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我的爪子已经用过太多次。我想去拯救生命,而不是毁灭生命。

—— 泥毛决定成为巫医钩星的承诺》,第264-265页

泥毛
Mudfur
美国Mudfur
中国泥毛
台湾泥毛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Q634)[1]
过去 河族 (Q630)[2]现代虎族 (Q645)[3]现代狮族 (Q646)[3]
生平
死因 疾病[4]:224
名字[?]
学徒 泥毛[5]:375
武士 泥毛[5]:猫物表
巫医 泥毛[6]:猫物表
血缘 [如何编辑?]
伴侣 亮天 (Q2843)1
女儿 豹星 (Q2491)
孩子 (Q4104) (Q4105) (Q4106)
教育 [如何编辑?]
导师 黑莓果 (Q2651)
学徒 蛾翅 (Q2587)花瓣尘 (Q2695)
出现于 [如何编辑?]
呼唤野性 (Q57)
寒冰烈火 (Q59)
疑云重重 (Q60)
风起云涌 (Q65)
险路惊魂 (Q66)
力挽狂澜 (Q67)
午夜追踪 (Q139)
新月危机 (Q140)
重现家园 (Q141)
日落和平 (Q144)
预视力量 (Q152)
暗河汹涌 (Q153)
暗夜密语 (Q160)
火星的探索 (Q176)
钩星的承诺 (Q179)
黄牙的秘密 (Q180)
高星的复仇 (Q181)
雾星的征兆 (Q188)
虎掌的愤怒 (Q190)
返回族群 (Q212)
红尾的恩债 (Q3565)
蛾翅的秘密 (Q3628)
数据项
Q2966:河族公猫,自《预言开始》系列登场的角色

泥毛Mudfur)是一只瘦长结实、毛色斑驳、琥珀色眼睛[9]的长毛浅棕色公猫,有着浅色的腹部和宽阔的双肩。

生平

他曾是河族的一名巫医。他起初是一名武士,但在失去他的伴侣亮天和他们的三只幼崽后,泥毛开始质疑他所选择的路。在保卫太阳石之后,泥毛决定接受巫医黑莓果的训练成为一名巫医。他作为河族巫医为族群服务了许多个日月,并看着他幸存的女儿豹星成为河族族长。收到星族的讯息后他收蛾翅为学徒,并在族群猫大迁徙之前死去。

长篇外传

高星的复仇

泥毛并沒有正式在《高星的复仇》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黄牙的秘密

黄牙前往月亮石参加巫医集会时,黑莓果向黄牙介绍她的学徒泥爪。然后泥爪开心地问了其他巫医许多有关梦境的问题。

断星宣布几乎未满三个月大的獾爪成为学徒后,泥毛愤然说这完全违背武士守则。




钩星的承诺

在书本的开头,泥毛是一名有着古道热肠的河族武士。在暴风雨后族猫们恢复气力时,他仍然努力地重建被风雨摧垮的营地。在发现了雷族占据了太阳石后,他与亮天在第一时间内返回营地带回了更多的情报。

泥毛在小暴带着他的哥哥偷溜出营地时将他们截住护送了回去。但次日,小暴再次偷溜出去时从垫脚石上摔了下去,很遗憾,泥毛只来得及将已经受伤的小猫咬着后颈捞回岸上。直到将这只可怜的幼崽带回到营地里后,泥毛才把他放下并对闻声而来黑莓果开口解释小暴在河里摔了一跤撞上了一块垫脚石。黑莓果冷静地要求他把小暴带到巫医巢穴去好查看幼崽的伤势,泥毛依言照做并且将跟进来的雨花带离巫医巢穴,他聪明地建议这名惊恐不已的猫后去检查她另外一个受了惊吓的孩子来分散注意力。

这名武士关怀着河族的每一名成员。小暴在自下巴受伤以来第一次踏出育婴室时,泥毛就对小暴充满了关心。他看见小暴后站起身从空地另一端踱步过来,表示很高兴能看到他出来走走。即使是小花瓣指出雨花不允许其他猫去探望小钩时,他也宽慰小暴说雨花只是担心小暴病得太严重。

即使小钩因为内心的迷茫而离开了一阵子河族,泥毛仍然将他当做河族的一员。在一次偶然的巡逻时,泥毛和他的巡逻队找到了归途上的小钩。他为小钩的归来而感到欣慰,并转身立刻冲向营地告诉贝壳心这个好消息,当小钩被巡逻队的其他成员带回营地后,他看见泥毛在雹星的身侧目光炯炯地踱着步子。

他恪守武士守则,在参加钩嘴对两脚兽地区的巡逻时,他制止了灰爪想要捉鱼填饱肚子的行为。但他并不严厉,在灰爪擅自走过桥梁探测气息时,泥毛只是咕噜着和钩嘴抱怨学徒们从来不按要求做。

在他心爱的伴侣亮天搬进育婴室后,泥毛更体现出了作为父亲和伴侣的细致,他关注亮天的身体状况,在她异常的时候急切地呼唤着黑莓果让她帮忙检查亮天的发热病情。但这一切都没能改善亮天在生产时的虚弱与痛苦,黑莓果用尽了一切可能起到效果的草药和帮助措施,也同样没能改变泥毛在育婴室外等候时收到的悲惨消息——亮天和三只他们的幼崽死了,只有一只小猫幸存。悲伤几乎将泥毛击垮,他缓慢地进入呜咽着育婴室与他的伴侣和孩子告别,但却不得不很快离开那个让他心碎的狭小空间,在族伴的安抚与带领下来到宽阔的阴凉空地颓然倒下呆呆凝视着远方。

在为亮天守夜的过程中,泥毛将他的族猫全部从亮天的尸身处赶开,将三只小猫的尸体一并放在他们母亲僵硬的肚子上,以特殊的方式独自哀悼他死去的伴侣。他为那只活下来的小母猫取名小豹,期盼着这个古老而强大的种族能给予他失去母亲的幼小女儿生存下去的力量。以自己的全部所能,泥毛关注且疼爱着他的女儿,他为小豹捕来她最爱吃的鱼,在履行职责的间隙陪伴着小豹。在小豹成为学徒时,泥毛不断地舔他仅剩的女儿,都让她感觉到有些烦了。雹星呼唤小豹走上前来时,泥毛的眼中为小豹和已在星族的亮天与幼崽们而蒙上一层水雾,这之后,他的同理心愈发强大。钩嘴的母亲雨花意外过世时,泥毛垂下他的头为钩嘴失去的亲人和他的至亲而感到悲伤和抱歉。

在雷族与河族长久以来为了太阳石的战斗中,泥毛以战斗时的勇猛和出色的格斗技巧闻名。但在又一次雹星集结战斗队伍时,泥毛却对此表现出了不赞成的态度。雹星为此而迷惑不解,他询问泥毛是否不愿意再为此战斗,泥毛摇了摇头,答复道他会永远为了河族而战,他只是不知道为了太阳石被卷入无穷尽的斗争与流血中是不是值得。最终,他还是加入了夺取太阳石的战斗队,在泥毛注意到钩嘴盯着他时,他轻柔地解释他会和所有武士一样勇敢地战斗,雹星也会一直是他效忠的对象。

但泥毛的战斗方式已然不同,在雷河两族一触即发之际,他站出来对所有在场的猫宣布为这些石头流下的血已经太多。雷族武士捷风质疑这听起来像是投降,泥毛却坚定地否认了她的说辞,他坚信太阳石永远属于河族,但为了不让更多的猫血泼溅在此,他挑战雷族当时的代理副族长蝰蛇牙,如果他足够有勇气,那就让他们单挑决斗,互相代表彼此的族群,胜者的族群获得太阳石的所有权。

直面蝰蛇牙对他的蔑视和向脊背抓来的利爪,泥毛就和自己对战斗的态度一样,他就地一滚避开锋芒,却也毫不留情地狠狠回击咬住蝰蛇牙的肩膀。他们在太阳石上以脚掌互相劈砍打斗,血流的到处都是,甚至这场凶狠的打斗惊起一群林中的八哥。在钩嘴看来泥毛处于节节败退的窘况,满脸的鲜血甚至流入他的眼中,不过他却在最后一刻暴跳起来,用力咬住蝰蛇牙并将他死死地按在岩石上阻断他一切挣脱的可能并大声咆哮着问蝰蛇牙是否认输,直到雷族武士被迫点头后才将他松开。在河族宣布太阳石最终属于他们时,钩嘴本以为泥毛会为此感到胜利,泥毛却只是转过头,缓慢地、一瘸一拐地返回营地。

他从容而平静地向任何怀疑他的猫表明他独自战斗的本意——宁愿自己流血,也不愿族猫受伤。雹星赞扬泥毛有着巨大的勇气,尽管他告诉泥毛,不会再有武士这样独自应敌,因为河族武士永远并肩作战。泥毛在族猫的欢呼中松了口气,也做出了另外一个重大的决定:他不再当武士了,不过也不会成为长老,泥毛还年轻,而他决意把剩下的时光全部奉献给族群,他要成为一名巫医,他的爪子不再毁灭生命,而是为了拯救生命。在泥毛对全族宣布这件事时,钩嘴猜想他还在为了伴侣而悲伤,亲眼目睹亮天的死肯定让泥毛觉得自己很没用,所以他才会选择成为巫医。

雹星充分理解了泥毛,他允许泥毛在黑莓果的训练下用另一种方式为族群服务。泥毛出色的同理心开始自由地蓬勃生长,他在贝壳心申请成为长老时走到这名武士的身侧维护他,安抚慌乱的族猫们,他成为巫医,或者贝壳心选择退休都不是为了放弃族猫,贝壳心是一名勇敢而忠诚的副族长,而河族也会如河流般川流不息,永恒不变。但作为一名巫医,泥毛努力的方向还不止于此,他不断绕着营地喃喃草药的名字,在半个月中十分努力地训练。武士们也信任他的技巧,在甲虫须打嗝时,耕尾就选择去求助泥毛尝试他的新技巧。

即使对其他族群,泥毛也不吝啬他的善良。日星和他的族猫前往河族营地与雹星谈判雷族想要在秃叶季拥有太阳石的事宜;在钩嘴与雹星商讨后决定雷族可以在新叶季前占有太阳石后,泥毛第一个跟随他们宣布和平的话语脱口而出感谢星族。

成为巫医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泥毛的初心不变,他关注每一名猫后和她们的幼崽。他陪伴在失去小猫后患病的灰池身侧,也没有缺席柳风幼崽的出生。但遗憾而悲伤的事情总是不断,柳风在生产后患上了白咳症,泥毛不得不将想要进入育婴室的钩星拦住,尽可能温和而乐观地告诉这名新父亲他的伴侣只是生了小病,不能被惊扰,但幼崽们无碍。

不幸并未因为泥毛和黑莓果的努力而停下脚步,柳风的病情恶化成了绿咳症。她在钩星的怀里死去,即使这已经足够让他们悲伤,病魔还是在一晚后带走了小猫们的生命,只剩下一只,一如泥毛当年失去亮天和他的孩子那样。但因为身为巫医的责任和对钩星的理解,他将拥抱着幼崽们沉睡的钩星摇醒,告诉这名族长,他的孩子们死了,和柳风在一起了。这让钩星悲痛欲绝,因为他黑暗的承诺不敢再接触那只存活的幼崽小银。在钩星和橡心失控地打斗时,泥毛阻止了其他为此惊慌的族猫,他冷静地指出有时这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而钩星确实从中醒悟,唤醒了自己对小银的爱。




火星的探索

敬请期待



预言开始

寒冰烈火

泥毛并沒有正式在《寒冰烈火》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疑云重重

泥毛并沒有正式在《疑云重重》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风起云涌

森林发生火灾后,雷族猫暂时待在河族营地里。豹毛叫泥毛来帮助炭毛,两名巫医共同照料雷族猫。




险路惊魂

泥毛并沒有正式在《险路惊魂》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力挽狂澜

对抗血族的大战上,泥毛和其他巫医一起治疗伤员。




新预言

午夜追踪

森林大会上,豹星宣布鹰霜和蛾翅已经成为了武士。雾脚叶爪解释说蛾翅是泥毛的学徒。然后她的声音被抗议声淹没,许多猫都认为泼皮猫不了解星族的事。这时泥毛站起来说蛾翅很有天分,但由于她是泼皮猫出身,他还在等星族的指示,并说如果他违反了星族的指示,他们可以责怪他,但现在一切都还没确定。散会后,火星祝贺站在泥毛旁边的鹰霜成为河族武士。

前往月亮石的路上,其他巫医遇到了泥毛和他的学徒蛾翅。然后,蛾翅告诉叶爪,星族一开始没有给泥毛任何指示,而泥毛要她多忍耐,就在两天前,泥毛发现入口有蛾的翅膀,于是把它给豹星和其他猫看。中午他们遇上青面,尽管风、河两族之间的关系有些紧张,泥毛还是和青面友善地互相打招呼。巫医们停下来休息时,蛾翅让叶爪考考她药草知识,她认为泥毛一定希望她全学会了。

月亮石发光后,泥毛把蛾翅作为巫医学徒举荐给星族。巫医们都醒来后,泥毛用尾巴轻触蛾翅的嘴,让她不许多话。一到入口,蛾翅就欢呼雀跃,于是泥毛问她感觉如何。

鹰霜在森林大会上指责风族偷猎,引发抗议声时,蛾翅也高声为自己的兄弟辩护,这时泥毛生气地斥责她,提醒她巫医必须保持中立。




新月危机

前往月亮石的路上,叶爪、炭毛和小云在等待其余已经迟到的巫医。当泥毛和蛾翅过来时,炭毛大喊说她以为他们被鱼吃了,泥毛回答反正他们到了。蛾翅告诉叶爪,泥毛告诉她治疗绿咳症和黑咳症的药草,还有从肉趾拔刺的妙方,还说他从没见过动作如此灵巧的猫。他们发现被两脚兽毒死的兔子后,泥毛问青面是否帮得了自己的族伴,青面则说他已经尽力了。




重现家园

松鼠爪黑莓掌在河边遇到了暴毛。暴毛提到豹星曾问过泥毛是否有得到星族的指示,但泥毛最近因病都没离开过巢穴。

之后,松鼠爪告诉叶爪,暴毛告诉她和黑莓掌说泥毛病得很重。

叶爪睡着后,蛾翅来到雷族营地寻求帮助,说泥毛病得很重,希望叶爪能帮她。叶爪告诉火星和炭毛这件事后,火星允许炭毛和叶爪帮助蛾翅。

她们到达河族营地后,豹星希望她们竭尽所能帮助泥毛。泥毛非常痛苦,声音也异常微弱,他祈求炭毛让他走得舒服些。蛾翅把她给泥毛吃过的药告诉炭毛后,炭毛同情且不舍地告诉蛾翅她想不出其他方法来帮他。然后,炭毛将金盏花瓣加在干莓果中,并撒了很多罂粟籽,让泥毛吃下去。老巫医知道里面的成分时,眼神因感激而柔和起来。炭毛让叶爪和蛾翅出去,由她来陪着泥毛,等他睡着她再出来。炭毛说他暂时不会死,给他吃的药可以缓解他的痛苦直到星族来接他。

大迁徙开始之前,暴毛告诉火星,河族今天不能离开,因为泥毛快要加入星族了。霜毛纹尾主动提出要留下来陪泥毛,火星同意了。奔鼻听到消息,也要去看望他。他们到达河族营地后,蛾翅告诉炭毛他们已经束手无策了。奔鼻、炭毛和叶爪围在老巫医身边和他道别,然后泥毛吐出最后一口气,灵魂升往星族。之后,蛾翅把泥毛的死讯告诉族猫,河族猫都排队来向死者致敬。




日落和平

叶池照顾受伤的小莓累得睡着了。在梦中泥毛造访了她。这名河族的前任巫医要她帮忙传个口信给蛾翅,他焦虑地说蛾翅找不到猫薄荷治病,想知道选择蛾翅作为巫医是否是个错误,并希望河族不会因为他的错误判断而受难。泥毛告诉叶池可以找到猫薄荷的地方,要她转告蛾翅。然后,他发出微弱的低泣声。

叶池参加月池聚会时发现蛾翅不在,担心自己没把口信带给蛾翅而被泥毛责怪。梦里叶池发现泥毛坐在水池对岸,定定地注视着自己的脚掌,叶池想知道他是不是有意回避自己。

森林大会结束后,叶池找到蛾翅,把泥毛的话告诉她。

羽尾造访了叶池的梦,说她已经从斑叶那里得知蝴蝶征兆的事情。叶池说她猜鹰霜一定是把蛾的翅膀放在泥毛的巢穴外伪造星族的征兆。后来在一次巫医聚会上蛾翅也向叶池承认了这一点。




三力量

预视力量

松鸦爪进入柳爪的梦,发现她正在和泥毛说话。泥毛说她医治斑爪的肚子疼时做得很好,夸奖她的做法是对的,然后他告诉柳爪,让河族留心两脚兽附近的水源地,因为小两脚兽们正试图阻断水流。看见这一切,松鸦爪想知道泥毛为什么不直接告诉蛾翅。




暗河汹涌

松鸦爪再次进入柳爪的梦,看见泥毛让柳爪快点离开。柳爪说她不能丢下药草,泥毛让她尽量带一些,带不走的再重新找。他喵呜说如果她留下来,整个族群就毁了。松鸦爪醒来后,把这个梦告诉了叶池。




星预言

暗夜密语

星族猫在争论雷、影二族的战争是谁发起的,然后谈到黑森林正在训练活着的武士。河族过去的巫医泥毛摇头说他们再也不能信任任何猫。当泥掌出现时,泥毛说他们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

松鸦羽进入隼飞的梦,偷偷跟着雏菊尾来到小河边。他看见泥毛及灰池正和柳光在一起,泥毛命令说他们必须独自迎战。柳光问她是否应该告诉蛾翅,泥毛点头,说她是一位好巫医,她会保护她的族猫走出这场可怕的战斗。柳光恳求他们告诉她这是和谁的战斗,但他们都摇了摇头。




短篇电子书

虎掌的愤怒

泥毛并沒有正式在《虎掌的愤怒》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蛾翅的秘密

敬请期待



雾星的征兆

雾星独自来到月池与星族交流。泥毛朝她走来时,她想起由于太老,身子骨无法承受大迁徙的折磨的他留在了森林里。他的出现让雾星震惊。泥毛开口说他很早就知道蛾翅不信仰星族,但他从来都看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质疑她,他知道蛾翅愿意为自己的族群付出一切。他说星族可以跟他们选中的任何一只猫交流,至于仪式,只要蛾翅说出正确的词句,其他猫就不会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雾星提到蛾的翅膀的征兆时,泥毛回答如果它是个征兆,那意味着星族比他们任何一只猫都更早看出她的才能,如果不是,他觉得星族会在不久后告诉他点什么。最后,泥毛告诉雾星,信仰不仅仅是相信武士祖先,它意味着对任何在自己看来至关重要的事物保持忠诚,而对蛾翅来说信仰就是她的族群和族猫。




虎星与莎夏

返回族群

莎夏、飞鹰和小蛾来到河族领地后,他们认识了泥毛,然后泥毛说飞鹰耳朵上有一处裂伤。




荒野手册

终极指南

敬请期待



其他

幼崽补全计划

本节内容源自SuMissing Kits Project,并没有正式出现在任何书籍中。

他和亮天生下了豹星、小鲤小燕麦小水[10]




细节

趣闻

  • 在《力挽狂澜》中提到他时说他是一名武士。[7]:161
    • 在2015年发行的英文平装版中,此处的“泥毛”被替换为“黑掌”。
  • 当被问到泥毛是否曾在黑森林受训时,凯特说她无法想象泥毛在黑森林中了结一生,并称亮天和他们的三只幼崽的死亡只是凑巧。[11]

勘误

  • 在《暗夜密语》的引子中,他被误称为风族巫医。[12]:4
  • 在《返回族群》中,泥毛曾被错误地画成是一只纯色毛发的猫,有白色口鼻、白色尾尖、前额上还有白色条纹。[13]:71
  • 在《雾星的征兆》中提到泥毛因为年龄太大无法远行,所以留在了旧森林中。[14]:10章
    • 然而,泥毛却早在向湖区的旅程开始之前就已逝世。[4]:224
  • 在《黄牙的秘密》中误将他决定成为巫医时的身份写成了学徒而非武士,还将他描述为一只年轻猫。[15]:426
    • 但事实上他的年纪比黄牙还大。
  • 他曾被错误地描述为有着暗色的皮毛。[5]:477

语录

我们值得为了这些岩石,再次拿生命去冒险吗?

—— 泥毛,关于与雷族争夺太阳石,《钩星的承诺》,第249页

泥毛的力量和勇猛是众所周知的,他可以在水下牢牢控制住一名武士,直到他投降。森林大全上,其他族群会悄声告诉他们的学徒,在战斗中千万别跟泥毛正面冲突。

—— 钩嘴,关于泥毛,《钩星的承诺》,第249页

为什么要让更多的武士冒险呢?为了那些岩石,已经流过太多的血。战争只会带来更多的战争,我们去战斗已经够糟糕了,可我们还要教我们的孩子学会战斗,然后看着他们受伤。

—— 泥毛对波掌,《钩星的承诺》,第254页

泥毛
我已经对战斗失去兴趣。现在,作为一名武士,我对族群已没有作用。
雹星
可今早你还在为整个族群而战。
泥毛
我之所以战斗,是为了使他们免于战斗。可他们想去战斗。我的爪子已经用过太多次。我想去拯救生命,而不是毁灭生命。

—— 泥毛决定不再做一名武士,《钩星的承诺》,第256页

泥毛要我多忍耐。他确实很能忍,但我办不到。

—— 蛾翅对叶爪,关于她的导师,《午夜追踪》,第176页

泥毛那时正处于弥留之际。我们等他加入星族之后才离开。

—— 豹星对泥掌,关于河族迟到的原因,《重现家园》,第228页

泥毛
我们坐下来吧。我很早便意识到蛾翅不信仰星族。可我从来都看不出有什么理由需要去质疑她。我可以预测她将成为一名优秀的巫医。她聪明冷静,比我还要关心伤痛的族猫。作为一名巫医,为族群服务是第一位的,也是最重要的。我知道蛾翅愿意为之付出一切。
雾星
可她的其他那些职责呢?例如看到来自星族的征兆,举行仪式?
泥毛
星族可以跟他们选中的任何一只猫交流。不仅仅是巫医,因为我们都会做梦。至于仪式,只要蛾翅说出正确的词句,别的猫又怎么会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呢?
雾星
但有一个征兆,你选择她是因为你发现了一只飞蛾的翅膀。
泥毛
啊,是的,的确如此。至少这使我下定了决心。也许它真的是个征兆,也许不是。如果是,那意味着星族比我们任何一只猫更早地看出她的才能。如果不是,好吧,我觉得他们会在不久之后想办法告诉我点什么。
雾星
可他们从没那么做,是吗?尽管星族知道蛾翅从来都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可还是同意她继续担任我们的巫医。
泥毛
我花了很长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信仰不仅仅是相信武士祖先。它意味着对任何在你看来至关重要的食物保持忠诚。对蛾翅来说,这件事就是她的族群和她的族猫。难道巫医还需要别的什么吗?

—— 泥毛对雾星,关于蛾翅,《不为人知的故事》,第170-171页

图集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Mudfur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重现家园 (Q141)
  2. 钩星的承诺 (Q179)
  3. 3.0 3.1 力挽狂澜 (Q67)
  4. 4.0 4.1 重现家园
  5. 5.0 5.1 5.2 5.3 钩星的承诺
  6. 寒冰烈火
  7. 7.0 7.1 7.2 力挽狂澜
  8. 日落和平
  9. Su Susann (2017-02-14).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Mudfur has amber eyes”
  10. Su Susann (2016-10-14).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Today we talk about Leopardstar's three littermates that died together with their mother Brightsky the night they were born. The father is of course Mudfur. First one is Oatkit (...) Second one is Waterkit (...) The last one was Carpkit (...)”
  11. Kate (2015-04-05). 1,730 Responses to "BlogClan Tavern #8". BlogClan. 访问于 2017-01-03. “It’s just a coincidence – life is tough in Warriors world 🙁 And I can’t imagine any Mudfur would end up in the Dark Forest – though it’s a long time since I wrote the book.”
  12. 暗夜密语》,简体中文
  13. 返回族群
  14. 雾星的征兆
  15. 黄牙的秘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