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松鸦羽

猫武士维基


Disambig.svg  本文介绍的是雷族巫医。关于河族武士,请参见“松鸦掌”。

松鸦羽是一只技术高超但脾气暴躁的雷族巫医猫。这只公猫生来盲眼,事实证明,他的生活远比他的族猫都还要更具挑战。然而,当他发现他和他的至亲是一个古老预言中的三只猫时,他开始以其他猫作梦都想不到的方式去看待这个世界。在一个与时间的绝命赛跑中,松鸦羽必须揭露预言者的真实意图,并找出“星权在握”的真正意义。

—— warriorcats.com

Official website - Q3129 cn.png


松鸦羽
Jayfeather
生平[如何编辑?]
年龄 约99个月轮(合8.25年)[1]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雷族 雷族 (Q627)[注 1][2] [3]
过去 独行猫 独行猫 (Q648)[4]
影族 影族 (Q628)[临时][避难][5]
反抗者 反抗者 (Q4414)[6]
职务[如何编辑?]
目前 雷族 雷族 首席巫医[3]
过去 雷族 雷族 学徒[7]
雷族 雷族 巫医[8]
雷族 雷族 首席巫医[9]
(继任自叶池 (Q3383)
名字[?][如何编辑?]
中国中国台湾
小松鸦Jaykit [10]小松鴉
松鸦爪Jaypaw [11]松鴉爪
松鸦羽Jayfeather [12]松鴉羽
血缘[如何编辑?]
父亲 鸦羽 (Q3351)[13]
母亲 叶池 (Q3383)[13]
养父 黑莓星 (Q2652)[14]
养母 松鼠飞 (Q3123)[14]
亲兄弟 狮焰 (Q3093)[13]
亲姐妹 冬青叶 (Q2572)[13]
半兄弟 风皮 (Q2602)[15]
半手足 (Q3657)[15] [16] (Q3658)[15] [16]
教育[如何编辑?]
导师 亮心 (Q2844)[17]叶池 (Q3383)[18]
学徒 赤杨心 (Q2544)[19]
数据项
Q3129:雷族公猫,自《三力量》系列登场的角色

松鸦羽Jayfeather)是一只毛色斑驳的浅灰色虎斑公猫,有着如松鸦翅膀一般浅蓝色的盲眼,身体的一侧有一道长疤。

生平

更多资料:松鸦羽/生平

松鸦羽是一名在火星黑莓星傀儡黑莓星松鼠飞狮焰灰条的领导下于湖区领地服务族群的雷族巫医

小松鸦出生在雷族的湖区领地之外,是小冬青和小狮的同窝手足,排行老三。包括三姐弟在内,大家都相信他们是黑莓掌和松鼠飞的孩子。由于松鼠飞并未实际生育,没有奶水,因此他和手足们在育婴室里被香薇云黛西哺育长大。

他天生眼盲,但其他感官都很强,兄姐也都会照顾他。他的脾气十分倔强,不喜欢其他猫因他的残疾而对他同情和怜悯。尽管展现出了对药草的优秀天赋,他还是强烈地希望自己能成为武士。他成为了学徒松鸦爪,由独眼武士亮心指导。他对于导师的安排总是感到不满,经常和亮心争执,违抗命令。

在一次和影族的打斗中,他强烈地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远不如视力正常的猫。在一次前往月亮池的旅程后,他决定接受自己的命运,和决心改为接受武士训练的冬青爪交换学习内容,成为了巫医叶池的学徒。一天晚上,他进入了外祖父火星的梦中,得知族长曾经得到过一个预言——“将有三只猫,你至亲的至亲,星权在握!”,这代表松鸦爪有随意进入其他猫梦境的能力。

某天,他在湖边发现了一根满是爪痕的棍子。他在梦中遇见了落叶岩石,以及过去曾住在湖区的远古猫的故事。在那里他化名为松鸦翅,目睹了远古猫迁徙成为急水部落祖先的历史,并认识了一只对他抱有好感的母猫半月

接着,在一场肆虐雷族的绿咳症疫情中,松鸦爪收到光灵的指示,得知救命解药猫薄荷就在风族领地里,于是他运用自己的特异能力进入风族巫医学徒隼爪的梦境,并发现猫薄荷长在隧道口。于是,他让狮焰去偷一些过来,虽然狮焰一开始不愿意,不过在见证火星因病失去一条性命后,他终于同意并成功完成了任务。由于在这其中不懈的努力,松鸦爪终于获得了巫医全名松鸦羽

但好景不长,在一场森林大火中,他和手足们被曾经暗恋过松鼠飞的蜡毛困在火场里。蜡毛认为松鼠飞背叛了他,因此打算杀死她的孩子们。刚受过重伤的松鼠飞无力与他一战,只好说出了真相——他们其实并不是松鼠飞和黑莓掌的孩子。很快,松鸦羽通过一种草药,得知自己其实是叶池的孩子。 他和手足们开始寻找父亲的真实身份,但一直未能找到。直到黄牙送来了一根乌鸦的羽毛,这才揭露他正是风族鸦羽

无法承受真相的冬青叶最终在森林大会上揭穿了真相,并消失于崩塌的隧道之中。由于叶池违背了巫医不能拥有孩子的守则,她接受处罚并改担任武士,松鸦羽便成为了雷族唯一的巫医。数个月后,他和狮焰发现鸽爪才是三力量的最后一名成员,而非冬青叶。

不久后,一棵大树砸断了荆棘爪的背脊,松鸦羽使劲浑身解数,不停地为她设计复健运动来拯救这只年轻母猫的生命。与此同时,在一次雷族和影族争夺领地的战斗后没多久,影族的年轻巫医焰尾跌落冰层溺亡。尽管松鸦羽曾经尝试救他,但最终反而背负了焰尾姐妹曙皮的谋杀指控,甚至因此暂停了巫医职务,直到焰尾的灵魂愿意向其他巫医证实他的清白,他才恢复巫医职责。

后来,失踪的冬青叶回到了雷族,但她和他们的外祖父火星都在群星之战中阵亡。在完成了预言后,松鸦羽失去了异能。战后,叶池再度回到了巫医的岗位上,但由松鸦羽陪同新族长黑莓星前往月亮池领取九命和圣名。

松鸦羽仿照远古猫的做法,在一根木棍上刻下爪痕,以纪念他们在战役中失去的族猫。在大风暴中,失去这根木棍令松鸦羽十分挫败和焦虑,并在它失而复得后显得十分开心。

数个月后,黑莓星和松鼠飞有了自己的孩子,而叶池和松鸦羽在梦境中得知了一只年轻猫赤杨爪成为巫医的命运。于是,赤杨爪成为了他们的学徒。尽管两只猫一起指导赤杨爪,但最终由松鸦羽为他进行了全名命名。

当叶池或赤杨心暂时离开雷族去帮助其他族群时,松鸦羽总是留守雷族。在一次不明疾病的疫情中,荆棘光因病去世。这让松鸦羽大受打击。后来,他又失去了母亲兼导师的叶池。尽管面上不显,这对他来说又是另一次巨大打击。

数个月后,失去了一条命的黑莓星开始举止怪异。松鸦羽被他钦点为守则破坏者,被迫做了忠诚誓言,但最终还是因为混血猫的身份而被逐出雷族。他和其他被放逐者逃到影族寻求庇护,并组织了反抗者,直到他们击败了黑莓星的冒充者——蜡毛。他重新回到了雷族任职巫医,并和其他巫医一起寻求击败蜡毛的方法。

细节

外貌

  • 他是一只身形纤瘦、[20]:15毛色斑驳[21]:216的浅[22]:9章灰色虎斑[21]:37公猫,[21]:4有一对宛如松鸦翅膀的[22]:10章[21]:45蓝色盲眼。[22]:10章他的皮毛单薄[23]:17光滑,[24]:281左腹有一道长疤。[25]:292[注 2]

作者声明

  • 凯特表示她支持“松棍”(松鸦羽X棍子)的配对,并说她“为粉丝们的幽默感折服”。[26]
  • 凯特表示由于他的盲眼,以他的视角撰写小说的难度很高。[27]
  • 对凯特来说,在《三力量》系列中,尽管描写松鸦爪视角的难度很高,但还是比冬青爪和狮爪容易。[28]此外,他是凯特最喜欢描写的角色之一,因为他会留在营地里,而“把猫从东移动到西是最难写的”。[29]
  • 凯特认为他在星族中会复明。[30]
  • 维琪认为在证实了他不是杀害焰尾的凶手之后,他和曙皮的关系有些改善,但他的脾气实在是太暴躁了,让曙皮很难注意到那些变化。[31]
  • 在〈机密笔记2〉中,“命中注定的浪漫”结尾里很大程度上暗示了他会和半月一起在星族中漫步。[32]
  • WarriorCats.com的文章〈脱颖而出〉中共选出了五组师徒,他和赤杨爪排名第四。[33]

趣闻

  • 他具有风族血统(来自鸦羽[34]:293)、天族血统(来自蝰蛇牙[35])、宠物猫血统(来自火星[36]:9);他是风星后代(来自雾鼠[37])。
  • 在同窝手足中,他排行老三。[22]:9章
  • 他的名字是源自于像松鸦翅膀一样蓝的眼睛。[22]:10章
  • 他的失明是天生的,因为基因上的缺陷。[28][22]:10-11章
  • 他是远古猫松鸦翅的转世。[38]:291-292
    • 维琪认为当狮焰、松鸦羽和鸽翅死时,他们会是他们自己,而非他们转世前的猫。[39]凯特也补充说他们在死后会加入星族,而非杀无尽部落[40]
  • 他具有读心的能力,可以出现在其他猫的梦境中,获知他们的感情、思想和记忆。[41]:9章但当他完成了预言中的使命之后,他就失去了这种力量。[41]:1章
  • 他的后缀“羽”是为了纪念父亲鸦羽。[42][22]:10章
  • 他是第二只被称呼名字前缀松鸦Jay)[注 3]的猫。[24]:140
    • 维琪表示这是他的昵称,为了展示狮焰对他深厚的感情。[43]
  • 他依然没有原谅鸦羽,而且依旧憎恨风皮,因为他试图杀死狮焰,就算狮焰已经原谅了他。[44]:403-404
  • 尽管虎星知道焰尾的溺亡并非松鸦羽的过错,他依然对他怀恨在心。[45]:7章

勘误

  • 他曾被错误地描述为黑猫。[46]:215
  • 他曾错误地在学徒仪式开始前被以学徒名称呼。[21]:91
  • 在天生盲眼的情况下,他曾作出拥有视力才能出现的描述:
    • 尘毛描述为暗色虎斑猫。[21]:7
    • 提到“每次看见叶池、松鼠飞和黑莓掌的时候都会感受到背叛的刺痛”。此外,黑莓掌在冬青叶揭开这个秘密前也不知道有这个谎言。[47]:17
  • 石歌曾错误地以族群名“松鸦羽”称呼他,但他当下的身份是松鸦翅。[48]:241
  • 他曾在白翅生下幼崽前安慰她说她的“女儿们”都会很棒,但他还不知道白翅的幼崽都会是母猫。[34]:231
  • 在《终极指南》中,他被错误地描绘为缺少瞳孔的样子。[49]:39
    • 但以无瞳孔表现盲眼的描绘方式后来成为了许多他的官方和粉丝角色图的标志性特色。在英文版的《预视力量》重制版封面、官方绒毛娃娃、中少社中文版的《预视力量》封面、《战声渐近》封面、角色插图,以及波兰文版的《预视力量》封面等,皆采用了类似设计。

猫物关系

松鸦羽和黄牙

黄牙经常会出现在松鸦羽的梦中给予他指引,并常常警告他不要滥用自己的天赋去窥视其他猫的梦境。有趣的是一次黄牙让松鸦羽告诉炭心她的命运,但却在松鸦羽照做后责怪了他,随后便被松鸦羽尴尬地揭露了。

松鸦羽和叶池

叶池是松鸦羽的导师,也是时刻关心他的母亲。当松鸦羽知晓真相时,他为叶池违背守则的行为感到愤怒。最终,松鸦羽原谅了叶池,为母亲的死感到极度悲伤。

松鸦羽和狮焰

狮焰是松鸦羽的哥哥,从小他们就相互支持、彼此保护。虽然有时意见不合,但他们总是能齐心协力地对抗共同的敌人。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松鸦羽和冬青叶

冬青叶是松鸦羽的姐姐,冬青爪总是想做好每件事,但在治疗族猫上天赋不高,与此同时松鸦爪在斑叶的劝说下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姐弟俩交换了职位,冬青爪开始接受蕨毛的训练以成为一名武士,松鸦爪则开始不情不愿地接受叶池的训练,松鸦爪很了解冬青爪,在一次冬青爪去河族看望柳爪被发现并被囚禁时,松鸦羽用自己的天赋找到了她。冬青叶冲进坍塌的隧道“不幸遇难”后,松鸦羽十分悲痛,在冬青叶被鸽翅藤池带回雷族后,松鸦羽在欣喜之余又对姐姐在雷族的前途感到担忧,群星之战中,冬青叶为救藤池受了重伤,松鸦羽尽力救治,但冬青叶还是因失血过多身亡。

松鸦羽和赤杨心

松鸦羽是赤杨心的老师,他们之间连结着一条特殊的纽带。他们互相照顾,虽然松鸦羽的脾气暴躁,但他仍然是赤杨心尊敬的恩师。

在傀儡黑莓星统治时,松鸦羽被指认为守则破坏者之一流放,赤杨心愤怒至极。不久后,傀儡黑莓星指认翻掌为巫医学徒,由赤杨心训练。在翻掌还对草药一知半解时,赤杨心因反抗冒充者而遭到流放,前往反抗者营地和松鸦羽及其他族猫团聚。

在反抗者之战胜利后,赤杨心和松鸦羽恢复了巫医职位。

语录

叶池
就这么看着她,并不会让她原谅你。
松鸦爪
可是,我试着跟她解释,但她根本不愿意听。她要么转移话题,或者干脆找个借口离开。
叶池
当她准备好了,她会听的。她一直都非常努力,要向同伴们证明自己和别的猫一样优秀。但这件事却让她感觉自己打了败仗。
松鸦爪
我从未想过要伤害她。
叶池
对有些猫而言,正视自己的弱点,并认清自己的长处,是需要比其他猫花更长的时间。而他们一旦做到了,就会发现,今后的每次伤痛都不值一提。

—— 松鸦爪和叶池,讨论亮心失去学徒的感受,《预视力量》,第273-274页

火星
松鸦爪!叶池今天需要你的帮助,她怕会有意外发生。我想,恐怕你今天参加不了任何比赛了。
叶池
哎呀,太好了!你采到了很多嘛。治疗抓伤不愁没草药了。
松鸦爪
我不懂,为什么我们要为其他族群的猫治疗?如果他们的学徒想在我们的领地上出风头,那就应该由他们的巫医负责。
叶池
所有族群的巫医都会一起努力,确保所有的猫都平安无事。
松鸦爪
我敢打赌,柳爪和隼爪一定没把整个上午的时间都浪费在寻找药草上,他们也可能为参加比赛去练习狩猎技能了。
叶池
松鸦爪,我知道你很想参加,不过我确实需要你的帮助。
松鸦爪
你撒谎!我不能参加,是因为我无法跟真正的学徒们竞争!火星不想让我给雷族丢脸。
叶池
不是这样的!
松鸦爪
那为什么他连让我试试的机会都不给呢?
叶池
如果你再参加一段时间的战斗训练或狩猎训练,他可能就会让你参赛了!不过你的巫医技能训练开始的比较晚,而且上次绿咳症爆发,已经让我们无法练习除此以外的其他技能了。

—— 松鸦爪和叶池发生争吵,关于学徒大赛,《预视力量》,第353-354页

小冰
为什么我们必须待在营地里呢?这不公平!
松鸦爪
生活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 松鸦爪为不能参加学徒大赛而感到愤怒,《预视力量》,第356页

桦落
噢!
松鸦爪
如果我不把那根刺拔出来,你会伤得更严重的!
松鸦爪
没你说的那么粗嘛。
桦落
那是因为它的绝大部分都扎进了我的脚掌!我居然还能带着它回到营地,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桦落
嗷!我告诉过你,它很粗的!
松鸦爪
但还是扎不死你。
桦落
作为一名巫医,你的同情心还不够。
松鸦爪
我来这儿是给你疗伤的。如果你想要得到同情,那去育婴室好了。

—— 松鸦爪帮桦落拔出脚掌上的刺,《暗河汹涌》,第101-102页

族猫在战场上或许很勇敢,但一根刺就让他们叫唤得像只小猫。

—— 松鸦爪的想法,在他处理桦落脚里的刺时,《暗河汹涌》简体中文版,第102页

炭爪
你感觉怎么样?
松鸦爪
什么怎么样?
炭爪
失明。
松鸦爪
那不失明的感觉是怎样的?
炭爪
我不知道,我想只是感觉正常吧。
松鸦爪
哦,那失明对我来说也很正常。
炭爪
但这样岂不是很难弄清楚东西在什么地方吗?
松鸦爪
但我能弄清楚。所有的东西都有气味或声响,而且有时我是——靠感觉。
炭爪
那你就从来没有沮丧过吗?
松鸦爪
当我被区别对待时。我不觉得我有什么不一样,所以,当他们对我的失明大惊小怪时,我就特别烦,就比如说,他们常常觉得对不起我,可当时他们往往没有什么需要向我道歉的。

—— 炭爪和松鸦爪,关于松鸦爪的盲眼,《汹涌暗河》,第152-153页

我爱半月吗?是的......也许我可以爱她。我喜欢她给我的感觉。

—— 松鸦爪的想法,关于半月,《暗夜长影》正体中文版,第187页

“我愿意。”松鸦爪清晰而自信地说出了每个字。有一会儿,他感到身后有一种气息绵延环绕。这气息不像族群猫地的,却又带着雷族领地的味道。是半月!她是来见证他成为一位真正的巫医的吗?松鸦爪希望她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永远都不能像她所希望的样子陪伴在她的身边。如果一切重来,他俩也许能以双方都接受的方式拥有对方。

—— 松鸦爪在巫医仪式上的想法,关于半月,《暗夜长影》简体中文版,第257页

松鸦羽
现在你是每只猫眼中的英雄了。高兴了吧?
狮焰
我必须那样做。
松鸦羽
但你也不能独自去啊。
狮焰
现在狐狸走了。也没有猫受伤。
松鸦羽
哼,看你怎样向大家解释发生的事。
狮焰
你就不能先把我洗干净,在我身上涂些药膏,让这一切看上去更有说服力吗?
松鸦羽
好吧。

—— 松鸦羽和狮焰,在狮焰独自追击狐狸后,《暗夜密语》,第139-140页

黄牙
松鸦羽?
松鸦羽
就这些了,荆棘光。
黄牙
松鸦羽!
松鸦羽
荆棘光,把一样的叶子摆放在一起。我马上就出来。
黄牙
松鸦羽。
荆棘光
我正把同样的叶子放到一起。
松鸦羽
好的。好的。
黄牙
跟我来。别担心。除了你,没有谁能听到我的声音。
松鸦羽
你在这里干什么?
黄牙
来看你。
荆棘光
你说什么?
松鸦羽
没什么。我——我必须出去一趟。你继续分那些叶子。我很快就回来。(…)你就不能等到晚上吗?
黄牙
你以为我想离开星族,跑到这个冻掉鼻子的地方来啊?
松鸦羽
那你来干什么?
黄牙
你需要在前往月池与其他巫医见面之前知道这件事!
松鸦羽
好,好。那就快说吧,说完我们都能回家了。
黄牙
我看到狮焰与狐狸作战了。
松鸦羽
那又怎样?
黄牙
这是一个信号。
松鸦羽
什么信号?说明他是鼠脑子的信号?
黄牙
他是独自和狐狸作战的。
松鸦羽
我知道。他本来就是个鼠脑子。你能快点说正事吗?
黄牙
别抱怨了,你给我听着:雷族猫也必须独自作战,像狮焰一样。
松鸦羽
什么时候?
黄牙
黑森林强大起来的时候。雷族必须独自迎战它最大的敌人。
松鸦羽
但黑森林对每个族群都是威胁。
黄牙
只有一个族群可以幸存下来。昨天,四支巡逻队都没能把那只狐狸从你们领地上赶出去。今天,狮焰却打得它飞一般逃命去了。在这场即将到来的战斗中,雷族必须独自作战。
松鸦羽
但黑森林的武士们正在训练从各个族群中挑选的猫。
黄牙
所以每个族群都可能背叛你们!
松鸦羽
但我们都处在危险中。所以,我们是不是必须并肩战斗?
黄牙
那为什么三力量属于雷族而不是其他族群?所以,雷族注定会幸存下来,其他族群都会灭亡。
松鸦羽
黄牙!

—— 黄牙与松鸦羽,《暗夜密语》,第150-152页

这不会是族群的末日。只要我一息尚存,族群永远不会灭亡。

—— 松鸦羽郑重宣誓与族群共存亡,《武士归来》,第204页

松鸦羽
鸽翅?是你吗?
狮焰
鸽翅?
鸽翅
我是怎样到这里的?我本来在窝里。
狮焰
我也是。
松鸦羽
我们都在梦中。
狮焰
那你是在我梦里?
松鸦羽
我们在做同一个梦。
鸽翅
为什么?
松鸦羽
我想,我们应该到那下边去。
狮焰
你确定?
鸽翅
不然我们为何会在梦中到了森林的这个部分?
狮焰
等等。你看地道的样子,仿佛你能看到它。
松鸦羽
是的。
狮焰
怎么可能?
松鸦羽
我在梦里一直就能看见。
狮焰
那你知道我长什么样?
松鸦羽
你身上没被抓伤覆盖时更好看。

—— 松鸦羽,狮焰和鸽翅,关于同一个梦,《群星之战》,第139-140页

那究竟是什么意思?如果你真的努力了,你觉得你还能说得更含糊些吗?你再使点劲,看能不能说得更含糊些?

—— 松鸦羽对火星,关于预言,《学徒探索》,第6页

顶撞像我这样的老猫,和坚持正确意见不是一回事。我为你自豪。

—— 松鸦羽对赤杨爪,《雷影交加》,第320页

松鸦羽
别这样,赤杨心。波弟走了。他已经很老了,度过了漫长的一生,现在,他的生命结束了。作为巫医,有件事必须知道,那就是,有时你得学会放手。
赤杨心
我没帮到他。
松鸦羽
有些时候,我们也无能为力。

—— 松鸦羽和赤杨心,关于波弟之死,《天空破碎》,第81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仪式

松鸦爪的武士学徒仪式
小松鸦
那我呢?我想和狮爪和冬青爪一样也成为学徒。
火星
你当然也可以。以后你的导师就是亮心。
松鸦爪!松鸦爪!松鸦爪!
火星
从现在起,在你得到武士封号之前,你将被称之为松鸦爪。亮心,你是个优秀的武士,从不因自身的缺陷而自怨自哀,除了你之外,我想不出还有谁比你更适合教导松鸦爪。
亮心
我会将所学悉数传授给他。
松鸦爪的巫医学徒仪式
叶池
星族!我把我的学徒松鸦爪带来了,祈求星族接纳他,一如你们曾接纳我一样。
松鸦羽的巫医仪式
叶池
我,叶池,雷族巫医,请求我的武士祖灵俯视这位学徒。他已经接受了严格的巫医训练。他将在你们的帮助下,永远为他的族群服务。松鸦爪,你愿意发誓秉承巫医的规则,即使在族群对抗时也保持中立,平等地医治每只猫,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吗?
松鸦爪
我愿意。
叶池
松鸦爪,从此刻开始,你的名字是松鸦羽。星族以你的医术和你对知识地渴求为荣。你也确实拯救了很多猫的性命。
松鸦羽!松鸦羽!

图集

官方

中少社插图
晨星猫武士卡
《预视力量》
《预视力量》
《暗河汹涌》
《天蚀遮月》
《战声渐近》
《暗夜密语》
《月光印记》
《群星之战》
《黑莓星的风暴》
《雷影交加》
《终极指南》
《族群的猫》
詹姆斯·巴利绘图
官网角色页面
官网家谱图示

俄文

非官方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阶级

周边

更多资料:松鸦羽/周边
【系列1】松鸦羽
  • 系列1——火星灰条、松鸦羽。
  • 首届“选个绒毛娃娃”投票的赢家,脾气暴躁的雷族巫医会是你会想伸爪拥有的大型绒毛娃娃。脚掌上带有特殊族群标记,背上有着显眼的伤疤,这只娃娃以消失的瞳孔展示了松鸦羽的失明。
  • 约29.99美金。


【系列1】松鸦羽和灰条
  • 系列1——火星和叶星、松鸦羽和灰条、虎星褐皮
  • 灰条和松鸦羽是雷族最重要的两只猫之一——灰条的仁慈、忠诚,以及对他族猫的奉献;松鸦羽的治疗技巧、他的预言幻象,还有当然,他那独一无二的看护礼仪。
  • 长约7厘米。
  • 一组约12.99美金;整套三组约38.97美金。
【系列2】黑星和带棍松鸦羽
  • 系列2——炭毛亮心黑星和带棍松鸦羽、乌爪沙风
  • 尽管在许多方面都非常不同,这些公猫都在他们的族群迫切需要时提供了服务。尽管黑星听从了影族最为残忍的族长们的命令,但在他上台后,他恢复了影族的荣耀和高尚。而当松鸦羽得知预言承诺了比星族更强大的力量时,他在一根古老棍子的帮助下,开始从黑暗中拯救族群。
  • 长约7厘米。
  • 一组约12.99美金;整套三组约38.97美金。


家谱

登场书目

关于角色和书籍之间的关系的定义细节,详见

登场书目由Crystal Pool数据项推理得出。如有必要,请点击下方栏目中书籍对应数据项链接(以Q开头),然后修改相关书籍的“登场角色”声明。

  • 日落和平 (Q144)[间接提及]
  • 预视力量 (Q152)[主人公][主要角色][视角人物][首次登场🐱]
  • 暗河汹涌 (Q153)[主人公][主要角色][视角人物]
  • 驱逐之战 (Q154)[主人公][主要角色][视角人物]
  • 天蚀遮月 (Q155)[主人公][主要角色][视角人物]
  • 暗夜长影 (Q156)[主人公][主要角色][视角人物]
  • 拂晓之光 (Q157)[主人公][主要角色][视角人物]
  • 第四学徒 (Q158)[主人公][主要角色][视角人物]
  • 战声渐近 (Q159)[主人公][主要角色][视角人物]
  • 暗夜密语 (Q160)[主人公][主要角色][视角人物]
  • 月光印记 (Q161)[主人公][主要角色][视角人物]
  • 武士归来 (Q162)[主人公][主要角色][视角人物]
  • 群星之战 (Q163)[主人公][主要角色][视角人物]
  • 学徒探索 (Q170)[视角人物]
  • 雷影交加 (Q171)[配角]
  • 天空破碎 (Q172)[配角]
  • 极夜无光 (Q173)[配角]
  • 烈焰焚河 (Q174)[配角]
  • 风暴来袭 (Q175)[配角]
  • 迷失群星 (Q3563)[配角]
  • 静默冰融 (Q3579)[配角]
  • 叠影重障 (Q3624)[配角]
  • 暗由心生 (Q4183)[配角]
  • 无星之地 (Q4385)[配角]
  • 外部链接

    官方文章

    脚注

    1. 因放逐而离开
    2. 详见
    3. 正体中文版中被译为“小松鸦”。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Jayfeather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叶池的希望》第九章 (Q2109)
    2. 《叶池的希望》第十一章 (Q2111)《叠影重障》第二章 (Q4482)
    3. 3.0 3.1 《叠影重障》第二十二章 (Q4522)
    4. 《叠影重障》第二章 (Q4482)《叠影重障》第二章 (Q4482)
    5. 《叠影重障》第二章 (Q4482)《叠影重障》第五章 (Q4485)
    6. 《叠影重障》第五章 (Q4485)《叠影重障》第二十二章 (Q4522)
    7. 《预视力量》第七章 (Q1078)第四学徒 (Q158)
    8. 《暗夜长影》第二十一章 (Q1196)第四学徒 (Q158)
    9. 第四学徒 (Q158)《叠影重障》第二章 (Q4482)
    10. 《叶池的希望》第九章 (Q2109)《预视力量》第七章 (Q1078)
    11. 《预视力量》第七章 (Q1078)《暗夜长影》第二十一章 (Q1196)
    12. 《暗夜长影》第二十一章 (Q1196)
    13. 13.0 13.1 13.2 13.3 《叶池的希望》第九章 (Q2109)
    14. 14.0 14.1 《叶池的希望》第十一章 (Q2111)
    15. 15.0 15.1 15.2 《一星的告解》第十六章 (Q5069)
    16. 16.0 16.1 《鸦羽的拷问》第三十三章
    17. 《预视力量》第七章 (Q1078)《预视力量》第十八章 (Q1089)
    18. 《预视力量》第十八章 (Q1089)第四学徒 (Q158)
    19. 《学徒探索》第四章 (Q1557)《叠影重障》第三章 (Q4483)
    20. 暗河汹涌
    21.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预视力量
    22.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叶池的祈愿
    23. 武士归来
    24. 24.0 24.1 暗夜密语
    25. 第四学徒
    26. Kate (2015-01-04). 站内截图. BlogClan. 原页面 归档于 2022-05-25. “I LOVE the shipping of Jay and Stick. It proves to me that Warriors fans are just fabulously awesome. I totally adore their sense of humour.”
    27. Kate (2019-04-18). 站内截图. BlogClan. 原页面 归档于 2022-05-25. “That would be awesome. But writing a whole novel from the POV of a blind cat would be VERY tricky.”
    28. 28.0 28.1 艾琳·亨特访谈3
    29. Kate (2017-11-23). 站内截图. BlogClan. 原页面 归档于 2022-05-24.
    30. Christmas Cakestar (2015-12-07). 站内截图. BlogClan. 原页面 归档于 2022-05-25. “I don't think so…”
    31.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2016-01-14). 站内截图. 访问于 2022-05-24. “Good question! Yes, I think so, although Jayfeather is so grumpy that Dawnpelt might not notice a difference!”
    32. 机密笔记2
    33. 脱颖而出〉(2019-08-22). 站内截图. WarriorCats.com. 原页面
    34. 34.0 34.1 拂晓之光
    35. Su Susann (2016-09-30). 站内截图. Facebook. 原页面 归档于 2017-10-31. “As I said, Adderfang is a descandant of Spottedpelt and Pinestar is, trough the blood of his father, related to Gorseclaw.”
    36. 呼唤野性
    37. Su Susann (2016-10-04).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Mistmouse is the descendant from Windstar.”
    38. 月光印记
    39. Vicky Holmes (2014-03-31).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I think they'll be their own individual selves in StarClan.”已失效
    40. Kate (2012-04-16). 站内截图. BlogClan. 原页面 归档于 2022-05-24. “2. StarClan”
    41. 41.0 41.1 鸽翅的沉默
    42. 艾琳·亨特访谈6
    43. Vicky Holmes (2012-12-10). 站内截图. 访问于 2022-05-25. “Yup, it was a nickname, out of affection.”
    44. 鸦羽的拷问
    45. 风暴来袭
    46. 驱逐之战
    47. 群星之战
    48. 月光印记》,简体中文
    49. 终极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