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钩爪不用再忍受他(甲虫鼻)的自吹自擂了。可是,钩爪想念田鼠掌说的冷笑话,还有花瓣尘对自己的默默鼓励。

—— 旁白,钩星的承诺》,第102页

花瓣尘
Petaldust
美国Petaldust
中国花瓣尘
台湾花瓣塵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Q634)[1][2]
过去 河族 (Q630)[3]
名字[?]
幼崽 小花瓣Petalkit)[4]:猫物表
学徒 花瓣爪Petalpaw)[4]:56
武士 花瓣尘[4]:148
血缘 [如何编辑?]
父亲 雹星 (Q2492)
母亲 回声雾 (Q2735)
亲兄弟 田鼠掌 (Q3166)甲虫鼻 (Q2760)[5]
教育 [如何编辑?]
导师 泥毛 (Q2966)
出现于 [如何编辑?]
钩星的承诺 (Q179)
红尾的恩债 (Q3565)[猫物闲角]
数据项
Q2695:河族母猫,自《钩星的承诺》登场的角色

花瓣尘Petaldust)是一只绿色眼睛[6]的玳瑁色母猫。

生平

长篇外传

钩星的承诺

小花瓣是回声雾和雹星的女儿,她和小甲虫、小田鼠是同窝手足。在引子中,她紧抓着她的母亲回声雾。后来,她和她的手足们跟着回声雾走出长老巢穴,浑身湿透。

当回声雾责备小甲虫和小田鼠不该笑话小暴时,小花瓣说她没有嘲笑他。当小暴试图爬上树枝时,她称赞他非常勇敢。她和小甲虫、小橡、小暴和小甲虫缠着雹星,想要帮忙重建营地。她坚持认为他们能帮得上忙。

小暴告诉小橡,他和其他的幼崽们睡了一整晚。小甲虫和小田鼠开始抱怨他们肚子很饿,小花瓣则说巡逻队很快就会给他们带回新鲜猎物,并探身轻柔地抚平小甲虫乱糟糟的毛发。她的手足蹒跚走出育婴室,被落下的小花瓣连忙冲出去并叫喊着让他们等等她。他们去找水獭斑询问关于捕鱼的事,而小暴和小橡溜出了营地。

在小暴终于在跌坏下巴后被从黑莓果的巢穴里放出来时,他看到小花瓣和她的手足在空地上玩苔藓球。当看见小暴时,她说她和她的兄弟们都想看望他,但雨花却不让他们去。当小橡向小暴展示训练角时,回声雾的三只幼崽返回育婴室,扭打着争执该由谁先进去。小花瓣从小甲虫的身上爬了过去,小甲虫大叫着抗议说这不公平。当小暴差一点就碰到从育婴室顶上垂下来的芦苇时,小花瓣祝贺他已经离得很近了。雨花让他们去巢穴外面玩,小甲虫也大声说他们应当去玩苔藓球,而他要当抓球的。小花瓣摇摇晃晃地跟着他跑出去,抱怨着他上回就是抓球的那个。

当雹星宣布橡爪成为学徒时,花瓣爪大声高呼她的新同巢猫的名字。甲虫爪说他这下可算明白为什么雹星要让水獭斑而不是贝壳心做他的导师了。水獭斑听见了他不礼貌的言论,罚他去打扫长老巢穴。花瓣爪主动提出要帮他一起打扫。

当小钩从农场回来时,花瓣爪和田鼠爪很高兴重新见到他,而甲虫爪说他看起来长胖了许多,像个宠物猫一样。

花瓣爪晋升成了武士花瓣尘,而她的兄弟们得名田鼠掌和甲虫鼻。钩爪在她离开学徒巢穴后怀念她的默默鼓励。

在一次森林大会上,花瓣尘说这次实在是太安静了。当雹星召开族会时,她安慰刚从厕所通道走出来的田鼠掌,说他什么都没有错过。当雹星宣布他们将把太阳石从雷族手中夺回时,花瓣尘激动地说这将是她参与的第一场战斗。她发誓如果有必要,她将拼死战斗。

与雷族的太阳石之战结束后,花瓣尘看上去很紧张,因为雹星可能会因伤势过重而丢掉一条命。当波掌抱怨他们没能赢得太阳石、木毛也对雹星的战术指手画脚时,花瓣尘厉声斥责他们闭嘴。为了让她和田鼠掌安心,钩爪找了个借口去黑莓果的巢穴里探望雹星。

又一次森林大会过后,钩爪注意到花瓣尘在营地外踱步。她无比激动地问雹星有没有看见她的兄弟们。当雹星询问她为什么要找他们时,花瓣尘回答说由于微光毛开始了生产,田鼠掌和甲虫鼻出去找参加森林大会的队伍了。

一队河族猫标记太阳石边界归来时,花瓣尘得意地说雷族猫别想争得这块领地。

花瓣尘和杉毛从太阳石返回营地。耕尾向花瓣尘询问临产的亮天的发烧怎样,花瓣尘说如果病情恶化她一定会告诉他们。

钩嘴建议派一支边界巡逻队去两脚兽的桥和篱笆附近,并挑了田鼠掌、橡心、柳风灰池和花瓣尘。当田鼠掌抱怨他们为什么不能捕猎,并说钩嘴不能因为提议派出巡逻队就把自己当族长时,花瓣尘顶了顶并说但那的确让他成为了巡逻队队长。

很快巡逻队碰上了两脚兽,两脚兽抓走了柳风。花瓣尘问族猫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他们返回营地后,花瓣尘注意到去攻打雷族争夺太阳石的队伍战败了。

在一个落叶季,钩嘴看到白牙和花瓣尘追着一只小白狗狂奔。他俩一直并肩前进,直到白牙跃过一丛莎草,而花瓣尘拐了个弯绕过它,踏进了河边的浅水中。当花瓣尘和白牙停止追逐时,钩嘴祝贺他们这是次成功的驱逐,花瓣尘感谢了他。然后她告诉钩嘴,橡心看到雷族武士出现在了太阳石附近,正前去驱逐他们。

当花瓣尘被选中和钩嘴、橡心还有泥毛一起参加捕猎队时,她叹了口气说营地外的空气比里面还要冷,希望这说明现在仍是落叶季。当队伍抵达河流时,花瓣尘费力地将一条扭动的梭鱼拖出水面。钩嘴赶忙去帮她,但他刚一拖住鱼,花瓣尘就失去平衡掉进了水里。她爬回岸上后立刻询问钩嘴有没有杀死那条鱼。钩嘴向她保证那条鱼已经成了新鲜猎物,橡心开玩笑地说他并不确定她是否有必要下水游泳。花瓣尘一边来回踱步保持体温一边回答说她在抓到鱼前并没意识到它有多大。然后她又问为什么雷族从不捕鱼。当橡心发觉这次的雷族领地没有什么动静时,钩嘴解释说他们大概在哀悼雪毛。花瓣尘问他是否能确定这一消息,然后对她的死因表示了好奇。

从森林大会上回来后,花瓣尘赞扬了橡心,说当时每只猫都在听他说话,然后她询问橡心当时是否感到紧张。

花瓣尘将叶片编入育婴室的围墙中,这时雹星通知她参加一项特别任务。花瓣尘丢下她的树叶捆,和莎草溪还有豹毛一起跑向了雹星。花瓣尘问他们需要做什么,雹星解释说鸟鸣需要一些干草来垫窝,这样她的咳嗽才能好转。这支由雹星、钩嘴、莎草溪、豹毛和花瓣尘组成的队伍收集了干草之后开始捕猎,但一大群家鼠冲了出来。钩嘴大声地让花瓣尘去寻求支援,于是她冲出了谷仓。她及时地带回了波掌、木毛、日鱼黑掌枭毛

当雹星为了收拢一堆干草被家鼠杀死时,花瓣尘、她的手足以及他们的母亲都悲痛欲绝。钩嘴看见他们坐在柳树下,目光呆滞地凝望着雹星的尸体。

花瓣尘和蛙跳将芦苇编进长老巢穴,为即将到来的秃叶季做准备。当花瓣尘把草茎末端也塞进墙壁后,钩嘴让她带杉毛、柔翅还有波掌去巡逻。他让他们去巡逻太阳石处的边界,但花瓣尘指出木毛已经查过那边了。

其他

幼崽补全计划

本节内容源自SuMissing Kits Project,并没有正式出现在任何书籍中。

她和白牙生下了燕尾[7]

家谱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Petaldust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某时间点 —
  2. wdref:f7e05f61a89152fd500ac7a782017193f5f16ba3
  3. 钩星的承诺 (Q179) — 某时间点
  4. 4.0 4.1 4.2 钩星的承诺
  5. 钩星的承诺 (Q179)
  6. Su Susann (2017-03-17).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Petaldust has green eyes.”
  7. Su Susann (2017-03-01).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 时间线. Facebook. “(...) Petaldust and Whitefang found love in each other and had a single kit in their litter: Swallowkit – later Swallowpaw and as a warrior Swallowtail (...)”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中以“starclan”名字定义的<ref>标签没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