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她的梦现在属于星族。她皮毛上的每一根毛,她的每次心跳,每个呼吸,都属于他们。

—— 旁白,关于蛾飞成为一名巫医的描述,蛾飞的幻象》,第332页

蛾飞
Moth Flight
美国Moth Flight
中国蛾飞
台湾蛾飛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星族 (Q634)[1]
过去 风逐营地 (Q657)[2]高影营地 (Q655)[3]独行猫 (Q648)[4]风族 (Q631)[5]
生平
死因 呕吐病[6]
名字[?]
幼崽 蛾飞Moth Flight)[7]:183
早期定居者 蛾飞[8]:5
武士 蛾飞[9]:93
独行猫 蛾飞[8]:44
巫医 蛾飞[8]:98
猫后 蛾飞[8]:301
血缘 [如何编辑?]
父亲 金雀星 (Q2787)
母亲 风星 (Q2608)
伴侣 迈卡 (Q2931)[10]
儿子 蜜皮 (Q2936)蛛掌 (Q3537)
女儿 沸溪 (Q2382)[11]蓝须 (Q2816)[11]
亲兄弟 尘鼻 (Q2535)小烬 (Q3276)
亲姐妹 晨须 (Q2541)
教育 [如何编辑?]
导师 斑毛 (Q2465)芦苇尾 (Q2867)疾鲦 (Q2742)云斑 (Q3471)
学徒 橡子毛 (Q3242)[12]芦苇尾 (Q2867)
出现于 [如何编辑?]
首次战争 (Q166)
燃烧之星 (Q167)
占地为王 (Q168)
群星之路 (Q169)
高星的复仇 (Q181)
蛾飞的幻象 (Q183)[主人公][主要角色][视角人物]
雷星的怀响 (Q198)[猫物闲角]
影星的生命 (Q3567)
族群的秘密 (Q199)
终极指南 (Q204)
数据项
Q2588:风族母猫,第一任巫医,自《族群的秘密》登场的角色

蛾飞Moth Flight)是一只泛灰色的雪白色母猫,毛发短而柔软,有着一双明亮、激情澎湃的绿眼睛。

生平

蛾飞风族的第一任巫医,也是第一只发现月亮石的猫。风逐荆豆毛生下了她和她的她的同窝手足尘鼻晨须小烬。她和天族的首任巫医迈卡结为了伴侣,但他在他们的孩子蓝须沸溪蜜皮蛛掌出生前就不幸意外离世。在发现自己无法平衡母亲和巫医这两份职责之后,她决定把她的孩子们分别送到其余四个族群抚养。自那以后,她建立了巫医的规章制度,即巫医不得拥有伴侣和子女。

长篇外传

蛾飞的幻象

蛾飞做了个梦。她正在观看一场可怕的战斗,一只蓝灰色的母猫在战斗中受了重伤。附近,一只巨大的暗色虎斑猫和一只黑白相间的公猫在打架,蛾飞恳求他们帮助垂死的母猫。蛾飞想知道这是不是一场战斗,但她注意到在场的其他并没有在战斗中。当两张惊恐的脸从沟顶俯视时,一只长着火焰般姜黄色皮毛的公猫向垂死的母猫跑去。她又一次对着两只打架的公猫喊叫,但他们都不听见她。蛾飞走到到姜黄色公猫身边,问那只垂死的猫怎么了。姜黄色公猫没有回答她。蛾飞恳求这只猫不要死,并把她的爪子放在她的侧腹,但它穿过了身体,就像是雾。蛾飞意识到暗色虎斑猫已经停止战斗,他走向蛾飞,她注意到自己感受不到他的重量,好像她不在那里。猫儿们围在一起看着蓝灰色母猫慢慢死去。垂死的母猫一吸入最后一口气,蛾飞就看到死亡降临,她受到了精神创伤,开始颤抖。

她记得最近灰翅离世的事,还记得他在死亡后看起来是多么的渺小和死气沉沉,也还记得风族是如何埋葬他的。蛾飞颤抖着呼吸,告诉这些猫他们必须埋葬她,但他们再次无视她。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突然死去的母猫的尾巴抽搐起来。她抬起头,困乏地和姜黄色公猫说话,她目光中的权威让蛾飞想起了风逐,她想知道这只猫是否是他们的领导。蛾飞又想知道她怎么活起来了,她注意到其他猫的脸上闪着宽慰的光,尽管蛾飞注意到暗色虎斑猫脸上没有表情。蛾飞从沟里跑出来,试图弄明白她刚才看到的一切。突然,一只美丽的飞蛾出现在她面前,它朝着高石头飞去。不过,飞蛾没有减速,蛾飞必须冲刺才能赶上。当飞蛾飞走时,她在内心里哭泣。

蛾飞被她的兄弟尘鼻吵醒了。他问她在咕哝什么,蛾飞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尘鼻解释说她咕哝着想和什么东西一起走。然后,杂毛走到尘鼻旁边,说只有老猫才在下午睡觉,她已经花了太多时间和洛奇在一起。蛾飞发现深灰幼崽们不见了。洛奇说他们在小溪边,于是蛾飞和杂毛去找他们。他们遇到了杨柳尾,杨柳尾也加入了搜寻。

他们找到了幼崽们,银斑掉进了地道里,但他们救了她。黑耳白尾很安全,所以他们就回了家。蛾飞问银斑她是否受了伤,很快就对离开营地的幼崽们感到愤怒。当杨柳尾问她是否本该看着他们时,她感到内疚。她承认她让他们逃走了,她承认她让他们逃走了,她感到非常尴尬。

当杂毛和杨柳尾带着幼崽们返回营地时,蛾飞试图把沿河的一种植物带回来。杨柳尾责骂蛾飞,于是她不情愿地把植物留下。在路上,他们遇到了一只叫红爪天族猫。杨柳尾使劲叫他离开风族领地。几句话之后,红爪回到了天族营地。深灰遇到杂毛、杨柳尾、蛾飞和睁大恐惧双眼的幼崽。当蛾飞试图回去找她的植物时,风逐责骂蛾飞。为了缓解紧张的气氛,荆豆毛让她和他、风逐以及尘鼻一起去打猎。他们停在沼泽地,风逐巡查这一地区。蛾飞凝视着她身后的高石头,突然她的母亲问她是否听到了,告诉蛾飞她说去和尘鼻到荆豆丛周围捕猎。蛾飞和她的兄弟一起下了坡。尘鼻发现了一只鼩鼱,蛾飞跟踪它,但跳得太远了。当她兄弟飞驰而过时,她绊倒了他。尘鼻抓住了鼩鼱,她自豪地看了他一眼,说她希望自己能像他一样擅长打猎。

尘鼻叼起猎物,向斜坡上走去,说他认为他们把这里所有的猎物都吓跑了。蛾飞紧随其后,认为自己毁了这场狩猎。他们找到了正在谈论蛾飞的父母。荆豆毛说她很特别,而风逐则说他们不需要特别的猫,他们只需要猎猫和战猫。蛾飞咕噜着,轻声说他们认为她是兔脑子。尘鼻向她保证,荆豆毛试图解释她是与众不同的。他们的父母注意到了他们,惊讶地发现他们只抓到了一只鼩鼱。蛾飞发现了一只麦鸡,决心给她母亲留下深刻印象。她蹲伏下来,朝它走去,但没捉住。她父亲安慰她,然后她保证她会好起来。风逐蹲在一个兔子洞的入口处,于是荆豆毛和蛾飞加入她。

当她回忆起自己的梦时,风逐朝她大喊。一只兔子从她身边飞奔而过,他们没抓住。风逐斥责蛾飞。荆豆毛加入了她们,在他说她必须要集中注意力的时候,他的喵声中更多的是同情而不是愤怒。风逐正要开始批评,但蛾飞给她重复了一遍。她正要再次道歉,但在她看到飞蛾的绿色翅膀在一尾远外摆动时,她停了下来。她的心瞬间腾飞,被与梦中同样的渴望所淹没。她紧跟在它后面,隐约听到父母在她身后咆哮。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高星的复仇

敬请期待



松鼠飞的希望

敬请期待



族群黎明

首次战争

敬请期待



燃烧之星

敬请期待



占地为王

敬请期待



群星之路

敬请期待



短篇电子书

影星的生命

敬请期待



荒野手册

族群的秘密

敬请期待



族群的守则

敬请期待



终极指南

敬请期待



细节

趣闻

  • 她患有注意力缺乏症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13]
  • 蛾飞命名了星族。[8]:176

勘误

  • 英文版的《燃烧之星》中她、晨须还有尘鼻被误列在晴天的营地中,[14]:猫物表实际上她和她的手足和他们的父母一起生活在高影的营地里。[15]:96
  • 《终极指南》中记载蛾飞跟随着一片蓝色的羽毛到达了月亮石,[7]:183但实际上她跟随的是一只绿色的飞蛾。
  • 她的名字曾被误写为Mothflight。[16]:4

猫物关系

蛾飞和风星

风逐总是因为女儿的走神而生气。蛾飞很想让母亲高兴起来,但却无力克服自己不专注的毛病。在蛾飞因为又一次分心而差点被怪兽撞死后,风逐对女儿大发雷霆,因为她让自己和荆豆毛都身处险境。最终,蛾飞通过将母亲带到月亮石接受她的九条性命向她证明了自己。虽然风逐有时过于严苛,但这正是因为她关心自己的女儿。作为巫医和族长,她们彼此尊重;而作为女儿和母亲,她们也相互关爱。

蛾飞和金雀星

相比于严厉的母亲风逐,父亲荆豆毛则温柔得多,一直试着帮助蛾飞克服她的分神。他也曾责怪伴侣对女儿太过苛刻,并很高兴女儿能走上巫医之路为族尽忠。

蛾飞和尘鼻

尘鼻对蛾飞一直都很友善,也总是支持她,还帮助她捕猎和作战。他们间一直都手足情深。

蛾飞和杂毛

杂毛对蛾飞心怀好感。当蛾飞离开风族时,他曾跟随她前去,还曾在同一个窝里共度夜晚。他非常关心她,也试图去保护她,但蛾飞从未觉察到他对她的情意,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好朋友。当蛾飞和迈卡结为伴侣时,杂毛看上去有一点点嫉妒。

蛾飞和迈卡

在蛾飞离开族群后,她在一个农场里认识了迈卡,并很快被他的魅力和善良所吸引,和他走得越来越近。虽然晴天并不信任迈卡,还像对待泼皮猫一样对待这只黄色的独行猫,但是蛾飞仍支持迈卡成为天族的巫医。这对巫医周游列族,同其余巫医们分享医疗知识,而他们共同经历的旅程也在蛾飞的心中变得意义非凡。然而,迈卡在途中被树枝砸中,不幸身亡。蛾飞的精神被这一噩耗彻底地击垮了,和卵石心一起在影族为他哀悼数月之久,迟迟不愿回到风族。后来,蛾飞终于意识到自己必须继续担起巫医的责任。虽然她仍思念着迈卡,但她还是克服了这一伤痛,继续为族猫们服务。

蛾飞和橡子毛卵石心斑毛云斑

作为各族的首任巫医,蛾飞、卵石心、斑毛和云斑因他们对于星族和各自族群的职责而紧密团结。橡子毛成为了迈卡的非正式学徒,并在后者过世后接替了他的位置,成为了天族的新巫医,加入了其余巫医的行列。他们五个经常一起分享关于草药的信息,并且互相学习。当橡子毛喜欢上红掌时,蛾飞很确定她没有犯相同的错误,还确立了巫医不得拥有伴侣或子女的规定。

蛾飞和沸溪蜜皮蛛掌蓝须

当蛾飞发现自己怀上了迈卡的孩子时,她为能留下他的血脉去珍惜而欣喜若狂。在孩子们还未出生时,她就非常地爱他们。但是,在他们出生后,蛾飞很快意识到她无力在哺育孩子的同时继续巫医的工作。于是,她作出了一个令自己心碎的决定:把四个孩子分别送到四个其余族群,这样她才能继续专注于巫医的职责。在这之后,她还规定了巫医禁止拥有伴侣或子女。许多个季节后,当蓝须的孩子出生时,四个孩子们终于能在多年后同他们的母亲重聚在一起。蛾飞非常高兴,因为她知道自己年事已高,时日无多。她同自己的孩子们告别,跟随着她心念的绿色飞蛾前往了星族。

语录

尘鼻有朝一日会成为优秀猎猫,但蛾飞与众不同。

—— 荆豆毛对孩子们的评价,《蛾飞的幻象》,第23页

半月
尊重让你成为你自己的特质。你的好奇心、你的梦想、你对周围世界的开放。
蛾飞
但那些在族群中是无用的特质,好奇心和梦想填不饱饥肠辘辘的肚子。
半月
让你的族猫去填饱空肚子吧。他们永远是比你更好的猎猫。你具有其他任何猫都没有的长处。好奇心对猎猫当然不会,开放的心态也是这样。猎猫必须专注于鼻子前面的猎物,所以他们错过了你注意到的东西。
蛾飞
但是,我唯一能够看见的,只是水坑里面的星星和有趣的植物!
半月
你在梦境中看见了这个洞穴。你显然比其他任何猫与我们有更强的联系。
蛾飞
但其他的猫也看见过你们!
半月
那只是开始的时候,在族群找到他们自己的方法之前。现在情况必须改变。族群需要的不仅仅是领导和力量,他们还需要鼓励和关心。但是这些必须来自族群内部。我们不能在一切事情引领他们,所以这是选择你作为第一名巫医的原因。

—— 半月对蛾飞,《蛾飞的幻象》,第67页

半月
相信你自己!
蛾飞
我的族猫们本来就认为我是个羽毛脑子。要是我回去说我和灵猫交谈过,告诉他们应该有巫医,而且巫医应该是我,他们会认为我是十足的鸟脑子!
半月
月光很快就会消失,我们没有多长时间了。这是你的使命,无论你是否想要它。你别无选择,只有遵从。每个族群的命运都取决于你,尽管你还不知道这点,但是他们最终会知道的。那个时刻将会来临,他们将愿意听从你,而且只听从你。我只能告诉你这点,但是否能赢得他们的尊重,取决于你。
蛾飞
我该怎么做?至今为止,我还没能赢得任何猫的尊重!风逐说我是风族的危险因素。我丢失了深灰的小猫,我差点让荆豆毛被怪兽杀死。我一无是处!

—— 蛾飞与半月,《蛾飞的幻象》,第72页

蛾飞耸耸肩,想着没有什么比独自在高沼地上游荡,搜寻新植物更好的事情。她想象不出对无力照顾自己的猫负责是什么感觉。但那不正是巫医必须做的吗?

—— 蛾飞对成为母亲的想法,《蛾飞的幻象》,第159页

蛾飞
我们不能因为属于不同族群而让任何猫死!
晴天
你是在告诉我怎样统领我的族群吗?
蛾飞
需要这样做!你长着一颗狐狸心!

—— 蛾飞正面顶撞晴天,《蛾飞的幻象》,第171页

风逐官方
埋葬他的时间到了。
蛾飞
不。我需要看见他。
风逐
如果我们不那样做,狐狸就会来吃他的遗体。
疾鲦
埋葬他是我们对他的尊重。
风逐
在土里他才安全。
蛾飞
但我怎么办?我需要他!
风逐
你还有你的家人。
疾鲦
还有你的族猫。
蛾飞
我不想要你们!我想要他!

—— 风逐和疾鲦试图安慰蛾飞,《蛾飞的幻象》,第178-179页

别躲在我弟弟后面!过来看看你做的好事。

—— 蛾飞训斥杨柳尾,在迈卡身亡后,《蛾飞的幻象》,第180页

天族星族照亮你前行的路。祝愿你找到好猎场,急速奔跑,睡觉时得到庇护。

—— 蛾飞向迈卡的遗体告别,《蛾飞的幻象》,第181页

蛾飞
我不饿。
卵石心
但你必须吃东西。
蛾飞
为什么?我饿死了,就可以加入星族,和迈卡在一起。
卵石心
你千万别这样说!
蛾飞
为什么不能?
卵石心
你的族猫怎么办?其他族群怎么办?星族和你分享了月亮石的秘密。你至关重要!
蛾飞
迈卡就不重要吗?
卵石心
也许他注定要和他们在一起。
蛾飞
他的命运。我该怎么办?星族想要我寂寞吗?那是我的命运吗?我在这里只是为了执行他们的命令吗?他们总在我梦里萦绕,我甚至无法好好睡一觉!他们就不能给我片刻安宁吗?

—— 蛾飞与卵石心,《蛾飞的幻象》,第188-189页

但你是到达高石头并且找到月亮石的猫。你是我认识的最勇敢的猫。我认为你可以忍受任何事情,如果星族希望如此。

—— 卵石心对蛾飞,《蛾飞的幻象》,第190页

冬青
她为什么要回来?她离开风族太久了,她闻上去已经不再像风族猫。
露鼻
蛾飞生在风族,永远都是风族猫。
暴皮
她是找到月亮石的猫。你不为她是我们的族猫而自豪吗?

—— 暴皮和露鼻为了蛾飞与他们的父母辩论,《蛾飞的幻象》,第219页

风逐
希望他们能够更像你。迈卡有点儿过于自信。
蛾飞
我想,你应该不太自信。
风逐
我的小猫长出利爪了。
蛾飞
我需要长爪子了。我有小猫需要保护。

—— 风逐与蛾飞,关于她的孩子们,《蛾飞的幻象》,第219-220页

他让我看到了成为巫医不仅仅要学习草药知识,不能只关心病情,还必须关心猫本身。他说那就是星族选择你的原因,因为你一直就比任何猫更明白这一点。

—— 橡子毛转述迈卡对蛾飞的评价,《蛾飞的幻象》,第231页

蛾飞,我为你自豪。你已经做好为自己相信的事情而战的准备。

—— 风逐对蛾飞,《蛾飞的幻象》,第296页

灰翅
你比自己想象的更像你母亲。把她带到这里需要勇气和力量,超乎你自己想象的勇气和力量!还需要甚至你母亲都不具备的东西。你的确与众不同,蛾飞。你可以看到普通猫看不到的,你能解读信息,能理解它们的寓意。
蛾飞
别浪费时间了!
灰翅
你必须明白这种能力的重要性。
蛾飞
任何猫都可能跟着一只飞蛾走!
灰翅
但很少有猫明白哪只飞蛾能把族群带到安全的地方。
蛾飞
我没有把族群带到任何地方去。我只是把风逐给你们带来了。

—— 蛾飞与灰翅,《蛾飞的幻象》,第306页

蛾飞
你不明白!我们不能冒这个险!你不能和红爪生小猫,你甚至不能和他分享一个窝,你只能为自己的族群而活,这是保持自己强大的唯一办法。
橡子毛
你说得倒是轻松。你已经有过伴侣,也有了小猫!
蛾飞
我不能再那样了!
卵石心
你不想再做巫医了吗?
蛾飞
不!做巫医是我的使命,是我永远应该坚持的事情。族群的命运取决于我。这是半月告诉我的。
卵石心
那你想怎么做?
蛾飞
我打算放弃自己的小猫。

—— 蛾飞与其他巫医,《蛾飞的幻象》,第317页

你会采集到散落的花瓣。

她的使命是把族群团结在一起,组成一朵五个花瓣的花,就像燃烧之星的花。

但时机还不到。

她会把花瓣组合起来,但是首先,她必须把它们散开。她的血液必须注入到每个族群。

—— 蛾飞的思绪,《蛾飞的幻象》,第320-321页

迈卡
你已经改变了族群的命运。你总是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勇敢和聪明。这也是我爱你并一直思念你的原因之一。但是,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做出决定很容易,接受它们才是对你勇气的真正考验。只有忠实于自己,成为你梦想中的巫医,才能让你真正与众不同。
蛾飞
我会全力以赴。我将一直全力以赴!

—— 蛾飞与迈卡,《蛾飞的幻象》,第326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图集

中文

英文

其他

家谱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Moth Flight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