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使用了地區詞轉換組。
使用了標題手工轉換:虎星

切換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正體

我曾離開了你們。(…)但現在我回來了。我帶回了能讓我們的部族再度強盛起來的貓。接納他們,就像我接納你們。予其忠誠,就如我忠於你們。我已做好領導你們的準備。暫譯

—— 虎星對族貓,虎心的陰影》英文版,第410頁

虎星
Tigerstar
美國Tigerstar
中國虎星
台灣虎星
貓群[如何编辑?]
目前 影族 (Q628)[1]
過去 影族 (Q628)[2]雷族 (Q627)[3]影族 (Q628)[4]雷族 (Q627)[5]獨行貓 (Q648)[6]影族 (Q628)[7]守護貓 (Q652)[8]獨行貓 (Q648)[9]星族 (Q634)[10]
生平
年齡 目前約84個月(合7年)[11]:20-21
名字[?]
小貓 小虎Tigerkit)[11]:貓物表
見習生 虎掌Tigerpaw)[12]:77
戰士 虎心Tigerheart)[13]:貓物表
副族長 虎心[14]:22章
獨行貓 虎心[15]:83
族長 虎星[15]:405
血緣 [如何编辑?]
父親 花楸爪 (Q2692)
母親 褐皮 (Q2647)
伴侶 鴿翅 (Q2622)1
兒子 影望 (Q3312)
女兒 光躍 (Q3269)撲步 (Q3290)
親兄弟 焰尾 (Q3365)
親姐妹 曦皮 (Q3104)
教育 [如何编辑?]
導師 蕨毛 (Q2353)[注 1][3]橡毛 (Q3238)[16]
見習生 光滑鬚 (Q2714)獅眼 (Q3094)[注 2][注 3]
出現於 [如何编辑?]
洶湧暗河 (Q153)
驅逐之戰 (Q154)
天蝕遮月 (Q155)
暗夜長影 (Q156)
拂曉之光 (Q157)
第四見習生 (Q158)
戰聲漸近 (Q159)
星夜私語 (Q160)
月亮蹤跡 (Q161)
失落戰士 (Q162)
最後希望 (Q163)
探索之旅 (Q170)
雷電暗影 (Q171)
破碎天空 (Q172)
黯黑之夜 (Q173)
烈火焚河 (Q174)
風暴肆虐 (Q175)
棘星的風暴 (Q182)
虎心的陰影 (Q185)
鴉羽的試煉 (Q186)
冬青葉的故事 (Q187)
霧星的預言 (Q188)
鴿翅的沉默 (Q192)
部族戰爭 (Q202)
松鼠飛的希望 (Q3561)
迷失群星 (Q3563)
褐皮的部族 (Q3566)
The Silent Thaw (Q3579)
Veil of Shadows (Q3624)
數據項
Q2687:影族公貓,自《三力量》系列登場的角色

虎星Tigerstar)是一隻深琥珀色眼睛、大個頭、皮毛光滑厚重的暗棕色虎斑公貓,戰疤累累,肩膀寬闊,長尾巴。

生平

更多資料:鴿翅#生平
本小節需要擴充:Lionpaw & Tigerpaw之間的關係。你可以幫助貓戰士維基完善它

小虎是褐皮與花楸星的孩子。他與小曙小火同一窩出生。初次出場時,他們即將成為見習生。[11]黑星索日的勸說下放棄信仰星族後,[17]褐皮把她的孩子們帶到了雷族[12]在此期間,蕨毛擔任他的導師。他幫助獅掌松鴉掌冬青掌一起「偽造」了星族的預言。[12]隨後,索日離開影族,虎掌一家得以重返家園。[12]

後來,他成為了一名戰士,名為虎心。[13]在湖水乾涸時,他曾與蟾蜍足一併加入尋找水源的隊伍中。在這次旅程中,他與鴿掌顯得十分親密。而松鴉掌注意到他會使用虎星的打鬥動作,並懷疑他可能被招入黑暗森林[13]

他曾跨過影族和雷族的邊界,在隨後被鴿掌嗅出後,他請求鴿掌幫他保密。鴿掌答應了。後來,在雷族與影族之間發生衝突時,鴿掌發現他和藤掌在正面相逢時,點頭示意之後即避開了彼此。[18]

之後,他與鴿掌多次在半夜幽會。與之對應,他出現在黑暗森林的時間越來越晚。虎星對此十分不滿,而藤掌則十分擔心虎心因為遲到而招致麻煩。後來,他與藤掌成為好友。[19]當藤掌發現鴿掌的身上有虎心的嗅跡時,她指責鴿掌對部族不忠誠。

敬請期待



長篇外傳

鴉羽的試煉

虎心並沒有正式在《鴉羽的試煉》中登場,但被列在貓物表中。




棘星的風暴

敬請期待



虎心的陰影

暗尾的暴政結束後,影族回到了自己的領土。虎心回憶惡棍貓首領的殘暴統治,即使在和平降臨後他依然無法真正安心。當虎心和雙親逃到雷族避難時,鴿翅一直和他保持距離。然而在尋找枝掌的旅程中,他們的舊情死灰復燃,兩貓又再度親密起來。在影族返回自己的領土後,他們約定在遠離雷影邊界的天族領土內見面。虎心對於自己已經養成天天見到鴿翅的習慣感到懊惱,同時他也知道重建中的影族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不忠的戰士。貓口稀少讓他們連維持巡邏隊都很辛苦,而花楸星已經失去了族貓的尊重。虎心想要幫助他的父親和部族,但副族長的重擔壓得他喘不過氣,只有和鴿翅相處的片刻能夠忘卻一切,換來喘息的空間。

兩隻貓見面後,虎心發現鴿翅正在顫抖。一開始他以為有誰發現了他們,但鴿翅說沒有;接著他暗自擔憂她想分手,但鴿翅卻說她懷孕了。虎心震驚到腦海一片空白,不假思索的問說是不是他的;鴿翅用腳掌拍了他的口鼻,生氣的回說當然是。虎心高興的問說藤池是否知道,鴿翅搖搖頭說她的姐妹最近都不願和她交談,可能是因為她懷疑他們正在私下見面。虎心開始擔憂這個秘密對重建中的影族帶來的衝擊,害怕這將會粉碎暗尾死後帶來的短暫和平;鴿翅也知道這一點。虎心告訴伴侶說,戰士們已經對花楸星失去信心,並似乎開始期望他挺身領導。鴿翅問他是否有這個野心,虎心說他已經盡力協助他的父親,但這樣似乎依然不夠。鴿翅哽咽的問說那他們怎麼辦,虎心安慰她說最終一定會想出辦法解決的。他開始想像他們的孩子,並希望鴿翅加入他的部族,認為這樣對他們和對影族都最好。鴿翅拒絕,並提到她一直反覆做一個夢;夢中她獨自在空蕩蕩的雷族育兒室裡,陰影在她離開的時候緊跟在後,如同黑色的火焰般舔食著牆壁,直到整個育兒室都被黑暗吞噬。雷族母貓認為這個夢是暗示她不能在部族生產,而且她已經決定要在三天後離開,前往一個巢穴都高聳入雲的巨大兩腳獸地盤、在一個頂上有著金雀花叢般尖刺的兩腳獸巢穴扶養孩子。她希望虎心可以一起去;後者嘗試說服他的伴侶留下,因為他們的部族將會庇護他們。但鴿翅依然堅信她必須離開,即使虎心不去她也會獨自上路。

虎心回到營地後,草心提醒他說他們應該去狩獵,對部族和伴侶的擔憂如石頭般沉在他的腹裡,將他的心思扯成兩半。虎心望著天族邊界,想起自己曾提議將影族部分的領土讓給他們,好奇當初的決定是否正確。但他隨後說服自己,天族需要一個家;雖然更大的領土表示更多的狩獵機會,但在貓口稀少的情況下,他們根本無法利用每一塊土地。沙鼻兔躍在邊界的另一頭招呼他,並期許他的狩獵運氣比他們更好。虎心覺得運氣做不了什麼,如果他是更好的戰士、兒子和伴侶,也許他所在乎的一切都會少受一點苦。在他分心時,一隻兔子被影族狩獵隊追到他的腳邊,並穿過了邊界。雪鳥憤怒的說她以為花楸星才是不可靠的那一個,草心則哼了一聲,回應有其父必有其子。虎心抗議的袒護父親,但雪鳥打斷他,說她聞到天族的氣味。虎心對於他必須不斷說服族貓、說服他們天族作為鄰居會讓影族更安全而感到疲累,他思考自己是否應該真的和鴿翅一起離開。沙鼻隨後帶著肥兔子出現,並決定將獵物讓出。雪鳥咆哮說他們不需要他的施捨,但草心認為他們應該收下。虎心再度嘗試說服雪鳥,說他們應該高興有這麼高貴的戰士當鄰居;影族母貓咕噥說,只有他才覺得丟失掉一半的領土是一件幸運的事。

回到營地後,虎心看到刺柏爪領著柳光赤楊心到營地。他有些好奇雷族公貓是否知道鴿翅懷孕,或者獲得了任何徵兆,但年輕的巫醫只是盯著影族族長看。巫醫們提到他們正在尋找一隻六趾貓,虎心不知道自己是否該對它和吞噬雷族育兒室的陰影無關而感到欣慰。他相信鴿翅只是做了普通的夢,因為星族應該會選擇向巫醫們傳達徵兆。焦毛認為他們無力派出巡邏隊去尋找六趾貓,這讓虎心焦慮的認為他更應該說服鴿翅留下,因為他不能在戰士稀少的情況下拋下影族;但他發現自己也不免擔憂他們的部族已經無力保護他們的小貓。當虎心回過神時,焦毛和褐皮再度為了當初追隨暗尾的事情吵了起來。焦毛失控的攻擊了褐皮的眼睛,嚇得虎心趕緊跳進去撞開他,停止了打鬥。在聽到水塘光說只是皮肉傷、知道母親視力不會受損後,虎心感到欣慰。他開始責怪自己,如果不是老想著鴿翅,也許他就能夠阻止族貓互相攻擊。

水塘光喚了他的名字,說有事情想談。虎心懷疑當下是談話的好時機,部族依然對於剛才的打鬥心有餘悸。爆發石招呼他的族貓去狩獵,虎心對這隻公貓安定部族的舉動表達了他的感激。影族巫醫說他做了一個夢,強烈的陽光照射著影族營地,投射出了又長又黑的影子;然後太陽熄滅了,影子也消失了。水塘光問說如果影子消失,是不是也代表影族消失;他認為只要太陽強,影子也會強。虎心覺得太陽代表花楸星,並期待水塘光給出一樣的答案,但巫醫眼裡只有擔憂。虎心不敢說出他的想法,他覺得如果影族族長需要副族長解釋徵兆,那將會讓他看上去更加虛弱。

虎心離開營地,他想到鴿翅即將離開部族,希望自己能找到其他貓幫忙說服她。他接近雷族邊界,但突然意識到他不能出賣她的秘密,不能冒險讓鴿翅被她的部族拒絕。虎心想起藤池,認為只要能修補兩姐妹的關係,也許有機會讓鴿翅自己對她吐露一切。虎心在雷族邊界蹲到日落,他聞到了和鴿翅相似的貓味;他冒險出聲叫喚對方,很幸運的遇到了藤池。雷族母貓一點都不高興見到他,還嘲諷地問道他是不是找錯貓。藤池說枝掌告訴她他們兩個一直在邊界見面,不但違反戰士守則,還可能會帶來大麻煩。虎心回應說他很愛鴿翅,但她需要藤池聽她傾訴。藤池生氣的說她只是想要減輕自己的愧疚;虎心反問她是否在乎鴿翅,母貓咆哮說如果虎心真在乎鴿翅,就應該離她遠一點。虎心想要說出孩子的事情,想讓藤池說服鴿翅在部族扶養孩子會更好,但他知道事實只會讓一切變得更糟。藤池表示她會再和鴿翅說話,只要她決定不要再見虎心;隨後,雷族母貓轉身離去,留他一貓獨自驚慌。虎心想起鴿翅希望他們能一起離開的樣子,他開始說服自己照顧影族是族長的責任;最後虎心作出了決定,他將和鴿翅一起離開。

回到營地,虎心對於將要離開自己唯一所知的生活感到沮喪;但他推開疑慮,說服自己鴿翅比影族更需要他。花楸星喊來虎心,要他帶草心、雪鳥、焦毛和刺柏爪出去狩獵。影族副族長四下張望,卻只找到兩隻母貓。一開始,虎心認為只有兩名隊員會讓他的開溜容易許多,但他隨後就意識到他的族貓藏有秘密。草心說焦毛和刺柏爪已經跑去加入天族,尤其是焦毛攻擊了褐皮以後,他非常擔心自己會再度失控,或是遭到族長和其伴侶的報復。虎心認為他不能安心在缺少兩名戰士的情況下拋棄影族;雖然愧疚自己是為了離開部族才去勸回他們的,但他還是出發前往天族邊界。兩名戰士穿過邊界前被虎心攔下,他費盡唇舌的慰留他們。就在此時,一隻病獾出現展開攻擊;雖然三名戰士擊退了它,但虎心在過程中撞到了頭。在遣回兩名族貓後,虎心前往約定見面的地點,可惜鴿翅早已離開;他追著她的氣味,走到了一條轟雷路旁。頭暈、雨水加上怪獸的怒吼和閃光讓虎心昏了過去,他做了和水塘光一樣的夢。他看到太陽和影子一起變強、一起消失,然後發現水塘光從沒告訴他們光線又會再度強。虎心發現他自己站在空地邊緣,毛皮在強光下閃閃發亮,他的影子比營地中任何影子都還要更黑更長。當他從夢中醒來時,虎心意識到太陽sun)並不是花楸星,而是兒子son);他很懊惱自己沒有早點發現這件事。虎心在心中默默的向鴿翅道歉,但他必須回去拯救他的部族。

雨在鴿翅離開後就沒有停過。虎心試圖安慰自己-鴿翅是一個在黑暗森林惡棍貓的襲擊中生存的戰士,但他也不禁懷疑自己的部族是否值得犧牲他的伴侶和孩子。在狩獵隊回營時,虎心聞到了藤池的氣味,他非常清楚雷族拜訪的原因。毫不意外,褐皮告訴他們有名戰士失蹤了;刺柏爪希望花楸星別讓他們在捲入雷族的麻煩中,虎心則袒護他的父親,說他當然不會。褐皮打發了其他戰士,質問她的兒子是否知道鴿翅離開的細節。她表明自己觀察過虎心在雷族營地和鴿翅一起進食和談話的樣子-他表現的好像那裡只有她一隻貓;同時也提到藤池特別詢問虎心是否有任何情報。虎心猶豫的答說他不知道鴿翅在哪裡,褐皮懷疑的瞇起眼睛,但沒有多問,只說影族和父親都需要他。虎心想到自己放棄了伴侶和孩子就覺得生氣,回應說她不需要教育他對部族的忠誠。

虎心再度潛入雷族領地,但藤池已經先發現他。雷族母貓說她知道虎心是來澄清他和鴿翅的失蹤無關,並指控虎心知道她即將離開。虎心承認,說他曾跟到轟雷路,但影族更需要他。這讓藤池大為光火,指控他拋棄了鴿翅;虎心認為自己才是被拋棄的那一位,這讓他更感挫折。藤池咆哮說她知道虎心一直都是麻煩,而他一點也不在乎鴿翅,否則他不可能讓她獨自離去。虎心毫不退縮的接下了藤池在他鼻子上的一爪,覺得自己罪有應得。如果當初他沒有阻止焦毛和刺柏爪加入天族,他就會和鴿翅一起離開;他為了部族放棄了自已所愛的一切。藤池說虎心是懦夫和狐狸心,鴿翅應該值得比他更好的伴侶;然後她轉身離去,獨留虎心被愧疚啃蝕。

雨讓獵物越來越難抓。在天族邊界,梅子柳將兔子追入了影族領土,並殺死了它。影族貓憤怒的表示那是他們領土內的獵物,所以是屬於他們的;但天族貓不願放棄,認為它本來是天族領地跑出來的,而且也是他們捕殺的。虎心介入了爭吵,並決定將兔子讓給天族,算是還了沙鼻一個人情。影族貓對此非常不高興,但依然服從副族長的指示。虎心知道自己並沒有遵守戰士守則,但他認為戰士們也需要用常識去做判斷。回到營地後,花楸星得知天族「偷」了獵物後,非常生氣;他召集戰士,決定攻打天族。虎心企圖阻止他的族長,說那是他讓給他們的,但他的父親根本聽不進去。虎心感到十分挫折,他為了保護部族而留下,但他們卻不願聽進他的建議。褐皮問虎心為何不和花楸星一起去,從旁學習如何領導,因為總有一天會輪到他。這些話讓虎心更加擔憂,如果他成為族長,他將一輩子都沒有機會離開影族去尋找鴿翅。

在接近天族營地時,虎心追上了戰鬥隊。花楸星招呼他的兒子,並提到他將見識一個部族如何為榮耀而戰。儘管影族戰士們都很興奮,虎心只覺得族長即將鑄下大錯。葉星對於影族的進犯感到困惑,梅子柳向她解釋了一切。花楸星認為虎心違反了戰士守則,但葉星認為他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才讓梅子柳留下了兔子;她也提到即使虎心做錯了,天族也不可能將已經下肚的兔子吐出。花楸星下令他的戰士就攻擊姿勢,虎心介入雙方之間,說他們不可以為了一隻兔子開戰,因為天族的友誼更加珍貴。葉星第一個退讓,提議他們願意將下一隻兔子留在影族邊界;虎心對於有一名族長做了明智判斷感到欣慰,並期望花楸星也能同意。影族族長死盯著虎心看,但戰士們似乎對於這個提議非常滿意,在沒有揮灑鮮血的情況下依然維持了影族的尊嚴。花楸星冰冷的詢問虎心為何膽敢低估他;虎心覺得父親誤會了他的意圖,回答在無力守護自己邊界的情況下,將天族從盟友變成敵人只會讓事態更糟。虎心依然相信自己作出了正確的決定,但他也清楚自己跨過了一條父親可能永遠不會原諒他的界線。更令他擔憂的是,花楸星似乎是一名短視近利的族長;絕望席捲了他的全身,虎心只能在父親的愛或保護部族之間選擇,而他依然記得自己是拋妻棄子才換得這步田地。

夜裡,虎心獨自狩獵。他還不想睡覺,因為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會想起鴿翅。褐皮鼓勵他去和父親談話;花楸星的眼裡依然帶有憤怒,並蘊藏著悲傷。影族族長說他根本不該介入;虎心垂頭道歉,說他只是不希望看到有貓受傷,尤其是在經歷過暗尾的一切之後。花楸星退縮了一下,他認為虎心以後會是優秀的族長,但同時也對被自己的兒子和副族長公開挑戰感到難堪。虎心非常同情他的父親,意識到花楸星對於該下什麼決定感到手足無措。影族族長隨後表明他願意退位,但如果虎心不願領導,他就必須服從;想到壓力的重擔和尋找伴侶的希望,虎心沒有選擇的同意服從。談話結束後,焦毛報告天族在邊界留下了兔子,影族戰士對於虎心處理爭議的結果相當滿意。他們再度質疑如果虎心是族長、如果花楸星更強,那當初就不會發生暗尾接手的慘劇。虎心意識到自己必須在不是族長、不能被花楸星發現的情況領導他們,他再度質疑自己應該選擇部族還是小貓。

在他的窩裡,虎心感到茫然,他沒辦法滿足他所愛的每一隻貓-鴿翅想要一個伴侶、未出世的孩子想要一個父親、花楸星想要他的服從、族貓想要他的領導。虎心向星族祈禱,並決定請水塘光解夢。影族巫醫在睡夢中被喚醒,昏沉沉的提到他又做了一個夢,接著驚叫說虎心就是他夢裡的貓-即使在晴天的太陽底下,水塘光依然覺得寒冷;在他面前的虎心又大又黑,擋住了所有的太陽光。虎心明白這夢的意思並不是他是太陽,而是他擋住了太陽。水塘光阻止他離去,說他是最強大的影子;但虎心並沒有聽進去,他不再迷惑,相信自己必須和鴿翅在一起。

虎心穿過了先前的轟雷路,想起自己居然讓鴿翅獨自上路,覺得十分愧疚。他看到一個兩腳獸地盤,決定去打探鴿翅和她夢中的兩腳獸巢穴的下落。他在路上被一隻名叫絨毛球的年輕公寵物貓襲擊,但對方似乎只是為了好玩而打架,即使被虎心擊倒也不在意。在絨毛球跑掉後,虎心遇到了母寵物貓蘿絲;在他們談話時,絨毛球又衝了過來,但再度被擊倒。蘿絲問絨毛球是否知道任何情報,公貓說他不知道,但表示艾杰克斯曾住過很高的兩腳獸巢穴。當艾杰克斯得知虎心正在尋找母貓時,他虧說這是不是一個浪漫任務。虎心毛皮漲熱的說鴿翅很特別,幸好寵物貓沒有多問,並提到尖刺的兩腳獸巢穴似乎是一個他們會定期大叫的集會地點。

虎心跟著寵物貓們抵達了一個有許多兩腳獸的台子上,艾杰克斯要虎心跳進轟雷蛇Thundersnake)的肚裡,因為這是抵達大兩腳獸地盤最好的方法。虎心害怕的看著一隻此生未見的巨大怪獸噴著熱氣衝了過來,不禁疑惑為何兩腳獸們可以冷靜的走進轟雷蛇的肚子裡而不怕被吃掉。艾杰克斯試圖說服虎心,表明他自己也進過轟雷蛇的肚子裡,雖然不是趟舒服的旅程,但他存活了下來。虎心拒絕並看著轟雷蛇離去,他決定要沿著它所走的銀路Silverpath)去找鴿翅。絨毛球邀請虎心過夜,但被婉拒。儘管他們不自覺的干擾了狩獵,虎心依然捉到了一隻兔子;吃飽後,他謝別寵物貓並沿著銀路踏上旅程。

虎心很快的意識到銀路隱沒在一個山頭之中。他一開始認為這可能是轟雷蛇的巢穴,但隨後說服自己兩腳獸不會毫無理由的跳入怪獸的肚子裡-這一定是一個有出口的隧道。虎心緊貼著石牆走了進去,好奇鴿翅是否也曾走過這個路線。突然間,整個銀路都開始顫動,虎心恐懼的肚皮緊貼地面。轟雷蛇咆哮的衝過了他的身旁,噪音大到他擔心自己會耳聾。虎心趴在地上直到身體的顫抖停止,搖搖晃晃的起身,他覺得自己在鬼門關走了一遭。他繼續朝著出口前進,很高興發現了一團帶有鴿翅氣味的毛髮,確定自己走對了路。

虎心白天沿著銀路前進,晚上狩獵和休息。他已經對轟雷蛇的咆哮感到麻木,並沿路吃著它所殺死的動物維生。對於自己吃鴉食度日,虎心感到羞愧,但他知道這會省下狩獵的時間。沿途的兩腳獸巢穴越來越多,他認為自己又將抵達另一個轟雷蛇歇腳的地方。飢餓啃蝕著虎心,他決定冒險到兩腳獸的台子上狩獵。他很快的抓到一隻老鼠,但兩腳獸開始踏上台子,讓虎心十分驚慌。他快速的躲到一堆兩腳獸殼中,決定開始大啖鼠肉並等兩腳獸離開。突然間,兩腳獸的殼堆動了起來,並朝著轟雷蛇前進。虎心想要逃走,卻發現尾巴被一個殼壓住,害他動彈不得。在他逃出殼堆前,轟雷蛇的肚縫已經碰的一聲關上。虎心用爪子撓著牆壁,但一點效果也沒有。

外頭的兩腳獸巢穴越來越大、越來越高、越來越黑。在進了一個隧道之後,轟雷蛇停下並打開了肚縫,虎心看到了更多的兩腳獸和轟雷蛇。儘管嚇得動彈不得,虎心依然鼓起勇氣的逃出了怪獸;兩腳獸在他跑過時驚呼,但並沒有嘗試抓捕他。氣喘吁吁的躲在角落,虎心評估著巨大的轟雷蛇營地,不知哪個洞穴才能通往地面。他隨後發現了一隻黑白公貓,並請求對方的幫助。雖然一開始抱有敵意,但達西很快就同意幫忙,只要虎心願意幫他趕走一些貓。虎心教達西一個招式,讓他在最兇狠的貓弗洛伊德出現時來個下馬威;獨行貓有些猶豫,但虎心說他必須展現出攻擊的樣子,對方才會停止騷擾。

當他們走到惡棍貓旁時,一隻叫做的母貓調情的彈了彈尾巴,說很高興看到一隻看上能照顧自己的公貓。虎心咆哮著表明自己將會和達西同住,要他們到別處去拾荒。虎心輕鬆的制服了梅,弗洛伊德則被達西成功的絆倒在地。沒參戰的史卡瑞普緊張的表示他們可以去別處拾荒;儘管梅想要繼續打,弗洛伊德決定領著他的朋友離開。達西很高興的遵守了承諾,並帶虎心前往了尖刺的兩腳獸巢穴。

達西離開後,虎心獨自在巢穴口張望;三隻貓非常防備的出現,攤平了他們的耳朵。虎心自我介紹並希望能見到他的伴侶,同時意識到自己對她的無比思念。領頭的玳瑁色母貓-姬烈命令螞蟻去看看他們是不是收留了鴿翅,並介紹另一隻公貓蛛網給虎心。在鴿翅同意會面後,姬烈帶虎心進入廢棄的兩腳獸巢穴。虎心按耐不住,大聲的呼喊伴侶的名字,但被姬烈斥責,表示他們還有其他的病貓需要安靜的休息。在見到鴿翅後,虎心激動的衝上前去和她互貼臉頰,但母貓推開他,嘶聲說他並沒有出現。虎心心疼的解釋影族的情況,但鴿翅顯然對於伴侶選擇部族而不是她感到憤怒。虎心一方面在言語上嘗試說服鴿翅,一方面仍然在擔心自己拋下影族的決定。鴿翅最終還是原諒了他,但虎心隨後發現她被狐狸咬傷。母貓安慰他,說尖塔已經做過治療,傷口癒合的很好;鴿翅顯然對於找到會互相照應彼此的貓群-守護貓感到滿意,但虎心仍然懷疑他們可以在這裡扶養孩子。甩開憂慮,他決定為了鴿翅堅強起來,同意她的夢是正確的。疲憊的,他捲縮在伴侶身旁入睡。

鴿翅溫柔的把虎心推醒,並為他帶了一隻老鼠。就在虎心進食時,尖塔走到他面前並說他一定就是第二隻貓。虎心向對方打招呼,但這隻古怪的黑貓只是毫無回應的自言自語。姬烈告訴虎心,雖然尖塔常常說些奇怪的話,但他是一名非常優秀的治療師;之後,她問虎心願不願意幫他們趕走住在藥草圃的狐狸,因為鴿翅的狀態不適合教他們打鬥。虎心一口答應,並決定和姬烈、蛛網、螞蟻及肉桂尾先去偵查一下情況。他們遇上了一隻狗狐,虎心注意到守護貓們的攻擊十分零散。他指導同伴們攻擊,但在母狐出現後,虎心知道他們不可能打敗這對狐狸,於是下令撤退。為了讓其他貓逃走,他自願留下來斷後;還好在將他們趕走後,狐狸不打算深追。

兩天後,虎心極力主張必須在母狐懷孕前趕走它們。部分守護貓反對,認為他們是治療師而不是鬥士。姬烈認為不需要勉強戰鬥,虎心說她是領袖,應該鼓勵她的同伴;姬烈說虎心誤會了,守護貓是平等的,他們不需要領袖。爭論到最後,虎心和姬烈終於說服全體參戰。點點提醒虎心,要他別自以為是領袖;虎心說他只是想幫忙,而且他很高興自己不需要像在影族營地一樣承擔巨大的責任。在指導了基本的戰鬥動作後,虎心說他們必須隨時盯緊自己的朋友,並幫助任何遇到危險的貓。鴿翅走上前說她想做餌,但虎心還沒開口就先被姬烈駁回;最後由尖塔自願接手這份工作。虎心擔心尖塔不能集中精神,但黑貓說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隔天,尖塔順利的誘出了狗狐。虎心按耐幫忙的本能,看著守護貓們圍攻狐狸。當母狐出現想協助伴侶時,虎心和其他守護貓截斷了她的去路;最後在沒有貓受傷的情況下趕走了狐狸。回想起影族營地的緊張感,守護貓們單純的信賴對虎心來說是一種解脫。然而,虎心依然想回到部族裡扶養孩子,他不希望他們在這裡長成流浪貓。

幾天後,虎心看到尖塔悄悄的離開了總是跟在他身旁的小貓熾火。出於好奇,他跟蹤了那隻黑貓,但很快就被對方發現。虎心道歉並說他只想知道為什麼他會甩掉熾燄,尖塔回說他想獨處。虎心本要給他一點隱私,但怪獸和兩腳獸突然出現並聚集了起來。尖塔告訴虎心,兩腳獸們總是定期的聚會並大吼;他也慰留了虎心,說吵鬧的小貓是一回事,但他並不介意和戰士一起靜坐。虎心想起草心的小貓總是吵吵鬧鬧,見習生和長老會幫忙分散注意力,讓母親有機會休息。尖塔打斷了他的思緒,說他做了一個樹劈開陰影的夢,並在之後看到了光。一提起陰影,虎心馬上想起了水塘光的預言,並追問那棵樹是不是花楸樹。尖塔說那是一棵又高又老的樹,但他並沒有在意品種。虎心不知父親到底會毀滅影族,還是劈開黑暗並帶來光芒;他焦慮的追問,但尖塔只覺得好奇,並反問夢的意義。虎心強迫自己的毛順服下來,他告訴自己也許尖塔只是很有想像力。

回到守護貓營地後,虎心焦慮的找鴿翅討論尖塔的夢境。鴿翅認為尖塔不是巫醫,星族不會找他交流。虎心認為自己是影族的副族長,星族當然會想辦法接觸他。鴿翅不屑的說他曾是,並生氣的問說虎心是不是想把她帶回去。虎心煩躁的大吼,他問鴿翅是不是真的想把他們的孩子養成流浪貓。突然間,鴿翅的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嚇得虎心連忙道歉。鴿翅罵他鼠腦袋,姬烈衝上前並呼喚尖塔,因為小貓們要出生了。虎心跟著姬烈離開,同時頻頻回望他的伴侶;玳瑁色母貓要他先冷靜下來,安慰說治療師們都有接生的經驗。虎心責怪自己讓鴿翅沮喪才會逼出孩子,鴿翅大喊伴侶的名字,叫他別像隻傻兔子一樣坐著,要他去做點有用的事情-比方說撿根棍子。

在生下了兩母一公後,他們一起驕傲的看著自己的小貓。虎心向鴿翅道歉,但也強調他並不想對她撒謊。她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物,但沒有了對影族的忠誠,他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鴿翅溫柔的說她知道虎心對小貓的愛和部族的忠誠一樣強烈,而無論虎心是否跟來,她都會一樣愛他。對於必須強迫他在伴侶和部族之間抉擇,鴿翅表達了她的歉意,並同意在部族扶養孩子-前提是他們年紀大到能夠踏上旅程。虎心堅定的表示小貓們肯定不會踏入轟雷蛇的肚子,鴿翅呼嚕的同意說他們會走回去。在哄伴侶入睡後,虎心聽到腳步聲,發現尖塔正看著他兒子,並說「這一隻能看透陰影」。無視虎心的提問,尖塔又晃走了;虎心安慰自己說他並不是巫醫,但也困惑為何又再度提到了陰影。他很好奇尖塔是否和星族有某種聯繫,並暗自發誓他們一定會儘早回去。

兩個月後的禿葉季,狩獵變得越來越困難,守護貓們越來越倚賴兩腳獸拋棄的食物。虎心希望能為孩子們捕頓好吃的,痛恨自己必須用史卡瑞普scrap)扶養他們。小貓們只學會了城市的名詞,這讓虎心非常擔憂他們是否能夠適應部族貓的生活。當他告訴女兒撲步他要參加狩獵隊時,小貓好奇的問他是不是指拾荒scavenge),因為其他貓都是這麼說的。鴿翅耐心的向小貓們解釋,虎心雖然不想侮辱守護貓,卻懷念部族貓更有尊嚴的生活。當肉桂被四隻流浪貓包圍時,虎心衝上前要他們滾開。領頭的迷霧說肉桂願意分享,母貓也同意,但虎心堅持他們有其他嘴要餵。他不禁想到自己現在居然在爭奪鴉食,但這些鴉食能餵飽他的孩子,因此他願意為此奮鬥。迷霧的伶牙俐齒讓虎心不禁懷疑她怎麼有辦法讓自己看起來像壞蛋;最後母貓退讓,但也提到她知道虎心不屬於城市。姬烈對於虎心能夠勸退對方感到高興,但他認為迷霧還會再來找麻煩。

回到守護貓營地,尖塔招呼虎心,非常高興他帶食物回來。虎心抱怨的希望能讓孩子們吃到「真正的食物」,並說戰士們只吃鮮食。尖塔事實求是的說他的孩子們都將成為戰士,畢竟他和鴿翅都是戰士。虎心決定為孩子們狩獵;不熟悉的地形讓他有些挫折,但他還是幸運的抓到一隻畫眉。令虎心沮喪的是,孩子們嫌棄他的獵物,說那不是食物,只是鳥。鴿翅撕碎畫眉,並安慰說小貓一開始都不喜歡鮮食。虎心焦慮的看著孩子們進食,擔心他們永遠學不會新鮮獵物的美味,認為他們越快返回部族越好。

虎心和鴿翅一起離開聚集地,這是鴿翅生產後第一次出來透氣。虎心聞到了迷霧的味道,並咆哮說她侵犯他們的領地。然而,除了他以外,沒有一隻貓對於領地和邊界有所認識。虎心對於守護貓們不願保護自己的家倍感挫折;鴿翅則不以為意,她認為虎心習慣於副族長的職責,但守護貓們沒有領袖,也不想設立邊界,因此他們不該干預。虎心問鴿翅什麼時候想帶小貓走,他希望能在影族扶養小貓,並表明作為副族長,他不可能加入其他部族。鴿翅反問那她就能嗎,並尖銳的指出那要影族還在才有可能。虎心擔憂鴿翅已經失去了對部族的關心,但鴿翅認為兩個月大的小貓不適合旅行。在拾荒的途中,虎心看到幾隻黑色大老鼠,並說服守護貓們和他一起狩獵。迷霧和她的同伴出現並將他們追趕的大老鼠嚇到了抓不到的垃圾堆裡。虎心挫折的咆哮說這就是他們需要邊界的原因,避免被其他貓干擾了狩獵過程。姬烈認為巡邏的時間不如去拾荒,而迷霧也同意她的看法。虎心告訴鴿翅說他不信任迷霧,鴿翅只是茫然的認為她和其他城市貓沒什麼兩樣。虎心覺得很心痛,他非常懷念戰士守則,懷念巡邏結束後的成就感。

當小貓們問說為什麼多了兩個睡鋪時,虎心說守護貓們在拾荒時撿到了兩隻病貓,並將他們帶回來給巫醫照顧。光躍困惑的問說他為什麼要那樣叫治療師,虎心說因為在家鄉他們就是這樣叫的。小影說森林很黑暗,虎心看著他並想起了尖塔說過的話。姬烈宣布兩腳獸將要在台子上舉辦一個特別的戶外聚會outdoor gathering),那裡到處都是火和煙,但沒有兩腳獸會注意台子底下,因此將會是個搜刮食物的好時機。虎心跟著守護貓們抵達了拾荒處,姬烈告誡他們要特別注意不要吸引兩腳獸。在他們收集食物時,小不點回報說碰到了迷霧和她的黨羽。虎心警告姬烈,母貓依然不以為意;虎心認為迷霧正在嘗試破壞守護貓們的捕食機會,而姬烈終於第一次警覺到她可能帶來的危險。

虎心再度槓上迷霧,對方仗著數量並不怕他;雙方爆發了一場混戰並引來了兩腳獸的注意,最後不了了之。姬烈對於兩腳獸們將會開始追捕他們而感到生氣,但虎心認為他們處處被針對,就連蛛網和小不點都開始起疑。姬烈憤怒的表示那是因為虎心找碴,虎心則反駁戰士們認為有些事是值得一戰的。迷霧和她的朋友出現,虎心決定這次讓姬烈來處理。姬烈的憤怒面對的是迷霧的油嘴滑舌,虎心聽著她們的對話,開始擔憂迷霧企圖搶奪守護貓的營地。他膨起毛皮讓自己看的更大,並威脅說他作為一名戰士,已經教會其他貓他的打鬥方式,因此進攻會比他們想像中的還要困難。欣慰的是,剛剛毫髮無傷的一打四似乎成功的讓對方見識到他的戰力。迷霧退讓並帶走了她的朋友,虎心問姬烈是否明白邊界的意義,但母貓依然堅持他們是治療師,不是鬥士。守護貓們無視虎心,拾起他們的成果回家;熾燄告訴虎心他也想做戰士,給了他些許的安慰。

小貓們跳到虎心腳邊要求騎bodger),他糾正說是badger),並向孩子們解釋這種動物的危險,以及有族貓支援的重要性。鴿翅哄小貓們睡覺,並提到她很高興他們在這裡不需要偷偷摸摸的。虎心認為他們在回去之後必須誠實面對族貓的目光,鴿翅不情願的表示她只能加入影族,因為虎心不會放棄成為族長的機會。虎心安慰說他也許不會有這個機會了,一想到可能有誰取代了他的副族長職位,突然覺得反胃。鴿翅反問還有誰能領導影族,她表明願意加入影族來換取他的快樂,雖然她似乎懷疑影族會能存活到他們返家。虎心想起小影曾說過森林很黑暗,他發現自己開始把任何事情都當成預兆,連忙暗自制止自己。鴿翅在他的身旁沉沉睡去,虎心看到迷霧偷偷摸摸的在營地外頭,似乎在打探什麼。絞盡腦汁,他決定要想辦法擺脫她,然後靈光一閃,虎心認為他們可以合作趕走霸占迷霧老家的狐狸。

隔日,他召開了一個集會。點點問為什麼不邀請他們加入,虎心想起暗尾,說他們都是只顧自己,根本不可能扶老濟幼。有些貓依然不同意,虎心認為只要兩群貓聯手就有機會擊敗狐狸;鴿翅站出來支持他,提到這些都是虎心的經驗之談。手套搗蛋鬼擠上前,說迷霧的貓和兩腳獸晚上都在他們的營地旁鬼鬼祟祟的。虎心認為迷霧吸引了兩腳獸,而他們必須在兩腳獸發現營地前擺脫他們。姬烈同意進行打鬥訓練,因為不管要不要和狐狸作戰,他們似乎都必須站出來保衛家園。虎心叫住花生,建議治療師們可以去找些藥草儲備。小貓們激烈的跳來跳去,看上去很想「幫忙」。虎心同意讓他們外出觀摩打鬥訓練,同時注意到尖塔似乎又看到了一個幻象。他走近那隻黑貓,尖塔要虎心帶上熾燄,因為他會住在廣水widewater)旁,但尖塔不會。虎心好奇這是不是熾燄會和他們一起回去的預言,追問他們是否能平安回家,但尖塔只是說他不能看見一切。

虎心指導守護貓練習,熾燄雖然還有很多要學,但虎心認為他非常有天賦。一聲小貓的尖叫打斷了訓練,虎心狂奔過去;小撲說她聞到了很香的東西,然後就被困在了一個兩腳獸的陷阱裡。貓群意識到兩腳獸晚上就是來這裡設置陷阱的。一隻怪獸出現,帶來了幾個兩腳獸。蛛網發現陷阱上有個開口,姬烈帶回了一根棍子,並成功的救出了小撲。鴿翅責怪虎心讓他們外出,並問他們這樣怎麼可能穿過城市回家。虎心識相的閉上了嘴,知道鴿翅只是過度驚嚇。迷霧的尖叫警示了他們,虎心要守護貓們躲好,並將那隻母貓推到安全的地方。迷霧啜泣的表示兩腳獸捉走了她的兄弟條紋,她懇求虎心幫忙救出他,但虎心說他們已經無能為力,並安慰說他只是被強迫成為寵物貓,最後一定能平安逃出。傷心欲絕的迷霧責怪虎心沒有告訴他們有陷阱,她的朋友鮪魚黑鱸緊張的說他們發現了更多。守護貓們最終發現可以用棍子解除陷阱;虎心則對迷霧表達他的哀悼,儘管對方並不領情。虎心乘隙提議他們可以聯合趕走狐狸,迷霧承諾如果狐狸離開,他們也會離開,但她拒絕讓她的貓冒險。

當手套回報兩腳獸設置了更多更大的陷阱時,守護貓們意識到解除陷阱是沒有意義的。虎心認為他們更需要擺脫迷霧,但也承認他們拒絕加入和狐狸的戰鬥。搗蛋鬼提議打跑迷霧,手套則認為應該讓兩腳獸捉走他們。虎心靈光一閃,認為他們不需要出賣貓,而是將狐狸交給兩腳獸。守護貓們對於這個計劃嚇壞了,虎心說服他們說最糟也能躲回巢穴裡。最終他們同意作戰,虎心找到迷霧的營地並要求見鮪魚,因為那隻公貓在虎心上次提議和狐狸作戰時顯得很有興趣。鮪魚同意協助他們,並自願加入誘捕狐狸的行動。為了確保狐狸會死命的追他們,虎心衝上去給了最大的狐狸一爪。最後,在沒有貓傷亡的情況下成功的誘捕了五隻狐狸,而迷霧也信守承諾的帶她的貓群離開。姬烈咆哮說守護貓會開始保衛他們的領土,虎心聽到後覺得非常驕傲,認為也許在這裡扶養孩子並不是壞事。

一天早上,鴿翅驚慌的喊叫吵醒了虎心。他們的小貓不見了,兩隻貓急忙的向守護貓們打探。病貓羽毛說她看到他們,但她並不知道他們不允許外出。虎心意識到他從沒告訴小貓們不能離開,他只是一直假設他們走不到出口。他對自己沒有想到告訴他們不得外出這件事感到生氣,同時也意識到如果是在部族裡,他根本不需要特別說明這件事。小貓們不會擅自離開營地,因為伴隨而來的處罰可能會拖延他們成為見習生的時間。最終他們發現小貓們自己爬上了樹,並告訴父母他們正在觀看兩腳獸挖洞。小撲興奮的認為兩腳獸想在冰寒季ice-chill)秘密地埋藏什麼,虎心馬上糾正她是「禿葉季」,對於她說話像流浪貓而感到惱怒。一隻小兩腳獸跑向他們,虎心命令他的小貓下樹,並攤平雙耳的威嚇小兩腳獸。小撲爬下樹後遭到了父親的斥責,她抱怨為什麼只有她挨罵。虎心覺得十分惱怒而挫敗,他好奇如果小貓們是在部族長大,是否不會這麼的愛抱怨;他覺得自己在做小貓時從來沒有這樣和花楸星頂嘴過。小光下樹後,鴿翅要虎心去帶小影。在孩子們都平安後,鴿翅將他們帶進營地,虎心則注意到尖塔似乎又有個幻象。黑貓說他聽到星星的聲音-他需要虎心;陰影已經四分五裂,他沒辦法團結他們。虎心意識到那是花楸星需要他,而他們必須啟程回家。

夜裡,虎心幾乎不能入睡,不知道要如何向伴侶開口。他和鴿翅加入了拾荒隊,並找到一個機會私下討論。虎心心痛的請求她的原諒,他知道自己必須拋棄家庭並返回影族,但鴿翅說孩子們能獨立上樹證明他們已經強壯到能旅行,因此同意和他一起回到部族。她支吾的提到尖塔並不是唯一會作夢的貓,小影曾說他夢到了一隻帶著小貓的銀白虎斑貓;鴿翅相信那是藤池,而她想要讓孩子們和血親見面,想要將他們扶養成部族貓。虎心問伴侶打算在哪裡扶養他們,鴿翅說她的心想加入他,但理智要她回到雷族。最後他們決定拋下這個老問題,先回到家再決定。他們向守護貓道別,熾燄跑上來說他也想成為戰士;虎心說他太年幼,還需要時間訓練,但尖塔要虎心同意,因為這樣會讓他的決定容易許多。虎心對於黑貓決定和他們一起旅行而感到驚訝,他依然記得尖塔曾說他不會住在廣水邊。肉桂和螞蟻決定要加入他們,虎心有些擔心族貓的看法,但鴿翅說他們和戰士一樣扶老濟幼,如果影族拒絕,雷族將會收留他們。虎心焦慮的意識到,和守護貓們待在一起的這段期間,他已經忘記鴿翅實際上是雷族貓,而她顯然對此感到非常驕傲。

虎心帶他的家庭和同伴抵達了轟雷蛇巢穴。他向達西介紹他們,並要求這隻黑白公貓告訴他哪個銀路才是能夠領他們回家的正確道路。雖然一開始他們對於進入隧道這件事感到遲疑,但達西說他曾在裡頭狩獵大老鼠。當虎心說他不需要跟他們一起走出隧道時,達西堅持他要看到他們平安抵達出口才能安心。走了一陣後,小撲抱怨腳痛,螞蟻說他可以讓她騎獾,但虎心認為旅程很長,他們必須更加磨練;推開自己的愧疚,他告訴女兒戰士必須用走的。突然間,地面又開始震動;虎心在轟雷蛇從他們身旁衝過時,護住小影不動。在他們終於抵達出口後,鴿翅歡迎達西加入他們,但虎心想到自己已經帶了四隻陌生貓,覺得這聽上去並不是個好主意。幸好達西婉拒了邀請;虎心稱讚他有戰士之心,獨行貓便返回了隧道裡面。

小貓的腳程遠比虎心想得更慢。在隊伍停下來稍作休息時,尖塔再度有了幻象,說必須找到橘色太陽。貓群意識到黑貓指的方向和西下的太陽完全相反,除了熾燄以外並沒有貓當真。他們敷衍尖塔並停留休息,卻發現他在晚上自行離開。虎心、鴿翅和熾燄追著他的氣味找到了一個繪有橘色大太陽的兩腳獸巢穴。虎心聽到尖塔在和一些貓說話,他驚訝的發現他們是他失散的族貓-漣漪尾莓心。一開始他對於前族貓的背叛感到生氣,但鴿翅按撫他,說他們並不知道他們吃了多少苦頭;虎心知道自己沒有權利批評其他貓拋下影族。當莓心的伴侶麻雀尾及姐妹苜蓿足狩獵回來後,虎心解釋他離開影族是為了給花楸星領導空間,同時承認鴿翅懷了他的孩子。麻雀尾很聰明的沒有批評他,只是同意和虎心一起回去;四隻貓都認為加入暗尾是一個錯誤決定,承諾會盡力補償影族。

兩天後,懷孕的莓心一如預料的更加拖累了他們的腳程。虎心看著小貓興奮的在戰士旁蹦蹦跳跳,肉桂和螞蟻也積極的向新同伴詢問部族的事情。鴿翅問虎心是否原諒了他們,而他依然記得他們選擇暗尾,並沒有阻止花楸星、褐皮和他離開營地的那一幕。但虎心知道他必須放下過去,才能讓影族存活下來。他說他以為守衛者沒什麼能教他,但他了解到有些時候也許活在當下會比頑固守舊來的更加容易。鴿翅開玩笑說他聽上去像個族長,虎心想起花楸星曾想讓出領導權,不禁好奇自己是否準備好了。當地面再度震動時,貓群看到轟雷蛇以極快的速度衝向了他們。虎心看到女兒們還在拍著橡子玩,他衝上去抓回了小撲,但小光傻在銀路上動彈不得。一個黑影掠過了他的身旁,尖塔救起了小光。虎心先是斥責小貓,隨後對黑貓表達了他的感激。尖塔說可能沒有下次了,因為轟雷蛇太過危險,死亡來的太快,他們必須離開銀路旅行。即便尖塔曾找到橘色太陽,眾貓依然不能信服;虎心克服自己的恐懼,決定跟隨尖塔的夢。

苜蓿足告訴虎心,莓心疲累的無法跟上。虎心要尖塔慢下來,但黑貓拒絕,說他們已經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虎心感到焦慮,他問熾燄他們跟著尖塔是否正確,小貓想了一會,回答他相信他。鴿翅希望他們可以休息,因為小貓們相當疲憊,虎心則堅持他們還有一點日光能繼續前進。他們碰到了一個有著兩腳獸橋的大峽谷,一個無腳怪獸正在河裡漂浮著。貓群快步的走上了橋,虎心看到兩腳獸恐懼的看著他們,怪獸也憤怒的大聲鳴叫。突然間,地面開始搖晃傾斜,虎心驚訝的看到橋居然從中一分為二,並開始上升。在驚慌的抵達了橋的另一端後,虎心害怕的發現小撲居然吊在斷橋的中間。他想爬上去救她,但爪子抓不住石頭表面。一陣黑影從他身旁衝過,尖塔撈起了小撲並讓她朝鴿翅的方向落下。虎心的心卡在喉嚨裡,直到螞蟻接住了小貓才感到舒緩。但尖塔沒能下來,他失去平衡的掉進了河裡。

虎心無力的呼喊著朋友的名字,絕望的知道他不可能在這條大河中生存下來。在失去了嚮導後,虎心決定結束尖塔所開始的路程。在他們紮營休息時,虎心認為他們應該紀念尖塔。當麻雀尾問他們是否要為他守靈時,虎心認為只有戰士名才能紀念他的英勇。雖然影族貓對於不是族長的虎心要賦予不認識影族的貓戰士名有些異議,但他們最終同意了他的提議。虎心以影族副族長和巡邏隊隊長的身份賜名他-尖塔望,希望能紀念他的幻象和智慧,並幫助他找到前往星族的路。在虎心能夠守靈前,莓心驚叫說小貓要出生了。鴿翅和肉桂蹲在貓后身旁協助生產,戰士們手忙腳亂的幫忙準備苔蘚。虎心看著熾燄靜坐著守靈,他的思緒被悲痛和擔憂拉扯著。他知道在莓心的小貓能旅行前他們都不能上路,因此他決定起身去狩獵。在破曉時,鴿翅告訴他莓心堅持將她的一個孩子命名為尖爪。虎心覺得將小貓以死貓命名並不常見,但他很樂見另一個尖塔加入影族。虎心想到花楸星迫切需要他,但他依然決定等到莓心的小貓能夠上路。

一個月後,虎心為他的小部族帶回了獵物。他四下張望卻沒看到兒子的蹤影,小光告訴他說小影正在和鴿翅說話。鴿翅告訴虎心小影又做了一個夢,他夢到自己像隻鳥,看到了返回湖邊的路程。虎心問鴿翅覺得夢的真實性,鴿翅說她從來沒有提過湖的細節,但小影精確的將樹林和小島都描述了出來。虎心知道尖塔望曾說他的兒子能夠看透陰影,意識到他和星族肯定有很強的聯繫。他召開貓群集會,莓心不願帶著孩子上路。小影驚呼他們必須儘快出發,但鴿翅打斷他,說小貓不能插嘴。虎心為兒子發聲,說路程只有兩天;貓后說需要的話他們可以先離開,但虎心認為大家必須一起走。最後當他們同意在四分之一個月後離開時,小影仍想插話,但再度被母親打斷。散會後,虎心上前關心兒子,小影雖然無法解釋,但他認為他們必須馬上離開。虎心問他有沒有在夢裡看到一隻薑黃色公貓,小影說沒有。

就在此時,一隻貓頭鷹拍翅試圖抓走凹泉;鴿翅和虎心跳上前去攻擊大鳥。隨後虎心感到一陣劇痛,鳥爪抓著他的身側,將他帶上高空。虎心掙扎的將爪子戳上鳥肚,貓頭鷹驚呼並放開了他。虎心看到樹幹糢糊的飛過眼前,然後他知道自己重重地撞在地上。劇痛穿過他的全身,鴿翅趕到他的身旁查看他的情況。肉桂認為他的骨頭沒斷,但體內有什麼壞掉了。守護貓們顯然對虎心的傷勢束手無策,鴿翅絕望的問小影,但他也只是搖頭。虎心覺得自己即將進入深沉的安眠,但鴿翅搖醒他,告訴他絕對不能睡著。鴿翅決定把虎心帶回部族,讓巫醫救他。貓群半拖半扛的帶著他前進,虎心已經痛到失去了時間概念。鴿翅不斷的叫醒他,不讓他睡下。虎心最後終於認出了風族的山丘,貓群也停下來稍作休息。熾燄帶來一隻老鼠,鴿翅將它嚼爛並塞進虎心嘴裡。虎心痛苦的吞下了肉塊,要鴿翅將剩下的拿去給孩子們吃。鴿翅不停的和虎心說話,想要讓他清醒。

虎心的思緒飄到了夢中,並遇見了一隻他再熟悉不過的高貴戰士。他快步的招呼父親,並問他影族是否安好。公貓告訴他,他已經加入星族並改名成花楸爪。虎心對於一個族長居然會失去名字而感到驚訝,但花楸爪並沒有回應他的提問,只是說他原諒虎心離開影族。愧疚刷過了虎心全身,他想解釋,但花楸爪溫柔的告訴他說他已經理解一切。虎心不知道自己是對於失去父親還是加入星族而感到難過。地面突然震動了起來,黑暗吞沒了綠地,虎心發現自己被捲到水裡。他掙扎的想要浮出水面,卻驚訝的看到一個薑黃色身影,見到了眼裡佈滿恐懼的焰尾。虎心覺得肺好像在燃燒,自己越來越無法呼吸。鴿翅和其他貓圍在他身旁,各個面露驚恐。虎心想到花楸星已死,掙扎著對漣漪尾說影族必須生存下去,然後告訴鴿翅將小貓帶到雷族扶養,便咽下了他的最後一口氣。平靜刷洗著他,虎心非常遺憾自己沒有辦法看著孩子成為戰士。

當虎心再度睜開眼睛時,他看到了熟悉的家園;但這裡並沒有寒風刺骨,處處充滿了獵物。他知道自己已死,自己加入了星族。虎心想起孩子們,懊悔的拔腿狂奔,但他只能看著貓群在草原上移動卻無法接近他們。虎心強迫自己平靜下來,他知道自己必須接受星族的旨意。一個喵聲讓他驚訝的轉身,他很高興看到尖塔望成功的抵達了星族。虎心期待的看著黑貓的身後,希望能看見更多親朋好友。尖塔望說他不能去見他們,而他也不屬於這裡。虎心困惑的認為自己已死,但他看到鴿翅和影族貓們依然扛著他的屍體前進。虎心看到他的小貓十分悲傷,驚訝的說他們應該將他原地埋葬才對。尖塔望說他們不願放棄,而虎心還有選擇。虎心想起生前的痛苦,不願再回去忍受一遭。黑貓告訴他如果沒有影族,其他四族也將會消亡。虎心想起了他的伴侶和小貓,認為戰士的宿命就是為他們受苦。他答應扛下這份責任,並表明他想回去。

在此同時,四周的森林開始模糊起來,天旋地轉。當虎心再度睜開眼睛時,星族貓出現並圍繞在他的身旁。花楸爪第一個上前,他告訴虎心只有一個辦法能夠獲得新生。虎心驚慌的意識到自己即將成為族長,並焦慮的說他還沒準備好。花楸爪說他早已準備好,並給予了他一條力量的命。星族貓開始一一上前:扭毛給了勇氣、松鼻給了憐憫、曦皮給了希望、黃牙給了原諒、賢鬚給了固執、小雲給了接納、鋸星給了忠誠、焰尾給了愛。花楸爪告訴虎心他已經用去一命,曦皮說必須要有五個部族,焰尾說只有虎心能「帶回」影族。虎心驚訝的問說影族到哪去了,但星族貓沒有回答,只是高呼虎星的名號。

虎星四肢顫抖的癱倒在冰冷的石頭表面上,看到月池正在他眼前閃爍著。水塘光就在他的身旁,顯然很高興虎星活了過來。影族巫醫告訴他貓群將他送回,而其他貓也還在那裡等著。虎星跟著水塘光回到營地裡,高興看到一張張熟悉的面孔;鴿翅也在那裡等著。苜蓿足說是水塘光提議將虎星帶到月池,並讓他的鼻頭碰觸水面。虎星衝到他的小貓旁迎接他們,並說他在星族見到了尖塔望。虎星將臉頰貼著鴿翅的,他想起鋸星在儀式上告訴他族長必須忠於部族,知道自己必須選擇影族。虎星悲傷的問鴿翅是否要回雷族,但母貓決定跟隨她的心並加入影族。虎星閉上眼睛,覺得鬆了口氣。腳步聲在他背後響起,他轉過頭看到戰士們的眼裡閃爍著不確定。褐皮上前提到他帶回了新舊戰士,還有更多雷族貓。虎星不確定母親是否生氣,但他想起族長儀式中星族所賜予他的一切。他為離開族貓們道歉,宣布他帶回會讓影族再度強盛的戰士,他已經做好領導他們的準備。刺柏爪第一個為虎星歡呼,其他影族貓也跟進。褐皮上前用鼻頭蹭了蹭虎星的耳朵,說他離開後的日子充滿黑暗,今後也會更加辛苦。虎星和母親的眼睛四目相對,抬起尾巴說他們已經準備好接受新的挑戰。




松鼠飛的希望

敬請期待



三力量

洶湧暗河

敬請期待



驅逐之戰

敬請期待



天蝕遮月

敬請期待



暗夜長影

敬請期待



拂曉之光

虎掌並沒有正式在《拂曉之光》中登場,但被列在貓物表中。他現在是橡毛的見習生。在巫醫集會上,焰掌有對松鴉羽提到他的名字。




星預兆

第四見習生

虎心和蟾蜍足、鴿掌、獅燄、漣漪尾、花瓣毛、白尾、莎草鬚一起去參加遠征,尋找堵住湖水的巨大棕色動物。虎心在旅途中對鴿掌格外在意,並多次提出要保護她,但鴿掌對他的保護欲感到不勝其煩。不久後,他們發現河狸的堤壩堵住了溪水。他們想在夜裡拆毀堤壩,但河狸發現並攻擊了他們,這次戰鬥導致漣漪尾死亡。在寵物貓雪滴、鋸子和塞維爾的幫助下,他們又和河狸打了一仗,拆毀了堤壩。虎心落水,被鴿掌救起。

本小節需要擴充。你可以幫助貓戰士維基完善它



戰聲漸近

敬請期待



星夜私語

敬請期待



月亮蹤跡

敬請期待



失落戰士

敬請期待



最後希望

敬請期待



幽暗異象

探索之旅

敬請期待



雷電暗影

敬請期待



破碎天空

敬請期待



黯黑之夜

敬請期待



烈焰焚河

儘管在《烈焰焚河》中登場,虎星並沒有被列在貓物表中。

敬請期待



風暴肆虐

敬請期待



破滅守則

迷失群星

敬請期待



The Silent Thaw

敬請期待



Veil of Shadows

敬請期待



短篇電子書

冬青葉的故事

虎掌並沒有正式在《冬青葉的故事》中登場,但被列在貓物表中。




霧星的預言

虎心並沒有正式在《霧星的預言》中登場,但被列在貓物表中。




鴿翅的沉默

敬請期待



褐皮的部族

敬請期待



荒野手冊

部族戰爭

敬請期待



終極指南

敬請期待



細節

趣聞

作者陳述

  • 凱特說《最後希望》過後鴿翅會選擇蜂紋而不是虎心,[24]因為相比之下蜂紋才是她最明智的選擇,而異族戀太難維持了。[25]然而在《棘星的風暴》中鴿翅和蜂紋最後還是分手了,鴿翅對虎心無法割捨的情愫是他倆分手的重要原因之一。
  • 凱特說鴿翅喜歡虎星的原因是因為「他的一切都正好是她想要的」,他是一位忠誠、善良和好心的戰士,並想要竭盡所能為部族服務。
  • 關於虎星在《風暴肆虐》中對天族的所作所為,凱特解釋道虎星表現強硬是為了「確保他是被很嚴肅地選中的」。而且,「影族曾經歷過一段極其艱難的時光,(所以)他必須要讓他們再次強大起來」。[26][27]

勘誤

  • 他最初被形容為金色虎斑貓,[12]:84直到《日落和平》他的外貌設定才被改成了現在的深棕色虎斑貓。[28]:貓物表
    • 在《第四見習生》中,他又一次被描述為金色虎斑貓,[13]:119雖然在貓物表裡他依然是深棕色虎斑貓。[13]:貓物表
  • 他曾被錯誤的說成有綠眼睛。[29]:201
  • 他和焰尾都曾被寫成過母貓。[30]
  • 在《最後希望》中,他被誤稱為虎星,但他當時還是名戰士。[31]:107
  • 他曾被稱作太年輕而對最後希望毫無印象,但實際上他曾參戰,並英勇抗擊黑暗森林。

語錄

褐皮
你們的父親在哪裡?
焰尾
和黑星在一起。我猜,成了副族長之後,他會經常去那裡的。
虎心
我都等不及想看他成為族長了。
曦皮
噓!
虎心
怎麼了,這是事實。黑星不可能永遠活下去。
褐皮
不准談論這種事情!
焰尾
不過我們一直都清楚虎心在想什麼。
虎心
我敢打賭,你們不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
曦皮
不知道,但我打賭,用不了多久,你就會說出來。(……)救命啊!
褐皮
你們倆別鬧了。部族還在為枯毛哀悼呢。

—— 虎心,《星夜私語》簡體中文版,第60-61頁

虎心
你的耳朵比我以前想像的還要靈敏。你救了我的命!如果不是你,我現在已經死了。你是我的英雄。我該怎樣感謝你呢?
鴿掌
從現在開始一個月,你每天必須給我帶很多隻老鼠來,還要一隻剛捕到的松鼠,還要給我的窩鋪滿新鮮的苔蘚,還有……你必須整天跟在我身後,把我皮毛上沾上的芒刺取下來。
虎心
我會很樂意幫你做所有這些事。但不需要你先救我的命。
鴿掌
我其實沒救你的命。那只是一條小裂縫。那根木頭仍然能承受你的重量。
虎心
也許吧。但你為我擔心了。這意味著你在乎我,對嗎?我的意思是說,你對我的關心超過了對普通朋友的關心,對嗎?
鴿掌
是的。是的,我在乎。我不應該在乎,但我在乎。
虎心
我們最好還是回去吧,免得迷路。
鴿掌
你不會離開我,對嗎?
虎心
是的。沒有任何邊界能堅固得足以把我們分開。
鴿掌
真的嗎?
虎心
我們月半以後再見面吧。
鴿掌
不,明天見。
虎心
你認為我們能連續兩晚上離開營地嗎?你願意冒這種危險?
鴿掌
值得冒。
虎心
你的室友們怎麼辦?他們會注意到你出去了。
鴿掌
現在只有藤掌了。她不會說的。
虎心
藤掌?
鴿掌
你——你認識藤掌?
虎心
我在大集會上見過她。
鴿掌
沒有別的?
虎心
你的意思是說,我有沒有要求過半夜約會她,還把她帶到這裡來,在那些快要斷裂的木頭上冒生命危險?讓我想想看……沒有。我肯定自己沒有。我只對姐姐感興趣。

—— 虎心向鴿翅表白,《星夜私語》簡體中文版,第110-112頁

那不表示我就得跟他一樣。他曾經幾乎毀了影族,我不會再讓他有第二次機會!

—— 虎心對身為虎星血親的看法,《最後希望》,第373頁

本小節需要擴充。你可以幫助貓戰士維基完善它
虎心
我們同樣因為暗尾的殘酷而受苦。他讓我們虛弱受怕。河族撤退來重建他們破碎的部族。影族失去了許多戰士,將要花上我們數個月的時間來重回昔日光彩。毫無疑問星族想要我們找到天族。我相信星族有他的理由。並不只是為了清澈天空,以及我們所遭受的黑暗,而是因為星族知道五個部族必須團結在一起。湖邊有了另一支部族,我們將會獲得我們所最需要的力量。
鴉羽
但誰要來放棄領土給他們呢?
虎心
我們會的。我們現在少了許多張嘴要餵。也少了許多能巡邏邊界的戰士。交換部分領土來換取一個盟友似乎合情合理。

—— 虎心,關於天族,《黯黑之夜》英文版,第36-37頁暫譯

虎心大概很高興能作為部族救星而被後世惦記著。

—— 鴉羽,關於虎心,《黯黑之夜》英文版,第266頁暫譯

花楸星做了最明智的決定。少了虎心,我們不比一群聒噪的八哥好到哪去。我們需要一個安全的部族來保證那些依然在心中深信戰士守則的族貓。

—— 水塘光,關於虎心,《黯黑之夜》英文版,第268頁暫譯

虎心
我很抱歉。也許我不應該告訴你水塘光的夢。但我不能對你撒謊。你必須相信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物,但沒有了對部族的忠誠,我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鴿翅
你的忠誠造就了你。而我知道你會用同樣地忠誠去愛我們的小貓,如同你愛的你部族一樣。我愛你,虎心。即使你沒有跟我到這裡來,我依然愛你。我永遠都愛著你。並不單是因為你是我小貓的父親,而是因為你就是你。我很抱歉讓你在你的部族和我之間作出選擇。沒有貓應該面臨那種選擇。我害怕我必須單獨面對這一切。我是個懦夫。
虎心
不!你很勇敢。非常勇敢。而且我也愛你,就算我的部族會阻擋在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事能夠阻止我對你的感覺。
鴿翅
我們總是愛著彼此。但我們對我們的部族和小貓都有責任。我們是戰士——
虎心
而我們的小貓也會成為戰士。

—— 虎心和鴿翅,《虎心的陰影》英文版,第188頁暫譯

搗蛋鬼
她(迷霧)為什麼要拿走虎心的份?
姬烈
也許是因為打從他倆見面以來,虎心就不停的找碴吧。也許這就是貓戰士在做的事。
虎心
戰士們相信有些東西是值得去奮戰的。

—— 虎心,關於戰士,《虎心的陰影》英文版,第228-229頁暫譯

虎心
尖塔又有了另一個幻象。他聽到了一個聲音。尖塔說那個聲音在找我。它給了他一個關於花楸星的訊息。聲音說他需要我。它說他不能在團結陰影了。花楸星沒辦法讓部族團結一致。我必須回去。拜託不要以為我不愛你。你和小貓們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物。但如果我現在拋棄了我的部族,在他們需要我的時刻,我將永遠無法原諒我自己。
鴿翅
我曾告訴你一次,無論你的決定是什麼,我都依然愛你。這次我不會再讓你在你的部族和我之間作出選擇。
虎心
我很抱歉。請原諒我。
鴿翅
原諒你什麼?我們要一起離開。

—— 虎心和鴿翅,關於返回部族,《虎心的陰影》英文版,第292-293頁暫譯

虎心
當我離開影族時,那裡的信任少之又少。我很擔心帶回更多叛徒將會讓情況惡化。
鴿翅
首先,你必須捨棄他們是叛徒的想法。他們很明顯對於自己的選擇感到抱歉。你在幫忙重建你的部族。你必須以身作則,證明舊傷可以癒合,爭執可以原諒。
虎心
我以為我從守護貓身上學不到東西。但他們學會了適應改變。也許不要墨守成規,生活會輕鬆許多。
鴿翅
你聽起來開始像個族長了。

—— 虎心和鴿翅,《虎心的陰影》英文版,第343頁暫譯

儀式

虎星的族長儀式

花楸爪
這條命我將給你力量。別讓軟弱左右你必須為你的部族所完成的事情。
扭毛
這條命我將給你勇氣。恐懼將會永遠拉扯你的尾巴,但我給你的勇氣將會永遠予以平衡。
松鼻
這條命我將給你憐憫。愛你的部族,如同愛你的小貓。原諒他們的錯誤,並在他們讓你失望時更愛他們。
曦皮
這條命我將給你希望。只要希望還燃於你心,它也將燃於你的族貓心中。
黃牙
我是黃牙,曾是影族的一員。這條命,我將給你原諒。原諒將會比復仇給你帶來更多力量。
賢鬚
我是賢鬚。這條命,我將給你固執。別讓失敗削弱你的決心,或讓拒絕改變你的主意。真正的族長將會在成功前進行多次嘗試。
小雲
虎心。失敗的恐懼長期將你拒於領導權之外。但領導是你的命運,如果你想拯救你的部族,你就必須擁抱它。所以這條命,我將給你接納。用你的全心接納你所不能改變的一切,恐懼將會消失。
鋸星
我,鋸星,將給你這條忠誠的命。一個族長的忠誠只屬於他的部族。讓忠誠成為你的心跳,當它停止時你也將一併逝去。
焰尾
我希望我可以在你的身旁一同行走。我希望我可以幫助你重新團結我們的部族。這條命我將給你愛。你已經相當了解,但依然還有更多可以給予。無愛的領導將不足以把你的部族從陰影中拉出。讓你的心來領導,即使理智並不知道它將會走向何方。
花楸爪
以前從來沒發生過這樣的事。你已經用掉一條命了,但依然還有八條留下。善用它們就如同你用去的第一條-帶著勇氣,幫助他人。
鋸星
團結影族。
曦皮
永遠都必須要有五個部族。有天、雷、風和河的地方,就必須要有影。
焰尾
只有你能帶回影族。
虎心
影族去哪了?
虎星!虎星!

圖集

中文

英文

非官方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權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經過原作者的授權,請進入文件頁面以了解詳情。

家譜

腳註

  1. 原因:索日干政 (Q4366) - 在《暗影長影》中,索日說服影族放棄星族信仰造成的一系列事件
  2. 原因:臨時無法履任 (Q3556) - 適合的主體在一段時期內無法履行職責(常用於P83聲明的P103限定符中;如有可能,考慮使用此實體的下級實體)
  3. 原因:疾病 (Q3559) - the state of being unwell
  4. 他在獲得九命前已經死去並加入星族,並以第一條命復活重回部族。

參考文獻

這篇文章基於CC BY-SA 3.0許可使用了戰士貓維基Tigerstar (AVoS)一文中的部分內容。
這篇文章基於CC BY-SA 3.0許可使用了貓戰士維基(英語)Tigerstar (AVoS)一文中的部分內容。
  1. 《虎心的陰影》第三十五章 (Q2058)
  2. 《洶湧暗河》第一章 (Q1098)《暗夜長影》第六章 (Q1181)
  3. 3.0 3.1 《暗夜長影》第六章 (Q1181)《暗夜長影》第九章 (Q1184)
  4. 《暗夜長影》第九章 (Q1184)《雷電暗影》第二十二章 (Q1601)
  5. 《雷電暗影》第二十二章 (Q1601)《黯黑之夜》第二十二章 (Q1651)
  6. 《虎心的陰影》第十章 (Q2033)《虎心的陰影》第十四章 (Q2037)
  7. 《黯黑之夜》第二十二章 (Q1651)《虎心的陰影》第十章 (Q2033)
  8. 《虎心的陰影》第十四章 (Q2037)《虎心的陰影》第二十七章 (Q2050)
  9. 《虎心的陰影》第二十六章 (Q2049)《虎心的陰影》第三十五章 (Q2058)
  10. 《虎心的陰影》第三十五章 (Q2058)《虎心的陰影》第三十五章 (Q2058)
  11. 11.0 11.1 11.2 11.3 洶湧暗河
  12. 12.0 12.1 12.2 12.3 12.4 暗夜長影
  13. 13.0 13.1 13.2 13.3 13.4 第四見習生
  14. 雷電暗影
  15. 15.0 15.1 15.2 15.3 15.4 虎心的陰影
  16. 《暗夜長影》第九章 (Q1184)第四見習生 (Q158)
  17. 天蝕遮月
  18. 戰聲漸近
  19. 星夜私語
  20. 風暴將臨
  21. Su Susann (2016-09-30).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Adderfang is a descandant of Spottedpelt.」
  22. Su Susann (2016-09-30).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Facebook. 「Pinestar is, trough the blood of his father, related to Gorseclaw.」
  23. 黃牙的祕密
  24. Revealed on Kate's Blog
  25. Kate Cary (2012-06-19). Guadalupe Luna - Kate, okay. I know that Dove and Bumble ended.... Facebook. 訪問於 2017-01-03. 「Dove decided that loving a cat from another Clan just wasn't going to work out well. Bumblestripe was the sensible option, poor sap.」
  26. Katie Cox (2014-08-29). Marisa Ingemi - Hi Vicky, one question- why did Dovewing and.... Facebook. 訪問於 2017-01-03. 「Personally, I think it's because Dovewing has feelings for Tigerheart still (you can see hints of this in her asking about the welfare of all the ShadowClan cats, etc.) and knew it would be cruel to string along a good cat like Bumblestripe.」
  27.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2014-08-30). Marisa Ingemi - Hi Vicky, one question- why did Dovewing and.... Facebook. 訪問於 2017-01-03. 「Katie is right...」
  28. 拂曉之光
  29. 失落戰士
  30. 艾琳·杭特訪談4
  31. 最後希望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有人觉得虎心会挂吗?然后影族一片混乱?

2年
avatar
Dravex Tigerfur
0

我是喜欢非典型的剧情,但就是老问题-其他族群没有角色了…就看艾琳们打不打的下手_(:3」∠)_

2年
avatar
轮回51WOLF
0

堆长真是高瞻远瞩……

3年
avatar
CXuesong
0

😒

3年
avatar
CXuesong
0

估摸着明年虎星可能就要消歧义了……

3年
avatar
Dravex Tigerfur
0

围观大预言家-雪堆

2年
avatar
Bloodblaze
0

回复@Dravex Tigerfur:借楼围观

2年
avatar
狼羽
0

回复@Dravex Tigerfur:借楼围观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