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使用了标题手工转换:大陆:鹰爪;台灣:鷹爪;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这两个预言没有一个是对的,也没有一个是错的。预言很玄妙,说的话总是很模糊。要看你是怎么解读的。而一个预言是否能实现,也是看猫自己决定怎么看待它。应该由我们自己来选择我们生存的规则,这不也适用于你们吗?

—— 鹰爪对暴毛新月危机》,第242-243页

来自飞扑鹰的鹰爪
Talon of Swooping Eagle
飞扑鹰之爪 护穴猫.png
美国Talon of Swooping Eagle
中国来自飞扑鹰的鹰爪、鹰爪
台湾來自飛撲鷹的鷹爪、鷹爪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现代急水部落 (Q638)[1]
过去 泼皮猫 (Q649)[2]独行猫 (Q648)[2]
名字[?]
护穴猫 鹰爪[3]:猫物表
独行猫 鹰爪[4]:231
泼皮猫 鹰爪[4]:229
长老 鹰爪[5]:猫物表
血缘 [如何编辑?]
父亲 (Q3701)
母亲 (Q3700)
亲兄弟 尖石的预言者 (Q2767)
亲姐妹 来自小鱼游溪的溪儿 (Q2813)
出现于
在世新月危机》、《重现家园》、《驱逐之战》、《月光印记
数据项
Q2812:公猫,来自急水部落,自《新预言》系列登场的角色

来自飞扑鹰的鹰爪Talon of Swooping Eagle)[注 1],或简称鹰爪Talon),是一只体型巨大、琥珀色眼睛的暗棕色虎斑公猫,有宽大的肩膀和脚掌,毛皮残破,侧脸上有一道伤疤。

生平

新预言

新月危机

当旅行的族群猫松鼠爪暴毛黑莓掌羽尾褐皮鸦爪发现了被静水下的岩石御风的飞鸟和来自飞扑鹰的鹰爪用来庇护的洞穴时,鹰爪问新来者是谁。族群猫最初受到惊吓后,鹰爪再次问他们是谁,并把族群猫推到山洞里。黑莓掌回答他们只是想过夜,但鹰爪说洞穴已经被他和他的同伴使用了。然后褐皮说她和族群猫将会离开,但鹰爪告诉他们没那么简单。他和他的同伴不知道族群猫说的是不是真的,因为他不认识他们和他们的气味。另一只猫向鹰爪建议他们应该把这些猫囚禁起来,以便用他们作为尖牙的诱饵。暴毛问他们是否也知道尖牙,鹰爪低吼说山里的每只猫都知道尖牙。黑莓掌又试图离开,但鹰爪咆哮说他认为可以时他们才能离开。

一发现飞鸟、岩石和鹰爪曾经是急水部落的成员,暴毛就问部落是否让他们离开了。鹰爪咕哝着确认,并命令他们坐下说话。他还警告说,除非他们想失去耳朵,否则不要试图离开。族群猫感到舒适后,鹰爪自我介绍,并解释在他还是一只幼崽时一只鹰用爪子给他留下了疤痕,现在以此作为他的名字来提醒他自己曾是多么接近死亡。鹰爪接着介绍了岩石和飞鸟,并解释了许多个季节前,杀无尽部落尖石巫师发了一个征兆,让他选择六只猫去杀死尖牙。鹰爪透露他、飞鸟和岩石是六只被选中的猫中的三只。鹰爪低头说,尖石巫师命令他们没拿到尖牙的毛皮就不要回部落。松鼠爪惊呼说,整个部落都做不到这一壮举,竟然还期望有六只猫就能杀死尖牙,这真是可笑。鹰爪眼神痛苦地回答说他不知道,他、岩石和飞鸟已经多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鹰爪说他很想拯救部落,但他和他的同伴做不了什么。羽尾问他们是否可以去尖石巫师那里告诉他,他们已经尽力了,但鹰爪反驳说,他不会爬回部落去乞讨,这是没有用的,因为部落都服从杀无尽部落的意愿。当黑莓掌说部落里没有一只猫提到这六只猫时,鹰爪哼了一声,说他们可能忘了。

鹰爪询问族群猫是否最近刚离开部落,黑莓掌一点头,鹰爪就问他们是否见过一只叫做来自小鱼游溪的溪儿的猫。羽尾证实他们见过她,鹰爪问她是否没事。褐皮告诉他她很好,和部落里的每只猫都过得很快乐,只要尖牙没伤到他们,鹰爪痛苦地评论尖牙仍然存在,因为他们失败了。鹰爪告诉族群猫,溪儿是他的妹妹,是最小一窝中的,尖牙带走他们的母亲后,鹰爪想在那里照顾溪儿。鹰爪接着说如果不是杀无尽部落的意愿,溪儿也会加入他,但他说,他很高兴她和部落住在一个山洞里,比这种不好受的生活好多了。然后暴毛问他们是否可以捕猎了,鹰爪耸耸肩回应说他们可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因为这与他们无关,并承诺不管岩石怎么说,他们都不会拿族群猫去喂尖牙。

族群猫一带着猎物回来,暴毛就评论他知道鹰爪担心部落,鹰爪回应道他当然担心,知道暴毛也一样,尽管他不是部落的一员。鹰爪接着说部落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洞穴外的每一个脚步都充满了恐惧,就像尖牙可能藏在任何岩石后面一样。然后暴毛解释族群猫到山地的原因,鹰爪现在明白他们要回家了。鹰爪接着提到暴毛的一个同伴提到他逃离了部落,意思是他们把他囚禁起来了,并评论说这不是他认识的部落,并让暴毛进一步解释他的情况。鹰爪睁大眼睛听着,在暴毛说完后就问他是否相信自己是银毛猫。暴毛转移到另一个问题上,问哪个预言是正确的,是星族的预言还是杀无尽部落的预言,沉默了一会儿后,鹰爪回答说他们两个都不正确,但他们两个都不是错的。鹰爪评论说预言很玄妙,因为他们的话永远不清楚,一切都取决于猫如何解释预言。鹰爪接着说,预言是否实现取决于他们决定做什么,应该由他们自己来选择他们生存的规则。他向暴毛提出挑战,问他认为自己应该去哪里。鹰爪站起身来,对这只族群猫说,他会通过自己的信念和勇气知道的,但他不应该花太多时间。暴毛决定回去帮助部落,他注意到鹰爪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但是当鹰爪感觉到暴毛的目光时,他却把目光移开了。当一切都准备到位时,鹰爪评论杀无尽部落将尊重森林猫的勇气,但问到底会发生什么。

后来,鹰崖和其他一些部落猫护送族群猫和鹰爪、岩石、飞鸟到洞穴。他们一到达山洞,族群猫就和尖石巫师一起理清了所有的事,鹰爪站在治疗者面前,而他的前部落伙伴则大声指责。尖石巫师咆哮着问鹰爪回到部落洞穴的原因。鹰爪回答说就是他想杀了他也没关系,但问题是那无法帮他对抗尖牙。鹰爪指出,敌人就在洞外,预言中的银毛猫已经回来了,现在是时候相信杀无尽部落给急水部落的预言了。鹰爪解释他们目前无法在它的巢穴中杀死这个生物,因为对那里不熟悉,所以他们必须把它带到部落的洞穴中杀死他。鹰爪认为洞穴是部落猫都了解的地方,知道可以躲在哪里,如果需要的话,部落猫可以一起伏击尖牙。尖石巫师问鹰爪打算怎么把尖牙带到洞里,鹰爪回答说他要用血把它带来。他用牙齿在一只爪子上咬了个口子,岩石和飞鸟跟在他后面跑出部落的洞穴,但是在他们跑得过远之前,他们又引着尖牙跑了回来。




重现家园

当族群猫在山上行走时,两只泥猫推赶着松鼠爪。过了一会儿,鹰爪惊讶地认出了松鼠爪,问她在山上做什么。松鼠爪说所有的族群这次都离开了森林,然后解释说,族群在旅途中遇到了老鹰,提到了一只小猫,这时他打断她的话。鹰爪问她是不是疯了,把小猫带到山上,并让松鼠爪把所有的猫带到急水洞穴休息。松鼠爪告诉他所有的族群猫都留在了哪里时,鹰爪瞥了另一只护穴猫一眼,告诉他们去树岩。鹰爪接着说,他们应该在族群猫冻死之前找到他们,他们很快就会在部落的洞穴里,到时就安全了,同时叼起他和其他护穴猫早些时候抓到的隼鹰。

其中一个护穴猫随后警告说一只老鹰正飞在族群猫待的突岩上空,并让包括鹰爪在内的护穴猫到呼叫发出的地方。然后松鼠爪跳过裂缝,用前爪抓着鹰爪等候的崖径。鹰爪猛冲上前咬住她的颈背,把她拉到安全的地方。然后,黑莓掌认出鹰爪和锯齿在向他们喊叫,而鸦爪则用尾巴轻拍鹰爪的侧腹,称赞他来得正是时候,松鼠爪向族群猫介绍鹰爪。火星问鹰爪和护穴猫是否能够帮助族群猫和幼崽,鹰爪回答说他会看看他们能做些什么。鹰爪随后提出,要把族群猫带回急水洞穴,在那里他们可以取暖和进食。

族群族长一同意和部落猫一起去,鹰爪就恭敬地垂下头,庆幸族群猫和他们一起去。接着,暴毛认出了鹰爪,他惊呼部落猫来了,鹰爪解释说他们发现了松鼠爪。然后,暴毛碰碰鹰爪的鼻子,问他溪儿怎么样了。鹰爪回答说她很好,但是族群猫应该开始动身了。然后他命令锯齿和无星之夜在他们走去洞穴的路上在后面压阵。

当族群猫和三只护穴猫到达洞穴时,鹰爪告诉族群猫有新鲜猎物,向猎物堆甩尾巴,并允许森林猫吃。叶爪怀疑是否会有足够的食物,而鹰爪回应说鹰崖正在组织狩猎队,会使那里有足够的食物。然后他把一只兔子从猎物堆里拖出来,扔在泥掌脚边。

第二天,鹰爪带着鹰崖、溪儿和暴毛,以及叶爪和栗尾去捕猎。




三力量

驱逐之战

在遇到入侵者时,鹰爪威胁说,如果他们再跨出一步,部落就会撕掉他们的皮毛。鹰崖用尾巴尖碰了碰他的肩膀,告诉他要忍住别轻易出手。当一名银色虎斑的入侵者冷笑着问谁能让他们远离部落领地捕猎时,鹰爪嘶嘶地威胁说如果他们留下来,他们会看到的。

之后,鹰爪和无星之夜到达雷族营地,遇见了灰条,后者不允许他们跨出一步直到他们说出来意。暴毛溪儿进入营地,溪儿惊呼他们的名字,问他们到雷族做什么。然后叶池解释他们不是入侵者,而是来自急水部落的猫,火星认出他们,叫出了名字。

在入侵者与部落之战的记忆片段中,鹰爪说部落不想让其他猫住在他们附近,因为山地是部落的,而暴毛回答山地不再是他们的了。接着一名长老问为什么他们应该听暴毛的,他只是踏进山地而已,作为辩护,鹰爪说这正是为什么部落应该听暴毛的。鹰爪解释说暴毛以前住在生活着很多猫的地方,他知道如何处理入侵者的事。然后几只部落猫呼喊着赞同鹰爪的话。片段闪到了对抗入侵者的战争中,鹰爪正用后爪猛击一名银色公猫的腹部,和他滚在一起。战斗失败后,暴毛要被逐出部落,鹰爪对支持暴毛的溪儿说族群的办法不适合部落。溪儿伤心地回答说她是他的妹妹,问他是否能理解,但鹰爪回答这是对部落最好的方式,边说边用爪子抓挠洞穴地面。暴毛生气地提起他的姐妹羽尾牺牲了自己,从尖牙爪下救了部落时,鹰爪和一些部落猫看起来很不安,但在暴毛和溪儿离开时没有说话,而尖石巫师则宣布他们死了。

回到现实中,暴毛开始解释在他、溪儿、鹰爪、无星之夜和部落间的敌意。当暴毛解释他的流放和溪儿坚持要跟他一起走时,鹰爪说尖石巫师做了他能做的,因为有猫死了,他必须做点什么。溪儿愤怒地反驳,提醒鹰爪说尖石巫师宣布她和暴毛已经死了。故事接近尾声时,鹰爪告诉族群猫,他和无星之夜是来寻求帮助的。鹰爪尴尬地宣称尖石巫师错了,并告知雷族,入侵者正在偷窃猎物,部落正在饿死。暴毛问他们的问题是什么,鹰爪回答说他知道暴毛的感受,并提醒他,他曾经也被驱逐过,因为他没有杀死尖牙。溪儿提醒鹰爪,因为暴毛和其他族群猫,他才能够回到部落,鹰爪承认,但他声称在他知道他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时他能原谅部落。他还告诉溪儿,他想念她,希望她回家,说她仍然属于部落。溪儿同意帮忙,暴毛说他也会。

在准备聚集第一次旅行中拜访部落的五只猫时,鹰爪喃喃地说,如果能再见到鸦羽褐皮,那就太好了。鹰爪接着评论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计划,尖石巫师最熟悉这五只族群猫,这样他更可能相信他们。溪儿接着问尖石巫师是否派他们来找族群猫,鹰爪轻摇尾巴看着地面,说他真的没有,但尖石巫师会很高兴地知道族群已经来帮忙了。

在族途开始前,松鸦爪给了鹰爪旅行药草。鹰爪问它们是什么,松鸦爪告诉他,它们能使他更有力气,并减轻饥饿感。鹰爪问松鸦爪是否确信,因为他从未听说过哪种药草可以做到这一点。鹰爪怀疑地舔了舔药草,抱怨有苦味。

在旅途中,鹰爪和无星之夜走在黑莓掌、暴毛和溪儿的后面。鹰爪对无星之夜说,一路上带着一只瞎了眼的小猫前往山地太荒谬了。无星之夜同意他,但松鼠飞打断了谈话说松鸦爪会处理好自己,然后问鹰爪,他是否从未把他的爪子放错地方过。之后黑莓掌问有多少入侵者,鹰爪回答说太多了。然后,黑莓掌询问他们是否制定了巡逻制度以及捕猎和战斗的方式,但鹰爪打断了他们,说部落不是族群,仅仅是因为他们需要帮助,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想被当作半大猫一样对待。接着无星之夜用尾巴尖碰了碰鹰爪的肩膀,叫他冷静下来。然后鹰爪平静地向黑莓掌解释说,部落不需要设定边界,但部落只是挑选了一些岩石来密切注意入侵者。

这群猫安顿下来过夜,一根树枝沙沙作响,鹰爪评论说他不喜欢呆在森林里,而是宁愿呆在露天的地方,在那里他可以看到是否有东西悄悄地向他袭来。当另一只猫靠近时,鹰爪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那只猫是波弟,暴毛介绍了鹰爪、溪儿和无星之夜,并告诉波弟他们来自山地。波弟说他认为山里的猫只是一个育婴室的故事,鹰爪则回答说他和部落是真实存在的。波弟接着说他可以和他们一起去山地,但鹰爪警告黑莓掌慎重接受他的请求。波弟一路上走得很慢,之后鹰爪和无星之夜竖起颈毛,激烈地抱怨他走得太慢。然后,黑莓掌建议他们在树下停留一天,但鹰爪说他们可以走得更远,因为现在仍然是白天。

最后到了山地,鹰爪说他们很快就能到那里,他们可以在天黑前到达急水洞。松鼠飞怀疑地问是否能做到,因为学徒们是没有经验的攀登者,鹰爪反驳说他们是否又将被学徒拖后腿。

当他们接近部落领地时,鹰爪警告其他猫最好保持安静,因为可能有入侵者。接着冬青爪大声评论说她能看到无穷远,鹰爪咆哮说要安静。鹰爪接着说,如果她惊动了入侵者,但随后又断言有猫来了,并认出他们是入侵者。其中一个入侵者银斑认出了鹰爪。 入侵者一离开,鹰爪就走到溪儿身边,解释说入侵者一天比一天更有信心,有时他们会直接到瀑布那里捕猎。溪儿问尖石巫师是怎么想的,鹰爪耸耸肩说尖石巫师认为部落应该为了他们自己的安全而放弃宣战。走到一个山脊的尽头,俯瞰着一个扁平的岩架,鹰爪向每只猫喊道,路就在这个岩架上。然后,鹰爪把其他猫带到山脊的另一端,那里有一条狭窄的小径通向山洞。

一进山洞,鹰爪就称赞部落猫捉到了一只大老鹰。带着老鹰的部落猫们吓了一跳,叫出了鹰爪的名字。鹰爪走在岩石小路上,触碰灰濛的鼻子,感谢他热情的欢迎。在快速解释了族群猫以及暴毛和溪儿回来的原因之后,鹰爪摇尾示意其他猫继续前进。他果断地对灰濛说,稍后他们会在山洞里见面。鹰爪仍然带队,他沿着岩石向下走到一条小溪边,警告其他猫注意爪子放的位置。一经过小溪,鹰爪就说是时候走上急水之路了,他带队绕着水池边缘前进,并跳上几块岩石消失在水幕之后。

在急水洞里,尖石巫师问鹰爪和无星之夜做了什么,鹰爪解释说他们去向族群猫寻求帮助。当暴毛和溪儿来到尖石巫师面前争吵时,松鼠飞打断了他们,说鹰爪、无星之夜和暴毛都做了他们认为正确的事。

当族群猫的帮助被接受时,褐皮、鸦羽、飞鸟、灰濛和鹰爪等着黑莓掌加入队伍。鹰爪命令飞鸟、灰濛、黑莓掌、褐皮和他一起去,鸦羽作为后盾,以防有入侵者闯入。黑莓掌同意并允许鹰爪带头。鹰爪带领小队越过一些岩石,来到一块平坦的悬石上。狮爪评论它上面是空的,鹰爪说他应该相信尽管入侵者不像部落猫那样善于躲藏,但他们一直在变得擅长。再走几步后,鹰爪指出暴毛带领部落作战的地方,现在部落不再去那里,因为入侵者相信那片土地属于他们。褐皮表明也许他们需要向入侵者证明他们错了,但鹰爪摇头说这不值得,因为那片土地上没有多少猎物。然后,鹰爪提到沿着山脊更远的地方是一个山谷,有一条小溪,里面有草、一些灌木丛、老鼠,偶尔还有兔子,部落也能从山谷得到睡觉用的苔藓。黑莓掌问鹰爪是否可以带他们去那里,鹰爪同意沿山脊走得更远。

很快,这群猫就出现在三名入侵者面前。鹰爪咆哮着说山地是部落的,他摇着尾巴准备扑过去。黑莓掌让入侵者不战而退,鹰爪嘶嘶地说下次他们就不会那么幸运了。然后,当鹰爪正带队沿着山洞,穿过巨石,穿过岩壁上的一个狭窄裂缝时,几名入侵者对这群猫发起伏击,一只年轻猫落在鹰爪肩上。当这场战斗结束时,鹰爪称赞了族群猫,说他们打得很好,然后反问这些战斗是否会结束。

鹰爪、风爪滚石和黑莓掌与尖石巫师在部落领地周围进行边界巡逻。当巡逻队到达一块变形的岩石时,黑莓掌让狮爪演示如何设置气味标记,鹰爪问是否应该是部落气味。黑莓掌也同意这一点,并提出狮爪一展示完,鹰爪和滚石就做剩下的气味标记。然后,鹰爪在下一个松散的岩石堆上进行标记。黑莓掌解释边界应该如何管理,以及包围足够的领土以支持部落生存,鹰爪点头表示领会。然后黑莓掌示意鹰爪带队。鹰爪带领巡逻队穿过溪流,经过斜坡,他们看到鸦羽的巡逻队时,鹰爪正带领他们回到急水洞。后来尖石巫师选择鹰爪和其他一些部落成员,以和平的方式面对入侵者,以解释气味标记和边界。

在解释完边界回来的路上,巡逻队遇到了几名入侵者,鹰爪建议也许应该跟着他们,如果他们撕掉入侵者的皮毛,也许他们会听到。回到洞穴,鹰爪说出入侵者仍在越界的事实。

尖石巫师允许部落选择逃跑或者战斗时,鹰爪走到鹭翔栗鹰爪旁边,鼓励她们战斗,理由是部落会像保护所有猫妈妈和幼崽一样保护他们。然后,鹰爪把两只母猫带到选择战斗的山洞边。无星之夜加入鹰爪和鹰崖,鹰爪用尾巴尖搭在鹰崖的肩膀上,欢迎他来到这边。

部落一决定战斗,黑莓掌就要求鹰爪和鹰崖制定一个战斗计划。




星预言

月光印记

松鼠飞狐步鸽翅松鸦羽访问部落时,鹰爪问松鼠飞是否还记得他、驭风鸟岩石伏击她和其他旅行猫。他深情地记得,他差点就撕掉了她的皮毛,但她成功让他们相信她是站在他们这边的。松鼠飞善意地回答说,他可能对谁撕开了毛皮感到惊讶。松鼠飞也提到他们一起对抗尖牙,鹰爪悲伤地点头,眨了眨眼,然后松鼠飞询问溪儿的近况。他见到溪儿时,大喊着让她来看看访客是谁。

当松鼠飞、溪儿和暴毛去捕猎时,溪儿提到鹰爪和驭风鸟会在他们离开时照顾孩子们。当这些幼崽抱怨被困在洞穴里时,暴毛建议这些幼崽可以让鹰爪告诉他们尖牙的故事或者暴毛是如何从族群来到部落的。巡逻队离开后,鹰爪走向孩子们,教他们玩游戏。

鹰崖一被命名为部落的新尖石巫师,鹰爪就向新尖石巫师致意,问候他,并说杀无尽部落应该守护他,把他们的智慧传给他。




荒野手册

族群的猫

敬请期待



细节

趣闻

  • 鹰爪得名于他脸上被老鹰抓出的伤疤,这提醒着他曾多么接近死亡。[4]:229

勘误

  • 在《族群的猫》中他被画成有白色毛发的浅棕色虎斑猫而不是一只深棕色虎斑猫。[6]:82

语录

我也不知道,难道我们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吗?即使牺牲背上所有的毛发,只要能拯救部落,我都愿意。但是光凭我们几个,实在是办不到。

—— 鹰爪对松鼠爪《新月危机》,第233页

最好的理由,就是你想杀了我也没关系,但是那无法帮助你对抗尖牙了。你的敌人在洞外,而不是在洞内。银毛猫已经出现,现在就是相信杀无尽部落预言的时刻。如果我们还是没能成功,你大可将我们处死。我们不能在那只野兽的巢穴里消灭他,因为我们不知道他藏在哪里。所以我们得引他过来,然后才能宰了他。(…)这里是我们最熟悉的地方,我们可以躲在他不知道的角落。如果我们要给尖牙致命的一击,整个部落的猫都可以埋伏在山洞里,趁击攻击他。

—— 鹰爪对尖石巫师和部落,《新月危机》,第268-269页

图集

英文

俄文

家谱



自动家谱

脚注

  1. 直译应当为“飞扑鹰的鹰爪”。此处官方可能错译。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Talon of Swooping Eagle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5.0
1人评价
avatar
蓝羽
0

😂

11天
蓝羽
0
Under contruction icon-yellow.svg

此页面正在进行重大修改,持续时间最多4小时

当这个消息框出现时,请暂时不要编辑此条目,加入这个消息框的使用者会被记录在编辑历史中。(使用完毕或暂时不再编辑时,请删除这个标签。)如果你想知道是谁正在修改此文章,请查看页面历史
此消息框是为了避免编辑冲突,此次编辑期结束后请移除此消息框,以便让其他使用者继续编辑此文章。
致其他编辑者: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请前往讨论页
起效
11天
蓝羽
0
11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