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使用了标题手工转换:大陆:波掌;台灣:波爪;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Disambig.svg  本文介紹的是河族公貓。關於在正体中文版名为“波掌”的河族母猫,請參見「波爪」。
这是为荣誉而战,我们不能让雷族占领本就属于我们族群的岩石。

—— 波掌对泥毛钩星的承诺》,第257页

波掌
Rippleclaw
美国Rippleclaw
中国波掌
台湾波爪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Q634)[1][2]
过去 河族 (Q630)[3]
名字[?]
武士 波掌[4]:猫物表
长老 波掌[5]
血缘 [如何编辑?]
伴侣 灰池 (Q2725)1
儿子 小斑 (Q3255)
女儿 小天鵝 (Q2728)小晨 (Q3259)
教育 [如何编辑?]
学徒 田鼠掌 (Q3166)
出现于 [如何编辑?]
蓝星的预言 (Q177)
钩星的承诺 (Q179)
黄牙的秘密 (Q180)[猫物闲角]
高星的复仇 (Q181)
红尾的恩债 (Q3565)[猫物闲角]
族群的战争 (Q202)
数据项
Q2518:河族公猫,自《蓝星的预言》登场的角色

波掌Rippleclaw)是一只皮毛光滑油亮、绿色眼睛[6]的银黑色虎斑公猫。

生平

长篇外传

高星的复仇

敬请期待



钩星的承诺

在引子中,贝壳心呼唤波掌时,他正把长老巢穴的芦苇拉开一道缝隙好让族猫通过。副族长让他确认每只猫都直接去往树林。波掌点点头,拱了拱一名拒绝离开的长老,长老说他们不能丢下暮水。长老告诉波掌,营地进水之前暮水刚刚去上厕所,到现在她还没有回来。波掌在风声中大声回答他们一定会找到暮水。他瞪大眼睛在被摧毁的营地里搜寻族长雹星的身影,并问他是否见过暮水。雹星回答说他没看见,但他会确认巢穴都已清空。当雹星返回时,波掌忧愁的汇报说暮水仍然没有出现。亮天自告奋勇要回去搜寻暮水,于是雹星命令剩下的猫继续赶往树林。

雹星让贝壳心解决领地里的喜鹊。贝壳心打算派出一支巡逻队,但雹星让他先等波掌的队伍回来。当波掌回到营地时,鸟鸣问他是否发现了猎物。波掌摇摇头,腹部起伏着,汇报说雷族拿走了太阳石。他走过空地,说雷族一定以为河族猫都失去了牙齿和爪子。争论中,波掌说雷族必须清楚河族知道他们的所有所作所为。当雹星决定不出兵时,波掌一甩尾巴,说他们就是在让雷族拿走他们看上的任何一块领地。雹星派一支巡逻队警告雷族太阳石依旧属于他们,但不允许发起战争。

波掌和水獭斑、贝壳心还有亮天组成了巡逻队。他跟着贝壳心及其他巡逻队成员一起通过入口。一只灰色公猫嘲笑河族今天不能打仗,波掌冲上前去嘶吼着说假如他们在战斗中相遇,他就首先去撕碎他。但贝壳心叫住了波掌,巡逻队回到了河族营地。

不久后,当小暴想要帮黑莓果收集药草时,黑莓果告诉小暴他应该去问问雹星。小暴想起他曾两次申请跟着波掌的巡逻队出去,都没有得到同意。当小暴终于从巫医巢穴里搬出时,波掌在老柳树下盯着他。小暴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于是波掌转开了头。

小钩决心回到河族后,波掌是首先遇见他的巡逻队的一员。小钩为他的失踪道了歉,但波掌生硬的说杉毛果然说中了小钩逃跑的事情。小钩点了点头,于是波掌翻起嘴唇问他是不是过不下去独行猫的生活了。小钩瑟缩了一下,回答说他一直是一只河族猫。波掌表示小钩现在闻起来不怎么像河族猫,但回声雾嘶声警告他并维护了钩崽,说他应该为小钩的迷途知返感到高兴。波掌正要回答,但脚步声打断了他。

巡逻队回到了营地,当雹星说很高兴看到小钩回家时,波掌质问他是否就打算这样随便的允许小钩归族。缠毛回答了波掌,声称既然小钩还是他们的族猫,雹星一定会接纳他的。

雹星接纳了小钩后波掌示意回声雾和泥毛继续去巡逻边界。雨花问他她能不能加入,波掌同意了她,说边界应该立即被检查。他用责难的目光瞟了一眼小钩,似乎认为耽误了巡逻都是小钩的错。巡逻队出发前波掌叫上了田鼠爪、花瓣爪甲虫爪,因为泥毛想测评他们的捕猎技巧。

波掌和亮天在营地里清理出一块空地来放他们捉住的老鼠。由于波掌在附近,小钩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去和小柳小灰一起玩雪。当一只苍鹭袭击小柳和小灰时,波掌打算攻击它,但水獭斑和甲虫爪先冲了上去,于是他就停下了。当甲虫爪问他们为什么不吃苍鹭时,波掌告诉他如果他尝过苍鹭的味道他就不会这么问了。然后他表扬了小钩反应敏捷。他向雹星汇报了小钩是怎么保护另外两只幼崽的。

后来,当芦苇羽来到河族营地时波掌冲他嘶吼。当耕尾绝望的哭泣时,波掌咆哮着问她是不是忘记了忠诚的含义。芦苇羽带着小柳和小灰离开后,耕尾跌跌撞撞的回到育婴室,波掌轻蔑的嗤了一声,说她已经没有孩子可以照顾了,还回那里去做什么。水獭斑喝令他闭嘴。

雹星开会讨论如何夺回太阳石,波掌是参与讨论的资深武士之一。当雹星召集全族宣布决议时,波掌正盯着一只黑鸟。河族猫都很震惊,但波掌只是说雷族弱的没法打仗。他是去往太阳石的战斗队的一员。在战斗中,当雷族的后援队出现后,波掌撤退了。他后来质问贝壳心为什么要撤退,贝壳心回答说他们别无选择。当谈到雷族的后援队时,波掌恼怒的说雹星应该也做同样的安排,贝壳心啐了他,说雹星并不是个温和的族长。

钩爪在莎草屏障后闻到了波掌的气味并跟踪了他。当波掌、水獭斑、枭毛木毛和雹星前去营救小柳和小灰时,波掌叼着一只幼崽游过河流。他把幼崽安置在河族一侧的河岸上,并帮小柳弄干身体。

钩爪想出了驱逐恶狗的方法,波掌是执行任务的巡逻队成员之一。第二天,雹星决心收复太阳石。波掌问如果他们又输了该怎么办。雹星宣布说这次他们不会打仗,只是在下一个爪月时分重新设置气味标记而已。他补充说道假如爆发战斗,他们会誓死捍卫胜利。

当钩嘴宣布柳风被劫走时,波掌冲上前问他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那时他的皮毛浸透血迹。当他提到雷族把河族赶进了不适宜作战的松林时,他显得很生气。

在泥毛与蝰蛇牙单挑并为河族赢回了太阳石后,波掌向泥毛怒吼。当棕毛武士宣布他将成为巫医时,木毛示意波掌和枭毛坐到他身边。波掌随即大声的问是不是每名武士都在背弃族群,那时贝壳心刚刚宣布他将退休。

当灰爪担心搬进育婴室的亮天时,涟掌问灰爪的新导师刺牙能否胜任她的训练。发现梭牙很忙后,波掌问灰爪鉴于梭牙没有时间,她愿不愿意跟他学几个格斗动作。灰爪同意了,波掌带她去了空地边缘的阴凉处。

后来,当雹星决心更改边界时,波掌问雹星他会带哪些猫去。最终波掌被选中了。第二天,在亮天去世后,波掌穿过空地和木毛还有泥毛站在一起。当雹星召开族会时,他和木毛依旧待在泥毛身边。

后来灰池怀上了他的孩子,他们的名字是小晨和小斑。但他们都很虚弱,出生不久就死去了。




蓝星的预言

当河族入侵雷族领地时,波掌与蓝毛对战。蓝毛扑到波掌的背上,但波掌把她甩了下去并占了上风,几乎打败了她。但这时蓝毛的姐妹雪毛赶来,帮助蓝毛轰走了他。




荒野手册

族群的战争

在《雹星的话:失落的幼崽》中,他是被雹星选去从风族手中夺回耕尾的孩子的猫之一。当雹星讲述他的计划时,涟掌指出风族增加了巡逻的频率,但雹星说他们还没在悬崖附近巡逻过。

当他们来到风族营地外后,他和木毛控制了守夜的风族武士。当巡逻队的其他成员打算带小灰和小柳离开时,石楠星对雹星说他们无权偷走风族的幼崽。她还问三只猫怎么胆敢直面整个风族,但木毛和波掌弹出爪子按在守夜武士的喉咙上,宣布他们拥有主动权。

涟掌和雹星、木毛还有巡逻队的其他成员一起逃回了河族领地。他们冲过河流,木毛帮着波掌把幼崽们带了过去,将他们安置在河岸上。




其他

幼崽补全计划

本节内容源自SuMissing Kits Project,并没有正式出现在任何书籍中。

他和灰池生下了小斑、小晨和小天鹅[7]




细节

勘误

  • 《高星的复仇》中有一次波掌被称为母猫。[8]:471

语录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家谱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Rippleclaw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某时间点 —
  2. wdref:f7e05f61a89152fd500ac7a782017193f5f16ba3
  3. 钩星的承诺 (Q179) — 某时间点
  4. 钩星的承诺
  5. Su Susann (2016-09-21).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Rippleclaw, he is an elder there”
  6. Su Susann (2017-03-31).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Rippleclaw has green eyes”
  7. Su Susann (2016-09-29). 站内截图. Facebook. 原页面 归档于 2017-04-17.
  8. 高星的复仇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中以“starclan”名字定义的<ref>标签没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