后,他需要变得灵活,为了他和其他的猫,他必须强壮,因为生活很艰难,而情况将变得更加糟糕。

这只公猫恐惧起来,请求她再多告诉他一些。 尖石巫师同情地低下头,柔声说,他的未来不由她规划,她只能指引,他必须自己做决定,但他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强壮。尖石巫师从灰翅肩膀上遥望过去,灰翅转头看见母亲寂雨仍然在坑里沉睡。她告诉灰翅,让他的母亲为他自豪,并记住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她告诉灰翅这些事是因为她知道他已经足够坚强。最后她说一件伟大的使命正在等着他和他的朋友,但它不会永远等待着。

在番外中,日影在洞穴外面被带回来,烈雹惩罚他去照顾尖石巫师。日影认为这通常是一种荣誉,但是尖石巫师得了一种奇怪的呕吐病。尖石巫师说服日影离开山地,去跟随那些离开的猫。然后,她就死了。于是日影带着她的建议和寂雨离开了。




占地为王

灰翅再次梦回山地,没见到一只猫,以为他们都饿死了。然后他看见尖石巫师,跟着她来到一个山洞,灰翅叫了她一声,但她没回答,只是用一只前掌碰了碰一水坑,使水面泛起涟漪。他为自己没留在山地照顾大家而感到抱歉,尖石巫师看着他,说他不用道歉,因为他不能决定每一只猫的命运,毕竟他没有那样的能力。灰翅问为什么她要找他,部落发生了什么事,尖石巫师喃喃地说,一切都会很快明朗起来,而且从现在开始,他必须忘记过去,未来是他唯一可以改变的。




群星之路

灰翅死去之后,他被所知和所爱的猫的灵魂环绕。尖石巫师-半月也在其中,她的眼睛十分温暖,并欢迎灰翅最后时刻的来临。他们两个目光相遇,灰翅则仍在环顾四周的猫群,看到许多猫和她在一起。




三力量

暗夜长影

松鸦爪来到湖边看他的木棍时,在木棍旁睡着了。他遇见了落叶,接着沿隧道朝风族领地走去。当他从隧道出来时,听见有猫叫他松鸦翅

那些陌生猫祝贺他成为利爪后,让他休息,并给他带了老鼠。鱼跃问他,隧道里是什么样的,这时半月让他别打扰松鸦爪休息。鱼跃说她其实也想知道隧道里面是什么样的,半月摩挲着松鸦爪,说她当然想知道,但她会等松鸦爪吃完后再问。鱼跃催促他描述隧道的样子,但松鸦爪说利爪不能透露隧道里的事,于是鱼跃不高兴地说,他说的对,因为他已经是利爪,比谁都了不起。半月不快地大喊说他才没这么想。鸽翅把鱼跃推到一边,让他别打扰松鸦爪,并说他能从隧道里出来已经很幸运了,这时半月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阴云,说还好不像落叶那样。

松鸦爪将要睡着的时候,听到鱼跃说失去一只猫,并不代表所有的猫都要离开。半月争辩说,不只是失去一只猫那么简单,并问他,究竟要牺牲多少猫的性命,他们才肯离开,还说一定还有其他地方适合他们生存。

松鸦爪来到石头山谷,听见半月在叫他,吓了一跳。半月眼里充满了恐惧,问他为什么来这里,獾会要他的命的。然后松鸦爪跟着她来到草地上,问她这是不是很奇怪,没有东西阻拦獾,它们本来可以追他们的。半月耸肩,认为可能是因为树林比较茂密,猎物充足,所以它们不跑那么远。然后她看了松鸦爪一眼,显然还想说点什么,可又不知道该不该说。接着她说她跟着他的气味找到他,认为他可能会遇到麻烦,并给他带了一只画眉。

他问半月,卷叶是否会给他安排工作,半月觉得应该看情况。松鸦爪又问她,食物是不是不够吃,半月悲伤地说也许石歌的话是对的,包括松鸦爪在内,他们都认为应该离开这里。然后她问他,他是不是真的觉得,会有那样一个地方在等他们,松鸦爪点头。

他们带着剩下的画眉回去的路上,半月给他指出石歌认为的离开的方向。半月问他,他们是否能走那么远的路,松鸦爪认为可以,并给她描述山地的景象。石歌走过来,说他讲得好像他去过一样,松鸦爪说他梦到过。半月问他是否真的会去,松鸦爪不知怎么回答。半月说如果他去,她就去。松鸦爪意识到半月爱他,顿时不知所措。

他们把画眉给枭羽,枭羽认为他们最好还是早点离开。然后,他们投石决定去留,最后,他们决定离开。他们朝山地前进时,半月说她要去帮枭羽带孩子。




星预言

月光印记

当松鸦羽又回到远古时期去帮助远古猫们时,她很高兴能看到松鸦羽,但也问他为什么不说再见就走了。

松鸦羽教部落猫如何成为狩猎猫和护穴猫,但他也险些在做示范时被老鹰带走。半月很仰慕他的勇敢,并希望他们的幼崽也很勇敢。她在向松鸦羽暗示她喜欢他。但这让松鸦羽很是尴尬,意识到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第二晚,松鸦羽和半月来到尖石洞中。松鸦羽告诉半月她必须成为第一任尖石巫师,因为她看懂了月亮传递的信息。她对于松鸦羽的做法十分愤怒,她已经向松鸦羽表达了她的感情,但松鸦羽却如此对她。松鸦羽试图说服半月他爱她,但这是她的道路,与松鸦羽无关。

在他们争吵的时候,怯鹿大叫她要生孩子了。松鸦羽和半月一起帮助怯鹿,并渐渐和好。在这之后,松鸦羽告诉半月他得离开了。现在她更能理解他了,但仍然心烦意乱。

半月告诉松鸦羽他选择对了,并永远无法忘记他,向他表达永恒的爱。松鸦羽也是。松鸦羽在山脊上宣布半月将成为尖石巫师,看着半月迈着优美的步伐离去。




武士归来

她没有正式出现在本书中,但多次被松鸦羽提到。松鸦羽回忆起他和半月、远古猫在一起的时光,并十分思念他们。

松鸦羽承认他喜欢半月并愿意付出所有来陪伴她。




群星之战

她和斜日、枭羽、碎影斑叶蓝星见面。她说他们应星族猫要求前来,并在寒风中安坐下来。碎影向她打招呼,表示很高兴能再见到她。她两名星族猫于四名远古猫身旁坐定时招呼她们。在讨论即将来临的战斗时,半月说他们已经尽力做了能力所及的事。她看见两个身影爬上岩石走向他们,问来者是否为午夜。她等待并聆听午夜说话。当午夜说她可能和岩石看到的是他们的最后一个日出时,半月上前并提问四力量是否真能拯救他们。当斜日问族群是否会在最后的战斗中单打独斗时,半月摊平耳朵大喊他们永远不会孤单。抬起了下巴,她宣布自己会在与黑森林的战斗中和松鸦羽并肩作战。

在梦里,当岩石向狮焰鸽翅和松鸦羽必须拯救猫群时,半月恳求松鸦羽不要抛弃他们。

在与黑森林的战斗中,她和所有的远古猫,连同午夜一起前来帮助。她和松鸦羽重聚并怜爱的招呼他,但表示她必须要上场为族群作战;松鸦羽允许了,并要她将伤者送回。




荒野手册

终极指南

敬请期待



细节

趣闻

  • 尽管松鸦羽在《月光印记》指定她为尖石巫师,[1]:261但在《群星之战》中她被称为半月而不是尖石巫师。[6]这就在粉丝们之中引起了争议,说她到底只是简单地接受了尖石巫师的命名还是只作为医疗者而没有接受名字。
    • 后来在《追随太阳》中证实她的确接受了尖石巫师的名字。[5]:猫物表
    • 她在《蛾飞的幻象》整本书中被称为半月。
  • 机密笔记2十分含蓄地表明松鸦羽和半月会一起漫步于星族。[7]

勘误

  • 她被错误地描述为烟灰色[6]:307和深棕色。[6]:283
  • 她的眼睛被错误地描述成琥珀色[6]:2和亮绿色。[5]:44

语录

我是唯一还活着,而且记得那个湖,记得我们是怎样迁徙道这里的猫。但我在这山里生活的时间,比在湖边久得多。这瀑布的水声已经深深印在我心底。

—— 半月对狮吼,《追随太阳》,第3页

猎物稀少让我们学会分享。猎物丰沛让我们变得贪婪。

—— 尖石巫师对灰翅,《首次战争》,第4页

我已经活了很久。我必须警告你,贪婪只是开始。战争将会发生。

—— 尖石巫师对灰翅,《首次战争》,第4页

尖石巫师
你们也带去了变化。
灰翅
但变化必须从流血中产生吗?
尖石巫师
我们都是从流血中诞生的。但这标志着开始,而不是结束。
灰翅
尖石巫师!别走!
尖石巫师
我对你有信心,灰翅。永远都有。

—— 尖石巫师与灰翅,《首次战争》,第5-6页

蛾飞
总有一天,族群猫会依赖巫医。这是半月告诉我的!
晴天
半月?
斑毛
你和尖石巫师交谈过?

—— 蛾飞在森林大会上提及半月,《蛾飞的幻象》,第91-92页

你们最大的忠诚,必须永远给予星族和你们的族猫。确保这一点的唯一办法,就是你们都承诺永远不能拥有伴侣或者生育小猫。

—— 半月对初代巫医们,《蛾飞的幻象》,第329-330页

半月
我们让你们比其他任何族猫都更接近我们。有朝一日,你们族群的存亡,也许会取决于我们分享给你们的东西。我们需要明确你们是否能听从我们。如果你们不能,谁会因此受苦?
卵石心
我们的族群。
半月
那就选择吧。

—— 半月要求初代巫医们做出抉择,《蛾飞的幻象》,第331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仪式

敬请期待

图集

中文

英文

其他

非官方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半月家谱
· ·
图例   雄性   雌性   未知
追云升月
半月数只未知

成员现状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Half Moon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Falconfeather
0

就呕吐病吧·······好像没别的解释····

2年
avatar
Falconfeather
0

现在明白半月当年临死之前的痛苦了,一下午肚子真疼啊😱

2年
avatar
轮回51WOLF
0

说到这个……你那个死因还没改呢😂😂😂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