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使用了地區詞轉換組。
轉換組:基本轉換
轉換組:人物名稱轉換

切換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正體

松鴉羽

貓戰士維基

Disambig.svg  本文介紹的是雷族巫醫。關於河族戰士,請參見「松鴉爪」。
各部族絕對不會走向滅亡,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各部族一定能平安無事。

—— 松鴉羽鄭重宣誓與部族共存亡,失落戰士》,第192頁

松鴉羽
Jayfeather
松鴉羽.png
美國Jayfeather
中國松鸦羽
台灣松鴉羽
貓群[如何编辑?]
目前 雷族 (Q627)[1]
生平
年齡 目前約93個月(合7.75年)[2]:8章
名字[?]
小貓 小松鴉Jaykit)[2]:貓物表
見習生 松鴉掌Jaypaw)[2]:267
巫醫 松鴉羽[3]:253
血緣 [如何编辑?]
父親 鴉羽 (Q3351)
母親 葉池 (Q3383)
養父 棘星 (Q2652)
養母 松鼠飛 (Q3123)
親兄弟 獅燄 (Q3093)
親姐妹 冬青葉 (Q2572)
半兄弟 風皮 (Q2602)
半手足 (Q3657) (Q3658)
養兄弟 赤楊心 (Q2544)小杜松 (Q3265)
養姐妹 火花皮 (Q3113)小蒲公英 (Q3291)
教育 [如何编辑?]
導師 亮心 (Q2844)葉池 (Q3383)
見習生 赤楊心 (Q2544)
出現於 [如何编辑?]
預視力量 (Q152)
洶湧暗河 (Q153)
驅逐之戰 (Q154)
天蝕遮月 (Q155)
暗夜長影 (Q156)
拂曉之光 (Q157)
第四見習生 (Q158)
戰聲漸近 (Q159)
星夜私語 (Q160)
月亮蹤跡 (Q161)
失落戰士 (Q162)
最後希望 (Q163)
探索之旅 (Q170)
雷電暗影 (Q171)
破碎天空 (Q172)
黯黑之夜 (Q173)
烈火焚河 (Q174)
風暴肆虐 (Q175)
棘星的風暴 (Q182)
虎心的陰影 (Q185)
鴉羽的試煉 (Q186)
冬青葉的故事 (Q187)
霧星的預言 (Q188)
葉池的願望 (Q191)
鴿翅的沉默 (Q192)
預言之貓 (Q200)
部族戰爭 (Q202)
終極指南 (Q204)
松鼠飛的希望 (Q3561)
迷失群星 (Q3563)
褐皮的部族 (Q3566)
The Silent Thaw (Q3579)
Veil of Shadows (Q3624)
數據項
Q3129:雷族公貓,自《三力量》系列登場的角色

松鴉羽Jayfeather)是一隻體格纖瘦、毛色斑駁的淺灰色虎斑公貓。他雙目失明,眼睛呈松鴉翅膀一般的淺藍色。他的雙肩極瘦,肌肉精瘦有力,皮毛光滑,一道長疤橫跨其身體一側。

生平

長篇外傳

鴉羽的試煉

松鴉羽第一次出現是在鴉羽來風族邊境找葉池的時候。莓鼻和刺掌發現他之後同意去找葉池。但鴉羽比較倒霉,來的是松鴉羽。松鴉羽顯得很煩躁,因為鴉羽打攪了他的工作。鴉羽和松鴉羽討論了一下白鼬的問題,最後他同意給棘星傳口信說是風族需要雷族的幫忙。

後來松鴉羽與同族長來到風族解決白鼬的問題,一星並未像鴉羽說的那樣願意合作,他說如果風族不想合作他們現在就離開。

一星派鴉羽去護送隼翔前往月池的時候,隼翔告訴鴉羽,松鴉羽曾經在星族找到焰尾來證明自己的清白,以此來說明風皮也可以這麼做。到達月池後,松鴉羽看到鴉羽一來便沒有好氣,鴉羽認為是因為自己沒有把情況完全告訴他導致棘星受到了侮辱,責問他問什麼來月池,不過最後被葉池穩定下來。

葉池應鴉羽的邀請前往風族協助治療傷員,在一次兩貓對話中,葉池承認說松鴉羽和獅燄都已經接受了她。

之後的大集會上,部族聯合討論關於對白鼬進攻及驅逐計劃,風皮為證明自己表示自己將孤身一貓前往地下引出白鼬,鴉羽說自己會支持自己的兒子,這時,松鴉羽和獅燄都露出驚訝的表情。隨後松鴉羽嘲諷說他們的任務十分容易,棘星瞪了他一眼。

對白鼬作戰的善後工作中,松鴉羽參與了傷員的救治。

由於風皮在戰鬥中受到了重傷,肚子上引起感染,需要牛蒡根,但風族沒有庫存,鴉羽決定去雷族尋求幫助;他來到雷族之後發現葉池不在,只有松鴉羽在巢穴中,松鴉羽對他的出現並不高興,沒好氣地問他幹什麼。松鴉羽猜出是風皮需要藥草,一時間,鴉羽覺得他的談吐舉止和風皮生氣的時候很像,完全就是繼承了自己的壞脾氣,雖然是棘星撫養了他,但很顯然松鴉羽是鴉羽的孩子。聽到鴉羽確認之後,松鴉羽對此不屑一顧,以沒有過多儲備為由拒絕了鴉羽,鴉羽懇求他帶自己先借自己一點,隨後會還更多,但松鴉羽說風皮想殺死自己的哥哥,聽說冬青葉死了還很高興,他認為他們三個都不應該出生,獅燄可能原諒了他,但自己沒獅燄那麼心地善良,也許也沒他那麼蠢,松鴉羽繼續說自己永遠也不能原諒風皮,也不能原諒鴉羽,所以自己沒有牛蒡根。聽聞鴉羽對自己的坦白,松鴉羽並沒有說話,擺擺尾巴表示自己並不在乎。就在鴉羽要離開營地的時候,松鴉羽叫住了鴉羽,並將牛蒡根扔在地上,並解釋說自己依然沒有原諒他,但自己是巫醫,他不能眼睜睜看著別的貓死去而不去救他。就算風皮也是。隨後松鴉羽離開了鴉羽。

松鴉羽最後一次出現在大集會上,與葉池坐在一起。




棘星的風暴

松鴉羽第一次被提及是在葉池咬斷款冬根莖的時候。她說松鴉羽想在太陽將露水蒸發之前把它們收集好。在葉池醫治蔓延部族的綠咳症時,幫忙的蜜妮感謝她幫助薔光的康復鍛鍊。葉池告訴她應該感謝松鴉羽才是,因為他從來沒有放棄尋找方法救治薔光。葉池順口提了一下,蜜妮便問他們是否還有貓薄荷。她說松鴉羽在廢棄的兩腳獸巢穴那裡種了許多,所以有。

棘星回憶起最後希望的時候,他記得松鴉羽在高聳岩下放了一根抓痕累累的樹枝,每一爪都代表著一條生命的流逝。松鴉羽說過它會讓他們銘記部族的先烈們所給予他們的未來。露掌在記憶所有陣亡貓名的時候提到了火星,這時,松鴉羽走上前來,說自己也很想念他。棘星想知道他是不是還有讀心術,但這位巫醫告訴他所有能力已經隨風而逝。之後他說推斷出棘星他也十分想念前任族長,因為他聽到棘星在露掌念火星名字的時候,他嘆了一口氣。棘星隨後問火星是否漫步於他的夢境之中,松鴉羽說沒有,不過這是個好徵兆。

棘星帶隊前往影族的時候,他發現葉池正在打理松鴉羽種的貓薄荷。松鴉羽又被蕨毛在哀悼自己死去的伴侶栗尾的時候提及了一下,他說要是松鴉羽給她療傷的話她就不會死了。在影族營地裡,小雲松鼠飛葉池和松鴉羽在幹什麼,但棘星打斷了松鼠飛的回答。

巡邏隊回來的時候,松鴉羽走出巢穴,緊跟在薔光身後。葉池回來之後告訴松鴉羽老兩腳獸巢穴那裡一切安好,下了點小雨,貓薄荷長勢很好。薔光說自己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松鴉羽馬上反駁這才出去幾個心跳的時間,但薔光還是想回去,就在松鴉羽剛開口的時候,波弟過來想讓薔光把自己帶來的老鼠吃完,順便聽他講故事,薔光先是斥責他怎麼老鼠幾乎一點也沒動過,但還是同意了。這時,松鴉羽想起來今天是月圓之夜,因為今天陰雲密布,所以他還是懷念上一次的大集會。棘星選完要帶的貓之後,松鴉羽說葉池自願留下來,所以自己要去。

馬場的時候,棘星想起來當他在撫養獅燄冬青葉,和松鴉羽的回憶。松鴉羽還是小貓的時候評論鼴鼠聞起來就像方便的地方一樣,松鼠飛斥責他事實並非如此。

當棘星正在做一個關於太陽沉沒之地的夢的時候,松鴉羽用爪子把他給戳醒了。棘星發現他眼睛睜得銅鈴一般,看上去很激動。松鴉羽開始告訴棘星因為他自己不放心大風,就去檢查了一下貓薄荷,隨後發現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需要棘星跟著他去看看。抵達之後,他發現整個園地已經被附近掉落的樹枝砸的稀爛。棘星告訴他還可以再種,但松鴉羽卻說他沒有明白,這是一個徵兆,馬上會有糟糕的事情會發生;但與最後希望不同,災難乘風而來。

棘星迫於藤池的再三勸求,和櫻桃落前往巫醫窩,剛進去時,松鴉羽正在發牢騷說這麼大的風在自己怎麼把庫存整理好,一放下根莖就吹跑,葉池回答可以動作再快一點。發現棘星來了之後他質問棘星是不是又和風族發生衝突了,棘星說並沒有隨即告訴葉池自己讓櫻桃落在戰士窩裡休息,現在可以先幫她檢查一下扯掉的腳爪。松鴉羽聽聞諷刺道雷族的巫醫應該是棘星,而不是自己,隨後嘆了口氣對葉池說拿一些萬壽菊。葉池走後,松鴉羽直面棘星並詢問棘星究竟想說什麼。棘星聽聞後大驚,追問他是怎麼知道自己有話要說。松鴉羽挑明棘星就是為了故意支開葉池,讓棘星不要浪費自己的時間。聽到棘星開始把自己救下櫻桃落解讀為預言,松鴉羽說狂風呼嘯,所有思緒都可能打亂,他自己也不知道。松鴉羽雖然幫不上忙但檢查他的傷勢還是可以的,檢查後發現棘星腦袋上有撞傷,要給他罌粟治治頭疼,但棘星拒絕了,松鴉羽並沒有強求。

棘星檢查見習生窩之後,悄悄問松鴉羽有沒有什麼新預言,松鴉羽反問棘星究竟在期望什麼,沒有貓受傷已經謝天謝地了。棘星自顧尋思了一會兒,松鴉羽質問他是不是還有瞞著他的事情。棘星不打算告訴松鴉羽,便說沒事讓他離開。後面在轉送薔光到安全地方時,棘星說必須要粗樹枝運送波弟,波弟和松鴉羽,蕨毛聽聞說是不是要他們去找樹枝。棘星說他知道哪裡有,就是悼念在最後希望中陣亡的木棍,松鴉羽一聽就非常不爽,大喝一聲:「你們就不能找根別的?」棘星反駁道這是營地裡最長的樹枝了,要是星族肯幫我們的話,這就是他們的機會,而且陣亡的戰士們也肯定想幫他們。半路上薔光掉進水裡被救起來之後,松鴉羽擠壓她的胸部並說自己不會讓她死,然後薔光吐了幾口水活了過來。後來松鴉羽在水邊踱步尋找木棍,棘星說已經被沖走了,松鴉羽氣得說它承載了部族陣亡的戰士們,而棘星則說回憶自在心中,無需實體化,等事情結束以後他可以再做一根。松鴉羽勉強同意。

之後棘星打算讓鴿翅引導松鴉羽到高處,松鴉羽對此嗤之以鼻,棘星表示雖然他是個難合作的毛球,但這種情況下沒有商量的餘地,讓他先忍一忍。松鴉羽嘆了口氣說:「遵命,我們偉大的族長。」到達之後,松鴉羽評論說最好別有貓把自己傷到,因為沒那麼多草藥了。

棘星見到小雲和花楸掌後知道了黑星的死訊,隨後去找松鴉羽,松鴉羽聽聞黑星的死訊評論說黑星也挺老的了,也經歷了太多太多,失去最後一條命沒什麼驚訝的。棘星驚異於松鴉羽的口氣,仿佛松鴉羽自己就是一隻很老練老陳的貓一樣,而轉念一想,松鴉羽本身的經歷與見識就遠超他們大多數貓,雖然他看不見。之後棘星問松鴉羽薔光的背部酸痛是什麼毛病,松鴉羽說她沒告訴自己,薔光回答說自己不想打攪他,聽聞此言,松鴉羽說巫醫就是幹這個的。

後來棘星詢問薔光的白咳嗽怎麼樣了,松鴉羽說問題不大,但隨即他把自己的前腳掌給棘星看,上面有一道傷口,松鴉羽說重點不是受傷的問題,而是是這個傷口是一個不曾出現在這裡的一根樹枝造成的。棘星說不正常嗎,松鴉羽反問他應該是知道的,自己從來就不會因為自己看不到障礙而摔倒,自己也沒有傷到過自己。棘星確實不記得,雖然別的貓總是時不時踩點荊棘刺之類的,因此認為這是不祥之兆。松鴉羽說自己也不確定,大風暴改變了一切,他也可能是判斷錯了。棘星一看這架勢心想松鴉羽竟然會承認自己犯錯,十分驚訝。這位巫醫繼續說他們還是注意危險吧。

棘星希望松鴉羽能讓弗蘭克鎮定下來,松鴉羽嘆了口氣說就跟自己沒事做一樣,但還是回去取了罌粟。弗蘭克表示自己不吃植物之類的,松鴉羽無所謂地說:「行,你自找的,反正疼的是你。」

後來棘星帶隊搜尋偷獵者,松鴉羽叮囑他們要小心,棘星以為他有了新預言,但松鴉羽否認了這一點,只是單純承受不了死亡。

棘星在夢中遇到了火星,之後將火星告訴他的預言告訴了族貓們,松鴉羽並不是很意外,評論說他本來可以說得更清楚一些的。

葉池勸說花楸星和棘星成功後留在了影族幫助小雲,事後松鴉羽得知之後質問棘星為什麼要讓她離開雷族,雷族現在也是內憂外患。雖然棘星說有亮心幫他,但松鴉羽說這不一樣,亮心並沒有什麼被冒犯的感覺,只是說自己會盡力幫他。松鴉羽憤憤而去。之後沙暴問影族之旅怎麼樣,棘星說不怎麼樣,花楸星不同意支援雷族對寵物貓作戰。松鴉羽補了一句:「巫醫倒是借得痛快。」隨後棘星問松鴉羽沙暴的情況怎麼樣,巫醫回答說沒什麼大問題,也沒有感染綠咳症。棘星隨後說自己要去檢查水位,松鴉羽表示自己也會跟隨,出了巢穴後把獅燄叫上,路上又捎上了松鼠飛。一路上十分和諧,完全是一家貓的氣氛,這時,獅燄突然來了一句「死吧,影族越境貓!」,松鴉羽回了一句「快起開,硬疙瘩!」,言語中難掩戲謔。松鼠飛喝住了他們倆,問他們都多大了。獅燄說自己是一時興起,松鴉羽則保證說這事還沒完呢。探索一段時間後,棘星在松鼠飛的建議下決定到洪水邊緣測水位,松鴉羽的前爪都陷進了泥潭裡,獅燄在後面咬住他的頸部拉他,他將哥哥甩開,前爪輪流抬起來甩起來,獅燄隨即朝後躍去。松鴉羽評論說氣味已經完全不一樣了。棘星還正想著訓練場明明自己的腳底下卻已是貓是物非,突然發現松鴉羽正匍匐在獅燄身後,後者正在把測水位用的樹枝插進泥堆。棘星決定看看松鴉羽接下來要幹什麼。松鴉羽一直靠近到獅燄一個尾巴之後的距離,隨後猛擊身旁的水面,濺起無數水花,把獅燄潑成落湯貓,松鴉羽直接挑開了。獅燄回身嘶鳴罵他蠢毛球。松鴉羽反駁說他說到做到,沾沾自喜。獅燄亮出牙齒就去追他,松鴉羽早就跑進了森林。

對寵物貓作戰之後,松鼠飛讓松鴉羽出來醫治棘星,松鴉羽說早就知道這是個錯誤,而且這個時候葉池還在影族。看到獅燄受了重傷,松鴉羽大罵他們都是鼠腦袋,還有那幫寵物貓。

獅燄在得知水位降下來之後也想跟著眾貓去看水位,但被松鴉羽擋住,並讓他這個跳蚤腦袋留下來。

後來棘星得知鴿翅一直無法接受自己失去力量的事實後,心想也只有松鴉羽沒有被這種情況所困擾,繼續履行著他的職責,他永遠也猜不透松鴉羽心裡在想什麼。

黃牙在棘星的夢裡給他提示了一下預言的意思,他醒來之後去找葉池和松鴉羽,一進巢穴,松鴉羽便問他要幹什麼,棘星說明之後打算叫醒葉池被松鴉羽阻斷,並警告他不要吵醒葉池。於是他們便在外面討論起了預言。在說了很多部族和巫醫事務後,松鴉羽注意到棘星和傑西在一起的時間有點多,並提醒他不要讓任何貓認為你對寵物貓要比對族貓好。然後棘星就很生氣,心想我把你養大,你還是小貓的時候我把你捂暖,腳掌進刺的時候我還哄你,而如今他竟然在評論我的私生活!但隨後他也接受了松鴉羽長大的事實,而且他還是雷族的巫醫,部族的所有事物他都要摻合一下。松鴉羽對於棘星說只要他們適應部族生活他都應該照顧一下的結論並沒有評價,只是問他是不是讓他在外面吹風的。棘星在描述完預言後,松鴉羽評論說這並不像災難的徵兆,只是某種強大的東西,很顯然和火星的預言有關係。棘星問這是什麼意思,松鴉羽說星族讓你知道你就知道,你不能期望他們全知全能,他們也只是貓而已,像他們活著的時候一樣;星族信任你所以選你做族長,要遵循自己的判斷。

洪水退去之後的第一次大集會前夕,棘星和松鼠飛商討帶誰去,聊到巫醫的時候,棘星說松鴉羽可以決定誰去誰留,然後松鼠飛就說不過我們讓不讓他選,他都會選的。最後一次松鴉羽出現是在刻悼亡者棍子上,十分用力,仿佛怕他跑掉一樣。




虎心的陰影

松鴉羽並沒有正式在《虎心的陰影》中登場,但被列在貓物表中。

鴿翅向虎心開誠布公自己的那些奇怪的夢境的時候,虎心問鴿翅他有沒有告訴松鴉羽和赤楊心。鴿翅說沒有,要是說了的話就相當於承認自己懷孕了,雖然她懷疑他們已經猜出來了,畢竟肚子大。

鴿翅和虎心的孩子出生後,鴿翅告訴了他們一些關於松鴉羽的事情。他們的一隻小貓,小光,問他們能不能吃自己找到的紅芽,鴿翅說不行,但松鴉羽可能能拿來做點什麼藥草。光躍問松鴉羽是誰,撲步回答說是一隻眼盲的醫療者,之前鴿翅告訴過他們和小影尖塔聽到之後,虎心解釋說松鴉羽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學習成為巫醫了。




松鼠飛的希望

敬請期待



三力量

預視力量

敬請期待
小松鴉和小冬青小獅是松鼠飛和棘爪的孩子


洶湧暗河

敬請期待



驅逐之戰

敬請期待



天蝕遮月

敬請期待



暗夜長影

敬請期待



拂曉之光

敬請期待



星預兆

第四見習生

部族面臨一場大幹旱,松鴉羽發現鴿掌就是預言的三力量之一。莓鼻的伴侶罌粟霜搬進育兒室後一直偷偷跑到月池邊,松鴉羽了解到是因為罌粟霜認為莓鼻想讓他的前任伴侶、罌粟霜的姐妹蜜蕨回來。松鴉羽在月池遭到了風皮碎星的襲擊。蜜蕨救下了松鴉羽並請他傳達她對莓鼻和罌粟霜的祝福。松鴉羽為罌粟霜接生時和獅燄短暫地看見虎星和碎星坐在育兒室牆邊。




戰聲漸近

松鴉羽安慰鴿翅而讓她對漣漪尾的死釋懷,並了解到豹星去世,霧足成為新的河族族長。他表示霧星會受到所有部族的歡迎。蛾翅和霧星來到雷族營地後,松鴉羽和蛾翅交談,了解了蛾翅如何在不相信星族的情況下安排霧星的命名儀式,蛾翅為部族服務的熱情和對信仰的執著讓心生敬佩。

松鴉羽從獅燄處得知被他折斷的棍子被扔進湖中而心生懊惱,對獅燄表示關於三力量的命運他們能做的只有等待。

鴿掌意外讓火星了解到了三力量的存在,因為火星也並不了解三力量的意義讓松鴉羽感到憤怒。他到湖邊散步呼喚岩石,岩石沒有回應。他偶然發現了虎心夜晚在邊界上以及感受到有貓在監視他。

一棵大樹倒進了石頭山谷,長尾不幸遇難,薔掌也因此受傷。薔掌感覺不到自己的後腿讓松鴉羽手足無措,向小雲詢問後松鴉羽確定薔掌的脊椎骨斷了,薔掌在以後將失去行走的能力。為確保薔掌能活下去,松鴉羽督促薔掌進行鍛鍊。

松鴉羽和獅燄交談後懷疑黑暗森林貓在訓練湖區貓,因此他和斑葉黃牙來到黑暗森林,發現碎星是黃牙的兒子。他和斑葉與虎星進行交涉以失敗告終。




星夜私語

敬請期待



月亮蹤跡

敬請期待



失落戰士

松鴉羽躺在巫醫窩裡,注意到今年的新葉季與往年相比,空氣熱了許多。他聽到族貓們正興奮地聚集著準備巡邏,但他無法分享他們的興奮之情,因為他的腦海充斥著山地的畫面,尤其是半月

薔光正和他在一塊。他認為薔光是他的另一個難題,記得獅燄告訴他薔光曾因後腿殘疾,只能被限制在山谷營地內而沮喪,於是設法說服蜂紋帶她出去找藥草。松鴉羽也記得他和哥哥的對話,而且他不同意將薔光收為見習生。薔光在藥草儲藏間後面發現了一小塊舊的黑色毛髮。她問松鴉羽是否能在經過廁所通道時把它扔掉,而且想知道是誰把它塞在裡面。松鴉羽知道那是姐姐冬青葉身上的,但他沒有告訴薔光。他轉身,告訴薔光他要去找些金盞花。

黃牙來到他的夢裡,告訴他雷族需要第二名巫醫,而且煤心要知道她曾經是煤皮。她也說葉池不僅僅是放棄了巫醫的位置,還被禁止使用巫醫的技能。

鴿翅聽到栗尾在營地外哀號,她一定在生產!松鴉羽告訴薔光等他確定需要什麼時,就會派鴿翅回來取,然後他很快地衝到鴿翅旁邊。之後,松鴉羽決定告訴煤心她的前身是煤皮。他來到煤心的夢裡,將煤皮在舊森林時的記憶給她看,包括大遷徙和煤皮被獾殺死之時煤心的出生。

松鴉羽受到來自曦皮的指控-他將焰尾淹死在湖裡。松鴉羽剛開始很冷靜,但由於其他部族都認為他應該在證明無辜前暫停巫醫職務,他變得很沮喪。甚至連其他的巫醫也贊同這個做法。松鴉羽憤怒地拒絕,接著大集會就被星族降下的暴雨衝散了。松鴉羽在養母松鼠飛的攙扶下跌跌撞撞地向營地走去,她的毛髮也讓他感到很舒服。




最後希望

敬請期待



幽暗異象

探索之旅

松鴉羽和葉池一齊前往月池參加巫醫集會。一路上松鴉羽和葉池討論貓薄荷的問題。葉池說綠葉季幾近尾聲,需要採集更多貓薄荷來預防綠咳症。但是松鴉羽指出雷族的長老們都非常健康,且舊兩腳獸巢穴旁有很多貓薄荷,他表示不會去採集更多的貓薄荷。

此時河族巫醫蛾翅和柳光加入他們,蛾翅表示有困難可以對他們援助。松鴉羽很想反駁說的雷族需要依賴河族的藥草一樣,但是忍住沒講。

他們爬下斜坡時,小雲已經等在月池旁邊了。通往池邊的是一條彎曲的小路,他想起很久以前和古代貓的記憶,以及和半月分享舌頭的時候。

松鴉羽和其它巫醫蹲坐在月池前準備和星族分享夢境。他看見不相信星族的蛾翅也不例外地趴下了,有些嘲諷地想她只不過是想來場質量更好的小睡而已。

入夢前松鴉羽聽見年老的小雲不暢的呼吸聲,感慨自從焰尾死後他再也沒收過見習生。

他用鼻子碰了下水面,醒來後發現所有的巫醫不尋常地處於同一個夢境中,他們在一片翠綠的草地上。星族貓火星、吠臉、豹星、焰尾和黑星前來迎接他們。但除此之外,樹蔭中站著更多的貓,儘管他幾乎看不見。他走向前詢問火星。火星清清嗓子,所有星族貓聚在他身旁。松鴉羽心中哀嚎又要有新預言來干擾平靜的生活了。火星好像看穿了松鴉羽的心思,公布了『擁抱你們在暗影中的所得,只有它們能驅散天空的陰霾』的預言。松鴉羽非常氣憤星族總是降下如此含糊的預言。在夢境消失前,松鴉羽瞥見巫醫圈外有一隻非常年輕有著白尾尖的公貓,並發現他就是一隻活著的雷族貓。

本小節需要擴充。你可以幫助貓戰士維基完善它



雷電暗影

敬請期待



破碎天空

敬請期待



黯黑之夜

敬請期待



烈焰焚河

敬請期待



風暴肆虐

敬請期待



破滅守則

迷失群星

敬請期待



The Silent Thaw

敬請期待



Veil of Shadows

敬請期待



短篇電子書

葉池的願望

敬請期待



冬青葉的故事

敬請期待



霧星的預言

敬請期待



鴿翅的沉默

敬請期待



褐皮的部族

敬請期待



荒野手冊

預言之貓

敬請期待



部族戰爭

敬請期待



終極指南

敬請期待



短篇故事

日落之後:正確的選擇?

敬請期待



超越守則:亮魂的惻隱之心

敬請期待



終極族長

敬請期待



細節

趣聞

  • 他具有風族血統(來自鴉羽[4]:293)、天族血統(來自蛇牙[5]/橡星[6])、寵物貓血統(來自火星[7]:9);他是風星後代(來自霧鼠[8])。
  • 松鴉羽具有讀心的能力,它可以出現在其他貓的夢境中,獲知他們的感情、思想和記憶。[請求來源]
    • 但在《鴿翅的沉默》中,由於三力量的預言已經達成,他的能力被收回了。[9]
  • 凱特認為,在《最後希望》後,三力量並未失去他們的力量。[10]
    • 但在《棘星的風暴》和《鴿翅的沉默》中證實了他們已經失去了力量。[11][9]
  • 松鴉羽是第二隻被稱呼名字前綴松鴉Jay)[注 1]的貓。[12]:140
    • 維奇說過這是他的暱稱,為了展示獅燄對他深厚的感情。[13]
  • 他的失明是天生的,是因為基因上的缺陷。這在《葉池的願望》中被證實了。[14]:10-11章
  • 松鴉羽得名於他像松鴉翅膀一樣藍的眼睛。[14]:10章
  • 葉池把「羽」作為它的名字後綴是紀念他的父親鴉羽。[15][14]:10章
  • 松鴉羽的前世是松鴉翅[16]:291-292
  • 維奇說在他們死後靈魂不會變成他們的前世,而是作為獨立的靈魂。[17]
  • 凱特認為松鴉羽在星族裡會復明。[18]
  • 機密筆記2中,「命中注定的浪漫」結尾裡很大程度上暗示了松鴉羽會和半月一起在星族中漫步。[19]
  • 凱特說過她支持「松棍」(松鴉羽X棍子)的配對,並說她「為粉絲們的幽默感折服」。[20]
  • 松鴉羽依然沒有原諒鴉羽,而且依舊憎恨風皮,因為他試圖殺死獅燄,就算獅燄已經原諒了他。

勘誤

  • 在《驅逐之戰》中,松鴉羽被錯誤地描述為黑色的。[請求來源]
  • 小松鴉在看不見的情況下,曾描述塵皮為一隻暗棕色的虎斑公貓。[2]:7
  • 他在見習生儀式開始前曾被錯誤地稱呼為松鴉掌。[2]:91
  • 石歌有次稱呼松鴉翅為松鴉羽,儘管他並不知道這個部族名。[21]:241
  • 松鴉羽曾經提到過「每次看見葉池、松鼠飛和棘爪的時候都會感受到背叛的刺痛」,但是他看不見任何東西。[22]:17
    • 此外,棘爪在冬青葉揭開這個秘密前也不知道有這個謊言。
  • 在《終極指南》中,松鴉羽眼睛裡沒有瞳孔。[23]:39

語錄

本小節需要擴充。你可以幫助貓戰士維基完善它
松鴉羽
現在你是每隻貓眼中的英雄了。高興了吧?
獅燄
我必須那樣做。
松鴉羽
但你也不能獨自去啊。
獅燄
現在狐狸走了。也沒有貓受傷。
松鴉羽
哼,看你怎樣向大家解釋發生的事。
獅燄
你就不能先把我洗乾淨,在我身上塗些藥膏,讓這一切看上去更有說服力嗎?
松鴉羽
好吧。

—— 松鴉羽和獅燄,在獅燄獨自追擊狐狸後,《星夜私語》簡體中文版,第139-140頁

黃牙
松鴉羽?
松鴉羽
全部就這些了,薔光。
黃牙
松鴉羽!
松鴉羽
把相同的葉片堆在一起,薔光。我馬上出來。
黃牙
松鴉羽。
薔光
我在分類。
松鴉羽
很好。
黃牙
跟我來。放心,只有你聽得見我的聲音。
松鴉羽
妳來這裡做什麼?
黃牙
來找你。
薔光
你說什麼?
松鴉羽
沒事。我……我必須出去一下。妳繼續在這裡將藥草分類,我等會兒就會回來。(…)妳有事難道就不能等今晚再說嗎?
黃牙
你以為我喜歡離開星族,來到這種冷得讓人受不了的地方嗎?
松鴉羽
那妳為什麼還要來?
黃牙
在你到月池和其他貓會面之前,我必須跟你說一件事!
松鴉羽
好啦。有話快說,說完我們可以各自回家。
黃牙
我看到獅焰和狐狸決鬥。
松鴉羽
然後呢?
黃牙
這是一個預兆。
松鴉羽
什麼預兆?表示他是個鼠腦袋嗎?
黃牙
他單打獨鬥。
松鴉羽
這我知道。他真是鼠腦袋。可不可以說重點?
黃牙
不要再抱怨,認真聽我說。雷族必須和獅焰一樣單打獨鬥。
松鴉羽
什麼時候?
黃牙
當黑暗森林勢力崛起時,雷族必須獨自對付這個超強大敵。
松鴉羽
但黑暗森林對每支部族都造成威脅。
黃牙
這其中只有一個部族可以存活。昨日四支巡邏隊都無法將狐狸逐出領地,但今日獅焰一出手就把牠打得落荒而逃。在即將來臨的大戰中,雷族必須獨自作戰。
松鴉羽
但是每支部族都有貓咪在黑暗森林受訓。
黃牙
所以每個部族都不可靠!
松鴉羽
但如果我們全都身陷危險,不是更應該團結合作嗎?
黃牙
為什麼只有雷族出現三力量,而其他族沒有?當其他部族滅亡之際,雷族注定要存活。
松鴉羽
黃牙!

—— 黃牙與松鴉羽,《星夜私語》,第152-154頁

本小節需要擴充。你可以幫助貓戰士維基完善它
這話是什麼意思?我覺得你的語意可以再含糊一點,反正我們也猜不出來。

—— 松鴉羽對星族,關於預言,《探索之旅》,第23頁

頂撞像我這樣的老貓,和堅持正確意見不是一回事。我為你自豪。

—— 松鴉羽對赤楊掌,《雷電暗影》簡體中文版,第320頁

松鴉羽
別這樣,赤楊心。波弟走了。他已經很老了,度過了漫長的一生,現在,他的生命結束了。作為巫醫,有件事必須知道,那就是,有時你得學會放手。
赤楊心
我沒幫到他。
松鴉羽
有些時候,我們也無能為力。

—— 松鴉羽和赤楊心,關于波弟之死,《破碎天空》簡體中文版,第81頁

儀式

敬請期待

圖集

中文

英文

俄文

其他

周邊

絨毛娃娃

非官方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權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經過原作者的授權,請進入文件頁面以了解詳情。

家譜

請參閱

腳註

  1. 中文版中被譯為「小松鴉」。

參考文獻

這篇文章基於CC BY-SA 3.0許可使用了貓戰士維基(英語)Jayfeather一文中的部分內容。
  1. 預視力量 (Q152)
  2. 2.0 2.1 2.2 2.3 2.4 2.5 預視力量
  3. 暗夜長影
  4. 拂曉之光
  5. Su Susann (2016-09-30).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Adderfang is a descandant of Spottedpelt.」
  6. Su Susann (2016-09-30).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Pinestar is, trough the blood of his father, related to Gorseclaw.」
  7. 荒野新生
  8. Su Susann (2016-10-04).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Mistmouse is the descendant from Windstar.」
  9. 9.0 9.1 鴿翅的沉默
  10. Kate Cary (2012-04-09). Did the Three lose their power after they defeated the Dark Forest?. BlogClan. 「No」
  11. 棘星的風暴
  12. 星夜私語
  13. Vicky Holmes (2012-12-10). Eva Chiocchetti - Hi guys!(And Vicky!) So, I remember a while.... Facebook. 訪問於 2016-07-11. 「Yup, it was a nickname, out of affection.」
  14. 14.0 14.1 14.2 葉池的願望
  15. 艾琳·杭特訪談6
  16. 月亮蹤跡
  17. Vicky Holmes (2014-03-31). When Dovewing, Lionblaze and Jayfeather will die, will they "separate" from Jay's wing , Dove's wing and Lion's roar?. 「I think they'll be their own individual selves in StarClan.」
  18. Kate Cary (2015-12-07). Will Jayfeather be blind in StarClan?. BlogClan. 「I don』t think so…」
  19. 機密筆記2
  20. Kate Cary (2015-01-03). 273 Responses to "Bramblestar's Storm Spoiler Page". 訪問於 2016-10-01. 「I LOVE the shipping of Jay and Stick. It proves to me that Warriors fans are just fabulously awesome. I totally adore their sense of humour.」
  21. 月亮蹤跡》,簡體中文
  22. 最後希望
  23. 終極指南
5.0
1人评价
avatar
avatar
Bloodblaze
1

二楼致超话痨的松鸦羽和黄牙= =!!!

3年
avatar
Falconfeather
1

一楼致伟大的松鸦羽,感谢你为四大族群与星族所做的一切,感谢你引领灵魂与信仰重回大地,感谢你让历史与现实重获新生,愿你神圣之光永远照耀你那颗永不言弃的心灵。                              ————隼鹰羽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