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我保证。

—— 羽尾临终前对鸦爪说,新月危机》,第276页

羽尾
Feathertail
美国Feathertail
中国羽尾
台湾羽尾
猫群
目前 星族[1]:272杀无尽部落[2]:266
过去 雷族[3]:235河族[3]:310虎族[4]:136狮族[4]:210
生平
年龄 死時[1]:271约30个月(合2.5年)[3]:221
死因 剧烈撞击[1]:271
名字[?]
幼崽 羽崽Featherkit)[5]:251
学徒 羽爪Featherpaw)[5]:253
武士 羽尾[6]:猫物表
血缘
父亲 灰条
母亲 银溪
养母 金花藓毛
伴侣 鸦羽 前任[7]
亲兄弟 暴毛
半兄弟 黄蜂条
半姐妹 梅花落荆棘光
养兄弟 黑莓星
养姐妹 褐皮
教育
导师 雾星[5]:253沙风 临时[4]:202
出现于
在世族群的秘密》、《族群的猫》、《疑云重重》、《风起云涌》、《险路惊魂》、《力挽狂澜》、《火星的探索》、《午夜追踪》、《新月危机
已故新月危机》、《重现家园》、《星光指路》、《黄昏战争》、《日落和平》、《武士失踪》、《灰条历险记》、《叶池的希望》、《驱逐之战》、《第四学徒》、《雾星的征兆》、《鸦羽的拷问》、《终极指南》、《族群的秘密》、《族群的猫

羽尾Feathertail)羽尾是一只纤瘦的浅银灰色虎斑母猫,皮毛柔软,有天蓝色的眼睛和蓬松的尾巴。

生平

长篇外传

钩星的承诺

羽爪和她的兄弟在书后的漫画中以学徒的身份出场,他们正互相打闹。与此同时,钩星注视着他们,想象着银溪的在她的孩子、羽爪和暴爪的身上延续她的存在,即使她早已在那场产后大出血的悲剧中故去。




火星的探索

在一场森林大会上,火星注意到了羽尾与暴毛,豹星刚刚宣布了他们的武士名号。灰条为此感到无比激动,四处宣传他们是他的孩子,虽然他们属于不同的族群。




鸦羽的拷问

敬请期待



预言开始

疑云重重

银溪与在太阳石产下了她与灰条的儿女,羽崽和风崽。然而在此过程中银溪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使灰条被深深打击。

他们的父亲灰条将他们带回了雷族。虽然金花已经开始喂养黑莓崽黄崽,她还是收留了他们。河族就幼崽的归属与雷族起了冲突,因为混血幼崽一般属于其母亲的族群。灰条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挑起两族间的战争,将孩子们送去了河族,并在河边告别时决定陪他们一起加入河族。在河族,羽崽和风崽起先被绿花收养,后来又被交给了藓毛。




风起云涌

羽崽和风崽在藓毛的照顾下继续在河族生活,灰条也陪着他们。她的父亲提起他们的时候总是满怀深情。他说羽崽简直像银溪的翻版,不过她还是给猫后们添了不少麻烦。灰条还说河族猫都很爱护他的幼崽们,尤其是钩星。当大火席卷雷族,使他们不得不前去河族避难时,灰条向火心介绍他的孩子们。这时羽崽和风崽正猜测与灰条交谈的是不是灰条故事里多次提到的火心。火心说他们一定会成为像灰条一样优秀的武士。




险路惊魂

在又一场太阳石战争中,灰条认识到他内心深处的忠诚从未动摇,于是回到雷族与他的旧日族伴们一起生活,但羽崽和风崽都留在了河族。当他们知道了父亲并非死于战争时,他俩都松了一口气。他们几乎要成为学徒,而且对母族的归属感更强,于是他们都选择留在河族。




力挽狂澜

她成为了学徒,得名羽爪,雾脚是她的导师。

虎星把她、风爪、石毛和雾脚变成了虎族的囚徒,因为他们都是混血猫。他们被关押在一个废弃的的狐狸巢穴里几乎饿死,直到虎星决定处决石毛和两名学徒。石毛驳斥了这一野蛮的行径,说他从未动摇他对河族的忠诚。虎星说假如他想证明自己的忠诚,就必须杀死羽爪和她的兄弟风爪。石毛拒绝了虎星,于是虎星派黑条去处决石毛。石毛英勇的战斗,即使已经因极度饥饿而虚弱,还是略胜黑条一筹,直到黑脚加入了这场不公平的格斗并最终杀死了他。羽爪和风爪被带回洞穴,向雾脚讲述了这场悲剧。

乌爪、灰条和火星救出他们三个并把他们带回雷族。因为他们都有雷族血统,雷族对他们表示了欢迎,虽然并不是每只猫都真的这么想。灰条提出他可以和雾脚一起训练羽爪和风爪。在血族大战中她和风爪、黑莓爪、蜡爪还有黄爪一起杀死了邪恶的血族副族长壮骨,为雷族副族长白风的惨死报了仇。在战斗中他们使用了“高跳擒抱”的格斗技法围攻壮骨。血族大战结束后,羽爪和风爪与灰条告别并回到了河族。火星告诉他俩现在灰条已经是雷族的新任副族长,羽爪和风爪都为父亲感到骄傲。




新预言

午夜追踪

羽尾被星族的河族前副族长橡心选中,成为了代表河族寻找午夜的猫。橡心揶揄的询问蓝星她是否认为羽尾没有受到很好的训练,因为羽尾的导师是他们的女儿雾脚。和羽尾一同被选召的还有雷族的黑莓掌,影族的褐皮以及风族的鸦爪。羽尾的兄弟暴毛担忧她的安危,决定陪她一同上路。

叶爪遇见和河族副族长雾脚一起的羽尾和暴毛时,灰条骄傲的告诉她他们都是他的孩子,虽然他们从小就生长在河族。

后来,当鼠爪在旅途中被栅栏卡住时,其他公猫都在争吵,只有羽尾和褐皮冷静的向鼠爪的皮毛中揉进嚼碎的草叶,使她的皮毛变得顺滑,从而可以脱出栅栏。

在他们遭遇两只大个头宠物猫几天之后,羽尾接到了来自星族的有关咸水的征兆。她将这汇报给了黑莓掌,黑莓掌立刻理解了这征兆的含义。由于鸦爪是当时唯一还没直接接到征兆的猫,黑莓掌建议羽尾先不要把咸水的征兆告诉鸦爪。羽尾对此表示反对,她说鸦爪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难以接触,只不过他是远征队里唯一真正孤单的猫,而她还有兄弟暴毛,黑莓掌也有鼠爪和褐皮陪伴。

在旅途中,远征队在穿越一片开阔原野时遇到了一只狗。听到让他上树的命令之后,黑莓掌冲向了一棵爬满藤蔓的树木,其他猫也跟着爬了上去。但是狗堵住了羽尾的去路,使她无法接近树干。鸦爪突然从树上跳了下去,却没有成功的落在狗身上。他迅速的引走了狗,羽尾立刻爬上了树。不久鸦爪便跑了回来并跳上树枝。接着远征队遇到了波弟

一路上羽尾和鸦爪之间的关系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她是唯一一只能够透过鸦爪的急性子和臭脾气看到他值得去爱的本质的猫。她知道他也有柔软的一面,但是为了向同行的伙伴证明他像任何一名武士一样强壮而勇敢,他主动掩藏了这份柔软。黑莓掌评论说羽尾大概是唯一一只能够把鸦爪叫做蠢毛球而不被回击的猫。




新月危机

羽尾和鸦爪的关系越发亲密起来,他们几乎形影不离。暴毛为姐妹鲁莽的爱情而感到愤怒,尤其是当他想到他们父母异族恋造成的悲剧时。他和羽尾几乎因为混血猫的身份被虎星处死。当暴毛与羽尾对质时,羽尾表现得十分固执,甚至与他小小的吵了一架。最终羽尾向暴毛道歉,但宣称她的感情与他无关,她也不想再就鸦爪的事情多说什么。暴毛表示他只是在关心羽尾而已。

远征队再次启程时,鸦爪开口询问羽尾是否会在他们回到族群之后继续与他相见,羽尾爽快的答应了。在山地她指导鸦爪如何捕鱼。

羽尾成为了急水部落预言中将部落从山地狮尖牙的威胁下拯救出来的银毛猫。然而由于羽尾的银毛被水浸湿而发黑,部落猫没有注意到她,把暴毛当成了预言中的银毛猫。尖牙已经威胁了部落好几个月,轻易的攫走一只又一只猫。部落囚禁了暴毛,希望他像预言所说的那样杀死尖牙。当远征队返回解救暴毛时,尖牙突然来袭并把鸦爪逼到了角落。羽尾告诉暴毛和鸦爪她现在清晰的听到了使命的召唤,她必须去完成它。

为了拯救鸦爪以及部落猫,她跃上了洞顶的钟乳石,尖锐的石柱松动并杀死了尖牙,但羽尾也为此付出了自己的生命。高空坠落的冲击力杀死了她,羽尾只来得及告诉鸦爪她无比的在乎他,并将一直陪在他身边。鸦爪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击溃,哭泣着说她本不该出事,星族的任务还等着她去完成。暴毛也为她哀悼,部落猫这才意识到羽尾才是预言中的银毛猫,而暴毛与此无关。

羽尾死后不久,暴毛恍惚间在瀑布飞溅的水花中看见了两只银毛猫的轮廓,她们是羽尾和银溪。部落猫为表示对羽尾崇高的敬意将她埋葬在部落的圣地,瀑布之上的水潭旁边。暴毛成了完成预言的河族猫,但他宁愿杀无尽部落所言的银毛猫是自己,这样羽尾就不必牺牲。




重现家园

当远征队回到旧森林后,他们意识到如果没有羽尾的话他们可能永远无法完成这趟旅程。暴毛和雷族猫一起去往雷族营地,告诉灰条他女儿的死讯。灰条问他羽尾在哪儿,暴毛把一路上发生的一切汇报给了他。灰条恸哭着说这是不公平的,羽尾长得那么像银溪,性格也与她如出一辙,这使他仿佛又经历了一次银溪故去的打击。

羽尾和母亲银溪一同以灵魂形态遥望鸦爪的武士命名仪式。鸦爪请求高星允许他为自己选择武士名的后缀,而不是按照规矩由高星指定。高星批准了他,于是鸦爪得名鸦羽,借此纪念没能走完旅途的羽尾。




星光指路

当叶爪发现了月池时,羽尾是现身的星族猫之一。她告诉叶爪她现在行走在星族与杀无尽部落之间。她让叶爪给鸦羽带一个口信——他不该沉浸在过去的悲伤之中,在他们于星族重聚之前他还必须走过许多个季节。她还说他不该对活着的猫熟视无睹,特别是一只他已经开始越发关注的猫。

后来当鸦羽遇到滑落悬崖的叶池时,他呆住了,想起了羽尾的坠亡,以及他无力救回她的痛苦。他救起了叶池并向她表白了他的爱意,但却仍因自己竟在羽尾去世之后这样短的时间内就又对另一只母猫产生了感情而慌张。




黄昏战争

由于蛾翅并不信仰星族,羽尾不得不向叶池托梦,让她警告河族当心两脚兽带来的威胁。当羽尾的灵魂拜访叶池的梦境时,叶池十分惊恐,因为她觉得羽尾会为她对鸦羽暗生情愫而发怒。羽尾安抚了叶池,说她只希望鸦羽能过得快乐,从不介意他在一生中爱上不止一只猫。




日落和平

羽尾拜访了叶池的梦境,领着她去见河族的巫医学徒柳爪,希望叶池承诺指导柳爪补上蛾翅没法教导她的部分。叶池将负责教会柳爪辨认并解读星族降下的征兆,因为蛾翅缺乏对星族的信仰,没法独自教导学徒。




三力量

驱逐之战

暴毛告诉尖石巫师,他的姐妹羽尾虽然是族群猫,却为了部落付出了她的生命。如果不是羽尾的话,现在部落猫大概已经被尖牙吃光了。

叶池和松鸦爪拜访星族时看见羽尾为急水部落带去猎物,羽尾说他们需要她的帮助,而且现在她既是杀无尽部落的成员又同时属于星族。

当群猫跟着溪儿与暴毛返回星族时,鸦羽一直与其他猫保持着距离,并在经过瀑布旁的一棵树时躬身行礼。狮爪问褐皮他在干什么,褐皮回答说鸦羽正悼念羽尾,那只当初被选召的河族猫。狮爪接着问既然鸦羽和羽尾来自不同的族群,为什么鸦羽如此悲伤。褐皮告诉狮爪,鸦羽深爱着羽尾,然而羽尾却为了从尖牙爪下拯救他还有部落猫付出了生命。狮爪看到风皮恼怒的盯着鸦羽,因为鸦羽在他的母亲夜云之外还深爱过别族的猫。




星预言

第四学徒

当雷族猫忙着讨论第四只猫究竟是谁时,羽尾出现了,因为她深切关心着有关鸦羽的一切。当黄牙咆哮着说这是雷族的私事时,羽尾回应说松鸦羽和狮焰都是鸦羽的儿子,他们身上有一半的风族血统,而且她像在场的任何一只猫一样为冬青叶的牺牲而感到悲伤。黄牙轻柔的告诉羽尾,松鸦羽以及他的手足不是她的孩子。




短篇电子书

雾星的征兆

羽尾出现在雾脚的九命仪式上。她赐予了她的旧日导师一条接受命运之命,无论命运看起来多么崎岖坎坷。雾脚感受到这条命仿佛吞下一根无法被吐出的鱼骨,暗自怀疑这是否预示着她的族长生涯将遍布挫折。




灰条历险记

武士失踪

她和银溪一起出现在灰条的梦境中,告诉他暴毛仍然活着。羽尾安慰灰条说她和母亲在一起生活的很好。




荒野手册

族群的秘密

羽尾是引领读者参观旧森林河族营地的猫。

当褐皮讲述远征队抵达旅途的终点、午夜的巢穴时,她提到她和鼠爪、黑莓掌一起跌落沙崖后,羽尾毫不意外的成为了第一个沿着石块和崖壁顺利下到洞穴的猫。

当鸦羽提到异族的禁忌之恋时,他说羽尾曾是唯一懂他的猫。然而她却为了远征队以及部落猫付出了自己的生命。那时鸦羽只想将一生奉献给风族,然后去往星族与羽尾重聚。然而他说当他救起叶池时他满脑子都是羽尾的坠亡,以及他无力救回她的痛苦。当叶池看着他的时候,鸦羽想起羽尾的眼神与她那样相像。




族群的猫

羽尾在书中有她自己的篇章。

岩石告诉小蝰蛇小苔藓小梅花,羽尾有一半的河族血统和一半的雷族血统。暴毛和羽尾是彼此的唯一依靠,他俩从小就未曾分开。岩石告诉幼崽们,羽尾是一只温柔的猫,但她也是一名忠诚勇敢的武士。她体会过被放逐、被孤立、被迫害的感受。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杀无尽部落会选中她成为预言的一部分。羽尾完成了她的使命,代价却是她年轻的生命。




终极指南

她在〈灰条与米莉篇〉中出场。银溪在生产时因大出血而死去,将羽崽和风崽留给了他们的父亲灰条。当雷族没有像灰条希冀的那样宽容对待这两只混血幼崽时,他带着孩子们加入了河族。风崽和羽崽在河族茁壮成长,并成为了优秀的武士。

在〈炭毛篇〉中提到炭毛一直为没能挽救银溪的生命而内疚,这名河族猫后在产下羽尾和暴毛的过程中难产而死。在〈黑莓掌篇〉中提到黑莓掌在寻找午夜的旅途中艰难的维持着远征队的团结,尤其是在羽尾悲剧的牺牲之后。

羽尾在黑莓掌的九命仪式中出场。当黑莓掌在星族众猫之中认出羽尾时,他感到很惊讶。羽尾告诉黑莓掌她现在和杀无尽部落在一起,但现在她将赐予他九命之一。黑莓掌为将她留在山地的事向羽尾道歉,但羽尾告诉他预言早已注定了她的命运。她现在属于山地,却从未忘记族群里的一切,一直密切关注着他们。她赐予了黑莓掌一条命,让他别忘了把目光投向边界之外,在不起眼处看到生机,看到过去的猫未曾涉足过的路。这条命使黑莓掌回忆起了山地与瀑布。在消失前她轻声对黑莓掌说她一直都在。

在〈褐皮篇〉中,褐皮用足够的耐心透过鸦爪的暴躁看到了他掩藏的内向性格,并鼓励羽尾也看到他内在的闪光点。褐皮可能会为此后悔,因为这或许促使羽尾做出了牺牲自我从尖牙口下救出鸦爪的选择。

她也在〈鸦羽篇〉中出场。羽尾透过鸦爪内向的性格与刻薄的言辞看到了他内在勇敢忠诚的武士之心,以及那些值得去爱的闪光点。鸦爪以爱回应了她,被她的幽默与温柔逐渐软化,与同行的别族猫建立了友谊。他们从午夜处踏上归途时路过了正被尖牙捕杀的急水部落。他们设计引来了尖牙,却没能困住它。鸦爪被尖牙逼到了角落,这时羽尾跃上了洞顶垂下的尖石,使其松动脱落钉入尖牙的脊背杀死了它,但羽尾也为此在坠地时付出了自己的生命。鸦爪明白他曾深爱的猫为了拯救他牺牲了自己。为了纪念羽尾,他为自己选择了武士名号。叶池向鸦羽传递了来自羽尾的口信,于是鸦羽得知羽尾仍旧关心着他,并鼓励他坚持前行。鸦羽一直不愿羽尾淡出自己的脑海,直到他成功的救了叶池,意识到他似乎更爱眼前的这只猫。

〈钩星篇〉中提到了羽尾。钩星的女儿银溪爱上了雷族的灰条并在河对岸太阳石的荫蔽下生下了羽尾和暴毛。在〈枫荫篇〉中也提及了这一事件,当银溪与灰条坠入爱河并死于难产时,枫荫感到无比喜悦。在〈银溪篇〉中,当银溪发觉自己怀上了灰条的幼崽时,她既感到恐慌又为他们终于有了共同的下一代而欣喜。然而她却在太阳石下生下羽尾和暴毛时突发难产大出血而死,没能再和灰条走到一起。

她也在〈豹星篇〉中出现。豹毛对武士守则非黑即白的解读使她坚信钩星对混血猫——尤其是羽尾和暴毛——过分宽容的态度是一种极度虚弱的表现。〈雾脚与石毛篇〉提到雾脚和石毛是暴毛和羽尾的导师。

羽尾在这本书里也有自己的篇章。羽尾一直不知道她的死于难产的母亲是谁。她和她的兄弟最初留在雷族,但当雷族没有像灰条希冀的那样宽容对待这两只混血幼崽时,灰条带着孩子们加入了河族。当虎星夺取了河族的控制权并对混血猫施加迫害时,羽爪和风爪成了首当其冲的目标。他们被囚禁在废弃的狐狸巢穴中,并目睹了石毛被残忍杀害的过程。火星、灰条和乌爪将他们救回了雷族,但血族之战结束后他们又回到了河族。星族拜访了羽尾的梦境,将她选为前去寻找午夜的猫。她与来自其他族群的猫一同踏上征程,并与风族的鸦爪相爱。返回旧森林时他们遇到了生活在山地的急水部落,羽尾发觉自己成了另一个预言的一部分。杀无尽部落预见到一只银毛猫将拯救部落,使他们免于被山地狮尖牙捕杀殆尽。羽尾完成了她的使命,代价却是她的生命。她被葬在瀑布之上,行走在杀无尽部落之中,却从未忘记族群里的一切,常常现身于族群猫的梦境中指引他们。

在〈蛾翅与柳光篇〉中记载羽尾和叶池拜访了柳光的梦境,带领她找到河族领地之外不远的一丛猫薄荷,使她得以充实河族的药草储备。在〈尖石巫师篇〉中记载杀无尽部落向尖石巫师传递了一个预言,昭示一只银毛猫将把部落从尖牙的威胁下拯救出来。起初尖石巫师认定预言中的银毛猫是暴毛,但当暴毛的计划失败时,尖石巫师暴怒的驱逐了其余的族群猫以及溪儿。但他们和先前被放逐的护穴猫们一同返回了部落,羽尾在杀死尖牙的过程中死亡,拯救了部落。

〈溪儿与暴毛篇〉中两次提到了羽尾。当星族选中羽尾前去寻找午夜时,暴毛坚持要与她同行。最终暴毛只得独自回到族群向灰条和其他族猫宣布羽尾的死讯。〈尖石巫师篇〉提到六只族群猫从神秘的太阳沉没之地而来,仿佛昭示着杀无尽部落的预言即将实现。〈鹰崖篇〉中提到当远征的族群猫初次来到部落时,鹰崖是第一只见到他们的部落猫。当暴毛被部落软禁时,鹰崖护送其他族群猫离开部落领地,为没法与他们建立友谊感到愧疚。

羽尾在〈午夜篇〉中出场。最初被选召的四只猫接到星族的预言,让他们前往新月的方向聆听午夜的声音。黑莓掌、鸦爪、褐皮和羽尾踏上了前往太阳沉没之地的征程,暴毛和鼠爪也自发的加入了他们。他们最终找到了午夜,一只说猫语的獾。午夜告诉远征队族群必须在两脚兽摧毁森林之前找到新的家园,当他们抵达巨岩时,垂死的武士将为他们指明方向。




其他

幼崽补全计划

本节内容源自SuMissing Kits Project,并没有正式出现在任何书籍中。

在《风起云涌》中,藓毛收养了风崽和羽崽。

她当时正在哺育自己的幼崽-曙花,其父亲为蛙跳[8]




细节

趣闻

  • 她具有雷族血统(来自灰条[9]:猫物表)、河族血统(来自银溪[10]:465)、风族血统(来自芦苇羽[11]:139)、天族血统(来自蝰蛇牙[12])。
  • 鸦爪为自己选择“羽”作为他的名号后缀是为了纪念羽尾。[13]:316
  • 凯特认为在星族里鸦羽会选择羽尾而不是叶池,因为“初恋总是胜过一切”。[14]
  • 艾琳·亨特访谈3中,维琪说即使羽尾当初活了下来,她和鸦羽的恋情也很难有什么结果。对于鸦羽来说羽尾还是太年长了,而且那样的话鸦羽就永远没有机会真正的成长起来并完善自己的性格。鸦羽对羽尾的感情更像是高中时代的怦然心动,而与叶池的相伴才能让他获得长久的幸福。[15]
  • 维琪认为如果羽尾活下来并回到了旧森林,她将与鸦羽分道扬镳回到各自的族群去,因为她是一名十分忠诚的武士,能够用理智压制内心的冲动。[16]

勘误

  • 《族群的猫》[17]:68和《终极指南》[18]:132错把石毛写成了羽尾的导师,事实上她的导师应当是雾脚。[5]:253
  • 她曾被描述为有灰色斑点皮毛。[6]:169
  • 在《钩星的承诺》[19]和《武士失踪》[20]:51中她没有被画上条纹。
  • 她曾被错误的形容为有琥珀色的眼睛。[21]:272
  • 在《终极指南》中她被列为风族猫。[18]:108

语录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中文

英文

俄文

非官方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钩星家谱
· ·
图例   雄性   雌性   未知

成员现状




外部链接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Feathertail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1.0 1.1 1.2 新月危机
  2. 星光指路
  3. 3.0 3.1 3.2 疑云重重
  4. 4.0 4.1 4.2 力挽狂澜
  5. 5.0 5.1 5.2 5.3 险路惊魂
  6. 6.0 6.1 午夜追踪
  7. Official Website (2019-01-07). Family Tree.
  8. Su Susann (2016-10-17).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We see Mosspelt as queen in “Rising Storm” (...) It is Dawnkit, who later became Dawnflower. (...) Her father is Frogleap.”
  9. 呼唤野性
  10. 蓝星的预言
  11. 钩星的承诺
  12. Su Susann (2016-09-30).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Adderfang is a descandant of Spottedpelt.”
  13. 重现家园
  14. Kate Cary (2012-08-24). Kate Cary 在 Twitter:"@Spottedpoppy Leafpool of Feathertail!? I don't know! I guess first love always wins out; Leafpool would step aside graciously...as usual :(". 访问于 2016-10-05.
  15. 艾琳·亨特访谈3
  16.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2016-04-21). Sara Reid - Hi Vicky! I'm such a big fan of you and your writing,.... 访问于 2016-10-05. “I think Feathertail would have returned to RiverClan, and would have let Crowfeather go back to WindClan, sadly.”
  17. 族群的猫
  18. 18.0 18.1 终极指南
  19. 钩星的承诺:漫画》
  20. 武士失踪
  21. 风起云涌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