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我知道你其实很在乎。我也知道你不会让你的族猫们失望。你必须继续前进,为你的族群捕猎、战斗、生存。

—— 暴尾对蓝毛,在雪毛死后,蓝星的预言》,第240页

暴尾
Stormtail
美国Stormtail
中国暴尾
台湾暴尾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Q634)[1]
过去 雷族 (Q627)[2]
名字[?]
学徒 暴爪暂译Stormpaw)[3]:猫物表
武士 暴尾[4]:猫物表
血缘 [如何编辑?]
伴侣 月花 (Q3468)
女儿 雪毛 (Q3338)[5]蓝星 (Q713)[5]
教育 [如何编辑?]
导师 鸦尾 (Q3348)
学徒 纹脸 (Q727)
出现于 [如何编辑?]
蓝星的预言 (Q177)
钩星的承诺 (Q179)[猫物闲角]
高星的复仇 (Q181)
鹅羽的诅咒 (Q194)
斑叶的心声 (Q196)
红尾的恩债 (Q3565)
数据项
Q2489:雷族公猫,自《蓝星的预言》登场的角色

暴尾Stormtail)是一只大个子、毛皮光滑、骨瘦如柴的深蓝灰色公猫,头和肩膀很宽,眼睛是蓝色的。

生平

暴尾是雷族在森林领地时的一名武士,是历经牝鹿星松星日星统治的三朝元老。他是月花的伴侣、蓝星雪毛的父亲,但他和两个女儿并不亲近。学徒时,暴爪鸦尾教导,并很快收获了那时还是小月的月花的好感,虽然这让月花的兄弟鹅羽很不开心。不过,作为一名武士,暴尾在全族都拥有很高的声望,倍受族猫尊敬。

长篇外传

高星的复仇

敬请期待



蓝星的预言

敬请期待



短篇电子书

松星的抉择

敬请期待



鹅羽的诅咒

他学徒时嘲笑了小鹅,对他的爸爸鸦尾,也是他的导师说:你的儿子快在太阳底下融化了。鸦尾指责了他,并让他去看看长老们是否想要些吃的。

在暴爪有机会出发前,小月向他展示了他教会她的一个战斗动作,并自豪地说她一直练习,将这个动作臻于完美。暴爪赞扬了她,并且让他帮助自己把新鲜猎物带给长老。鸦尾告诉他不需要一只幼崽为他做属于他自己的工作,而小月宣称希望当自己成为学徒时由暴爪做导师。小鹅反驳说他只会成为一名武士而已,但小月宣布说他将成为最棒的武士。暴爪拖着步子嘟囔着去给长老送食物。

晚些时候他教小月潜行。小鹅很确定暴爪要置他于死地,因为他预视到这位学徒面对一只时将自己落下而逃生去了。雏菊趾告诉他暴爪将如同照顾其他族猫那样照顾他。小鹅知道他那时将会非常恐惧,而暴爪是最刻薄的雷族猫。小鹅想到了自己成为学徒的时刻,他不想要这位被姐妹迷恋着的暴爪一样的导师。小鹅认为暴爪是一名自大的学徒。

暴爪经历了武士典礼,得名暴尾。在鹅爪过早地成为一名学徒时,暴尾卷起嘴唇,而幻象马上闪过鹅爪的脑海。典礼结束后,小月问她的兄弟暴尾是否愿意和她说话,或是会觉得她只是个愚蠢的幼崽而他现已是武士。暴尾正在和风飞以及松鼠须吹嘘他逮到的鸽子,鹅爪便告诉她如果她愿意夸暴尾的伟大他便会乐意与他交流。

几个月过后,暴尾来找月爪。鹅爪说任何猫都会认为他才是她的导师,并劝解她不要把感情表达得如此明显。他评论说这会让他更加自大。月爪说至少暴尾是正常猫。在罂粟爪开玩笑说鹅爪被兔子追赶时,暴尾告诉鹅爪他要当心点,因为即使是兔子,对于不会照顾自己的猫也很危险。松鼠须的队伍失踪了,暴尾则是寻找和解救他们并赶走袭击的宠物猫的队伍中的一员。在牝鹿星让鹅爪领取全名时,暴尾问是什么让他如此特殊。鹅爪厉声说他不知道自己可以干什么,并立即回忆起了那个幻象。他告诉暴尾他知道他要做什么,并承诺自己已做好准备,即使暴尾看上去非常迷茫并说鹅爪很奇怪。他气愤地盯着鹅爪,而那位学徒认为他相当戒备。

在鹅爪领到全名之后,在他收集药草时暴尾突然暴冲过蕨丛,咆哮着告诉鹅羽当心。他弹跳过去并消失在荆棘丛中。鹅羽被一只獾攻击了,月爪救了他。鹅羽尝试表述这不是他的错而归罪于暴尾,但月爪打断了他,拒绝倾听。她讽刺地问是谁找到了救援队并讲述了正在发生的事情。之后,一只神秘的母猫与鹅羽训练了战斗技巧。她告诉她不要在暴尾身上练习。鹅羽惊异于她竟知道那位武士。回到营地,鹅羽直面暴尾,在他耳边低语说是他把自己丢给了獾,,因为他希望自己的巫医受伤。暴尾否认了,说他是跑去求援。鹅羽厉声说他把獾故意引到了自己身边,而自己若是死亡,暴尾的爪尖将流过他的血。鹅羽解释月爪不得不救他一命。暴尾为月爪向星族示以谢意,评论说她是一只完美的猫。鹅羽厉声要求把他的姐妹摆到他们的争吵之外,但被叫走了。他承诺这事没完。

在雷族把猎物放在洞里储存之后,暴尾问鹅羽他是否被卷入了这一决定。鹅羽解释说牝鹿星希望他们为将要来临的秃叶季做好准备,并提醒暴尾这个月降临的新生命数量之多。暴尾埋下一只松鼠,同时说他们之前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鹅羽告诉暴尾要相信他可以看到未来,并问他是否在好奇自己身上将会发生什么。鹅羽转头离开而没有让暴尾给出答案。

月爪在她的武士典礼上得名月花。暴尾的双眼闪着光,而鹅羽知道月花会与他结为伴侣。




斑叶的心声

斑爪偶然诊断出暴尾患有渴水症,并告诉了羽须蓝毛,暴尾对蓝毛说他还没有虚弱到要他的女儿看着自己方便。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红尾的恩债

敬请期待



细节

趣闻

  • 维琪曾证实暴尾和斑尾一直没有孩子。[6]:猫物表
  • 维琪认为他和捷风是手足。[7]

勘误

语录

月花
暴尾。来,看看你的孩子们。
暴尾
她们睁开眼睛的样子更乖。
月花
你看见了吗?她们两个都像你一样,眼睛是蓝色的。
暴尾
看样子,她们会成为优秀的武士
月花
当然会了。她们可是你的孩子。
小蓝
抓那只松鼠的时候难吗?
暴尾
肥胖的松鼠很容易就可以抓到。
小雪
你会教我们怎样抓松鼠吗?
暴尾
你们的老师会教你们。我希望松星会为你们挑选好老师。(……)松星要我去和他一起分享猎物。
小蓝
现在?我们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暴尾
小猫应该待在育婴室附近。石毛告诉我,你昨天吵醒了他。以后离武士巢穴远点儿。

—— 暴尾与小蓝和小雪的第一次见面,《蓝星的预言》,第22-23页

你还在犹豫什么?做出这个决断很容易!你是在生存与毁灭之间作选择!

—— 暴尾对松星,在他犹豫是否要攻打风族时,《蓝星的预言》,第66页

月花
这将是一场危险的战斗。我们之前从未袭击过一个族群的营地。我们将在一个对方了如指掌,而我们却一无所知的地方与整个族群作战。
暴尾
但我们会出其不意的。而且我们将采取近距离作战方式。
月花
这正是我所担心的。
暴尾
只要展开近身战,风族敏捷的特性就一无是处了。雷族就会在力量上占据优势。
月花
希望如此。
暴尾
别担心。这是一场我们必胜的战斗。

—— 暴尾与月花,在进攻风族前,《蓝星的预言》,第76页

蓝毛
我不能再像失去月花那样失去雪毛了。为什么一定要让她们离我而去呢?
暴尾
只有星族才知道。
蓝毛
那星族就是既愚蠢又残忍的族群!
暴尾
生活必须继续。你还有别的族猫。
蓝毛
但她们不同,她们是我的亲属!
暴尾
你的族群和雪毛、月花一样,都要依靠你。这更重要。
蓝毛
我不在乎这些!
暴尾
我知道你其实一定很在乎。我也知道你不会让你的族猫们失望。你必须继续前进,为你的族群捕猎、战斗、生存。

—— 暴尾与蓝毛,在雪毛死后,《蓝星的预言》,第240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家谱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Stormtail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某时间点 —
  2. 钩星的承诺 (Q179) — 某时间点
  3. 鹅羽的诅咒
  4. 4.0 4.1 蓝星的预言
  5. 5.0 5.1 《蓝星的预言》第一章 (Q1693)
  6. 艾琳·亨特访谈7
  7. Vicky Holmes (2016-04-21). And are Stormtail and Swiftbreeze littermates?. Facebook. “And yes to the last (I think).”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