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我受够了被当成特殊的猫对待!我只想和其他猫一样。

—— 荆棘光对黑莓星,关于特殊待遇的问题,黑莓星的风暴》,第29页

荆棘光
Briarlight
美国Briarlight
中国荆棘光
台湾薔光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Q634)[1]
过去 雷族 (Q627)[2]
生平
年龄 死时约61个月(合5.08年)[3]:158
死因 疾病[4]:16章
名字[?]
幼崽 小荆棘Briarkit)[3]:158
学徒 荆棘爪Briarpaw)[5]:猫物表
武士 荆棘光[6]:176
血缘 [如何编辑?]
父亲 灰条 (Q714)[7]
母亲 米莉 (Q2934)[7]
亲兄弟 黄蜂条 (Q2719)[7]
亲姐妹 梅花落 (Q2917)[7]
半兄弟 暴毛 (Q2487)[8]
半姐妹 羽尾 (Q3459)[8]
教育 [如何编辑?]
导师 刺掌 (Q2558)[9]
出现于 [如何编辑?]
天蚀遮月 (Q155)
暗夜长影 (Q156)
拂晓之光 (Q157)
第四学徒 (Q158)
战声渐近 (Q159)
暗夜密语 (Q160)
月光印记 (Q161)
武士归来 (Q162)
群星之战 (Q163)
学徒探索 (Q170)
雷影交加 (Q171)
天空破碎 (Q172)
极夜无光 (Q173)
烈焰焚河 (Q174)
风暴来袭 (Q175)
黑莓星的风暴 (Q182)
虎心的阴影 (Q185)[猫物闲角]
鸦羽的拷问 (Q186)
冬青叶的故事 (Q187)
雾星的征兆 (Q188)[猫物闲角]
鸽翅的沉默 (Q192)
褐皮的族群 (Q3566)
斑毛的叛变 (Q4337)[猫物闲角]
终极指南 (Q204)
数据项
Q2795:雷族母猫,自《三力量》系列登场的角色

荆棘光Briarlight)是一只天蓝色眼睛的深棕色母猫。

生平

更多资料:荆棘光/生平

荆棘光曾是一名在火星黑莓星的领导下于湖区领地服务族群的雷族武士

小荆棘灰条米莉的女儿,小梅花小黄蜂的同窝手足,排行老大。她成为了学徒荆棘爪,由刺掌指导。就在他们即将完成训练前夕,她因为一棵倒塌的大树砸断脊椎而造成后肢瘫痪。尽管如此,她依然和手足一同参加仪式并获得了武士名号。此后,她长年待在巫医窝进行复健,保持胸腔干净。虽然米莉总是因为她的事大惊小怪,她仍和松鸦羽及手足们建立了良好的友谊,有时也会帮忙做一些巫医窝的杂事。

在一次雷族爆发的腹部疾病中,她染病后没有能够挺过,这让巫医们十分沮丧。她在亲朋好友的围绕中过世,并加入了星族。死后,她的身体恢复如初,自此之后她都能像正常猫一样随心所欲地奔跑。

细节

外貌

官网家谱图示
  • 她是一只天蓝色眼睛[10]:猫物表的深棕色母猫,[3]:158皮毛光滑。[6]:178
    • 她生前下腰椎受损,后肢瘫痪。[6]:173-174、154
  • Su[?]认为她是短毛。[11]

作者声明

  • 最初她本来只会在《战声渐近》受伤后存活一小段时间,[12]但她一直活到了《烈焰焚河》才过世。[4]:16章
    • 维琪透露说荆棘光本不该活这么长。但在维琪起草荆棘光的故事时,她的表亲之一瘫痪了。因此维琪决定让荆棘光存活,并根据表亲的生活记录她的康复,力量和灵魂。[13]
  • 凯特证实她不能有孩子,[14],因为她的伤是永久性的。[15]
  • 凯特认为米莉仍然爱着梅花落和黄蜂条,[16]如果荆棘光不曾受伤,她将很愿意多花点时间陪伴他们。[17]
  • Su[?]认为她和松鸦羽只是亲近的朋友,并没有任何爱情的成分存在。[11]

趣闻

  • 她具有天族血统(来自蝰蛇牙[18])、宠物猫血统(来自米莉[19]:159)。
  • 在同窝手足中,荆棘光是最年长的,[20]:48梅花落和黄蜂条的长幼顺序则未曾公布。
  • 梅花落Blossomfall)荆棘光Briarlight)黄蜂条Bumblestripe)的英文原名正巧都为B开头。[6]:176

勘误

  • 她曾被错误地描述为公猫。[3]:234
  • 她的名字曾被错误地拼写为“Briarraw”。[5]:14
  • 她曾被错误地称呼为亮心[21]:117
  • 她曾被错误地描绘为黄绿色眼睛。[20]:48
  • 尽管死于《烈焰焚河》中,[4]:16章她却被列在《风暴来袭》的猫物表上。[22]:猫物表

语录

松鸦羽
你感觉不到我的爪子,对吗?
荆棘爪
感觉不到。
松鸦羽
你的脊柱断了。你之所以不觉得痛,是因为你的感觉无法从断裂的地方传递过去。对不起。
荆棘爪
为什么?如果我感觉不到疼痛,难道不是件好事吗?
松鸦羽
这意味着你的腿再也感觉不到疼痛了。你的后腿再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 松鸦羽告知荆棘爪她的伤势,《战声渐近》,第168页

松鸦羽
怎么啦,没胃口?
荆棘光
没胃口。
松鸦羽
撒谎。
荆棘光
你说什么?
松鸦羽
你也许能骗过米莉,但骗不了我。你真的以为让她这样担心是公平的吗?你就这么固执地认为,因为自己不能捕猎,所以就没资格吃东西?
荆棘光
你在说什么啊?
松鸦羽
我知道你不觉得你是在撒谎。但这没那么简单。
荆棘光
我不能捕猎,就不应该吃东西。
松鸦羽
黛西也不捕猎。难道她就该饿死?
荆棘光
可她在照料幼崽。
松鸦羽
黛西休息的时候,你不是也和他们玩苔藓球,逗他们开心吗?
荆棘光
任何一只猫都能那样子。
松鸦羽
那波弟和鼠毛呢?他们也不捕猎。
荆棘光
他们老了。他们已经为族群捕获了足够多的猎物。
松鸦羽
但他们已经不能再捕猎了。我们为什么不能让他们现在就死呢?
荆棘光
当然不能!他们是族群的一部分。我们有权利照顾他们。而且,如果没有他们,族群将不再一样。
松鸦羽
你认为族群没有你还会一样吗?族猫给你带新鲜猎物来,是因为他们认为你有资格吃猎物,还因为照料族猫是武士的职责。他们都为能够帮助你而自豪。
荆棘光
我只希望我能做些事回报他们。

—— 松鸦羽与荆棘光,《暗夜密语》,第147-148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黑莓星
你有没有事?我能帮上忙吗?
荆棘光
我怀疑。我受够了被当成特殊的猫对待!我只想和其他猫一样。
黑莓星
你说什么?你想像波弟吗?你想给我讲个故事吗?或者,你想变得和蛛足一样,不好意思和黛西说话,尽管她已经是他的孩子们的母亲?又或许你想成为露爪,住在学徒巢穴里,皮毛上一股鼠胆味?我们大家都不同。
荆棘光
我知道。但有时,做荆棘光真的很难。

—— 荆棘光与黑莓星,《黑莓星的风暴》,第29页

但是,我对星族为我选择的道路无怨无悔,我为我所有的孩子自豪。我为梅花落的勇气和战斗技能自豪;我为黄蜂条的忠诚和同情之心自豪;我为荆棘光的勇敢、谦卑和永不气馁自豪。

—— 灰条在长老仪式上表扬他的儿女,《黑莓星的风暴》,第304-305页

可她从不放弃,而且好像从不自怨自怜。

—— 赤杨爪的想法,关于荆棘光,《学徒探索》,第66页

叶池
我们今天要绕圈跑。我想荆棘光的速度变快了。
荆棘光
我没有变快。是你变慢了。
叶池
你为什么不等捕猎巡逻队回来呢?
赤杨心
我讨厌浪费猎物。
荆棘光
在你还可以的时候浪费吧。秃叶季要来了。到时你会有很多机会吃陈腐猎物的。
赤杨心
谢了。但我好饿,这只老老鼠可能都会是顿美味佳肴。
叶池
再一圈。我们来看看这次你能不能不能停下来的做完。
荆棘光
你才是那个一直停下的猫。你一定要跟营里的每只猫都说上话吗?

—— 叶池、荆棘光和赤杨心,《极夜无光》英文版,第68页暂译

在雷族,我们有只断了脊椎的猫。她是整个族里我见过最开朗的猫了。

—— 枝爪对鳍爪,关于荆棘光,《极夜无光》英文版,第49页暂译

当她的同窝手足都得到武士名时,荆棘光也得到了一个,映照着她炽烈燃烧的灵魂,彰显她所付出的那无比艰难、独一无二的学徒期。

—— 旁白,关于荆棘光,《终极指南》英文版,第49页非官

仪式

敬请期待

图集

家谱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Briarlight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松鼠飞的希望 (Q3561)
  2. 《天蚀遮月》第十一章 (Q1160)《烈火焚河》第十六章 (Q3748)
  3. 3.0 3.1 3.2 3.3 天蚀遮月
  4. 4.0 4.1 4.2 烈焰焚河
  5. 5.0 5.1 第四学徒
  6. 6.0 6.1 6.2 6.3 战声渐近
  7. 7.0 7.1 7.2 7.3 《天蚀遮月》第十一章 (Q1160)
  8. 8.0 8.1 wdref:0367d90141df24171324a81aef7c37f06f7a1a46
  9. 第四学徒 (Q158)战声渐近 (Q159)
  10. 黑莓星的风暴
  11. 11.0 11.1 Su Susann (2016-08-08). 站内截图. Facebook. 原页面 归档于 2021-03-23.
  12. 艾琳·亨特访谈7
  13. 预料之外的剧情〉(2019-12-18). 站内截图. WarriorCats.com. 原页面
  14. Kate (2015-07-31). 站内截图. BlogClan. 原页面 归档于 2021-03-23. “Briarlight can't have kits I'm afraid, because of her injury.”
  15. 艾琳·亨特答疑-2011夏
  16. Vicky Holmes (2014-08-04). 站内截图. Facebook. 原页面 归档于 2014-08-04. “Hi Amya! As you say, only 23 more days until you find out about Millie and Blossomfall! As for why Blossomfall was so mean to Ivypool and Dovewing, you have to go back to the effects of Briarlight's accident. Millie was so desperate to care for her crippled daughter that she neglected her other children. Bumblestripe coped okay; Blossomfall not so much.”
  17. Kate (2015-08-14). 站内截图. BlogClan. 原页面 归档于 2015-08-14. “Well, of course!”
  18. Su Susann (2016-09-30).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Adderfang is a descandant of Spottedpelt.”
  19. 暗夜长影
  20. 20.0 20.1 终极指南
  21. 武士归来
  22. 风暴来袭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