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武士应该准备好应对任何情况!

—— 甲虫鼻对钩爪钩星的承诺》,第104页

甲虫鼻
Beetlenose
美国Beetlenose
中国甲虫鼻
台湾甲蟲鼻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Q634)[1][2]
过去 河族 (Q630)[3]
名字[?]
幼崽 小甲虫Beetlekit)[4]:猫物表
学徒 甲虫爪Beetlepaw)[4]:56
武士 甲虫鼻[4]:109
血缘 [如何编辑?]
父亲 雹星 (Q2492)[5]
母亲 回声雾 (Q2735)[5]
伴侣 日鱼 (Q3030)1
儿子 小草 (Q3258)
女儿 小雌狐 (Q3263)
亲兄弟 田鼠掌 (Q3166)
亲姐妹 花瓣尘 (Q2695)
教育 [如何编辑?]
导师 水獭斑 (Q3112)
学徒 芦苇尾 (Q2868)
出现于 [如何编辑?]
钩星的承诺 (Q179)
红尾的恩债 (Q3565)[猫物闲角]
数据项
Q2760:河族公猫,自《钩星的承诺》登场的角色

甲虫鼻Beetlenose)是一只鸦黑色公猫。

生平

甲虫鼻曾是一名在雹星钩星的领导下于森林领地服务族群的河族武士

小甲虫是雹星和回声雾的儿子,小花瓣小田鼠的同窝手足。他成为了学徒甲虫爪,由水獭斑指导,并成功晋升为武士。他略年长于橡心和钩嘴,并经常和钩嘴竞争和拌嘴。这样的关系在成为导师后缓和,他获得了一名学徒——芦苇爪。之后,他和日鱼结为伴侣,并生下了小草小雌狐

长篇外传

钩星的承诺

在引子中,小甲虫紧抓着他的母亲回声雾以免掉进洪水。后来他和他的手足们浑身湿透地跟着回声雾走出长老巢穴。

在小暴溜出营地却掉进水里后,小田鼠揶揄地夸赞他“完美的潜水”,小甲虫也嘲笑了他,说他游得就像只翠鸟,雹星应该给他改名叫鸟脑子。当雹星说重建营地会是很大的工作量时,幼崽们坚持要求帮忙。小甲虫加入了帮忙小队,给柔爪白爪递芦苇。小暴吹嘘他能拿特别多的芦苇并冲了出去,不小心撞上了小甲虫并绊倒了他。小甲虫爬起身询问什么时候可以吃东西。小花瓣回答说巡逻队会带回猎物的,并开始帮小甲虫舔梳耳间立起的毛发。

在小暴和小橡打算溜出营地时,小甲虫、小田鼠和小花瓣蹒跚走出了育婴室。小甲虫停下脚步,大声地询问水獭斑她有没有发现任何鱼。水獭斑感到有些恼怒,她回答说鱼都被小甲虫吓跑了。后来,小暴摔坏了下巴的时候,小甲虫和他的手足在玩苔藓球。当他们发现小暴出了巫医巢穴时,小甲虫和他的手足们都去看他。小甲虫评论说小暴看起来很搞笑,但回声雾让他闭嘴。后来,当小橡向他的兄弟展示育婴室新建的训练角时,小甲虫和他的手足们冲进育婴室。小花瓣是第一个跑进来的,但小甲虫争辩说他才是最快的。雨花也走进了育婴室,她让幼崽们出去玩,于是小橡提议他们可以玩苔藓球。小甲虫提出要做接球的那个。当贝壳心表示要和雨花就小暴的新窝问题谈话时,回声雾把小甲虫他们带回了育婴室,而小甲虫抱怨说他们又更改了计划。后来,他在小钩的更名仪式上出现。

不久后,他获得了他的学徒名甲虫爪,搬进了学徒巢穴。当小橡获得了学徒名号并成为了贝壳心的学徒时,花瓣爪和田鼠掌祝贺了他,但甲虫爪只是嘲讽地说这下他可明白为什么贝壳心不能做他的导师了。花瓣爪轻轻推了推他,说他应该看开一些,雹星儿子的身份并不代表他就必须获得副族长作为导师,雹星给他们选择导师时都会挑选最适合的。甲虫爪哼了一声,抱怨凭什么他被分给了水獭斑。就在这时,水獭斑从营地另一端生气地走来,回答说他大概需要先学学什么叫尊重。甲虫爪嘟囔着道了歉,但水獭斑派他去收拾了整整一个下午的长老巢穴。甲虫爪没有再争辩,低下头拖着脚步走向长老巢穴。小钩提出他可以帮忙,但甲虫爪用一大捆臭烘烘的苔藓砸中了小钩的鼻子,让他不要碍事。

不久后,当小钩从去月亮石的探险中归来时,甲虫爪的手足都欢迎了他,甲虫爪却说小钩比之前长胖了许多,简直像宠物猫一样。他还说他觉得小钩连风族领地都走不到。后来,他和他的手足们被要求参加测评,而甲虫爪询问橡爪可否和他们一起参加。他说他更喜欢有猫能和他竞争的感觉,而打败田鼠掌和花瓣爪简直是轻而易举。

当小钩带着蜡崽小柳出去玩时,一只苍鹭打算袭击他们。小钩大声报警,而甲虫爪跃向苍鹭的脖子,试图把它拖回地面上。水獭斑让他放开,因为苍鹭已经得到了教训,但甲虫爪争辩说这能喂饱全族整整一个月。水獭斑说他们不吃苍鹭,甲虫爪只好不情愿地把它放走。落回到地面上后,甲虫爪追问他们为什么不吃苍鹭,波掌回答说要是他尝过苍鹭的味道,就会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说了。然后,甲虫爪又挖苦小钩说随便哪只猫都能坐在那两只幼崽的身上,可只有他能帮忙把苍鹭打跑。雹星夸奖了他,然后为钩爪举行了学徒仪式。甲虫爪也为钩爪欢呼了。

不久后,甲虫爪获得了他的武士名号甲虫鼻。在钩爪的一次训练课上,他问钩爪训练得怎样,有没有完全掌握技巧。钩爪向他冷笑,觉得他表现得像刚晋升成副族长一样。杉毛问甲虫鼻能不能来帮助钩爪练习格斗,因为钩爪太熟悉他的招式了。甲虫鼻得意洋洋地答应了下来,并挑衅地说钩爪大可以试试能不能弄伤他。在打斗训练中,甲虫鼻试图咬钩爪的尾巴,但没有得手,反而让钩爪占了上风,击中了他的下巴。打斗过后,甲虫鼻嘶声抗议说钩爪藏起尾巴是不公平的。杉毛也厉声警告钩爪应当对已经是武士的甲虫鼻表现出尊敬。甲虫鼻生气地说钩爪想必觉得自己懂得比谁都多。当他们返回营地时,雹星说要与钩爪谈谈,而甲虫鼻评论说这都是钩爪自找的。

甲虫鼻在接下来的森林大会上出现。当芦苇羽声称小柳和蜡崽不是被偷走的,而是被带回了她们该在的地方时,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杉毛警告说不能忘记休战约定,甲虫鼻说他很高兴耕尾没有出席这次森林大会。芦苇羽听见了他的话,转过身来对甲虫鼻说那就让耕尾下次过来,这样他就能让她知道他们的女儿更喜欢吃兔子而不是鱼了。甲虫鼻挤过猫群与芦苇羽面对面地对峙,说流淌着哪怕一滴河族的血的猫都不会喜欢兔子的味道。贝壳心十分惊怒,他命令甲虫鼻立刻回到原位。

在一次族会上,甲虫鼻说雹星大概会计划给钩爪改名叫疤爪,因为他身上几乎每天都会新增一道伤疤。对此,钩爪冷静地回答说这只是因为他训练刻苦。雹星向全族宣布现在是时候夺回太阳石了,于是甲虫鼻冲着空气挥了一掌,说他一定会带着雷族猫的皮毛归来的。在战斗中,雹星受了很重的伤,甲虫鼻回到营地后十分担心,甚至没有吹嘘他的第一场战斗。

小柳和蜡崽被带回家后,因为小柳并不介意吃兔子,甲虫鼻说她闻起来有兔子臭。钩爪让小柳不要理他,因为甲虫鼻就喜欢惹怒每一只猫。后来,当两脚兽的狗威胁到河族时,钩爪想出了一个恐吓巨狗的方法。甲虫鼻走过来,说钩爪妄想独自拯救全族。然而,雹星还是听取了钩爪的建议,并把甲虫鼻安排进了行动队中。当雹星询问钩爪应该在哪里埋伏时,甲虫鼻鄙夷地说雹星现在居然允许学徒对武士指手画脚了。钩爪回答说他们应当藏在树上,但甲虫鼻表示反对,因为他不是松鼠。但最后钩爪的计划奏效了。

微光毛生产时,甲虫鼻并不在场。花瓣尘说他和田鼠掌出去找巡逻队了,而那支巡逻队刚刚归来。甲虫鼻和田鼠掌不久后也回来了,于是钩爪说他应该多练练他的追踪技能。甲虫鼻抗议说找猫比找猎物要难多了,因为猫比猎物更聪明,至少有些猫是聪明的。然后甲虫鼻又说既然钩爪那么爱出风头,他应该去帮忙接生。钩爪反问他为什么不自己去,甲虫鼻说他是武士,又不是巫医。柳爪试图阻止这场拌嘴,她说每只猫迟早都会有自己的孩子的,而甲虫鼻嘲笑她满脑子都是给钩爪生孩子。后来,甲虫鼻两眼放光地看着花瓣尘摇动的尾巴,钩爪猜想他正和扑上去的冲动作斗争。

小天小黑像果子一样挂在钩爪的身上时,甲虫鼻问他需不需要帮忙,并团了一个苔藓球丢到空地上。幼崽们都冲向了苔藓球。后来,幼崽们躲在甲虫鼻背后想要混进捕猎巡逻队,他轻柔地将他们推向育婴室。小蛙抱怨说他们已经会游泳了,甲虫鼻叼起小公猫把他悬在河流上方,但湖光尖声阻止了他,害怕小蛙会溺水。甲虫鼻放下小蛙,让她不要担心。他向小蛙保证只要他们的母亲允许,就可以教他游泳。

当河族巡逻队前去更新和雷族领地之间的气味标记时,甲虫鼻说如果需要帮助就尽管开口。后来,黑莓果让甲虫鼻帮她收集草药,甲虫鼻请求她换一只猫。黑莓果没有理会他,他俩走出了营地,甲虫鼻因此错过了巡逻。在巡逻时,橡心说等他们回去甲虫鼻一定会气疯的,因为他不但错过了驱逐雷族入侵者,还错过了追踪一只狗以及一只没看见身影的猫。

甲虫鼻被选为芦苇爪的导师。芦苇爪咕噜着说现在他成了学徒,不久就可以号令全族了。甲虫鼻向他走去,说他完成学习后就可以号令所有族群了。然后他又问钩嘴莎草爪能不能当上武士,钩嘴翻了个白眼,说如果甲虫鼻非要比拼个高下他乐意奉陪。他邀请甲虫鼻一起带所有学徒参观领地,甲虫鼻同意了。一出营地,芦苇爪就问甲虫鼻他们能不能看到两脚兽的皮巢穴,甲虫鼻回答说他们会看情况的。

钩嘴在教授莎草爪弹跳的技巧时遇到了困难,甲虫鼻走来给他提了些建议。他说莎草爪的力量是足够的,但在用全力跳跃的同时她得学会调整自己。当橡心说他们也许应该考虑分一些太阳石的狩猎权给雷族时,甲虫鼻表示强烈反对。后来,在训练学徒时,钩嘴想教他们爬树,但甲虫鼻惊讶地咳嗽了一声。莎草爪爬上树,望见了一只狗,于是甲虫鼻派芦苇爪回营地报警。钩嘴、橡心和甲虫鼻跟踪那只狗,在榉木丛附近赶上了它。然后雨花突然出现并受了重伤,甲虫鼻向钩嘴大声说他们会解决掉狗的问题,让他先去帮助他的母亲。

泥毛想要成为巫医时,甲虫鼻表示反对,但雹星批准了他的转职。贝壳心从副族长的位置上退休,河族需要重新选出一名副族长。莎草爪问他们会选谁,甲虫鼻耸了耸肩,说大概会是一名资深武士。当钩嘴被选中时,甲虫鼻说这下没有猫会相信他曾经是育婴室里个头最小的那一只了。

甲虫鼻的伴侣日鱼生下了小雌狐和小草。钩星看到他在孩子们出生后骄傲地在营地里走来走去,为伴侣带去食物,并不停地找借口往育婴室跑。

细节

外貌

  • 他是一只肩膀宽阔[4]:123的鸦黑色公猫。[4]:486
  • Su[?]认为他有黄色的眼睛。[6]

作者声明

勘误

  • 在成为武士之前,他曾被错误地以武士名称呼。[4]:109

图集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Beetlenose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某时间点 —
  2. wdref:bf97a87ccbb82b124740c1e68df50afa421db121
  3. 钩星的承诺 (Q179) — 某时间点
  4. 4.0 4.1 4.2 4.3 4.4 4.5 钩星的承诺
  5. 5.0 5.1 钩星的承诺 (Q179)
  6. Su Susann (2017-02-26). 站内截图. Facebook. 原页面 归档于 2018-04-02.
  7. Official Website (2019-01-07). Family Tree.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