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快跑!马上!别让我白死,紫罗兰爪!

—— 松针尾对紫罗兰爪的遗言,天空破碎》,第216页

松针尾
Needletail
针爪 学徒.png
美国Needletail
中国松针尾
台湾針尾
猫群
目前 星族[1]:引子
过去 影族[2]:猫物表泼皮猫[3]:176-177至亲[4]:猫物表无名处所[5]:23章
生平
年龄 死时[4]:16章约18个月(合1.5年)[6]:59
死因暗尾滑须蟑螂杀死[4]:16章
名字[?]
学徒 松针爪Needlepaw)[2]:猫物表
泼皮猫 松针爪[3]:10章、松针尾[3]:12章
血缘
父亲 雀尾[7]
母亲 莓心[7]
亲兄弟 小塔尖暂译小空暂译
亲姐妹 小日暂译
教育
导师 褐皮[2]:猫物表
学徒 紫罗兰光暂译 非正式[3]:13
出现于
在世学徒探索》、《雷影交加》、《天空破碎
已故极夜无光》、《烈火焚河

松针尾Needletail)是一只拥有无畏明亮的绿色眼睛,皮毛光滑、身形修长的银灰色短毛母猫。她的胸脯是白色的,尾巴上毛发厚实。

生平

长篇外传

虎心的阴影

暗尾试图淹死莓心未果之后,莓心逃走了,她担心暗尾是否会因为她而伤害她的伴侣或孩子们。

莓心遇到了石板毛,请他给松针尾和雀尾传递一条消息,说自己将会在两脚兽小路上等他们。石板毛犹豫地同意了。莓心知道松针尾在与河族的战斗中表现得非常凶猛,开始沉思她的女儿是否真的对暗尾忠心不二。

莓心在原木中睡了一觉,她想起自己已经离开了族群不知多久,但又意识到她除了在此地等待松针尾和雀尾外别无选择。雀尾在捕猎时遇到了莓心,告诉她暗尾正在囚禁松针尾。




暗影幻象

学徒探索

敬请期待



雷影交加

松针爪等影族的半数学徒听到长老们讲述影族已经没落得不复从前那个森林里最受敬畏的族群后,开始逐渐失去了对影族的尊重。后来,松针爪派小紫罗兰给泼皮猫营地里的传递消息,说自己因为被惩罚而不能前去于他约会。在暗尾把小紫罗兰送回影族营地时,松针爪尝试说服花楸星让泼皮猫加入影族,称这会使影族重现昔日的威武,但是花楸星训斥了她,说泼皮猫既不是族生的,也不遵从武士守则,然后率领武士们将泼皮猫群逐出了营地。松针爪公开蔑视星族,和一半的影族学徒叛变加入了泼皮猫的行列。很快,这些叛变的学徒给自己起了武士名,松针爪给自己改名为松针尾。

雨挑衅暗尾,一场战斗爆发了。在暗尾快要杀死雨时,松针尾阻止了他,但暗尾还是弄瞎了雨的一只眼睛。从此以后松针尾看上去更关心雨了。

松针尾很快跟着泼皮猫入侵了影族营地,她目睹了暗尾与花楸星争夺族群领导权的战斗。很快,花楸星虎心褐皮离开了影族。当紫罗兰爪正要离开时,松针尾请求她不要走,告诉她这里就是她的家,紫罗兰爪便留了下来。

枝爪试图说服紫罗兰爪来雷族,但是松针尾撞见了它们。她向枝爪进攻,划伤了她的一只耳朵,随后被阻止。

巴诺书店推出的“独家章节”讲述了当时正跟随褐皮夜间训练松针爪被猫头鹰抓走,但是影族没有派出巡逻队去找她,直接为她举行了守夜。她遇到了独行猫阿树,他把松针爪带回了影族。松针爪被深深地伤害了,她失望地发现族猫们想当然地认为她会死。这就是为什么她逐渐走上了对星族的怀疑和反抗之路。


天空破碎

敬请期待



极夜无光

敬请期待



烈火焚河

敬请期待



语录

噢,是呀,肯定会是火星!尽管他都死了,还是要干预每只猫的事情。

—— 松针爪,关于火星,《学徒探索》,第49页

我就要留下,你们无法阻止我。我知道,你们要去找预言里说的那个暗影中的东西。我当然不能让你们只为雷族找到它。谁说影族不能参与这事?如果我能做点什么可以驱散影族天空阴霾的事,那我必须去做。

—— 松针爪,关于任务,《学徒探索》,第140页

鼹鼠须
我想我们应该考虑打道回府。这次探索可能注定会失败。
松针爪
什么?为了帮助我们完成这次探索,沙风失去了性命。如果我们现在就停止,她的死不就毫无意义了吗?
鼹鼠须
这不由你决定。或许你没注意到,你不是雷族猫。

—— 鼹鼠须和松针爪,关于任务,《学徒探索》,第175页

谢谢你的帮助。尽管我们来自不同族群,但我很开心你留在我们身边。

—— 赤杨爪对松针爪,在捕猎之后,《学徒探索》,第178页

松针爪
也许他们从来没有被教授过武士守则。
烁爪
真奇怪,你竟然听说过武士守则。
松针爪
我并不总是遵守那些愚蠢的规则,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不知道它们的存在。

—— 松针爪和烁爪,关于武士守则,《学徒探索》,第192页

松针爪
你打算什么时候为我把你带入通道而感谢我呢?
赤杨爪
你说什么?
松针爪
这还不明显吗?这两只幼崽就是你在暗影中的所得!

—— 松针爪和赤杨爪,关于地道,《学徒探索》,第256页

赤杨爪
那就这样。要是你能帮忙把小紫罗兰放到我背上……
松针爪
你在说什么?我才不会就此离开暗影幼崽呢。是我帮忙找到她们的!谁说她们要去雷族?
赤杨爪
要不是有我的梦,还有沙风告诉我的事情,我们绝不会找到这些幼崽的!
松针爪
要是没有我,没有我穿过通道的主意,你还站在那条该死的雷鬼路前面,挖空心思去想沙风所说的不同的途径是什么。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赤杨爪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这从一开始就是我的探索!另外,你真的以为我会让你带着幼崽返回影族吗?那里没有任何规矩,学徒到处游荡,总想着用什么新的办法违背武士守则。我宁愿把她们带回河谷,给那些泼皮猫。
松针爪
懦夫!我们至少已经打破了好几次武士守则,否则我们根本回不到这里。赤杨爪,你的眼睛已经被守则蒙蔽了,你甚至看不到自己鼻子前面有什么!

—— 赤杨爪和松针爪争论,关于暗影的幼崽,《学徒探索》,第257-258页

风族现在是我们的盟友了吗?我一直以为影族是独立自主的。我们认可的只有森林大会的休战协定。为什么要为了风族拒绝到嘴的猎物?

—— 松针爪,当乌霜拒绝泼皮猫的猎物时,《雷影交加》,第170页

我已经厌烦了在一个只在乎和平的族群里生活。那些泼皮猫本来可以让我们强大起来的。但是,既然你不想让他们加入我们,那我就去加入他们!

—— 松针爪决定加入泼皮猫,《雷影交加》,第174页

松针尾
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一切……不是你的错,紫罗兰爪。一切都要怪我自己。
紫罗兰爪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什么都别担心了。我会把你从这里救出去的。
松针尾
别为我冒险了,紫罗兰爪。你必须要活下去,不管用什么办法。

—— 针尾和紫罗兰爪,关于监禁,《天空破碎》,第168页

为了我,她牺牲了自己,她当然会这么做。我刚才就不该怀疑她。她是我这辈子真正的、最好的朋友。我却再也报答不了她了。

—— 紫罗兰爪的想法,《天空破碎》,第216页

我必须先甩掉渡鸦,找到安全的地方……我必须要让松针尾的牺牲有价值!

—— 紫罗兰爪的想法,《天空破碎》,第217页

紫罗兰爪
暗尾把我和松针尾带到了湖边,他想淹死松针尾,作为对我的惩罚。蟑螂和渡鸦还有滑须当时也在。松针尾突然朝他们发起了攻击。她太英勇了!她告诉我快跑,然后我就跑了……其实我应该留下来,和她一起战斗的!
枝爪
不对,你不能那样做。就你们俩,想要对付四只邪恶的泼皮猫?你们都会死掉的,这样以来,松针尾给你制造的机会就每任何意义了。

—— 紫罗兰爪和枝爪,关于松针尾,《天空破碎》,第238页

在那种事情发生了以后,我永远无法再快乐的谈起松针尾了。

—— 紫罗兰爪的想法,关于松针尾,《极夜无光》英文版,第53页暂译

他希望自己能见到松针尾,但四处都没有她的迹象。如果她不在星族,她会在哪儿呢?(…)不论她在何处,希望她能安息。

—— 旁白和赤杨心的想法,关于针尾,《极夜无光》英文版,第84页暂译

紫罗兰爪
等等!拜托等一下!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松针尾
我还以为你想摆脱我!

—— 紫罗兰爪和松针尾,《极夜无光》英文版,第94页暂译

紫罗兰爪
出了什么事?你死了吗?
松针尾
我当然死了。在你跑掉以后,你以为暗尾会改变心意码?
紫罗兰爪
但你的毛皮上没有星光…

—— 紫罗兰爪和松针尾,《极夜无光》英文版,第95-96页暂译

你为什么要走,松针尾?你又为何而来?

—— 紫罗兰爪的想法,关于松针尾,《极夜无光》英文版,第98页暂译

松针尾总是比任何猫都更像是她(紫罗兰爪)的至亲。

—— 旁白,关于松针尾和紫罗兰爪的关系,《极夜无光》英文版,第133页暂译

紫罗兰爪
等等!你为什么要为了逃走而叫醒我?我很抱歉我跑走了!可是你要我那么做的,记得吗?我想救你!我只是觉得我留在那里也无济于事。如果我留下来,暗尾就会杀了我,然后他会杀了我们全部的族猫。你想要见到那种情况吗?你在生我的气吗?这就是为什么你一直出现吗?他又是谁啊?
松针尾
他是一只我好几个月前见过的猫。我在生前认识了他。现在每次我回来时,他都在附近。
紫罗兰爪
回来?从哪里回来?你在星族吗?
松针尾
我看起来像是在星族吗?
紫罗兰爪
黑森林?
松针尾
不。我不知道我到哪去了。我只知道每次我睁开眼睛,都会出现在他附近。
紫罗兰爪
他可以看到你吗?
松针尾
是的。他是唯一能看到的猫。好啦,他还有你。
紫罗兰爪
他也死了吗?
针尾
不。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要带你去见他。我想他对族群来说很重要。我想这就为什么我被困在这里,而他总是在附近的缘故。
紫罗兰爪
我能帮什么忙吗?
松针尾
带他和你一起走。带他回到族群里。
紫罗兰爪
为什么?
松针尾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可以看见他,我可以看见你。我想我必须让你们两个见面,这样你就能带他回到族群里。如果我帮助了族群,也许我就能找到星族。
紫罗兰爪
我会带他走的。你要离开了吗?
松针尾
这现在是你的任务了。
紫罗兰爪
别走!
松针尾
拜托你了。

—— 紫罗兰爪和松针尾,关于阿树,《极夜无光》英文版,第238-240页暂译

紫罗兰爪相信松针尾,而我相信紫罗兰爪。

—— 鹰翅,关于松针尾,《极夜无光》英文版,第21章暂译

我无法让所有死猫都出现。松针尾告诉过我关于星族的事。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只星族猫。我想我只能感应到那些和生者还有联系的猫。他们就困在我们身旁。他们完成自己所相信的使命前都无法离去。就像松针尾。在她所引发的事件落幕后,她才能找到前往星族的路。

—— 阿树,关于松针尾,《极夜无光》英文版,第298页暂译

听到还有这么多影族猫依然在外活着,赤杨心眨了眨眼,和他们的族猫同样感到震惊。当他认出了一个鬼影毛皮时,注意力立马被夺走。“松针尾。”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从水里走出,她的毛皮干枯如骨,又仿佛从体内被点燃似的萤光闪烁。悲痛哽在他的喉头。她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眼里闪烁着她生前的戏谑。赤杨心的喵声卡在喉咙里。她一点儿也没变,连气味都一如既往。在她扭开口鼻时,他可以感受到她呼在他面颊上的气息。

—— 旁白,关于赤杨心和松针尾,《极夜无光》英文版,第300页暂译

赤杨心
松针尾!
松针尾
你想我吗?
赤杨心
当然!

—— 赤杨心和松针尾,《极夜无光》英文版,第300页暂译

紫罗兰光
你不在星族。
松针尾
还不到时候。但我现在和族猫在一起了,拜你和阿树所赐。我们在你们平安前都不会走远。
紫罗兰光
你不再生我的气了吗?
松针尾
我从来没有。你是我所能有过最好的朋友。我们永远都会是姐妹。

—— 紫罗兰光和松针尾,《极夜无光》英文版,第300-301页暂译

图集

中文

英文

家谱

雪鸟家谱
· ·
图例   雄性   雌性   未知

成员现状





脚注

  1. 原文为“he has his tail in every cat's business”,直译就是“每只猫的事他都要插一尾”。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Needletail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烈火焚河
  2. 2.0 2.1 2.2 学徒探索
  3. 3.0 3.1 3.2 3.3 雷影交加
  4. 4.0 4.1 4.2 天空破碎
  5. 极夜无光
  6. 学徒探索》,正体中文
  7. 7.0 7.1 Cakestar (2015-04-15). New Improved Allegiance List for The Apprentice's Quest!. 访问于 2016-11-08. “Apprentice, Needlepaw (kit of Berryheart and Sparrowtail)”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Errr...看上去只有我独自承担起翻译工作了,我还会加油的!请求@Bloodblaze 来更正一下我的语言,万分感谢,因为我翻译实在是太仓促了>_<

1个月
avatar
CXuesong
1

其实没必要求量的,因为并没有deadline;另外不得不说英文维基的生平有点过于详细了。

1个月
avatar
0

回复@CXuesong: 我也这么觉得,就是一看所有细节(比如说吃了什么去了哪里)全都列在上面,觉得很繁琐

1个月
avatar
CXuesong
0

回复@Firestar:反正我觉得写个概要就行啦,不过一定要通顺哦~

1个月
avatar
CXuesong
0

我想到了灰翅……

2年
avatar
Idle Lady
0

为什么😂

2年
avatar
CXuesong
1

回复@Idle Lady:估计灰翅画出来也就是那个样子了😂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