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我们赢了什么呢?鼠毛,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白死了吗?这是对他们追忆的侮辱,就是这样,装作我们失去了一切。暂译

—— 波弟对鸽翅,关于大决战的结果,鸽翅的沉默》英文版,第5章

波弟
Purdy
波弟.png
美国Purdy
中国波弟
台湾波弟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Q634)[1][2]
过去 宠物猫 (Q647)[3]独行猫 (Q648)[4]雷族 (Q627)[5]
生平
年龄 死时[7]:7章至少93个月(合7.75年)[6]:229
死因 年龄造成的心衰竭[8]
名字[?]
宠物猫 波弟、许多未知[6]:229
独行猫 波弟[6]:236
长老 波弟[9]:猫物表
出现于
在世族群的战争》、《午夜追踪》、《新月危机》、《驱逐之战》、《拂晓之光》、《冬青叶的故事》、《第四学徒》、《战声渐近》、《雾星的征兆》、《暗夜密语》、《月光印记》、《武士归来》、《群星之战》、《鸽翅的沉默》、《鸦羽的拷问》、《黑莓星的风暴》、《学徒探索》、《雷影交加》、《天空破碎
已故极夜无光
数据项
Q2515:雷族公猫,原独行猫,自《新预言》系列登场的角色

波弟Purdy)是一只胖胖的斑驳暗棕色虎斑公猫,口鼻处灰白。头部圆润硕大,双耳残破不全,毛发纠结成一团,眼睛为浑浊的琥珀色。

生平

波弟在黑莓掌松鼠爪鸦爪褐皮羽尾暴毛去拜访午夜的路上第一次遇到他们。他是一只非常友好、年长的宠物猫,一路上都在帮助他们。他再次遇到他们,见到了黑莓掌和松鼠飞的孩子。在一场旅途中,波弟接受了黑莓掌的邀请,加入了雷族

他成为了一名长老,很快就和长尾鼠毛相处融洽。他很快就融入了族群生活,用他的长篇大论帮助幼崽和学徒们分散注意力,尽管似乎没有一只猫介意。他帮助鼠毛哀悼长尾,并在鼠毛于大决战中牺牲后计划安葬她。后来,沙风灰条米莉都加入了长老巢穴。他的突然去世被雷族猫哀悼,后来加入星族,与老朋友团聚。

长篇外传

鸦羽的拷问

敬请期待



黑莓星的风暴

琥珀爪抱怨如果她什么都不做她就永远不会成为一名武士时,蛛足告诉她,她可以给波弟的巢穴取些苔藓。她带着苔藓回来时,松鼠飞尖锐地告诉她太湿了,他会把她的耳朵给抓下来。波弟听到这话,把头伸出榛树丛,抱怨他的耳朵和腿都没有毛病。琥珀爪问到他的毛皮,但他告诉她不要咕哝,这些天似乎每一只小猫说话都口齿不清。

松鼠飞解释她告诉琥珀爪,她不能带来潮湿的苔藓。波弟戳着苔藓,问她是不是想给他带水。琥珀爪垂头丧气,回答说她只是想帮忙。波弟用尾巴抚摸学徒的侧腹,告诉她他相信她会,并说他们会把苔藓铺在阳光下晒干。波弟还说,在他们等待时,他会讲一个关于他曾经如何杀死一窝老鼠的故事。

荆棘光看起来很虚弱,波弟主动提出要和她分享一只老鼠,并讲述一个他曾经如何把一只狗赶出他的两脚兽花园的故事。荆棘光礼貌地说不用,她不饿。她很快补充说她并不饿,但当她看到老公猫的失望时,她说想听故事。荆棘光说她想回去休息后,波弟带着他的老鼠走到她跟前,提醒他她要帮忙把老鼠吃完。他说他吃不完,故事也没讲。荆棘光责怪他几乎没吃东西。她让他把剩下的和她分享,并给她讲讲故事。他开始讲故事,荆棘光也吃了第一口。她吞下去后,他把老鼠推得更近她,这样她可以再咬一口。黑莓星认为他是一只聪明的老猫。

一场暴风雨来临,黑莓星前去检查波弟,后者正忙着修补他的巢穴。黑莓星提到学徒们应该帮助他,但波弟说他能应付;他不需要一只小猫在他身后跑来跑去。他们有更好的事情要做。黑莓星看穿了他的疲劳,并且荆棘还钩住了他的毛皮,于是黑莓星让种子爪百合爪帮助他,给他拿来新鲜猎物。黑莓星还要求黛西和波弟睡一晚,因为他担心树会被吹倒。黛西说她会的,但说他身上有老鼠胆汁的气味。她开玩笑说,森林里所有的虱子都直接跑到波弟那儿去了。之后在那天晚上,波弟给黛西讲了一个关于他保护自己领土不受狗侵害的故事,黛西说他很勇敢。

在晚上,湖水泛滥,波弟醒来尖叫着他背上有水。黛西带他去育婴室休息。一些武士不得不和他挤在一起,他还在育婴室后面喋喋不休。湖水泛滥得很快,所以这个族群被迫爬上一个岩石斜坡。波弟认为他做不到,但沙风让他放心,说这将成为一个很伟大的故事。他开始攀爬,但摔落时甚至没有爬到一半。沙风冲过去抓住他,但没有成功。波弟设法在一块岩石的裂缝中抓住一根干巴的矮树,但最后被卡住了。沙风试图帮助,但失败了,所以黑莓星去帮忙。波弟气喘吁吁地说他很抱歉,并声称他太老太僵硬。他上不去也下不来,决定现在就住在那里。他显然想勇敢起来,但又恐惧又害怕丢脸,于是黑莓星说他不能那么做,因为那不是一个好巢穴。黑莓星决定把常春藤绑在波弟身上,把他放下去,因为他们不可能把他拉上去。为了缓解这种气氛,波弟开玩笑说他吃了太多的野鼠还不常的锻炼。

常春藤被放低时,他用牙齿咬住它,在黑莓星的提示下把他拉出了灌木丛。他安全着陆,并决定在高岩上等暴风雨过去。荆棘光想和他在一起,米莉也是。黑莓星派米莉上去,并呼唤尘毛蕨毛。他们计划用倒下的木棍使荆棘光、松鸦羽和波弟浮起来。他们把荆棘光弄上去,然后把它推向营地入口。黑莓星让波弟爬上木棍,但波弟犹豫了,认为这行不通。松鼠飞鼓励他,然后波弟爬了上去。他出人意料地能很好地保持平衡,并且得意地看着松鼠飞。他们从山谷中漂出,回到族群身边。雷族被迫住在地道里,松鼠飞要求学徒们照顾他,但不让他知道。学徒们说他们害怕进地道,并让他跟他们呆在一起。波弟说他会的,有他在没什么好怕的。当他们在隧道里整理巢穴时,黛西不耐烦地厉声对雪爪说话,所以波弟邀请他去弄些苔藓。他说他可以教他如何筑巢,然后他们可以一起睡觉。百合爪请求再听一遍他们是如何逃出山谷的故事,波弟说他会的。黛西在他们消失在地道中时感谢星族。她提到他对陪伴小猫很在行。后来提到波弟拒绝吃东西,所以黑莓星命令他吃一只兔子。波弟拒绝了,但黑莓星坚持他不会支持这种英雄行为;他们都需要保持他们的力量。波弟转过身去,望着黑暗,喃喃地说他没资格享用猎物。黑莓星抗议他永远不要那样说。波弟转过身去,对黑莓星说,他年轻时从来没为雷族服务过,鼠毛离去后,情况变了。

黑莓星提醒波弟他为帮助族群所做的一切,包括在拜访午夜之旅中拯救了黑莓星和在另一个旅程中拯救了狮焰。波弟说也许,但仍然坚持黑莓星要担心那些需要担心的猫。黑莓星和松鼠飞谈话,她派沙风来陪伴长老。沙风建议让他去干活,所以黛西被派去请他帮忙铺床。波弟说他正忙于照顾学徒,并补充说,如果黛西真的需要他,他会去。黛西坚持要这样做,所以波弟同意了,并告诉学徒们他回来时会讲一个故事。黑莓星注意到波弟的眼睛闪闪发光,知道他会再次进食。

当宠物猫薄荷来到雷族时,波弟向她打招呼,说他会在他旁边给她弄个窝。他还告诉她他曾经也是一只宠物猫,并将讲述那个时候的故事。种子爪死后,波弟不得不埋葬她的尸体,黛西和蕨毛也来帮助他。蒲荷后来提到,她看见琥珀爪在波弟的毛皮上搜寻跳蚤。黑莓星召集族会时,波弟带着粘满苔藓的毛皮出席,学徒们跟着他。波弟很快打断了黑莓星和他的资深武士们的谈话,开始讲述一个关于住在他巢穴隔壁的猫的故事。四分之一个月后,薄荷记起波弟告诉她的关于獾的事。

黑莓星寻找沙风时,她正在给波弟讲火星第一次遇见黄牙的故事。她的话被黑莓星打断了,答应稍后再告诉波弟剩下的事。波弟说一言为定,她很会讲故事。荆棘光胜利地号叫一声后,波弟跑来问是不是獾。他试图攻击,但米莉告诉他是荆棘光的叫声。

黑莓星将带队去影族领地打獾时,波弟和叶池、松鸦羽、沙风聚集在地道口上。沙风和灰条加入长老巢穴时,波弟说他期待着长老巢穴里的悠长岁月,他们有很多故事可以分享。

薄荷说她想回去找她的两脚兽时,提到波弟还有一个瞎眼小鸡的故事没给她讲。她见到她的两脚兽时高兴地告诉它们波弟给她讲了很多故事,尽管两脚兽听不懂。




新预言

午夜追踪

波弟以前是一只曾与双脚兽生活的宠物猫。他把他的两脚兽主人称为直立行走的家伙。当波弟的双脚兽死时,他成了一个独行者,即使他继续向两脚兽乞讨食物。

波弟遇见了六只被狗追赶后爬上树的猫。他让他们安全地爬下树,然后声称自己知道去太阳沉没之地的路。当波弟反驳了学徒的挖苦时,这六只猫对这个陌生者感到困惑,尤其是鸦爪。当松鼠爪不得不问他三遍他的名字时她看起来很生气,然后他才回应。这群猫决定他们必须冒险相信波弟,所以他把他们带到一个有鱼的池塘边进食。波弟鼓励他们吃东西。羽尾暴毛教其他猫如何抓鱼,当鸦爪抓到一条时,他抱怨自己尝到了咸味,其余的猫糊涂了,然后他们发现这是一个咸水指示。波弟了解了他们正在寻找咸水。一只两脚兽打扰了他们,波弟带领他们脱离危险。尽管鸦爪多次抗议不信任他,但波弟还是加入了他们的征途。他把他们带到一个两脚兽地盘,然后去一个两脚兽巢穴里觅食。族群猫很不安,但还是喝了牛奶,吃了“看起来像兔子的粪便”的猫粮。

羽尾突然被一个两脚兽幼崽抱起,但是松鼠爪和暴毛救了她,他们继续穿过这个巨大的两脚兽地盘。鸦爪愤怒地说波弟把它们带向与太阳的相反方向,因为太阳在它们后面;六只猫意识到波弟从来不知道去太阳沉没之地的路,并和他争吵,但被迫跟着他,因为他是他们唯一的希望。波弟固执地引导他们前进,尽管很明显他不知道他们在哪里。第二天,他在一个两脚兽地盘帮助消灭老鼠,他用一只有力的爪子把老鼠抛出去,而褐皮肩膀上的伤口感染了。继续前进时,褐皮的病情恶化,羽尾和鸦爪继续与波弟争吵,认为他让他们迷路了。然而波弟却忽视了他们,最终来到了一片茂密的森林里,这让他自己和六只猫都很惊讶。后来,六只旅行猫向波弟告别,继续朝着落日的方向走去。这只前宠物猫给了去太阳沉没之地的建议,他们确实到达了那儿,并遇到了一只叫午夜的獾,这些猫一直在寻找它。




新月危机

旅行猫很快又回到波弟身边。暴毛嫉妒羽尾鸦爪的关系,但被附近狐狸的气味打断了。波弟试图攻击狐狸,结果被暴毛阻止了。然后午夜利用她对狐狸语言的了解来说服狐狸不要攻击。狐狸同意了,但前提是这些猫要在日落前离开。然后,这只母獾告诉族群猫穿过山脉回家。波弟惊慌失措,试图劝阻他们不要去那里,但午夜打断了他的话。黑莓掌和其他五只猫无视波弟绝望的警告,向他道别。




重现家园

松鼠爪想起他那相当古怪的方向感时提到了他。




三力量

驱逐之战

在族群猫旅行去山中的急水部落时,他们在路上遇到了波弟。波弟再次见到他们感到惊讶和欣喜。当黑莓掌和松鼠飞介绍他们的孩子时,波弟说黑莓掌和松鼠飞几乎不比孩子大多少。这只老猫解释说它的两脚兽已经死了,他给他们展示了藏身、觅食和旅行的重要场所。冬青爪狮爪风爪外出狩猎,被狗困在谷仓里时,他通过给他们展示一个可以爬上去的草垛来拯救它们。最后,他陪着他们一路走到了巨岩的起点,冬青爪主动提出要用老鼠胆汁来去除他皮毛上的虱子。后来,他在旅行猫去山上之前和这群猫道别。




拂晓之光

在一群族群猫从太阳沉没之地回来时,他们在金戈的帮助下,在两脚兽地盘遇到了波弟。他和日神住在一起,与他分享食物。这名玳瑁色的独行者似乎很喜欢这只老猫,不想控制它,只想让他学会如何正确地狩猎。波弟很高兴看到族群猫,并为他们提供了一些他最近捕获的兔子和一个休息的巢穴,直到他们必须在第二天离开。他感激地带走冬青叶给他带来的老鼠。就要离开他时,黑莓掌给他提供了一个雷族的位置。起初,他对这一提议感到困惑,拒绝了,但在蕨毛进一步地催促下,他同意陪他们回到湖边。

蕨毛帮助他穿越雷鬼路,在这个过程中差点被怪兽撞到。波弟冲他厉声说,小猫总是惊慌失措,怪兽不会打他们的。他比其他猫疲劳得更快,使队伍提前过夜。在这一点上,他们开始认为带他回去是个坏主意。冬青叶又给他带来了一只她抓到的猎物,他急切地吃着,她突然变得很尴尬,还给了他一些。她注意到他好像吃得不好。那天晚上,她和榛尾睡在波弟的旁边给他取暖。榛尾说她希望他没有跳蚤。冬青叶觉得波弟身上有很多寄生虫和跳蚤。第二天早上,波弟一看到羊就害怕,当一只羊走向队伍时他更害怕。队伍一离开农场,他就倒在地上。然后冬青叶帮忙抓他的跳蚤和虱子,知道鼠毛在一只长满虱子的猫靠近她时会生气。

当他们回到雷族时,波弟加入了鼠毛和长尾成为长老。他很快就和鼠毛成了朋友,经常抱怨小猫。他和他的新朋友在岩石上取暖。当一条蛇要攻击岩石上的猫时,蜜蕨在救了小荆棘之后被蛇咬伤。他和鼠毛听到这个,认为蜜蕨的死是他们的错。他也拒绝相信星族,就像云尾黛西蛾翅那样。

据说他的爪垫有问题,告诉了松鸦羽。当松鸦羽在他疼痛的爪垫上涂上药膏时,他发现了神秘的草药欧芹,这是松鸦羽的母亲所使用过的,后来她被发现是叶池




星预言

第四学徒

波弟与其他长老很合得来,尽管他是宠物猫出身,但在族群里很受欢迎。他喜欢向族群讲述他的过去,如果他们睡着了,他会重新讲述。

他睡在蛇曾袭击了蜜蕨的岩石上,而松鸦羽正忙着寻找它,揭示出蛇从来没有吃过他和叶池的死亡浆果诱饵的事实。这名巫医让长老离开,但波弟只回答他知道如何自己寻找蛇,并提出帮助。在此期间,他评论了松鸦羽的所作所为,说他错过了一个位置。然后,他表现出了他对狮焰离开去河流上游旅程的感受,把它比作黑莓掌松鼠飞的旅程,这让松鸦羽非常沮丧。他提到了那两只猫是如何年轻勇敢,以及他如何从不与他的直立行走的家伙出现问题;他甚至训练了它。最后,松鸦羽做完检查,打断波弟讲述一只狐狸的故事。这只公猫对他的帮忙感到满意,说现在周围的狐狸和他以前打架的狐狸不一样了,便回到岩石上休息。




战声渐近

松鸦羽关于年轻猫接受黛西香薇云的建议的想法中提到了波弟。波弟搬进了金银花丛。松鸦羽注意到,一旦他开始讲述他的一个故事,可能直到日落,其他猫才能插进话。

过了很久之后,当树要倒下时,波弟试图让长老们立刻离开金银花丛。狮焰从波弟身边经过,试图说服鼠毛离开巢穴,鼠毛抗议她的苔藓会被弄湿。然后波弟催促着长尾和鼠毛离开洞穴。

树倒下后,波弟问长尾在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波弟在到鼠毛身边,试图让她冷静下来,并承诺他们会找到他。当鼠毛开始呻吟,把她的口鼻埋进已死的长尾的毛里时,波弟拖着脚步走近,试图安慰她。

松鸦羽问狮焰他去了哪里时,他说他一直在帮波弟和鼠毛埋葬长尾,因为他们太累了。鼠毛在哀悼的时候,波弟问起了关于长尾的问题,特别是他失明前的样子来安慰她。这一次松鸦羽很高兴有波弟在。

之后,白翅建议寻找天鹅羽毛,她指出在他们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波弟和鼠毛会喜欢这些柔软的巢。

后来,波弟领着鼠毛到新巢穴,咕噜说巢穴看起来很可爱。但她蜷缩着身子说她更喜欢那些老巢,因为它们闻起来有长尾的气味。波弟瞥了学徒们一眼,叫他们离开。然后他蜷缩起来,靠紧鼠毛。




暗夜密语

波弟问鸽爪,一只老鼠是否能引起鼠毛的食欲。松鼠飞问波弟鼠毛是不是饿了,波弟回应说她很难过。之后,松鸦羽走进长老巢穴,检查正在喘息的鼠毛,巫医想知道是感染了还是只是年老了。他决定不理它,因为他觉得这可能不重要。

影族雷族在草地上战斗之后,波弟问鼠毛影族是否知道他们在空地之战中输了。鼠毛反驳说他们必须知道,因为狮焰杀死了他们的副族长黄毛。波弟对鼠毛责怪狮焰感到生气,她很震惊他如此激动。他们吵架后,波弟冲了出去,好长一段时间都不理她。

后来,松鸦羽和荆棘光说话,试图安慰她,因为她对自己的残疾感到内疚,他用波弟作为一个不捕猎的猫的例子,因为他是一名长老,通常会长虱子或跳蚤。松鸦羽说他们不为族群捕猎,但族群为他们捕猎。荆棘光也一直拒绝吃饭,因为她认为,既然她没有为族群狩猎,她就不应该被族群喂养。

当鼠毛抱怨水从洞顶漏出时,波弟安慰她说武士们很快就会修好它。




月光印记

火星召开族会,为常春藤爪鸽爪举行武士仪式时,波弟从长老们的金银花丛中走出来。后来,黄蜂条抱怨必须检查长老的虱子时,波弟说他们可以自己检查。波弟坐在他们巢穴旁的鼠毛旁边,藤池猜他在给鼠毛讲故事。当松鸦羽要去山地的时候,他问波弟,他不在的时候能不能照看一下鼠毛。




武士归来

白翅为她已经长大的孩子进行激烈的梳理时,她提到她将帮助他们为长老收集新鲜的苔藓。她还告诉女儿们,要确保波弟的被褥里没有荆棘,否则她们就永无宁日了。鸽翅收集橡树根部的苔藓,白翅则评论说应该帮鼠毛和波弟捉些猎物了。

后来,波弟在鸽翅把抓到的松鼠放在新鲜猎物堆上后,问她是不是收集苔藓的猫。鸽翅问是否有问题。波弟抱歉地眨了眨眼睛,喵道它真的又干又刺痛。他说他不想大惊小怪,但鼠毛不舒服。波弟给冬青叶讲一个一只狐狸在他直立行走的家伙的花园里游荡的故事,但是被松鸦羽打断了,这使波弟说再也没有猫用礼貌来教导小猫了。

日神回到族群时,波弟感到十分震惊,因为在他加入族群之前,这名流浪的独行者曾经和他共用一个巢穴,他们是朋友。




群星之战

波弟继续在长老巢穴里照顾鼠毛,在她打瞌睡时清洗她的皮毛。当金雀花尾枭须[注 1]松鸦羽带回雷族营地时,鼠毛惊慌失措,问波弟是否有入侵。波弟告诉鼠毛,考虑到只有两名武士,他怀疑是。

波弟捕猎归来时,松鸦羽鼻子里充满了他的气味,他浑身湿漉漉的,闻起来有麝香味,并声称他去捕猎是因为他的同巢伙伴鼠毛饿了。她告诉他不要把她作为借口,他抱怨说他们已经被困在巢穴里好几天了,所以他需要出去一段时间。鼠毛问他是否对她的陪伴感到厌烦,而他想她可以从他的故事中得到休息。鼠毛告诉他,他的故事是雷族唯一有趣的事情。他告诉松鸦羽,鼠毛正在教小百合小种子如何在武士巢穴墙下捕捉尾巴。波弟评论说狮焰起得很早。

火星蛛足将训练鼠毛和他因为蛛足认识他的时间最长。他们需要训练,因为黑森林已经崛起并即将发动攻击。在战争中,灰条命令他和鼠毛呆在巢穴里。波弟抗议,并询问有关的蛛足教过他们的战斗动作。灰条告诉他们只有在战争波及他们时才使用它们。他被这名灰色武士送进了巢穴。

击败了第一批黑森林武士后波弟和鼠毛待在一起。在第二波战斗中,波弟与鼠毛并肩对抗黑条。当鼠毛被击败时,他为她感到悲伤,但很高兴看到她作为星族的一员四处奔跑,并指出她将能够再次狩猎,她终究是作为一名武士而死。




暗影幻象

学徒探索

在去月池的路上,叶池告诉松鸦羽他们需要更多的猫薄荷,以防长老出现绿咳症或白咳症时,松鸦羽打断说沙风灰条米莉和波弟都非常健康,他告诉这只母猫她过于关心他们了。

赤杨爪烁爪当学徒的第一天里,他们被指派去清理长老的虱子。烁爪梳理着波弟的毛皮,惊呼里面有一只巨大的虱子,请求长老在她把它捉下来时不要动。年轻的母猫捡起树枝,树枝的末端有一团浸在老鼠胆汁里的苔藓,然后轻抚着波弟的虱子。老公猫比抖着毛皮,松了口气,虱子掉了下来,他咕噜地对烁爪说好多了。烁爪咕哝说这些东西很难闻,并告诉长老们她不知道他们怎么忍受得了。她抑制住一声叹息,开始把波弟那蓬乱的毛皮分开,寻找更多的虱子。波弟对她说,雷族里没有一只猫曾经不是学徒,都必须像她一样清理虱子。

赤杨爪成为一名巫医学徒后的一天,当他正在接受松鸦羽的药草训练时,烁爪走进巢穴,说波弟腹痛,她是来拿药草的。叶池同情年迈的公猫,并说她将去长老巢穴检查他。松鸦羽让赤杨爪从草药库中找到合适的药草来治疗腹痛,但是年轻的公猫没有带来水薄荷,而是带了一枝黄。松鸦羽纠正了他,说波弟最好不要吃一枝黄,因为它是放在伤口上的。

后来,当赤杨爪去长老巢穴检查虱子时,他只发现里面有沙风,沙风告诉他灰条和米莉去散步了,波弟正在某处晒太阳。后来,赤杨爪得知烁爪伤到了腿,于是来到她身边帮助她,他很着急,因为他注意到了她的腿出现尴尬的不自然的角度,他还记起波弟给他讲的一个炭心是如何从树上摔下来摔断了腿的故事。

黑莓星召集族群会议时,波弟从他正在对雪丛琥珀月讲的故事中脱身出来,他向他们保证稍后会说完剩下的部分,然后在长老巢穴附近的灰条和米莉旁边趴下。在去寻找天族的旅途中,旅行猫遇到了雷鬼路,烁爪记得波弟告诉过她这些东西。




雷影交加

赤杨爪黑莓星不寻找天族的决定感到愤怒时,松鼠飞警告他保持安静,当时波弟和米莉灰条一起懒洋洋地躺在长老巢穴外。




天空破碎

波弟在森林大会前走近赤杨心,抱怨肚子痛,想要山萝卜或杜松果。当赤杨心告诉他去找正在看护受伤武士和怀孕的梅花落叶池时,他很快地说他不想打扰她,并说他会去睡觉,赤杨心则保证他会没事的。

后来,赤杨心问他感觉如何时,波弟回答说他好多了,他把肚子痛归咎于自己的年老。然后他说药草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并开始讲故事,但被一个哈欠切断。他呼噜地说,如果他的疼痛加重,他就去巫医巢穴,然后就睡着了。

莓鼻虎心在打架争吵时,波弟试图把他们分开,声称他们之间没有时间打架。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完成这一行为,就气喘吁吁地说他的前腿受了伤,接着摔倒在地上抽搐着。赤杨心冲过去问发生了什么事,波弟只是眼睑颤动,神志依然清醒。他试图站起来,又一次跌倒,抱怨它很痛。他无力地解释他是如何认为自己的疼痛在年老时是正常的,也不认为他需要一名还在面对的混乱的巫医看着他。他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当他平静地告诉赤杨心他是一名很好的巫医,他会没事时,他的眼神变得空洞,波弟叹了口气,然后一动不动地死去。赤杨心拼命想帮助他,震惊地说波弟不可能死,尽管他觉得老猫的腿开始僵硬了。松鸦羽轻声告诉他,波弟已经走了。

在给波弟守夜时,黑莓星回忆起在去太阳沉没之地的路上遇到他的情景,回忆起他是如何把他从狗嘴里救出来,告诉他们去哪里打猎的,并说如果没有他,他们可能永远也找不到湖区。他还记得作为一名长老,他是如何完美地融入族群生活的,藤池提到了他是如何善于让学徒们远离麻烦的,而琥珀月补充说,他讲了很多伟大的故事。松鼠飞也指出了他是如何帮忙对抗黑森林的,声称他是一只勇敢的猫和一个真正的雷族成员。黑莓星自信地喵道,波弟比任何猫都配得上成为星族的一员,说他知道波弟会看护着他们。




极夜无光

波弟出现在星族,赤杨心看到他时欣喜若狂。巫医希望棕色公猫知道他有多想念他。




烈焰焚河

敬请期待



风暴来袭

敬请期待



短篇电子书

冬青叶的故事

波弟和鼠毛出现了一会儿,他陪着那只老母猫到了脏兮兮的地方。尽管她似乎对此感到不安,但她承认波弟不会让她一个人去任何地方,因为他们已经是非常亲密的朋友,鼠毛也越来越老,越来越虚弱。




雾星的征兆

波弟并没有正式在《雾星的征兆》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鸽翅的沉默

敬请期待



荒野手册

族群的战争

敬请期待



终极指南

敬请期待



细节

趣闻

  • 维琪说波弟有类似约克夏Yorkshire)方言的口音。[11]
  • 当波弟死后他可能会去星族。[12]
    • 维琪强烈同意波弟会加入星族,因为“他已经是彻头彻尾的族群猫”。[13]
    • 凯特认为他将行走在星族边缘。[14]
    • 波弟最后加入了星族。[10]:5章

勘误

  • 他曾被错误的说成黑色。[15]:37

语录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干吗啊?交给我对付就行啦!小子,我赶跑的狐狸比你捉的老鼠还多哩。

—— 波弟对暴毛《新月危机》,第33页

你认为我不能照顾自己吗?自以为是的小家伙!

—— 波弟对冬青叶,在她给他提供帮助后,《拂晓之光》,第178页

波弟
要是我早点认识他就好了。听说他在失明的情况下完成了大征程。
鼠毛
他似乎从不知疲倦。他总是最先起来,准备出发,从不畏惧前方可能存在的危险。

—— 波弟试图用记忆使鼠毛分心,关于长尾的死,《战声渐近》,第157-158页

等天暖和起来时,你浑身都会变湿。每个秃叶季节你都是如此……在野外生活的猫都这样,就算你们的星族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 波弟提醒鼠毛暗夜密语》,第210页

我们正在说话。他们把你们这些年轻的猫养大,就不再教你们懂礼貌了吗?

—— 波弟对松鸦羽《武士归来》,第184页

松鼠飞
你不能把那个拿到里面去。那团苔藓太湿了,会把其他所有垫窝的东西都浸透。如果窝里太潮湿,让波弟的腿痛起来,他会把你的耳朵撕掉的。
波弟
我的腿和耳朵都没问题。
琥珀爪
你的皮毛呢?
波弟
呃?大声说话!你为什么支支吾吾的?现在的小猫总是支支吾吾的。
松鼠飞
我正在向琥珀爪解释,让她别把湿苔藓带进你的巢穴。
波弟
什么?你确定不是想带水给我喝?

—— 波弟、琥珀爪和松鼠飞,《黑莓星的风暴》,第16页

但是,我年轻的时候从没为雷族服务过。现在,鼠毛走了,情况变了。

—— 波弟仍在为鼠毛伤心,《黑莓星的风暴》,,第98页

你是一只好巫医,小年轻,要想赶上你的前辈们,你还有的学,不过我相信,你能做得到。

—— 波弟对赤杨心,《天空破碎》,第80页

赤杨心,我们当中,还有谁比波弟更有资格步入星族行列?我知道,他会在那里,看着我们。

—— 黑莓星对赤杨心,关于波弟,《天空破碎》,第83页

他(赤杨心)看到了波弟的身影,情不自禁地发出一阵咕噜声。他真希望波弟能知道自己有多么想念他。

—— 旁白,《极夜无光》,第85页

图集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自动家谱

脚注

  1. 中文版中,枭须的名字被译为“鹰须”。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Purdy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天空破碎》第七章 (Q1612)
  2. wdref:c6acb6c16c332773765f3e838f7a8c94a588e7c6
  3. 某时间点 — 《午夜追踪》第十九章 (Q939)
  4. 《午夜追踪》第十九章 (Q939)《拂晓之光》第十五章 (Q1219)
  5. 《重现家园》第十五章 (Q987)《天空破碎》第七章 (Q1612)
  6. 6.0 6.1 6.2 6.3 午夜追踪
  7. 天空破碎
  8. 8.0 8.1 Kate Cary. Kate Cary. Facebook. 访问于 2017-04-16. “Poor, dear Purdy. His heart gave out after a long and eventful life. And of course he went to StarClan! Mousefur would insist!”
  9. 9.0 9.1 9.2 第四学徒
  10. 10.0 10.1 极夜无光
  11. 来自 Warriors Wish
  12.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2014-10-25). Merci Varga - Hi Vicky When Tribe cats die and go to Tribe of.... Facebook. 访问于 2016-12-16. “Not sure about Purdy.”
  13.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2015-05-20). Jordan Long - Something I've been wondering - do Cloudtail,.... Facebook. 访问于 2016-12-16. “Mothwing and Purdy were always going to end up in StarClan because whatever their private beliefs, they are Clan cats through and through.”
  14. Kate Scary (2015-10-05). 939 Responses to "New Improved Allegiance List for The Apprentice’s Quest!". BlogClan. 访问于 2016-12-16. “Maybe they could live on the outskirts. Like StarClan suburbia…”
  15. 鸽翅的沉默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