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你会成为一个好父亲。我很高兴雹星把我从风族带回来。我喜欢和你在一起,喜欢和河族在一起。

—— 柳风与钩星的诀别,钩星的承诺》,第334页

柳风
Willowbreeze
美国Willowbreeze
中国柳风
台湾柳風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Q634)[1][2]
过去 河族 (Q630)[3][4]风族 (Q631)[5]
生平
年龄 死時[6]:475约48个月(合4年)[6]:119
死因 绿咳症[6]:475
名字[?]
幼崽 小柳Willowkit)[6]:119
学徒 柳爪Willowpaw)[6]:191
武士 柳风[6]:282
猫后 柳风[6]:461
血缘 [如何编辑?]
父亲 芦苇羽 (Q2871)
母亲 耕尾 (Q2626)
伴侣 钩星 (Q2630)1
女儿 小柳 (Q3282)小鱼 (Q3315)银溪 (Q3412)[7]
亲姐妹 灰池 (Q2725)
教育 [如何编辑?]
导师 枭毛 (Q2355)
出现于 [如何编辑?]
蓝星的预言 (Q177)
钩星的承诺 (Q179)
红尾的恩债 (Q3565)[猫物闲角]
族群的战争 (Q202)
数据项
Q2851:河族母猫,自《蓝星的预言》登场的角色

柳风Willowbreeze)是一只琥珀色眼睛的浅银灰色虎斑母猫。

生平

柳风曾是一名在雹星钩星的领导下于森林领地服务族群的河族武士

小柳芦苇羽耕尾的女儿,小灰的同窝手足。她的父亲来到河族,并将她和小灰带回了风族,直到雹星将她们偷回了河族。她成为了学徒柳爪,由枭毛指导。在训练期间,钩爪攻击了一只狗并救了她,她开始对他产生了好感,两猫亲近了起来。在成功晋升为武士后,两只猫终于在钩星成为族长后结为伴侣,小鱼小柳小银。不幸的是,她染上了绿咳症,并传染给了小鱼和小柳。母女三猫最终全数过世,仅小银存活。

死后,她加入了星族。当钩星失去最后一条命时,她迎接他并与之团聚。

长篇外传

钩星的承诺

河族的耕尾生下了小柳和她的姐妹小灰。族里从未有公猫去育婴室探望过她们,耕尾也从未提到过她的伴侣是谁。

大龄幼崽小钩带着小柳和小灰去雪地里玩,并让她俩骑在他的背上。小柳问他为什么他的兄弟橡爪已经成了学徒,他却还是幼崽,但小灰立刻打断她并说耕尾禁止她们提起这个问题。小钩解释说他小时候在踏脚石上摔坏了下巴,但小柳说他现在看起来正常多了。

当他们抵达河边时,小柳提出要去冰面上玩,但冰层太薄了,还不能撑得住他们的体重。于是她和她的姐妹开始玩假扮武士的游戏,小灰扮成了河族猫,而小柳扮成了风族猫。当他们在雪地里打闹时,小钩注意到一只苍鹭正在接近,于是试图领着她们回到育婴室。正当小柳询问这一举动的原因时,苍鹭俯冲了下来。小钩用身体为小柳和小灰抵挡了苍鹭的袭击,几乎准备为她们付出生命。附近的一组河族武士赶来救了他们。

当风族副族长芦苇羽来到河族营地时,小柳和小灰从育婴室中冲出去近距离围观她们见过的第一只风族猫。芦苇羽宣布他是她们的父亲,而他要求把他的女儿们带去风族抚养。小柳小声对耕尾说芦苇羽不可能是她们的父亲。耕尾对于芦苇羽的要求感到不可思议,回答说她爱小柳与小灰胜过爱自己的生命,只想让她们成为真正的河族武士。河族众猫也反对了芦苇羽的要求,但当芦苇羽阴沉的宣布风族不惜为了他的孩子开战时,耕尾退让了,不希望因为她的选择使河族陷入战争,于是允许了芦苇羽带走女儿们。这震惊了幼崽们,当她们被交给芦苇羽时,小柳试图与耕尾对视。当芦苇羽叼起小灰时,小柳转头质问为什么没有武士制止他。芦苇羽叼着小灰穿过了刺棘通道,小灰哭叫着让小柳不要离开她,于是小柳追着他们去了风族。

后来,雹星水獭斑、枭毛、波掌木毛突袭了风族营地,偷回了小柳和小灰。在雹星几乎淹死了芦苇羽之后,风族败退投降了。当枭毛把已经昏迷的芦苇羽拖到岸上时,小柳以为他死了。芦苇羽醒来后,小柳问她和小灰是不是还要跟着他回风族去。当她们意识到河族将把她们带回去与耕尾团聚时,她俩都兴奋不已。很快她们就重新融入了河族的生活。她们说风族猫对她俩都很好,但她们还是很高兴能回到河族来。

小柳成为了枭毛的学徒,得名柳爪,而灰爪成了亮天的学徒。当天她和雹星、枭毛、亮天、灰爪还有钩爪去了月亮石。她为自己刚成为学徒就要走那么远的路感到有些担心,但并没有抱怨什么。她很害怕风族会重新抢回她和灰爪,但灰爪提醒她说风族猫不敢阻止他们前往月亮石。当他们抵达岩地时,队伍停下来捕猎。当柳爪捉到一只兔子时,武士们都很惊讶,因为只有风族猫才会吃兔子。柳爪耸了耸肩,回答说反正兔子也是猎物。

雹星按照钩爪的建议带领一只巡逻队前去驱逐骚扰河族领地的狗,但当狗发现巡逻队之后,它掉头跑向了柳爪、枭毛、亮天和灰爪进行训练的方向。狗将柳爪逼到了树下,但钩爪冲上去攻击那只狗并引开了它,救了柳爪的命。柳爪很感激钩爪,从那时起他们就成了亲密的伙伴。

在捕鱼时,橡心故意模仿柳爪对钩爪过分关心的样子,并告诉钩爪说柳爪正计划着把她的窝搬到他的旁边,这样她就可以挨着钩爪睡觉了。但钩爪表示虽然他也很喜欢柳爪,但他不能理解为什么柳爪会爱上他这样一只歪下巴的猫。

钩嘴成为武士后不久,柳爪和橡心一起前去祝贺他。柳爪说她会在学徒巢穴里想念钩嘴的。他们都相信钩嘴会成为优秀的武士,哪怕他的母亲雨花看不到这一点。

在梦境中训练钩嘴的阴暗武士枫荫注意到了柳爪,认为她将是钩嘴成为伟大武士与族长之路上的绊脚石。枫荫一直暗示钩嘴不要迷恋柳爪,甚至应当与她绝交,但钩嘴无视了枫荫的话,继续与柳爪保持亲密。

当柳爪与灰爪的武士测评临近时,钩嘴试图教导柳爪如何捕鸟。柳爪很不适应蹲伏的姿势,跌倒后挫败的表示只有雷族猫才会去捕鸟,而她是河族猫。钩嘴提醒她,当秃叶季里河流结冰时他们没法捕鱼,那时候鸟将成为他们的重要猎物来源。柳爪很怕枭毛会要求她捉从未捉过的鸟,那样她就可能无法通过测评。钩嘴想起他忘了讲解这个动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当他再次演示这个动作后,柳爪很快就掌握了。

测评结束后柳爪和枭毛一起回到了营地,和灰爪一起冲下斜坡,大声宣布她们通过了测试,马上就会成为武士。灰爪捉到了一条鳟鱼,而柳爪捉到了一只黑鸟。然而营地里气氛悲戚,因为亮天和她的三只新生幼崽刚刚去世。不久后武士命名仪式开始了。柳爪低声嘟囔她并不希望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仪式。她得名柳风,因为她身上有风族血统,而灰爪因河族血统得名灰池。耕尾向雹星要求这样命名她们,以提醒女儿们她们的身世。

柳风和钩嘴、田鼠掌、橡心、灰池还有花瓣尘的巡逻队遇到了一只追着一个明黄色球体玩耍的两脚兽幼崽。只有钩嘴看到枫荫将球体推向了巡逻队藏身的方向。一只成年两脚兽来捡球,发现了他们的巡逻队。柳风惊恐的冲向栅栏,但两脚兽还是捏着她的脖子将她捉回了他们的皮巢穴里。巡逻队的成员都很慌张。钩嘴和灰池都很担心,当雹星第二天拒绝派巡逻队拯救柳风时,耕尾愤怒得几乎发狂。雹星称在与雷族的战斗中武士们都负伤了,而且他们输掉了战争,大家都很虚弱。钩嘴和灰池趁夜溜出了营地,发现柳风被困在一只皮巢穴中的陷阱里。柳风告诉他们,打开陷阱顶上的盖子她就可以脱困,但她一直做不到。当钩嘴和灰池试图打开它时,他们打翻了陷阱,在这过程中陷阱与盖子间被震出了一条缝隙。两脚兽醒来了,但钩嘴和灰池已经把柳风拉了出来并成功逃离了两脚兽巢穴。

柳风常常与钩嘴一起捕猎或聊天,他们的亲密关系一直介于挚友与伴侣之间,直到钩星成为了河族族长。柳风与姐妹灰池的关系也一直很好,当灰池收养了小雾和小石头时,柳风把所有对他们探头探脑的河族猫都挡在育婴室之外。田鼠掌曾对钩星说柳风将来一定会是一个好母亲。

后来,柳风在与钩星出去遛弯时告诉钩星她怀上了她的幼崽。钩星很兴奋,认为她应当立即搬进育婴室,同时想起了所有那些曾失去幼崽的猫后。后来钩星激动的向全族宣布了这一喜讯。

临产时,柳风开始咳嗽,但她认为那只是因为她不小心吞了一片羽毛。黑莓果决定给她吃一点药草,但虽然黑莓果也认为她的病情毫不严重,钩星还是担心柳风的症状没有她们说得那么简单。钩星打算和柳风单独聊聊,但这时柳风开始了生产。黑莓果叫上了她的学徒泥毛去给她帮忙,并允许同样临产的日鱼旁观她的生产。为了安慰钩星,橡心向钩星讲述他曾看到战斗中柳风一掌就打退了敌猫,而且潜水憋气的能力比波掌还要强,不会在生产中失败的。

泥毛宣布柳风生下了三个女儿,叫钩星进来看望她们。柳风产后很虚弱,而且咳嗽了一会儿。钩星陪着她坐了一会儿,感到他们的女儿都很健康美丽。第二天,当钩星为柳风带去一条鱼时,泥毛在育婴室入口处制止了他,说柳风现在有些不舒服,但孩子们都很好。钩星听见柳风在咳嗽。与泥毛争辩无果之后,钩星大声告诉柳风他爱她,希望她赶快好起来。

柳风的病情迅速的恶化并传染给了两只幼崽。黑莓果说她得了绿咳症,而猫薄荷并没有起到预计的效果。钩星最终得以看望她,因为柳风想要为女儿们命名。柳风躺在巢穴里向钩星道歉,因为她不得不留下他独自抚养他们的女儿们。钩星想要抗议,但柳风接着说他将会是一个好父亲。她很感激雹星能把她从风族抢回来。她和钩星将孩子们命名为小鱼、小柳和小银,其中小柳的名字就来源于柳风。柳风叹了口气再次睡去,钩星也挤进她的巢穴帮助她保持温暖。

第二天早晨,黑莓果告诉钩星柳风在夜里去世。钩星悲痛的冲出育婴室对枫荫咆哮,如果这又是一个她为了将他逼成最伟大的武士而设计的“牺牲”,那他将收回他的一切承诺。橡心赶去安慰他。

小鱼和小柳不久后也死于之前夺去柳风生命的疾病。小银是唯一存活的幼崽,起初钩星总是设法无视她,害怕与她的接触会使她像所有他爱过的猫一样离他而去。橡心试图让钩星意识到他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但这演变成了一场打斗。钩星最终意识到小银需要他,从那时起他开始精心照料她。直到银溪成为了武士,她仍旧与父亲钩星关系很好。

在书后的漫画部分中,柳风在钩星死后不久出场。她热情的欢迎了他,说她一直在等待他。柳风和钩星的家人一起指引钩星升上星族。




蓝星的预言

她的母亲是耕尾,小灰是她的姐妹。




荒野手册

族群的战争

小柳和她的姐妹小灰被从河族的母亲耕尾那里带走,前去风族与父亲芦苇羽一起生活。雹星看得出失去孩子对于耕尾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使她简直要悲痛而死。即使她与芦苇羽相爱的行为打破了武士守则,这样的代价对于她来说还是太沉重了。雹星决定带领巡逻队去风族偷回小柳和小灰。他选择了木毛、枭毛、波掌和水獭斑和他一起参与行动。

他们前往风族营地并潜入了育婴室。鸮毛向雹星汇报小柳和小灰都在育婴室的远端。雹星带走了一只幼崽,但却不确定他带着的是小柳还是小灰。一名猫后威胁他们放下幼崽,否则将会为这一行为后悔。水獭斑嘶声回答所有猫都知道小灰和小柳应当属于河族。石楠星发现了他们,说他们无权偷走风族的幼崽。雹星放下叼着的幼崽,说孩子们应该和她们的亲生母亲待在一起。他们争吵了一会儿,直到木毛和波掌威胁风族,如果不允许他们带着幼崽们离开的话,他们将杀死营地的守卫。石楠星有些悲伤的说威胁与杀戮并不是风族的作战方式,但雹星表示如果有必要的话,河族从不介意这样做。他和水獭斑叼着幼崽离开了风族营地。

他们刚离开风族营地,风族猫就前来追击。雹星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如果同样的事发生在河族,他也会下令这样做。他们尽力奔跑,但幼崽的重量拖慢了雹星的速度。当枭毛试图在不放慢脚步的前提下接过幼崽时,他们不小心把她抛到了空中。幸好木毛赶上来接住了幼崽并冲到了前面。雹星指挥他们带着幼崽过河,水獭斑负责帮助木毛,而枭毛负责帮助波掌携带幼崽。将幼崽们安置在河对岸的石头上之后,他们转过身对付风族武士。战斗在雹星几乎淹死了芦苇羽之后草草收场,风族意识到他们输了这场战斗,其中一只风族猫不屑的说他希望在河族看来这两只幼崽的重要性值得让他们谋杀风族的副族长。想到耕尾,雹星回答说她们当然如此重要。

很久之后,当柳爪和灰爪的武士训练即将结束时,耕尾拜访了雹星。她希望她们的武士名号会是柳风和灰池,这样她们就会铭记她们同时拥有风与水的力量。雹星知道即使他为她抢回了柳爪和灰爪,耕尾依旧深爱着芦苇羽。但雹星还是按照耕尾的要求为柳风和灰池赐名。




终极指南

她在〈钩星篇〉中出场。虽然钩嘴从未成功赢得来自母亲的爱,但他征服了柳风的心。为了考验钩嘴,枫荫引诱一只两脚兽幼崽捉走柳风。钩嘴在灰池的帮助下救回了她。当柳风和其他两只幼崽因绿咳症去世时,钩星只得独自抚养小银。

在〈银溪篇〉中提到她是银溪的母亲,但她生下银溪后不久就去世了。银溪生性活泼,但也遗传了她母亲的温柔体贴。




细节

外貌

官网家谱图示
  • 她是一只皮毛柔软、[8]:53琥珀色眼睛的浅[6]:191银灰色虎斑母猫。[6]:38章

趣闻

  • 她具有风族血统(来自芦苇羽[6]:139)。
  • 她和姐妹灰池的名字是由母亲耕尾所提议,以纪念她们的出身,让她们同时拥有风和水的力量。[8]:57

勘误

  • 她曾被错误地描述为暗色猫。[6]:186
  • 她曾被错误地描绘为纯色猫。[9]
  • 她曾在学徒时期被错误地以幼崽名称呼。[6]:193

语录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图集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外部链接

官方文章

其他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Willowbreeze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