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Wiki.png

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

由于中文书籍尚未出版或其他原因,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如果你对此存在异议或建议,请在此页面的讨论页Project talk:译名讨论中提出。
很抱歉,你问了一个真诚的问题,所以我只能给你一个诚实的回答而不能把你的皮扒下来。事实是,尽管火星不会属于我,但我现在依然爱着他,而我将永远守护着他。火星属于沙风、属于雷族。但我的心将永远属于他。非官

—— 斑叶对读者,《斑叶诚实的回答》

《斑叶诚实的回答》
Spottedleaf's Honest Answer
Placeholder 200x300.png
美国Spottedleaf's Honest Answer
中国斑叶诚实的回答
台湾斑葉的真心話
作者 维多利亚·霍姆斯[1]
体裁 短篇故事
出版日期 2008[1]

《斑叶诚实的回答》非官Spottedleaf's Honest Answer是一段由斑叶独白的短篇故事。在故事中,她向读者解释了她对火星、沙风和他们之间感情的看法。[1]

译文

晨星出版社将其翻译后放入了自制的《猫战士报》中。全文被放入第11期的第二页中。

下列角色在文内曾出场或被提到:

全文如下:

嗨,你好,我是斑叶。白风跟我说你在找我。恭喜你找到来星族的路,我知道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别担心,等我们聊完以后你就可以离开了。现在还不是你到这里生活的时候,小家伙。

这里的气候相当酷热,会把毛皮烤焦的,我们一起坐在那棵柳树下的苔藓上,那里会比较凉爽。你觉得很舒服吗?不赖吧!在这里我们不会被其他猫打扰,大多数的星族猫会在这里找到适合晒太阳的地方。

所以,你是想知道关于火星和沙风的事吗?火星现在是雷族族长,而沙风是他的伴侣。火星曾经是一只宠物猫,在他进入旧森林领地以前,他的宠物名是拉斯特。你不敢相信吧?!老实说,我觉得两脚兽都喜欢为他们的宠物猫取一些可笑的名字。当时蓝星发现这一只好奇的小猫在我们领地上游荡,后来——

什么?你知道这些故事了吗?可是你刚刚问——喔!我明白了。你是想问我,关于我对火星和沙风的想法吧!嗯,好吧。我也不会装做不晓得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因为我是一名巫医,我们不能有伴侣或是孩子,我们的责任是照顾整个族群,将族猫都视为己出地爱护着。

事实上,我现在在星族,而火星依然活着,并且还有几条命存在,也有一名伴侣。她为他生下孩子,在大迁徙时也陪伴着他,即使族群们无法适应在新的湖畔领地生存时,她依旧不离不弃地爱他。

也许你认为我应该放弃对他的情感,并且在很久以前我就应该接受我们只能当朋友的事实?我从你的眼神看得出来,这是你现在的想法。但是你就像是大多数的族猫一样,一样善良,无法将这些话说出口。

你难道以为我不懂,我和他之间的希望有多么渺小吗?你以为我依然会觉得,总有一天我们是可以在一起的。只因为我已经不是巫医,而沙风会像露水一样消失,所有的猫都会忘记我们不应该在一起吗?我很抱歉,你很真诚地问了我一个问题,而我虽然不至于恼怒到抓下你的毛,反倒是要真心地回答才公平。

事实上,即使到现在我依然爱着火星,我知道他永远都不会属于我,但我仍然会永远地看顾他。他属于沙风,属于雷族。我的心则永远属于他。

你知道吗,我在一开始并非对他一见钟情。在他来到旧森林以前,我已经在雷族当了好几个季节的巫医,我热爱我的工作,从了解哪一种药草可以治愈伤口和抚慰情绪,到在梦境中与我们的祖灵分享舌抚,解释各种给予猫族的预言。

其中星族给我的最后一个预言,对我充满了讽刺——一颗流星指示只有火能拯救族群,那预言说明火星即将来到进入旧森林,他能拯救雷族,甚至也拯救了其他四族。

你知道的,还包含第五族——天族。天族是我和虎星共同的祖先,我们都是云星以及他的伴侣猫鸟飞的后代。当她的族群都被赶出四族领域时,她选择加入雷族。所有族群的命运都与火星的命运密不可分,但我却不是他命运的一部分。

一开始他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名学徒——特别的只是他宠物猫的出身,他和多数学徒一样好奇、勇敢,偶尔鼠脑袋,我知道蓝星感觉到她与他有特殊的关联,到最后她才明了火爪就是拯救族群的火。

当黄牙来到雷族以后,我才对火爪有了新的看法。他不怯懦于那只古怪老母猫的恶言恶语,会尊重她、关心她,甚至在雷族猫不能接受她这只影族猫的出身时也照顾她。或许是因为火爪也了解被视为外来者的感受,他必须透过一次次的行动,证明他对族群的忠诚,以取得族猫对他的尊重。

我很快就不再质疑他的忠诚。我开始接近他,仔细倾听蓝星说明他训练的情况,并且时时与他交谈关于族群的日常琐事,也会多聊影族对雷族的威胁,或是星族隐藏的秘密。他仁慈善良、胆大心细,并且忠心耿耿到族猫们也认同他。看到一只像他这样的猫,我知道雷族何其有幸能拥有他,我也明白他会有什么样的成就——他是拯救族群的火,也是我永远都不该爱上的猫。

当影族侵入雷族领地,并且将我推向前往星族的道路,一切来得太快!我躺在月池的窝内,暗自希望火爪也能追随我的脚步!我不该这么快就死亡的!即使我永远都是巫医的身份,却错失他生命中每一个重要的时刻,不能在他成为武士、副族长,甚至是当上族长的一刻陪伴在他身边。

天命注定我……只能远远地看顾他,就像一条在池底游荡的鱼,只剩模糊不清的存在。有时涟漪阻挡住我的视线,让我必须在星族森林里来回穿梭,一夜又一夜地搜寻他的身影。

当我能注视到他是,事情已经充满变化:他能看清事实并做出决定,变成像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但我从未停止看顾他,从未放弃帮助他。我和他在梦境中行走,分担他的恐惧,用星族赐予我的智慧引领他。我知道他多么希望能看见我,当我的气味围绕他时,他有多么开心。你能想象这些痛苦吗?当我在星族时,却比我活着时还要亲近他。

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沙风成为他的伴侣。我知道我们之间的那条鸿沟将宽广地让我无法跨越。你知道他曾在梦境中告诉我,他的离去是因为他不能永远爱一个回忆吗?我不是一个回忆!我就像是小猫被抛弃般号啕大哭。

我存在这,我依然爱你!我永远会陪在你身旁!

但这怎么比得上沙风给他的温暖,一个真实存在的伴侣能帮助他带领族群,能够为他生下美丽的孩子并且陪伴她们长大?当火星慢慢变老,而我依然年轻,唯有沙风能一步一脚印,像是水中的倒影与他相偕携手到老。

火星爱沙风吗?哦,是的,我深信不疑。沙风对他而言是好伴侣,任何猫都看得出来她有多么深爱火星。她完全信任火星作为族长的能力。他们的女儿是很棒的猫,我将她们也视同己出。

叶池有一段不平凡的命运,如同她的父亲,而我能够走入她的梦中指引她,是我的荣幸。有时候我真恨不得自己就是她的母亲,站在火星身边看她成长。我会竭尽全力地保护她或她的妹妹松鼠飞,直到她们加入我的那一天。

啊,你看,影子变长了,是你该离开的时候了。樱桃爪会陪你到边界。樱桃爪,麻烦你到这里!

谢谢你的拜访。我希望我已经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事。如果刚好也是我知道的话。请不要对别人谈起我们俩之间的对话。尤其是火星!事实证明他和沙风过得很快乐,尽管他们俩会有些波折。

我多么希望人生能从头来过,但事实证明这是无法改变的。我无法改变我生命中一次心脏的跳动,无法改变任何时刻,因为这也意味了我会失去和火星之间的友谊。

现在,离开吧!愿星族永远与你长相左右。

请点击以查看大图

外部链接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Spottedleaf's Honest Answer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1.0 1.1 1.2 • Spottedleaf's Honest Answer. 原页面 归档于 2015-01-27. 访问于 2016-07-16. “Written by Victoria Holmes, this revealing short story has Spottedleaf discussing her special bond with Fireheart. Hello? Hi, I’m Spottedleaf. Whitestorm said you were looking for me. Welcome to StarClan, and congratulations on finding your way here! I know it’s not easy. Don’t worry, you’ll be allowed to leave after we’ve talked. It is not your time to stay, little one.”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