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使用了标题手工转换:虎星
转换组:基本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我曾离开了你们。(…)但现在我回来了。我带回了能将让我们的族群再度强盛起来的猫。接纳他们,就像我接纳你们。予其忠诚,就如我忠于你们。我已做好领导你们的准备。暂译

—— 虎星对族猫,虎心的阴影》英文版,第410页


虎星
Tigerstar
美国Tigerstar
中国虎星
台湾虎星
猫群
目前 影族[1]:20-21
过去 独行猫[2]:83守护者[2]:14章
临时 雷族[3]:89
生平
年龄 目前约66个月(合5.5年)[1]:20-21
名字[?]
幼崽 小虎Tigerkit)[1]:猫物表
学徒 虎爪Tigerpaw)[3]:77
武士 虎心Tigerheart)[4]:猫物表
副族长 虎心[5]:22章
独行猫 虎心[2]:83
族长 虎星[2]:405
血缘
父亲 花楸掌
母亲 褐皮
伴侣 鸽翅
儿子 小影暂译
女儿 小扑暂译小光暂译
亲兄弟 焰尾
亲姐妹 曙皮
教育
导师 蕨毛 临时[3]:90橡毛[3]:猫物表
学徒 滑须暂译[6]:猫物表狮眼暂译 临时[5]:19章
出现于
在世族群的战争》、《暗河汹涌》、《驱逐之战》、《天蚀遮月》、《暗夜长影》、《拂晓之光》、《冬青叶的故事》、《第四学徒》、《战声渐近》、《雾星的征兆》、《暗夜密语》、《月光印记》、《武士归来》、《群星之战》、《鸽翅的沉默》、《黑莓星的风暴》、《学徒探索》、《族群情仇》、《天空破碎》、《极夜无光》、《虎心的阴影

虎星Tigerstar)是一只深琥珀色眼睛、大个头、皮毛光滑厚重的虎斑纹深棕色公猫,一只耳朵裂开,肩膀宽阔,长尾巴。

生平

更多资料:鸽翅 (雷族)#生平
本小节需要扩充:Lionpaw & Tigerpaw之间的关系。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小虎是褐皮与花楸星的孩子。他与小曙和小火同一窝出生。初次出场时,他们即将成为学徒。[1]黑星日神的劝说下放弃信仰星族后,[7]褐皮把她的孩子们带到了雷族[3]在此期间,蕨毛担任他的导师。他帮助狮爪松鸦爪冬青爪一起“伪造”了星族的预言。[3]随后,日神离开影族,虎爪一家得以重返家园。[3]

后来,他成为了一名武士,名为虎心。[4]在湖水干涸时,他曾与蟾足一并加入寻找水源的队伍中。在这次旅程中,他与鸽爪显得十分亲密。而松鸦爪注意到他会使用虎星的打斗动作,并怀疑他可能被招入黑森林[4]

他曾跨过影族和雷族的边界,在随后被鸽爪嗅出后,他请求鸽爪帮他保密。鸽爪答应了。后来,在雷族与影族之间发生冲突时,鸽爪发现他和藤爪在正面相逢时,点头示意之后即避开了彼此。[8]

之后,他与鸽爪多次在半夜幽会。与之对应,他出现在黑森林的时间越来越晚。虎星对此十分不满,而藤爪则十分担心虎心因为迟到而招致麻烦。后来,他与藤爪成为好友。[9]当藤爪发现鸽爪的身上有虎心的嗅迹时,她指责鸽爪对族群不忠诚。

敬请期待



长篇外传

黑莓星的风暴

敬请期待



虎心的阴影

暗尾的暴政结束后,影族回到了自己的领土。虎心回忆泼皮猫首领的残暴统治,即使在和平降临后他依然无法真正安心。当虎心和双亲逃到雷族避难时,鸽翅一直和他保持距离。然而在寻找枝爪的旅程中,他们的旧情死灰复燃,两猫又再度亲密起来。在影族返回自己的领土后,他们约定在远离雷影边界的天族领土内见面。虎心对于自己已经养成天天见到鸽翅的习惯感到懊恼,同时他也知道重建中的影族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不忠的武士。猫口稀少让他们连维持巡逻队都很辛苦,而花楸星已经失去了族猫的尊重。虎心想要帮助他的父亲和族群,但副族长的重担压得他喘不过气,只有和鸽翅相处的片刻能够忘却一切,换来喘息的空间。

两只猫见面后,虎心发现鸽翅正在颤抖。一开始他以为有谁发现了他们,但鸽翅说没有;接着他暗自担忧她想分手,但鸽翅却说她怀孕了。虎心震惊到脑海一片空白,不假思索的问说是不是他的;鸽翅用脚掌拍了他的口鼻,生气的回说当然是。虎心高兴的问说藤池是否知道,鸽翅摇摇头说她的姐妹最近都不愿和她交谈,可能是因为她怀疑他们正在私下见面。虎心开始担忧这个秘密对重建中的影族带来的冲击,害怕这将会粉碎暗尾死后带来的短暂和平;鸽翅也知道这一点。虎心告诉伴侣说,武士们已经对花楸星失去信心,并似乎开始期望他挺身领导。鸽翅问他是否有这个野心,虎心说他已经尽力协助他的父亲,但这样似乎依然不够。鸽翅哽咽的问说那他们怎么办,虎心安慰她说最终一定会想出办法解决的。他开始想像他们的孩子,并希望鸽翅加入他的族群,认为这样对他们和对影族都最好。鸽翅拒绝,并提到她一直反复做一个梦;梦中她独自在空荡荡的雷族育婴室里,阴影在她离开的时候紧跟在后,如同黑色的火焰般舔食着墙壁,直到整个育婴室都被黑暗吞噬。雷族母猫认为这个梦是暗示她不能在族群生产,而且她已经决定要在三天后离开,前往一个巢穴都高耸入云的巨大两脚兽地盘、在一个顶上有着金雀花丛般尖刺的两脚兽巢穴扶养孩子。她希望虎心可以一起去;后者尝试说服他的伴侣留下,因为他们的族群将会庇护他们。但鸽翅依然坚信她必须离开,即使虎心不去她也会独自上路。

虎心回到营地后,草心提醒他说他们应该去捕猎,对族群和伴侣的担忧如石头般沉在他的腹里,将他的心思扯成两半。虎心望着天族边界,想起自己曾提议将影族部分的领土让给他们,好奇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但他随后说服自己,天族需要一个家;虽然更大的领土表示更多的捕猎机会,但在猫口稀少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无法利用每一块土地。沙鼻兔跃在边界的另一头招呼他,并期许他的捕猎运气比他们更好。虎心觉得运气做不了什么,如果他是更好的武士、儿子和伴侣,也许他所在乎的一切都会少受一点苦。在他分心时,一只兔子被影族捕猎队追到他的脚边,并穿过了边界。雪鸟愤怒的说她以为花楸星才是不可靠的那一个,草心则哼了一声,回应有其父必有其子。虎心抗议的维护父亲,但雪鸟打断他,说她闻到天族的气味。虎心对于他必须不断说服族猫、说服他们天族作为邻居会让影族更安全而感到疲累,他思考自己是否应该真的和鸽翅一起离开。沙鼻随后带着肥兔子出现,并决定将猎物让出。雪鸟咆哮说他们不需要他的施舍,但草心认为他们应该收下。虎心再度尝试说服雪鸟,说他们应该高兴有这么高贵的武士当邻居;影族母猫咕哝说,只有他才觉得丢失掉一半的领土是一件幸运的事。

回到营地后,虎心看到杜松掌领着柳光赤杨心到营地。他有些好奇雷族公猫是否知道鸽翅怀孕,或者获得了任何征兆,但年轻的巫医只是盯着影族族长看。巫医们提到他们正在寻找一只六趾猫,虎心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对它和吞噬雷族育婴室的阴影无关而感到欣慰。他相信鸽翅只是做了普通的梦,因为星族应该会选择向巫医们传达征兆。焦毛认为他们无力派出巡逻队去寻找六趾猫,这让虎心焦虑的认为他更应该说服鸽翅留下,因为他不能在武士稀少的情况下抛下影族;但他发现自己也不免担忧他们的族群已经无力保护他们的幼崽。当虎心回过神时,焦毛和褐皮再度为了当初追随暗尾的事情吵了起来。焦毛失控的攻击了褐皮的眼睛,吓得虎心赶紧跳进去撞开他,停止了打斗。在听到洼光说只是皮肉伤、知道母亲视力不会受损后,虎心感到欣慰。他开始责怪自己,如果不是老想着鸽翅,也许他就能够阻止族猫互相攻击。

洼光唤了他的名字,说有事情想谈。虎心怀疑当下是谈话的好时机,族群依然对于刚才的打斗心有余悸。击石招呼他的族猫去捕猎,虎心对这只公猫安定族群的举动表达了他的感激。影族巫医说他做了一个梦,强烈的阳光照射着影族营地,投射出了又长又黑的影子;然后太阳熄灭了,影子也消失了。洼光问说如果影子消失,是不是也代表影族消失;他认为只要太阳强,影子也会强。虎心觉得太阳代表花楸星,并期待洼光给出一样的答案,但巫医眼里只有担忧。虎心不敢说出他的想法,他觉得如果影族族长需要副族长解释征兆,那将会让他看上去更加虚弱。

虎心离开营地,他想到鸽翅即将离开族群,希望自己能找到其他猫帮忙说服她。他接近雷族边界,但突然意识到他不能出卖她的秘密,不能冒险让鸽翅被她的族群拒绝。虎心想起藤池,认为只要能修补两姐妹的关系,也许有机会让鸽翅自己对她吐露一切。虎心在雷族边界蹲到日落,他闻到了和鸽翅相似的猫味;他冒险出声叫唤对方,很幸运的遇到了藤池。雷族母猫一点都不高兴见到他,还嘲讽地问道他是不是找错猫。藤池说枝爪告诉她他们两个一直在边界见面,不但违反武士守则,还可能会带来大麻烦。虎心回应说他很爱鸽翅,但她需要藤池听她倾诉。藤池生气的说她只是想要减轻自己的愧疚;虎心反问她是否在乎鸽翅,母猫咆哮说如果虎心真在乎鸽翅,就应该离她远一点。虎心想要说出孩子的事情,想让藤池说服鸽翅在族群扶养孩子会更好,但他知道事实只会让一切变得更糟。藤池表示她会再和鸽翅说话,只要她决定不要再见虎心;随后,雷族母猫转身离去,留他一猫独自惊慌。虎心想起鸽翅希望他们能一起离开的样子,他开始说服自己照顾影族是族长的责任;最后虎心作出了决定,他将和鸽翅一起离开。

回到营地,虎心对于将要离开自己唯一所知的生活感到沮丧;但他推开疑虑,说服自己鸽翅比影族更需要他。花楸星喊来虎心,要他带草心、雪鸟、焦毛和杜松掌出去捕猎。影族副族长四下张望,却只找到两只母猫。一开始,虎心认为只有两名队员会让他的开溜容易许多,但他随后就意识到他的族猫藏有秘密。草心说焦毛和杜松掌已经跑去加入天族,尤其是焦毛攻击了褐皮以后,他非常担心自己会再度失控,或是遭到族长和其伴侣的报复。虎心认为他不能安心在缺少两名武士的情况下抛弃影族;虽然愧疚自己是为了离开族群才去劝回他们的,但他还是出发前往天族边界。两名武士穿过边界前被虎心拦下,他费尽唇舌的慰留他们。就在此时,一只病獾出现展开攻击;虽然三名武士击退了它,但虎心在过程中撞到了头。在遣回两名族猫后,虎心前往约定见面的地点,可惜鸽翅早已离开;他追着她的气味,走到了一条雷鬼路旁。头晕、雨水加上怪兽的怒吼和闪光让虎心昏了过去,他做了和洼光一样的梦。他看到太阳和影子一起变强、一起消失,然后发现洼光从没告诉他们光线又会再度强。虎心发现他自己站在空地边缘,毛皮在强光下闪闪发亮,他的影子比营地中任何影子都还要更黑更长。当他从梦中醒来时,虎心意识到太阳sun)并不是花楸星,而是儿子son);他很懊恼自己没有早点发现这件事。虎心在心中默默的向鸽翅道歉,但他必须回去拯救他的族群。

雨在鸽翅离开后就没有停过。虎心试图安慰自己-鸽翅是一个在黑森林泼皮猫的袭击中生存的武士,但他也不禁怀疑自己的族群是否值得牺牲他的伴侣和孩子。在捕猎队回营时,虎心闻到了藤池的气味,他非常清楚雷族拜访的原因。毫不意外,褐皮告诉他们有名武士失踪了;杜松掌希望花楸星别让他们在卷入雷族的麻烦中,虎心则维护他的父亲,说他当然不会。褐皮打发了其他武士,质问她的儿子是否知道鸽翅离开的细节。她表明自己观察过虎心在雷族营地和鸽翅一起进食和谈话的样子-他表现的好像那里只有她一只猫;同时也提到藤池特别询问虎心是否有任何情报。虎心犹豫的答说他不知道鸽翅在哪里,褐皮怀疑的瞇起眼睛,但没有多问,只说影族和父亲都需要他。虎心想到自己放弃了伴侣和孩子就觉得生气,回应说她不需要教育他对族群的忠诚。

虎心再度潜入雷族领地,但藤池已经先发现他。雷族母猫说她知道虎心是来澄清他和鸽翅的失踪无关,并指控虎心知道她即将离开。虎心承认,说他曾跟到雷鬼路,但影族更需要他。这让藤池大为光火,指控他抛弃了鸽翅;虎心认为自己才是被抛弃的那一位,这让他更感挫折。藤池咆哮说她知道虎心一直都是麻烦,而他一点也不在乎鸽翅,否则他不可能让她独自离去。虎心毫不退缩的接下了藤池在他鼻子上的一爪,觉得自己罪有应得。如果当初他没有阻止焦毛和杜松掌加入天族,他就会和鸽翅一起离开;他为了族群放弃了自已所爱的一切。藤池说虎心是懦夫和狐狸心,鸽翅应该值得比他更好的伴侣;然后她转身离去,独留虎心被愧疚啃蚀。

雨让猎物越来越难抓。在天族边界,梅柳将兔子追入了影族领土,并杀死了它。影族猫愤怒的表示那是他们领土内的猎物,所以是属于他们的;但天族猫不愿放弃,认为它本来是天族领地跑出来的,而且也是他们捕杀的。虎心介入了争吵,并决定将兔子让给天族,算是还了沙鼻一个人情。影族猫对此非常不高兴,但依然服从副族长的指示。虎心知道自己并没有遵守武士守则,但他认为武士们也需要用常识去做判断。回到营地后,花楸星得知天族“偷”了猎物后,非常生气;他召集武士,决定攻打天族。虎心企图阻止他的族长,说那是他让给他们的,但他的父亲根本听不进去。虎心感到十分挫折,他为了保护族群而留下,但他们却不愿听进他的建议。褐皮问虎心为何不和花楸星一起去,从旁学习如何领导,因为总有一天会轮到他。这些话让虎心更加担忧,如果他成为族长,他将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离开影族去寻找鸽翅。

在接近天族营地时,虎心追上了战斗队。花楸星招呼他的儿子,并提到他将见识一个族群如何为荣耀而战。尽管影族武士们都很兴奋,虎心只觉得族长即将铸下大错。叶星对于影族的进犯感到困惑,梅柳向她解释了一切。花楸星认为虎心违反了武士守则,但叶星认为他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才让梅柳留下了兔子;她也提到即使虎心做错了,天族也不可能将已经下肚的兔子吐出。花楸星下令他的武士就攻击姿势,虎心介入双方之间,说他们不可以为了一只兔子开战,因为天族的友谊更加珍贵。叶星第一个退让,提议他们愿意将下一只兔子留在影族边界;虎心对于有一名族长做了明智判断感到欣慰,并期望花楸星也能同意。影族族长死盯着虎心看,但武士们似乎对于这个提议非常满意,在没有挥洒鲜血的情况下依然维持了影族的尊严。花楸星冰冷的询问虎心为何胆敢低估他;虎心觉得父亲误会了他的意图,回答在无力守护自己边界的情况下,将天族从盟友变成敌人只会让事态更糟。虎心依然相信自己作出了正确的决定,但他也清楚自己跨过了一条父亲可能永远不会原谅他的界线。更令他担忧的是,花楸星似乎是一名短视近利的族长;绝望席卷了他的全身,虎心只能在父亲的爱或保护族群之间选择,而他依然记得自己是抛妻弃子才换得这步田地。

夜里,虎心独自捕猎。他还不想睡觉,因为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鸽翅。褐皮鼓励他去和父亲谈话;花楸星的眼里依然带有愤怒,并蕴藏着悲伤。影族族长说他根本不该介入;虎心垂头道歉,说他只是不希望看到有猫受伤,尤其是在经历过暗尾的一切之后。花楸星退缩了一下,他认为虎心以后会是优秀的族长,但同时也对被自己的儿子和副族长公开挑战感到难堪。虎心非常同情他的父亲,意识到花楸星对于该下什么决定感到手足无措。影族族长随后表明他愿意退位,但如果虎心不愿领导,他就必须服从;想到压力的重担和寻找伴侣的希望,虎心没有选择的同意服从。谈话结束后,焦毛报告天族在边界留下了兔子,影族武士对于虎心处理争议的结果相当满意。他们再度质疑如果虎心是族长、如果花楸星更强,那当初就不会发生暗尾接手的惨剧。虎心意识到自己必须在不是族长、不能被花楸星发现的情况领导他们,他再度质疑自己应该选择族群还是幼崽。

在他的窝里,虎心感到茫然,他没办法满足他所爱的每一只猫-鸽翅想要一个伴侣、未出世的孩子想要一个父亲、花楸星想要他的服从、族猫想要他的领导。虎心向星族祈祷,并决定请洼光解梦。影族巫医在睡梦中被唤醒,昏沉沉的提到他又做了一个梦,接着惊叫说虎心就是他梦里的猫-即使在晴天的太阳底下,洼光依然觉得寒冷;在他面前的虎心又大又黑,挡住了所有的太阳光。虎心明白这梦的意思并不是他是太阳,而是他挡住了太阳。洼光阻止他离去,说他是最强大的影子;但虎心并没有听进去,他不再迷惑,相信自己必须和鸽翅在一起。

虎心穿过了先前的雷鬼路,想起自己居然让鸽翅独自上路,觉得十分愧疚。他看到一个两脚兽地盘,决定去打探鸽翅和她梦中的两脚兽巢穴的下落。他在路上被一只名叫毛球的年轻公宠物猫袭击,但对方似乎只是为了好玩而打架,即使被虎心击倒也不在意。在毛球跑掉后,虎心遇到了母宠物猫罗丝;在他们谈话时,毛球又冲了过来,但再度被击倒。罗丝问毛球是否知道任何情报,公猫说他不知道,但表示埃阿斯曾住过很高的两脚兽巢穴。当埃阿斯得知虎心正在寻找母猫时,他亏说这是不是一个浪漫任务。虎心毛皮涨热的说鸽翅很特别,幸好宠物猫没有多问,并提到尖刺的两脚兽巢穴似乎是一个他们会定期大叫的集会地点。

虎心跟着宠物猫们抵达了一个有许多两脚兽的台子上,埃阿斯要虎心跳进雷鬼蛇Thundersnake)的肚里,因为这是抵达大两脚兽地盘最好的方法。虎心害怕的看着一只此生未见的巨大怪兽喷着热气冲了过来,不禁疑惑为何两脚兽们可以冷静的走进雷鬼蛇的肚子里而不怕被吃掉。埃阿斯试图说服虎心,表明他自己也进过雷鬼蛇的肚子里,虽然不是趟舒服的旅程,但他存活了下来。虎心拒绝并看着雷鬼蛇离去,他决定要沿着它所走的银路Silverpath)去找鸽翅。毛球邀请虎心过夜,但被婉拒。尽管他们不自觉的干扰了捕猎,虎心依然捉到了一只兔子;吃饱后,他谢别宠物猫并沿着银路踏上旅程。

虎心很快的意识到银路隐没在一个山头之中。他一开始认为这可能是雷鬼蛇的巢穴,但随后说服自己两脚兽不会毫无理由的跳入怪兽的肚子里-这一定是一个有出口的隧道。虎心紧贴着石墙走了进去,好奇鸽翅是否也曾走过这个路线。突然间,整个银路都开始颤动,虎心恐惧的肚皮紧贴地面。雷鬼蛇咆哮的冲过了他的身旁,噪音大到他担心自己会耳聋。虎心趴在地上直到身体的颤抖停止,摇摇晃晃的起身,他觉得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他继续朝着出口前进,很高兴发现了一团带有鸽翅气味的毛发,确定自己走对了路。

虎心白天沿着银路前进,晚上捕猎和休息。他已经对雷鬼蛇的咆哮感到麻木,并沿路吃着它所杀死的动物维生。对于自己吃鸦食度日,虎心感到羞愧,但他知道这会省下捕猎的时间。沿途的两脚兽巢穴越来越多,他认为自己又将抵达另一个雷鬼蛇歇脚的地方。饥饿啃蚀着虎心,他决定冒险到两脚兽的台子上捕猎。他很快的抓到一只老鼠,但两脚兽开始踏上台子,让虎心十分惊慌。他快速的躲到一堆两脚兽壳中,决定开始大啖鼠肉并等两脚兽离开。突然间,两脚兽的壳堆动了起来,并朝着雷鬼蛇前进。虎心想要逃走,却发现尾巴被一个壳压住,害他动弹不得。在他逃出壳堆前,雷鬼蛇的肚缝已经碰的一声关上。虎心用爪子挠着墙壁,但一点效果也没有。

外头的两脚兽巢穴越来越大、越来越高、越来越黑。在进了一个隧道之后,雷鬼蛇停下并打开了肚缝,虎心看到了更多的两脚兽和雷鬼蛇。尽管吓得动弹不得,虎心依然鼓起勇气的逃出了怪兽;两脚兽在他跑过时惊呼,但并没有尝试抓捕他。气喘吁吁的躲在角落,虎心评估着巨大的雷鬼蛇营地,不知哪个洞穴才能通往地面。他随后发现了一只黑白公猫,并请求对方的帮助。虽然一开始抱有敌意,但疾奔很快就同意帮忙,只要虎心愿意帮他赶走一些猫。虎心教疾奔一个招式,让他在最凶狠的猫弗洛伊德出现时来个下马威;独行猫有些犹豫,但虎心说他必须展现出攻击的样子,对方才会停止骚扰。

当他们走到泼皮猫旁时,一只叫做的母猫调情的弹了弹尾巴,说很高兴看到一只看上能照顾自己的公猫。虎心咆哮着表明自己将会和疾奔同住,要他们到别处去拾荒。虎心轻松的制服了梅,弗洛伊德则被疾奔成功的绊倒在地。没参战的残羹紧张的表示他们可以去别处拾荒;尽管梅想要继续打,弗洛伊德决定领着他的朋友离开。疾奔很高兴的遵守了承诺,并带虎心前往了尖刺的两脚兽巢穴。

疾奔离开后,虎心独自在巢穴口张望;三只猫非常防备的出现,摊平了他们的耳朵。虎心自我介绍并希望能见到他的伴侣,同时意识到自己对她的无比思念。领头的玳瑁色母猫-暴烈命令蚂蚁去看看他们是不是收留了鸽翅,并介绍另一只公猫蛛网给虎心。在鸽翅同意会面后,暴烈带虎心进入废弃的两脚兽巢穴。虎心按耐不住,大声的呼喊伴侣的名字,但被暴烈斥责,表示他们还有其他的病猫需要安静的休息。在见到鸽翅后,虎心激动的冲上前去和她互贴脸颊,但母猫推开他,嘶声说他并没有出现。虎心心疼的解释影族的情况,但鸽翅显然对于伴侣选择族群而不是她感到愤怒。虎心一方面在言语上尝试说服鸽翅,一方面仍然在担心自己抛下影族的决定。鸽翅最终还是原谅了他,但虎心随后发现她被狐狸咬伤。母猫安慰他,说塔尖已经做过治疗,伤口愈合的很好;鸽翅显然对于找到会互相照应彼此的猫群-守护者感到满意,但虎心仍然怀疑他们可以在这里扶养孩子。甩开忧虑,他决定为了鸽翅坚强起来,同意她的梦是正确的。疲惫的,他卷缩在伴侣身旁入睡。

鸽翅温柔的把虎心推醒,并为他带了一只老鼠。就在虎心进食时,塔尖走到他面前并说他一定就是第二只猫。虎心向对方打招呼,但这只古怪的黑猫只是毫无回应的自言自语。暴烈告诉虎心,虽然塔尖常常说些奇怪的话,但他是一名非常优秀的治疗者;之后,她问虎心愿不愿意帮他们赶走住在药草圃的狐狸,因为鸽翅的状态不适合教他们打斗。虎心一口答应,并决定和暴烈、蛛网、蚂蚁及肉桂先去侦查一下情况。他们遇上了一只狗狐,虎心注意到守护者们的攻击十分零散。他指导同伴们攻击,但在母狐出现后,虎心知道他们不可能打败这对狐狸,于是下令撤退。为了让其他猫逃走,他自愿留下来断后;还好在将他们赶走后,狐狸不打算深追。

两天后,虎心极力主张必须在母狐怀孕前赶走它们。部分守护者反对,认为他们是治疗者而不是斗士。暴烈认为不需要勉强战斗,虎心说她是领袖,应该鼓励她的同伴;暴烈说虎心误会了,守护者是平等的,他们不需要领袖。争论到最后,虎心和暴烈终于说服全体参战。阿痴提醒虎心,要他别自以为是领袖;虎心说他只是想帮忙,而且他很高兴自己不需要像在影族营地一样承担巨大的责任。在指导了基本的战斗动作后,虎心说他们必须随时盯紧自己的朋友,并帮助任何遇到危险的猫。鸽翅走上前说她想做饵,但虎心还没开口就先被暴烈驳回;最后由塔尖自愿接手这份工作。虎心担心塔尖不能集中精神,但黑猫说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隔天,塔尖顺利的诱出了狗狐。虎心按耐帮忙的本能,看着守护者们围攻狐狸。当母狐出现想协助伴侣时,虎心和其他守护者截断了她的去路;最后在没有猫受伤的情况下赶走了狐狸。回想起影族营地的紧张感,守护者们单纯的信赖对虎心来说是一种解脱。然而,虎心依然想回到族群里扶养孩子,他不希望他们在这里长成流浪猫。

几天后,虎心看到塔尖悄悄的离开了总是跟在他身旁的幼崽炽焰。出于好奇,他跟踪了那只黑猫,但很快就被对方发现。虎心道歉并说他只想知道为什么他会甩掉炽焰,塔尖回说他想独处。虎心本要给他一点隐私,但怪兽和两脚兽突然出现并聚集了起来。塔尖告诉虎心,两脚兽们总是定期的聚会并大吼;他也慰留了虎心,说吵闹的幼崽是一回事,但他并不介意和武士一起静坐。虎心想起草心的幼崽总是吵吵闹闹,学徒和长老会帮忙分散注意力,让母亲有机会休息。塔尖打断了他的思绪,说他做了一个树劈开阴影的梦,并在之后看到了光。一提起阴影,虎心马上想起了洼光的预言,并追问那棵树是不是花楸树。塔尖说那是一棵又高又老的树,但他并没有在意品种。虎心不知父亲到底会毁灭影族,还是劈开黑暗并带来光芒;他焦虑的追问,但塔尖只觉得好奇,并反问梦的意义。虎心强迫自己的毛顺服下来,他告诉自己也许塔尖只是很有想象力。

回到守护者营地后,虎心焦虑的找鸽翅讨论塔尖的梦境。鸽翅认为塔尖不是巫医,星族不会找他交流。虎心认为自己是影族的副族长,星族当然会想办法接触他。鸽翅不屑的说他曾是,并生气的问说虎心是不是想把她带回去。虎心烦躁的大吼,他问鸽翅是不是真的想把他们的孩子养成流浪猫。突然间,鸽翅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吓得虎心连忙道歉。鸽翅骂他鼠脑子,暴烈冲上前并呼唤塔尖,因为幼崽们要出生了。虎心跟着暴烈离开,同时频频回望他的伴侣;玳瑁色母猫要他先冷静下来,安慰说治疗者们都有接生的经验。虎心责怪自己让鸽翅沮丧才会逼出孩子,鸽翅大喊伴侣的名字,叫他别像只傻兔子一样坐着,要他去做点有用的事情-比方说捡根棍子。

在生下了两母一公后,他们一起骄傲的看着自己的幼崽。虎心向鸽翅道歉,但也强调他并不想对她撒谎。她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物,但没有了对影族的忠诚,他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鸽翅温柔的说她知道虎心对幼崽的爱和族群的忠诚一样强烈,而无论虎心是否跟来,她都会一样爱他。对于必须强迫他在伴侣和族群之间抉择,鸽翅表达了她的歉意,并同意在族群扶养孩子-前提是他们年纪大到能够踏上旅程。虎心坚定的表示幼崽们肯定不会踏入雷鬼蛇的肚子,鸽翅呼噜的同意说他们会走回去。在哄伴侣入睡后,虎心听到脚步声,发现塔尖正看着他儿子,并说“这一只能看透阴影”。无视虎心的提问,塔尖又晃走了;虎心安慰自己说他并不是巫医,但也困惑为何又再度提到了阴影。他很好奇塔尖是否和星族有某种联系,并暗自发誓他们一定会尽早回去。

两个月后的秃叶季,捕猎变得越来越困难,守护者们越来越倚赖两脚兽抛弃的食物。虎心希望能为孩子们捕顿好吃的,痛恨自己必须用残羹scrap)扶养他们。幼崽们只学会了城市的名词,这让虎心非常担忧他们是否能够适应族群猫的生活。当他告诉女儿小扑他要参加捕猎队时,幼崽好奇的问他是不是指拾荒scavenge),因为其他猫都是这么说的。鸽翅耐心的向幼崽们解释,虎心虽然不想侮辱守护者,却怀念族群猫更有尊严的生活。当肉桂被四只流浪猫包围时,虎心冲上前要他们滚开。领头的迷雾说肉桂愿意分享,母猫也同意,但虎心坚持他们有其他嘴要喂。他不禁想到自己现在居然在争夺鸦食,但这些鸦食能喂饱他的孩子,因此他愿意为此奋斗。迷雾的伶牙俐齿让虎心不禁怀疑她怎么有办法让自己看起来像坏蛋;最后母猫退让,但也提到她知道虎心不属于城市。暴烈对于虎心能够劝退对方感到高兴,但他认为迷雾还会再来找麻烦。

回到守护者营地,塔尖招呼虎心,非常高兴他带食物回来。虎心抱怨的希望能让孩子们吃到“真正的食物”,并说武士们只吃鲜食。塔尖事实求是的说他的孩子们都将成为武士,毕竟他和鸽翅都是武士。虎心决定为孩子们捕猎;不熟悉的地形让他有些挫折,但他还是幸运的抓到一只画眉。令虎心沮丧的是,孩子们嫌弃他的猎物,说那不是食物,只是鸟。鸽翅撕碎画眉,并安慰说幼崽一开始都不喜欢鲜食。虎心焦虑的看着孩子们进食,担心他们永远学不会新鲜猎物的美味,认为他们越快返回族群越好。

虎心和鸽翅一起离开聚集地,这是鸽翅生产后第一次出来透气。虎心闻到了迷雾的味道,并咆哮说她侵犯他们的领地。然而,除了他以外,没有一只猫对于领地和边界有所认识。虎心对于守护者们不愿保护自己的家倍感挫折;鸽翅则不以为意,她认为虎心习惯于副族长的职责,但守护者们没有领袖,也不想设立边界,因此他们不该干预。虎心问鸽翅什么时候想带幼崽走,他希望能在影族扶养幼崽,并表明作为副族长,他不可能加入其他族群。鸽翅反问那她就能吗,并尖锐的指出那要影族还在才有可能。虎心担忧鸽翅已经失去了对族群的关心,但鸽翅认为两个月大的幼崽不适合旅行。在拾荒的途中,虎心看到几只黑色家鼠,并说服守护者们和他一起捕猎。迷雾和她的同伴出现并将他们追赶的家鼠吓到了抓不到的垃圾堆里。虎心挫折的咆哮说这就是他们需要边界的原因,避免被其他猫干扰了捕猎过程。暴烈认为巡逻的时间不如去拾荒,而迷雾也同意她的看法。虎心告诉鸽翅说他不信任迷雾,鸽翅只是茫然的认为她和其他城市猫没什么两样。虎心觉得很心痛,他非常怀念武士守则,怀念巡逻结束后的成就感。

当幼崽们问说为什么多了两个睡铺时,虎心说守护者们在拾荒时捡到了两只病猫,并将他们带回来给巫医照顾。小光困惑的问说他为什么要那样叫治疗者,虎心说因为在家乡他们就是这样叫的。小影说森林很黑暗,虎心看着他并想起了塔尖说过的话。暴烈宣布两脚兽将要在台子上举办一个特别的户外聚会outdoor gathering),那里到处都是火和烟,但没有两脚兽会注意台子底下,因此将会是个搜刮食物的好时机。虎心跟着守护者们抵达了拾荒处,暴烈告诫他们要特别注意不要吸引两脚兽。在他们收集食物时,杂鱼回报说碰到了迷雾和她的党羽。虎心警告暴烈,母猫依然不以为意;虎心认为迷雾正在尝试破坏守护者们的捕食机会,而暴烈终于第一次警觉到她可能带来的危险。

虎心再度杠上迷雾,对方仗着数量并不怕他;双方爆发了一场混战并引来了两脚兽的注意,最后不了了之。暴烈对于两脚兽们将会开始追捕他们而感到生气,但虎心认为他们处处被针对,就连蛛网和杂鱼都开始起疑。暴烈愤怒的表示那是因为虎心找碴,虎心则反驳武士们认为有些事是值得一战的。迷雾和她的朋友出现,虎心决定这次让暴烈来处理。暴烈的愤怒面对的是迷雾的油嘴滑舌,虎心听着她们的对话,开始担忧迷雾企图抢夺守护者的营地。他膨起毛皮让自己看的更大,并威胁说他作为一名武士,已经教会其他猫他的打斗方式,因此进攻会比他们想像中的还要困难。欣慰的是,刚刚毫发无伤的一打四似乎成功的让对方见识到他的战力。迷雾退让并带走了她的朋友,虎心问暴烈是否明白边界的意义,但母猫依然坚持他们是治疗者,不是斗士。守护者们无视虎心,拾起他们的成果回家;炽焰告诉虎心他也想做武士,给了他些许的安慰。

幼崽们跳到虎心脚边要求骑bodger),他纠正说是badger),并向孩子们解释这种动物的危险,以及有族猫支援的重要性。鸽翅哄幼崽们睡觉,并提到她很高兴他们在这里不需要偷偷摸摸的。虎心认为他们在回去之后必须诚实面对族猫的目光,鸽翅不情愿的表示她只能加入影族,因为虎心不会放弃成为族长的机会。虎心安慰说他也许不会有这个机会了,一想到可能有谁取代了他的副族长职位,突然觉得反胃。鸽翅反问还有谁能领导影族,她表明愿意加入影族来换取他的快乐,虽然她似乎怀疑影族会能存活到他们返家。虎心想起小影曾说过森林很黑暗,他发现自己开始把任何事情都当成预兆,连忙暗自制止自己。鸽翅在他的身旁沉沉睡去,虎心看到迷雾偷偷摸摸的在营地外头,似乎在打探什么。绞尽脑汁,他决定要想办法摆脱她,然后灵光一闪,虎心认为他们可以合作赶走霸占迷雾老家的狐狸。

隔日,他召开了一个集会。阿痴问为什么不邀请他们加入,虎心想起暗尾,说他们都是只顾自己,根本不可能扶老济幼。有些猫依然不同意,虎心认为只要两群猫联手就有机会击败狐狸;鸽翅站出来支持他,提到这些都是虎心的经验之谈。手套捣蛋鬼挤上前,说迷雾的猫和两脚兽晚上都在他们的营地旁鬼鬼祟祟的。虎心认为迷雾吸引了两脚兽,而他们必须在两脚兽发现营地前摆脱他们。暴烈同意进行打斗训练,因为不管要不要和狐狸作战,他们似乎都必须站出来保卫家园。虎心叫住花生,建议治疗者们可以去找些药草储备。幼崽们激烈的跳来跳去,看上去很想“帮忙”。虎心同意让他们外出观摩打斗训练,同时注意到塔尖似乎又看到了一个幻象。他走近那只黑猫,塔尖要虎心带上炽焰,因为他会住在广水widewater)旁,但塔尖不会。虎心好奇这是不是炽焰会和他们一起回去的预言,追问他们是否能平安回家,但塔尖只是说他不能看见一切。

虎心指导守护者练习,炽焰虽然还有很多要学,但虎心认为他非常有天赋。一声幼崽的尖叫打断了训练,虎心狂奔过去;小扑说她闻到了很香的东西,然后就被困在了一个两脚兽的陷阱里。猫群意识到两脚兽晚上就是来这里设置陷阱的。一只怪兽出现,带来了几个两脚兽。蛛网发现陷阱上有个开口,暴烈带回了一根棍子,并成功的救出了小扑。鸽翅责怪虎心让他们外出,并问他们这样怎么可能穿过城市回家。虎心识相的闭上了嘴,知道鸽翅只是过度惊吓。迷雾的尖叫警示了他们,虎心要守护者们躲好,并将那只母猫推到安全的地方。迷雾啜泣的表示两脚兽捉走了她的兄弟条纹,她恳求虎心帮忙救出他,但虎心说他们已经无能为力,并安慰说他只是被强迫成为宠物猫,最后一定能平安逃出。伤心欲绝的迷雾责怪虎心没有告诉他们有陷阱,她的朋友金枪鱼黑鲈紧张的说他们发现了更多。守护者们最终发现可以用棍子解除陷阱;虎心则对迷雾表达他的哀悼,尽管对方并不领情。虎心乘隙提议他们可以联合赶走狐狸,迷雾承诺如果狐狸离开,他们也会离开,但她拒绝让她的猫冒险。

当手套回报两脚兽设置了更多更大的陷阱时,守护者们意识到解除陷阱是没有意义的。虎心认为他们更需要摆脱迷雾,但也承认他们拒绝加入和狐狸的战斗。捣蛋鬼提议打跑迷雾,手套则认为应该让两脚兽捉走他们。虎心灵光一闪,认为他们不需要出卖猫,而是将狐狸交给两脚兽。守护者们对于这个计划吓坏了,虎心说服他们说最糟也能躲回巢穴里。最终他们同意作战,虎心找到迷雾的营地并要求见金枪鱼,因为那只公猫在虎心上次提议和狐狸作战时显得很有兴趣。金枪鱼同意协助他们,并自愿加入诱捕狐狸的行动。为了确保狐狸会死命的追他们,虎心冲上去给了最大的狐狸一爪。最后,在没有猫伤亡的情况下成功的诱捕了五只狐狸,而迷雾也信守承诺的带她的猫群离开。暴烈咆哮说守护者会开始保卫他们的领土,虎心听到后觉得非常骄傲,认为也许在这里扶养孩子并不是坏事。

一天早上,鸽翅惊慌的喊叫吵醒了虎心。他们的幼崽不见了,两只猫急忙的向守护者们打探。病猫羽毛说她看到他们,但她并不知道他们不允许外出。虎心意识到他从没告诉幼崽们不能离开,他只是一直假设他们走不到出口。他对自己没有想到告诉他们不得外出这件事感到生气,同时也意识到如果是在族群里,他根本不需要特别说明这件事。幼崽们不会擅自离开营地,因为伴随而来的处罚可能会拖延他们成为学徒的时间。最终他们发现幼崽们自己爬上了树,并告诉父母他们正在观看两脚兽挖洞。小扑兴奋的认为两脚兽想在冰寒季ice-chill)秘密地埋藏什么,虎心马上纠正她是“秃叶季”,对于她说话像流浪猫而感到恼怒。一只小两脚兽跑向他们,虎心命令他的幼崽下树,并摊平双耳的威吓小两脚兽。小扑爬下树后遭到了父亲的斥责,她抱怨为什么只有她挨骂。虎心觉得十分恼怒而挫败,他好奇如果幼崽们是在族群长大,是否不会这么的爱抱怨;他觉得自己在做幼崽时从来没有这样和花楸星顶嘴过。小光下树后,鸽翅要虎心去带小影。在孩子们都平安后,鸽翅将他们带进营地,虎心则注意到塔尖似乎又有个幻象。黑猫说他听到星星的声音-他需要虎心;阴影已经四分五裂,他没办法团结他们。虎心意识到那是花楸星需要他,而他们必须启程回家。

夜里,虎心几乎不能入睡,不知道要如何向伴侣开口。他和鸽翅加入了拾荒队,并找到一个机会私下讨论。虎心心痛的请求她的原谅,他知道自己必须抛弃家庭并返回影族,但鸽翅说孩子们能独立上树证明他们已经强壮到能旅行,因此同意和他一起回到族群。她支吾的提到塔尖并不是唯一会作梦的猫,小影曾说他梦到了一只带着幼崽的银白虎斑猫;鸽翅相信那是藤池,而她想要让孩子们和血亲见面,想要将他们扶养成族群猫。虎心问伴侣打算在哪里扶养他们,鸽翅说她的心想加入他,但理智要她回到雷族。最后他们决定抛下这个老问题,先回到家再决定。他们向守护者道别,炽焰跑上来说他也想成为武士;虎心说他太年幼,还需要时间训练,但塔尖要虎心同意,因为这样会让他的决定容易许多。虎心对于黑猫决定和他们一起旅行而感到惊讶,他依然记得塔尖曾说他不会住在广水边。肉桂和蚂蚁决定要加入他们,虎心有些担心族猫的看法,但鸽翅说他们和武士一样扶老济幼,如果影族拒绝,雷族将会收留他们。虎心焦虑的意识到,和守护者们待在一起的这段期间,他已经忘记鸽翅实际上是雷族猫,而她显然对此感到非常骄傲。

虎心带他的家庭和同伴抵达了雷鬼蛇巢穴。他向疾奔介绍他们,并要求这只黑白公猫告诉他哪个银路才是能够领他们回家的正确道路。虽然一开始他们对于进入隧道这件事感到迟疑,但疾奔说他曾在里头捕猎家鼠。当虎心说他不需要跟他们一起走出隧道时,疾奔坚持他要看到他们平安抵达出口才能安心。走了一阵后,小扑抱怨脚痛,蚂蚁说他可以让她骑獾,但虎心认为旅程很长,他们必须更加磨练;推开自己的愧疚,他告诉女儿武士必须用走的。突然间,地面又开始震动;虎心在雷鬼蛇从他们身旁冲过时,护住小影不动。在他们终于抵达出口后,鸽翅欢迎疾奔加入他们,但虎心想到自己已经带了四只陌生猫,觉得这听上去并不是个好主意。幸好疾奔婉拒了邀请;虎心称赞他有武士之心,独行猫便返回了隧道里面。

幼崽的脚程远比虎心想得更慢。在队伍停下来稍作休息时,塔尖再度有了幻象,说必须找到橘色太阳。猫群意识到黑猫指的方向和西下的太阳完全相反,除了炽焰以外并没有猫当真。他们敷衍塔尖并停留休息,却发现他在晚上自行离开。虎心、鸽翅和炽焰追着他的气味找到了一个绘有橘色大太阳的两脚兽巢穴。虎心听到塔尖在和一些猫说话,他惊讶的发现他们是他失散的族猫-涟尾莓心。一开始他对于前族猫的背叛感到生气,但鸽翅按抚他,说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吃了多少苦头;虎心知道自己没有权利批评其他猫抛下影族。当莓心的伴侣雀尾及姐妹苜蓿尾捕猎回来后,虎心解释他离开影族是为了给花楸星领导空间,同时承认鸽翅怀了他的孩子。雀尾很聪明的没有批评他,只是同意和虎心一起回去;四只猫都认为加入暗尾是一个错误决定,承诺会尽力补偿影族。

两天后,怀孕的莓心一如预料的更加拖累了他们的脚程。虎心看着幼崽兴奋的在武士旁蹦蹦跳跳,肉桂和蚂蚁也积极的向新同伴询问族群的事情。鸽翅问虎心是否原谅了他们,而他依然记得他们选择暗尾,并没有阻止花楸星、褐皮和他离开营地的那一幕。但虎心知道他必须放下过去,才能让影族存活下来。他说他以为守卫者没什么能教他,但他了解到有些时候也许活在当下会比顽固守旧来的更加容易。鸽翅开玩笑说他听上去像个族长,虎心想起花楸星曾想让出领导权,不禁好奇自己是否准备好了。当地面再度震动时,猫群看到雷鬼蛇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他们。虎心看到女儿们还在拍着橡子玩,他冲上去抓回了小扑,但小光傻在银路上动弹不得。一个黑影掠过了他的身旁,塔尖救起了小光。虎心先是斥责幼崽,随后对黑猫表达了他的感激。塔尖说可能没有下次了,因为雷鬼蛇太过危险,死亡来的太快,他们必须离开银路旅行。即便塔尖曾找到橘色太阳,众猫依然不能信服;虎心克服自己的恐惧,决定跟随塔尖的梦。

苜蓿足告诉虎心,莓心疲累的无法跟上。虎心要塔尖慢下来,但黑猫拒绝,说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虎心感到焦虑,他问炽焰他们跟着塔尖是否正确,幼崽想了一会,回答他相信他。鸽翅希望他们可以休息,因为幼崽们相当疲惫,虎心则坚持他们还有一点日光能继续前进。他们碰到了一个有着两脚兽桥的大峡谷,一个无脚怪兽正在河里漂浮着。猫群快步的走上了桥,虎心看到两脚兽恐惧的看着他们,怪兽也愤怒的大声鸣叫。突然间,地面开始摇晃倾斜,虎心惊讶的看到桥居然从中一分为二,并开始上升。在惊慌的抵达了桥的另一端后,虎心害怕的发现小扑居然吊在断桥的中间。他想爬上去救她,但爪子抓不住石头表面。一阵黑影从他身旁冲过,塔尖捞起了小扑并让她朝鸽翅的方向落下。虎心的心卡在喉咙里,直到蚂蚁接住了幼崽才感到舒缓。但塔尖没能下来,他失去平衡的掉进了河里。

虎心无力的呼喊着朋友的名字,绝望的知道他不可能在这条大河中生存下来。在失去了向导后,虎心决定结束塔尖所开始的路程。在他们扎营休息时,虎心认为他们应该纪念塔尖。当雀尾问他们是否要为他守灵时,虎心认为只有武士名才能纪念他的英勇。虽然影族猫对于不是族长的虎心要赋予不认识影族的猫武士名有些异议,但他们最终同意了他的提议。虎心以影族副族长和巡逻队队长的身份赐名他-塔尖望,希望能纪念他的幻象和智慧,并帮助他找到前往星族的路。在虎心能够守灵前,莓心惊叫说幼崽要出生了。鸽翅和肉桂蹲在猫后身旁协助生产,武士们手忙脚乱的帮忙准备苔藓。虎心看着炽焰静坐着守灵,他的思绪被悲痛和担忧拉扯着。他知道在莓心的幼崽能旅行前他们都不能上路,因此他决定起身去捕猎。在破晓时,鸽翅告诉他莓心坚持将她的一个孩子命名为小塔尖。虎心觉得将幼崽以死猫命名并不常见,但他很乐见另一个塔尖加入影族。虎心想到花楸星迫切需要他,但他依然决定等到莓心的幼崽能够上路。

一个月后,虎心为他的小族群带回了猎物。他四下张望却没看到儿子的踪影,小光告诉他说小影正在和鸽翅说话。鸽翅告诉虎心小影又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像只鸟,看到了返回湖边的路程。虎心问鸽翅觉得梦的真实性,鸽翅说她从来没有提过湖的细节,但小影精确的将树林和小岛都描述了出来。虎心知道塔尖望曾说他的儿子能够看透阴影,意识到他和星族肯定有很强的联系。他召开猫群集会,莓心不愿带着孩子上路。小影惊呼他们必须尽快出发,但鸽翅打断他,说幼崽不能插嘴。虎心为儿子发声,说路程只有两天;猫后说需要的话他们可以先离开,但虎心认为大家必须一起走。最后当他们同意在四分之一个月后离开时,小影仍想插话,但再度被母亲打断。散会后,虎心上前关心儿子,小影虽然无法解释,但他认为他们必须马上离开。虎心问他有没有在梦里看到一只姜黄色公猫,小影说没有。

就在此时,一只猫头鹰拍翅试图抓走小空;鸽翅和虎心跳上前去攻击大鸟。随后虎心感到一阵剧痛,鸟爪抓着他的身侧,将他带上高空。虎心挣扎的将爪子戳上鸟肚,猫头鹰惊呼并放开了他。虎心看到树干糢糊的飞过眼前,然后他知道自己重重地撞在地上。剧痛穿过他的全身,鸽翅赶到他的身旁查看他的情况。肉桂认为他的骨头没断,但体内有什么坏掉了。守护者们显然对虎心的伤势束手无策,鸽翅绝望的问小影,但他也只是摇头。虎心觉得自己即将进入深沉的安眠,但鸽翅摇醒他,告诉他绝对不能睡着。鸽翅决定把虎心带回族群,让巫医救他。猫群半拖半扛的带着他前进,虎心已经痛到失去了时间概念。鸽翅不断的叫醒他,不让他睡下。虎心最后终于认出了风族的山丘,猫群也停下来稍作休息。炽焰带来一只老鼠,鸽翅将它嚼烂并塞进虎心嘴里。虎心痛苦的吞下了肉块,要鸽翅将剩下的拿去给孩子们吃。鸽翅不停的和虎心说话,想要让他清醒。

虎心的思绪飘到了梦中,并遇见了一只他再熟悉不过的高贵武士。他快步的招呼父亲,并问他影族是否安好。公猫告诉他,他已经加入星族并改名成花楸掌。虎心对于一个族长居然会失去名字而感到惊讶,但花楸掌并没有回应他的提问,只是说他原谅虎心离开影族。愧疚刷过了虎心全身,他想解释,但花楸掌温柔的告诉他说他已经理解一切。虎心不知道自己是对于失去父亲还是加入星族而感到难过。地面突然震动了起来,黑暗吞没了绿地,虎心发现自己被卷到水里。他挣扎的想要浮出水面,却惊讶的看到一个姜黄色身影,见到了眼里布满恐惧的焰尾。虎心觉得肺好像在燃烧,自己越来越无法呼吸。鸽翅和其他猫围在他身旁,各个面露惊恐。虎心想到花楸星已死,挣扎着对涟尾说影族必须生存下去,然后告诉鸽翅将幼崽带到雷族扶养,便咽下了他的最后一口气。平静刷洗着他,虎心非常遗憾自己没有办法看着孩子成为武士。

当虎心再度睁开眼睛时,他看到了熟悉的家园;但这里并没有寒风刺骨,处处充满了猎物。他知道自己已死,自己加入了星族。虎心想起孩子们,懊悔的拔腿狂奔,但他只能看着猫群在草原上移动却无法接近他们。虎心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他知道自己必须接受星族的旨意。一个喵声让他惊讶的转身,他很高兴看到塔尖望成功的抵达了星族。虎心期待的看着黑猫的身后,希望能看见更多亲朋好友。塔尖望说他不能去见他们,而他也不属于这里。虎心困惑的认为自己已死,但他看到鸽翅和影族猫们依然扛着他的尸体前进。虎心看到他的幼崽十分悲伤,惊讶的说他们应该将他原地埋葬才对。塔尖望说他们不愿放弃,而虎心还有选择。虎心想起生前的痛苦,不愿再回去忍受一遭。黑猫告诉他如果没有影族,其他四族也将会消亡。虎心想起了他的伴侣和幼崽,认为武士的宿命就是为他们受苦。他答应扛下这份责任,并表明他想回去。

在此同时,四周的森林开始模糊起来,天旋地转。当虎心再度睁开眼睛时,星族猫出现并围绕在他的身旁。花楸掌第一个上前,他告诉虎心只有一个办法能够获得新生。虎心惊慌的意识到自己即将成为族长,并焦虑的说他还没准备好。花楸掌说他早已准备好,并给予了他一条力量的命。星族猫开始一一上前:杂毛给了勇气、松树鼻给了怜悯、曙皮给了希望、黄牙给了原谅、圣须给了固执、小云给了接纳、残星给了忠诚、焰尾给了爱。花楸掌告诉虎心他已经用去一命,曙皮说必须要有五个族群,焰尾说只有虎心能“带回”影族。虎心惊讶的问说影族到哪去了,但星族猫没有回答,只是高呼虎星的名号。

虎星四肢颤抖的瘫倒在冰冷的石头表面上,看到月池正在他眼前闪烁着。洼光就在他的身旁,显然很高兴虎星活了过来。影族巫医告诉他猫群将他送回,而其他猫也还在那里等着。虎星跟着洼光回到营地里,高兴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鸽翅也在那里等着。苜蓿足说是洼光提议将虎星带到月池,并让他的鼻头碰触水面。虎星冲到他的幼崽旁迎接他们,并说他在星族见到了塔尖望。虎星将脸颊贴着鸽翅的,他想起残星在仪式上告诉他族长必须忠于族群,知道自己必须选择影族。虎星悲伤的问鸽翅是否要回雷族,但母猫决定跟随她的心并加入影族。虎星闭上眼睛,觉得松了口气。脚步声在他背后响起,他转过头看到武士们的眼里闪烁着不确定。褐皮上前提到他带回了新旧武士,还有更多雷族猫。虎星不确定母亲是否生气,但他想起族长仪式中星族所赐予他的一切。他为离开族猫们道歉,宣布他带回会让影族再度强盛的武士,他已经做好领导他们的准备。杜松掌第一个为虎星欢呼,其他影族猫也跟进。褐皮上前用鼻头蹭了蹭虎星的耳朵,说他离开后的日子充满黑暗,今后也会更加辛苦。虎星和母亲的眼睛四目相对,抬起尾巴说他们已经准备好接受新的挑战。




三力量

暗河汹涌

敬请期待



驱逐之战

敬请期待



天蚀遮月

敬请期待



暗夜长影

敬请期待



拂晓之光

虎爪并沒有正式在《拂晓之光》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他现在是橡毛的学徒。在巫医集会上,焰爪有对松鸦羽提到他的名字。




星预言

第四学徒

敬请期待



战声渐近

敬请期待



暗夜密语

敬请期待



月光印记

敬请期待



武士归来

敬请期待



群星之战

敬请期待



暗影幻象

学徒探索

敬请期待



族群情仇

敬请期待



天空破碎

敬请期待



极夜无光

敬请期待



短篇电子书

冬青叶的故事

虎爪并沒有正式在《冬青叶的故事》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雾星的征兆

虎心并沒有正式在《雾星的征兆》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鸽翅的沉默

敬请期待



荒野手册

族群的战争

敬请期待



终极指南

敬请期待



细节

趣闻

  • 虎心对鸽翅的情愫在艾琳访谈(七)中第一次被揭露。[10]
  • 凯特说《群星之战》过后鸽翅会选择黄蜂条而不是虎心,[11]因为相比之下黄蜂条才是她最明智的选择,而异族恋太难维持了。[12]然而在《黑莓星的风暴》中鸽翅和黄蜂条最后还是分手了,鸽翅对虎心无法割舍的情愫是他俩分手的重要原因之一。[13][14]

勘误

  • 虎心最初被形容为金色虎斑猫,[3]:84直到《日落和平》 中他的外貌设定才被改成了现在的深棕色虎斑猫。[15]:猫物表在《第四学徒》中他不小心又一次被描述为金色虎斑,[4]:119虽然在猫物表里他的外貌还是正确的。[4]:猫物表
  • 他具有雷族血统(来自褐皮[16]:19)、天族血统(来自蝰蛇牙[17]/橡星[18])。
  • 他曾被错误的说成有绿眼睛。[19]:201
  • 他和他的兄弟焰尾都曾被写成过母猫。[20]
  • 他在《群星之战》中被误称为虎星,但他当时还是名武士。[21]:107

语录

那不意味着我必须像他,他几乎毁灭过影族一次。我不会让他再那样做了。

—— 虎心对身为虎星血亲的看法,《群星之战》,第290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仪式

虎星的族长仪式

花楸掌
这条命我将给你力量。别让软弱左右你必须为你的族群所完成的事情。
杂毛
这条命我将给你勇气。恐惧将会永远拉扯你的尾巴,但我给你的勇气将会永远予以平衡。
松树鼻
这条命我将给你怜悯。爱你的族群,如同爱你的幼崽。原谅他们的错误,并在他们让你失望时更爱他们。
曙皮
这条命我将给你希望。只要希望还燃于你心,它也将燃于你的族猫心中。
黄牙
我是黄牙,曾是影族的一员。这条命,我将给你原谅。原谅将会比复仇给你带来更多力量。
圣须
我是圣须。这条命,我将给你固执。别让失败削弱你的决心,或让拒绝改变你的主意。真正的族长将会在成功前进行多次尝试。
小云
虎心。失败的恐惧长期将你拒于领导权之外。但领导是你的命运,如果你想拯救你的族群,你就必须拥抱它。所以这条命,我将给你接纳。用你的全心接纳你所不能改变的一切,恐惧将会消失。
残星
我,残星,将给你这条忠诚的命。一个族长的忠诚只属于他的族群。让忠诚成为你的心跳,当它停止时你也将一并逝去。
焰尾
我希望我可以在你的身旁一同行走。我希望我可以帮助你重新团结我们的族群。这条命我将给你爱。你已经相当了解,但依然还有更多可以给予。无爱的领导将不足以把你的族群从阴影中拉出。让你的心来领导,即使理智并不知道它将会走向何方。
花楸掌
以前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你已经用掉一条命了,但依然还有八条留下。善用它们就如同你用去的第一条-带着勇气,帮助他人。
残星
团结影族。
曙皮
永远都必须要有五个族群。有天、雷、风和河的地方,就必须要有影。
焰尾
只有你能带回影族。
虎心
影族去哪了?
虎星!虎星!

图集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蝰蛇牙家谱
· ·
图例   雄性   雌性   未知

成员现状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武士猫维基Tigerstar (AVoS)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Tigerstar (AVoS)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1.0 1.1 1.2 1.3 暗河汹涌
  2. 2.0 2.1 2.2 2.3 虎心的阴影
  3.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暗夜长影
  4. 4.0 4.1 4.2 4.3 4.4 第四学徒
  5. 5.0 5.1 族群情仇
  6. 学徒探索
  7. 天蚀遮月
  8. 战声渐近
  9. 暗夜密语
  10. 艾琳·亨特访谈7
  11. Revealed on Kate's Blog
  12. Kate Cary (2012-06-19). Guadalupe Luna - Kate, okay. I know that Dove and Bumble ended.... Facebook. 访问于 2017-01-03. “Dove decided that loving a cat from another Clan just wasn't going to work out well. Bumblestripe was the sensible option, poor sap.”
  13. Katie Cox (2014-08-29). Marisa Ingemi - Hi Vicky, one question- why did Dovewing and.... Facebook. 访问于 2017-01-03. “Personally, I think it's because Dovewing has feelings for Tigerheart still (you can see hints of this in her asking about the welfare of all the ShadowClan cats, etc.) and knew it would be cruel to string along a good cat like Bumblestripe.”
  14.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2014-08-30). Marisa Ingemi - Hi Vicky, one question- why did Dovewing and.... Facebook. 访问于 2017-01-03. “Katie is right...”
  15. 拂晓之光
  16. 风起云涌
  17. Su Susann (2016-09-30).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Adderfang is a descandant of Spottedpelt.”
  18. Su Susann (2016-09-30).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Pinestar is, trough the blood of his father, related to Gorseclaw.”
  19. 武士归来
  20. 艾琳·亨特访谈4
  21. 群星之战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有人觉得虎心会挂吗?然后影族一片混乱?

4个月
avatar
Dravex Tigerfur
0

我是喜欢非典型的剧情,但就是老问题-其他族群没有角色了…就看艾琳们打不打的下手_(:3」∠)_

4个月
avatar
轮回51WOLF
0

堆长真是高瞻远瞩……

15个月
avatar
CXuesong
0

😒

15个月
avatar
CXuesong
0

估摸着明年虎星可能就要消歧义了……

15个月
avatar
Dravex Tigerfur
0

围观大预言家-雪堆

3个月
avatar
Bloodblaze
0

回复@Dravex Tigerfur:借楼围观

3个月
avatar
狼羽
0

回复@Dravex Tigerfur:借楼围观

3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