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Disambig.svg  关于其他名字相似的角色,请见「小云 (消歧义)」。
我们都会犯错误,有些错误永远无法弥补。

—— 小云,战声渐近》,第210页

小云
Littlecloud
美国Littlecloud
中国小云
台湾小雲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Q634)[1]
过去 影族 (Q628)[2]
生平
年龄 死時[4]:2章约120个月(合10年)[3]:418
死因 年老[4]:2章[5]
名字[?]
幼崽 小小Littlekit)[3]:418
学徒 小爪Littlepaw)[6]:猫物表、小云[7]:55
武士 小云[8]:猫物表
巫医 小云[9]:猫物表
血缘 [如何编辑?]
母亲 蝾螈斑 (Q2316)
亲兄弟 湿脚 (Q3082)棕爪 (Q3517)
教育 [如何编辑?]
导师 奔鼻 (Q2503)爪脸 (Q3507)
学徒 焰尾 (Q3365)
出现于
在世族群的秘密》、《族群的猫》、《终极指南》、《黄牙的秘密》、《呼唤野性》、《寒冰烈火》、《疑云重重》、《风起云涌》、《虎掌的愤怒》、《险路惊魂》、《力挽狂澜》、《火星的探索》、《午夜追踪》、《新月危机》、《重现家园》、《星光指路》、《黄昏战争》、《日落和平》、《叶池的希望》、《预视力量》、《暗河汹涌》、《驱逐之战》、《天蚀遮月》、《暗夜长影》、《拂晓之光》、《族群决定》、《冬青叶的故事》、《第四学徒》、《战声渐近》、《雾星的征兆》、《暗夜密语》、《月光印记》、《武士归来》、《群星之战》、《鸽翅的沉默》、《鸦羽的拷问》、《黑莓星的风暴》、《学徒探索》、《雷影交加
已故虎心的阴影
数据项
Q3318:影族公猫,自《预言开始》系列登场的角色

小云Littlecloud)是一只个头极小的棕色虎斑公猫。他体型纤瘦,有着一双浅蓝色的眼睛和棕色的鼻子。

生平

长篇外传

黄牙的秘密

小云和他的兄弟小湿、小棕是蝾螈斑的孩子。

断星召开族会宣布小苔藓成为学徒时,他跟着母亲和手足走出育婴室。

小小与其他四名幼崽以及苔藓爪都参与训练,断星在观看时,他们正在相互跟踪、滑动。在黄牙与断星争吵之后,断星让小小在战斗中使用后掌。

黄牙发现苔藓爪死时,她带所有的幼崽回到了营地。断星让剩余的幼崽都成了学徒,让爪脸作为小爪的导师,他跑到导师跟前,与他碰鼻子。

在与风族战斗之后,小爪爬进黄牙的巢穴,举起一只被撕裂的脚掌。他问獾牙是不是真的死了,黄牙确认他的确死了,小爪惊叫他现在是一名真正的武士,并希望獾牙能在星族看着他。黄牙伤心地想,这些小猫在战斗中过于接受死亡。




火星的探索

小云并沒有正式在《火星的探索》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小云的导师奔鼻已经加入了长老行列,使他成为影族唯一的巫医。




鸦羽的拷问

敬请期待



黑莓星的风暴

敬请期待



虎心的阴影

敬请期待



预言开始

呼唤野性

小爪并沒有正式在《呼唤野性》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他是影族的武士学徒,他的导师是爪脸。




寒冰烈火

小云并沒有正式在《寒冰烈火》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他现在是武士。




疑云重重

小云并沒有正式在《疑云重重》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风起云涌

雷族巡逻队在雷族营地的一棵树的根上俘获正在睡觉的小云和白喉时,火心认识了他。他们脏兮兮的,虚弱而且饥肠辘辘。黄牙认出他们身上患有来自垃圾场大鼠身上的疾病,于是立刻命令他们离开。小云抗议,说奔鼻整晚陪着夜星,那名族长从森林大会上回来后就病得很厉害,奔鼻还让一只幼崽在没有吃罂粟籽的情况下胎死腹中。他表示他害怕奔鼻也让他们自生自灭。

尽管炭毛想帮助他们,但火心和沙风还是被命令护送他们到雷鬼路。火心给他们抓了一只老鼠,但他们食欲不振,就没吃多少。接着他们把吃的都吐了出来。他们一告别,火心就想陪着他们过雷鬼路,但小云坚持要独自过去。他们一离开,火心和沙风就跟着他们,发现这两只猫使用雷鬼路下的一个通道回家,小云坚持独自过去可能是为了保守这个秘密。

之后,火心发现这两只病猫在一个由树根形成的洞里接受炭毛的治疗。她觉得让他们回影族等死是件非常糟糕的事。火心坚持要在病毒传播前把他们送回家,但炭毛想在他们被治好之后才让他们离开。出于怜悯,火心允许他们留下来。




险路惊魂

他和另外两名巫医前往月亮石,他诚挚地问候雷族巫医炭毛,与她对触鼻子,并分享他成为奔鼻学徒的事。他继续热情地说,当他和白喉生病时,炭毛知道该怎么做:她让他们把治疗的药草带回族群并治好了族猫,这激励他成为一名巫医。这名巫医学徒也解释说,白喉没有和他一起回去因为他害怕再次患病,即使他们有治疗的药草。他说几天后他在雷鬼路边发现了白喉的尸体,炭毛用口鼻抵着他的侧腹,使他振作起来。然后,他和在他身边跛行的炭毛一起前往石林。




力挽狂澜

小云并沒有正式在《力挽狂澜》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新预言

午夜追踪

小云和炭毛、她的学徒叶爪河族泥毛、泥毛的新学徒蛾翅、风族的青面一起前往月亮石。当叶爪闻出影族的气味时,她低声说她认出了小云。炭毛回答说这名影族巫医通常都会等她,这时叶爪记起疾病袭卷影族时炭毛救过小云的命。因为那件事,小云选择踏上巫医的道路。从那以后,他和炭毛间就有了一种友谊,甚至超过了所有巫医所共有的忠诚。

叶爪和其他的巫医发现他独自坐在巨岩的下面,这名雷族学徒还发现他是独身一人,因为他没有学徒。当他看见他们时,他一跃而起,向他们打招呼。然后,他加入前往月亮石的队伍,并希望武士祖灵向巫医们展示他们族群的命运。




新月危机

当雷族猫来影族营地找黑星谈话时,小云反对黑星,同意炭毛的说法,她认为吃来自垃圾场的老鼠是危险的,可能会导致疾病的发生。小云说他曾经也病过,如果炭毛不在的话,他早就死了。黑星生气地让他安静,并争论说那场病只是来自星族的惩罚,因为夜星不是被选中的族长,现在吃垃圾场的食物没有危险。炭毛尖刻地说如果一名族长让他的巫医安静,或是假装对星族的意愿了解得比他们多,就会有危险。

之后,在巫医的月半聚会上,河族和风族的巫医都迟到时,他向叶爪和炭毛保证他们很快就会来。当叶爪的肚子饿得咕咕叫时,小云也向她投去同情的一瞥。他告诉炭毛,黑星已经派武士去垃圾场找鸦食了,他们生病只是个时间问题。他也提到他已经尽力告诉他的族猫不要碰任何腐肉,但这很难,因为黑星下达了所有命令,他的大多数族伴都很饿,根本不关心他们吃的是什么。




重现家园

族群猫在等待即将死去的武士带他们去新家的征兆时,小云也在其中。然而影族不想再等了,所以他们回到自己的领地,就像黑星所说每个族群都得照顾自己那样。

他在猫群间走着,苦于没有药草可以使用。他的族群几乎活不下来,因为他们的营地就在他们眼前被摧毁。他们筋疲力竭地躺在一条废弃的雷鬼路旁。火星让他们到太阳石去,他和他的族群同意了。他们一到太阳石,黑星就命令小云去帮助他的族伴。经过一番劝说后,黑星允许柯蒂、炭毛和叶爪帮他治疗受伤的猫。在治疗大多数猫之后,河族宣布他们将和风族、雷族一起旅行。黑星别无选择,只能和其他族群一起离开,因为他们的营地完全被毁了。族群猫计划在黎明时分离开。在离开前,巫医确保所有的猫都吃过旅行药草。

在旅途中,高罂的孩子小沼泽被一只鹰击伤后,小云来到他们身边。之后,急水部落的三只护穴猫,鹰爪锯齿无星之夜给族群猫提供庇护,黑星问小云怎么做对他的族群最好。小云鼓励黑星接受他们的帮助,因为没有食物和庇护所,长老和幼崽不会走得更远。黑星接受了帮助,族群猫也暂住在急水部落。




星光指路

小云和河族巫医蛾翅一起参加巫医集会。风族巫医青面一在月半时加入其他巫医,他就要求了解高星的情况。小云问族群猫是否确定这里是正确的目的地,虽然这是星族要他们定居的地方,但他注意到这里没有月亮石,族群猫到达星族的唯一途径是通过梦境和征兆,他没有看到让自己对此放心的东西。他也补充道,他认为巫医们应该在等待星族与他们讲话时进食。他说巫医需要马尾草,因为许多猫经历大迁徙之后身上都有抓伤和擦伤。

巫医们在探索小岛时,小云一再说服巫医们反对蛾翅认为岛是举行森林大会的完美之地。

在另一场巫医集会上小云出现了。他说星族知道族群猫需要的一切,或许他们正尽力告诉巫医们,即使族群猫没认出他们的征兆。青面反驳说小云的想法是荒谬的,最终小云小心地说也许湖区不是星族要族群来的地方。当小云问蛾翅患病长老的情况时,蛾翅勉强地回答是的,并瞥了叶爪一眼。

火星让黑莓掌、沙风和炭毛告诉小云,叶爪和栗尾已经发现了一个能和星族联系的地方-月池。后来,巫医到月池参加集会,他和风族巫医青面满脸疑惑,叶爪想知道这两名巫医是否也接到与她相同的警讯。叶爪得到巫医名号叶池时,他和其他巫医都很高兴。




黄昏战争

在森林大会上,小云和其他巫医在巨橡树的根上散步。月半时,他和炭毛、叶池一起去月池。他诚恳地向他们打招呼,但在炭毛问起他族群的近况时,他回答时似乎有些心烦意乱。叶池问河族巫医蛾翅在哪里,是否和他一起来时,他回答希望她正穿过风族领地赶过来。

在巫医入梦之后,小云建议他们应该讨论一下,因为他们的梦比平常更令人困惑。当他解释梦中预示着死亡和危险的声音时,他在发抖。当他们离开时,他再次建议他们下次见面时,如果有更多的信息,就应该讨论这个梦。

之后的一次森林大会上,他告诉其他巫医,他反复地做同一个梦,总是预示着危险。他问其他猫是否有更清楚的征兆,并说这不可能是影族领地的宠物猫的麻烦,因为它很快就被处理了。




日落和平

小云参加巫医的月池集会,从叶池那里得到炭毛的死讯时感到很震惊。他说他欠炭毛一命,叶池记起炭毛在疾病袭卷影族时帮助影族巫医和他的一个同伴的故事,小云总说这就是他成为巫医的原因。会议快结束时,他感谢星族没有让獾出现在影族领地上,他向叶池提供帮助,但她拒绝了。

后来,当影族认为雷族是软弱的,因为他们受到了獾的攻击的时候,黑莓掌指责叶池告诉小云獾的攻击和炭毛的死亡。后来有消息称,不是叶池告诉影族的,而是鹰霜在遇见影族巡逻队时说的。黑莓掌记起是他在与虎星见面时告诉鹰霜这些事的,并意识到他指责叶池的行为是错误的。




三力量

预视力量

月池的月半集会上,叶池热诚地问候他,这让松鸦爪很惊讶。他问叶池,她的族伴是否已经从雷、影二族的战斗中恢复过来,松鸦爪想从他的声音中寻找胜利感,但他只有关切。他承认他的族伴橡毛仍然瘸腿,当叶池建议一种治疗方法时,他说他已经筋疲力竭了,黑星不让他去其他族群的巫医那里寻求帮助。叶池答应她第二天会在两族的边界处放一些紫草。

叶池向其他巫医介绍松鸦爪时,他也问松鸦爪是否喜欢做一名巫医学徒。叶池提到松鸦爪已经认识了所有的药草,这让他很吃惊。他还问候了风族巫医青面,并问他的学徒隼爪去了哪里。集会即将结束时,他和青面在月池周围踱步,巫医们离开时,他和蛾翅及柳爪一起离开,当叶池说她会记得给他留药草时,他感谢叶池。之后河族向蛾翅要些猫薄荷,他加入了叶池和青面。

在接下来的森林大会上,小云宣布他梦见一只猫把陌生的猎物带进了营地,当他咬了一口时,发现它的肚子里满是蛆。虽然黑星声称陌生猫在毒害族群,但叶池反对,争论说这是一个对不寻常猎物保持警惕的征兆。黑星接着指责火星,说他对泼皮猫和独行者的接纳触怒了星族,并因此使他们遭受绿咳嗽的折磨。为了缓和族群间这种紧张的局势,松鼠飞建议举行白天聚会。




暗河汹涌

小云和青面带着其他的巫医前往月池开会。当影族巫医告诉青面,他已经尝试用紫草治疗学徒们的瘙痒时,松鸦爪进入了他的回忆,发现小云指责学徒们没有保持皮毛干净。松鸦爪问其他巫医是否听到了“声音”(指的是只有松鸦爪能听到的声音)时,小云解释是风声。




驱逐之战

他参加月池集会时迟到了,气喘吁吁地说他原以为自己会来得更迟。叶池向他保证他们会等他。当隼爪开始惹松鸦爪时,松鸦爪赶上小云以躲避隼爪。




天蚀遮月

小云和其他巫医一起参加月池的月半集会。他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绿叶季,但半桥上挤满了吵闹的两脚兽。他同意河族巫医蛾翅的观点,认为寒冷季节的唯一好处是两脚兽不会在落叶季来。当柳爪得到她的巫医名号柳光时,他也祝贺了她,说星族将渴望与她分享信息。松鸦爪进入他的梦境时,他的导师奔鼻接近他并问他问题。小云脱口而出,说他的族长黑星让影族副族长黄毛为他做每一件事,并说他想知道星族是否真的让他们到湖区定居。奔鼻警告小云,黑星正在失去对星族的信仰,让小云一定要帮他重拾信仰。

后来,日神拜访了影族,日神挑战星族的存在时,他身体前倾,似乎很难相信这名独行者的话。




暗夜长影

据说小云想让焰爪做他的学徒。

当日神正尽力说服影族,星族不存在时,他在本书第一次出现。小云说他和星族分享过梦境,他不相信他的武士祖灵是没有力量的。日神回答星族擅长欺骗,他们没有警告过族群太阳会消失。于是小云不再抗议。

松鸦爪和其他巫医参加月半集会时,他发现小云不在。风族巫医青面觉得小云不会来了,低语说他原以为小云作为一名巫医,会对星族保有最起码的忠诚。河族巫医学徒柳光补充说或许他在自己的领地里也能和星族分享梦境。之后,松鸦爪在月池做梦时,前影族巫医奔鼻说他已经和小云说过话,他仍旧信仰星族,但只有几只猫听他的,现在黑星已经禁止他和星族说话了。他也补充说小云不被允许离开营地到月池与星族分享梦境,并希望松鸦爪一定要帮影族重拾对他们武士祖灵的信仰。

后来,冬青爪、松鸦爪、狮爪褐皮的三个孩子一起制造星族的假讯息,冬青爪和虎爪到影族请来小云和已经因失去信仰而更名为黑脚的黑星。虎爪向小云寻求帮助,这名巫医同意了。当所有的猫都到假讯息和倒树制造的地方时,小云听到松鸦爪假扮星族武士的声音,敬畏地睁大了眼睛,然后残星和奔鼻出现了。于是黑脚承认小云信仰星族是正确的,这名巫医回答武士守则生活在每一名生于族群的武士心中。




拂晓之光

在一次月半集会上,小云和一名兴奋的巫医学徒焰爪出现了。他宣布他已经收焰爪为学徒,也将会把焰爪介绍给星族。松鸦羽祝贺焰爪, 用尾巴抚摸他的肩膀,他记起当他和他的手足来到雷族时是多么的失望,因为黑星被日神说服影族不需要巫医。当河族巫医蛾翅因为治疗小花瓣[注 1]被刺扎伤的眼睛而迟到时,小云建议她用白屈菜。

时间到了,小云为焰爪举行仪式,将他介绍给星族。在所有的巫医都醒来后,小云指出他认为焰爪第一次就做得很好。

之后,他自豪地提到焰爪已经认识了许多药草,这提醒了松鸦羽要询问神秘药草的事。松鸦羽问到药草的事,小云说可能是欧芹,它被用来给失去孩子的猫后断奶。当松鸦羽意识到他和他的手足发生的事时他停了下来,小云焦急地问他是否还好。




星预言

第四学徒

小云出现在森林大会上,当时族群间正在计划如何应对极端高温和缺水。这名影族巫医说现在的情况(族长批准巡逻队和将加入巡逻队的猫)和上次不太一样,那时第一次探索的猫是由预言召唤的。小云继续说星族故意从每族都选择一只猫去拜访叫做午夜的獾,当所有巫医都承认没有收到任何有关星族指定加入探险的猫的提示时,他询问谁会被选进巡逻队。然后雷族族长火星向他点头,说虽然小云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但如果星族会向他们发出征兆,他们早就已经发了。




战声渐近

松鸦羽来拜访他,咨询有关荆棘爪和她断裂脊柱的疗法,小云把野毛的情况告诉他,那只猫和荆棘爪的情况是一样的。影族巫医告诉松鸦羽,野毛死的时候他还是奔鼻的学徒。在月池,他问松鸦羽现在荆棘爪怎么样了,松鸦羽告诉他她现在叫荆棘光。小云对火星让她成为武士感到很惊讶。然后他问叶池的近况,但这让松鸦羽感到恼怒。风族巫医隼飞告诉小云,当他抱怨天气有多冷或是觉得月池更暖和时,他都像个长老。小云的学徒焰尾说他几乎已经是了。




暗夜密语

影族最后一次对黄毛说再见时,焰尾问小云在哪里。花楸掌告诉他,小云连夜治疗战伤,已经筋疲力竭了,当晚他会去月池和黄毛交流。

焰尾进巢穴时小云醒了。他的皮毛比平时暖和,眼睛睁得大大的,但他坚持说他只是累了。

黑星把焰尾和小云叫去了他的巢穴。他问他们中有谁是否做过警告他们上一场战斗的梦,但他们都没有。当黑星说雷族可能会深入他们的领地时,小云指出从大迁徙起他们就没窃取过任何领地。焰尾说他将要代他去月池,他同意了。这么做是因为焰尾不愿意让小云处于不健康和发烧的状态。

从月池回来后,焰尾把他的梦告诉黑星和小云。当他说到族群间不能再信任彼此时,小云抗议了。他说,在经历了许多个岁月的患难与共、互相帮助之后,他们不能简单地背弃其他巫医。焰尾不理解小云为何不接受梦的内容

虽然其他巫医在月半去了月池,但影族巫医没有。他们的缺席被注意到了,其他的巫医都很担心。

小云患了绿咳症,但仍很担心他的族群,尤其是他的学徒焰尾。当焰尾跟他谈起这件事时,焰尾意识到他和雷族的友谊仅仅是因为过去雷族的一名巫医炭毛救了他一命,他永远不会停止帮助雷族直到这份恩惠被归还。当焰尾说炭毛已经死了的时候,小云似乎很震惊,尽管他很久之前就知道了。小云说,炭毛救了他的命,他们比朋友更亲密,他不会放弃她所爱的族群。

后来,小云的学徒焰尾从湖上的冰窟窿掉进水里溺亡。




月光印记

小云并沒有正式在《月光印记》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然而他在森林大会上被提到了;黑星说小云患了绿咳症,尽管雷族已经知道了。




武士归来

在一次森林大会上,当曙皮指责松鸦羽故意溺死了她的兄弟、小云的的前学徒焰尾时,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认为这是真的。黑星、一星雾星建议让松鸦羽在证明自己是清白之前不能履行职责。小云和其他巫医经过讨论后也同意了。然后松鸦羽说他认为每个族群现在都应该自立,他们没有权利告诉他该做什么,并说他仍会坚持担任雷族巫医一职。




群星之战

小云来到星族,焰尾告诉他松鸦羽没有杀他。他们团聚时,他问焰尾为什么不在,他正在寻找他。当他看到以前的学徒时,他松了一口气。在星族猫聚集后,小云承诺他会在日高时带黑星到小岛去。

在对抗黑森林的大决战中,小云担心会失去更多的武士和物资短缺。黑星已经失去了一条命,他正在止血。灰条命令两只猫为小云找到苔藓和蜘蛛网。当被问到到达影族营地的雷族战斗队时,他回答说,战斗队一定是把黑森林武士赶进了森林。当杉心带着蜘蛛网回来的时候,他感谢他,并把它放在了焦毛的伤口上。




暗影幻象

学徒探索

松鸦羽率领队伍走近月池时,早已在池边的小云欢迎他们,并说他还以为他们永远不来了。 松鸦羽听见小云因年老而粗重不畅的呼吸声,为他感到难过。失去学徒焰尾后,小云一直没有收学徒。 发现所有巫医都在同一个梦境时,小云疑惑的表示这不同寻常。当焰尾和黑星出现时,小云咕噜地和焰尾互相梳理皮毛。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雷影交加

敬请期待



短篇电子书

虎掌的愤怒

敬请期待



叶池的希望

小云并沒有正式在《叶池的希望》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冬青叶的故事

小云并沒有正式在《冬青叶的故事》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雾星的征兆

小云并沒有正式在《雾星的征兆》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鸽翅的沉默

敬请期待



荒野手册

族群的秘密

敬请期待



族群的猫

敬请期待



终极指南

敬请期待



短篇故事

族群决定

敬请期待



细节

趣闻

  • 当被问起小云患病时是否爱上过炭毛时,维琪回答说她并不这么认为,因为炭毛比小云要大许多。但小云很喜欢炭毛,像喜欢姐姐一样。[11]

勘误

  • 在《虎掌的愤怒》中他曾被错误的写成灰色虎斑猫。[12]:58

语录

炭毛
希望你还记得上次生病时,我给你的那些药草和莓果。
小云
我已经在收集它们了,我想很快就会派上用场。
炭毛
告诉你的族猫,千万别碰乌鸦食物,新鲜的鼠肉还可以,但是腐肉千万不能吃。
小云
我不是没试过。但是黑星已经宣布了,谁敢违背他的命令?我们的猫都已经饿到看见食物就吞了。

—— 森林破坏时小云谈论影族的情况,《新月危机》,第163页

武士守则在每一名生于族群的武士心中根深蒂固,没有哪只猫可以轻易熄灭他们内心信念的火焰。

—— 小云对黑星,《暗夜长影》,第9章

我想我们应该谨慎地诠释这个梦。既然星族已经警告我们说麻烦就要来了,我们就必须做好准备。但我们为什么必须破坏帮助我们度过了最大难关的友谊呢?现在就忘记大迁徙,忘记巫医帮助所有族群在这里安身时扮演的重要角色。这是不是太快了?

—— 小云拒绝断绝联盟,《暗夜密语》,第102页

小云
你做梦了吗?
焰尾
没有。
小云
月半去月池的时候也没做吗?
焰尾
做了。和以前一样。我们都必须各自为营。
小云
你为什么要撒谎?
焰尾
撒谎?
小云
你根本没去月池。我已经等了十来天,等着你跟我说实话。你回来的时候,身上根本没有月池的水和石头以及其他巫医身上的气味,只有潮湿木头和恐惧的气味。
焰尾
对不起。刺星残星让我离其他巫医远点,你还记得吗?但如果你让我去,我会独自去月池。
小云
你为什么如此肯定你对幻像的解释是正确的?
焰尾
没什么可解释的!刺星残星很清楚,战争就要开始了。我们必须依赖我们自己的祖先,让他们引领我们走出这个噩梦,而不是其他猫!
小云
但黑星同意我的看法。我们必须小心谨慎。
焰尾
我是巫医。我首先要对星族负责!
小云
如果战争要来了,联盟是我们的唯一希望!大迁徙中,我们和其他族群联合才得以幸存下来。在那以前,我们还靠联合打败了长鞭和血族。
焰尾
那是过去。这是现在。时代已经变了。
小云
武士守则永远不会变。
焰尾
我们不是武士!我们是巫医。

—— 小云批评焰尾,《暗夜密语》,第187页

焰尾
对不起,我没告诉你我没去月池。我不想惹你生气。但我不能背叛星族。
小云
我明白。我只是想知道真相。
焰尾
现在你知道了。我们必须独自迎战。刺星残星已经把这点说得很清楚,我会遵从他的决定。
小云
我也必须遵从吗?我没有做梦。没看到幻像。我没有理由背叛老朋友。
焰尾
你在想炭毛吗?她已经死了。现在的雷族巫医是松鸦羽。他不是炭毛。如果星族希望他如此,他也会想独自迎战。
小云
松鸦羽想做什么都可以!炭毛救过我的命。我非常感谢她,我们比朋友更亲密。我不会背叛她热爱过的族群。

—— 小云与焰尾,《暗夜密语》,第190页

虎心。失败的恐惧长期将你拒于领导权之外。但领导是你的命运,如果你想拯救你的族群,你就必须拥抱它。所以这条命,我将给你接纳。用你的全心接纳你所不能改变的一切,恐惧将会消失。暂译

—— 小云对虎心,在他的族长仪式上,《虎心的阴影》英文版,第404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仪式

小云的武士学徒仪式

断星
田鼠掌,你當我的見習生。爪面,我知道之前答應過要讓你帶他,不過你可以教導微掌。我要訓練青苔掌的兄弟,這是我欠他的。黑足,你帶曙掌。圓石,你帶溼掌。胖尾則是带棕掌。[注 2]

图集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脚注

  1. 中文版中,花瓣毛的幼崽名被译为“小花”。
  2. 正体中文版中,Brownpaw被错写为“枯掌”。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Littlecloud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虎心的阴影 (Q185)
  2. 呼唤野性 (Q57)
  3. 3.0 3.1 3.2 黄牙的秘密
  4. 4.0 4.1 雷影交加
  5. Su Susann (2016-09-15). How old was Littlecloud?. Facebook. “He was 10 Years and 1 Moon old at death.”
  6. 6.0 6.1 呼唤野性
  7. 险路惊魂
  8. 寒冰烈火
  9. 火星的探索
  10. 虎心的阴影
  11. 来自 Vicky's Facebook
  12. 虎掌的愤怒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