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谢谢你。我希望我们很快就能一起训练。你是我的兄弟,我永远都和你在一起。

—— 橡爪对小钩钩星的承诺》,第43页

橡心
Oakheart
美国Oakheart
中国橡心
台湾橡心
猫群
目前 星族[1]:2
过去 河族[2]:8
生平
年龄 死時[3]:47约63个月(合5.25年)[2]:8
死因 被落石砸死 [注 1]
名字[?]
幼崽 小橡Oakkit)[2]:8
学徒 橡爪Oakpaw)[2]:61
武士 橡心[2]:153
副族长 橡心[4]:猫物表
血缘
父亲 贝壳心
母亲 雨花
伴侣 蓝星
儿子 石毛
女儿 雾星小苔藓
亲兄弟 钩星
教育
导师 贝壳心[2]:60-61
学徒 响肚[2]:338
出现于
在世高星的复仇》、《黄牙的秘密》、《钩星的承诺》、《蓝星的预言》、《红尾的恩债》、《呼唤野性》、《疑云重重》、《终极指南
已故蓝星的预言》、《险路惊魂》、《午夜追踪》、《暗夜密语》、《雾星的征兆

橡心Oakheart)是一只毛发光滑厚实、肌肉发达健壮的大个头暗红棕色公猫,有宽阔的肩膀,巨大有力的前爪,以及清澈的琥珀色眼睛。

生平

长篇外传

高星的复仇

高尾青面拜访河族,希望能找到一种能够治疗他们族里一只虚弱的幼崽的草药时,小橡叫雨花前去一起围观他们并对他们的出现表示好奇,因为风族猫极少拜访河族营地。雨花问小橡发生了什么,小橡回答说营地里有入侵者,蓬松起他的毛发。




钩星的承诺

当河族由于洪水撤离营地时,雨花开始生产。巫医黑莓果把她带进一个橡树洞里,在那里她产下了两只小公猫。她将一只幼崽命名为小暴以纪念他出生时的那场暴风雨,而另一只幼崽得名小橡以纪念在暴风雨中为他们提供庇护的那棵橡树。

一个月之后,当小暴爬上断树的枝条时,小橡提醒他注意安全。后来,小暴抓住了小橡的尾巴。小橡说因为他比小暴年长,他将会成为族长。

当雷族入侵太阳石时,小橡和小暴溜出营地前去太阳石偷看河族武士与四只雷族猫的战斗。不久后他们又去了一次太阳石,这次他们看到鹅羽正在那里采药,打算去偷袭雷族老巫医。鹅羽暴怒的将他们赶上了踏脚石,小橡安全的抵达了另一侧河岸,小暴却失足滑倒,在踏脚石上摔裂了下巴。

当小暴在黑莓果的巢穴里养伤时,小橡经常去陪他。在雨花的要求下,雹星将小暴更名为小钩。小橡成为了学徒橡爪,但小钩没有得到晋升。贝壳心成了橡爪的导师,这在族群里是很罕见的,因为一般来说父母不会被安排训练他们的亲生儿女。雨花说这是她向雹星特别要求的,她想让族里最优秀的武士训练自己最优秀的儿子。

当小钩离开独行猫回到河族时,橡爪和贝壳心热情的欢迎了他。橡爪与枭毛、贝壳心和柔翅组成的巡逻队遇到了小钩。当他们返回营地时,武士们告诉雹星,橡爪从恶狗嘴下救了整个巡逻队。为了表示对橡爪勇气与智慧的嘉奖,雹星将他晋升为武士,更名橡心。仪式过后橡心告诉钩爪马上就会轮到他了,然而雨花却自顾自的说钩爪永远比不上橡心。当贝壳心责骂警告雨花时,橡心告诉钩爪雨花只是在胡说八道。

当雹星召集族会,准备为了太阳石攻打雷族时,橡心是被选中的猫之一。在战斗开始前,雨花让他有空关照一下钩爪。橡心默默祝福他的兄弟。

钩爪提出吓退骚扰河族领地的恶狗的计划时,橡心是出征队伍里的一员。跟着雹星奔跑时,橡心对钩爪说这是一个很棒的计划。当钩爪将狗引向埋伏圈,武士们驱逐了它之后,橡心首先追了上去,将它赶回了它的巢穴。

在此之后,橡心揶揄的问钩爪他是否爱上了柳爪。当钩爪矢口否认时,他表现出明显的不相信。

橡心前去找回钩爪和柳爪,说雹星要让全族每只猫都去会场上集合。宣布了河族必将夺回太阳石之后,雹星为钩爪举行了晋升仪式,从此他的名字成为了钩嘴。橡心跑上前去祝贺他的兄弟,并说如果雨花不能做到以他为荣的话,那就是她自己的错。

在一场落叶季里的森林大会上,钩嘴问橡心母猫们为什么总要等到最后一秒钟才搬进育婴室。橡心耸了耸肩,说他以为母猫更喜欢被族群服务的感觉。当雨花说那可能是因为她们更想为族群做贡献时,橡心嗤笑了她并回答说他很高兴自己不需要进育婴室,因为小蛙小日实在是太吵了。

橡心看着长老们,感觉他们可以花上整晚用来闲聊。然后他问钩嘴成为武士后再参加森林大会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但紧接着雨花就领着他去见高尾,说高尾迟早会成为风族族长。

当争论到是否有猫穿过了边界气味标记时,橡心说雷族猫都是群宠物猫朋友。当钩嘴问他松星对于河族即将攻打太阳石一事是否知情时,橡心回答说松星的表现很可疑,但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这一消息的。橡心问钩星蓝毛对此说了什么,以及他在即将攻打雷族的时刻与她说话是否感到别扭。他说他感到愧对蓝毛。

微光毛生产时,钩嘴问橡心他们是否应该开始着手收集芦苇,为幼崽搭一堵训练墙。橡心咕噜了一声,说现在想那些还太早了。微光毛生产后,橡心清洗了他的脚掌。他问钩嘴是否安好,当钩嘴回答说他感到烦躁时,橡心安慰了他。当他们醒来时,橡心问钩嘴是不是梦到了柳爪以至于看起来那样激动,但钩嘴在起身时用尾巴弹了他的鼻子。

在钩嘴的巡逻队里,橡心帮他查看两脚兽桥上是否有风族的气息。当钩嘴提出是否应该叫醒白牙时,橡心说他们不该打搅他的美梦,然后问钩星他们的任务是什么。当灰爪询问是否可以捕鱼时,橡心回答说如果她愿意一整个上午都叼着鱼的话她当然可以捕猎。

当他们查看桥上的痕迹时,橡心向对面灰爪身边的两脚兽幼崽怒吼。巡逻队最终设法逃离了两脚兽幼崽。

半个月之后,他从柳树上跃下,说什么时候讨论战斗都不过分,并抬头看了看天空,因为雹星说过他们将在爪月当空时出征。当钩嘴说哪怕让一条蛇来教他游泳他都不想被甲虫鼻指导时,橡心没有回答,只是说他敢打赌雹星马上就要召集他们夺回太阳石。他被选入了负责在太阳石更改气味标记的巡逻队。当钩嘴试图对甲虫鼻让步时,橡心咕噜了一声,说他们必须像一整个族群一样战斗。

两天之后,当橡心守卫太阳石时,为雷族迟迟不动手抢回领地感到惊讶,并说这样的话他们不久就可以把长老们叫来晒太阳了。当一支雷族巡逻队路过时,他跃下岩石窥视他们,蓝毛愤怒的向他嘶声吼叫。当白牙问他有什么所见时,他回答说只是那一只爱管闲事的年轻雷族武士。钩嘴问他那是不是蓝毛,还说橡心看起来真的挺关注蓝毛的一切。橡心告诉他的兄弟他不是那种痴迷于母猫的猫。他俩扭打了一会儿,耕尾制止了他们。

当雹星带领巡逻队前去向雷族索要更多的领地时,他和他的兄弟去往两脚兽的桥与栅栏方向查看边界。橡心嗅了嗅空气,当钩嘴问他是否发现了猫的踪迹时,他反问钩嘴是否觉得两脚兽会把他们的宠物猫带出来。当钩嘴说那一定是武士的气息时,橡心仍旧表示怀疑。他咕噜了一声,说钩嘴最好找黑莓果看看眼睛,而且甲虫鼻这会儿肯定要气疯了,因为他整个上午都在采药,连着错过了两个巡逻队。

当成年两脚兽看到他们时,橡心躲在一块岩石背后目睹了柳风被捕的经过,然后问钩嘴他们该怎么办。他们没法立即救出柳风,因为两脚兽太多了。

当钩嘴安慰幼崽们说两脚兽不会入侵营地时,他叫上橡心一起证明他说的话。他告诉幼崽们两脚兽几乎从不穿过沼地与草甸。当钩嘴建议幼崽们跟踪橡心时,橡心告诉钩嘴他将与花瓣尘和白牙一起离开。

当花瓣尘、白牙和钩嘴对付另一只狗时,橡心正在一丛赤杨木旁边。白牙向钩嘴汇报说橡心在太阳石附近见到了雷族猫。当他们找到橡心时,他的皮毛湿透了,看起来有些狼狈。钩嘴问他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又遇到了蓝毛。橡心承认了这一点,但说事情的细节不值一提。他想起巡逻的事,连忙赶去追上他们。

当贝壳心安排巡逻队时,他让橡心与泥毛、花瓣尘和钩嘴加入捕猎巡逻队。在出发前橡心给育婴室里送了一条鱼。花瓣尘捉到了一条很大的梭鱼,但紧接着就掉进了水里,橡心不由得取笑了她。他很好奇雷族猫都去哪儿了,因为一般来说这时候都会有一两只雷族猫在对岸向他们怒吼。当钩嘴说他们大概在为雪毛的死悲伤的时候,橡心问钩星她是怎么死的,并埋怨他不早说。橡心表示了对蓝毛的同情。

四分之一个月之后,他参加了森林大会。雹星问橡心在哪儿,想让他介绍一下两脚兽的皮毛巢穴。钩嘴指出了橡心的方位。在雹星汇报完河族的近况之后,橡心跃上巨岩,这使许多猫感到震惊。橡心讲述有关皮毛巢穴的事宜时,钩嘴感到他现在看起来像一名族长一样。

橡心教导了他的第一名学徒响爪,后来他被命名为响肚。后来,当他把小石头和小雾带进河族后,他一直为他们捕猎。枫荫揭发说他们其实就是橡心和蓝毛的亲生孩子。钩星对此感到烦闷,但鉴于小雾和小石头也是他的血亲,他并没想过将他们逐出族群。当钩星向橡心保证此事时,橡心挑战性的回答说假如钩星宣布驱逐孩子们,他会誓死与族长抗争到底。

当钩星与响肚和刺牙一起捕猎时,他希望橡心也和他们在一起,因为橡心足够矫健轻盈,可以在不打破霜层的前提下穿过雪地。但三个月前与蓟掌的激烈战斗扭伤了橡心的腿,使他不得不留在营地里修养。

当柳风和另外两只幼崽死亡后,橡心告诉钩星他现在的行为与雨花没什么两样。他们打了一场,直到小银惊慌的告诉日鱼他们正在打架。橡心催促钩星向银小介绍自己。

在书后的漫画中,钩星说他十分怀念橡心,希望他的兄弟能为河族现在如此和平感到欣慰。




蓝星的预言

在引子中,蓝星在狗群中一只狗的拖拽下跌下河谷。当她竭力游水时,她听见橡心的灵魂在她身边指引她,并告诉她孩子们正在河边等着。

在森林大会上,雹星宣布河族新添了一名武士橡心。他的兄弟钩爪告诉蓝爪,他和橡心是同窝手足。

后来,当蓝毛所在的雷族巡逻队经过太阳石时,河族武士正在那里晒太阳。橡心起身去观察雷族,他和蓝毛四目相对。蓝毛向他怒吼,却感到自己已然沉溺于橡心的凝视之中。雷族副族长日落呼唤蓝毛回去,她却难以挪开视线。橡心最终首先打断了他俩之间的眼神交流,回到了太阳石上。

当他又一次去太阳石上晒太阳时,蓝毛辱骂并驱逐了他,于是橡心把她丢进了河里。当蓝毛在河流最浅的地方挣扎时,橡心让她赶紧站直身体。

蓝毛捉到了一只鸟,橡心在河对岸祝贺她。蓝毛很生气,质问他是不是在监视她,橡心嘲弄的回答说他能搞清楚边界在哪。

当雷族来到河族营地索要太阳石时,橡心让蓝毛第二天晚上月升之时去“四棵树”与他会面。第二天他们的确在那里见面了。当橡心评论说光是站在原地实在是太冷了时,蓝毛提议他们可以比赛谁先爬到橡树的顶端。橡心说他不会爬树,于是蓝毛开始指导他。爬到树顶之后,橡心提出说要教蓝毛如何游泳。蓝毛表示她对此没有兴趣,因为鹅羽的预言的缘故她对水感到恐惧。他俩在橡树根部搭了一个窝并一同去睡。不久之后蓝毛发现自己怀上了橡心的孩子,也就是后来的小苔藓、小雾和小石头。

当他俩再一次在边界会面时,橡心建议蓝毛加入河族,或者让他加入雷族也行。蓝毛否决了这两个提议,说她打算将孩子们当做纯正的雷族猫扶养长大。当雷族副族长日渐虚弱时,蓝毛做出了令她心碎的选择:为了不让嗜血的蓟掌成为副族长,她必须将孩子们交给橡心照顾,并参与到副族长的竞选中。在大雪中他们踏上了去往河族的旅程,小苔藓因为体温过低而死。雪毛引领小苔藓的灵魂去往星族。

蓝毛确信橡心对于她为什么抛弃了幼崽们的真实缘故一无所知,但他还是毫无怨言的带走了孩子们。当抵达太阳石时,小苔藓的躯体已经完全僵硬,蓝毛埋葬了她。橡心将小石头和小雾带去了河族,此后他和蓝毛再也没有单独接触过,甚至没再说过话,因为他怕有猫会把蓝毛丢失的孩子与他捡到的两只幼崽联系起来。蓝毛从未停止对橡心还有孩子们的思念与深爱。




黄牙的秘密

黄牙在她的第二次森林大会上遇见了橡心。她问那两只皮毛光滑的猫是谁,蕨足回答说那是河族的橡心和木毛




预言开始

呼唤野性

在引子中,河族副族长橡心带领河族巡逻队与雷族在太阳石发生战斗。雷族武士虎掌挑战了他。虎掌命令他滚出雷族领地,橡心回答说太阳石现在属于河族。战斗中雷族副族长红尾发觉河族在数量上有压倒性优势,要求雷族撤退。橡心高声宣布河族获得了太阳石的所有权。

后来,当雷族学徒乌爪从第二次太阳石战争中归来时,他说橡心正领着大批河族武士前往太阳石。乌爪说虎掌命令橡心回到他们自己的领地上,但橡心说他们的族群也需要吃饭。当虎掌回来时,他汇报说橡心杀死了红尾,而他则杀死了橡心为红尾复仇。此后灰爪说橡心是森林里最厉害的武士之一。

在森林大会上,雷族学徒火爪听着虎掌讲述那场太阳石之战,但他没有提及橡心的死亡。火爪猜想那是因为虎掌不愿意激怒河族武士。但当乌爪在同一场森林大会上讲述这个故事时,他说红尾从他身旁跑过,高声怒吼“橡心已经死了!”。火爪感到疑惑,因为他本以为橡心杀了红尾之后虎掌杀了橡心,但从乌爪的故事里可以推断出橡心其实是死于红尾之手。




疑云重重

在引子中,橡心从芦苇丛中现身,全身的毛发因抵御严寒而竖立。不小心踩进雪坑时,他不耐烦的抖落爪子上的积雪,然后继续带着两只来历不明的幼崽前行。每次幼崽们试图停下时,橡心都低头拱着他们前进。三只猫继续走向开阔处,抵达了河心岛的岸边。橡心鼓励幼崽说他们快到目的地了。他们沿着岛岸走上了一条小路,穿过另一片芦苇,跃上了干燥的地面。较大的那只幼崽跌跌撞撞的跟上了他,另一只则跌倒在冰层上无助的喵声呼救。犹豫了一会儿,橡心回到较小的幼崽身边拱着她站起来,安慰性的舔了舔她的耳朵,但幼崽还是太疲倦了,不能继续走下去。橡心将她叼到了岛上。

在暗处无数明亮目光的注视下,橡心走向了育婴室所在的一大丛灌木。一只正喂养幼崽的母猫抬起了头,看向走近的橡心。橡心放下了口中的那只幼崽,另一只则蹒跚的从他身后走出。猫后问起橡心他来访的目的,橡心回答说这些幼崽应当被收留抚养。灰池露出震惊的表情,向橡心询问这些幼崽的来历。橡心避开了灰池的目光,宣称他是在森林里遇到了这两只幼崽,它们足够幸运,没有被他发现之前让狐狸叼走。灰池表示不能相信他的说辞,让橡心不要把她当成鼠脑子来糊弄。她再次追问是什么样的母亲才会在这样残酷的严寒里丢弃她的幼崽。橡心耸了耸肩,说泼皮猫或者两脚兽都可能会这么做。橡心嗅了嗅幼崽,说他没法放任幼崽们在那里不管。他恳求灰池收养幼崽们,否则他们就会像灰池之前的孩子们那样无助的死去。灰池喃喃的答应了他。

橡心松了一口气,将两只幼崽叼到灰池身边。幼崽安顿下来之后,灰池仍然表示她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在森林里出现落单的幼崽,并说他们的母亲一定急死了。橡心用爪子戳着一块苔藓,强调说幼崽绝对不是他偷来的。灰池盯着橡心看了一会儿,说她也不相信他会那么做,但又补充说橡心显然没有说出全部的事实。橡心说他已经说完了所有她需要知道的事实,但灰池打断了他,让他再想想幼崽的生母会是什么感受。橡心抬头低吼,说他们的母亲极有可能只是一只不负责任的泼皮猫,现在的天气也不允许他先去找那不知在何处的母亲。灰池想要争辩什么,但橡心已经起身离开了育婴室。他离开前扭过头向灰池保证他会给她和幼崽们带额外的新鲜猎物来。当灰池开始为新来的幼崽舔梳时,她突然辩识出了他们身上的气味,意识到为什么橡心拒绝解释他们的出身。

火心与灰条拜访了乌爪,让他再讲一次太阳石之战的经过。乌爪告诉他们,当红尾攻击橡心的儿子石毛时,橡心不知从什么地方扑来,怒吼说没有哪个雷族武士有资格伤害石毛。红尾扑向橡心,两只猫一起滚落岩石,这时上方的一块悬石突然松动掉落。接着红尾又重新出现在群猫的视野中,大声宣布橡心已死。乌爪说橡心当时是死于落石,而不是被红尾所杀。

后来,火心去河族与橡心的女儿雾脚见面,她证实了橡心的死因,却不能解释橡心那句“雷族猫没有资格伤害石毛”的含义。当火心第二次前往河族时,雾脚带来了灰池。灰池告诉火心雾脚和石毛来自雷族,但她只知道这些。

蓝星发觉火心与河族猫接触的事情之后,证实了雾脚和石毛的确来自雷族,因为他们就是她的亲生儿女,而橡心则是他们的父亲。她完整的讲述了她和橡心如何相爱,她又如何为了替代嗜血的蓟掌成为副族长而把孩子们送往河族的往事。




险路惊魂

橡心没有正式出场,但蓝星濒死时她感到橡心正来接她。这昭示着她即将去往星族。




新预言

午夜追踪

橡心选出了将代表河族踏上寻找太阳沉没之地的午夜的征途的猫。虽然蓝星对他的选择表示质疑,他还是挑选了羽尾。他降临在羽尾的梦中,将这一任务告知于她。当蓝星表示怀疑时,橡心反问蓝星是否觉得羽尾没有接受足够好的训练。这是因为羽尾的导师雾脚是蓝星与橡心的女儿。




星光指路

在书的开头,橡心在月池出现。当蓝星担心族群将遇到的麻烦时,橡心提醒她族猫都不是幼崽,他们知道如何在狐狸、獾以及两脚兽的威胁下保护自己。




星预言

暗夜密语

在引子中,橡心在星族与狮心和泥毛一起讨论黑森林的复苏与崛起。




短篇电子书

红尾的恩债

敬请期待



雾星的征兆

在雾脚的九命仪式上,橡心出现在女儿面前,为没能好好承担一个父亲的责任而道歉。他保证总有一天他们会在星族并肩同行,并给予了雾脚一条勇气之命,用来追随自己的心声。




荒野手册

族群的猫

岩石说小苔藓应当以橡心为荣,因为他把石毛和雾星培育成了强大而倍受尊敬的武士。当岩石讲到钩星时,他提到了橡心。当橡心把雾星与石毛带进河族时,他告诉钩星他在大雪中捡到了这两只迷路的幼崽。橡心把幼崽交给了当时河族最年长的猫后灰池,虽然他知道灰池可能会认出幼崽身上的气味,但橡心确信猫后会对此保持沉默。岩石说橡心的三个孩子都继承了橡心的力量与勇气。




族群的战争

橡心没有正式出现。当虎掌领着队伍参观雷族旧领地,路过太阳石时,他指出了红尾堵住橡心的那个缝隙。红尾当时把橡心堵在太阳石上流水冲出的窄沟里并攻击他,等红尾再次走出石缝时橡心正在垂死挣扎。




终极指南

橡心在《蓝星篇》中出现。在诀别的悲伤中蓝毛与橡心相爱,但当蓝毛意识到她没法在爱着别族猫的同时忠于雷族时,这段感情就结束了。她怀上了橡心的幼崽,却对此一无所知。为了替代蓟掌成为雷族的下一任副族长,蓝毛将他们的三个孩子交给了橡心。橡心在河族养大了雾脚和石毛。橡心也在《钩星篇》中出现。他们的母亲雨花只偏爱小橡,这使小钩感到不满。当橡心爱上了雷族猫,他却发誓忠于河族时,钩嘴感到他的世界仿佛被冲突撕裂。这在《枫荫篇》中也被提到了。

在书中橡心有属于自己的篇章。小橡一直知道母亲雨花偏爱自己而不是弟弟小钩。小橡很维护小钩,当小钩离开了河族,而他却不得不独自搬进学徒巢穴时,小橡感到震惊。他认真的接受训练,磨砺自己的武士技能,很快族里就感受到了他潜在的领导才能。橡爪成为武士前不久,小钩回到了族群。一切事情的发展都那样按部就班而理所当然,直到橡心遇见了蓝毛并痴迷于她,在森林大会上不住搜索她的身影。钩嘴警告橡心不该跟蓝毛走得那样近,但橡心意识不到这背后的问题所在。橡心向蓝毛提议在“四棵树”幽会,爬到树顶仰望星空的那一瞬,橡心明白自己已经沉溺于爱河无力自拔,但也清楚的知道他和蓝毛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不久之后,钩星成为了族长,他邀请橡心做他的副族长,但橡心拒绝了这一提议。他的忠诚在母族与情爱间摇移,直到蓝毛告诉他她已经怀孕。橡心急切的希望他们中的一个能加入对方的族群,但蓝毛决定独自将孩子们作为纯正的雷族猫养大,永不透露他们的父亲是谁。然而不久之后蓝毛就不得不将他们的儿女托付给橡心,让他们生长在河族。橡心将孩子们交给了猫后灰池,并热切的照顾他们。橡心死于太阳石的落石。

橡心还出现在《雾星与石毛篇》中。蓝毛在与橡心短暂的恋爱之后生下了小雾、小石头和小苔藓,然后她不得不按照预言拯救雷族,将孩子们交给河族的橡心扶养。灰池和钩星都曾猜到过他们的来历,但他们都选择保持沉默,替橡心保守秘密。




细节

趣闻

  • 他的母亲本来被设定为百合茎[5]:猫物表但为了避免与《蓝星的预言》中的细节冲突他的母亲被改成了雨花。[6]
  • 凯特·卡里在推特上说蓝星和橡心会在星族结为伴侣,但她和其他的艾琳们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指出这一点。[7]

勘误

毛色

  • 他曾被形容为黄褐色。[5]:185
  • 他曾被形容为狐狸色。[5]:419
  • 他曾被错误的形容为蕨色。[注 2] [2]:13[8]:1[9]:1[10]:2
  • 他曾被错误的形容为暗棕色虎斑猫。[11]:68

其他

  • 他曾被错误的形容为有绿色眼睛。[5]:421
  • 在《钩星的承诺》中橡心获得他的武士名号之后有一次他仍被称作橡爪。[2]:219
  • 在《雾星的征兆》中,雾星说直到蓝星临死前她才知道橡心是她的父亲。[11]:3章然而《疑云重重》中,蓝星死前很久,雾脚就曾告诉火心,橡心是她和石毛的父亲。[9]:56
  • 在《蓝星的预言》中豹足说橡心阻止了断爪与其他两名学徒的争斗,[5]:447但在《黄牙的秘密》中拉架的是杉星[12]:369

语录

橡心
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到你了!
蓝毛
你为什么要见我?我们生活在不同的族群中。
橡心
我无法停止想你。自从上个秃叶季我们在河边的那场谈话之后。
蓝毛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你并不了解我!
橡心
我想了解你。了解你的一切——你最喜欢的猎物,你最早的回忆,你做的梦……
蓝毛
你千万不要这样!别忘了武士守则!
橡心
这跟守则无关。这是我们俩的事。明天午夜我们在‘四棵树’见。
蓝毛
不行!
橡心
和我见一面吧。给我一个机会!

—— 橡心与蓝毛,《蓝星的预言》,第283页

橡心
好久不见了。
蓝毛
我——我需要你。
橡心
出什么事了?
蓝毛
你的兄弟没有挑选你作为副族长。
橡心
没有。
蓝毛
可我认为,你希望有一天能成为族长。
橡心
他提出过了,但我拒绝了,因为我现在还不够资格。但将来会的。我们时间不多了。出什么事了?
蓝毛
你觉得失望吗——没能成为副族长?
橡心
蓝毛!钩星就要派出一支巡逻队到这里来了。
蓝毛
好吧。我要生孩子了。
橡心
你会没事的。我们的孩子会很了不起,勇敢、强壮、聪明,善于游泳,还会爬树!
蓝毛
我们属于不同的族群。
橡心
这的确是个问题。但你可以加入河族,要么我加入雷族。以前就有过这种事情。
蓝毛
是吗?
橡心
你们的族群中有一只猫——风飞——他的父亲就是风族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蓝毛
你确定吗?
橡心
是的。
蓝毛
但为什么从来没有猫提起过呢?如果这是真的,族猫们都将蒙羞。那些让风飞在他们的营地里长大的雷族猫,那些宣称他不是自己族猫的风族猫。他们宁愿忘记那一切。你想让我们的孩子也这样长大吗?
橡心
但如果我加入雷族,他们就是雷族的幼崽了。
蓝毛
你会为我而那样做吗?
橡心
为你,为了我们的孩子,我可以立刻就那样做。
蓝毛
但你希望有一天能成为族长。在雷族,这是不可能的。你始终将会被视为外来者。
橡心
想成为族长的河族猫多得是。
蓝毛
但你能做到!你不能离开你的族群。
橡心
那你愿意离开你的族群,到河族来生活吗?
蓝毛
我不能。
橡心
要是你担心自己不会游泳,我可以教你,我向你保证过的。
蓝毛
不是因为这个。我的族群需要我。
橡心
我也需要你。
蓝毛
不,你不需要。我会在雷族养育这些幼崽的。我的族猫们将会以为,他们的父亲是一只雷族猫。
橡心
是特指某只雷族猫吗?
蓝毛
不!但这是唯一的办法。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为了给我们的孩子最好的机会,我必须把它们当作纯粹的雷族猫来抚养。
橡心
那我呢?
蓝毛
那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要把孩子生下来的,我也会在他们没有父亲的情况下将他们养大。
橡心
只要你愿意,他们可以有父亲。如果你需要我,我一定会留在你身边。我爱你,蓝毛。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们永远是我的孩子!

—— 橡心与蓝毛,关于他们的孩子,《蓝星的预言》,第304-306页

虎掌
橡心!太阳石是雷族的领地,你怎么能在这里捕猎?
橡心
过了今晚,河族就是这里的主人了,虎掌。

—— 橡心和虎掌,在太阳石上的战斗,《呼唤野性》,第1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仪式

橡心的武士学徒仪式

雹星
小橡,請上前來。(…)貝心!(…)貝心和小橡都很勇敢、強壯和忠誠。貝心,你會好好訓練你的見習生,讓他青出於藍更甚於藍!讓橡掌成為一名可以帶領河族更上層樓的好戰士。
橡爪!橡爪!

橡心的武士仪式

雹星
橡掌今晚非常英勇,足以贏得戰士封號。
贝壳心
去吧,橡掌。
雹星
橡掌,從此刻起,你將更名為橡心。星族以你的膽識和機智為榮,歡迎你成為河族的全能戰士。(…)全心效忠你的部族。
橡心!橡心!

图集

中文

英文

其他

非官方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钩星家谱
· ·
图例   雄性   雌性   未知

外部链接

脚注

  1. 尽管在《预言开始》中,河族猫认为他被落石压死,但在《红尾的恩债》中,他在战斗中被红尾杀死。
  2. 《呼唤野性》中,他的外貌描述被更正回了“褐色公猫”。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Oakheart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