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Wiki.png

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

由于中文书籍尚未出版或其他原因,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如果你对此存在异议或建议,请在此页面的讨论页Project talk:译名讨论中提出。
微云找到了被水流冲上河岸的小咔嚓,并把那瘫软的小小尸体带回族群埋葬。亲手将她安置在土地下、目睹小咔嚓如此年轻的的生命消逝,是鹰翅生平所历最痛苦的事情之一。暂译

—— 鹰翅的回忆,关于埋葬小喀嚓,鹰翅的旅程》英文版,第19章

小喀嚓
Snipkit
美国Snipkit
中国小喀嚓
台湾小喀嚓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未知[1]
过去 天族 (Q632)[2]
生平
死因 溺亡[3]:218
名字[?]
幼崽 小喀嚓官方[3]:猫物表
血缘 [如何编辑?]
父亲 鼠尾草鼻 (Q3105)
母亲 鸟翅 (Q2972)
亲兄弟 躁片 (Q2594)
亲姐妹 卷爪 (Q2803)
出现于 [如何编辑?]
鹰翅的旅程 (Q184)
数据项
Q3279:天族母猫,自《鹰翅的旅程》登场的角色

小喀嚓Snipkit)是一只黑色雌性幼崽,胸前有一块白斑。

生平

长篇外传

鹰翅的旅程

叶星召集族猫开会讨论回声之歌的预言时,鸟翅的幼崽被看到在母亲的爪间嬉戏。他们有时离小路边缘格外近,直到她扫动尾巴将他们聚集在身边。

在与泼皮猫的战斗中,鹰翅听到了薄荷毛的幼崽们的微弱哭喊,而鸟翅的三只幼崽声音更大,这标志着他们差不多到了成为学徒受教的年龄了。小卷和小烦躁声称他们可以战斗了,而小喀嚓只是发出一声可怕的低吼。鹰翅和卵石爪跑向育婴室,赶走了泼皮猫。鸟翅感谢了年轻的猫儿们,提到她为幼崽们担惊受怕;她所有的孩子们都被看到蜷伏在育婴室门口,利爪伸出,眼睛在黑暗中发亮。卵石爪留下来保卫育婴室,而鹰翅则去与更多泼皮猫战斗。

在天族从战斗中撤退后,当鹰翅沿河岸搜寻族猫时,他听到远处河的下游有声音。鹰翅向那个方向跑去,看到鸟翅的三个幼崽正试图走一串踏脚石过河。小卷催促着她的同巢猫们,鹰翅大喊让他们停下,但幼崽们似乎没有听见他,而是专注于危险的越河行动。

鹰翅跳向他们,他靠近时看到三只别的猫在河的远岸,并通过声音辨识出了回声之歌和卵石爪;但是,他没能看到鸟翅,或是幼崽们的父亲鼠尾草鼻。这名武士现在知道了为什么幼崽们想要过河,但也明白他们的处境极度危险。当他到达踏脚石时,三只幼崽在小卷的带领下前进得很好。鹰翅在触到石头光滑的表面时更加恐惧,他祈求星族不要让他们滑倒。小卷和小烦躁不久到达了远岸,小喀嚓看上去则是筋疲力尽。她挪动得很缓慢,跳向下一块石头时显得犹豫不决。幼崽的腿不住颤抖,鹰翅全速前进。然而在他够到小喀嚓之前,她的爪子在起跳时打了滑。小母猫突然滑落,发出恐惧的哭喊,用前爪扒寻着下一块石头,却什么都抓不到。小喀嚓扑通一声掉进水里,急流冲走她时她睁大的眼睛里满是怀疑。

鹰翅急忙跳进水中,呼喊溺水幼崽的名字,疯狂地寻找她的身影。灰色的公猫划向下游,在翻滚的激流中寻找小喀嚓的任何踪迹。每只猫都在呼唤她,但是没有任何回应,暗夜的雨中也什么都看不到。最终,卵石爪喘着气说他们必须停下来,但小卷抗议说他们必须找到她。回声之歌说他们在夜里很容易错过她的踪迹,并承诺一大早继续寻找她。小卷和小烦躁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很明显需要一个保证,但鹰翅自己已经承认他认为小喀嚓可能已经死去。这名武士对暗尾又夺走一条性命感到愤怒,若不是他的袭击,小喀嚓仍会在育婴室里安全地蜷成一团。鹰翅想到她不会在如此晚的雨夜里试图渡过咆哮的河流。

鹰翅醒来时外面依旧很暗,他想起战斗中惨遭毒手的猫们,并想到小喀嚓可能也已死于非命。当他在第二天早晨醒来时,回声之歌喵道他们必须寻找其他猫,鹰翅补充说他们必须先去找小喀嚓。一等到小卷和小烦躁醒来,猫儿们就向下游前进,鹰翅有一两次为他认为嗅到了失踪幼崽的气味而兴奋,但每次又发现那不是小喀嚓的气味。小卷和小烦躁不时显得更狂躁,小卷说他们必须找到她的姐妹,并为如何向父母解释感到不安。至此,鹰翅已经确定他们再也找不到那只黑色的小母猫,她很可能淹死,不然就会就会被捕食者给吃掉。

猫儿们沿着河岸走得更远时,听到了活物从灌木下向他们走来的沙沙响声,小烦躁问那是不是小喀嚓,并急切地冲向声音来源。鹰翅很确信那不是丢失的幼崽,不久一只浣熊闯进空地。猫们与浣熊激战之后,鹰翅建议受伤的回声之歌休息,但小卷反对说他们应该寻找小喀嚓。回声之歌指出他们需要进食来保存体力,若是自己生病他们将没有能力帮助小喀嚓。之后鹰翅和卵石爪去捕猎,虽说他们也一直在找小喀嚓,他们的主要任务还是寻找猎物。

两只猫带着猎物回来时,小卷马上注意到他们没有找到小喀嚓,而在进食之后,小烦躁问他们能不能立即起身去寻找他们的手足。鹰翅看向回声之歌,疑虑他们是否应该告诉幼崽们小喀嚓已经死亡。巫医向他们解释若使小喀嚓成功上岸,他们这时应该已经找到了她。这对同巢猫怀疑地对视,小卷发出悲伤的哭叫声,但小烦躁保证小喀嚓也许还活着,在河的另一边。回声之歌赞同说如果小喀嚓确实游上岸,她会试着找到所剩的族猫,并建议说这支小队也必须找到天族。

当这五只猫在乌木掌的花园里找到其他族猫时,鸟翅对于小卷和小烦躁安全了表示宽慰,但询问了小喀嚓的去向。小烦躁疑问她为什么没有和她和鼠尾草鼻在一起,但他的父亲摇头声明他们从昨晚就没再见过她。幼崽们解释了小喀嚓掉进河里的过程,而当小卷告诉他们搜寻如何失败时,鸟翅和鼠尾草鼻都显得十分悲伤。

之后,有提及微云发现了被冲上河岸的小喀嚓,并把那具湿透的尸体带回族群埋葬。将那小小的躯体埋进土壤,目睹小喀嚓如此年轻的生命逝去是鹰翅生命中最痛苦的经历之一。小卷和小烦躁一直十分悲伤,从那时起,他们一直迷茫地漫步,高昂的精神消散一空。鹰翅怀疑他们是否有一日能克服失去小喀嚓的悲伤。

天族在乌木掌的巢穴已聚集了两天,鹰翅和卵石爪寻找着其他的族猫,在森林里找到了樱尾云雾。四只猫向乌木掌的两脚兽巢穴前进,最终不得不踩过小喀嚓滑落的踏脚石。鹰翅警告血亲鸟翅的幼崽在战斗正结束时试图渡河,故事以小喀嚓的落水溺死结尾时他的声音不住颤抖。樱尾很震惊并为可怜的小家伙感到同情,而云雾则表示了她对暗尾的愤怒。

第二天,当小卷和小烦躁将要成为学徒时,有提到他们的眼睛在小喀嚓死后头一次这么明亮。

三个日出之后,当天族动身寻找雷族时,他们走一座断木桥越过一条河流,走向另一边时鹰翅听到爪下河流的汩汩声不禁颤抖,忆及小喀嚓滑向死亡的垫脚石。

细节

趣闻

翻译

  • 她的名字在简体中文版的《鹰翅的旅程》中被译为“小剪”,但猫不应该知道剪刀的概念。

家谱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Snipkit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