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使用了标题手工转换:族群决定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Wiki.png

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

由于中文书籍尚未出版或其他原因,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如果你对此存在异议或建议,请在此页面的讨论页Project talk:译名讨论中提出。
我承诺,我会遵循武士守则;在此之前,我会遵循星族的希望,森林中应当有四支族群。如果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共享新鲜猎物,那我们就这么去做。正如过去一样,我们将为生存做出我们应该做的事情。非官

—— 集会中的火星《族群决定》英文版,第14页

族群决定
The Clans Decide
Placeholder 200x300.png
作者 维多利亚·霍姆斯
原标题 The Clans Decide
体裁 短篇故事
出版日期 2009-01-20
时间线
定位 介于《暗夜长影》和《拂晓之光》的一个秋天[注 1]

《族群决定》非官The Clans Decide是一个短篇故事,讲述了在因收留受伤的河族武士而在族群内部发生争端后,各个族群通过投票的方式决定是否追随火星的故事。

在当时,读者们可以在官方网站为他们最喜欢的族长投票以决定要为谁来撰写短篇故事。投票的结果是火星。投票结束于美国总统就职仪式的那一天,以表示对其的致意。在官方网站上关于此次投票的页面后来由于某些不明原因被移除。

细节

  • 松鸦羽建议族群之间使用石子进行投票。这可能是参考了松鸦翅在《暗夜长影》中类似方法。

译文

简介

晨星出版社将其翻译后放入了自制的《猫战士报》中。全文被切为三段,分别放入第4期、第6期和第8期的第三页中。

下列角色在文内曾出场或被提到:

全文

火星在冰冻的大地上停步,一只前脚停在空中不动,竖起耳朵听。结了霜的蕨丛间,是猎物的窸窣声吗?枯蕨叶上的气味警告火星已到了影族边界,但如果猎物跑过来,进入雷族领域里,那么他当然乐意为族里的猎物堆加菜。

那声音又响了,微弱的嘎吱声过后是一声闷响。火星从断裂的枝梗间往外望,一个静止的深色影子闪过一道橘光。他潜行向前,把重心放低呈蹲伏姿,准备在那东西一有动作时就扑上去。他张开嘴,想辨认那即将成为爪下食物的气味。是松鼠?还是兔子?

河族

他闭上嘴,从蕨叶间跳出,踏着潮湿的蕨茎,来到边界旁。“你在这里做什么?”他发问。

一双大眼朝他望来。“求求你,帮帮我们。”一只黄白毛相间的公猫哑着声音说。他身上血迹斑斑,尾巴不自然地垂在身侧,仿佛像根树枝被折断过。

扑尾!”火星惊呼。“我的星族呀,出了什么事?”

这只河族武士挣扎着站起。“我们……我们在影族的领域里,受到他们攻击。巡逻队都分散了,一直被赶到你们的边界。”

火星眯起眼。“所以一开始是你们越界的喽?”然后他又忽然想到:“你说‘我们’是什么意思?还有别的猫吗?”

扑尾往旁挪了挪,露出身后那团深棕色的东西。火星大感惊恐,原来那是一只猫,他瘫在冰冷的泥地上,几乎没了呼吸。他跑过去,把鼻头按进那只猫的毛里。皮肤下有微弱的跳动,足以证明这只母猫还活着,但没有巫医治疗,她肯定撑不了多久。

“是獭心。”扑尾在她身后说。“她……她还好吧?”

“不好——但她还活着。”火星回答。“来,我们得带她去找叶池。”他把自己肩头挤进獭心的身子下,想扶她站起来。但她却张嘴发出微弱的抗议,一大滩鲜血淌了出来。火星感觉到她粗糙毛皮下的骨头,闻到她身上那股酸味,好像已经有数月没洗澡了。当然,酷寒的秃叶季才刚过,但这只猫还没踏上影族领域,就已经半死不活了。

獭心绝对没力气走的,于是火星把她放平,绕过去用牙齿咬住她后颈。她轻得像只小猫。

“别动!”一声咆哮传来。

火星转身看到影族的副族长黄毛,正对着自己露齿怒吼。

“连雷族都来了?人家还以为我们要召开森林大会呢!”她咬牙切齿地说。“少那么鼠脑袋了。”火星顶嘴。“两只受伤的猫从什么时候开始能威胁影族啦?”

“从整支河族巡逻队故意跨过我们边界,想偷猎物开始!火星,你最好少管闲事,让我们来处理这些闯入者。”

火星竖起脊椎上的毛。“不准你接近这两只猫!”他吼。“他们已经被你们惩罚得够了。”

花楸掌烟足出现在黄毛两侧,都压平了耳朵,尾巴高高抬起。“他们该受到多少惩罚,由我们决定。”花楸掌咆哮着。

不!”火星呸了一口。“这个秃叶季的打斗已经够多了。我们自相残杀的速度比饥饿和寒冷还快。在下一次满月前,我要召集四族开森林大会,我们一定要想办法阻止东一场、西一场的打斗,把力气留着拯救自己。”他对扑尾点点头。“快到蕨叶的另一边去。”搞不清楚状况的扑尾跳过枯蕨叶,落地时痛得嘀咕了一声。火星又叼起獭心,把她往蕨叶那边拖。虽然她瘦成了皮包骨,火星却一直被她伸得开开的四只脚绊倒。

“等一下!”黄毛喊。“这两只猫是我们的囚犯。你不能把他们带走!”

火星停在蕨丛的另一边,让獭心倒在地上。他站了一会儿,喘着气,感觉脖子上的肌肉都在抗议。“其实呢,他们现在是我的囚犯了。我们在雷族领域里。”他朝着族猫在蕨丛两侧留下的气味记号挥了挥尾巴。“黄毛,你敢再上前一步,我就叫一队武士来把你耳朵上的毛都扒光!”

这只深黄色的母猫缩起嘴唇。“你要他们就请便,”她发出嘘声。“但他们要是敢再踏进我们领域一步,自己知道会怎么样。”

扑尾哀呜了一声。影族武士满脸怒容地瞪了他一眼,才转身消失在树丛间。

火星呼出一口长气,低头看着獭心,她闭上了眼。

“好吧,”他低声说。“一起回山谷去。”

·····

跨越横倒的树前往小岛时,云层遮蔽了天空,这情景很怪异。四周暗得几乎看不出河水和石岸的分界,从身边武士们一声不发、小心翼翼却动不动就被阴影吓着的走路模样,火星知道他们都感到不安。他带头走上那棵树,在脚下的树干分叉成多个树根时跳下地来,脚掌在石头上踩出嘎吱声,前方树丛的某处传来猫儿警戒的嘘声。

“我是火星,我带雷族猫过来了!”他喊。

“什么森林大会嘛,我们连对方的面都见不着。”对方回答着,是风族一星。“什么事情重要到不能等到满月再说?”

火星挤身穿出树丛,缠结的枝梗总算不再扫上他的脸。空地四周更是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空地上有多少猫儿,但他嗅出了风族和河族的气味。“豹星,你在吗?”他问。

一阵窸窣声,河族族长走上一步,“我们受伤的武士呢?”她追问。

“在这里。”火星说道。他感觉到扑尾和獭心走过自己身边。这只母猫仍然有些一跛一跛,但叶池已经把她发炎的伤口处理干净了。

“噢,感谢星族,你还活着。”他听到河族的松毛在低语。

“其实要感谢的是叶池,”扑尾回答。“还有火星,让影族武士对我们紧追不舍的时候收留我们。”

“我们有充足的理由追赶你们。”火星身边有个声音咆哮起来。火星吓了一跳,发觉烟足和其他影族的巡逻队员也来了。黑星的一身白毛在黑暗中发光,他从影族群猫间走出,把脸靠近火星耳边。

“依你所求,我们来了,”他低吼。“但最好别让我们白走这一趟。”他呼出的气息涩涩的,明显表示他有几天没吃东西了,他的肩膀也微微颤抖。

“各位族长、各位武士,请靠近一些。”火星抬高声音说。“族长不必爬到树上了,这样看不到大家的。”

“更何况现在也不是真正的森林大会。”黄毛嘀咕着。“又没满月。要是星族知道我们乱集会而生气怎么办?”

“我们要想办法度过秃叶季,他们怎么会生气?”火星争辩着,感觉颈上的毛竖起。他抖了抖身子想把毛放平,心里很清楚他有必要保持镇静,因为只要猫儿一言不合,随时可能破坏现在这种薄弱的和平。“因为我请大家今晚过来,就为了这件事。我们全都受寒冷和缺乏食物所苦,如果还继续争斗,只会让大家更衰弱。所有敌意、越界、偷取他族猎物等事,全部都必须停止!”

“为什么,就因为是你说的吗?”风族的裂耳冷笑。“谁让你当老大啦?如果越界可以捕到猎物,那我们就越界。你们守护不了自己的领域,又不是我们的问题。

“等我们入侵风族、好好让你们吃顿苦头的时候,就会是你们的问题了。”河族的黑掌吼了回去。

“是哪位武士要动手呀?”夜云也想加入一战。“是被影族打得落花流水的那几位,还是虚弱得连离开领地相救都做不到的那几位?”黑暗中实在分辨不出每只猫的位置,但火星感到身边的猫儿动来动去,剑拔弩张。

“我并不想看到这种事发生!”他咬牙说。

“你真以为情况会不一样吗?”沙风在他耳边低语。“这些猫儿都又怕又饿,就跟我们一样。和平又无法带来食物。”

“永无休止的打斗也不会!”火星顶嘴。他跳了开去,又因为看不到沙风而差点把她撞倒。“要是大家只想争吵,那就不必待在这里。雷族的跟我走。”循着倒下的树和河岸的气味,他大步走向树丛。身后传来几声惊吓的低语,影族某只猫儿似乎在说:“懦夫!”雷族猫儿在他身边围成一圈相护,但火星冲散他们,故意落后,好让他们先走。“火星,等一等!”迅速的脚步声在他身后响起,他感觉身边有另一只猫儿的暖意。河族的气息涌上鼻端。

“你不能现在离开!”藓毛哀求。“回来吧,讲点道理给大家听。不是每只猫都想继续这样自相残杀、争抢食物过日子。”

火星转过身来面对她,她一身玳瑁色的毛几乎隐藏在浓密树丛间而看不清楚。

“他们没有理由听我的,我也没说我就有答案。我跟其他猫儿一样,对寒冷和饥饿束手无策。”

“但是你要大家来这里集合,因为你相信我们可以合作。我们以前不也合作过吗?为了四族大迁徙啊?这次你却这么快就放弃?”

火星竖起耳朵聆听空地上的声音。树林间有咆哮的回音,两只猫儿往前跳,脚掌落在冰冻的地面时发出闷响。听起来,一场打斗即将爆发。如果今晚有任何猫儿受伤,那就会是他的错,因为是他在尚未满月之时,召集了四族的猫儿来集会。他不能抛下他们。

“我会回来,”他告诉藓毛。

沙风从岸边回来找他。“我去叫其他猫儿。”她说。

火星挤身穿过树丛。一阵风从湖上吹来,头顶上方的树梢沙沙作响。火星抵达空地时,云层已被吹散,就像扯裂的蜘蛛网映衬着满布尘土的银色天空。月亮仍不见踪影,但数千繁星的晦暗光亮却让小岛浸溶自水漾的光里。现在火星看得到通常作为族长座位的那棵橡树,也可以看到在空地周围长了一圈的那几棵松树了。而在阴影里渐渐显露出来、毛上闪烁着灰光的,就是来自四族的猫儿。

空地中央,裂耳和黑掌面对面蹲伏着,两只猫都缩起嘴唇露出牙齿,摊平了耳朵,打斗……一触即发。

“你们族里全是弱者,而且一直都是这样!”黑掌吼着。

裂耳在嘘声中扑向这位河族武士,把他按倒在地,爪子刮过这只黑毛公猫的脸。“现在还敢说我们弱吗?”他逼问。

黑掌扭过身子,用后脚推开裂耳,前脚伸直朝他扑过去。他在这位风族武士左耳上重重打了一拳,裂耳甩了甩头,几滴血溅上了地面。黑掌落地,转身准备再次攻击,眼里闪着狠斗的光,嘴边滴下唾液。

火星冲进两只猫中间。“住手!”他下令。“这样一点用都没有!”

裂耳发出嘘声,低头从侧边攻击黑掌的后半身。火星从他眼里的闪光看出这个打算,也朝同一个方向跳过去。他用肩膀挡住裂耳的一击,然后跳着转身,两只没伸出利爪的前掌合拢,打向裂耳的头。这位风族武士哼了一声,跌跌撞撞地后退。

“我说,够了!”火星忿忿地说。“我不会让大家自相残杀,只因为现在不是满月。”

“可是你看!”獭心轻呼起来,她凝视着闪闪发光的天空。“星族来了!”

群猫一个接一个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他们在看我们!”“他们一定许可了这场森林大会!”

火星看到沙风的目光。这只黄毛母猫微微点头,他知道她是在鼓励自己要把握时机,再试一次。“各位族猫!”他喊。“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我们全都眼睁睁地看着族猫死于寒冷和饥饿。武士守则教导我们要不计族别,帮助身陷危难的小猫咪。难道守则也得教导我们互相帮忙才行吗?”

黑星跨前一步,蓬起的毛下是一对宽阔的肩膀。“我们的食物连拿来喂饱自己都不够,你还想要我们捐出猎物来喂邻居?”

火星摇头。“当然不是。但是如果哪一族猎到的食物够多,把吃剩的分给其他族会死吗?我们越界猎食的动作都够快了,那么越界去送食物如何呢?”

豹星从阴影里走出来,黑色的斑点在淡毛色的衬托下更加醒目。“那由谁来判断有没有食物剩下呢?是由你火星来巡逻我们的新鲜猎物堆,分配毛皮和骨头吗?”

风族的巫医青面出乎意料地开口了。“豹星,我想火星只是想要我们凭良心去做而已。我们都知道自己有没有吃饱。”

“难道我们的良心不该拿来效忠自己这族吗?”影族的蛇尾插嘴说道。“能够吃饱,就代表这个猫族的强盛。要把打斗优势拱手让给他族,我可没兴趣。”

“就这么一次别再想打斗了行不行!”河族的灰雾骂道。“如果我们都同意只要大家还饿肚子就不要互斗,那么就有不少存活的机会。”

黄毛大步走到空地中央,环顾四方。“我看到这里有四名族长,不是一名。其中一名甚至不是在树林里出生的。难道我们要听一只宠物猫的话吗?”

火星内心深处叹了口气。他跟两脚兽住不到六个月,却在树林里度过了数不尽的四季。他没有时间一次次表明心迹——也不觉得有此必要。

“怎样,但他的话有理啊!”松鼠飞不甘示弱。

结霜的地面上响起轻柔的脚步声,松鸦羽来到雷族群猫之前,站在松鼠飞身边。他无神的蓝眼反映出星空。“我们可以投票,”他沉声说,“让每只猫决定大家的未来。”

豹星歪着头。“什么意思?”

“投票,”松鸦羽重复着,语气更有信心了。“我……我在有星族的梦里看到猫儿这么做过。”

火星凝望着孙子[注 2]。谁知道这只盲眼的猫梦境里是如何呢?在火星认识的所有巫医当中,从没有一只让他畏惧。但有时候,他却会怕松鸦羽。

“怎么做?”黑星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冷笑,但他仍站着不动,没有转开身。也许他是好奇。

“每只猫都有机会把一颗石头放进石堆,来表示他们的选择。”松鸦羽解释。“一个石堆代表追随火星,另一个石堆代表希望追随各自的族长。”

等一等,火星想。我并没准备要领导四个猫族啊!

沙风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她上前来到他身边,低声说:“如果猫儿选了你的那一堆,你就能够在这段寒冷期间内维系和平。”

我能吗?火星不敢肯定。

一星跨步上前。“我愿意投票。”他宣布。望着他,火星猜想着这位风族族长会选择哪一堆。很久以前他们曾是好朋友,但当高星让一星当上副族长、随后他几乎立刻成为风族族长之后,情况就不同了。一星会用他投的票来证明他已经脱离过去与雷族的结盟吗?

“我也投。”黄毛低吼。这位影族副族长会投哪一方倒是毋庸置疑。

一个接一个地,各族族长和副族长都同意投票了。巫医都退在一旁,巫医守则要求他们不介入猫族相争,因此他们的决定已经是无视族别地救助所有猫儿了。武士则个个期待地望着松鸦羽,等他解释接下来要怎么样。

松鸦羽叼起一根木头,放在空地中央。木棍上因为结了霜而闪着光亮,松鸦羽呼出的阵阵气息就飘在木棍上方。“想要火星主导一切以求生存的,就把石头放在这一边,”他一边说明,一边用一只前掌拍了拍火星所站的那一边。“火星,你也要投票。”

一时之间,火星真好奇自己敢不敢投票反对自己这边。这次集会怎么会变成决定领导四个猫族的呢?星族啊,帮助他们做出正确的选择吧,他祈祷着。现在,他还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

另外三位族长都带着手下猫儿穿过树丛,去岸边捡小石头。火星最后才走,武士们则跟在他身后。没有一只猫开口,他们都很紧张、忐忑,但谁也没透露他们会把石头放在木棍的哪一边。

空地上,松鸦羽和其他巫医站在那根木棍旁。星光把他们的影子投在地上,边缘是闪闪发光的霜。猫儿在树丛边围成一圈,每一个嘴里都衔着小石子,尾巴不安地抽动着。松鸦羽对黑星点点头。

“你先吧。”他说。

影族族长大步上前,把他的石子仔仔细细地放在代表各别族长的那一边。火星自己虽然没什么信心,但看到第一票就是反对自己仍忍不住皱起脸。影族的其余猫儿纷纷投票,全都把他们的石子放在黑星的那边,直到花楸掌来到木棍旁。身为褐皮伴侣的他,转头看了火星一眼,然后把他那颗石子放到了对面那边。他的族猫都发出惊呼,但雪鸟上前来到他身旁。

“我也投火星一票。”她如此宣布,然后把她的石子放在花楸掌的旁边。

褐皮不发一语,也跟着把她的石子放到火星的那边。

黑星眯起了眼,但没说话。

豹星让她的族猫先投。现在越来越多石子被放到火星的区域:雾脚、獭心、扑尾和藓毛会投给雷族族长并不稀奇,稀奇的是薄荷毛芦苇须也投给了火星。这只瘦巴巴的黑毛公猫回头看了火星一眼,说:“你以前在大洪水的时候救过我一命。我相信你可以再来一次。”

豹星是河族里最后投票的。她来到木棍前,站在木棍的中间线上,她手下的武士全都投给了火星。豹星看着那堆石头,难过地摇摇头,然后把自己那颗石子放到了木棍的另一边。“当你们的族长这么多岁月,你们就是这样感谢我的吗?”她问族猫。

雾脚上前一步。“不!”她喊,语气惊慌。“你并没有做错。但我们想要四族之间的和平,就像火星说的那样,好让我们有机会恢复元气。”

豹星看着她的副族长。“你必须证明给我看,你能够同时效忠两位族长。”她柔声说。

一星来到空地中央,站在火星面前,让石子落在两只前掌之间。“我不会为我族武士越过风雷两族边界而道歉。但如果你有办法让我们不需偷窃而活下去,我愿意听。看在往日情份上。”他镇定的蓝眼[注 3]眨了眨,然后叼起那颗石子,到火星那一堆放下。

“谢谢你,老朋友。”火星低语。从一星耳朵的抽动,他知道这位风族族长听见了。

并非每只风族的猫都把一星当榜样。裂耳、夜云和灰脚都把石子投到了另一边,哐啷的声音像利爪划破了凝重的寂静。灰脚看着一星,让石子从石堆上头滚落到底部。“我相信你能够领导我们度过这个秃叶季。”她沉声说。

现在轮到雷族了。沙风的肩膀靠向火星,嘴巴贴在他耳边。“你敢投票反对自己就试试看!”她轻声说。“就算你输,也绝不能是因为你没信心去做。”她走到火星身前,细心的把石子投到他的这一边。

火星跟在后头,感觉每只猫的目光燃烧着自己的身体。然后松鼠飞也投了一票给她父亲,然后是他的副族长黑莓掌。火星看着两堆石头。石堆的影子现在更宽、更长了,然而也有几颗石子滚得远了些。

接下来是尘毛。他先看了火星一眼,才把石子投到另外一边。“你是这一族的族长,不是别族的。”他吼着。火星点头,心里明白对一只并非总是支持自己的猫来说,这不过是他忠诚的表现。

亮心云尾刺掌投的票都跟尘毛相同——也许是怀疑他领导四族的能力——木棍另一边石堆的影子现在伸得跟这边的石堆一样长。猫群都已经投完票,火星看着石堆。石子代表什么呢?大家做出了什么决定?

松鸦羽、小云蛾翅和青面开始把石子一对一地摆成两排。其他猫儿围在空地边缘,颤抖着伸长脖子,想看哪一排石子比较长。一点也看不出来,两排石子非常接近,两对巫医同时把石子往两排石子上加。然后他们停下动作了,松鸦羽抬起头。

“票投完了,”他宣布。“猫儿决定追随火星。”

伟大的星族啊!这真的是你们想要的吗?火星感觉脚下的地面在晃动,他一定有些站不稳了,因为沙风把尾巴绕上了他的。

“你没事吧?”她轻声说。

火星点头。他赢了。已有许多他族的猫不顾族长的意愿而决定听从他。请让我以智慧领导他们吧,他暗暗祈祷。

“谢……谢谢你们,”他大声说,并挺起肩膀,语气更坚决了。“我保证会遵循武士守则,更重要的是我会遵照星族的意愿,维持四族的状态。如果这么做表示要分享新鲜猎物,那么就分享。怎么做能够生存,我们就会照做——就跟以前一样。”

几只猫儿高声赞同,但也有几对不怀好意的目光,想到面前的重重困难,火星感觉身上的毛竖了起来。以前,唯一试过占领四个猫族的就是虎星了,但他也为整个野心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火星需要这些猫儿的支持,不仅是投他一票的猫,还包括他们的族长和其他猫儿。

“每隔四分之一个月,我们就在这里集合,带剩余的食物跟他族分享。族与族之间取消巡逻队。如果谁贪多、或是为自己的族猫私藏新鲜猎物,星族会审判你,不是我。”

他看到豹星和黑星眼里闪过一丝欣慰和了解。他们无须向一只宠物猫族长低头,也能尊敬武士祖先。

“当雷族树林里冒出第一根绿芽,”火星继续说。“四族就再度恢复原样,那时秃叶季已过,猎物都是各族的。”他看了看其他族长,确定捕捉到他们的目光之后才又继续说。“以前,我们同心协力找到了现在的新家。现在,我们也会一起撑过饥荒,这座湖边永远会有四族。”

(韩宜辰译)

请点击以查看大图

外部链接

中文

英文

脚注

  1. 根据松鸦羽已经获得了他的完整巫医的名字推断而来。
  2. 此处翻译有误,松鸦羽是火星的女儿叶池的儿子,故应为火星的外孙。
  3. 一星的眼睛实为琥珀色。
  4. 由于此文档后来从warriorcats.com被移除,此处使用的是猫武士维基(英语)上列出的镜像存档。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The Clans Decide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1

文中火星表示要带獭心去找叶池,应该表明了叶池依旧是时任巫医。而在《拂晓之光》末尾,叶池主动放弃了巫医职务,所以时间轴应该介于《暗夜长影》与《拂晓之光》的一个秋天更准确?

4年
avatar
Dravex Tigerfur
1

我去确定了一下时间轴 -《暗夜长影》在秋天 、《拂晓之光》在冬天、《第四学徒》在夏天,所以技术上来说都是对的,但你的说法的确更为精确。

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