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我和莓爪、鼠爪出生在马场,有哪只猫觉得我们不配被训练成武士吗?

—— 榛爪,在一次族群大会上,预视力量》,第206页

榛尾
Hazeltail
Hazeltail - Cat-Patrisiya.jpg
Cat-Patrisiya绘制
生平[如何编辑?]
年龄 死时约[1]48个月轮(合4年)[2]
死因 绿咳症[1]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星族 (Q634)[3]
过去 独行猫 独行猫 (Q648)[4] [5]
雷族 雷族 (Q627)[临时][避难][6]
雷族 雷族 (Q627)[7]
职务[如何编辑?]
过去 雷族 雷族 学徒[8]
雷族 雷族 武士[9]
名字[?][如何编辑?]
中国中国台湾
[10]、榛榛Hazel [11][12]、榛榛
小榛Hazelkit [13]小榛
榛爪Hazelpaw [8]榛掌
榛尾Hazeltail [14]榛尾
血缘[如何编辑?]
父亲 小灰 (Q3273)[15]
母亲 黛西 (Q2379)[15]
亲兄弟 莓鼻 (Q2331)[15]鼠须 (Q3106)[15]
半兄弟 蟾步 (Q2333)[14]芫荽 (Q4623)[16]
半姐妹 玫瑰瓣 (Q2915)[14]黛西 (Q4624)[16]
半手足 (Q3727)[17] (Q4625)[16]
教育[如何编辑?]
导师 尘毛 (Q718)[8]
学徒 梅花落 (Q2917)[18]
数据项
Q2377:雷族母猫,原独行猫,自《新预言》系列登场的角色

榛尾Hazeltail)是一只浅灰色和白色相间的小母猫,精瘦的尾巴如同榛树树枝一样富有弹性。

生平

榛尾曾是一名在火星黑莓星的领导下于湖区领地服务族群的雷族武士

榛榛出生在马场,是小灰黛西的女儿,莓莓鼠鼠的同窝手足。黛西担心她的孩子被两脚兽带走,因此逃进了风族领地中,被赶到雷族领地后得到了雷族的庇护。改名后的小榛和手足与其他族生猫相同,立志成为武士回报族群。她成为了学徒榛爪,由尘毛指导。

她因卓越的跳跃能力和战斗技巧而令猫印象深刻,并成功晋升为武士。她指导了梅花爪。她参与了寻找日神的巡逻队,并因此见到了生父小灰和他的伴侣丝儿。当日神出现在雷族时,她支持他所提出的攻击风族的计划,但在发现了他的野心后就改变了主意。她参与了群星之战并存活,却在不久之后死于绿咳症

死后,她加入了星族

新预言

黄昏战争

榛榛是一只名叫黛西独行猫在马场生的三个孩子之一。她的父亲是小灰,她的兄弟们叫莓莓鼠鼠。黛西担心无毛兽会像带走丝儿的孩子一样带走她的孩子,所以她跑进了族群领地。他们被逐出了风族领地,但是被一支雷族巡逻队发现了。云尾是第一只注意到这些幼崽的猫,他们藏在一些高草丛后面。黛西把自己的处境告诉了族群猫,并求他们帮助她,因为她的孩子无法走得更远了,如果她回家,无毛兽就会把他们偷走。

云尾想把他们带回营地,尽管蕨毛对此表示怀疑。松鼠飞则指出现在对这些小猫来说是唯一的机会,他们当然不会送他们到影族。黛西和她的孩子被带到营地,在那里,猫后香薇云在他们的母亲恢复期间照顾他们。当黛西告诉叶池他们的名字时,这名年轻的巫医学徒说,在族群中,他们将被称为小榛、小鼠和小莓。当獾攻击雷族营地时,黛西和她的孩子不得不逃离营地,在森林外寻求庇护。




日落和平

像她的兄弟一样,小榛也被族群生活吸引了,但黛西对最近的獾袭击感到恐惧。对她来说,最后一根稻草是当小莓被困在一个捕狐器里时,他的尾巴差点要整个都截了。她带着小榛、小莓和小鼠回到马棚,尽管她的孩子请求留下来,她认为如果他们足够大可以捕猎的话,无毛兽可能不会偷走他们。

黑莓掌云尾前往马场,试图说服黛西把她的孩子带回石头山谷。当小莓告诉武士们他要抓住谷仓里所有的老鼠时,小榛抗议要他留下一些给她和小鼠去抓,还说她想成为一个像白爪桦爪那样的学徒。小榛恳求黛西回到森林里,但直到小灰说服她回去,并指出他们的孩子有多想回去,她母亲才信服。当黛西终于答应时,她的孩子欣喜若狂,蹦来蹦去,惊呼他们是多么兴奋。

后来,小榛和小鼠正在猎捕一只蝴蝶,叶池跟着他们,以确保他们不会在灌木丛后面惹上麻烦。小榛和小鼠杀死了它,撕掉了它的一只翅膀。他们告诉叶池,一只玳瑁猫给他们看了蝴蝶;起初,叶池认为这只猫是栗尾,但小榛和小鼠告诉她那不是栗尾。叶池意识到,那并不是栗尾,而是前雷族巫医斑叶,她把蝴蝶作为一种征兆给他们展示,表示她的河族朋友蛾翅




三力量

预视力量

榛爪现在是学徒,她的导师是尘毛。她已经训练了四个月,据说不久后就会成为武士小松鸦注意到,尽管黛西仍然被几名武士称为宠物猫,但他认为榛爪和她的兄弟与其他族群成员一样是族生猫。在这之后不久,她与鼠爪及他们的导师捕猎回来,她带着一只画眉。尘毛祝贺这两名学徒,当他们发出呼噜声时,小松鸦能听到他们听起来有多像他们的母亲。

当发现他们的领地里有一只死狐狸时,她和黑莓掌、尘毛被派到湖边。榛爪、莓爪和鼠爪被告知他们将接受评估。她想知道火星是否会来观看,但莓爪呻吟着说,如果火星要来观看,他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她问他们是否可以一起捕猎,但蜡毛警告说不要这样做,因为当他们单独行动时,偷袭猎物更容易。榛爪对松鸦爪很友好,问他当学徒的感觉是否很好。她说她记得她第一天有多兴奋。

她继续说,她已经完成了边界巡逻,罂粟爪补充说,他们现在要去苔藓空地接受训练。之后,当他走进学徒巢穴时,她告诉他,里面只有她一只猫,循着她的声音走到一片干净的苔藓上,他可以睡在上面。他太累了,不会对她试图引导他感到恼火,并且在安顿下来时还感谢了她。第二天早上,她捅了捅他,告诉他不要再假装他还在睡觉,然后问莓爪在哪里。

听说他已经走了,她很失望,并说无论如何她都会在战斗训练中见到他。尘毛从外面叫她去捕猎。她放下心来,原本以为她要花一上午的时间打扫长老巢穴。松鸦爪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有了他还要她这么做。令他愤怒的是,他认为黛西的孩子比他有更重要的职责,他们甚至都不是族生猫。榛爪、莓爪和鼠爪被选来参加森林大会。狮爪注意到,虽然他们不是族生猫,但他们被选中了。

罂粟爪、蜜爪炭爪跟在他们后面。他们一到达岛上,榛爪就警告他不要透露太多信息,因为其他族群可能会利用他和冬青爪的经验不足,找出雷族的内部机密。她和莓爪去和一名叫兔爪风族学徒说话。当灰条米莉到达小岛时,她是簇拥在他们周围的猫中的其中一只,和其他猫一起嗅着他的皮毛。她问他怎么知道他们在岛上,狮爪说是星族指引了他。

在一场族会上,主题为雷族比其他族群拥有更多的非族生武士,因为影族相信这会让他们变得更弱。暴毛问是否有猫认为他不属于这个族群,因为他没有出生在这个族群,尘毛说他的父亲是一只雷族猫,所以他有雷族血统。榛爪问起那些没有的猫,她站起来,毛发倒竖。她提醒族群,她和她的兄弟出生在马场,并问是否有猫认为他们不值得被训练成武士。灰条同意她的说法,呼喊归属与血统无关。




暗河汹涌

在一场森林大会上,她被看到和一群影族风族的学徒聊天。当听到褐皮的三只新幼崽诞生的消息后,她说,随着幼崽们成为武士,他们将不得不比以往更加刻苦地训练。米莉决定不接受武士名号,这引起了争议。暴毛问族群中是否有猫不相信溪儿黛西或米莉站在他们一边战斗。灰条第一个喊道:“没有!”当其他猫加入时,她和她的兄弟们欢呼得最响亮。

她外出巡逻时,尘毛阻止了两名正在追逐一只松鼠的风族学徒越过边界。雷族猫想知道为什么风族决定开始猎杀松鼠,一场战斗差点爆发。当他们离开的时候,榛爪想知道风族是否在计划攻击,因为只有森林猫猎杀松鼠,而他们是高沼地猫。狮爪想知道狗是否让他们很难捕猎,但榛爪说,他们在上一个新叶季已经能够应付了。

她帮助族群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准备,告诉冬青爪带进营地的额外黑莓藤是为了用来加固育婴室,她将与鼠爪和冬青爪一起参加战斗训练。然而,当这名年轻学徒说他们没有她也能继续时,榛爪问他们应该怎么跟蕨毛说。冬青爪没有回答就走了。当狮爪去和石楠爪约会回来时,他看到一群猫从营地跑出来,其中有榛爪。

她呼吁他加入他们,并解释说,黎明巡逻队曾看到风族在边界的错误一侧杀死一只松鼠,并爆发了一场战斗。鼠爪来到营地,想找更多的武士来帮忙,包括她自己。她帮助狮爪迎战风爪,告诉那名风族学徒永远不要停下来去幸灾乐祸后,她用头撞他。她咬了他的尾巴,但风爪踢开了她,问狮爪他是否赢不了一场比试。

过了一会儿,她把兔爪赶回边界,叫他小兔,还大声叫他回育婴室去。战斗结束后,她很高兴,罂粟爪也同意她觉得自己现在是一名真正的武士。她告诉蜜爪,狮爪真的给了风爪一个教训。




驱逐之战

她的母亲黛西生下了蛛足的儿子和女儿-小蟾蜍小玫瑰。榛爪在森林里遇见了松鸦爪,给他看了她捉到的田鼠,尽管他必须通过气味辨认出她携带的是什么。她自豪地说,这是她最后一次进行捕猎评估,她的武士仪式将在那天举行。她知道尘毛会对她的捕获物感到满意,她的田鼠足够大,可以养活黛西的两个新幼崽。

松鸦爪提醒她这些幼崽还不够大,不能吃固体食物,但她拒绝让自己的精神受挫,决定把它交给黛西。她迫不及待地等着他们长大,想知道火星是否会允许她指导其中一只。松鸦爪回答说,火星可能不允许他们的亲属训练他们,但在他说完之前,尘毛打断了他们的对话,问榛爪是在捕猎还是在闲聊。她炫耀她的田鼠,尘毛则带着它回到营地,让她继续捕猎。

在仪式开始前,榛爪说,除了她的田鼠,她还抓住了一只黑鸟,结果尘毛说,他从未见过一只跳得这么高的猫。黛西对他们皮毛上的所有刺果都感到震惊,并试图在火星开始仪式前尽可能多地清理它们。榛爪连同鼠须莓鼻都成为了武士,她得名榛尾。松鸦爪感觉到他们是多么的骄傲,族群其他成员的信心也在恢复-族群正在扩张,大迁徙的考验不过是一段逐渐消逝的记忆。




天蚀遮月

鼠须急切地想告诉榛尾和莓鼻有关风族的气味出现在他们的边界的事,因为这是自榛尾和她的兄弟成为武士以来,雷族面临的第一个危机。当风族入侵时,他们分成几个小组分散在森林里。她和鼠须被选中去和黑莓掌的巡逻队一起前往两脚兽巢穴。

之后当太阳消失时,她出现了,叶池将这个现象解释为星族命令停止战斗的标志。榛尾哭诉他们没有发动战斗,白翅则咆哮这是风族的错。太阳很快就回来了,结果战争结束了。榛尾出席了狮爪冬青爪煤爪的武士仪式。她和她的兄弟莓鼻向新武士们表示祝贺。




暗夜长影

她第一次出现是在她被选中参加巡逻的时候。当桦落因为冬青叶的迟到而对她无礼,云尾对她厉声说话时,榛尾安慰并告诉她,云尾的喵声比被他咬还糟糕,桦落对新武士总是很专横。巡逻队开始讨论日神。她说他并不是一只怪猫,因为他预言太阳会消失,而巫医却没有做到这一点。

在森林里,她捕猎时离影族的边界太近了。尽管冬青叶警告了她,但一支影族巡逻队还是看到了她,并要求知道为什么她们如此接近边境。冬青叶试图友好交谈,但他们怒气冲冲地说仅仅是因为他们曾在同一战线与风族作战,而河族并没有让他们成为盟友。然后,他们问榛尾在边界附近做了什么,她困惑地回答说,她一直在追逐一只松鼠。

他们指责她偷猎,榛尾只是因为他们及时赶到,把她赶出来才停止追逐。当黑莓掌到达现场时,榛尾告诉他,她一直在追赶一只松鼠,却没有意识到她离边界很近,但冬青叶在她用爪子越过边界之前就警告过她。一场争论爆发了,桦落攻击了蛇尾,因为蛇尾称他们为雷族懦夫。当学徒试图加入战斗时,榛尾从她的同族猫身上拉下了焦爪

沙风让桦落和榛尾回来,但藤尾挡住了她去他们那里的路,她冷笑着问雷族是否不能打一场他们已经开始的战斗。黑莓掌怒喊是影族挑起的。当冬青叶听到榛尾和桦落在和焦爪及蛇尾搏斗时,她畏缩不前,突然尖叫着要他们停下来。他们对她的行为感到惊讶,于是战斗结束了。在回营地的路上,榛尾告诉冬青叶,她的头撞到了树枝上,现在她头晕了。

冬青叶允许榛尾靠着她,然后她说,桦落很幸运她加入了战斗,否则他会被抓得更厉害。叶池给了她一些罂粟籽,并告诉她们,她们不能履行任何其他职责,直到明天。疾病肆虐这个族群时,他们不得不把受感染的猫隔离到旧两脚兽巢穴里。她帮忙做苔藓窝,当她发现莓鼻蜷缩在其中一个窝上时,她厉声对莓鼻说话。她咆哮着说它们是给那些生病的猫的,但他自卫地抱怨说他一整天都在捕猎。




拂晓之光

黑莓掌选择了榛尾、桦落冬青叶蕨毛狮焰与他一起去太阳沉没之地,寻找日神,并询问他关于蜡毛被杀之事。她很兴奋能去一个以前没有猫去过的地方,尽管冬青叶让她想起了黑莓掌和松鼠飞,还有羽尾暴毛褐皮鸦羽都去过那里。榛尾敬畏地说,那一定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冬青叶的父母是多么有冒险精神。

当他们离开族群领地时,黑莓掌绕道去马场寻找小灰丝儿。当他们到达时,他招呼榛尾上前,把她介绍给两只独行猫,告诉她小灰是她的父亲。榛尾再次见到他感到欣喜若狂,热情地向他打招呼。她告诉他,她和她的兄弟们-现在被称为莓鼻鼠须-是如何成为雷族武士的,而黛西有了两只新幼崽。

听到黛西有了一个新伴侣,小灰似乎有点伤感,但又耸耸肩,要求榛尾展示她的一些技能。她展示了雷族的狩猎蹲伏,扑向桦落,并与他进行了一场打斗。这两只独行猫邀请族群猫留下来休息一天,但黑莓掌礼貌地拒绝了。他们很快就离开了,小灰邀请榛尾随时都可以去看望他。桦落悄悄地对冬青叶说,做半族猫一定很难,不能见到自己的至亲。

当他们在穿越另一条雷鬼路之前从树篱里出来时,冬青叶帮助榛尾从鼻子里拔出一根刺。然而,当他们穿越雷鬼路时,榛尾很害怕,在一个即将到来的两脚兽的怪兽面前僵住了。冬青叶大声叫着要她跑,但榛尾吓得一动不动。黑莓掌差点救不了她,在这个过程中也差点被害死。他挖苦地咆哮着说,这是一个不穿越雷鬼路的方式的实例。

榛尾仍然很震惊,她道了歉。她说她可能会被黑莓掌杀死,但还是感谢他救了她的命。她向他保证不会再让他这样做了。当他们安顿下来过夜时,她和冬青叶一起捕猎,这使她振作起来。桦落到达太阳沉没之地时掉进了水里,黑莓掌和蕨毛跟着他跳了进去。

起初,榛尾惊恐地看着,但当狮焰让她做事时,她开始从灌木丛中折断最长的树枝。他们挣扎着用它把他们捞出来,最终成功了。一群独行猫的首领金戈带着巡逻队去波弟的巢穴,奇尔普表示日神现在住在那里。日神在那里发现了族群猫,问他们是否在找他。榛尾对他的突然出现感到震惊,冬青叶意识到她真的相信他是杀害蜡毛的凶手。

她后来说,她很高兴他们找到了日神,尽管冬青叶承认这一点,她还是感到很难过,因为要把他从波弟身边带走。榛尾抗议说日神是个杀手,他可能会杀死波弟,就像杀死蜡毛一样。冬青叶坚持说日神不会那样做,但榛尾问她怎么知道。她说他们需要让日神回到营地,免得他再惹麻烦,让火星来对付他。

当他们返回族群时,榛尾爬上一棵树,看看他们是否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她说她看不到湖水,但能知道它在哪里,它在风族的山脊后面。她指明了他们需要前进的方向。黑莓掌很高兴,表扬了她。她发现一些羊毛粘在一块血淋淋的地方,于是开始收集一些羊毛带回雷族的育婴室。桦落看到她满嘴羊毛,就取笑她,但他也开始给自己的孩子收集羊毛。

很久之后,在一次捕猎巡逻中,榛尾看到冬青叶在把自己捉到的老鼠抓得暴露出血淋淋的肉,不知道她是在发泄对叶池的愤怒。她震惊地叫冬青叶停下来,问她在做什么。冬青叶怒气冲冲地向榛尾咆哮着,让她管好自己的事。榛尾被朋友的行为吓坏了,转身跳进了蕨丛里。




星预言

第四学徒

榛尾收了一名学徒梅花爪。她和梅花爪在云尾的带领下进行水上巡逻。她很担心干旱,以及找水很困难。当她听说鸽爪的理论-大棕色动物正在阻塞通常填满湖水的小溪时,榛尾打了个哈欠,并建议他们找一个阴凉的地方睡觉,也许他们都可以和大棕色动物睡在一起。亮心请她和梅花爪帮她为那些要逆流而上的猫寻找旅行药草,找出是什么挡住了小溪。后来,她带着她的学徒去训练鼠须刺掌,以及他们的学徒-黄蜂爪荆棘爪




战声渐近

她第一次出现是在评估她的学徒的时候。炭心宣布评估将成对进行,藤爪将帮助梅花爪。然而,梅花爪对此并不满意,粗鲁地问她是否可以让鸽爪代替,至少是因为她可以真正地捕猎。当藤爪承诺尽最大努力,而被评估的是梅花爪时,榛尾同意她的说法,告诉梅花爪她应该做这项工作,而不是藤爪。蛛足尘毛走近他们。

炭心告诉榛尾,蛛足要和她一起评估梅花爪。榛尾很惊讶,问他们是否不去看自己的学徒,这是传统的方式。炭心提醒她,火星正在测试新的训练技术。她的学徒成为了武士,称为梅花落。当一场模拟战斗展开时,她被选为尘毛小组的一员。在第二轮比赛中,她和炭心急忙阻止梅花落到达蕨丛。当叶池为她的团队触碰到蕨丛时,榛尾在她周围踱来踱去,气愤地喷鼻息。




暗夜密语

她最先出现是在与影族的战斗之后,她的皮毛紧紧贴着鼠须的时候。黄蜂条宣称他们向影族展示过他们的力量了,而榛尾轻蔑地说,他们只向他们展示了在一场毫无意义的战斗中,会有多少鲜血流出。后来在营地里,她被选中在晚上与灰条观察入口,因为守卫的数量总是在一场战斗后加倍。

榛尾是第一只注意到狮焰炭心在营地里的猫,并来问有什么事。狮焰问她晚上她有没有注意到什么,他抬头看了看山谷的顶部,在那里他看到了一粒沙粒落下。榛尾紧随着他的目光,回答说没有。当被问到他们是否真的什么也没看到时,灰条也证实了这一点。榛尾打了个哈欠,说整晚都像星星一样寂静。

她问狮焰是否在期待什么,她和灰条回到外面,当狮焰和炭心决定到森林里去时,她警告他们要小心。她去进行捕猎巡逻,并告诉蕨毛,他的金色毛皮在雪地上会有多显眼。蕨毛很生气,叫她到前面去。她领着巡逻队上坡,她的毛皮只不过是雪上的一点污迹。她差点抓住一只黑鸟,但鸽爪踩在一根树枝上,把它吓跑了。

榛尾似乎不太担心失去它,并建议他们分头行动。她开始顺着坡顶而去,说一会儿回营地见。在一场影族的战斗训练中,黑星告诉橡毛假装他是榛尾。他指示橡毛像在战斗中攻击刺掌那样攻击雪貂爪,但是,相反,当橡毛扑向雪貂爪时,雪貂爪让自己跟着他滚,这样,橡毛跳跃的重量将是他必须携带的东西,而不是雪貂爪。




月光印记

藤爪鸽爪必须与合作伙伴合作进行最终评估时,榛尾被分配给藤爪。后来,藤爪骄傲地告诉鸽爪,榛尾是个很好的搭档,她们一起捉了两只老鼠。米莉火星报告说,藤爪很尴尬地给榛尾下达命令,如果让她负责巡逻的话,她就得好好干。

不过,她还说,这两只猫合作得很好,她们干净利索地捉到了老鼠。榛尾后来注意到她的前学徒梅花落的皮毛有些凌乱,问她是否没事。梅花落试图说是的,但榛尾不相信她。她叫喊米莉,以为梅花落可能病了。然而,米莉几乎不看梅花落一眼,就回答说她没事,反而说她得去看看荆棘光




武士归来

她起初出现在狩猎巡逻队里,队伍里还有黄蜂条莓鼻栗尾,每一只猫都带着猎物。他们及时出现,看到藤池桦落与一支由风族武士组成的巡逻队发生冲突,这些武士包括风皮圆石爪石楠尾荆豆爪。榛尾和其他巡逻队员把桦落和藤池带回营地,没有引起战斗。日神回到族群,即雷族

他更受年轻武士的欢迎,他们要么不记得他上一次到这里的事,要么更愿意原谅他,因为据说他从狐狸掌中救出了樱桃爪鼹鼠爪。她是这些年轻武士中的一员,尽管其他猫,如黄蜂条、藤池和鸽翅则选择避开他。这与她以前对日神的看法相反,当时她确信他杀死了蜡毛

米莉对日神无礼时,她和她同母异父的弟弟蟾步告诉米莉,她对日神是不公平的,榛尾也提醒她,他一定变了,因为他救了学徒们。日神开始说服年轻武士,他们应该攻击风族。她宣称他们将证明他们不怕战争,并将撕碎他们奸诈的喉咙。当藤池和鸽翅在没有日神的情况下抓住他们,问他们在做什么时,榛尾撒谎,坦率地告诉她们,他们是一支狩猎巡逻队。

藤池很想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想假装自己是一支狩猎巡逻队,他们应该在回营地之前抓到一些东西。她后来低声对冰云说,冬青叶最近才回到雷族,她不在的时候可能和其他一个族群在一起。她听到冬青叶杀了蜡毛的消息后感到震惊,问谁会想到这件事,她一定很难保守这个秘密。

火星向族群宣布日神背叛了他们,并计划和风族猫发动攻击。榛尾惊骇地瞥了玫瑰瓣一眼,因为在那之前,日神已经说服他们,他会站在他们这边了。




群星之战

松鸦羽从月亮池回来时,黄蜂条提到他呵斥榛尾挡了他的路。她和族群剩余的猫一起训练,为黑森林的进攻做准备。鸽翅在营地内部报道说他们在森林里。榛尾问她是怎么知道的,但松鸦羽说她就是知道。藤池后来看到她和白翅莓鼻鼩足锦葵鼻并肩作战。他们看起来比风族猫大得多,更结实。然而,族群猫的数量被黑森林武士超过了。




长篇外传

黑莓星的风暴

榛尾连同冰云蟾步都被提到死于绿咳症。她的死再次被她的兄弟莓鼻提起,当时他正在说最近有多少雷族母猫死了,不管是因为疾病还是其他伤害。




短篇电子书

叶池的祈愿

敬请期待



鸽翅的沉默

敬请期待



细节

外貌

官网家谱图示
  • 她是一只身形娇小、[19]:猫物表肩膀宽阔、[20]:289[21]:91灰色和白色相间[22]:猫物表的母猫。[23]:174她有着灰白相间的脚掌,皮毛蓬松[24]:176柔软而厚实,[22]:9精瘦的尾巴如同榛树树枝一样富有弹性。[25]
  • Su[?]认为她有着绿色的眼睛。[26]

作者声明

  • WarriorCats.com的家谱树中,她被标记为星族的成员。[3]
  • 维琪证实她的名字是源自于她那条如同榛树树枝一样富有弹性的精瘦尾巴。[25]
  • 维琪证实她会获得一个恋爱对象,[27]但直到她死前,书中都未有过任何与她有关的爱情故事出现。[28]:10

勘误

  • 她曾被错误地描述为公猫。 [29]:17
  • 她曾被错误地描述为蛛足的女儿。[30]:2章

语录

她(黛西)不是武士,也从未表示过想要离开育婴室,但她的孩子莓爪、鼠爪和榛爪都是学徒。对小松鸦来说,他们和其他族猫并没有什么不同。

—— 小松鸦的评论,《预视力量》,第8页

榛尾
终于找到日神了。我真高兴。现在,我们总算可以回家了。
冬青叶
其实,要把日神从波弟身边带走,我感觉很难受。
榛尾
但日神是凶手啊!万一他把波弟也杀了呢?
冬青叶
不会的。
榛尾
你怎么知道啊?我们需要尽快把他带回营地,以免他造成更多的伤害。火星知道该怎样处理他。

—— 榛尾与冬青叶的交谈,关于日神《拂晓之光》,第168页

黄蜂条
我想,我们已经让他们见识了我们。
榛尾
让他们见识什么?见识在一场毫无意义的战斗中能流多少血?

—— 榛尾反驳黄蜂条,在雷族与影族开战后,《暗夜密语》,第7页

仪式

榛尾的武士仪式

火星
我,火星,雷族族长,恳请武士祖灵俯瞰这三名学徒。他们刻苦训练,已经充分理解了祖灵们高贵的武士守则,现在,我将他们作为武士推荐给你们。莓爪、榛爪、鼠爪,你们是否愿意维护武士守则,保卫雷族,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呢?
榛爪
火星
接下来,我以星族的名义,授予你们武士名号。榛爪,从现在开始,你的名字就是'榛尾'了。星族以你的勇气和热情为荣,我们非常欢迎你成为雷族的正式武士。
鼠须!榛尾!莓鼻!

图集

官方

官网家谱图示

非官方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登场书目

关于角色和书籍之间的关系的定义细节,详见

登场书目由Crystal Pool数据项推理得出。如有必要,请点击下方栏目中书籍对应数据项链接(以Q开头),然后修改相关书籍的“登场角色”声明。

  • 黄昏战争 (Q143)[配角][首次登场🐱]
  • 日落和平 (Q144)[配角]
  • 预视力量 (Q152)[配角]
  • 暗河汹涌 (Q153)[配角]
  • 驱逐之战 (Q154)[配角]
  • 天蚀遮月 (Q155)[配角]
  • 暗夜长影 (Q156)[配角]
  • 拂晓之光 (Q157)[配角]
  • 第四学徒 (Q158)[配角]
  • 战声渐近 (Q159)[配角]
  • 暗夜密语 (Q160)[配角]
  • 月光印记 (Q161)[配角]
  • 武士归来 (Q162)[配角]
  • 群星之战 (Q163)[配角]
  • 黑莓星的风暴 (Q182)[对话提及][死亡时刻✝]
  • 鸦羽的拷问 (Q186)[配角]
  • 冬青叶的故事 (Q187)[猫物闲角]
  • 雾星的征兆 (Q188)[猫物闲角]
  • 叶池的祈愿 (Q191)[配角]
  • 鸽翅的沉默 (Q192)[配角]
  • 黛西的至亲 (Q3629)[对话提及]
  • 外部链接

    官方文章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Hazeltail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1.0 1.1 《黑莓星的风暴》第一章 (Q1909)
    2. 《黄昏战争》第九章 (Q1031)
    3. 3.0 3.1 Official Website (2019-01-07). Family Tree. WarriorCats.com.
    4. 《黄昏战争》第十章 (Q1032)《黄昏战争》第十章 (Q1032)
    5. 《日落和平》第十三章 (Q1060)《日落和平》第十四章 (Q1061)
    6. 《黄昏战争》第十章 (Q1032)《日落和平》第十三章 (Q1060)
    7. 《日落和平》第十四章 (Q1061)《黑莓星的风暴》第一章 (Q1909)
    8. 8.0 8.1 8.2 预视力量 (Q152)《驱逐之战》第一章 (Q1120)
    9. 《驱逐之战》第一章 (Q1120)《黑莓星的风暴》第一章 (Q1909)
    10. 《族群的秘密》(简体中文).武汉出版社
    11. 《黄昏战争》第九章 (Q1031)《黄昏战争》第十章 (Q1032)
    12. 《部族解密》(繁体中文).晨星出版社
    13. 《黄昏战争》第十章 (Q1032)预视力量 (Q152)
    14. 14.0 14.1 14.2 《驱逐之战》第一章 (Q1120)
    15. 15.0 15.1 15.2 15.3 《黄昏战争》第九章 (Q1031)
    16. 16.0 16.1 16.2 《黛西的至亲》第三章 (Q4681)
    17. 《星光指路》第十五章 (Q1013)
    18. 第四学徒 (Q158)《战声渐近》第十三章 (Q1273)
    19. 驱逐之战
    20. 群星之战
    21. 暗夜密语
    22. 22.0 22.1 预视力量
    23. 日落和平
    24. 暗河汹涌
    25. 25.0 25.1 Vicky Holmes (2009-09-15). 站内截图. Facebook. 原页面 归档于 2017-10-31. “It's because her tail is lean and whippy like the branches of a hazel tree! Vicky x”
    26. Su Susann (2017-01-10). 站内截图. Facebook. 访问于 2017-07-09.
    27. 艾琳·亨特答疑-2011夏
    28. 黑莓星的风暴
    29. 暗夜长影
    30. 叶池的祈愿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