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使用了标题手工转换:大陆:袭击风族之战;台灣:襲擊風族之戰;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Wiki.png

此页面使用了推测标题

由于没有已知的正式官方名称,此页面使用了方便理解的推测标题。如果你对此存在异议或建议,请在此页面的讨论页Project talk:译名讨论中提出。
这种袭击不公平。星族永远不会让你们胜利。

—— 石楠星松星蓝星的预言,第88页

袭击风族之战
Raid on WindClan
基本信息
书籍蓝星的预言》、《松星的抉择
地点 森林领地
参与者 雷族风族
总结
胜方 风族
死亡 月花

袭击风族之战Raid on WindClan)是一场发生在《蓝星的预言》和《松星的抉择》的战役。雷族巫医鹅羽声称自己收到了预言,如果不攻击风族并摧毁他们的药草库,风族将会扫平雷族。在好战的武士们的支持下,松星迫于压力领军出征,却大败而归。这场战役导致了雷族武士月花阵亡、石皮提早退休。

综述

背景

雷族巫医鹅羽声称自己收取了一条来自星族的讯息,说风族即将侵略雷族。为了争取主动权,他认为应当先发制猫,攻打风族,破坏对方的后勤补给。一些猫相信了他的话,另一些则半信半疑。松星就这样率领着一支军心未定的队伍孤军深入风族领地,而战斗的结局也可想而知。

概览

就在学徒雪爪准备享用一只田鼠时,巫医鹅羽火急火燎地赶来,说田鼠身上分开的毛是星族传递的信号,这是雷族将被风族毁灭的先兆。部分族猫相信了他的话,向族长松星请战,希望能提前一步攻打风族,解除这一危险。然而,另一部分猫却对此持保留态度,族长松星对是否开战也犹豫不决。在激烈的争论过后,松星决定在黎明时分攻打风族。在仓促的战前准备后,雷族开始集结。此时,鹅羽又宣称自己在那只田鼠的身侧发现了猫薄荷残渣,这代表雷族需要攻破风族营地并破坏其药草补给。这一计划招致了副族长日落为代表的武士的反对,认为这是违反守则的卑劣战法。然而,在主战派的催促下,松星还是决定按原定计划发起进攻。

在突入风族营地后,这支战斗队便遭到了大批风族武士的围攻,不断有猫负伤。石皮和月花攻入了风族医务室并破坏了其中的药草,但紧接着便被风族驱赶出来,鹰心上前截击,杀死了月花。眼看战况已十分不利,松星下令撤退。

袭击风族之战
基本资讯
  • 目的:摧毁风族药草库
  • 结果:雷族撤退
攻击方[?] 防守方[?]

阵营[?]

雷族[1]:8章

风族[1]:9章

领导[?]

松星[1]:8章

石楠星[1]:9章

参与[?]

后援[?]

结算

伤亡[?]

详情

似是而非

起初,雷族曾在边界附近发现疑似风族盗猎的迹象,但由于证据不足,族长松星并未贸然行动。一段时间后,当学徒雪爪叼着一只田鼠回来时,老巫医鹅羽的反应一下子变得异常激烈。他指着田鼠身上一片分开的毛,说这是星族的预警,是风族扫荡雷族的先兆。雷族武士们联想到了之前对风族盗猎的怀疑,情绪一下子被点燃。暴尾、蝰蛇牙、麻雀毛、斑尾等武士认为既然有了星族的预警,那就应该先手出击,打风族一个出其不意。而松星则认为,在亟需休养生息的秃叶季贸然发动一场战斗的代价是无法预测的,武士知更翅也认为不应该因为一个模棱两可的所谓征兆就挑起争端。其实,松星和武士们心里都没底:他们一方面不愿意怀疑代表星族的巫医,又不愿意师出无名、冒险开战。主战派武士继续向松星施压,而副族长日落则对开战持保留态度。终于,迫于主战派的压力,松星决定在黎明时分突袭风族。

军心浮动

松星命令绒毛、斑点爪、风飞、褐斑留守营地,新学徒蓝爪和雪爪则随主力出征,但只许观摩,不得参战。随后,族猫四散而去,各自准备。武士们在演练战斗动作,资深学徒斑点爪和豹爪在进食补充体力,蓝爪和雪爪则非常紧张,松星和她们的母亲月花安抚了她们。

次日清晨,预定的攻击时间将近。然而,狂风骤起,武士们担心进攻会受天气影响。就在武士们取食补充体力的药草时,鹅羽再度宣布了一条所谓的征兆:他发现那只田鼠的身侧有药草的碎片,而他对此的解读是雷族必须攻入风族大营,并摧毁其医药补给。这一决定再度招致了部分族猫的反对,一方面,孤军冒进太过危险,另一方面,破坏风族的药草意味着这会使风族的老幼在容易爆发疾病的秃叶季无药可用,武士们不愿使用这种伤害无辜的卑劣手段。主战派坚持认为,为了雷族的生存,牺牲风族的利益是值得的。松星虽然也觉得这样很残忍,但他也相信为了预防风族的侵略,这一战法是可取的。他认为,雷族只是想破坏风族的后勤,以此削弱其力量,而非直接伤害其老幼。尽管部分武士仍然对这场战斗的动机和战略目标存疑,但也只得服从命令,准备出发。

孤军深入

松星率主力出发,巫医学徒羽须随队行动。经过长途行军,他们进入了风族领地。此时天空开始下雨,而风族营地已经近在眼前。松星命令蓝爪和雪爪在敌营外围的一块大石头附近待命,羽须和捷风陪着她们,其余的猫则参与进攻。

冒着倾盆大雨,雷族发动了进攻,风族武士纷纷应战,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状态。豹爪接敌不久便腹部负伤,捷风赶忙带着蓝爪去接应。在风族的营地里,风族显然占有主场优势,几乎每只雷族猫都要面对两只及以上的风族猫,蝰蛇牙、日落、麻雀毛、斑尾等猫均陷入了苦战,身上也多处负伤。捷风和蓝爪冲入战场,扶起豹爪脱离战场,与风族的巫医鹰心遭遇。就在鹰心准备进攻之时,风族族长石楠星命令他撤回照料伤员,蓝爪等猫得以解围,撤到安全地带。面对风族的迅猛攻势,雷族猫只得两两配合行动。此时,石皮和月花趁乱突入了风族的医务室,准备按预定计划破坏风族的库存药草。风族猫及时向鹰心发出了预警,两名雷族武士很快便被前去增援的风族武士赶出了医务室。他们的身上粘着的药草碎片证明他们已经破坏了部分药草。在被风族驱赶的过程中,石皮的肩膀负了重伤,而月花则遭到了鹰心的截击,被他重创了喉咙,倒地不起。

铩羽而归

面对风族猫的奋勇阻击,雷族已经失去了战机,武士们都已经是伤痕累累、精疲力竭。眼见本族已处于明显劣势,松星下令撤退。于是,战场上风雷两族的猫都停止了战斗。风族族长石楠星走向挂了彩的雷族族长松星,冷冷地说星族不会让他们赢得这种不公平的袭击。随即,她允许松星带着伤员离开。在风族武士的包围下,垂头丧气的雷族众猫互相搀扶着走向营地出口,撤回自己的族群。蓝爪想要查看重伤的母亲月花的情况,却发现她已经没了呼吸。蓝爪哭喊着武士不应该毫无理由地互相残杀,而杀死月花的鹰心则表示他的理由就是月花试图摧毁风族的药草补给。蓝爪争辩道,这是鹅羽收到的星族的指示,鹰心则对此嗤之以鼻,起身离开。雷族的猫也继续向自己营地的方向走去。

后续影响

这场看似荒唐的战斗以惨淡的结局而告终。雷族损失惨重,月花阵亡,石皮重伤无法继续履行武士职责,提早退休。解读所谓预兆的鹅羽引起了族猫的公愤,因为是他的指示引发了这场战斗,并导致了族猫的伤亡。面对族猫的指控,鹅羽表示自己只是解读星族的征兆,而武士们则反驳称这种恶劣天气下的战斗本就胜算难料,副族长日落则借此暗讽主战派武士,说鹅羽大概是在满足某些族猫而非星族的意愿。松星制止了众猫的争吵,称大家都是为了族群利益行事。

这场战斗加剧了雷风两族的紧张关系,双方在随后的森林大会上也就此战互相指摘。石楠星控诉这场战斗对己方幼崽和长老的刺激,蝰蛇牙则在台下翻起了风族盗猎的旧账,石楠星对此否认,称雷族的这场袭击是怯懦的行径。会场上的气氛越来越紧张,直到松星转移了话题。不过,双方在此之后未发生更多的冲突。

母亲的离去使蓝爪和雪爪悲痛欲绝,而石皮的退休也迫使蓝爪更换了导师,由日落接管她的训练。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蓝爪都未能走出丧母的阴霾。对于身为一族之长的松星来说,这场战斗的惨重代价也使他对自己的统治产生了怀疑,害怕自己会给族群带来更多伤痛和损失。他内心的动摇为他最终主动退位去当宠物猫埋下了伏笔。

主要猫物

鹅羽

鹅羽是雷族的时任巫医,但由于他的神经质,很多族猫对他并无好感。这场战争的起源,也正是他宣称自己收到了星族的信号。他观察到的现象究竟真的是星族的指示还是他自己的过度解读如今已不得而知,但他的言论无疑成为了这场战斗的导火索,也间接导致了他姐妹月花的死。此战之后,他在族猫心中的好感度和可信度亦进一步降低,族猫更愿意求助他的学徒羽须。

松星

松星是雷族的时任族长。对星族的服从、对巫医的信赖、以及主战派的催促,最终使本就犹豫不决的他下达了攻打风族的命令。然而,军心不稳、天气恶劣、加上料敌不足,使得他的队伍从战斗打响伊始就陷入了被动。尽管他竭力说服手下众猫这是为族群而战,然而,因为一条无中生有般的预言而去打一场不义之战,他自己都无法使自己信服,而这场战斗也给他的族猫带来了巨大的创痛。此战之后,松星对自己的统治也产生了怀疑,愈发担心自己会让雷族流更多的血。

鹰心

作为前风族武士,这位风族时任巫医以冷峻凶悍著称。战斗中,为了守卫本族的药草补给,他前去截杀攻入医务室的雷族武士,并杀死了月花。尽管他有充足的理由攻击作为敌对武士的月花,但他出手之凶残也使他的防卫行为陷入了争议。

月花

月花是雷族的一名武士,也是战斗中唯一阵亡的猫。虽然她不像主战派那样渴望战斗,也对奔袭敌营的作战计划表示担忧,但她仍坚决执行了族长的命令,在战斗中突入了风族的医务室,并按计划破坏了风族的后勤补给,而她执行的这一任务也为她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她的阵亡使她的亲属和族伴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尤其是她刚刚六个月的一对女儿。

细节

敬请期待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Raid on Windclan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