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使用了标题手工转换:大陆:田鼠掌;台灣:田鼠爪;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Disambig.svg  关于学徒的用法,请见“田鼠爪”。
再也不会有哪只猫那样战斗了。这不符合武士守则,雹星已经严令禁止那样做。

—— 田鼠掌责备闹爪钩星的承诺》,第266页

田鼠掌
Voleclaw
美国Voleclaw
中国田鼠掌
台湾田鼠爪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Q634)[1][2]
过去 河族 (Q630)[3]
名字[?]
幼崽 小田鼠Volekit)[4]:猫物表
学徒 田鼠爪Volepaw)[4]:56
武士 田鼠掌[4]:171
血缘 [如何编辑?]
父亲 雹星 (Q2492)
母亲 回声雾 (Q2735)
亲兄弟 甲虫鼻 (Q2760)[5]
亲姐妹 花瓣尘 (Q2695)
教育 [如何编辑?]
导师 波掌 (Q2518)
学徒 日鱼 (Q3030)
出现于 [如何编辑?]
钩星的承诺 (Q179)
红尾的恩债 (Q3565)[猫物闲角]
数据项
Q3166:河族公猫,自《钩星的承诺》登场的角色

田鼠掌Voleclaw)是一只黄色眼睛[6]的灰色公猫。

生平

长篇外传

钩星的承诺

小田鼠是回声雾和雹星的儿子,他和小甲虫、小花瓣是同窝手足。在暴雨中,他趴在被洪水冲垮的巢穴上挣扎着想要回到母亲回声雾的身旁。回声雾大声呼救,他的父亲雹星抢在小田鼠掉进水中前救了他。雹星将他的儿子交给木毛,让他带小田鼠去长老巢穴。在木毛带他去长老巢穴后不久,小田鼠和他的手足们跟着回声雾走出巢穴,浑身湿透。

小田鼠问小暴敢不敢爬上光滑的树枝,说他打赌他在爬到一端之前一定会掉下来。小暴滑下来后,他和他的兄弟小甲虫一起笑话了小暴。当缠须救起小暴把他放回岸上时,小田鼠笑着说那真是个完美的潜水动作。回声雾赶来,她的皮毛蓬松胀开,斥责说他不应该嘲笑其他猫。当小暴自告奋勇想要参与到营地的重建中时,小田鼠皮毛竖立着跑来请求雹星批准。雹星同意他们去帮柔爪白爪搬芦苇。幼崽们开始暗中比拼谁能搬最多的芦苇,小田鼠一次搬了三支。

后来,小甲虫在育婴室里要吃的,小田鼠也说他肚子很饿。小花瓣说黎明巡逻队一定会带回猎物,于是他们仨爬出了育婴室。看到他们这样做,小橡和小暴离开了营地。

小暴摔坏了下巴后,他从巫医巢穴中出来时,看到小田鼠他们正在营地中央追苔藓球玩。小田鼠抓到了球,然后看见了小暴。他震惊地问小暴怎么了。回声雾赶来,说育婴室很安静,然后盯着小田鼠说那里几乎算是很安静。小田鼠的目光躲闪着,不去看小暴的脸,并告诉小暴幼崽们已经在育婴室里搭了一个训练角。小橡领小暴参观了训练角,说他和小田鼠每天都会添加新的芦苇。雨花要求他们去巢穴外面玩,小田鼠也拱着小暴让他出去一起玩。在贝壳心和雨花吵架后,小田鼠问为什么有的猫能在当上学徒前更改名字。

后来,小田鼠和他的手足们成为了学徒。他获得了他的学徒名田鼠爪,波掌成为了他的导师。田鼠爪叫醒了小钩,向他展示贝壳心捉到的鳟鱼,并看着小钩决定是否吃掉它。小钩问小橡有没有当上学徒,田鼠爪说他还没有,因为雨花想要在仪式开始前和雹星说几句话。她说只有一名武士优秀得足以教导小橡,所以她必须确保雹星能做出这一选择。田鼠爪并不知道谁会成为小橡的导师,他又问了一次小钩他到底想不想吃鳟鱼。小钩把鱼踢向了田鼠爪,说他愿意就都拿走好了。田鼠爪感谢了小钩。接着小橡的学徒仪式就开始了,在他得名橡爪后,田鼠爪和姐妹一起为他欢呼。他和他的手足都冲上去祝贺橡爪。当甲虫爪抱怨凭什么他的导师是水獭斑时,田鼠爪示意他闭嘴,但水獭斑还是听见了甲虫爪的话,并罚他去打扫长老巢穴。

当小钩返回河族时,田鼠爪说很高兴见到他,并说小钩现在看上去长大了不少。他问小钩去月亮石远不远,但接着他和他的手足就去参加第一次测评了,没有听到回答。甲虫爪问橡爪会不会一起参与进来,因为他能轻易打倒田鼠爪和花瓣爪。田鼠爪生气地反驳了他。

当钩爪带着耳朵上的抓痕醒来时,田鼠爪仍在睡觉。但很快田鼠爪也醒了过来,抱怨要是继续下雨鱼就不会出现了。当钩爪领着芦苇羽进入营地时,田鼠爪十分惊讶,以为钩爪制服了风族的武士。

田鼠爪和他的手足不久后成为了武士田鼠掌、花瓣尘和甲虫鼻。钩爪说他会想念田鼠掌的冷笑话。当雹星召开族会时,田鼠掌询问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雹星宣布说他们将要夺回太阳石。田鼠掌被选中成为了战斗队的一员。在战后,他为他父亲雹星的伤势感到担忧。

在钩爪获得武士名号前,甲虫鼻对田鼠掌耳语了些什么。微光毛开始生产时田鼠掌回到了营地,此前他正在寻找钩嘴。田鼠掌开玩笑地说除非其他族群学会飞行,否则他们没法跨过河族边界。钩嘴叫上了他和其他几只猫前去查看两脚兽桥边的风族气味。他们被两脚兽幼崽发现了,但都逃了回来。

田鼠掌被选中去把太阳石标记成河族的领地。他告诉甲虫鼻雷族已经好几天没出现在太阳石了。钩嘴回忆起他小时候曾和田鼠掌还有他的手足一起玩耍过。巡逻时,他抱怨他们为什么不能捕猎,并说钩嘴不能因为提议派出巡逻队就把自己当族长。当钩嘴看到枫荫时,田鼠掌问他为什么愣在那里。当柳风被抓走时,田鼠掌十分愤怒。

田鼠掌忧愁地看向猎物堆。当橡心为雨花守夜时,田鼠掌和花瓣尘靠得很近。雹星选中他去更新太阳石的气味标记。他在太阳石质问雷族为什么想要夺走太阳石,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泥毛上前一步让他们停止争吵。田鼠掌路过莎草爪身旁时,莎草爪抱怨为什么好戏都发生在她去厕所的时候。田鼠掌回答说他才不认为那算是好事。他提醒闹爪雹星已经禁止那样单挑。他带日爪去训练,并问甲虫鼻和钩嘴要不要带上他们的学徒一起。

当钩嘴被选中成为副族长时,田鼠掌祝贺了他。他的学徒获得了武士名号日鱼。

当雹星被家鼠杀死时,田鼠掌和他的手足都悲痛欲绝。钩嘴看见他们坐在柳树下,目光呆滞地凝望着雹星的尸体。

当灰池收养了小雾小石头时,田鼠掌评论说柳风也一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母亲的。




其他

幼崽补全计划

本节内容源自SuMissing Kits Project,并没有正式出现在任何书籍中。

他和曙花生下了卵石足鱼尾小滚[7]

家谱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Voleclaw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某时间点 —
  2. wdref:f7e05f61a89152fd500ac7a782017193f5f16ba3
  3. 钩星的承诺 (Q179) — 某时间点
  4. 4.0 4.1 4.2 钩星的承诺
  5. 钩星的承诺 (Q179)
  6. Su Susann (2017-03-31).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Voleclaw has yellow eyes”
  7. Su Susann (2017-03-06).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 Dawnflowers mate Voleclaw was glad to have some kits (...) Their kits were called Pebblekit, Minnowkit and Tumblekit. (...) Pebblekit – later Pebblepaw and as a warrior Pebblefoot (...) Minnowkit – later Minnowpaw and as a warrior Minnowtail (...)”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中以“starclan”名字定义的<ref>标签没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