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使用了标题手工转换:岩石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我不是任何一只猫的朋友。我知道的事情太多,无法与任何一只猫建立起友谊。你应该为自己庆幸,你永远不会像我这样知道那么多,永远不会背负如此沉重的负担。我受到了诅咒,永远不会死,我知道发生过的事和即将发生的事。我无力改变这一切。

—— 岩石对松鸦羽,关于他的诅咒,第四学徒》,第266页

岩石
Rock
美国Rock
中国岩石
台湾磐石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远古猫 (Q653)[1]
名字[?]
医巫 岩石[2]:3
出现于 [如何编辑?]
暗河汹涌 (Q153)
驱逐之战 (Q154)
暗夜长影 (Q156)
拂晓之光 (Q157)
第四学徒 (Q158)
暗夜密语 (Q160)
月光印记 (Q161)
群星之战 (Q163)
鸽翅的沉默 (Q192)
族群的秘密 (Q199)
族群的猫 (Q200)[视角人物]
终极指南 (Q204)[视角人物]
数据项
Q3362:公猫,远古猫成员,自《三力量》系列登场的角色

岩石Rock)是一只瘦削的公猫,只在脊椎处有少许的簇毛,灰暗的盲眼突出如蛋,爪趾长而扭曲。他有着家鼠似的尾巴,粗糙多疤的皮肤松垮地下垂,伤痕密布。

生平

岩石是距离族群猫很久以前的部落湖区生活时期的远古尖石巫师。他是永生的,由于年龄的关系,他失去了许多感官和皮毛。在远古猫时期,岩石将成功在地道中被选拔为利爪柔掌标记在一根棍子上。他有在梦中召集猫的能力,对过去和未来有绝对的了解。

三力量

暗河汹涌

在遥远的过去,风族领地下面的地道里,岩石告诉落叶,想要成为一名利爪,他必须穿过迷宫到达另一边的高沼地。他通过在一根光滑的棍子上划痕来记录有多少猫尝试过这场挑战,以及有多少猫从中幸存下来,并为那些成功完成挑战的猫划痕。他知道洪水的危险,就问落叶外面是不是在下雨。

落叶嗅到雨的气息,但是不想去在乎洪水,只是渴望成为利爪,于是否认了这一点。

在被水淹没的地道里,当岩石在棍上划出五条长痕和三条短痕时,松鸦爪发现了他。松鸦爪后来划破了这些线,表示他们八只猫都会活着。




驱逐之战

当松鸦爪触碰棍子上的划痕时,他记起岩石的气味,并注意到他几乎可以感觉到岩石在引导他的爪子。

稍晚些时候,松鸦爪想和岩石谈谈,但因为这名尖石巫师不出现所以没谈成。然后松鸦爪相信岩石和落叶都生了他的气。

后来,松鸦爪告诉冬青爪关于岩石和落叶的事。当他去月亮池的时候,他相信岩石会和他说话,结果是真的。松鸦爪最后看到了星族,当他和叶池跟踪羽尾时,他发现了灌木丛下的老尖石巫师。

急水部落的洞穴中,岩石出现在松鸦爪面前。他向松鸦爪解释说,涉及到松鸦爪和他的手足狮爪,而没有冬青爪的预言来自部落还住在湖区的时候。




暗夜长影

岩石对午夜提到,他认为族群的开族族长们会对她与日神交谈的事感到不高兴。

后来,当松鸦爪引导罂粟霜离开风族袭击雷族的地道时,他想了想他与岩石和落叶的联系。

在月亮池,岩石带午夜这只獾去见松鸦爪,告诉他日神的事。

后来,他与松鸦爪分享梦境,解释说那些远古猫是如何以及为什么离开湖边的。他还讲述了松鸦翅在远古猫登山之旅开始时的遭遇。




拂晓之光

岩石没有带着棍子就出现在松鸦羽面前,告诉松鸦羽棍子并不是唯一能接触到他的方法。松鸦羽就松鼠飞的谎言向他提问,岩石告诉他,如果他能找到答案,那么答案就在他自己的族群里。这个回答并不能让松鸦羽满意,岩石告诉他,自己不能给他所寻求的帮助,他应该创造自己的未来。当鼠毛呼唤松鸦羽时,岩石就消失了。




星预言

第四学徒

松鸦羽和岩石说话,问他是否知道黑森林里发生了什么。岩石对着他的耳朵低声说他知道,但他不能也不会阻止最后的战争,因为它需要到来。

他解释了为什么他没有告诉松鸦羽关于叶池和鸦羽的事,因为武士守则被破坏了,所以他的命运没有被拒绝的余地。松鸦羽很生气,当他向岩石提出问题时,岩石告诉他,他不是任何猫的朋友,他对友谊太了解了。当岩石开始逐渐消失时,他告诉松鸦羽,他的诅咒是永远活着,知道过去和未来会发生什么,并且无力改变任何事情。

当岩石完全消失时,松鸦羽愤怒地把棍子劈成两半,这表明他感到被岩石和远古猫背叛了。




暗夜密语

在松鸦羽的一个幻象中,当湖面突然结冰,只剩下岩石凝视松鸦羽时,他正和星族坐在月亮池旁。

后来,当松鸦羽试图拯救焰尾,使其免于在冰冻的湖中淹死时,岩石告诉松鸦羽让他走,因为这是焰尾的死期,不是他的。




月光印记

松鸦羽在梦中进入地道,遇到了岩石。他问松鸦羽为什么把棍子弄断了。松鸦羽告诉他,当他试图联系岩石时,岩石反应迟钝,这让他很生气。他沮丧地问这根棍子有什么重要的,尽管他知道它是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岩石严厉地反应,告诉松鸦羽说棍子是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松鸦羽不能一时兴起想知道岩石是否会和他说话。松鸦羽一时尴尬,然后在落叶的帮助下离开地道,醒了过来。

当松鸦羽回到远古猫身边时,岩石告诉松鸦羽,半月必须成为尖石巫师,因为她看到了月亮的迹象。松鸦羽对此很生气,他说他想像其他同族猫一样生活。他说岩石不能强迫他说出半月是尖石巫师,他试图转身离开,但是岩石挡住了他的去路,说如果必须的话,他可以强迫他。松鸦羽心急如焚地跑开了,但最终还是照着他说的做,给半月起了尖石巫师的名字。




群星之战

岩石和午夜在书的引子中与远古猫和星族会面,一些猫灵聚集在这里发言。当午夜加入时,她宣布岩石和她在一起。岩石从身后走出来,他那毫无生气的身体在月光下显得苍白。断影移动着她的爪子告诉午夜,她认为獾不认识岩石。然后午夜表明他们在族群建立之前就认识了,而岩石则告诉断影,他和午夜一起观看了湖上的第一次日出。岩石还告诉这些猫,预言都来自于第一次日出,并举例说明,其中包括关于火星、羽尾以及四只被选中的爪中掌握着群星力量的猫的预言。他警告聚集在一起的猫邪恶即将来临。岩石把他那失明的目光移到这些猫身上,感谢他们长久以来捍卫着预言,并把它们从被遗忘的猫身上传给了下一代。断影叹息说那么多的生命已经失去,岩石提醒她,所有的生命都是短暂的。这激怒了断影,她问岩石为什么不能拯救落叶。对此,岩石反驳说,他从来没有责任去拯救任何猫,他还补充说,一只猫的生命被另一只猫的爪子抓着有什么意义。他认为必须有选择和自由,声称他可以指出每一只猫都在用爪子走在自己的路上。当午夜咆哮地说着即将到来的战斗时,岩石用尾巴轻轻地触碰她的侧腹,声称这是他们一直在等待的。

在狮焰、松鸦羽和鸽翅的梦中,岩石因他们在预言中忽视了自己的命运而咆哮。他还告诉他们,他们的预言从一开始就存在了。

松鸦羽得到了一个关于芦苇燃烧得像尾巴一样的信号,他将其解释为焰尾。首先,他相信这是来自星族的,但当他们否认了,于是他认为这可能是来自岩石的。

后来,鸽翅看到了岩石和午夜,他们向她点头,感谢这三只猫拯救了族群。鸽翅听到他们的谢意后,她也听到岩石和午夜说出了完整的预言,本书结束了,结局是族群得救,雷族有了新任族长。




短篇电子书

鸽翅的沉默

敬请期待



荒野手册

族群的秘密

敬请期待



族群的猫

岩石是《族群的猫》的叙述者。他给小梅花小蝰蛇小苔藓讲述了一些重要的族群猫,以及宠物猫部落猫泼皮猫独行猫的故事。




终极指南

虽然没有提及名字,但在<焰尾篇>中提到焰尾意识到松鸦羽潜入水中救他,但松鸦羽被岩石推开,推回水面和空气里。他介绍了族群以外的动物,解释说总会有其他喜欢独处的生物。他解释族群猫相信武士守则是唯一的生存之道,但他们必须承认族群以外的猫。他解释族群猫并不认为每个外来者都是威胁,有时他们甚至会在非常需要的时候寻求邻居们的帮助。族群之外有其他的生活方式,而正是守则之外的猫影响了族群命运的发展。

岩石在本书中有他自己的篇章,该篇解释了他和雷族巫医学徒松鸦爪是如何相识的。在族群迁徙到湖区后松鸦爪发现了岩石。岩石的外貌令人震惊,他的外表被描述为无毛,还有一双失明的眼睛。当落叶踏上成为利爪的征途时,他已经是一只充满故事和传说的猫了,他还在一块木头上为他在地道里看到的每一只猫做了标记。然而孤独有时征服了他,当狮爪和石楠爪发现地道时,他愿意忍受年轻猫发出的噪音。

三只风族幼崽在地道里迷路后,岩石又见到了松鸦爪,这次他是和他的姐姐冬青爪一起来的。这只远古猫出现在松鸦爪面前,希望盲眼学徒能够理解他需要传递给族群的信息。岩石帮助松鸦爪和其他猫找到了那三只幼崽,并把他的划痕棍交给了松鸦爪,以此来提醒猫们在地道中保存的历史。

松鸦爪到山地旅行后,岩石又遇到了这只年轻猫。岩石向松鸦爪展示了他有能力在活猫的梦境中行走,并带着这名巫医去见杀无尽部落。他试图向松鸦爪表明不仅有星族猫,还有其他的祖先,特别是这些祖先一直在等着松鸦爪,认识到他的能力和技能。岩石和杀无尽部落告诉松鸦爪,部落的未来就放在了松鸦爪的肩上。岩石还揭示了部落祖先也与族群猫有联系,当松鸦爪以松鸦翅(负责确保远古猫找到他们去山地的路的猫)的身份生活时,他会引导松鸦爪的步伐。

虽然他没有参加与黑森林的战斗,但他坐在地道里看着一切。他认识到,为了保存从湖上第一次日出时传承下来的历史和传统,松鸦羽、狮焰和鸽翅的存在是必要的。然而,在他的愤怒中,他把来自黑森林的威胁归咎于那三只猫。然而,当族群找到预言中提到的第四只猫时,他意识到预言将会实现,三力量和火星一起,在未来的许多季节里拯救了所有族群猫的记忆、故事和生命。

他出现在<午夜篇>中。午夜带着岩石观看了湖上的第一次日出,并在火一般的水面上看到了族群猫、部落猫、远古猫以及更多猫的未来。他们一起看着湖边的猫,为可能是族群道路日落的一天做准备,但相反那预示着一个新的黎明。




细节

趣闻

  • 由于他深不可测的力量与智慧,岩石认定自己不能流露出内心的情感。[3]
  • 凯特认为如果岩石在五部曲《族群黎明》中出场,故事会变得很有趣,但目前已经没有空间再插入关于他的情节了。[4]
  • 岩石与薛定谔的猫Schrödinger's Cat)没有任何关系,虽然凯特喜欢这个主意并希望它是真的。[5]
  • 凯特认为岩石不会再出场了。[6]

勘误

  • 在《月光印记》中岩石说自己是第一任尖石巫师,但在同一本书的后文中松鸦羽穿越时,岩石命令他将半月任命为第一任尖石巫师。[7]:262
    • 维琪在她的脸书上解释说半月是第一任“官方的”尖石巫师,而岩石的年代要远早于她,只是没有获得那时还不存在的巫师名号而已。[8]
  • 他曾被写成有苍白的蓝色眼睛、[9]:3肿胀的白色眼睛、[9]:122浑浊的蓝色眼睛[10]:10章等等。他被画成有蓝色的眼睛,[11]:202在接下来的一页中也记载他的眼睛是蓝的。[11]:203
  • 在《族群的猫》中写到岩石说他看见小梅花的眼睛闪动了一下,但他本应是一只盲猫。[12]:18

翻译

  • 他在《暗夜密语》中被误称为止水岩,与急水部落的岩石Rock Beneath Still Water)相混淆。[13]:159

语录

他披着一身田鼠般的皮毛,毛发十分稀疏,只有脊背上还剩下几绺。他那双空洞的眼睛瞪得像一枚鸡蛋,细长而弯曲的爪子抓着一段光溜溜的树枝。树枝的皮被剥掉了,即便在如此暗淡的光线下,落叶依然看到上面布满了爪印——密密麻麻的直线刻满了苍白的树枝。

—— 旁白,关于岩石,暗河汹涌》,第3页

岩石
我能感到你的惊讶。它像金雀花一样刺痛了我。
落叶
对——对不起。我只是没想到——
岩石
你只是没想到一只猫居然长得这么丑!一只猫需要阳光、暖风来滋养他的毛发,还需要愉悦的捕猎来磨砺他的爪子。但我必须守护着我们的武士祖灵,他们就在这片土地下安息。
落叶
对于这件事,我们很感激您。
岩石
别感谢我。这是我不得不遵守的使命。还有,一旦你开始了解,就不会这么感激我了。没有交叉的直线,代表的是那些进入通道却没能再出去的猫。
落叶
群猫都是从哪些通道进去的?
岩石
我不能告诉你。想要成为一名利爪,你必须自己寻路出去。[注 1]我只能在你上路时,祈求我们的祖灵保佑你。
落叶
一点建议都不能给我吗?
岩石
通道里没有光,你只能靠直觉。跟着自己的直觉走,如果直觉是正确的,那你就安全了。
落叶
万一不正确呢?
岩石
那你就会死在黑暗中。

—— 落叶和岩石,《暗河汹涌》,第3-4页

岩石
你想和我说话吗?
松鸦爪
你为什么不再和我说话了?我试了一次又一次,但你就是不回答。
岩石
我现在来这里了。你要说些什么?
松鸦爪
你是星族猫吗?
岩石
不是,我是和那些远古猫一起来的。

—— 松鸦爪和岩石交谈,驱逐之战》,第55页

午夜
你们的时代刚开始时,我们就认识了。从第一只猫来到湖区开始。
岩石
我们看到了湖上的第一个日出。
午夜
太阳将湖水点燃,像熊熊燃烧的火焰。我们在火光般的倒影中看到了所有猫的未来:急水部落、五大族群、四大族群、森林和湖泊。
岩石
我们看到了你们的整个迁徙过程,从湖边到森林,又回到湖边。预言都来自那第一个日出——有着火焰般皮毛的猫将拯救族群,银色猫将拯救急水部落,最后,四力量将承载着最终的希望,不仅仅是族群的,也是星族的。
午夜
现在,我们担心的是,我们将看到最后的日出,你们的故事也将就此终结。
半月
但四力量,他们一定能救我们,是吗?
午夜
他们会来的,因为我们看到了。他们到来时,将点燃最暗淡的火焰。你们和所有逝去已久的祖先,都会再次像星星一样闪亮起来。
岩石
但邪恶也会降临。
午夜
黑暗和光明就像同时诞生的孪生兄弟。现在,所有的猫都必须站起来,去战斗。

—— 午夜半月和岩石讨论“四力量”,以及族群的命运,群星之战》,第2-3页

拯救其他猫从来就不是我的职责!如果生命掌握在别人掌中,还有什么意义呢?自己必须做出选择,必须争取自由。我可以为他们指明出路,但每只猫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 岩石对断影,关于落叶,《群星之战》,第4页

松鸦羽
你让我把焰尾留在湖里!你想让其他族群认为我是凶手吗?
岩石
那有什么关系吗?我不能让你为了改变另一只猫的命运而死!你们为什么总是偏离我们为你们设定的道路?

—— 松鸦羽和岩石争吵,关于焰尾,《群星之战》,第127页

岩石
这场战斗是族群猫自找的。你们心存怨恨太久,不愿意忘却那些凶残、怪异的猫,尽管他们早该被忘到九霄云外!你们让他们活在你们记忆中,让他们在星族的边沿,在没有星星闪耀的地方,找到志趣相投的猫。你们为什么就不能让他们消失在过去呢?
鸽翅
和你一样?你希望你也消失在过去吗?
岩石
甚至我也一样。

—— 岩石批评族群猫,《群星之战》,第129页

图集

英文

非官方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脚注

  1. 原文为I cannot help you. To become a sharpclaw, you must find your own way out. I can only send you on your way with the blessing of our ancestors.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Rock (Healer)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