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使用了地區詞轉換組。
轉換組:基本轉換
轉換組:人物名稱轉換

切換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啓用地區詞轉換,請在左邊選擇一個語言。

我的爪子已經出鞘太多次。現在我只想拯救生命,而不是摧殘生命。

—— 泥毛決定成為巫醫曲星的承諾》,第332頁

泥毛
Mudfur
美國Mudfur
中國泥毛
台灣泥毛
貓群
目前 星族[1]:126
過去 河族[2]:貓物表獅族[3]:210虎族[3]:161
生平
死因 疾病[4]:224
名字[?]
見習生 泥毛[2]:375
戰士 泥毛[2]:貓物表
巫醫 泥毛[5]:貓物表
血緣
伴侶 亮天 前任
女兒 豹星
孩子 三隻無名小貓
教育
導師 棘莓[2]:375
見習生 花瓣塵[2]:131蛾翅[6]:貓物表
出現於
在世高星的復仇》、《黃牙的秘密》、《曲星的承諾》、《荒野新生》、《烈火寒冰》、《秘密之森》、《虎爪的憤怒》、《風暴將臨》、《危險小徑》、《黑暗時刻》、《火星的追尋》、《返回部族》、《午夜追蹤》、《新月危機》、《重現家園
已故日落和平》、《預視力量》、《洶湧暗河》、《星夜私語》、《霧星的預言

泥毛Mudfur)是一隻瘦長結實、毛色斑駁、琥珀色眼睛[7]的長毛淺棕色公貓,有着淺色的腹部和寬闊的雙肩。

生平

長篇外傳

高星的復仇

泥毛並沒有正式在《高星的復仇》中登場,但被列在貓物表中。




黃牙的秘密

敬請期待



曲星的承諾

在書本的開頭,泥毛是一名有着古道熱腸的河族戰士。在暴風雨後族貓們恢復氣力時,他仍然努力地重建被風雨摧垮的營地。在發現了雷族佔據了陽光岩後,他與亮天在第一時間內返回營地帶回了更多的情報。

泥毛在小風暴帶着他的哥哥偷溜出營地時將他們截住護送了回去。但次日,小風暴再次偷溜出去時從墊腳石上摔了下去,很遺憾,泥毛只來得及將已經受傷的小貓咬着後頸撈回岸上。直到將這只可憐的小貓帶回到營地裡後,泥毛才把他放下並對聞聲而來棘莓開口解釋小風暴在河裡摔了一跤撞上了一塊墊腳石。棘莓冷靜地要求他把小風暴帶到巫醫窩去好查看小貓的傷勢,泥毛依言照做並且將跟進來的雨花帶離巫醫窩,他聰明地建議這名驚恐不已的貓后去檢查她另外一個受了驚嚇的孩子來分散注意力。

這名戰士關懷着河族的每一名成員。小風暴在自下巴受傷以來第一次踏出育兒室時,泥毛就對小風暴充滿了關心。他看見小風暴後站起身從空地另一端踱步過來,表示很高興能看到他出來走走。即使是小花瓣指出雨花不允許其他貓去探望小曲時,他也寬慰小風暴說雨花只是擔心小風暴病得太嚴重。

即使小曲因為內心的迷茫而離開了一陣子河族,泥毛仍然將他當做河族的一員。在一次偶然的巡邏時,泥毛和他的巡邏隊找到了歸途上的小曲。他為小曲的歸來而感到欣慰,並轉身立刻衝向營地告訴貝心這個好消息,當小曲被巡邏隊的其他成員帶回營地後,他看見泥毛在霰星的身側目光炯炯地踱着步子。

他恪守戰士守則,在參加曲顎對兩腳獸地區的巡邏時,他制止了灰掌想要捉魚填飽肚子的行為。但他並不嚴厲,在灰掌擅自走過橋樑探測氣息時,泥毛只是咕嚕着和曲顎抱怨見習生們從來不按要求做。

在他心愛的伴侶亮天搬進育兒室後,泥毛更體現出了作為父親和伴侶的細緻,他關注亮天的身體狀況,在她異常的時候急切地呼喚着棘莓讓她幫忙檢查亮天的發熱病情。但這一切都沒能改善亮天在生產時的虛弱與痛苦,棘莓用盡了一切可能起到效果的草藥和幫助措施,也同樣沒能改變泥毛在育兒室外等候時收到的悲慘消息——亮天和三隻他們的小貓死了,只有一隻小貓倖存。悲傷幾乎將泥毛擊垮,他緩慢地進入嗚咽着育兒室與他的伴侶和孩子告別,但卻不得不很快離開那個讓他心碎的狹小空間,在族伴的安撫與帶領下來到寬闊的陰涼空地頹然倒下呆呆凝視着遠方。

在為亮天守夜的過程中,泥毛將他的族貓全部從亮天的屍身處趕開,將三隻小貓的屍體一併放在他們母親僵硬的肚子上,以特殊的方式獨自哀悼他死去的伴侶。他為那隻活下來的小母貓取名小豹,期盼着這個古老而強大的種族能給予他失去母親的幼小女兒生存下去的力量。以自己的全部所能,泥毛關注且疼愛着他的女兒,他為小豹捕來她最愛吃的魚,在履行職責的間隙陪伴着小豹。在小豹成為見習生時,泥毛不斷地舔他僅剩的女兒,都讓她感覺到有些煩了。霰星呼喚小豹走上前來時,泥毛的眼中為小豹和已在星族的亮天與小貓們而蒙上一層水霧,這之後,他的同理心愈發強大。曲顎的母親雨花意外過世時,泥毛垂下他的頭為曲顎失去的親人和他的至親而感到悲傷和抱歉。

在雷族與河族長久以來為了陽光岩的戰鬥中,泥毛以戰鬥時的勇猛和出色的格鬥技巧聞名。但在又一次霰星集結戰鬥隊伍時,泥毛卻對此表現出了不贊成的態度。霰星為此而迷惑不解,他詢問泥毛是否不願意再為此戰鬥,泥毛搖了搖頭,答覆道他會永遠為了河族而戰,他只是不知道為了陽光岩被捲入無窮盡的鬥爭與流血中是不是值得。最終,他還是加入了奪取陽光岩的戰鬥隊,在泥毛注意到曲顎盯着他時,他輕柔地解釋他會和所有戰士一樣勇敢地戰鬥,霰星也會一直是他效忠的對象。

但泥毛的戰鬥方式已然不同,在雷河兩族一觸即發之際,他站出來對所有在場的貓宣佈為這些石頭流下的血已經太多。雷族戰士捷風質疑這聽起來像是投降,泥毛卻堅定地否認了她的說辭,他堅信陽光岩永遠屬於河族,但為了不讓更多的貓血潑濺在此,他挑戰雷族當時的代理副族長蝰蛇牙,如果他足夠有勇氣,那就讓他們單挑決鬥,互相代表彼此的部族,勝者的部族獲得陽光岩的所有權。

直面蝰蛇牙對他的蔑視和向脊背抓來的利爪,泥毛就和自己對戰鬥的態度一樣,他就地一滾避開鋒芒,卻也毫不留情地狠狠回擊咬住蝰蛇牙的肩膀。他們在陽光岩上以腳掌互相劈砍打鬥,血流的到處都是,甚至這場兇狠的打鬥驚起一群林中的八哥。在曲顎看來泥毛處於節節敗退的窘況,滿臉的鮮血甚至流入他的眼中,不過他卻在最後一刻暴跳起來,用力咬住蝰蛇牙並將他死死地按在岩石上阻斷他一切掙脫的可能並大聲咆哮着問蝰蛇牙是否認輸,直到雷族戰士被迫點頭後才將他鬆開。在河族宣佈陽光岩最終屬於他們時,曲顎本以為泥毛會為此感到勝利,泥毛卻只是轉過頭,緩慢地、一瘸一拐地返回營地。

他從容而平靜地向任何懷疑他的貓表明他獨自戰鬥的本意——寧願自己流血,也不願族貓受傷。霰星讚揚泥毛有着巨大的勇氣,儘管他告訴泥毛,不會再有戰士這樣獨自應敵,因為河族戰士永遠並肩作戰。泥毛在族貓的歡呼中鬆了口氣,也做出了另外一個重大的決定:他不再當戰士了,不過也不會成為長老,泥毛還年輕,而他決意把剩下的時光全部奉獻給部族,他要成為一名巫醫,他的爪子不再毀滅生命,而是為了拯救生命。在泥毛對全族宣佈這件事時,曲顎猜想他還在為了伴侶而悲傷,親眼目睹亮天的死肯定讓泥毛覺得自己很沒用,所以他才會選擇成為巫醫。

霰星充分理解了泥毛,他允許泥毛在棘莓的訓練下用另一種方式為部族服務。泥毛出色的同理心開始自由地蓬勃生長,他在貝心申請成為長老時走到這名戰士的身側維護他,安撫慌亂的族貓們,他成為巫醫,或者貝心選擇退休都不是為了放棄族貓,貝心是一名勇敢而忠誠的副族長,而河族也會如河流般川流不息,永恆不變。但作為一名巫醫,泥毛努力的方向還不止於此,他不斷繞着營地喃喃草藥的名字,在半個月中十分努力地訓練。戰士們也信任他的技巧,在甲蟲鬚打嗝時,憩尾就選擇去求助泥毛嘗試他的新技巧。

即使對其他部族,泥毛也不吝嗇他的善良。陽星和他的族貓前往河族營地與霰星談判雷族想要在禿葉季擁有陽光岩的事宜;在曲顎與霰星商討後決定雷族可以在新葉季前佔有陽光岩後,泥毛第一個跟隨他們宣佈和平的話語脫口而出感謝星族。

成為巫醫的日子一天天過去,泥毛的初心不變,他關注每一名貓后和她們的小貓。他陪伴在失去小貓后患病的灰池身側,也沒有缺席柳風小貓的出生。但遺憾而悲傷的事情總是不斷,柳風在生產後患上了白咳症,泥毛不得不將想要進入育兒室的曲星攔住,儘可能溫和而樂觀地告訴這名新父親他的伴侶只是生了小病,不能被驚擾,但小貓們無礙。

不幸並未因為泥毛和棘莓的努力而停下腳步,柳風的病情惡化成了綠咳症。她在曲星的懷裏死去,即使這已經足夠讓他們悲傷,病魔還是在一晚後帶走了小貓們的生命,只剩下一隻,一如泥毛當年失去亮天和他的孩子那樣。但因為身為巫醫的責任和對曲星的理解,他將擁抱着小貓們沉睡的曲星搖醒,告訴這名族長,他的孩子們死了,和柳風在一起了。這讓曲星悲痛欲絕,因為他黑暗的承諾不敢再接觸那隻存活的小貓小銀。在曲星和橡心失控地打鬥時,泥毛阻止了其他為此驚慌的族貓,他冷靜地指出有時這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而曲星確實從中醒悟,喚醒了自己對小銀的愛。




火星的追尋

敬請期待



預言開始

烈火寒冰

泥毛並沒有正式在《烈火寒冰》中登場,但被列在貓物表中。




秘密之森

泥毛並沒有正式在《秘密之森》中登場,但被列在貓物表中。




風暴將臨

敬請期待



危險小徑

泥毛並沒有正式在《危險小徑》中登場,但被列在貓物表中。




黑暗時刻

敬請期待



新預言

午夜追蹤

敬請期待



新月危機

敬請期待



重現家園

敬請期待



日落和平

敬請期待



三力量

預視力量

敬請期待



洶湧暗河

敬請期待



星預兆

星夜私語

敬請期待



短篇電子書

虎爪的憤怒

泥毛並沒有正式在《虎爪的憤怒》中登場,但被列在貓物表中。




霧星的預言

敬請期待



虎星與莎夏

返回部族

莎夏飛鷹小蛾來到河族領地後,他們認識了泥毛,然後泥毛說飛鷹耳朵上有一處裂傷。




荒野手冊

終極指南

敬請期待



其他

小貓補全計劃

本節內容源自SuMissing Kits Project,並沒有正式出現在任何書籍中。

他和亮天生下了豹星、小鯉小燕麥小水[8]




細節

趣聞

  • 在《黑暗時刻》中提到他時說他是一名戰士。[3]:161
    • 在2015年發行的英文平裝版中,此處的「泥毛」被替換為「黑爪」。
  • 當被問到泥毛是否曾在黑暗森林受訓時,凱特說她無法想像泥毛在黑暗森林中了結一生,並稱亮天和他們的三隻小貓的死亡只是湊巧。[9]

勘誤

  • 在《星夜私語》的序章中,他被誤稱為風族巫醫。[10]:4
  • 在《返回部族》中,泥毛曾被錯誤地畫成是一隻純色毛髮的貓,有白色口鼻、白色尾尖、前額上還有白色條紋。[11]:71
  • 在《霧星的預言》中提到泥毛因為年齡太大無法遠行,所以留在了舊森林中。[12]:10章
    • 然而,泥毛卻早在向湖區的旅程開始之前就已逝世。[4]:224
  • 在《黃牙的秘密》中誤將他決定成為巫醫時的身份寫成了見習生而非戰士,還將他描述為一隻年輕貓。[13]:426
    • 但事實上他的年紀比黃牙還大。
  • 他曾被錯誤地描述為有着暗色的皮毛。[2]:477

語錄

泥毛
我們坐下來吧。我很早便意識到蛾翅不信仰星族。可我從來都看不出有什麼理由需要去質疑她。我可以預測她將成為一名優秀的巫醫。她聰明冷靜,比我還要關心傷痛的族貓。作為一名巫醫,為部族服務是第一位的,也是最重要的。我知道蛾翅願意為之付出一切。
霧星
可她的其他那些職責呢?例如看到來自星族的徵兆,舉行儀式?
泥毛
星族可以跟他們選中的任何一隻貓交流。不僅僅是巫醫,因為我們都會做夢。至於儀式,只要蛾翅說出正確的詞句,別的貓又怎麼會知道她心裡想的是什麼呢?
霧星
但有一個徵兆,你選擇她是因為你發現了一隻飛蛾的翅膀。
泥毛
啊,是的,的確如此。至少這使我下定了決心。也許它真的是個徵兆,也許不是。如果是,那意味着星族比我們任何一隻貓更早地看出她的才能。如果不是,好吧,我覺得他們會在不久之後想辦法告訴我點什麼。
霧星
可他們從沒那麼做,是嗎?儘管星族知道蛾翅從來都聽不到他們的聲音,可還是同意她繼續擔任我們的巫醫。
泥毛
我花了很長時間思考這個問題。信仰不僅僅是相信戰士祖先。它意味着對任何在你看來至關重要的食物保持忠誠。對蛾翅來說,這件事就是她的部族和她的族貓。難道巫醫還需要別的什麼嗎?

—— 泥毛對霧星,關於蛾翅,《說不完的故事1》簡體中文版,第170-171頁

本小節需要擴充。你可以幫助貓戰士維基完善它

圖集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權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經過原作者的授權,請進入文件頁面以了解詳情。

家譜

豹星家譜
· ·
圖例   雄性   雌性   未知
泥毛亮天
豹星無名無名無名

成員現狀





參考文獻

這篇文章基於CC BY-SA 3.0許可使用了貓戰士維基(英語)Mudfur一文中的部分內容。
  1. 日落和平
  2. 2.0 2.1 2.2 2.3 2.4 2.5 曲星的承諾
  3. 3.0 3.1 3.2 黑暗時刻
  4. 4.0 4.1 重現家園
  5. 烈火寒冰
  6. 午夜追蹤
  7. Su Susann (2017-02-14).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Mudfur has amber eyes」
  8. Su Susann (2016-10-14).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Today we talk about Leopardstar's three littermates that died together with their mother Brightsky the night they were born. The father is of course Mudfur. First one is Oatkit (...) Second one is Waterkit (...) The last one was Carpkit (...)」
  9. Kate (2015-04-05). 1,730 Responses to "BlogClan Tavern #8". BlogClan. 訪問於 2017-01-03. 「It’s just a coincidence – life is tough in Warriors world 🙁 And I can』t imagine any Mudfur would end up in the Dark Forest – though it’s a long time since I wrote the book.」
  10. 星夜私語》,簡體中文
  11. 返回部族
  12. 霧星的預言
  13. 黃牙的祕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