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Wiki.png

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

由于中文书籍尚未出版或其他原因,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如果你对此存在异议或建议,请在此页面的讨论页Project talk:译名讨论中提出。
这表示我们没有礼物了吗?非官

—— 小叶黑莓星《至长夜》

《至长夜》
The Longest Night
Placeholder 200x300.png
美国The Longest Night
中国至长夜
台湾至長夜
作者 凯特·卡里
体裁 短文
出版日期 2015-12-18

《至长夜》非官The Longest Night)是一篇由凯特·卡里在2015年的圣诞前夕于Facebook发表的同人短文。全文分为四段,以灰条为视角。故事提到雷族为了庆祝而装饰营地并准备礼物。但松鸦羽收到了一个预言-至长夜在你们找到星星前将不会结束…

译文

注意:尽管由其中一个作者所写,这是一篇非正剧的同人故事。

第一段

灰条拉长身子将另一颗松果挂在长老巢穴的侧边。

米莉推了推他。“把它挪的高一点。”

“我够不到更高了,”灰条气喘吁吁,他的后腿颤抖着。

雷族正在为了庆祝至长夜而装饰营地。小云雀小叶负责营地边缘的蕨丛,他们的毛皮兴奋的倒竖。小蜜坐在松鼠飞身旁,副族长正戳着武士巢穴上方的冬青。白色幼崽的掌间扣着一个松果。“我可以把这个挂上去吗?”,她害羞的问道。

“当然啰。”松鼠飞低下身子。“爬上我的肩膀。试着把它挂在冬青旁边。”

在小蜜艰难的爬上松鼠飞的背时,百合心慈爱的呼噜着。猫后正站在米莉身旁。“在他们睡下后,我打算每个睡铺底下都塞各一只老鼠。”她坦承道。

灰条四肢落地。“我会做一颗新的苔藓球给他们,”他小心留意着幼崽,低语道。“松鸦羽让我藏了一些猫薄荷小梗进去,让它玩起来更有意思。”

百合心慈爱地对他眨眨眼睛。“谢谢你,灰条。他们会爱上它的。”

就在他刚要开口时,黑莓星从擎天架上高呼。“所有年龄大到能够独自捕猎的猫过来集合听我讲话。”当幼崽满怀希望的跟着族猫走进空地时,他严肃的看着他们。“不包含你们,只有武士能听到这个消息。”

第二段

在灰条跟着族猫走入空地聆听黑莓星的发言时,他同情的对小云雀、小叶和小蜜眨眨眼睛。百合心正将他们赶入育婴室。他母亲将他从猫族大会上赶走已经是好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当时蓝星还是族长。远在火星加入族群之前。一想起老友,悲伤再度刺痛他的心。

在灰条抵达擎天架的阴影处时,他叹了一口气。少了火星,至长夜将会和以前不同了。在他们更年轻时,他们总在长老入睡后,将鼩鼱和田鼠留在巢穴外当作礼物。现在我是长老了,他想道。他坐到白翅罂粟霜背后,希望年轻猫会留些礼物给他。

米莉推开鼠须莓鼻在他身旁安坐。她焦虑的仰望黑莓星。“他看起来很担忧。”

灰条跟随她的目光。雷族族长在族群聚集时不停的在擎天架上踱步。

百合心挤过他。她瞄了一眼育婴室。“幼崽们对于至长夜相当兴奋。我希望他们能在集会时保持安静。”就在她说话时,黑莓藤巢穴内传来了他们的叽喳声。

“真不公平。”小叶抱怨。

“为什么我们不能听?”小云雀同意。

“嘘!”小蜜焦虑的喵道。“百合心说如果我们太吵,星族就不会送礼物给我们了。”

百合心的皮毛在白翅和罂粟霜同情的瞄了她一眼时不自觉的波动着。“如果他们没有喵的太大声的话。”她恼怒的说。

“他们只是幼崽。”灰条安慰她。他可以闻到她呼吸里的新鲜鼠味。他的肚子咕噜着,倾身靠向米莉。“希望无论黑莓星在担忧什么都不会花太久。我饿了。”他渴望地看向猎物堆。那里只剩下一只瘦巴巴的画眉了。族群正处在秃叶季最盛之时。但从明天起,白天将会加长,猎物会开始回到森林里。

黑莓星打断了灰条的思绪。他从擎天架向下俯望,焦虑在眼里燃烧。“星族跟松鸦羽说话了。”

灰条转头看向坐在自己巢穴入口的雷族巫医。在黑莓星接续时,他蓝色的盲眼依然什么也没透露。

晴天警告说至长夜可能永不结束。”

喵声不安的在族群中传开。一声惊叫从育婴室传来。小叶探出头。“这表示我们没有礼物了吗?”

黑莓星的目光飘向幼崽。“我真希望它所代表的意思只有这样。”他阴沉的咆哮道。

灰条的肚子一紧。至长夜也许永不结束。星族想表达什么呢?他望向天空。厚厚的雪云聚集在山谷上。

米莉移近了一些,她的软毛蹭着他的,并对黑莓星喊道。“星族有告诉我们该怎么做吗?”

黑莓星茫然的回望她。“他们说日出只有在我们找到星星时才会回归。”

第三段

灰条费劲的穿过覆满厚雪的空地。雷族昨天挖出来的深沟已经填满了新雪,深到他的脚掌踩不到冰冻的地面。

他在冰冷的空气刺穿毛皮时打了一个寒颤。在至长夜过后,雪依然飘落,天依然漆黑。暴风雪蹂躏了森林三天。至少今天早上的风终于停了,在一片死寂中,灰条可以听到树枝因为雪的重量传出的嘎吱声。

“我好饿喔。”小蜜哀戚的喵声从覆满厚雪的育婴室传出。

“我们很快就会去捕猎了。”百合心保证。

灰条希望猫后是对的。他自己的肚子因为饥饿而凹陷。暴风雪让捕猎绝无可能。一团雪落在他的身旁。他向上看。黑莓星正从擎天架上扫望。“暴风雪已经停了,”灰条满怀希望地说。“也许至长夜终于结束了。”

“我们还没找到星星。”黑莓星阴沉的咆哮道。

灰条的肚子因为想起星族的预言而紧绷着。至长夜在你们找到星星前将不会结束。

雷族族长望向天空。黑云正在移动。“看起来另一场暴风雪要来了。”

“我们应该在尽可能的捕猎。”灰条建议。

“我已经送出两只巡逻队了。”黑莓星对入口被踩乱的雪点了点头。

“我可以去帮他们。”灰条没法在族猫挨饿时待在他的巢穴里。

“太冷了。”黑莓星警告。“你的毛皮没有以前厚了。你应该和米莉待在一起。”

灰条瞪着他。“我的毛皮够厚了。”他咆哮道。“而且在这种雪天,猎物很难找。我想要帮助我的族群。”

黑莓星点点头。“那我会和你一起去。”他爬下乱石堆,洒了灰条一身雪。

灰条甩了甩他的毛皮。他在冷风里尝到了一丝气味。暴风雪很快就会来了。“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黑莓星对上他的视线,恐惧在琥珀色的深处闪烁着。“快走吧。”

肩并肩,他们走向了入口。

第四段

在灰条和黑莓星扛着风前进时,树枝上的雪都被刮了下来。

黑莓星慢了下来。“我们应该回营地。”

“我们还没捉到任何猎物。”灰条甩着他的毛皮。雪贴在上头,冻住了毛尖。他的脚掌被冻的发疼。“百合心的幼崽在挨饿。”

“我们冻死在这场风暴中也帮不上他们的忙。”黑莓星严肃的看着他。

灰条推开雪前进。“前头有个老鼠巢穴。我好几个月前找到的。它一向是秃叶季捕猎的好地点。”他回望黑莓星。“你回去吧。”

“我不会扔下你。”

“你必须回去检查其他巡逻队是不是平安返家。他们对族群来说比我还重要。”灰条看到雷族族长的眼里闪过一丝犹豫,知道他切中了要害。“族群需要你。我可以照顾我自己,”他加压。“巢穴就在前头几尾长。我查看过之后就会回去山谷。”

“好吧,”黑莓星不情愿的同意了。“但别太久。”他垂下头,然后返回了营地。

风开始咆哮的摇着树。雪抽打着树桩。灰条在雪花黏在他的脸上时眯起了他的眼睛。在他走向一棵高橡树时,回忆淹没了他。他曾和火星一起在这种下雪天一起捕猎过。当时他们都还没来到湖区,都还是爪字辈,两猫比赛谁能把最肥的老鼠带回猎物堆。

饥饿在他的肚子里怒号,把他从思绪中拉回。老鼠巢穴还在吗?如果他挖的够深,他能找到吗?

一丝火焰映入他的眼帘。愣了一下,他从两棵树间窥看。虽然掩在大雪纷飞的阴霾下,他依然看到了橘红色的毛皮。一只公猫!另一只猫在这里做什么?宠物猫在风雪天迷路了吗?

公猫的毛皮仿佛附有星光的闪烁着。在一个熟悉的老气味碰到他的鼻子时,他倒抽了一口气。两只闪亮的绿色眼睛在公猫转头时和他相望。

灰条的心跃着。“火星!”他把自己拖过厚雪堆。

火星在看到他时眨了眨眼。“灰条?是你吗?”

“当然是我!”灰条挤到他的老朋友身旁,快乐溢满了他的胸口。“你在森林里做什么?”

火星凄凉的看着他。“我想念我的老族猫。”

“但你现在已经有星族了。”灰条惊讶的瞪大了眼。谁会想要离开能够无尽捕猎的阳光草地跑到这里来呢?

火星似乎没有听到他。绿色的圆眼闪烁着情绪。“能看见你真好。雷族过的如何?至长夜怎么样了?你有给长老留口饭吗?”

灰条温柔的用口鼻碰了碰火星的脸颊。“我现在是长老了,记得吗?”

“你?”火星呆望着他。

“你一定知道的啊。”灰条轻声喵道。

火星闭上眼睛,仿佛想藏住哀伤。

灰条贴近他。“能再看到你真好。但我不能待在这里。回星族去吧。雷族永远近在咫尺。我们会将你放在心中,永远都会。”

火星毛皮上的星星似乎闪烁的更烈,狂风在他们身旁咆哮。“但我很想你。”

“你必须回去。”预言闪过灰条的思绪。至长夜在你们找到星星前将不会结束。“星族需要你。我们现在有黑莓星了。他是一个好族长。你在选他当副族长的时候选的很好。雷族和他在一起很安全的。”

“我知道。”火星的口鼻碰着灰条的脸颊。“但离开好难。”

“我想你。”灰条低语。“但我很快就会去找你。”在他说话的当下,火星炽烈的毛皮开始淡去。上头的星星渐渐黯淡消失。他的身形越来越浅,直到地上只剩下脚印。

“再见。”在风卷走了火星余下的气味时,悲伤吞没了灰条。突然间雪小风弱,树也不再摇动。森林归于寂静。“我找到了星星。”暴风雪已经停了。至长夜终于可以结束了。

当灰条听到雪下传来了猎物的窸窣声,他的心雀跃了起来。老鼠!百合心的幼崽今天有得吃了。在他热切的挖向老鼠巢穴时,火星的记忆在他的思绪里燃烧着。

外部链接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德语)The Longest Night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轮回51WOLF
0

给我一种果然火星和灰条是真爱的feeling:joy:

2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