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Disambig.svg  本文介绍的是影族开族族长。关于出现在《族群的秘密》中的虎族族长,请参见“影星 (虎族)”。
星星已经在无数个季节里俯瞰这块大地,我脚下的岩石已经矗立了无数个岁月。这块大岩石从地面上升起来,不是给我坐的。这些树木长在这里,也不是为了给你们提供遮蔽处。草长在高沼地上,不是为了让我们踩上去更柔软,兔子打洞也不是为我们提供住处。森林燃烧,也不是为了毁掉你的家。这片土地不是我们的,我们在这里生活短短几个月,然后离开,但这片土地还会存在。它不是可以永远供我们觅食,又能像猎物一样分享的地方。我们必须尊重它,保护它,它养育了我们,保护着我们。我们能团结起来,尊重它、保护它吗?

—— 高影对晴天和他的猫群,在四棵树首次战争》,第230-231页

影星
Shadowstar
美国Shadowstar
中国影星
台湾影星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Q634)[1]
过去 远古急水部落 (Q639)[2]泼皮猫 (Q649)[3]高影营地 (Q655)[4]影族 (Q628)[5]
生平
死因疾水杀死[6]
名字[?]
远古猫 高影Tall Shadow)[7]:猫物表
泼皮猫 Shadow)[8]:4、高影[7]:254
早期定居者 高影[9]:猫物表
首领[10]:2、高影[7]:191
族长 高影[11]:猫物表、影星[11]:454
血缘 [如何编辑?]
父亲 (Q4113)
母亲 (Q4064)
亲兄弟 月影 (Q3469)
出现于 [如何编辑?]
暗夜长影 (Q156)
追随太阳 (Q164)
雷电崛起 (Q165)
首次战争 (Q166)
燃烧之星 (Q167)
占地为王 (Q168)
烈焰焚河 (Q174)
蛾飞的幻象 (Q183)
雷星的怀响 (Q198)
影星的生命 (Q3567)[主人公][主要角色][视角人物]
族群的秘密 (Q199)
族群的守则 (Q201)
终极指南 (Q204)
数据项
Q3431:影族母猫,第一任族长,自《族群的秘密》登场的角色

影星Shadowstar)是一只绿眼睛,大个头、肌肉发达、皮毛光滑厚重的黑色母猫。

生平

影星,曾用名高影,为影族的开族族长。她还叫高影时是部落的一员,也是离开山区寻找更好家园的一群猫中的一员。在旅途中,他们的领队荫苔死亡,高影则成功地把他们带到了新家。她不信任外来者,拒绝了那些想加入的猫。她的猫对她的领导方式越来越失望,并主张让灰翅领导猫群,而不是她。高影的兄弟死后,她心甘情愿地下台,后来与灰翅成为联合首领。

她参加了一场致命的战斗,为了生存她毫不犹豫地杀戮。之后,高影被松林和沼泽地所吸引,在那里建立了一个新的营地。她的猫群以他们首领的名字命名自己的群体为影族。她欢迎卵石心成为他们的第一任巫医、以及日影成为他们的第一任副族长。高影最终接受了她的九条命,并改名为影星。猫们记得她是一位从不犹豫战斗的族长,也是第一位失去九条命的族群族长。

长篇外传

蛾飞的幻象

蛾飞半月告诉她把所有巫医带到月亮石后,在她的黑莓巢穴里想象着高影。

高影带着卵石心渡鸦皮杜松枝泥掌鼠耳去参加森林大会。当蛾飞宣布灵猫告诉她每个族群都需要一名巫医时,她立刻表现出不情愿,想知道为什么灵猫会告诉蛾飞,而不是任何一个族长。尽管蛾飞试图说服所有的族群,但高影认为灵猫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们以前只和族长说话,并且现在也不再和他们说话。

当巫医的观念完全确立时,高影承认他们的地位和权力,以及灵猫与他们说话的能力。她宣布卵石心为影族的新任巫医。

巫医们在决定迈卡和蛾飞周游各族学习的时候,卵石心觉得让高影同意陌生猫进营地,可能会有些困难。

迈卡死后,蛾飞哀伤过度,不愿回到风族,于是卵石心邀请她到影族住一段时间。高影得知迈卡的死讯后,从空地尽头走出来迎接她。她允许她留在影族,然后问日影是否能腾出巢穴给她。在蛾飞离开巢穴后,高影快活地问她是否还好。日影与蛾飞聊天时,他提到高影虽然是他的至亲,但她已不像山地猫,而是森林猫。回到营地后,高影称赞他们捉到了一只青蛙,听到蛾飞拒绝吃它后,她说他们不能让她没有品尝就离开,不然就没东西向她的族猫炫耀,但蛾飞还是拒绝了。

蛾飞和卵石心采集药草时遇见了奶牛老鼠,于是带他们到影族营地。高影邀请两名访客来吃些猎物。当奶牛指出蛾飞已经怀孕后,她震惊地看着高影,后者则垂下目光,她说他们以为她很开心拥有迈卡的孩子。蛾飞想回风族,于是高影坚定地让卵石心护送他回去。

蛾飞将自己的孩子送去各个族群生活。沸溪走向已更名为影星的高影,直言不讳地说她不吃青蛙,这让影星很吃惊,然后同意了。离开前,影星向蛾飞保证影族会把她当作自己的孩子照顾。




族群黎明

追随太阳

尖石巫师宣布旅程的事时,荫苔同意带领他们,这时高影跳起来,兴奋得绷紧了身体,说她要离开。第二天早上,灰翅醒来,听到猫们兴奋得喋喋不休。他看见高影、云斑[注 2]斑毛雪兔坐在一起。高影抬起她的爪子说,她想知道他们需要学习什么样的新狩猎技能。雪兔取笑她,告诉她她总是很擅长围捕突袭,她可以在猎物睡觉的时候偷偷靠近它,而高影告诉她自己真可能会这样做。

清溪和灰翅返回瀑布时,他们看到一群猫,有荫苔、晴天、斑毛、雨花玳尾。他们正在爬一座山脊以寻找出山的最佳途径。

月影露叶因月影要离开而争吵时,扭枝喵道露叶说得对,有责任心的猫应该留下来。高影拍了拍扭枝,问她是否认为他们离开就是不负责任。

在猫们同意投票决定那些想离开山里的猫是否应该离开后,尖石巫师告诉清溪和灰翅为每只猫收集足够的鹅卵石。当他们收集到足够数量的时候就把它们带回洞穴,然后荫苔和高影把它们堆在尖石巫师的爪子旁,他们庄重地注视着。

当尖石巫师对即将离开的猫说话时,她用鼻子触碰他们每一个的肩膀,告诉他们要找到一个能让他们的力量展现的地方,也提到了高影的跟踪和诱骗猎物的天赋。

当灰翅和锯峰追上跟随太阳的猫时,旅行猫们迎接他们。高影说他们一路走来都很顺利。

第二天早晨,猫们仍在旅行,月影在吹嘘自己吓坏了一只鹰,高影在他身后大步跑,对他的吹嘘置之不理。灰翅记起在山洞里时她都很少说话,但当她说话时都值得倾听。他想知道一窝猫怎么能生出一个糊涂脑和一只聪明的猫。 当晴天开始解释他的摆脱老鹰的计划时,他告诉其他猫,他认为四只猫可以击倒一只老鹰。他说他、高影、疾水寒鸦啼都能跳得很高,在一起能有力气把一只鸟拉下来。在清溪被鹰带走后,晴天和高影跑过来迎接他们,晴天惊呼他们已经杀死了老鹰。即使是高影也很兴奋,她的绿眼睛闪闪发光。

第二天早晨,当晴天出现时,他起初转身离开了鹰的尸体,但是高影把他推向死鸟,直到他蹲下吃了几口。

她被看见爬上一棵松树,以便更好地看到前面的路。她告诉大家她能看到走出山的路。月影问她要走哪条路,高影回答说要下山,并得意地解释他们要走的方向。她惊呼地说下面是平地。后来,灰翅给了她新鲜猎物,但她拒绝了,告诉他他们昨晚都吃得很好。

后来,当这支小队试图穿越雷鬼路时,锯峰惊呼这些怪兽对猫来说太多了。高影对此嗤之以鼻,说这些怪兽从外表上看不是很聪明,并说他们必须智胜它们。猫们一穿过雷鬼路,找到了庇护所,他们就抱怨饥饿,这时鹰击[注 3]说他们不应该进入两脚兽地盘。高影指出这是他们最好的庇护所。当月影消失时,他们遇到长相凶猛的宠物猫,高影和灰翅及晴天对战他们。宠物猫们逃跑后,高影冲着她的兄弟问他为什么要自己前进。

在荫苔被怪兽撞飞后,高影是其中一只被灰翅阻止跑过雷鬼路的猫。在向两边看了看之后,高影飞奔到雷鬼路上,把荫苔拖进长长的草地。当猫们和他们的朋友道别时,高影提到没有一只猫能比他更好地引导他们,是他把他们带出山区的。

当他们继续旅行时,高影继续用她受伤的爪子跛行,但没有显示出疼痛的迹象。

在发现树林后,高影走在前面,仍然跛行着。斑毛表示当他们到达新家时她会找到药草治愈她的爪子。锯峰冲到她前面时,高影冲着他说他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在等着他。

当鸦鸣停在一个洞口时,高影说它们不是兔子洞。他们再次离开后,斑毛告诉高影她不应该在带着受伤的爪子远行。高影说好的,但坚持要去森林边缘的高沼地。当他们来到另一个两脚兽地盘时,月影闻到了的气味,高影说他们不会靠近它,并引导他们到一个大圆圈里。当猫们成群结队地穿过雷鬼路时,高影和晴天还有疾水、云斑和鸦鸣一组。晴天走在高影旁边,确保她不会落后。

夜幕降临时,高影说他们可以休息、探索,并决定这里是否是尖石巫师要找的地方。几天后,灰翅在狩猎时遇到了两只泼皮猫-荆豆,高影问他是否有麻烦。据说她的爪子已经痊愈了,身躯看上去令人畏惧,面对那些敌对的猫时她的绿眼睛眯了起来。灰翅开始和他们争论。高影让他们离开,否则会被驱赶。高影看着这些泼皮猫离开,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高沼地上的一个凹坑里。然后她领着路回到高沼地上的洼地。在一场战斗开始前,灰翅很高兴高影和鹰击出现了。后来,鹰击把这个故事告诉了其他的猫,并说高影让那些泼皮猫离开了。云斑说,如果他们没有出现,灰翅可能已经受了重伤。

当月影把两只松鼠带到洞里,把它们给高影看时,她问他从哪里弄来的。当他告诉她他在树林里抓到他们时,她冲他厉声说他不应该独自去那里。然后她说从那以后他们会组队捕猎。当被问到是谁死了,并让高影负责时,她回答说是荫苔。灰翅怀疑荫苔是否真的让高影做他的继任者,相信这只母猫不会说谎。尽管紧张局势不断升级,但没有一只猫挑战高影。

当灰翅和晴天打猎归来时,他们发现高影在和她兄弟争吵。他抱怨吃兔子吃腻了,讨厌把身上弄湿,高影冷冷地说没那么容易。月影说高影所做的一切就是命令他们。鹰击在他们之间走来走去,告诉月影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争论。她说每只猫都听腻了他们的争吵,也说他们知道怎样捉鸟。几只猫走上前去,晴天问高影是否同意。她耸耸肩说,他们可以捕猎任何他们喜欢的猎物,但他们必须远离树林。

月影和森林猫打架后,高影说他被一次又一次地告诫却仍然不听。当月影说这是跳蚤脑的命令时,高影同意他们应该更经常地在森林里狩猎,但他不能再独自离开。第二天早上,月影宣布他要去打猎。在高影还没来得及争辩之前,晴天、锯峰、疾水和碎冰就提出要和他一起去。高影犹豫片刻后祝他们好运。

一天早晨,晴天和月影走近高影,说他们有话要说。高影从她和雨花剔除脚垫中刺的地方抬起头来让他们说。当他们两个说他们应该住在树林里,以便更好地狩猎和隐蔽时,高影说他们一直就住在高处。最后她决定他们会扔石头决定是否搬到森林里去。她告诉每只猫,如果他们想留下来,就把他们的石头放在附近一片光秃秃的草地上;如果他们想离开,就把石头放在附近的一片灌木边。她宣布开始,把她的石头放在草地上。在每只猫投完票后,高影看着石堆,宣布他们要留下来。投下离开票的猫说他们还是应该像在山区里一样离开。高影伤心地告诉他们可以离开,并说他们可以随时回来。

离开的猫离去时,高影是其中一只来道别的猫。她希望他们能狩猎愉快并且有庇护所,还说在高沼地上总会留有他们的位置。

当风和荆豆来到洼地时,高影问他们为什么到这里。当灰翅介绍他们时,高影眯起了眼睛,说他们是那些指控他们偷窃猎物的猫。当这些泼皮猫宣布他们很抱歉,并带来了猎物分享时,她欢迎他们。最终,山地猫对风和荆豆变得更加友好,甚至连高影也放松下来,吃上几口猎物。

当灰翅在等暴雨时,高影过来要他和她一起走。她说她需要和他谈谈。灰翅跟着她穿过森林,沿着高沼地的边缘走着。她问他关于那些新来的和晴天及月影生活在一起的猫的事。他解释他把他所知道的都告诉了她,他们似乎相处得很好。高影问他们是否应该邀请风和荆豆与他们一起住在洼地里,这让灰翅感到惊讶。灰翅认为高影是最后一只想这么做的猫,当他带着这些泼皮猫来拜访时,她并没有特别欢迎。他说这对他们来说是不自然的,在山区时没有其他的猫,所以很难邀请陌生猫同住。高影同意,并说他们应该考虑一下,毕竟这将有助于狩猎,并且他们将更强大来抵御狗或狐狸的攻击。她补充说她希望荫苔还在,希望他知道该怎么做。灰翅说这对他来说同样陌生,他们应该相信自己的直觉,就像尖石巫师说的那样。她厉声说她的直觉告诉他们,他们不应该草率地邀请其他猫和他们住在一起。灰翅说他赞同,但问自己暴雨怎么办。

灰翅对高影提到了暴雨,说他想邀请她到洼地,但高影对陌生猫有点紧张。后来,当玳尾离开时,灰翅想起了事情在变化,如果暴雨是他的伴侣,那高影会理解的。

当锯峰来到洼地,向他们解释晴天是如何把他赶出去的时候,高影说晴天会把自己的弟弟赶出去,这太可怕了。高影说他在洼地是受欢迎的,斑毛和云斑收集药草回来时她说他们可以做一些事帮助他的腿。锯峰感谢她,然后加入了荆豆丛下的灰翅。在确定弟弟没事后,灰翅告诉高影他要和晴天说话。当他回来时,高影在等着他,问晴天说什么。灰翅告诉她说,他不敢相信晴天必须“为集体利益”而行动。高影也同意这一点,并说家人和朋友应该放在第一位,这比一个更大群体的利益更重要。

当灰翅带着雷电来到营地时,高影问他是谁,从哪里来。灰翅向她解释说这只猫是晴天的儿子。在听了雷电的故事后,高影告诉每只猫他们必须决定雷电是否会留下。灰翅说如果雷电必须离开,他也将离开,高影则说没有必要。他要求如果他要留下来,她就必须让雷电留下来。高影问是否有猫抗议。当雨花问如果有猫拒绝帮助他,他们会是什么样的猫时,没有猫争辩。于是高影宣布同意雷电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雷电崛起

灰翅看见鹰击和高影正一边梳理皮毛一边交谈。

玳尾和灰翅返回营地,发现鹰击、斑毛、云斑和雨花正聚集在高影面前,她正在指示这些猫聚集更多的力量在他们的后腿上,以便他们可以对付一个爬到他们后面的敌人。她叫雨花再次尝试。雨花踢向一大块树皮——被高影支撑在一块大石头上——并把树皮的碎片抛向空中。高影称赞雨花,并告诉云斑轮到他尝试了。玳尾对灰翅说她很惊讶看到高影教学格斗技巧。灰翅还没来得及回应,碎冰就跑到高影跟前,大喊在他们的地盘上发现了一只猫,用尾巴指着玳尾。

高影走向玳尾,其他猫则围在他们周围。灰翅感到印象深刻——她看起来多么高贵和尊严,显然散发出作为首领的自信,同时认为她不可能欢迎玳尾。高影把头探向玳尾,礼貌地向她打招呼。她注意到玳尾怀孕了,向她表示祝贺,问她孩子们的父亲是谁。玳尾说没有父亲;至少,没有一个她想让其参与孩子们的生活的父亲。高影与灰翅对视一眼,表示她明白玳尾不肯告诉大家父亲是谁。她转向其他猫,告诉他们玳尾已经回到了他们身边,正在等待生育幼崽。她评论这些幼崽将加强群体的力量。碎冰抗议,声称幼崽只会带来更多张需要喂养的嘴。高影愤怒地转向他,告诉他,如果他如此关心食物,他应该去捕猎。碎冰再次抗议,但被高影警告的目光所压制。

碎冰去捕猎后,高影召唤玳尾到一块苔藓上,灰翅跟在一旁。三只猫坐在一起看着橡子毛闪电尾追逐蝴蝶。锯峰一瘸一拐地走向他们,玳尾注意到了他的伤势。怀孕的母猫问发生了什么事,并说她认为他正与晴天一起生活。锯峰开始解释发生了什么,但没有说完故事,显然心烦意乱。高影说,晴天只想要健康的猫,于是锯峰回到了高沼地上的猫群。她说这可能需要花一段时间,但锯峰会恢复得更好。她慈祥地看着受伤的公猫,他点了点头。玳尾向锯峰道歉,显然很同情他。

高影问玳尾她对他们的新家有什么看法,问她离开后他们有没有什么变化。她接着说,很高兴看到玳尾回来,她很想知道是什么让这名猫后想回到他们身边。玳尾避开了高影的问题,而是问高影和灰翅是否高兴离开了山区。怀孕的母猫回忆起尖石巫师告诉大家的事情,以及她是如何被称赞有着极快的速度和敏锐的眼睛。过了一会儿,玳尾的幸福从她的脸上消失了,高影问她怎么了。玳尾说她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利用自己的力量来造福这个群体,并示意她肿胀的腹部。高影说玳尾还有她敏锐的眼睛,她的技能在群体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高影若有所思地环顾四周,说她需要一只猫来做这个洼地的耳朵和眼睛;有猫观察地平线并向她汇报,问玳尾是否会接受这个任务。猫后困惑地问为什么要监视洼地。高影告诉她,事情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快乐;尽管猫群被很好地喂养和照顾,但时代已经改变了。她提到晴天,以及他的猫是如何清楚地表明森林是属于他们的,如果在他们的领地上看到一只猫,他们就会赶走他。然后,锯峰出现,说他也能帮玳尾的忙。高影犹豫了一下,拒绝了他的请求,说她只希望他能好好休息。锯峰失落地离开后,灰翅暗自揣度高影的决定是否正确。灰翅和玳尾都觉得应该让锯峰帮忙,但这时高影目光犀利地表明这里她说了算,做决定并不容易,然后大步走回自己的巢穴。

当灰翅、玳尾和雨花遇见风和荆豆时,他想起几个月前曾与高影讨论过是否应邀请泼皮猫加入他们,但高影决定不接纳他们。风和荆豆将他们遇见森林猫把猎物据为己有的经历告诉了他们,灰翅意识到必须向高影汇报此事。

在听见犬吠声后,三只猫返回营地。然而狗循着他们的气味闯进洼地,这时正坐在洼地另一端石头上的高影一跃而起,命令所有猫隐蔽起来。她站在岩石顶端,弓着背,皮毛蓬松,抬起一只脚掌,大声咆哮着伸出爪子,准备迎战任何进入攻击范围的狗。一只较小的白狗在岩石底部狂吠,却够不着黑色母猫。狗离开后,高影从岩石上跳下来。有猫发现雷电不见后,高影问谁最后见到他,然后命令他们搜索营地、检查地道

锯峰和雷电被找回营地后,高影正站在洼地边缘,机警地竖着耳朵,环视着高沼地。灰翅知道在确认狗离开高沼地前她都不会放松警惕。发现了灰翅后,她焦虑地问他们是否还好,得知他们都很安全,她松了口气,表示如果他们有什么差池,她将无法原谅自己。灰翅告诉她风和荆豆救锯峰的事迹,于是她同意讨论制定一些应对突发事件的方案,并若有所思地说风和荆豆可以留下来过一天夜,她需要时间考虑。灰翅觉得她太谨小慎微了。

锯峰兴奋地讲述事情的经过时,高影提醒他不要忘记那样做可能导致的后果,不然他们那晚就要为死去的同伴默哀。傍晚时分,风和荆豆与高沼地猫闲聊,而灰翅希望高影能看见他们如此合群。当风热情地提出帮助时,高影冷冷地点头,说她会考虑。灰翅猜测她不愿让泼皮猫觉得自己已充分融入她的队伍。

风给高沼地猫讲述地道的事,而高影打断她的话,灰翅猜想她是不愿别的猫受到风的鼓舞而接近两脚兽地盘。她说他们很感谢风和荆豆给予的帮助,但现在是时候离开了。碎冰问他们过个夜是否有什么不妥,表示他们都希望风和荆豆留下,但高影坚持他们必须离开,因为洼地只容得下山地猫。风和荆豆很失望,他们向高影点头后就离开了。突然,碎冰站起来,走到高影面前。他希望她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前宠物猫玳尾能留下,而他们必须走。碎冰的话让玳尾很沮丧,高影则说没有猫会在这时赶她走,并让碎冰道歉。然而碎冰重申他的问题,指出高影不在乎其他猫的想法,问她凭什么这么特别。高影一怔,灰白公猫继续表示灰翅应该做他们的首领而不是她,因为她只会待在洼地里而灰翅冲到外边营救其他猫。其他猫反对他的言论,雨花为高影说话,而后者则昂着头,表情茫然而震惊。就在大家都支持灰翅时,高影挺直身子竖起毛,眼里闪着暴怒的神色,但她仍未从震惊中缓过来,一言不发。

灰翅反对碎冰的说法,而碎冰坚持说高影不是他们需要的首领,接着高影低吼着上前一步,要对碎冰发起攻击,然而云斑挤到他们之间挡住了她。碎冰攻击了云斑,两只猫冷静后,高影跃上岩石,吼道碎冰没有权力说出无礼的话,她指出不管怎样,他们相互拥有,彼此照应,如果她的领导让他们很不快,那她很抱歉,下次她会任凭狗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偷袭他们。锯峰说这真是个好借口,而高影说如果他没有一声不吭地出去,就不会陷入危机。她怒不可遏地望了碎冰,又在进入黑暗前怒视着灰翅,眼里充满指责,灰翅感到很委屈。

她离开后,鸦鸣说高影想让他们像过去在山地那样生活,但这是个错误。然后他们讨论新的生活方式。锯峰提出了一个不错的建议,但高影没有现身,灰翅觉得她有责任来组织他们。

第二天,高影重新现身,用自己独有的效率组织了营地的活动。黎明时,灰翅发现高影已蹲坐在岩石上,不顾天气恶劣,仍守护着营地。 灰翅醒后,看见高影正在营地另一边的巢穴里清理皮毛。灰翅发现自从玳尾花时间在孩子身上后,高影几乎总蹲伏在她的石头上。他也希望高影能很快明白允许风和荆豆留下的意义重大。

玳尾的宠物猫朋友班布尔来到高沼地,请求加入他们,然而高影责备灰翅不该让她来到这里。班布尔告诉他们汤姆攻击她的事,于是高影问是否有办法让她和汤姆和平共处,并极力劝说她回到两脚兽那里。最后,风和荆豆过来帮忙,强行带走了班布尔。在那之后,高影对她疏忽灰翅一事向他道歉。在一番讨论后,她希望他能让她单独思考一会儿。

森林着火了,灰翅呼唤高影等猫前去帮助晴天。抵达森林后,高影指出他们要待在一起并带领其他猫向前走去。灰翅想冲进火中寻找晴天,但高影等猫命令他回来。他们发现月影即将被火吞噬,于是高影、灰翅和雷电冲上去帮助他。他身上的火被扑灭后,高影低头用口鼻碰他的肩膀,安慰他云斑会用药草帮助他。她的语气不坚定,似乎也不确定自己的话,但她仍坚持重复着。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

雷电在河漪的指导下跳出火墙,他看见灰翅和高影在简短地交流了些什么。鸦鸣让高影离开火圈,但高影不愿丢下受伤的兄弟,于是他和雷电在高影跃过火墙后带出月影。所有的猫都脱离火海后,高影感谢河漪的帮助。她尽可能表现出沉稳,但声音止不住地颤抖,表明她的情绪十分激动。河漪指出要游过小溪才能摆脱火场,但高影对此提出质疑。抵达安全区域后,高影再次感谢河漪。

晴天的队伍也脱离危险后,高影欢迎他们,并邀请他们暂时居住在高沼地。雷电与晴天捕猎回来后,他有些吃惊地发现灰翅在守望猫群而不是高影。灰翅走到正在照顾月影的高影旁边,高影告诉他她不得不全心全意照看月影,希望他能接替首领的位置,这让他很震惊。她觉得很疲惫,让他不再揭开她的伤疤。不久后,高影召开会议,宣布灰翅将接替她成为首领,猫群中爆发出惊叹和赞同声。

灰翅聚集高沼地猫,将要宣布风和荆豆的加入。这时高影默默地坐在石头上,一如既往地注视着高沼地,看不出她在想什么。灰翅跃上石头,黑色母猫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为他让出空间。宣布两只泼皮猫的加入后,他感到高影灼热的目光在灼烧他的背。

灰翅和玳尾遇到两条狗后,他召开集会,而高影没有理会,仍蹲在月影旁边。集会结束后,灰翅向她描述之前发生的事,但她仍满脸忧愁地看着自己的兄弟,没太在意他的话。他安慰高影,但高影说他们都对此毫无把握,拜托他让他们单独待着。之后,月影因伤势过重而死,高影哀嚎着说他还不该死。灰翅和高影将月影的尸体抬出洼地,高影难过地爬进安放兄弟的洞里哀鸣,想把他翻过去掩藏那些可怕的伤口,然后,她目光阴沉地看着兄弟的身体渐渐地消失在石头中。

枭眼擅自离开高沼地去捕猎后,高影尽力抖擞精神,主动帮忙。他们发现几块血迹,但由于狗的气味过浓,高影无法判断血的来源。到来荆豆灌木丛的另一边,高影翘起尾巴,指出气味指向森林。找到枭眼后,天下起了雨,于是他们到附近的一个洞里避雨,但紧接着洞口就塌了。他们在洞里遇见了,于是迅速逃离。高影率先从树上爬下,和其他猫一起回到高沼地。

风逐召开集会后,许多猫开始犹豫谁才是高沼地猫的首领。高影别过脸回避其他猫的目光,灰翅感谢她没有展现权威,于是主持集会。从风逐和荆豆毛口中得知晴天等猫杀死了一只名叫薄雾的母猫后,鸦鸣说他们需要一位首领。灰翅发现所有猫的目光聚集在风逐身上,连高影都有些迟疑地瞟了灰翅一眼,然后看着风逐。

班布尔死后,高沼地猫认为是晴天杀了她,想要攻击晴天。这时高影指出,如果他们因班布尔的死情绪激动,攻击晴天,那就是愚蠢,他们需要时间考虑。灰翅赞同高影的看法。然后,高影和灰翅讨论这件事,灰翅很高兴高影的精神好了很多。高影说她很乐意与他分担责任,补充道她甚至不在乎风逐管理起他们,他们应在此事过后正式欢迎她与荆豆毛的加入。她说必须有猫站出来,抢在更大的伤害产生前阻止晴天。




首次战争

起初高影被看到在参与关于晴天讨论,她轻轻地咆哮着说风逐可能是对的,如果他们现在想站起来,晴天会三思而后行。灰翅争辩说他不会攻击。过了一会儿,风逐说他们还没有决定如何处理晴天。玳尾转向灰翅,问他的计划是什么。高影走近灰翅,说灰翅已经同意在造成更多的伤害之前阻止晴天。灰翅突然想到高影是如何将他们带领出山的。灰翅记得当她要求他当首领时,他简直不敢相信,随着她的兄弟月影的离去,她原来的精力又回来了。

灰翅暗示,如果晴天移动的边界,他们就必须知道他下一步要去哪里。于是高影问如何做。灰翅一开始在泥土中标记他的计划,就让风逐和高影向后跳,给他腾空间。灰翅开始解释这些标记,高影点头。

雷电和寒霜从森林中回来,高影被提到在雷电附近走来走去。后来灰翅告诉高影他必须和她说话。灰翅告诉高影,他想和晴天见面,看看能不能用语言代替爪子来设置边界。高影问是否安全。高影让灰翅带上其他猫来以防万一。灰翅犹豫不决,但高影坚持要带上她和雷电。

高影藏在阴影里,因为他们遇到了晴天,高影意识到晴天的整个营地就在那里。他威胁要进攻,很快就动手了。高影试图阻止晴天和其他猫。高影咆哮着说雷电需要回营地告诉同伴他们需要支援。所以高影和灰翅爬到岩石顶上,开始和晴天的猫搏斗。她最终在雷电面前杀死了一只猫,并解释说他要么战斗要么死亡。

战争结束后,高影怒吼道如果晴天没有开始设立边界,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战斗。灵猫出现了,雨花问候高影。荫苔对高影的领导感到失望,但她回应她别无选择。灵猫离开后,她说他们的未来会更好,但应先安葬死者。




燃烧之星

刚开始,高影宣布埋葬死者的时候到了。然后雷电从尸体中间小心地走过,站在她身边,说这么多,他们能怎么保护得了。高影伸出一只前掌,若有所思地露出爪子,回应说这就是浴血奋战,这也是他们拨乱反正的方式。雷电想知道怎么做,但高影说不管要花费多少时间,他们都要在地上挖一个大坑,大得足够让所有阵亡的朋友们躺在一起。还说他们活着的时候被分裂了,死后要团结在一起。

冬青鼠耳泥掌加入了高沼地后,他们告诉这三只猫有关灵猫预言的事,提到燃烧之星时,鼠耳说它是长在雷鬼路另一边的一种植物,于是高影决定带领一支巡逻队去把它带回来。在雷电、卵石心、鼠耳和高影去寻找燃烧之星时,晴天出现了;然而,一眼冲过来抢一只死鸟,但卵石心说那只鸟是病死的。接着晴天便和他们一起去找燃烧之星。他们各自摘了一些,晴天想把一枝带去给河漪,他们都认为这是好主意。在他们回去的时候,雷电发现高影回头望着那片湿地,眼神有些恍惚。他问高影在看什么,高影把目光从湿地收回,开心地卷起尾巴,咕哝着说这里太美了。

晨须患了怪病后,雷电召开会议,他跳上瞭望石,站在高影旁边。

灰翅离开高沼地后,其他猫都找不到他,高影也派出一支巡逻队去找他,但没有找到。高影蹲坐在瞭望石上,她的目光扫视着高沼地,雷电问她有没有找到灰翅,黑色母猫摇头说,几天前他就该回来了。她也提到上一只独自离开的猫已经死了,他们在战斗中也失去了很多猫,他们还得对抗疾病,而现在又有一只猫不见了。她失望地摇尾问,还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天渐渐黑了,她向雷电保证,她会整夜观察。但雷电问这么做就够了吗,他还能出去找找。高影摇头,指出这是他自己说的:他们首先要提防疾病。并且他们都同意这个观点。还说在黑暗中,他不知道会遇上哪种动物,也很容易踩到已死的猎物身上。对他来说,耐心等待是最好的办法。

黎明的时候,高影告诉雷电来了一只猫,他以为是灰翅,但其实是晴天。晴天问雷电是否见到灰翅,雷电摇头,然后高影用尾巴示意他们过去。当他们走过去时,高影跳下来,站到他们身边。她向营地边缘走去时,问晴天为什么来看他们。晴天回答说他很担心疾病,想尽自己所能帮他们。雷电认为晴天变了,但晴天恼火地否认,而高影长久地凝视着他,说她对此从来没有一刻的怀疑。晴天问他们该怎么做才能制止疾病的破坏,高影解释说,只有照料病猫的猫才能靠近他们,而且他们捕猎时也格外小心,保证不把生病的猎物带回营地。高影提议在四棵树下开会,讨论疾病的事,晴天迟疑了一会儿,随后点头,说他去告诉他的猫,问是否能在日落时分见面,于是高影同意了。

晨须死了,高影最后一个走过来。但风逐抬起头,用敌视的目光面对着她,吐着唾沫说不要对她说什么,还说他们需要一场葬礼,问她是否很擅长组织。雷电把尾巴搭在风逐肩膀上,告诉她高影只是想帮忙。然后高影向她低下头,眼里满含着耐心和抱歉,问想让她做什么。风逐说她想让晨须和灵猫生活在一起,那是她应得的。高影说那是他们应该做的,并组织其他猫举行葬礼。

第二次四棵树聚会上,晴天向高影和雷电问好,高影提议他们都到岩石周围去,接着河漪就出现了。令他们惊讶的是,失踪的灰翅跟在他身后。雷电说他们需要灰翅,但灰翅认为自己是在妨碍他领导猫群。高影走上前来严肃地说,她明白他的意思,但他没必要突然消失,告诉他大家都非常担心他,尤其是枭眼和卵石心。之后,高影跃上岩石,坐在晴天旁边,开始说他们的营地已有猫染病,晨须在清晨的时候死了。她告诉他们这个疾病的症状,问他们有没有在其他地方见过。当她问到河漪时,河漪说他以前没有亲眼见过,但他见过更加严重的。他还说在一个绿叶季里,很多泼皮猫都死了,好像和高温有关系。后来晴天指出要提防一眼,因为他发誓要报仇。然后高影用惯有的冷静而智慧的声音说,任何事情该发生时都会发生,从现在开始,他们需要弄清楚如何保护自己免受疾病的伤害。灰翅认为他们应该分开,这时高影说她喜欢雷鬼路那边的沼泽地,她认为那会是一个完美的家。指出那里足够远,可以远离其他猫,能够让她保护任何跟着她的猫。但最后她还是决定留在高沼地。

一只看他们开会的母猫戏弄了雷电,这让雷电心慌不安。高影让他不要脾气暴躁,心怀敌意。雷电又问她是否真的喜欢雷鬼路那边。高影说她喜欢雾蒙蒙的空气,不知道什么原因,她感觉那里很特别,好像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在邀请她去探索它,并困惑地说那里让她有家的感觉。雷电问如果她真的离开,他怎么向其他猫解释,高影抖了抖皮毛,大声说不用担心,她还在这里,还会和他一起返回洼地。

灰翅回到了高沼地,看见高影正站在洼地边上,凝视着地平线上雷鬼路延展的地方,当她见到灰翅时,卷起尾巴表示欢迎。她满意地用鼻子碰着他,问他再次回家是否感到高兴。灰翅回应说他想是的。

雷电告别星花回到营地时,惊讶地看到灰翅、晴天和高影坐在洼地边上,并得知冬青也染了怪病。雷电说他知道燃烧之星是一种药草,也许能治好她的病。他们想去摘一些回来,但晴天说他们需要对付一眼。高影附和说他们需要穿过雷鬼路,才能到达燃烧之星生长的地方,他们必须在森林里穿行,很有可能遇上一眼。雷电建议他们作为一个集体来讨厌这件事,于是蹦跳着向高影身边跑去。高影跳到瞭望石上,招呼其他猫到石头边集合。她开口问晴天想从这里得到什么。晴天刚说他感谢大家允许他回洼地,就被锯峰打断了,锯峰让他把有关一眼的事都告诉他们。

他们采摘燃烧之星的任务失败了,但灰翅想出了对付一眼的办法。高影召开会议,等待其他猫到岩石下集合。她蹲坐在石头上,侧耳倾听,同时用两眼扫视着高沼地,谨防任何入侵者的出现。灰翅想看看是否有森林猫愿意帮他们,闪电尾绝不相信橡子毛会支持一眼,高影相信疾水也不会。灰翅说他会请河漪帮忙,高影说那应该没问题,但他们怎样把一眼弄到高沼地上来,晴天说他会去找他。

晴天将要去找一眼,高影从瞭望石上跳下来,祝他好运。晴天问他们是否能埋伏在空地那里,灰翅点头说会的,高影补充说他们还会把同样的信息传递给风逐和河漪,而且只能期望风逐已经改变主意。

在空地上埋伏的时候,雷电告诉灰翅,高影、云斑碎冰藏在另一边的洼地里。战斗开始后,他们没有意料到一眼会带着他的泼皮猫过来,由于寡不敌众,只能被赶走。河漪要带着他们回高沼地,他们来到一条地道入口,高影朝里面看了看,担忧地说里面可能什么都有。

一眼被杀死后,雷电告诉星花,他被她骗了,然后高影走过来,威严地一甩尾巴,问他们为什么站在这里无所事事,一眼已经被打败,他们应该去采燃烧之星。然后又语气轻快地宣布她可以带队去。碎冰提到一眼的泼皮猫可能仍然潜伏在森林里,高影的目光在高沼地上扫了一圈,没看到其他陌生猫,回复说她怀疑,首领遭遇伏击,他们逃得比谁都快,可能连影子都看不到,但是如果判断失误,他们也能对付。

晴天刚将驱逐,高影就把燃烧之星带来了。晴天说花瓣已经病死,孩子们也病得很厉害,于是高影让他带她去看看。同时高影告诉他,燃烧之星对冬青的疗效很好,而且她的孩子也要提前出生了。

太阳落山了,雷电看见高影已经梳理好她的黑色皮毛,用尾巴包裹住前掌,外表整洁,表情沉着,正用关切的目光看着冬青的巢穴,祈愿那只母猫顺利生产。他又一次问她,如果他们不需要她帮着带燃烧之星回来,她会不会留在沼泽地。她一时没有说话,但她开口说话时,也不是回答他的问题,她说谁会想到锯峰竟能成为如此优秀的伴侣和父亲。突然冬青发出一声高亢的哀号,高影跳起来,说孩子们出来了。高影知道太多的猫围在巢穴那里,对冬青和她的孩子们是不好的,因此耐心地在原地兜着小圈子。云斑宣布说他们都很好,但高影问冬青究竟怎么样,她能否熬过今晚,云斑说他又给她一剂燃烧之星,只能静观其变了。

去四棵树的时间到了,雷电和灰翅看见高影、河漪、风逐和晴天都已经在那里,还有玳尾雨花。他们意识到是在做梦,也记起了之前的预言-为了生存,他们必须像燃烧之星那样成长和发展。梦醒后,雷电和灰翅找到高影,她一见到他们,就跳起来,向他们走来。她急切地问他们是否也做了同样的梦,并问怎么处理这件事。灰翅提议他们应该在四棵树一起讨论,高影答应了。他们来到四棵树,其他首领早已经在那里了。晴天说他们需要团结协作,高影同意。最后,灰翅说他明白了预言的意思。




占地为王

当首领们与灵猫们分享梦境时,高影最初出现在晴天旁边。晴天提到她看起来很惊讶,好像刚刚苏醒。他与振翼鸟交谈时,看见高影正和月影、鹰击及鸦鸣交谈。

晴天叼着兔子到访高沼地,没有见到守卫的猫,疑惑一向在岩石上扫视高沼地的高影在哪里。枭眼报告高影晴天的到来,高影从灌木丛中走出。她问晴天有什么事情,晴天说是梦中的事。晴天认为他们应联合起来,但高影不同意,她总结说翼鸟的意思是他们必须找到自己的家园。雷电也反驳他的观点,让他回家,但高影觉得晴天应等到暴雪结束再走。晴天失望地离开后,高影允许雷电去确保他的安全。然而他们遭到獾的攻击,晴天负伤,只能暂时待在高沼地。锯峰表示出对晴天的漠然时,雷电看见高影正在岩石上凝视整个高沼地。锯峰也提到高影一直在考虑到松林里建一个新家。

高沼地猫开始以投石决定自己的归属,高影对此感到十分激动。高影解释了规则,然后想为风逐的营地画圈,但灰翅说风逐不喜欢他们中的任何猫加入她。高影把第一块石头放入了代表松树林的圈,雷电丝毫不感到奇怪,因为那里是高影内心一直渴望的地方。最终,锯峰、冬青及他们的三只幼崽、灰翅、卵石心、泥掌和鼠耳跟随高影前往松林。斑毛担心她和碎冰会被拒绝,但高影表示她到时会接受他们。

到达松林后,高影问灰翅觉得这里怎么样,灰翅回答他会喜欢这里。灰翅想到泼皮猫弗恩在监视他们时,高影问他怎么了,然后说松林比她想象得还要好。灰翅提醒他们要小心点,因为他们对此处仍缺乏了解,高影这时才有所担忧。

深灰多次帮助他们,给他们提供安家的建议。深灰提到松林里可能存在的危险时,高影有些垂头丧气,但她很快就接受了松林不完美的事实,转而去寻找建筑材料。深灰再次来访,高影高兴地问候她。深灰邀请灰翅去拜访她的营地,灰翅起初拒绝,但高影也建议他去。灰翅想带队去捕猎,想带上锯峰和冬青,高影生气地提醒他那对伴侣要为他们的孩子筑巢,他无权做出这种决定。锯峰支持高影,因为灰翅已经放弃了首领位置。高影也生气地指出自从到了这里,他就一直在发号施令,然后语气温和下来,说他现在应让更加强壮的猫负责。灰翅突然嗅到弗恩的气味,于是起身冲出营地,高影等猫以为他气得出走,于是在后面呼唤他。

灰翅来到风逐的营地,表示他喜欢高沼地的微风和天空,但他又必须与松林中的猫在一起。他不确定高影是否还需要他,提到她指责自己争夺权力,说他身体不如以前。风逐认为高影不是那个意思,她只是想让她的新家更像她的,透露自己也有过那种感觉。风逐安慰他,高影一直都知道有他是件幸运事。

雷电遇见了来自山区的日影寂雨。日影告诉雷电,高影是他父亲的姐妹。日影渴望了解父亲月影的情况,而雷电不忍告诉他他父亲已逝的事实,让他去问高影。雷电与河漪将两只山地猫带到高影营地。雷电看见高影正对冬青说话,黑毛母猫指着猎物堆,表示食物不够吃。高影嗅到了他们的气味,急忙走过来。寂雨迎上高影的目光,后者认出了她。高影开心地围着她转了一圈,然后看见了日影,立刻认出他是她兄弟的儿子。想到月影,高影有些悲痛,但还是把难过压在心底。寂雨问灰翅在哪里,高影迟疑了,因为灰翅失踪了。卵石心前来医治新来者的伤口,高影向他们介绍了他。高影指出他们现在应该休息,其他事情之后再告诉他们。

高影问河漪是否接受了斑毛和碎冰,他回答他们已经安顿下来。听到斑毛游泳的消息,寂雨很惊讶,高影提醒她不要忘记他们曾在瀑布后长大。雷电注意到她的思绪已飘回遥远的过去。

看见灰翅回来,高影感到欣慰。高影发现了弗恩,后者则说灰翅觉得她可以到这里,高影允许她留下。她让弗恩吃点东西休息一下。之后,高影希望鼠耳和泥掌能出去捕猎,指出他们多了几张嘴。锯峰的孩子们失踪后,高影说她在营地附近没闻出他们的气味。她说她要去雷鬼路找找,并对晴天主动帮忙感到吃惊。

寂雨死后,高影说他们必须安葬她。将她埋葬后,高影说他们要向她表达哀思。然后,她带领她的猫返回松林。当灰翅提出要加入风逐营地时,高影有内疚和不安,但还是同意了。




群星之路

灰翅注意到高影和晴天的气味都出现在高沼地上。她和晴天跑进了风逐的营地,高影告诉灰翅,弗恩在灰翅离开后不久就离开了她的群体。灰翅问为什么,高影回答说她似乎很害怕和不安。灰翅告诉晴天,弗恩正被斜疤所利用,这让高影感到震惊。在四棵树,高影和其他首领一起加入了晴天。刀疤出现了,问晴天是否有其他首领关心星花会不会再也回不来。晴天告诉他,他带来他们是由于刀疤的命令,刀疤哼了一声,说他只是想看看他们是否会出现。

当刀疤介绍他对山地猫捕捉到的猎物份额的要求时,每只猫都被这个吓了一跳,他们认为他们会饿死。刀疤认为山地猫不应该在他土地上的猎物身上长胖。高影愤怒地回答说,他们自己几乎没有足够的猎物,当然也没有足够的与刀疤和他的泼皮猫分享。她问刀疤他们为什么要相信他的话,也和其他首领一样愿意冒险攻击他。刀疤走后,晴天对其他首领很失望,因为他们没有答应为刀疤的猫群捕猎以拯救星花。然而高影让他跟上他们,要给他看样东西。

实施营救星花的计划时,星花即将分娩。听到这个消息,高影说太早了。星花生下一只小母猫后,高影迟疑地问她是否还好。之后,卵石心问星花和她的孩子们是否能在松林待一段时间,高影点头允许。

猫群再一次到四棵树见面。高影、锯峰和鼠耳在空地边缘附近互相绕圈子。他们的耳朵竖着,听到任何风吹草动,他们都会立刻转头去看。风逐抵达时,高影竖起了尾巴。首领们提到近期猎物被抢的事情。高影说他们一直在派出更大的捕猎巡逻队,但仍旧寡不敌众。然后,她说暴雨皮露鼻鹰羽都有各自的老师,也提到鼠耳已和鹰羽结成了不错的联盟。

在另一场四棵树会议上,猫们在学习战斗技巧。高影缩起嘴唇说泼皮猫打仗的时候胆小如鼠。河漪说他知道的一个捕鱼动作也可能有用,于是高影提出在她身上尝试。高影使用星花所教的动作,然而她刚抬起脚掌,河漪就把她撞得晕头转向,目瞪口呆。她喘气赞叹他的动作很快,她气都没了。

晴天前去四棵树开会。他发现其他猫都很愤怒,问发生了什么。高影回答猫群都不安宁,尤其是与曾偷过他们猎物的猫住在一起。高影评价朱尼珀雷文会捕猎,但前提是他们两个在一起,甚至在组队捕猎时他们也擅自离队,他们虽然会把猎物放进猎物堆,但却自己进食,睡在远离其他猫的地方。

灰翅与深灰的孩子出生后,锯峰和高影前去看望他们。高影祝贺灰翅,然后钻进巢穴去看新生幼崽。

满月大会上,高影坐在鼠耳和卵石心之间。她迎接雷电,当看到余烬维奥莉出现时,她欣慰地松了一口气。她提到朱尼珀和雷文也喜欢这个更名欢迎仪式,然后宣布仪式开始。她问朱尼珀和雷文是否愿意更改名字,他们让她帮忙选择,于是她认真思考起来。雷文请求以渡鸦毛的身份捕猎,高影同意了。刀疤突然出现,暗示他要展开报复。风逐意识到他要伤害深灰和她的孩子,于是立刻返回营地。然后,高影命令卵石心和日影去帮忙。

刀疤抓走了灰翅的儿子黑耳,晴天等猫救回了他。他们来到高影营地后,高影让鼠耳给受伤的晴天腾位置,并让冬青去照顾黑耳。这时灰翅已十分虚弱,即将别世,许多猫都去看望他。他提出了“族群”一词以描述他与营地同伴的亲密之情,对此,他的孩子白尾给高影的族群起名为影族。




三力量

暗夜长影

尽管曾在《蛾飞的幻象》获得九命和星名,她在本书中却被称为“影”。

四族的创立者和午夜见面,对于她将日蚀的秘密告诉日神表达不满,因为这让独行猫有机会说服影族背离星族和武士守则。影沮丧的表示她想扯烂午夜,但这么做对她活着的族猫并没有帮助。




暗影幻象

烈焰焚河

敬请期待



短篇电子书

雷星的怀响

影星和她的副族长日影带领影族参加森林大会。当雷星说他想成为第一只发言的猫时,影星跳起来加入了大岩石上的其他族长。影星咕噜着问他是否想从他的孩子诞生的消息开始。当雷族族长宣布他的副族长闪电尾的死讯时,他提到他一直在为黑色公猫守夜。于是影星建议所有的族群都可以为他们逝去的族猫守夜,并在他们加入星族之前与他们共度最后一晚,以此来表达对他们的尊敬。她还指出,雷星将不得不任命一名新的副族长,因为他需要助手帮助管理族群。




影星的生命

影星在一场森林大会上参与讨论了天族领地上日益严重的两脚兽问题后,她与天星交谈。天星希望影星在下次会议上和他站在一起,让其他猫知道这个威胁。当她和日影返回营地时,他们遭到了狗的袭击。当她和她的副族长试图击退它们时,影星发现有双琥珀色的眼睛在远处看着他们。他们都死了,在星族中醒来,并被灰翅和月影迎接。灰翅坦白了他对影族未来的恐惧,以及对其他族群、对影星失去第九条生命后会发生什么的恐惧。

在给日影的守夜中,影星在内心里质疑一些武士的忠诚,因为他们中的一些猫有琥珀色的眼睛。她注意到鼠耳和杜松枝正试图组织巡逻队,希望能打动影星让她任命他们成为副族长。她斥责他们争斗,然后带领一支狩猎巡逻队。他们在日影死的地点附近捕猎,她则在陷入回忆时扭伤了腿。当她被困在卵石心的洞穴里半个月时,她向她的巫医坦白了她的担忧。影星担心选一个新的副族长的决定,因为有一天那只猫会领导影族。她还告诉卵石心,她还没有向他透露过两条逝去的命,她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条命的路上。

在森林大会上,雷星向她保证,在闪电尾死后,他也很难挑选一名新的副族长。她同意在认同任何其他事情之前,亲自看看天族领地上的两脚兽。她、泥掌、渡鸦毛和卵石心在观察了两脚兽后,到高石头旁为天族寻找新的家。影星沉思着这片土地有多不合适,在观察雷鬼路时,一只猫把她推到上面,一辆汽车即将从她身上碾过。她试图击退袭击她的猫,她的族猫急忙去救她。影星认出那只猫是疾水,渡鸦毛把她赶走了。

巡逻队前往天族营地与天星对峙,影星怀疑她的老朋友是否下令让疾水杀死她。她还得出结论,是疾水看着她和日影死去。在疾水无法提供不在场证明后,天星最终认同了影星的指控,并将疾水流放。当晚,影星任命渡鸦毛为她的新副族长。卵石心做了一个族群分裂的梦,影星问威胁是否消失。

她和渡鸦毛到雷星那里告诉他们天族的情况,这时他们发现了疾水的气味。他们发现雷星偷偷收留着疾水,尽管影星和渡鸦毛发出了强烈的抗议,但他们拒绝抛弃她。影星召集了一场紧急森林大会来宣布疾水的背叛,令她吃惊的是,天星允许疾水回去。她想知道天族和雷族是不是在密谋对付她,而风族同意与影族站在一起。在搏斗中,两只母猫互相致命一击,都因此死亡。然后,疾水道了歉,灰翅和日影欢迎她们加入星族。灰翅还向影星展示了天族的未来,并确认天族将继续生存下去。




荒野手册

族群的秘密

敬请期待



族群的守则

在族群黎明的大战之后,影与雷、风、河和天一起被简单地提到。在战斗中亡者的灵魂迫使剩下的猫和平相处。她和其他四位新族长发誓要建立他们的族群,并设法停止战斗。




终极指南

在<灰翅篇>中,高影被提到从带领猫们进入高沼地到照顾她受伤的兄弟,她退了一步。灰翅取代了她的位置成为首领。

在她自己的篇目中,叙述者把高影描述成一只毛茸茸、绿眼睛的黑色母猫,并解释了她是如何离开山区加入离开的群体的。她被描述为一只警惕和体贴的猫,对陌生猫相当不安和怀疑,而且总是最后一只接受外来者进入他们的群体的猫。然而,这引起了高影营地内部的争吵,导致一些猫想要灰翅取代高影的位置。但高影的不安并不是引起争论的全部原因——她坚持要照看营地,其他猫觉得她应该更认真地对待自己的首领职责。

月影死后,高影实在无法承受焦虑和悲伤,她心甘情愿地让灰翅领导高沼地猫,但后来,她恢复了在猫中的权威,加入灰翅成为平行首领。在这条路上的某处,高影成为了影族的第一任族长-影星,并带着她的猫穿过雷鬼路到松林中生活。

在<斑毛和云斑篇>中提到,斑毛留在高影的群体,并保持忠诚,即使在被晴天的猫照顾着。<荆豆毛篇>中还提到,无论风逐走到哪里,他都跟着她,从高影和灰翅的群体到其他地方。




细节

趣闻

  • 在一次艾琳访谈中,基立表示、影、都没有在他们的名字后面加上“星”的后缀,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个传统。[12]
    • 然而在《族群的秘密》中,族群的建立者已经冠上“星”的后缀了。[8]:65
    • 《蛾飞的幻象》的结尾证实所有的族长都接受了将“星”作为名字的后缀。[11]:454
  • 凯特在她的的博客上证实族群黎明系列的第五本书中有高影视角的章节。[13]
    • 但她的章节在最后定稿时期被改掉了。[请求来源]
  • 凯特说她十分尊重高影,但因为她是执笔者,而高影是一个角色,所以这让凯特抑制住了喜欢她的冲动。[14]
  • 她是五巨头中第一位失去所有性命的族长。

勘误

  • 在《族群的秘密》中,影得名于她在夜间捕猎的本领,[8]:6但是她在有这种本领之前就已经得到了这个名字。[7]:18
  • 她曾被误称为武士。

猫物关系

高影和月影

敬请期待

高影和日影

敬请期待

高影和卵石心

敬请期待

语录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月影
谁说过让你负责吗?谁死了让你来负责的?[注 4]
高影
当然是荫苔。而且我从来就没要求过得到这个位置。

—— 月影和高影在争吵,追随太阳》,第175页

应该随时将自己的至亲放在首位——这谁都知道!这比大家的利益重要得多!

—— 高影,评论晴天锯峰赶走一事,《追随太阳》,第268页

他们活着的时候被分裂了,死后要团结在一起。

—— 高影,在死者被埋葬时,燃烧之星》,第7页

她这么做是因为她是族群猫。你们都很担心两脚兽会夺走你们的领地。从她知道我已经失去了几条命来看,也许她确定我已经剩最后一条命了。或许她认为这个机会值得打破我们的新守则。如果日影和我都死了,影族就没有了首领。这样就很容易占领我们的领地。

—— 影星对天族,关于疾水的背叛,影星的生命》英文版,第261页暂译

影星
我们都做好准备了。但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些事。这是我的最后一条命了。我想让你知道,你是领导这个族群的正确的猫。
渡鸦毛
不,我会做任何事来保护你。你能活过这场战争。
影星
我是否能活下来已经没关系了,我很感激你的忠诚,但你不能让这些事影响你领导影族的能力。如果有必要,你必须准备好成为族长。
渡鸦毛
我会尽力做好准备的,但我不知道我是否强大到能接替你的位置。
影星
你准备好了,你会是名强大的族长的。只是永远不要忘记遵循你所知道的正确的事。永远不要把任何事情——甚至是你自己的生命——凌驾于族群之上。星族会指引你的。
渡鸦毛
我希望你的最后一条命是最长的一条,我就不必在如此多的岁月里领导影族。但,如果明天会发生这件事,我保证会尽我所能,我会引导和保护影族,并遵循守则。
影星
我知道你会的。

—— 渡鸦皮和影星,在战争前,《影星的生命》英文版,第285-286页暂译

武士守则阻止我们成为泼皮猫。它让我们成为族群猫。如果我们不遵守守则,族群将会比我们没有领地时失去得更多。

—— 影星的思考,在她濒临死亡时,《影星的生命》英文版,第294页暂译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图集

中文

英文

其他

非官方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请参阅

脚注

  1. 正体中文版的引言中,“瓜分”被写成了“爪分”,无法判定是单纯的错字,还是故意为之。
  2. 中文版中,云斑的名字被译为“云点”。
  3. 中文版中,鹰击的名字被译为“鹰爪”。
  4. 原文为Who died and put you in charge?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Shadowstar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高高高高影的族长名简直不忍直视(滑稽)

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