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使用了标题手工转换:大陆:占地为王:十五章初稿;台灣:分裂森林:十五章初稿;
转换组:基本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Wiki.png

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

由于中文书籍尚未出版或其他原因,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如果你对此存在异议或建议,请在此页面的讨论页Project talk:译名讨论中提出。
《占地为王》
A Forest Divided
美国A Forest Divided
中国占地为王
台湾分裂森林
作者 凯特·卡里

《占地为王:十五章初稿》是一个凯特所写的《占地为王》原稿的第十五章,以高影为视角。这个章节被出版社的修改后,凯特将其公布在博客族上。

译文

嗨,博客族。

我保证过我会把《占地为王》第十五章的初稿发出来的。写这段的时候我使用了高影的视角,不过编辑团队最终选择了雷电视角的版本。这是我最初的手稿,请原谅一些可能存在的错误。

正文

高影盯着猎物堆看了一会儿。泥掌鼠耳捕猎带回来的两只老鼠和一只瘦得皮包骨的黑鸟没法喂饱所有的猫。她瞥向天空,太阳正滑落松树的树梢,时间还来得及再派出一支捕猎巡逻队。

锯峰。”她向空地对面远端黑莓藤编织而成的巨大巢穴呼唤道。

冬青从巢穴入口处探出了头。“他带着幼崽们去营地外面了,”她大声回答,“他要教他们捕猎技巧。”

高影穿过空地走向那只脾气暴躁的母猫。冬青走出巢穴欢迎了她。

“还在修整你的巢穴吗?”高影赞叹的看着巢穴高高的拱顶。

“我只是把那些龇出来的藤蔓都编了回去。它们总是钩住幼崽们的毛。”冬青坐下来舔了舔爪子。

高影闻到了一丝血腥气。“那可一定是个扎爪子的工程。”

“我的伤口马上就会愈合的。”冬青满不在乎的回答道,“但接下来许多个季节内巢穴都会保持坚固。”

高影低头探进入口审视育婴室幽深的内部。光线很暗,她只能分辨出沿着墙壁安置的一排垫铺。“等你收拾完育婴室之后,或许你可以再帮忙修建一下另一个巢穴。”她向着泥掌和鼠耳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他俩正在空地边缘休息,因为长时间的外出捕猎而疲惫不堪。“在下场大雪降临之前,大家都需要有个可以住的地方。”

“没问题。”冬青环视营地的围墙,那边已经有一个鸦巢般的巢穴。细密编织的黑莓茎构成了一个完美的居所。卵石心已经在这个巢穴上花了四分之一个月的时间,现在它的大小已经几乎能赶得上冬青的育婴室了。现在他正忙着挖低巢穴内部的地面,这使巢穴从外部看起来更像是一颗虫茧。

正当她看向那边时,卵石心走出巢穴向她点头致意。“这里要是有石楠就好了。”他抖落爪子上的泥土,“它们很适合衬在巢穴里面。”

高影弹了弹尾巴,“等下次猎物堆充足的时候,我就派巡逻队去高沼地那边带点回来。”

“你会需要一大堆石楠的。”冬青瞟了一眼卵石心的巢穴,“这巢穴大得可以装下一只獾。”

“我希望这里面的空间能够放得下额外的垫铺。”卵石心解释道,“当有猫生病的时候,他们会需要一个既能用来休息又能随时处于我的观察之下的地方。”

高影坐下来,愉悦感使她浑身发热。他们正一步步的将新营地建造成一个家园。松树荫蔽的营地比高沼地的山谷更令她感到安全亲切。她从未留恋开阔的天空或清新的微风。只有属于森林的重重低语——鸟雀的歌鸣或嘎吱作响的松枝——能让她心情舒畅。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灰翅,他已经离开好几天了。他还在为之前的争吵而生气吗?还是说他出了什么事?或许她现在更应该派出一支搜寻救援队。他会责难自己之前把他当做迷路幼崽看待的行为吗?

营地入口处的黑莓丛摇晃了一阵,沙沙的响声打断了她的思绪。灰翅?还是锯峰和幼崽们?随即她认出了雷电橙白相间的皮毛,这使她惊异的愣了一会儿。雷电小心的走进了她的营地。

高影赶忙上前迎接他,陌生的气味涌来,令她不自然的抽了抽鼻子。两只陌生的猫和雷电一起走了进来,河波跟在最后。

她疑惑的盯着这几只不请自来的猫,泥掌和鼠耳也站起身来不安的抖松皮毛。

两名来访者皮毛蓬乱,身形消瘦,注视过来的眼神也因疲倦与饥饿而显得呆滞。高影不由得疑惑雷电为什么要带他们来这里。因为晴天不想接纳他们?

爪垫摩擦松针的声音响起,高影感觉到冬青走到了她的身边。“他们是谁?”

其中一只陌生猫上前一步迎上了高影的目光。她的皮毛松松垮垮的挂在她瘦骨嶙峋的身体上,但这斑驳的皮毛带给高影一种奇异的熟悉感。高影的爪子因紧张而微微刺痛,为什么她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这名旅行者的目光饱含期待,就像她们曾经彼此相识一样。那些斑点与印记!高影的心跳猛地加速,她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注视着对面的猫瘦削的口鼻部。陈旧的记忆在脑海深处翻涌着,高影张开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远行与饥饿的气味之下,她分辨出了一丝属于岩石与冰雪的气息。她难道是一只部落猫?

高影僵住了。

“你不认识我了吗?”母猫的喵声中掺杂了许多情绪。

高影探身向前认真的嗅闻着,认出了这已经许多个月没有感受到过的气味,激动之情冲刷着她。“寂雨?是你?”她的皮毛颤栗,仿佛一条闪电刚刚划过空气一般。喜悦淹没了她。

冬青在她身边问道:“你认识这只猫?”

寂雨咕噜了一声,胸膛起伏发出骨节摩擦的响声。“她和我熟得很呢。”她高高的抬起了头,高影则兴奋的四下打量着她。紧接着高影又看向一旁的另一只猫,刚才她竟然没能一眼看出他瘦削的体型和紧盯着她的碧绿眼眸是遗传自谁。“你一定是月影的孩子!”是的,他看起来太像他的父亲了。高影的心中隐隐作痛,想起手足的故去使她悲伤,但能看到他孩子她感到更加欣喜。

公猫严肃的向高影点头致意,高影不禁感到浑身僵硬。他知道他的父亲已经去世的消息了吗?

像是看穿了她的思绪,雷电上前一步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把月影和清溪的事告诉了他们,但关于他们曾经的同伴我只说了这么多。”

“灰翅在哪呢?”寂雨四下满怀希冀的打量着营地,眼神闪闪发亮。

高影踟躇了一下。

“到底怎么回事?”寂雨猛地转过身瞪视着河波,“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们一路上像喜鹊一样东拉西扯个不停?想要以此转移我们的悲痛?”河波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却没有做出解释。

高影伸出爪子扣紧了地面。她能说什么呢?寂雨看起来显然不能接受更多的坏消息了。“灰翅现在不在这儿。”她怀着希望看向了雷电,“你最近见过他吗?”

雷电看起来更加迷茫,“我应该见过他吗?他已经搬过来跟你们一起住了。”

冬青抖了抖耳朵喵道:“他几天前离开了这里,然后我们就没再见过他了。”

“那么他失踪了!”寂雨转向雷电,眼神放射着光芒,“你说过他应该在这儿的!”她继续扫视整个营地。“难道晴天和锯峰也都失踪了吗?”日影低声咆哮着,“你们到底隐瞒了我们什么!”

浓浓的挫败感使高影皮毛发痒,她无奈的看着来自山地的旧日同伴。她早该给他俩讲讲离开山地之后都发生了什么的。可日影消瘦得连一阵微风都能让他发抖,寂雨[注 1]也显然站立不稳。他们都太虚弱了,虚弱得没法一下子接受发生的一切。

由远及近的脚爪踏地声传来。“我闻到了伤口感染的气息。”卵石心急匆匆的跑过空地,冲到寂雨身边探头检查她的皮毛。

寂雨迅速的跳开了。“这是谁?”

“这是卵石心。”高影解释道,“他会治病。”

“我的草药或许能够帮到你。”卵石心谦虚的嘟囔着,又一次仔细的嗅闻寂雨的皮毛,直到他发现了她后腿处化脓发黑的伤口。“除了这个之外你还受过什么其他伤吗?”

寂雨不屑的嗤了一声,“其他小伤不值一提。”

“你需要敷一点药膏。”卵石心说道,“我这就去配药,你可以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伤口的感染已经很严重了,想要痊愈你首先得让自己重新强壮起来。”他用下巴指了指猎物堆的方向,然后返回了他的巢穴。

寂雨目送着他离开。“至少这儿还有只诚实的猫。”

“我们都很诚实!”高影忍不住炸起了皮毛。她当自己是谁?这是我的地盘,而你是我的客人。她迎上了寂雨的目光,“卵石心说得对,你必须得先去休息。我有很多事情要告诉你们,但显然不是在现在这种一阵风都能吹倒你的时候。”

寂雨从嗓子里发出一阵呼噜声。“你的脾气就和月影一样。”

“我也算是知道晴天哪来那么臭的脾气了。”高影转身走向卵石心的巢穴。

“跟上。”

寂雨走近巢穴,用力皱了皱鼻子:“一股树汁味儿!”

高影在巢穴入口处停下,“卵石心正给你的伤口配药草。”

卵石心也在这时走了出来,将嘴里叼着的一卷树叶包裹丢到寂雨身边喵道:“请躺下来。”

寂雨小心的瞟了卵石心一眼,但还是按照他的要求缓缓的躺倒。高影看得出得到休息的一瞬间老母猫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卵石心伸爪打开了树叶包裹,挑起绿色的植物药膏抹进寂雨的伤口中。

寂雨瑟缩了一下,却没有出声。

“这会有作用吗?”日影探身问道。

“会的,只是时间问题。”卵石心喃喃的回答。

高影弹了弹尾尖示意泥掌和鼠耳:“我们需要更多的猎物。”

“我们会再去打猎的。”鼠耳点点头。

“今天上午捕猎时我们发现了一堆山毛榉果实,”泥掌喵道,“有果实的地方一定会有松鼠。”

两只公猫穿过空地,擦着河波与雷电的皮毛走出营地。

高影也跟着走到了雷电身旁。“多谢你带他们过来。”“她要见你和灰翅。”雷电耸了耸肩。

高影又一次感受到了沉重的忧虑。“如果你见到灰翅,请务必劝他赶快回家。”

“没问题。”雷电轻轻点了点头。

河波已经在不耐烦的挪动脚掌。“我得回岛屿上去了,其他猫肯定在好奇我去哪儿了。”

其他猫。听见这句话,高影回忆起了当初山谷中的离别。“你接纳斑毛碎冰加入你们了吗?”

“当然。”河波咕噜了一声,“我们都很欢迎他们的到来,他们也都适应得很好,不过我还是对于他们的到来颇感惊讶。黑夜和露珠正在教斑毛游泳。”高影注意到雷电打了个哆嗦。

“昨天她第一次抓到了鱼。”河波继续讲述,“虽然她来自山地,可游起水来简直就像只水獭一样。”

“你是在说斑毛吗?”寂雨在空地另一端远远的问道。

“她和碎冰现在和河波他们在一起。”高影喊了回去。

“山地猫住在水边?”寂雨怀疑的问,卵石心仍在处理她的伤口。

“别忘了,我们可都是在大瀑布后长大的。”浮现的久远记忆使高影感到痛苦。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他们变了吗?“或许斑毛想念从前陪伴她入睡的水声了吧。”寂雨能够理解他们来到新家园之后做出的一系列决定吗?她的心情沉重起来,因为并非所有的决定都是有利的。她该怎么解释那场与晴天还有泼皮猫发生的战争呢?悲伤扼住了她的咽喉,四棵树旁的墓地里长眠了太多她的伙伴。

河波已经转过了身,“我必须得走了。”

“我也是。”雷电又看了高影一眼,“你们能照顾得了他们吧,猎物还足够吗?”

“我们还会去捉的。”高影保证道。他们已经迅速的学会了如何在松林里寻找捕猎的最佳地点。在寂静的树林中,猎物的动静很容易被辨别出来。虽然猎物很少,但他们都是优秀的猎手。

河波已经走向入口钻出了营地。当雷电转身跟上的时候,寂雨又一次的隔着空地呼唤道:“雷电,先别走!再跟我说说你父亲的事,他现在找到新伴侣了吗?”

高影看到年轻公猫的目光一下子犀利起来。“冷静。”她悄声说道,“先安慰她说他还好。”

雷电不确定的迎上了她的目光,高影不由得好奇究竟是什么在困扰着他。在她开口发问之前,黑莓丛围墙沙沙摇晃了一阵,锯峰走近了营地。

“你回来了!”冬青立马冲过去打招呼。

寂雨也立刻站了起来,甚至挤开了卵石心。“孩子!”

锯峰惊讶的停下脚步瞪大了眼睛。“寂雨?”惊喜点亮了他的目光,他匆匆赶去见她,受伤的后腿在奔跑中轻微的拖地。

寂雨迅速盯上了他的异常。“你怎么了!”她倒抽一口冷气惊叫道。

“旧伤而已。”锯峰停下了脚步,“我从树上掉了下来,不过这不重要。”

“可你瘸了!”寂雨瞪视着他,失望笼罩着她的眼眸。锯峰猛地僵住,脊背上的皮毛炸起。

“他是瘸了,但那又怎么样?”冬青咆哮着打断了寂雨,“他像任何一只猫一样正常的捕猎与思考,而且……”

兴奋的喵声打断了她的话,露鼻拖着一只田鼠跑进了营地,暴皮鹰羽[注 2]也围在她身旁。

“这次应该轮到我负责拿着它!”鹰羽[注 2]抱怨道。

锯峰严肃的转身说道:“表现得好点!我妈妈从山地来看咱们了!”

露鼻丢下田鼠盯着皮毛蓬乱的老母猫。“这是你妈?”

暴皮则钻到了冬青的肚皮底下。“她是来干嘛的?她闻起来好搞笑。”

鹰羽[注 2]也抽动着鼻子走向寂雨,“为什么你要过来?”

寂雨听完便炸毛了。“你们就是这么教育孩子的?在这片全是松垮土地的地方?”她瞪了锯峰一眼,“我可绝不会容忍这种粗野的行为!”

冬青的眼中放射出愤怒的光:“这就是为什么你的儿子会离开山地!”

寂雨毫不退让的瞪了回去。“你好大的胆子!”

锯峰上前挡在了她俩之间。“孩子们只是闹腾了点,”他向寂雨解释道,“但他们都很善良,而且会成为优秀的猎手。”

寂雨直接无视了他,转向了雷电:“我还想看看其他的儿子们。”她喵道,“晴天在哪儿?”

雷电低下了头。“他在森林里。”

“在我们遇见你的那边?”寂雨瞪大了眼睛,“那你为什么先带我跑了这么远到这儿来?”

“当你们的状况好转一点的时候我会带你去见他的。”雷电嘟囔道。

“还有,灰翅呢?”寂雨将目光转向高影。

“我说过了。”高影烦躁的回答,“自从他几天前离开之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他。”

“假如灰翅真的失踪了,”寂雨咆哮道,“那你就去把他找回来!我是来看望我的孩子的,在没看到他们之前我绝不会离开!”

高影注视着她。她竟敢在我的营地里发号施令!但无论如何,这两只山地猫走了很长的路才来到的森林。寂雨仍然又累又饿,而且她的伤口显然使她相当痛苦。高影将怒气收回了心底,寂雨应当被尊重、被善待。她还得接受更多悲痛的事实,而他们唯一能帮上的忙就是把她的儿子们找来。高影转向了雷电:“拜托了,请帮忙找到灰翅。”

外部链接

脚注

  1. 原文错写成寂水Quiet Water)
  2. 2.0 2.1 2.2 原文错写成鹰眼Eagle Eye)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A Forest Divided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德语)Exclusive: The Original Chapter 15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