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转换组:族群黎明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谢谢你,河流,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如果你能再帮我一次,就这一次,让我到达对岸,我就会待在你身边,用余生来赞颂你。

—— 涟漪对河流说,雷电崛起:番外》英文版,第22页

河星
Riverstar
美国Riverstar
中国河星
台湾河星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Q634)[1]
过去 河族 (Q630)[2]公园猫 (Q662)[3]独行猫 (Q648)[4]泼皮猫 (Q649)[4]河漪营地 (Q658)[5]
名字[?]
幼崽 涟漪Ripple)[6]:6
公园猫 涟漪[6]:6
泼皮猫 River)[7]:4河漪River Ripple)[8]:187
早期定居者 河漪[9]:猫物表
独行猫 河漪[9]:23
首领[7]:51、河漪[10]:猫物表
族长 河漪[11]:猫物表、河星[10]:454
教育 [如何编辑?]
导师 弓弧 (Q2627)[3]
出现于 [如何编辑?]
暗夜长影 (Q156)
雷电崛起 (Q165)
首次战争 (Q166)
燃烧之星 (Q167)
蛾飞的幻象 (Q183)
雷星的怀响 (Q198)
影星的生命 (Q3567)
族群的秘密 (Q199)
族群的守则 (Q201)
终极指南 (Q204)
数据项
Q2649:河族公猫,第一任族长,自《族群的秘密》登场的角色

河星Riverstar)是一只通体光滑,健壮,有着涟漪般条纹和长而厚而柔软的银色腹部皮毛的绿眼银灰色公猫。

生平

河星,曾用名河漪,为河族的开族族长。他最早名叫,和公园猫们一起生活,直到两腿动物们摧毁了他的家园,使得漪落入河中。他很感激河流能救他一命,于是给自己改名为河漪。他遇见了山地猫的队伍,并和他们成为了朋友,但仍和他们保持着距离。河漪最终依河建立了自己的猫群,并收编了所有的到访者。在他数次于四棵树看到灰翅时,他为这只哀伤的公猫提供了庇护。他的猫群被重命名为河族,他自己也随之获取了九条性命,并改名为河星。他任命自己的老朋友黑夜为副族长,任命斑毛为巫医。河星因自己的睿智和善良而被后世所铭记,他的族群也是第一个开创师徒训练模式的族群。

长篇外传

蛾飞的幻象

在一场森林大会上,河漪报告说,虽然由于积雪融化,河水仍然涨得很厉害,但捉鱼还是可以的。蛾飞宣布她看到了灵猫,他们给了她一个信息:“我们会劈开天空,然后,星星会升起”,这时闪电穿过天空射向四棵树,点燃了一堆火。火熄灭后,河漪催促蛾飞到巨石上,说她很勇敢地说出了自己的话。河漪宣布不会有异议。

蛾飞在森林大会上告诉们更多的是她在高石从灵猫那里听来的,当她想退出时,河漪告诉她不要紧张。他说灵猫选择了她,这就是她的命运。蛾飞不知道是否有灵猫与他分享过讯息,因为他似乎是如此的聪明。河漪询问他们是否同意巫医这一想法。

迈卡和蛾飞来到河漪的营地河族的第一任巫医斑毛交谈时,松针认为这两只猫是入侵者,问他是否应该警告河漪。河漪咕噜着说他在等他们,并告诉那两名巫医,他很高兴他们来了。当黑夜低沉地说他们不会为这两只猫捕猎的时候,河漪告诉她,他们来自哪个族群并不重要,他们的饥饿和她的没有什么不同。当细雨试图自己捉一条时她差点淹死,河漪告诉黎明雾,她恢复得更好的时候,他会教她如何游泳,因为没有一只河族幼崽太小而不能学游泳。河漪称赞松针及时求救,说有时候他们不能阻止别的猫犯错,但当他们犯错时,他们可以帮助他们。斑毛评论说,他对小猫是如此好;可惜他没有自己的小猫。她告诉蛾飞,河漪教会她如果猫碰巧吞咽太多或掉进水中后失去知觉,就要把水从猫的胸腔里挤出来。

河漪把一只鼩鼱带到营地,给松针和细雨分享。

在新巫医意识到必须给他们的族长九条命后,斑毛报告说河漪现在是河星了。

蛾飞把她的一个孩子蛛掌交给了河星。河星接受了他,并感谢蛾飞,说他的族群会很高兴见到他。




族群黎明

雷电崛起

荆豆灰翅玳尾雨花正吃一只鸽子,讨论高影营地晴天营地之间的紧张关系时,河漪出现了。灰翅警告玳尾记住紧张局势时,河漪就坐在河里质疑这一点。雨花问怎么会有猫那么做,然后河漪走向他们。他自我介绍,灰翅问他是不是泼皮猫。他回答说他没有给自己定标签,任何一只猫都知道他住在河边。在介绍了自己和其他猫之后,灰翅让他吃了鸽子的残骸。玳尾评论说她从来没有见过有猫吃得像河漪那样优雅,灰翅也同意。河漪说他总会让其他猫惊讶,尾巴一闪就走了。灰翅告诉营地里的每只猫他们遇见河漪和群的事。

河漪后来在森林着火的时候帮助了猫群。他鼓励跳出火圈,尽管高影告诉他不要跳,雷照做了,在另一边遇到了这只银毛猫。河漪向小猫自我介绍并称赞他。当所有的猫都通过了火,河漪就告诉雷和寒鸦啼让他们再次用水浸泡自己,因为他们的毛皮上有火花。雷感谢他,问他们该怎么出去。

灰翅看着两只猫交谈了一会儿,想着雷在火灾中的行动。他试着开口说话,但河漪先开口了,告诉他大多数猫都不敢跳过火,会等太久。高影感谢他,并正式介绍自己,然后问他是否能把他们带回家。河漪说他可以,不过他需要他们的信任。高影在他走向小溪的时候责备他,告诉他她的猫不会游泳,当他们下水时寒鸦啼和雷没有选择。河漪坚持前进,当雷说他在河面上行走时,他转过身来,解释说他只是在水面下的石头上行走。

灰翅还不想离开,说他要找晴天。河漪问他是否相信晴天和他的猫不能照顾自己,灰翅回答说晴天可以。河漪转向他,告诉他,他必须为了其他猫而更强大,因为高影正在挣扎。他接着说,他们必须先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才能考虑帮助晴天和他的猫。灰翅同意了,于是河漪带领大家离开。他们一到达另一边,高影就再次感谢他。河漪加入灰翅,呼唤他的哥哥,最终,晴天回应他们,浅灰色公猫仍然接近火场。

他帮忙把晴天的猫群带到河对岸。当高影提议和他们一起去营地时,河漪拒绝了,在离开他们之前祝他们一切顺利。

后来,他和另一只猫出现在雷和晴天巡逻时。雷不想把这两只猫赶走,因为他们欠河漪人情。他和母猫跟在后面时,雷遇到了一只黑色公猫,后者追了他一段距离。另外两只猫离开时,河漪告诉晴天他不能一直告诉其他猫他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晴天辩称他可以为所欲为,当雷试图说话时,他让雷安静下来。河漪鼓励雷继续,想听听他要说什么。

晴天说他儿子没有意见,这伤到了雷。河漪在离开前给雷一道目光。雷质疑自己的行为,并想知道河漪和其他两只猫要去哪里。

在番外中,苏醒之唤唤醒了他,他很欣赏周围的环境,因为公园里的其他猫也和他一起迎接新的一天。他们都开始洗漱,漪在他脑中背诵着命令。当他列队过去吃早餐时,他找到了他的导师弓弧,并向他打招呼。当他提醒漪感谢太阳和大地的照顾时,弓弧表现出一种黑暗的情绪,漪说他已经做了,他则告诉漪他不应该让恩赐使他变得软弱,因为生活对他们来说可能很艰难。当他吃完两脚兽为猫准备的食物后,弓弧告诉他,是时候进行早晨冥想了。他说,在他冥想后,他们会练习捕猎。漪模仿了他,认为他们在公园里的美好生活永远不会改变。

当漪放松时,弓弧的吼叫引起了他的注意。弓弧恐慌了,两脚兽的怪兽开始破坏公园,漪问发生了什么事。当两只猫惊慌失措地穿过公园时,漪环顾四周,只看到了毁灭。他们发现了几只猫,包括Dart (CotC)Shine (CotC)和弓弧的姐妹Flutter (CotC),都被两脚兽抓住了。弓弧把他带到墙上,但是一只怪兽发出的巨大声音惊动了漪,他掉进了河里。他爬到一根圆木上,试图冲向河岸,弓弧呼叫他,但他够不到河岸,于是回到了圆木上。他一直看着,直到弓弧和他的家消失在视线之外,河水载着他经过两脚兽花园。他认为一旦他找到了河岸,他也许可以回家,他的生活就会恢复正常。

当木头撞上两脚兽的垃圾时,他想知道自己能否跳到岸边。他看到多只两脚兽,想到它们可能会帮助他,就大声叫了起来。然而,两脚兽幼崽不但没有帮助他,反而向他扔石头,使他的处境更糟。他在试图躲开一块石头时掉进了水里,他把木头从垃圾碎片中拉出来,然后又回到了上面。漪蹲在上面,经过一条雷鬼路和另一条雷鬼路下面。当他路过两边的田野时,黑白相间的动物看着漪。夜幕降临,漪开始感到饥饿,他想,如果他能到达岸上,他可以抓住一只老鼠。他发现了水面下的鱼,想着这里有多不一样。

他捉不到鱼。最后,木头被河岸上的一根棍子钩住了。当漪试图把它扯出来时,一个水花使他吃惊,他转过身来看到棕色的生物在水流中游泳。当它们吃完鱼时,它们走向漪,似乎很愤怒。他试图警告它们,但这只会让它们更加愤怒,他决定必须与它们战斗。但是领头的一只不小心把他的圆木撞开,圆木把他带走了,两只动物也不想跟着。漪想到他遇到的生物是如何试图伤害他的,以及他是如何饥饿的。

漪不肯睡觉,怕他从木头上掉下来淹死。他又找到了几条鱼,当鱼落在他面前时,他设法抓住了一条鱼。当他吃掉猎物时,他意识到,就像太阳和大地一样,河流保护了他,他在睡觉前大声感谢。他后来醒来发现太阳正在升起,他渴望它的温暖。他记得不会再有晨宴了,他想知道弓弧和其他猫发生了什么事。尽管他想要太阳,但由于被云层遮住,太阳没有发出温暖。他听到远处有一声吼叫,他很困惑,直到圆木从瀑布中落下。

他挣扎着呆在水面上,但水不断地把他拖下去。最后他找到了方向,开始游泳,很快就遇到了一块巨石。他爬上去躺下,睡着了。他后来在阳光的温暖下醒来,很快就发现了一只老鼠。它离他很近,当他喝河里的水时,他的胃又开始动起来。在几次失败的尝试后,漪自学捉鱼并成功捉到了一条。他想起自己的老家,欣赏着周围的环境,为是否应该游到岸上而苦苦挣扎。在想起河流的帮助后,他再次表示感谢,然后游过河去岸边。

他遇到一只黑白相间的母猫,向她打招呼,问她和她的猫群是否允许他留下来。她告诉他,她没有猫群,那里的猫是独自捕猎的。一想到独自捕猎,漪就感到孤独,母猫告诉他,他们可以一起捕猎,她会让他见见她的兄弟。在介绍自己名为黑夜,并问他的名字前,她告诉他,他们可以给他指点,漪同意了。回望着这条河,回忆起它为他所做的一切,他意识到自己不再是公园猫,而是河猫,于是告诉她他的名字叫河漪。




首次战争

河漪接近雷和寒鸦啼,带着一只蜥蜴。两只猫问他为什么在这里,他回答说,他想看看雾弥漫了多远,并补充说雾已经笼罩了他们的营地。寒鸦啼问他的猎物是不是一个礼物,他说他早就抓到了它。他给了他们,但他们拒绝了。河漪评论说这里很安静,雷电问他怎么能吃蜥蜴。他回答说,他会吃他能吃的一切,并补充说,这是晴天食用的所有猎物中不多的一种。寒鸦啼告诉他,他们要去晴天营地,而银毛公猫问这是否是他的皮毛刺痛的原因。他抖了抖,说只是潮湿。河漪质疑他们的动机,雷电回答说他们将因为他占领越来越多的领地而与他对质。

河漪祝他们好运,问他们是否真的不想要任何猎物。他们又一次拒绝了,他站起来,说他会用它来吸引其他猎物。雷电对此提出质疑,他回答说,小猎物会带来更大的猎物。寒鸦啼警告他在高沼地上必须小心使用这种战术。当他离开时,河漪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得以让晴天停止扩张领地,就转告他,尽管他认为他不会听到任何消息。

闪电尾掉进河里时,河漪帮助雷电把他拖了出来。雷电问他是不是死了,河漪回答说他没有,因为他吐出了水。闪电尾咳出液体,并动了动爪子。河漪说公猫会没事的,雷感谢他,问他如果不这样做他会怎么做。河漪回答说他必须学会游泳,否则会死。闪电尾感谢银毛公猫,并抖出了他毛皮上的水,浸湿了雷电。河漪咕噜着说他们真的不喜欢被淋湿,并问他们在雨中做什么。然后他们讨论玳尾的幼崽,这些幼崽被他们的父亲带走了。在河漪证实他闻到了玳尾的气味,她在两脚兽地盘后,他同意帮他们找到幼崽们和玳尾。

在把他们带走后,河漪告诉他们,他们已离两脚兽巢穴很近了。雷电告诉闪电尾他可以回去,但他拒绝了,就像河漪一样,他说如果他们不在雷鬼路附近,他们就需要他。河漪把他们带到两个巢穴之间的峡谷,安慰路上的雷电。雷电检查闪电尾,确认他状态很好。雷电问他是否认为他们来过这里,他回答说他没有闻到他们的气味。河漪告诉他们,他们要走的路是大多数宠物猫们使用的,因为这是最简单的。雷电发现了一只怪兽,问是不是怪兽,河漪说它睡着了。

河漪把他们带到怪兽面前,说他们必须检查雷鬼路上所有的巢穴,如果玳尾和其他猫不在这里,就还有更多的东西要找。当一只两脚兽进入怪兽的身体里时,河漪在一片恐慌中把他们带走。他说他们应该远离怪兽。几分钟后,他们发现玳尾死在了雷鬼路上。河漪告诉他们一只怪兽杀了她,解释了她爪子上的痕迹。雷电告诉闪电尾她已经死了,但他不相信。河漪把她的尸体带到一个巢穴外的灌木丛里,请他们帮他把她藏起来。闪电尾一开始拒绝,但雷电还是帮忙了。

在讨论了如何找到那些幼崽后,河漪告诉他们有一只名叫花儿的宠物猫可以帮忙。他把他们带到花儿的巢穴,招呼她出来,告诉他们不要让她看到,以免吓到她。河漪向她解释了情况,她很震惊。当闪电尾和雷电从躲藏处出来并表达他们的紧迫感时,她变得害怕起来。花儿把他们带到了几个巢穴,声称汤姆就住在那里。她害怕激怒汤姆而离开了,他们发现汤姆把幼崽们留在了巢穴里。他们可以听到幼崽们的饥饿抱怨和汤姆说会有食物的声音。他谎称玳尾在这里,他告诉他们,当有两脚兽来的时候就躲起来。

河漪问汤姆为什么要把这些幼崽藏起来,当两脚兽往石头里倒圆形小球时,闪电尾问它是不是食物,河漪说是,而且很难吃。三只猫准备偷幼崽,经过长时间的争论,闪电尾把雷电带回到河漪旁,开始商讨计划。他想分散宠物猫的注意力,当他想弄清楚的时候,河漪保持沉默,梳理他的腹部。很快他就开口了,问幼崽们为什么要在父母之间做出选择,而实际上是在宠物猫和高沼地之间。他补充说,让孩子们明白宠物猫不是一种好生活并不难。当河漪回去梳洗时,闪电尾同意了。

他们一致决定闪电尾分散汤姆的注意力,而雷电和河漪说服他们离开。河漪同意帮助他们,他和雷开始和他们交谈,闪电尾则去分散汤姆的注意力。雷电告诉他们,他知道汤姆会教他们捕猎,高沼地猫也会想念幼崽们。河漪问两脚兽是否会给他们起不同的名字,就像汤姆那样。汤姆想让他们停下来,但是幼崽们想说再见。闪电尾在他回来的时候一直走到两脚兽旁边。河漪和雷电完全困惑地看着,质疑闪电尾的行动。汤姆吃醋了,要求他停下来,但闪电尾暗示两脚兽们可能希望他留下来。雷电告诉幼崽们,如果他们留下来,他们必须让两脚兽碰他们,而他们拒绝了。

最终,他们从父亲那里看到了一只宠物猫的真实生活,这让他们想回到高沼地。河漪带着他们离开了,计划把他们带到过河石头那里。后来,在和汤姆的战斗结束后,雷电和闪电尾在河边找到了河漪和幼崽们。当幼崽们从河里喝水时,河漪赞扬了闪电尾的勇敢,闪电尾回应了他。雷电也感谢他,河漪在离开之前告别了这些幼崽。

很久以后,当大战刚刚结束时,河漪到达。他说他看过这场战斗,雷电问他为什么不帮忙。他回答说,这场战斗不是他该参与的,他问晴天,离开急水部落是不是为了找点东西来战斗,还说他给森林带来了死亡。晴天争辩说他想要每只猫都有猎物可吃,而河漪回答说现在猎物已经足够了,他低头看着杉果的尸体;他说战斗已经结束。

当死猫的灵魂出现时,河漪在摇头。玳尾感谢他找到了那些幼崽,他回答说雷电可以单独完成,只是需要更长的时间。玳尾告诉其他猫,河漪不仅仅是一只泼皮猫,他早在山地猫之前就来到这里了,他看到了很多生活,足以让他想象他没有见过的东西。然后她问他是否想象他们会来,他问谁会来。过了一会儿,雷的母亲暴雨问他是否知道他们的信息,他回答说他知道。他说战斗必须结束,但晴天愤怒地打断了他,告诉他,他不是他们中的一员,不属于他们。这句话激怒了暴雨,她怒气冲冲地反驳晴天。灵猫一离开,河漪就问死者是否和他们一起在山区行走。高影回答说只有尖石巫师能看到他们的祖先,他说也许他们不需要。




燃烧之星

河漪与灰翅、风奔向前走,同意了高影关于如何埋葬在大战中牺牲的猫的声明。高影问他们是否都能保证彼此和平共处,并看着灰翅,期待着他的回答。灰翅告诉高影,雷已经赢得了他作为首领的合法位置,已与河漪、风奔、高影和晴天一样。雷接受了他的位置,所有的猫分成了不同的群体,他们想在其中过着自己想要生活。河漪为任何想要它的猫提供了他的家。

下一个月,河漪发现灰翅坐在四棵树的空地上。他悲哀地喵道他从未见过这么多的死亡。他补充说,下个月,山谷将被野花遮蔽。他告诉灰翅他不应该一直回到这片埋葬地,灰翅问他怎么知道他在做什么。河漪笑着问灰翅他是否什么都没学到。他告诉灰毛公猫,虽然他可能是只独行猫,但他比其他任何一只猫都了解得多。河漪告诉灰翅不要再折磨自己,让他去找那些爱他和关心他的猫。灰翅告诉河漪他不能忍受让这些灵魂单独呆着,河漪反驳他,说他们并不孤单。灰翅感谢他好心,问他是否确定他不想和他一起住在洼地里。河漪礼貌地拒绝了他的提议,提醒他这不是灵猫想要的。他告诉灰翅说,下个月灵猫在四棵树给出下一条信息时,他会好奇而不想离开四棵树。河漪诚恳地告诉灰翅,如果自己再次在四棵树附近抓住他,就会要求灰翅从下一次狩猎开始给他提供食物。灰翅跳了出去,说河漪必须先抓住他。

在下一个月的四棵树,所有的猫群都聚集在一起,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看起来比以前融洽多了。风奔表示她担心灵猫不会出现,河漪告诉她他们一定会出现;灵猫确实出现了,并警告他们要像燃烧之星一样发展和成长,所有的首领都很困惑,试图解读这个信息。

河漪看到了灰翅,后者认为没有猫真的需要他。他走向灰翅,靠近四棵树,河漪冲过去,压在他身上。河漪告诉灰翅他以为自己已经叫他离那里远点。他补充说,这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并邀请暗色公猫来他岛上的家。灰翅吃惊地发现,这只独立的、聪明的独行猫将他的家给他。河漪开始向前走,然后问灰翅他来不来。灰翅回答说他来,并跟随河漪到他的家。

在四棵树的另一场会议上,猫们讨论侵袭森林和高沼地的疾病,河漪在那里,还有灰翅。灰翅告诉雷,他需要时间思考,就暂时留在河漪那里。河漪报告了他所在地区的疾病迹象,经过多次辩论,他们决定最好的战胜疾病的方法是留在各自的猫群中——除了灰翅,他将继续留在河漪的家。回到岛上,灰翅对河漪和他的同伴们在他没有捕猎的时候为他提供食物而感到内疚。灰翅建议他为他们捕猎,河漪跟着他。他们遇到了露珠,她正倚在一只老鼠旁,这只老鼠患有正肆虐森林的同样的疾病。露珠回到营地,灰翅问河漪他们是否可以在地道下面捕猎田鼠。他们最终发现了几只田鼠,抓到了一些。其余的开始包围他们,河漪催促灰翅离开,说他们不需要这么多猎物。灰翅跟着他走了,说他只是想帮忙捕猎。河漪告诉灰翅,他没有什么用证明的,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他所做的一切,以及他如何领导他的猫。他告诉灰翅,任何一只猫都能看到他受伤了,他很高兴给他一个休息的地方。河漪把他们抓到的一只田鼠推向他,问他是否认识一些想要食物的幼崽。灰翅对河漪的智慧感到惊讶。他告诉河漪他认为该回家了,河漪点头表示理解,并补充说他想知道他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意识到这一点。河漪告诉灰翅,如果他需要庇护所,他知道自己在哪里。灰翅很难过离开了一只已成了他的好朋友的猫,问他是否确定他不想和他一起回到高沼地。河漪再次否认了这一提议,声称这不是他们在四棵树达成的协议,他无法想象除了他在河边的小岛之外还有其他的家。灰翅与河漪互碰鼻子,感谢他所做的一切,他永远不会忘记。

由于一只名为一眼的无情的泼皮猫是森林里的一个可能会阻止猫取回燃烧之星的威胁,防止猫们用那种药草治愈杀死了许多生物的疾病,因此高沼地营地的猫想出了一个计划来除掉他。灰翅表示,他将向河漪寻求帮助。闪电尾和雷来到河漪的营地,说他在水上生活有点怪。他们解释了灰翅的计划,河漪指出,如果灰翅参与其中,他确实会提供帮助。他警告这两只猫,如果他们想让他独自呆着,他们就得杀死一眼。当雷和闪电尾离开时,河漪警告雷要小心。雷很困惑,但河漪告诉他,雷知道他在说什么,正如他告诉灰翅他知道一切。

到了埋伏一眼的时候,河漪和其他猫从高沼地和森林里跳了出来,但是当他们意识到一眼一直知道他们的意图时,计划就大错特错了,这要归功于他的女儿星花,她告诉了一眼要发生的事,她背叛了雷。一眼的泼皮猫支持他,摧毁了计划,这本应是对一眼的伏击。他们和晴天分开了,晴天独自攻击一眼。为了拯救晴天,河漪与高影、灰翅和其他一些猫穿过地道,进入了战争发生的高沼地。尽管这个计划出了问题,但最终还是成功了,他们杀死了一眼。星花向一眼告别,并称他为一道真正的光芒。河漪补充说,爱他的猫会想念他,雷认为他的话很有智慧,不过,也另有深意。当星花离开时,河漪低声对雷说还会有其他猫,但雷不太确定,因为他喜欢那只金色虎斑母猫。

在梦里,河漪、高影、晴天、雷、风奔和灰翅都在一起。他们受到玳尾和雨花的欢迎,灵猫们继续催促活着的猫生长和扩散。雷大声呼喊,叫停了梦,激怒了灰翅。他们决定去四棵树讨论梦境,河漪已经在那里了,他们应该庆幸自己是被选中的猫。这些猫认为分散开来可能有用,但即使分开了,他们也会一起生存。他们都同意联合,雷看着河漪,想知道泼皮猫是否也会同意,因为他帮了他们这么多。河漪补充说,他将与他们联合,从他们第一次从山地抵达这里的那一天起,他就这样做了。雷告诉他,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生存依赖于他的帮助;然而,首领们仍然不明白“像燃烧之星一样成长和发展”是什么意思;灰翅认为他可能理解了。




占地为王

在开族族长与灵猫分享的一个梦中,晴天注意到河漪在霜冻的茎干上走过,他厚厚的灰色毛皮在月光下变成了银色。当晴天和暴雨交谈时,他环顾四周,注意到河漪正和围着他的狐狸花瓣寒霜分享着话语。

在高影营地,他们决定永远选择他们想住的地方。高影为居住的地方划出一个圆圈:高沼地、松树林、晴天的领地和河漪的领地。碎冰和斑毛都决定加入河漪的营地,这让高沼地猫大吃一惊。斑毛不知道河漪是否会教他们如何捕鱼,并担心他会让他们离开。碎冰告诉她,如果河漪不允许他们加入,他们会选择另一猫群。

在建立了自己的猫群后,雷在他的领地上遇到了两只外来猫-寂雨日影。雷把他们带到高影营地,但却朝着河漪的领地走去,因为他想避开他的父亲。河漪追上他们,问他们为什么不穿过树林。雷说他认为高沼地能最快穿过。雷把两只猫介绍给了河漪,解释说日影是月影的儿子。河漪低下头,说月影是只好猫。雷告诉日影,他父亲死于森林大火,不幸的是,雷不得不向寂雨透露更多的死讯。寂雨很震惊,问他们怎么会来到一个对这么多生命负责的地方。河漪告诉她这是一个猎物丰富、有着温暖绿叶季的地方。他补充道,鹰击也有了一窝幼崽,当雷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高影营地时,河漪告诉他它就在树林深处。他们到达了高影营地,河漪说他必须离开了,因为岛上的其他猫会想念他。高影问他是否欢迎斑毛和碎冰加入他们的猫群,河漪说他欢迎了。

当寂雨去世时,星花建议河漪应该出席她的葬礼。晴天问她为什么,星花提醒他,河漪是一名首领,就像他一样,因为他们都是同一朵花的花瓣。星花说她要去找河漪。

河漪跟着星花来到了四棵树前,郑重地说,他很抱歉听到寂雨去世的消息。雷告诉他是时候埋葬她了。他们看着地面,想用最好的办法来埋葬寂雨。他们找到了一块可以把她埋在下面的石头,但是河漪说他们需要先把它松开。他伸出援手,抓起一根棍子松开石头。在他们向寂雨致意后,灵猫出现迎接他们,告诉他们选择一个新的开始。在灵猫传递信息后,雷问河漪他是否看到了他们。他咕噜着说当然。晴天试图说服他们再次加入他,但他们仍然拒绝他的提议,解释说这不是灵猫的意思。该离开的时候,灰翅感谢河漪的到来。高影告别了河漪,让他告诉斑毛和碎冰,他们被想念着。河漪说很难相信他曾经独自一人住在岛上,也无法想象没有营友的生活。




群星之路

晴天来到雷营地,请求他的儿子帮他从另一只无情的泼皮猫刀疤掌中夺回星花。雷拒绝了他的请求,声称他不能仅仅为了拯救星花而放弃他的猎物。雀毛告诉晴天,河漪知道该怎么做,因为他不介意把一些猎物送走。晴天离开了风奔营地后,他告诉她他需要河漪的帮助。在四棵树,河漪和其他首领一起出现。刀疤出现了,问晴天其他首领是否关心星花再也不会回来。晴天告诉他,他带来他们是由于刀疤的命令,刀疤喷着鼻息,说他只是想看看他们是否出现。风奔问他,如果晴天没有带来他们,他会怎么做,刀疤只是告诉她,他会找到另一种方法来对付星花,让首领们分享他们的猎物,这激怒了雷。雷问他有多大的胆量威胁他们,刀疤问他是否真的想和他争论。雷问刀疤是什么让他如此确信他们会分享他们的猎物,刀疤告诉他,他不想看到晴天失去自己的幼崽,这让晴天感到害怕。河漪警告晴天不要让刀疤激怒他,他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河漪问刀疤为什么他不能在别处狩猎,刀疤告诉他们他不需要,因为他们会给他猎物。河漪直截了当地告诉刀疤他们的营员不会挨饿去喂他。晴天心急如焚的时候,刀疤离开了,他坚信自己会杀死星花。风奔告诉晴天,他们都有准备,他们有东西要给他看。

和其他首领一起,河漪遇到了救了星花的灰翅。他告诉他们星花就要提前生产了。河漪没有加入他们的行列,声称生产期间爪子太多会有妨碍,让他们在发现星花是否正常后尽快传达消息。河漪希望星星们能站在他们这边,因为早产的幼崽很少能幸存下来。

在四棵树的下一场大会上,他们讨论了猎物是如何被夺走的。河漪报告说没有猫偷了他的鱼,并提出要和其他首领分享。他们感谢他的慷慨奉献,但知道他的鱼不会喂饱他们。

在雷从刀疤营地救出一些猫后,猫们决定加入新的猫群。风奔召集了另一场会议,询问猫们和新成员相处得如何。河漪告诉首领们,他们对新同伴的戒心不足为奇,因为他们曾经伤害过他们。他补充说,每只猫都会犯错。

雷很在意河漪会如何处理他特别小的猫群中可能的叛徒,反思是如何背叛风奔的。他决定和维奥莉一起去看看河漪。雷问他新的泼皮猫在他的猫群里相处得如何,河漪回答说他们相处得很好,他们正在学习如何游水。他问雷恩贝尔是否仍然独自狩猎,雷证实了这一点。河漪告诉他,如果恩贝尔不能和他的营伴一起狩猎,他就不应该加入他的猫群。

首领们把新的泼皮猫带到四棵树,正式欢迎他们加入猫群,这是河漪的主意。河漪欢迎自己的泼皮猫,询问他们是否会为猫群捕猎,为猫群战斗,在猫群虚弱的时候保护它,在猫群强大的时候支持它。他们同意,也取了新的名字:松树更名为松针,道恩更名为黎明雾莫斯更名为苔藓尾。细雨问河漪她是否可以仍叫细雨,河漪接受了。

当灰翅慢慢地死于哮喘时,他想出了一个主意——把他们的猫群命名为族群。黑耳建议河漪的猫群叫做河族。




三力量

暗夜长影

尽管曾在《蛾飞的幻象》获得九命和星名,他在本书中却被称为“河”。

四族的创立者和午夜见面,对于她将日蚀的秘密告诉日神表达不满,因为这让独行猫有机会说服影族背离星族和武士守则。河一开始并不想参加聚会,他抱怨为何要出动他们这些元老级的成员来处理这件事。




短篇电子书

雷星的怀响

闪电尾告诉苹果花,河星以前给过他一次鱼。他在从汤姆掌中拯救枭眼的故事中也再次提到了河星。闪电尾解释说,他掉进了河里,在那里他们遇到了河星。如果不是他,闪电尾就不会活着了。

在一次森林大会上,天星提到他能听到河族的声音和闻到鱼的气味。雷星注意到河星是只慷慨、高明的猫,但他的族群有一种独特的饮食习惯。几次心跳之后,河族族长和其他族长在大岩石上会合。雷星宣布了他孩子的出生,河星提到他为新父亲感到非常高兴,他知道他的族群也一样。雷星解释了在闪电尾死后自己如何坐在他的尸体旁守夜,河星问这是否给了他安宁。雷星回答是的,河星点点头,说守护死者是个好主意。值得注意的是,河星的副族长黑夜,这名族长绝对信任她。




影星的生命

河星和其他族长对天星担忧两脚兽入侵他的领土一事不屑一顾。在下一场森林大会上,河星质疑两脚兽为什么会想要天族领地,当雷星建议移动边界以容纳天族时,他眯起了眼睛。他坚持说只有河族武士才能游泳,所以他的领地对天族来说毫无用处。他同意风星,他拒绝放弃领地,但提供他的营地为任何猫寻求庇护。 当影星召集紧急森林大会时他出现了。他高兴地问影星是否召集会议来宣布天族的新领地,但影星透露,雷族收容了疾水,那只母猫曾杀死了她和日影。他心急如焚地问是否有误会,并坚持自己的选择。大会结束时,他低头向影星道歉,然后离开。




荒野手册

族群的秘密

初世之战结束后,灵猫出现,他们要求活着的猫联合起来。影提出让她来统领森林,而河说自己沿着秘密通道和神秘地域穿越了森林,应该由他来统领森林。死猫之灵中的一只虎斑猫责备他们,他们则抬头望着她,一言不发。灵猫让他们在满月之时休战,他们都低下头表示赞同。然后,他们回到各自的族群,河找到的猫都是愿意靠捕鱼为生的猫。

河星被提到对自己的族群宽厚而热情,而对其他猫群遇到的麻烦毫无兴趣;师徒训练模式是他提出的。




族群的守则

在族群黎明的大战之后,河与雷、风、影和天一起被简单地提到。在战斗中死者的灵魂迫使剩下的猫平息怒火。他和其他四位新族长发誓要建立他们的族群,并设法停止战斗。




终极指南

<雷篇>简要提到了河漪,他在森林大火肆虐时帮助猫们安全到达安全地带。<斑毛和云斑篇>也提到了他。当斑毛在河边发现许多药草时,她和河漪成了好朋友,她很高兴。后来,她加入了河漪和他的猫,成为河族的第一任巫医。 河漪有自己的篇目。他最喜欢在河边。山地猫刚到达的时候,他是一只独行猫,虽然他对他们很友好,但他更喜欢自己的独立性,坚持独处。当河漪为他们指明了穿越森林大火的安全之路时,猫们很感激。在山地猫们到达他们的新家之前,他是另一猫群的一员。尽管他很独立,但他还是追随死猫之灵赋予他的角色,并成为了河族的开族族长。河漪总是愿意把自己的智慧和经验提供给其他猫,他也是介绍师徒模式的猫。这种对知识的自愿表达可能是他最好的遗产。




细节

趣闻

  • 当生活在公园时候,河星因河水的流动而得名涟漪Ripple)[6]:6
  • 凯特表示她对关于河星的更多写作计划很感兴趣,她说:“在他身上有某种神秘感与秘密共存,而且他也是个可爱的角色。”[12]
  • 凯特认为河星的皮毛上有一些浅灰色斑块,但她觉得基立对他外貌的设想可能不一样。[13]


勘误

  • 在一次艾琳访谈中,基立表示、河、都没有在他们的名字后面加上“星”的后缀,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个传统。[14]
    • 然而在《族群的秘密》中,族群的建立者已经冠上“星”的后缀了。[7]:54《蛾飞的幻象》的结尾证实所有的族长都接受了将“星”作为名字的后缀。[10]:454
  • 他曾两次被错误地叫成河漪。[15]:209[10]:214
  • 尽管在《燃烧之星》中被列为自己猫群的领袖,[9]:猫物表但在这本书的正文里他仍称自己是独行猫。[9]:23
  • 他曾被错误地描述为拥有琥珀色眼睛。[10]:猫物表

猫物关系

河星和弓弧

弓弧是河漪在公园生活时的老师,他们两个关系一直很紧密。在公园被摧毁时,他们一起逃走。然而,涟漪在途中和弓弧走散。离开了老师,涟漪感到很是孤独无助,但他在河流将自己带到安全地带后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并把自己的名字改为河漪以表感恩。

语录

星族有很多比我们年轻的猫,为什么从一开始,这件事就落在我们头上?

—— 河,在一次对日神的讨论中,暗夜长影》,第3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我会做必须做的任何事情。那只宠物猫只给你们带去了悲痛,他也该自己悲痛一回。

—— 河漪,关于汤姆首次战争》,第197页

我该帮谁呢?这不是我的战斗。你们为什么离开山地?你们是不是只想借着什么东西决一死战?你们来之前,我们捕猎、睡觉、晒太阳。我们也争夺猎物,但从不互相残杀。你们把死亡带到这里来了。

—— 河漪对晴天《首次战争》,第267页

你们以为河漪只是一只泼皮猫,其实并非如此,他有个古老的灵魂。山地猫还没有到这里时,他就走在这片土地上,他见过的生命超乎你们的想象,即使他没见过,他也有能力想象。

—— 玳尾对猫们,关于河漪,《首次战争》,第273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图集

中文

英文

非官方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Riverstar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暗夜长影 (Q156)
  2. 《群星之路》第二十四章 (Q1552) — 某时间点
  3. 3.0 3.1 某时间点 — 《雷电崛起》番外 (Q1445)
  4. 4.0 4.1 《雷电崛起》番外 (Q1445)燃烧之星 (Q167)
  5. 燃烧之星 (Q167)《群星之路》第二十四章 (Q1552)
  6. 6.0 6.1 6.2 雷电崛起:番外》
  7. 7.0 7.1 7.2 族群的秘密
  8. 终极指南
  9. 9.0 9.1 9.2 9.3 燃烧之星
  10. 10.0 10.1 10.2 10.3 10.4 蛾飞的幻象
  11. 首次战争
  12. Cakestar (2014-07-12). Kate Answers Questions: Junk Food and Super Editions. 访问于 2016-10-05. “From the current series, I’d be most interested in River Ripple. There’s something 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about him, and he’s a lovely character.”
  13. Revealed on Kate's blog已失效
  14. 艾琳·亨特访谈6
  15. 占地为王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Idle Lady
0

驱……蚊?😂

4年
avatar
CXuesong
0

我错了……

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