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使用了地區詞轉換組。
轉換組:基本轉換
轉換組:人物名稱轉換
轉換組:部族誕生

切換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正體

她的目光移向柏枝和鴉皮,兩隻貓兒看著小貓們,也深情款款地看著彼此。

—— 蛾飛的思緒,關於柏枝和鴉皮,蛾飛的幻象》,第274頁

鴉皮
Raven Pelt
美國Raven Pelt
中國渡鸦皮
台灣鴉皮
貓群[如何编辑?]
目前 未知[1]
過去 影族 (Q628)[2]高影營地 (Q655)[3]斜疤營地 (Q661)[4]
名字[?]
惡棍貓 渡鴉Raven)[5]:157
早期定居者 鴉皮[5]:264
狩獵者/戰士* 鴉皮[6]:貓物表
副族長 鴉皮[7]
族長 未知[7]
血緣 [如何编辑?]
伴侶 柏枝 (Q2577)1
兒子 懸葉 (Q3328)[8]影皮 (Q3409)[8]
女兒 暮鼻 (Q2952)[8]
出現於 [如何编辑?]
眾星之路 (Q169)
蛾飛的幻象 (Q183)
雷星的感念 (Q198)[貓物閒角]
影星的生命 (Q3567)
數據項
Q2579:影族公貓,自《部族誕生》系列登場的角色

鴉皮Raven Pelt)是一隻黃色眼睛的黑色公貓。

生平

長篇外傳

蛾飛的幻象

蛾飛帶著彌迦參加大集會,把他介紹給部族貓時,髙影帶著鴉皮在內的她的族貓走進空地。之後,當巫醫們進行半月集會時討論了部族中蔓延的疾病,礫心提到陽影和鴉皮已經咳嗽了好幾天。

當蛾飛在彌迦死後進入影族營地時,看到鴉皮正和柏枝在一起,他轉過眼神之前瞥了一眼蛾飛。第二天,礫心建議蛾飛去看望柏枝,因為她正懷著鴉皮的孩子。蛾飛拒絕了,但她決定去和陽影一起狩獵,她離開營地時經過了正在獵物堆裡搜尋的鴉皮,而他也抬頭看了她一眼。

當柏枝早產時,蛾飛進入育兒室幫忙,鴉皮正伏在伴侶身邊,毛髮恐懼地蓬著。黑貓看到蛾飛時頸毛炸開,問她在這裡做什麼。 蛾飛回答說她在幫忙,而礫心安慰他時說她也是巫醫,但鴉皮依然緊張地看著他。他問像她這樣的年輕貓怎麼會知道如何生孩子,但礫心說自己也是一無所知。當蛾飛看向柏枝時要求鴉皮給她拿來蘸水的苔蘚讓她進水,但他只是質疑地看著礫心。虎斑公貓讓他去,鴉皮就離開了巢穴。然而,柏枝很害怕,說她需要伴侶的陪伴,而蛾飛安慰她說他並未走遠。.在柏枝經歷了幾次陣痛後,鴉皮帶著苔蘚回來了,他的伴侶乾渴地舔吮著水珠。鴉皮急於知道她是否安好,礫心回答說他們在努力,並用鼻子把黑色公貓趕出了育兒室。

小貓出生後,有一隻的胸腔有積水,蛾飛嘗試把它擠出來,但柏枝拒絕了,同時鴉皮衝進育兒室想知道發生了什麼。蛾飛沒有看他,但黑色公貓擠過礫心怒視著她,恐懼地問她在幹什麼。 正當他說話時水泡從小貓的嘴裡湧出,蛾飛讓鴉皮叼著小貓的頸皮把她放回手足身邊。他自豪地看著柏枝和孩子們,說他們漂亮極了。蛾飛看著這對伴侶用充滿愛意的目光欣賞著孩子和彼此並滿足地呼嚕著。

之後,乳牛老鼠來到影族拜訪蛾飛,而當獨行貓們走近營地時,鴉皮從入口走來嗅了嗅空氣。他看到訪客時雙眼警惕地眯了起來,但蛾飛急忙跑過來告訴他那是她的朋友。髙影歡迎他們進入了營地,蛾飛和鴉皮跟在黑色母貓身後。當乳牛遇到渡鴉和柏枝的小貓時,懸葉問乳牛她是否知道彌迦死了,但暮鼻指責兄弟說這是個無禮的問題。懸葉回覆說鴉皮說他們願問什麼都可以,但影皮指出他們的父親也曾說他們必須知道何時應該安靜,否則他們永遠也成不了優秀的狩獵者。




部族誕生

眾星之路

渡鴉首次出現時正和杜松,紫羅蘭小赤一同前往兩腳獸營地狩獵。他緊張地問紫羅蘭他是否認為斜疤看到了他們離開。 深灰色母貓告訴他他正在忙於教戰鬥動作。當杜松提到營地裡腐爛的食物時,渡鴉咆哮道為什麼刀疤不把它們拿出來分享,並說他把最好的都給了自己的臂膀甲蟲小刺。杜松和紫羅蘭討論著星花的逃脫和生育,並希望她一切安好。四隻貓不久偷偷溜向了兩腳獸營地。

紫羅蘭、杜松和天雨晚些在狩獵後回到了營地,小赤卻失蹤了。渡鴉喘著氣說有狗,杜松說小赤去搜索一條小巷了,卻遲遲未露面。柳樹告訴她他把狗領進了營地,直接導致了石頭山毛櫸的死。當灰翅到達松樹林時,渡鴉和杜松正在為同伴挖掘墳墓。渡鴉點頭致意,杜松打了聲招呼。礫心發現青蛙的脊椎斷裂了,就告訴眾貓他需要被背起來,而灰翅發現渡鴉正合適這份活。他和閃電尾苔蘚以及杜松共同接受了這件工作。渡鴉叼起青蛙的後頸時礫心警告他要小心。渡鴉把受傷的公貓吊到苔蘚的肩膀上,但在礫心的要求下不得不停下來。

在青蛙死在平原上後,風奔充滿敵意地向著杜松、餘火和渡鴉並攤平耳朵。她嘶叫著說在前不久他們遭受攻擊時這些貓袖手旁觀,但灰翅袒護說他們並沒有選擇。風奔譏笑著繞著杜松和渡鴉轉了幾圈,問她是否真的應該相信他們。渡鴉馬上回答說他們不會對她造成傷害,但她捲起嘴唇地嘶聲說除非他和上回見面時想法一樣。進行了一番辯駁後,風奔最終同意他們留下過夜。

杜松和渡鴉安居在髙影營地,而髙影卻說他們只同彼此一起狩獵。她說他們並不與自己的訓練者鋸峰以及冬青一同工作。清天問他們是否分享獵物,她表示肯定卻說他們獨自進食。髙影抱怨說很難相信曾經的竊賊,但清天告訴她貓是會改變的。但在那之後刀疤告訴清天關於他所收留的小赤的往事。

之後渡鴉出席了刀疤的舊部下向貓群宣誓效忠的儀式。陽影與他和杜松挨得很近,看起來待在他們身邊很舒服。髙影告訴其他首領說渡鴉和杜松喜歡這個計劃,儀式繼續進行。渡鴉立下誓言,蓬鬆著毛髮目光灼灼地望向首領。其餘的貓也照做了。惡棍貓們選擇了新名號,而當髙影向杜松和渡鴉點頭示意時,他們請求其他貓為他們重新命名。陽影提出了柏枝這個名字,而礫心建議渡鴉改稱鴉皮;他們欣然接受。鴉皮問他可否加入第二天的狩獵隊,髙影同意他帶隊。刀疤回來時,除了餘火的所有舊惡棍貓都與他反目成仇。




短篇電子書

影星的生命

敬請期待



語錄

本小節需要擴充。你可以幫助貓戰士維基完善它
鴉皮
你來這裡做什麼?
蛾飛
我是來幫忙的。
礫心
別緊張。她也是巫醫。
鴉皮
她太年輕。她知道生小貓的事情嗎?
礫心
那你知道嗎?

—— 鴉皮,在柏枝難產時,《蛾飛的幻象》簡體中文版,第199頁

懸葉
你知道彌迦死了嗎?
乳牛
知道。
暮鼻
你不能那樣問的,懸葉。太沒禮貌了。
懸葉
鴉皮說,我們可以問任何喜歡的問題。
影皮
他還說過,我們必須知道什麼時候應該保持安靜,否則我們永遠不會成為優秀的獵貓。

—— 懸葉、暮鼻和影皮,關於鴉皮的教導,《蛾飛的幻象》簡體中文版,第211頁

家譜

參考文獻

這篇文章基於CC BY-SA 3.0許可使用了貓戰士維基(英語)Raven Pelt一文中的部分內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