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当然。我在各族都交有好朋友。我目睹过小猫的出生,也看到过长老迈向银河星群的最终旅程。我经历了长途跋涉才来到族群的新家。请相信我,我从未改变初衷。我知道在你们的能力范围内,无法让我跟族群有更多时间共处,但我实在想要更多的时间。

—— 炭毛对星族说,黄昏战争》,第3页

炭毛
Cinderpelt
美国Cinderpelt
中国炭毛
台湾煤皮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Q634)[1]
过去 现代狮族 (Q646)[2]雷族 (Q627)[3]
生平
年龄 死時[5]:308约51个月(合4.25年)[4]:97
死因杀死[5]:308
名字[?]
幼崽 炭崽非官Cinderkit)[6]
学徒 炭爪Cinderpaw)[7]:176
巫医 炭毛[8]:28
血缘 [如何编辑?]
父亲 狮心 (Q711)
母亲 霜毛 (Q726)
亲兄弟 蕨毛 (Q2353)刺掌 (Q2558)
亲姐妹 亮心 (Q2844)
教育 [如何编辑?]
导师 黄牙 (Q2724)火星 (Q621)
学徒 叶池 (Q3383)[9]
出现于 [如何编辑?]
呼唤野性 (Q57)
寒冰烈火 (Q59)
疑云重重 (Q60)
风起云涌 (Q65)
险路惊魂 (Q66)
力挽狂澜 (Q67)
午夜追踪 (Q139)
新月危机 (Q140)
重现家园 (Q141)
星光指路 (Q142)
黄昏战争 (Q143)
群星之战 (Q163)
烈火焚河 (Q174)
火星的探索 (Q176)
黄牙的秘密 (Q180)
蛾飞的幻象 (Q183)
虎掌的愤怒 (Q190)
终极指南 (Q204)
族群救星 (Q214)
松鼠飞的希望 (Q3561)
蛾翅的秘密 (Q3628)
数据项
Q3157:雷族母猫,自《预言开始》系列登场的角色

炭毛Cinderpelt)是一只娇小的暗烟灰色母猫,皮毛柔软蓬松,有一双极大的清澈的蓝眼睛,右後腿殘疾。

生平

炭毛是一只深烟灰色、蓝眼睛的母猫。

炭毛是雷族在森林领地的一名巫医。狮心霜毛生下了炭崽和她的同窝手足蕨毛刺掌亮心。她开始了她的学徒生涯,得名炭爪,由火心担任她的导师。好景不长,她在雷鬼路上被怪兽撞伤了后腿,这一无法彻底恢复的伤势使她无法成为武士。不过,她在族群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那便是成为黄牙的学徒,走上巫医之路。

她得到了她的巫医名炭毛,在黄牙去世之后,她成为了雷族唯一的巫医。后来,她教导火星的女儿叶爪。在两腿动物摧毁他们的家园、他们到达新家园之后,炭毛被星族拜访,并且得知自己会比自己预料更早地加入他们。獾入侵雷族营地时,炭毛在帮助生产的栗尾,并为了保护她而牺牲。星族给了她第二次机会,她以炭心的身份重生。她的灵魂最终和炭心分离,回到了星族的大家庭。 

长篇外传

蛾飞的幻象

尽管没有提到名字,蛾飞看到她出现在火心的九命仪式中。




黄牙的秘密

在书后漫画中,炭爪把黄牙从睡梦中叫醒,担心她是不是做了噩梦。她告诉黄牙她想出了一个办法来治疗小耳的爪子,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黄牙让她去这样做了。

火心评论道,身为巫医学徒,炭爪的表现非常出色。黄牙回应道,只要她能着眼前方,她就没什么问题。火心接着问道炭爪何时能得到她的全名,还说炭爪为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但是黄牙说时候还早。

当黄牙在森林里散步时,炭爪赶上了她,说她已经把小耳爪子的感染清理干净了。她随后犹豫地问黄牙她是否够资格获取她的全名。黄牙告诉她,自己曾犯下过可怕的错误,担心星族会拒绝赐予她巫医名号。炭爪并未打断她,但不同意她的想法,说她没有做过任何伤害雷族的事。她信任黄牙,而黄牙也需要信任自己。




火星的探索

火星开始接收到云星和天族逃离森林的幻象时,他去向炭毛求助他该做些什么。

长尾被兔子抓伤双眼后,他的眼睛感染了。炭毛竭尽全力去救治他。她花费了很多时间、也尝试了无数草药配方。她最终阻止了感染的扩散,但无法保住他的视力。因为失明,长尾不得不提前退休进入长老巢穴。

在火星花了一个晚上和斯玛一起待在两腿动物地盘但没有告诉任何猫后,炭毛、灰条沙风都以为火星打算回去和他以前的两腿动物住在一起。

当火星和沙风准备出发去重建天族时,她对火星的离开很难过,但也向他保证,在他和沙风离开期间,自己和灰条会照顾好雷族。在他们动身前几天,她还传授了沙风一些基础的医疗技能,她相信他们在旅程中会派上用场。




松鼠飞的希望

在引子中,松鼠爪叶爪正不安地等待着她们各自的导师尘毛和炭毛同她们的结束谈话。炭毛和尘毛还在交谈,这让松鼠爪很不高兴。

当叶池和松鼠飞进入星族时,炭毛向她们打招呼,解释道火星说她们可能不能在这里停留很长时间。在雷族的老营地,姐妹俩回忆起了她们的学徒时光。炭毛说,星族没有边界,猫儿们可以自在徜徉。她随后道歉说她曾答应黄牙要一起捕猎,还邀请叶池一起加入。

在书后漫画部分,炭毛和尘毛一起带着他们各自的学徒去探索领地。炭毛说她将会把所有重要药草的分布位置都介绍给叶爪,还对她说要认真听讲。当学徒们失踪后,她寻找着她们。




预言开始

呼唤野性

炭崽和她的同窝手足并没有被提到名字,但他们的母亲霜毛被看到在寻找他们。

在一次影族的袭击中,这些幼崽被劫走,斑叶被害,而黄牙因为在战斗时失踪而被指控是绑架幼崽和杀害斑叶的元凶。然而很快便证明是影族的爪脸劫走了他们,他们也很快被救回。

他们的母亲霜毛为她孩子的归来而欣喜若狂,并因此和火爪建立了很好的关系。  




寒冰烈火

炭崽得到了学徒名炭爪,被指定为火心的学徒,而她的弟弟蕨爪则成为了灰条的学徒。在学徒仪式中,她激动地大声念出了自己的新名字,打破了传统。炭爪是一位热切的学徒,她总是精力充沛、迫不及待地准备学习,火心说她和更沉稳淡定的蕨爪完全相反。

在一次巡逻中,炭爪跑过了河族边界去看结冰的湖,蕨爪、灰条和火心紧跟着她跑了过去。灰条因为在他重压下的冰面碎裂而落水,后被银溪所救。在注意到灰条多次注视银溪后,炭爪揶揄他说银溪很有吸引力。当他们返回营地后,炭爪对虎掌撒谎说灰条是为了从雷族领地的小溪深处救她才滑下去的,并没有承认他们闯进了河族领地。火心问她虎掌有没有吓到她,而她答道她很尊敬虎掌。火心感到不安,诧异他的族伴竟会如此轻易地撒谎。     

后来,当虎掌要蓝星在雷鬼路见他以便传达给她信息时,火心知道蓝星不能去,因为她身患绿咳症,而他自己则忙于为她采集猫薄荷无法抽身。炭爪问她能否去捎回来虎掌的口信,但火心不许她去,因为他明白这很危险。但炭爪没有听从火心的命令而去了雷鬼路,结果她跑到了一只怪兽前方,被它撞断了后腿,导致了内出血。火心在听到一声毛骨悚然的哭号后发现了她,并把她带了回来交给黄牙。她的后腿在缓慢恢复,但是这一伤势仍然过于严重,断送了炭爪的武士梦。她因这一事实而非常难过,和黄牙一起待在了巫医巢穴。

断星和他的泼皮猫同党袭击雷族营地时,炭爪连忙想要去支援,但尘爪嘶声让她回去。战斗结束后,她问火心她是不是因为自己的伤而变得一无是处。黄牙打断了他们,并对火心说炭爪是一个好帮手,因为她待在巫医巢穴的时间让她学到了很多药草知识。炭爪觉得自己是族群的累赘,但黄牙说炭爪是唯一一只能与她彼此和睦相处的猫。




疑云重重

在待在巫医巢穴的日子里,炭爪和黄牙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由于她不可能再成为武士,当黄牙告知她对伤病员很好时,她被选择成为巫医学徒。火心提到她会得到新的力量,但她说她还会是从前的炭爪。当火心和她走到四棵树时,她说他永远是她最好的朋友。

灰条的伴侣银溪在太阳石生产时,她的生产过程出现了困难,于是火心跑向营地去找黄牙,但她去蛇岩附近采草药了。火心很快找到了炭爪去帮忙。当他们在太阳石试图帮助银溪时,虎掌出现了,愤怒至极。当其中一只幼崽出生时,炭爪让虎掌去舔她。虎掌回答他又不是巫医,但炭爪顶了回去,问他是不是想让这只幼崽死。火心很紧张,害怕这位副族长会打炭爪,但出乎他所料,虎掌顺从地舔起了那只幼崽。炭爪试图救银溪,但她因失血过多而死。幸运的是,她的两个孩子都活了下来,分别被起名为风崽羽崽。炭爪因银溪的死而自责,虽然火心和黄牙试着让她明白她已经尽力了,她仍然感到内疚,虽然她在逐步走出这一阴影。

她和火心去寻找莓果,在云崽试图跟着他们溜出营地时,她让火心带上他。她发现云崽正要吃几颗鲜红色的浆果,急忙阻止了他,解释道那些是死亡浆果,吃了就会死。云崽跑开了,然后又叫喊着她的名字,让她评论道这次他也许找到了颠茄。云崽把它们放下,然后警告了其他的幼崽不要碰死亡浆果。

当与断尾的泼皮猫的作战结束时,虎掌受了重伤,炭爪给了他一些止疼草药。在虎掌的叛变被揭露而他自己也被流放后,炭爪前去为蓝星取新鲜猎物。她选了一只喜鹊,但当她捡起它时,她发现它已经腐烂,满是蛆虫。她说这一定是星族的信号,暗示蓝星的统治会从内部受创。




风起云涌

在《疑云重重》和《风起云涌》之间,炭爪获得了她的巫医名号炭毛。

她仍旧因没能救活难产的银溪而痛苦,还开始弄混药草。但是黄牙火心的支持帮助她感觉好了一些。

没过多久,两只病重的影族猫白喉小云来到了雷族营地寻求支援,因为一场瘟疫已经蹂躏了影族,而奔鼻无力治好大家。黄牙告诉雷族他们携带着一种无名疾病,这种疾病来自垃圾场的大鼠,具有传染性且致命。当蓝星因为自己族群着想而拒绝他们后,炭毛强烈地想要帮助他们。

当火心发现炭毛把他们藏在河族边界旁的一棵空心树里,还违反蓝星的命令给他们提供食物和草药时,他非常担心她也会被传染,但她仍不以为然。小云和白喉告诉火心他们已经感觉好多了,这多亏了炭毛。火心不情愿地答应为他们捕猎,并且允许他们在好转之前留在雷族领地内。

当大火在雷族营地爆发时,火心想找一只猫来帮他去救被困在营地的团毛半尾黑莓崽。起初沙风向他大喊让她前去,然后黄牙也请求前去,理由是她虽然年纪大了,但仍强壮有力。火心拒绝让她们前去。炭毛自告奋勇前去,说她可以死,因为她的伤腿让她在族群里没有什么用处。然而,火心不同意让她去,而是带上了黄牙。因为一棵燃烧的树倒在了营地入口,黄牙被困在了营地。当火心告诉族群这一坏消息时,炭毛为自己的老师的安全而忧虑。

过些时候,在大火熄灭后,火心返回了营地,发现了弥留的黄牙。她告诉火心断星是她的儿子,而她杀了他。她担心星族会因为她有了孩子还把仅剩的儿子杀死而拒绝接纳她。在她的忏悔后,她去世了。炭毛安葬了自己的老师。现在,她是雷族的正式巫医,这让她很紧张。火心保证说她会成为一位优秀的巫医的。当火心为烧毁的森林而担忧时,炭毛保证说一切都会好的,就像折断的骨头愈合后会比原来粗壮一倍。炭毛还被看到有几次试着说服蓝星吃恢复的草药。




险路惊魂

作为族内唯一的巫医,炭毛看起来对自己的职责越来越熟练。

她做了一个梦,看见一群恶狗在喘着气说“结伙,结伙,杀,杀”。她担心这是星族对逼近的危险的警示,请求火心帮她解释。火心愣了一下,但看起来并不像认为这个梦很重要,着急要回去找沙风。炭毛看起来因此很不高兴,但还是放他去和沙风吃饭了。

当火心注意到纹尾的孩子雪崽有些不对劲时,他问炭毛能不能去检查一下他。她同意了,前去检查雪崽。她让火心呼唤雪崽的名字,当他照着做时,雪崽犹豫了,但在纹尾摇着尾巴鼓动他时向前走去。炭毛接着告诉火心不要动,再次呼唤幼崽的名字,但雪崽没有反应。炭毛告诉了火心和纹尾一个残酷的事实:雪崽是聋子。在雪崽遇难后,当沙风试着安抚纹尾而火心在找她时,炭毛正在跟火心说话,看起来对他寻找沙风有些生气。沙风礼貌地说她已经结束了,炭毛对她表示了感谢,但是火心注意到两只母猫之间有些紧张,就像快要打起来一样,然而他并不明白怎么回事。

炭毛是第一只发现蓝星离开营地独自去月亮石的猫,在找遍营地后迅速地叫醒了火心。她看起来对蓝星的去向很焦虑。她是对灰条归来并无意见的猫之一,当他回归时,她舔了舔他的肩膀,告诉他她很高兴看见他回来。

亮爪在与狗群的战斗中身负重伤而被带回来时,炭毛竭尽全力去治疗她的伤口来拯救这名学徒,虽然亮爪留下了终身的恐怖伤疤。炭毛听到了她在梦中的哭喊,表示很担心她。 




力挽狂澜

在为蓝星守夜时,火心在她和白风中间睡着了。炭毛在他打瞌睡后叫醒了他,向他保证没有猫注意到。

炭毛和火心一起去月亮石接受他的族长名号和星族赐予的九条性命。仪式结束后,当火星醒来时,她在他身边。她告诉他她知道仪式出了问题,因为她闻到了血腥味。

栗崽黑条喂食了死亡浆果后,炭毛及时去抢救她,让她吞下催吐的蓍草,让她把有毒的浆果吐出来。然后,她让栗崽待在巫医巢穴几天来恢复。栗崽告诉了炭毛黑条如何喂下她死亡浆果。

在与血族的大战迫近时,炭毛准备着医治大量的伤员。她问火星她能不能有一个协助她的学徒。火星把香薇爪派给了她去照顾战斗中负伤的猫而不是作战,因为年轻的学徒对病猫很好。当她被选中去帮助炭毛时,尘毛看起来如释重负。




新预言

午夜追踪

火星的女儿叶爪成为了炭毛新的巫医学徒。

当她和叶爪出去采集药草时,她看到了一条星族的预言:当太阳照在一片两腿动物垃圾上时它引燃了火,火光里,就在火熄灭之前,她看到了一只起跃的老虎。她告诉了火星这一预言,以及她对此的解读:它包含了火、老虎和对森林的威胁,这意味着火星的女儿和虎星的儿子会一起给森林带来危险。起初叶爪以为火星的女儿是指她,但炭毛告诉她别担心,她也会对她保持关注;炭毛认为它更像是指松鼠爪,因为她拥有着和火星相似的火焰色皮毛,火星对这一假设表示同意,所以他们想尽办法让松鼠爪和黑莓掌分开来避免这一预言成真。

后来,炭毛在月半时去月亮石和其他巫医会面,还欢迎了泥毛的新学徒蛾翅走上巫医之路。

当叶爪问炭毛什么药草能有效治疗大鼠咬伤时,她回答是牛蒡根,也允许叶爪吃下一些来帮助松鼠爪,因为她们存货很丰富,但叶爪很困惑。




新月危机

敬请期待



重现家园

敬请期待



星光指路

敬请期待



黄昏战争

敬请期待



日落和平

敬请期待



三力量

预视力量

敬请期待



星预言

暗夜密语

敬请期待



武士归来

敬请期待



群星之战

炭心最终决定担任武士和成为狮焰的伴侣时,炭毛的灵魂离开了炭心,并感谢了她。炭心随后失去了所有炭毛的记忆,虽然她从未忘记看到炭毛的灵魂离开她的一幕。她随后发誓将永远和狮焰并肩作战。




暗影幻象

烈焰焚河

敬请期待



短篇电子书

红尾的恩债

红尾看到炭崽和她的同窝手足在和金花的幼崽一起在育婴室外嬉戏,他们的母亲们正充满保护欲地注视着他们。




虎掌的愤怒

敬请期待



蛾翅的秘密

敬请期待



叶池的希望

敬请期待



乌爪的旅程

族群救星

在一支被血族残部袭击的巡逻队返回后,炭毛被短暂看到正在用苔藓为一名武士止血。




漫画

河族内的暗影

炭毛没有出场,但在暂代火星出席森林大会的副族长灰条发言时,他提到虽然雷族于近期流行了绿咳症,火星也被感染,但雷族的巫医炭毛轻松控制住了疫情。




荒野手册

族群的秘密

炭毛被列为雷族的一位重要巫医。她被描述为伶俐、积极、热情,学习能力也很强。文中也提到如果不是她永久性的腿伤,她会成为一位机敏的武士。




族群的猫

岩石讲述了炭毛本该成为武士,但她的命运在她被怪兽撞伤后就发生了转折。毫无疑问她是一位优秀的巫医,但这本不是她应该走的路。岩石向幼崽们解释了炭毛从来就不是命中注定要当巫医的,而且星族在她落入虎掌本是为蓝星准备的陷阱时非常震怒。岩石说,虽然她是一位忠诚出色的巫医,她也遇到过困难,比如误读了“火和老虎”的信号。但是星族并未因此而责怪她,因为这不是她的错。他解释了星族如何通过告诉她她将要死去来考验她,但她仍决定管一管叶池鸦羽的爱。通过力劝叶池留在族群,和直面自己的死亡,她证明了她值得得到第二次机会,并转世为了小煤

炭毛之后在小云的页面被提到,说她从垃圾场瘟疫中救了他的命,也找到了救治其他病猫的方法。岩石陈述,因为炭毛的救治和仁慈,雷族被他们竞争对手中一位善良的影族巫医所铭记,他将不会忘记他所欠她和她族群的一切。




族群的战争

炭毛没有出场,但被白翅在回忆獾的袭击时提到。她告诉读者,炭毛在袭击中丧生。




终极指南

敬请期待




细节

趣闻

  • 她的侄女炭心就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
  • 在一次艾琳·亨特访谈中,维琪表示炭毛一直暗恋火星,但火星却从来不知道。[12]这在猫武士移动应用中再次得到证实,应用中说炭毛从她成为火星学徒的那一刻开始便爱上了他,而她也从未停止幻想如果一切都不同的话,她与火星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6][13]
  • 她和蕨毛成为学徒时还不到六个月。[4]:93
  • 炭心是炭毛的转世。[14]:217
    • 但是尽管在群星之战中炭心没有死去,而炭毛的灵魂却却能离开她的身体,[11]:242这说明似乎炭毛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转世reincarnation),而仅仅是附身possession)于炭心,并不是共享了一个灵魂。[15]
  • 凯特透露说炭毛在星族的时候,她的腿伤痊愈了。[16]

作者声明

  • 凯特在她的推特上透露说炭毛被给予第二次机会重生于炭心,但炭心选择掌握自己的命运,所以炭毛没有强求。
  • 维琪在她的脸书上说炭毛在《黄昏战争》引子中的经历是十分私密的。[17]
  • 凯特说艾琳们没有详细解释炭心与炭毛转世的关系是为了让读者们用自己的想象力“填补其中的空白”。[18]
  • 当被问及在小云生病的时候有没有爱上炭毛时,维琪回答说她觉得他从没有爱过她,因为他那个时候年龄比炭毛小很多,不过他确实一直很喜欢她,就像炭毛是他的大姐姐一样。
  • 维琪说过她挺喜欢狮心是霜毛的孩子的父亲这一猜想。[19]
    • 然而,后来维琪又说她不认为狮心有过任何子女,[20]但又有确认狮心是炭毛及其手足的父亲。[21]
    • 凯特说她认定他们的父亲是白风。

[22]

勘误

  • 在《风起云涌》[8]:29和《险路惊魂》[23]:21中她被错误地以学徒名炭爪相称,尽管此时她的名字已是炭毛。
  • 在《疑云重重》的猫物表中,她被列以她的巫医名号,尽管她还没有得到巫医全名。[7]:猫物表
  • 在《武士回归》中,她被错误地画成脑袋带纹的白色母猫。[24]:10
  • 她曾被错误地描述成浅灰色。[25]:9章

猫物关系

炭毛和火星

火星曾是炭毛的师父,他非常喜欢这只年轻的母猫,也竭尽所能想要将她培养成最出色的武士。炭爪对成为武士怀着热切的期望,在火心的教导下也非常快乐;尽管她不愿承认,但她确实已经爱上了他。然而,在她受伤后,她和火心都不得不接受她永远不可能成为武士的事实。于是,炭爪选择成为巫医,而这意味着她永远都不能拥有伴侣或子女,也就是说,她永远不可能跟火心在一起。火心感到很难过,因为他的爱徒再也不能完成她的武士训练了,但同时也很高兴她能找到一条新的道路为族效力。在这之后,她对火星的暗恋一直在心里隐隐作痛,她也不想再提起。但她仍旧爱着这只火焰色的公猫,并为能成为他的学徒而自豪,尽管只有寥寥数日。

炭毛和黄牙

在炭爪刚刚受伤后,她一直都在巫医巢穴里跟黄牙待在一起。虽然黄牙毒舌易怒,几乎跟任何猫都处不到一起,但是炭爪的热情和乐观却逐渐在这只老年母猫的心里扎下了根。黄牙很高兴能保护炭爪,而炭爪也努力地学习,以获得导师的认可和喜爱。当炭爪到了可以获得巫医全名的时刻,黄牙犹豫了,因为她害怕星族会因为她曾犯下的错误而拒绝承认她的学徒。炭爪很困惑,但是安慰道黄牙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为了雷族好。黄牙最终带着炭爪去了月亮石,而星族也接受了炭爪的巫医名号炭毛。能够成为一位真正的巫医,炭毛欣喜若狂。在黄牙因大火而不幸遇难后,炭毛悲痛万分,深切地悼念着她的导师。

炭毛和叶池

叶池是炭毛的学徒,炭毛非常关心她,对她也认真教导。叶池很喜欢她的训练,并在她的悉心教诲下成长为了一名优秀的巫医。然而,当炭毛发现叶池和鸦羽的恋情后,她非常愤怒,试着阻止叶池作出的决定。叶池感到很生气,还触碰到了炭毛对火星那永远不可能有结果的爱。当叶池再一次见到她的导师时,炭毛已经被獾打成重伤,奄奄一息。在炭毛临终前,她对叶池说,她从来就没有生叶池的气,也知道自己即将离去,但她也相信,有叶池担任巫医,雷族将安然无虞。

炭毛和炭心

在炭毛谢世的同时,小煤呱呱坠地。她看起来就像是炭毛的翻版,叶池也因这一相似之处而惊讶。很快,大家就发现小煤是重生了的炭毛,因为她超越年龄的智慧和对旧森林的记忆。而这意味着炭毛就能有机会走上武士之路,并拥有伴侣和孩子。在其它一些细节上,煤爪也表现出了和炭毛的相同之处,比如她对药草的熟知和整理药草时轻弹爪子的特有动作。后来,炭心发现了她的前世,并对自己的前途感到迷茫。她曾短暂转职为巫医,但狮焰说服她让她跟随自己的初心。于是,炭毛的灵魂离开了炭心的身体,并在回到星族前向她轻声道谢。


语录

有时我会梦见自己和蕨爪在森林里捕猎,醒来后腿很痛,我就意识到自己永远也不能捕猎了。只是这种感觉让我很难忍受。于是我不得不欺骗自己:也许有一天我还能捕猎。

—— 炭爪对火心,《寒冰烈火》正体中文版,第211页

你为什么不让她和星族一起安息呢?我知道你对她的感情很特殊,但记得当我忍不住想起银溪时,黄牙对我说“放下昨天的包袱,好好关注今天的事情”。

—— 炭毛对火心,关于斑叶《风起云涌》正体中文版,第143页

我能看出这对你很重要。如果这真的是你的使命,那你就必须去你该去的地方。但要当心,星族也许不能守护你。并非每片天空中都有我们的武士祖灵。

—— 炭毛对火星,《火星的探索》,第68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仪式

炭毛的武士学徒仪式

蓝星
今晚,我们大家聚集在一起,来为我们的两名新学徒命名。你们两个,过来这边。(…)从今天开始直到她拥有武士名号为止,这名学徒的名字就叫炭爪。
炭爪
炭爪!
蓝星
火心,你已经准备好了收你的第一个徒弟,就由你来训练炭爪吧。火心,曾有不止一位老师教导过你,这是非常幸运的事。我希望你能把我教你打的每一件本领都传授给这个学徒。

炭毛的巫医仪式

黄牙
星族的武士们。我为你们带来了新的巫医猫,她忠心耿耿、愿意为雷族奉献自己。我将她命名为炭毛。

图集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请参阅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Cinderpelt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中以“fatherKate”名字定义的<ref>标签没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中以“inTwlight”名字定义的<ref>标签没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