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Wiki.png

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

由于中文书籍尚未出版或其他原因,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如果你对此存在异议或建议,请在此页面的讨论页Project talk:译名讨论中提出。
族群所面对的最大的挑战来自其领地之外。因此,你们会需要彼此。非官

—— 勇心松鸦爪《超越守则:光灵的恻隐之心》

《超越守则:光灵的恻隐之心》
Beyond the Code: Brightspirit's Mercy
Placeholder 200x300.png
美国Beyond the Code: Brightspirit's Mercy
中国超越守则:光灵的恻隐之心
台湾超越守則:亮魂的惻隱之心
作者 维多利亚·霍姆斯
体裁 话剧
出版日期 2009-01

《超越守则:光灵的恻隐之心》暂译Beyond the Code: Brightspirit's Mercy是在美国阿肯色州拉塞尔维尔Russellville)的一次募捐活动中由多所高中话剧社的学生共同表演的一部舞台剧。[1]

灵感

光灵这个人物起初是为了纪念一位名为艾米·彻里的小女孩。她与她的父母在2008年2月5日于一场龙卷风中丧生。[2]据称她曾经是《猫武士》系列最忠实的读者,她让她的家人都阅读此书。[3]维琪听说这一噩耗之后,她认为艾米应当在她所喜爱的书籍中拥有一个位置,因此创造了“光灵”这个人物,以纪念逝去的孩子以及她的父母。[3]

演员表

演员表如下[4]

雷族

狮焰、冬青叶和松鸦爪是同窝手足,松鸦爪双目失明。

影族

  • 黑星:体型较大、具有漆黑大爪子的白色公猫,影族族长
  • 黄毛:暗姜色的母猫,影族副族长

风族

  • 一星:棕色虎斑公猫,风族族长
  • 灰脚:灰色母猫,风族副族长
  • 白尾:体型较小的白色母猫,武士(无台词)
  • 风爪:黑色公猫,白尾的学徒

河族

  • 豹星:带有斑点的金色虎斑母猫,河族族长
  • 雾脚:灰色的母猫,河族副族长

星族

  • 光灵:银色的虎斑母猫
  • 光心:银色的虎斑母猫,光灵的母亲
  • 勇心:暗色虎斑公猫,光灵的父亲

译文

此外,用来代表各族出席森林大会的猫越多越好,对各自的族长因为饥饿而惊愕的发言做出适当地反应。(除了雷族,他们被喂的饱饱的)

第一幕

秃叶季里,一个极度寒冷的满月,在四族集会的岛上。树因为结霜而闪耀,呼出来的气瞬间就凝结在空中,所有的猫看起来都很饿——而且其中有一些看起来确实很饿。各族的族长坐在空地边一颗大树低矮的枝桠上(也许可以用梯子代替?),各自的副族长和巫医则坐在他们底下。在他们面前的则是来自四个族群的猫(不是所有的族群猫——每族大约八到十个)。


旁白
这是一个严酷的冬季夜晚。住在湖边,来自四个族群的猫武士只在满月当空时休战并且集会交换消息。雷族、河族、风族和影族派出各自的族长、副族长以及一队武士代表参加。他们全部都遵守武士守则,这些规矩会确保他们忠心、训练精良并忠实的维持先代所制定下来的传统。族群彼此之间拥有短暂的和平,但在表面上总是非常紧绷而且充满对立,即使在满月之下也不例外。
一星
(环顾四周)到齐了吗?
豹星
(爬上她的树枝)是的,我们都在这。来吧,在我们被冻死之前,快开始吧。
黑星
也许我们会先饿死?因为那正是我们正在面临的事。


惊讶的喵声四起。影族族长居然承认他们很虚弱!


黄毛
(愤怒的低语)黑星,你在做什么?如果其他族群知道我们很虚弱,他们在太阳升起之前就会跨过边界的。
黑星
别鼠脑子了,黄毛。任何猫都可以看出来我们很饿。(提高音量)告诉我,有哪一个族群有足够的食物可以吃?
一星
秃叶季总是很艰困……
豹星
没这么艰困!你有看过河水整个结冰的吗?当鱼都躲在冰下的时候,我们要怎么抓它们?
黑星
你太过安静了,火星。太害怕承认你的族群也在受苦吗?
火星
不尽然。就像一星说的,在秃叶季找食物总是个很大的挑战。
狮焰
(在树下的猫群里和冬青叶说悄悄话)他在说什么?我们过的很好。我昨天才抓到两只乌鸫和一只田鼠呢。
冬青叶
闭嘴。如果火星告诉他们我们猎物充足,他们可能会跑来偷猎物!
狮焰
凭这群懦夫?我马上就能把他们赶走。
冬青叶
说得没错,因为在这药草都被冻死的季节,一场激烈的打斗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松鸦爪
(从坐着的巫医群中缓步走来)出了什么事?
狮焰
冬青叶觉得其他族群会想要跑来偷我们的猎物。他们一定是脑袋跑进羽毛了才会敢做这种事。你有看到他们有多瘦吗?
松鸦爪
没有,狮焰。更精确的说,我看不到。
黑莓掌
(出现在他们后面——族长们已经结束谈话,正从树上爬下来)但雷族就像往常一样强壮,这是我们唯一需要关心的事。来吧,我们该回营地了。
冬青叶
这么快?但森林大会才刚开始呢。
黑莓掌
(带着遗憾的眼神看了身后一眼)黑星是对的:其他族群正在存亡中奋斗。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宣布新的武士或学徒了——而且也没有猫后会这么鼠脑子的在这个季节怀上幼崽,所以没有什么好报告的。可以确定的是,我们的邻居对我们完全不构成威胁。
狮焰
(和他的族猫一起离开空地)耶!雷族是最棒的!我们再度获胜了!


第二幕

黎明前,雷族的山谷中。松鸦爪从巫医巢穴冒了出来。他谨慎地踏出每一步,但除了视觉以外的感官——听觉、嗅觉、触觉——帮助他信心满满地在自己的领地内行走。刚结束森林巡视的黑莓掌独自进入山谷。

旁白
森林大会隔天的破晓,在雷族营地,松鸦爪起得很早。他是雷族巫医叶池的学徒。所有的巫医都必须能够牢记药草和药方,同时也必须有和他们的武士祖灵——星族在梦中交流的能力。松鸦爪比其他任何巫医更具天赋,他能够看见在他身旁的星族猫——虽然他每天的生活都是在瞎眼中度过。
黑莓掌
你起得很早,松鸦爪。一切都还好吗?
松鸦爪
(悄声的)很好。
黑莓掌
你听起来并不太好。昨天的森林大会发生了什么事吗?有其他猫凶了你吗?
松鸦爪
不,没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瘦到凶不起来了。你觉得其他族群现在会有新鲜猎物吗?
黑莓掌
(走进,看起来很关心)松鸦爪,武士守则中并没有提到我们需要在其他族群猎物短缺的时候提供他们新鲜猎物。对大家来说秃叶季都很艰苦。是其他族群自己选择他们的居所的;即使他们没办法在每个季节都找到猎物,那也与我们无关。
松鸦爪
(在他踏近森林的同时喃喃地说)他是对的。这不是武士守则的一部分。如果我能找到棍子的话……
旁白
松鸦爪穿过树林来到湖岸边,他把他在湖中找到的棍子藏在靠近岸边的树根底下。那是一根表面上有抓痕的棍子,树皮已经被剥掉了,大约和两只猫一样长。它是来自一群曾经住在湖边的古老猫群。那些爪痕代表平安通过地下隧道考验的新武士。松鸦爪是从一只叫做岩石的远古猫学来的,他住在雷族底下的隧道里。
松鸦爪
(在他踏近森林的同时喃喃地说)他是对的。这不是武士守则的一部分。如果我能找到棍子的话……


冬青叶出现在他身后,在他穿过树林时就跟着他。狮焰就跟在她后面,只落后了几步。


旁白
松鸦爪的同窝手足,冬青叶和狮焰也有特殊能力。他们三个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预言的一部分,预言保证他们的脚掌中会握有星星的力量。他们知道自己有着独特的命运,而且正在等待明白自己力量的时机。在此同时,他们对族猫保守秘密,知道有些猫可能会畏惧预言所赋予他们的力量。
冬青叶
松鸦爪,你在跟石头说话?
松鸦爪
(看起来有些愧疚)呃……不,准确的说,不是。
狮焰
你想用那根棍子做什么?
松鸦爪
这是巫医的事务。
狮焰
(不高兴)好吧,那别告诉我们。
松鸦爪
:(站起来,毛发竖起)你们跟踪我?
冬青叶
黑莓掌说你有点怪怪的。
松鸦爪
我才没有怪怪的,我只是在思考——就这样。你们偶尔应该试试看。(他再度低下头看着棍子)


正当他这么说的时候,三只猫排成一排出现在舞台后方:光灵、勇心和光心。


光灵
别吵架,秃叶季总是残酷的。
松鸦爪
(依旧低头看着棍子)我没要吵架,冬青叶。还有无论如何,是他先开始的。
冬青叶
呃,松鸦爪?你在跟我说话吗?
松鸦爪
(惊讶的抬头)没错。你刚刚叫我别再吵架然后——
冬青叶
不,我没有。
松鸦爪
你有。
冬青叶
不,我没有。
狮焰
她没有。
松鸦爪
她有。我听到了!
光心
事实上,是光灵说的。


松鸦爪抬头,他看见三只闪烁着星光的猫站在他的同窝手足后方。他的嘴巴惊讶的张开。他知道自己可以看到幻象,因为他曾经看过。他也曾见过这些猫,虽然只有一下下。因为这些猫是来自星族,而且他是巫医,所以只有他能看见他们。他的同窝手足完全不知道那些星光闪闪的猫在那里。


松鸦爪
光灵!
狮焰
谁?
冬青叶
(环顾四周)松鸦爪,这附近有星族猫吗?
松鸦爪
(经过他的手足身边,完全无视他们)光心!勇心!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出了什么事吗?
光灵
(向前一步并严肃地鞠了一个躬)是的,有麻烦了。其他的族群正在挨饿。
光心
他们需要你们的帮助。
勇心
雷族的猎物比其他族群还要多。你们必须分给他们。
松鸦爪
没门!这不是武士守则的一部分!黑莓掌也这么说,而且他是对的。
光心
你只做武士守则要你的做的事吗?
松鸦爪
呃,对……当然。因为那就是族群猫生存的意义啊。
勇心
武士守则有叫你吃东西吗?或睡觉?跟喝水?
松鸦爪
没有,但是……
光心
(温柔地)但是你每天都做这些事情。
光灵
(走向前去,用她的口鼻轻触松鸦爪的)武士守则有叫你相信星族吗?
松鸦爪
(盯着她看,眼睛睁的大大的)没有。不,它没有。
光灵
但你还是相信。如果你没有,我们就不会在这了。
冬青叶
松鸦爪,你不为我们介绍一下吗?
松鸦爪
你……你们看得见他们吗?
狮焰
不,在我们看来,你好像发疯了,而且还跟一棵桦树说话。但很明显的,他们在这里。所以,是谁?蓝星?还是斑叶?
松鸦爪
不,是光灵,还有她的父母,光心和勇心。(星光闪烁的猫们轮流对那些看不见他们的猫点了下头)
冬青叶
光灵?我以前从来没听过这名字。她以前是雷族猫吗?
松鸦爪
我……我不这么认为。我以前只见过她一次。但她认识我们全部,还有雷族!
光灵
告诉狮焰和冬青叶你不会让其他族群挨饿。
光心
必须要有四个族群,如果有一族离开了,其他族群就会变得脆弱。
勇心
族群所面对的最大的挑战来自其领地之外。因此,你们会需要彼此。
光灵
而现在,其他族群需要你们。怜悯他们,松鸦爪。别总是依赖武士守则告诉你该做什么事。做那些你知道是正确的事情。
狮焰
(疯狂的看着四周)他们能看见我们吗?我的意思是——我们看不见他们,但这也表示他们看不见我们吗?
松鸦爪
他们看得见你们。他们说我们应该把新鲜猎物分给其他族群。
狮焰
(极具侵略性的绕圈,和星光访客们擦身而过)这什么鬼话!他们是哪一种星族猫啊?别告诉我——他们是影族猫,想让我们变弱方便入侵。
松鸦爪
他们不是影族猫。实际上,我不知道他们是哪个族群的。
光心
那不重要,松鸦爪。我们是为了所有族群来的。
勇心
而且如果你们拒绝伸出援手,其他族群都会饿死。
狮焰
你没告诉他们这不是武士守则的一部分吗?(瞥了一眼他认为他们所在的地方,提高音量)武士守则没提到任何关于喂养敌人的事情。我们不会去做的!
光灵
那你呢,松鸦爪?你能找到你心中的怜悯吗?作为一只巫医猫,你并不像你的同窝手足们受到对立的限制。在你们有足够食物的时候,你能眼睁睁的看着其他族群饿死吗?
松鸦爪
(小声的)不,我不能。
狮焰
没错,我们不会送出新鲜猎物的。
松鸦爪
不。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能让其他族群挨饿。我们得喂养他们直到新叶季来临。


狮焰扑向松鸦爪,并对他挥出利爪。松鸦爪摔倒,完全闪避不及(他看不见他的兄弟,他只看得见星光猫们)。冬青叶跳到狮焰面前阻止他。


冬青叶
停下来!以星族之名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狮焰
(咆哮)如果你还没有注意到,那我告诉你,我们的弟弟正准备把所有食物都送给敌人。
光灵
聆听你的心声,松鸦爪。它的声音可能很轻,轻到你听不到。但它会告诉你什么是正确的。


光灵、光心和勇心轮流用鼻子碰了碰松鸦爪的头,然后就离去,慢慢消失不见了。


冬青叶
松鸦爪,你还好吗?


松鸦爪站直了身体并面向她,虽然他又变回完全瞎掉的状态。


松鸦爪
我没事。来吧,我们得捕猎。
狮焰
你.在.说.羽.毛。[注 1]要我用捕猎技巧来喂饱我们的敌人,想都别想!
松鸦爪
那我自己捕猎。除非冬青叶,你要一起吗?
冬青叶
(瞄了狮焰一眼)好吧,我会去。如果我们给他们食物,其他族群不会攻击我们的,而且他们还会因为这件事欠我们一次。
松鸦爪
(哀伤地对自己说)这不是我们分享猎物的原因。不过如果你会为此帮我,那已经很够了。


第三幕

森林中,雷族领地里。松鸦爪、冬青叶和狮焰在追踪猎物,扑向他们,并熟练的抓到了老鼠、田鼠和小鸟。冬青叶小心并用她的高超技巧追踪最细微的气味。狮焰擅长运用强大的力量做出大跳跃击杀猎物。松鸦爪经验较少,这是因为他是巫医猫,不是武士,同时也是因为他是盲猫,但他尽自己所能做到最好。他们在一棵树的树根下收集到一小堆的猎物。(这里需要做一些捕猎时的即兴表演!)


旁白
三只年轻的雷族猫为了他们饥饿的邻居正在捕捉猎物。这对松鸦爪来说不容易,不只是因为他的眼盲,同时也是因为他是巫医,不像其他猫那样受过捕猎训练。但他很努力的尝试,光灵的讯息犹言在耳。
冬青叶
狮焰,抓的好!松鸦爪和我很感激。如果不是你的帮忙,只靠我们抓不到这么多的。
狮焰
狮焰:(粗嘎的说)我还是觉得这很鼠脑子,但我们是三力量,记得吗?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无论发生什么事。不过,如果有猫逮到我们,你们得负责解释。
松鸦爪
(带着一只老鼠小跑过来,然后把它丢到猎物堆上)预言让我们不同于其他族猫,而且没有猫可以指控我们破坏武士守则。
冬青叶
来吧,再抓我们就搬不动了。风族的边界最近,我们把猎物带给他们。


三只猫叼起了他们的猎物;冬青掌用尾巴帮松鸦爪多带几只老鼠。狮焰把一只松鼠挂在他宽阔的肩膀上。他们穿过树林朝向风族边界——一条高原旁的小溪走去。他们把猎物堆在小溪旁,接着抬头望向高原。


旁白
他们在风族边界旁,高原和森林边缘的衔接处。如果他们再往前踏一步,他们就会被控越界!
松鸦爪
你们有看到巡逻队吗?
冬青叶
没。
狮焰
风是往他们吹的,他们很快就会闻到我们的气味。我们唯一需要担心的是他们不会在我们解释之前就把我们的耳朵扯下来。你知道风族是什么样子;他们太过骄傲,不会承认自己需要帮忙。
松鸦爪
如果他们够饿,他们会承认的。
冬青叶
我好像看到一些猫了!(他们焦急地在小溪边踱步着)


一只风族的巡逻队抵达了:副族长,灰脚;白尾和她的学徒,风爪。全部都瘦柴如骨,而且因为担心被趁虚攻击显得紧张兮兮。


旁白
一只风族巡逻队出现了:副族长灰脚,后面跟着白尾和她的学徒风爪。风爪曾见过这些雷族猫,而且他们绝对不是他会想见到的猫。
风爪
(充满敌意)你们在那里做什么?(看见旁边的猎物,怒发冲冠地弓起他的背)你们偷了我们的猎物吗?
狮焰
不可能好吗,你这癞痢皮的乌鸦食物。除非松鼠和老鼠开始住在你们的领地里。
风爪
(在溪的另一头对狮焰摆出攻击姿态)你叫谁乌鸦食物啊?注意你的口气,否则我会把你的皮扒掉!
灰脚
我会处理这件事的,风爪。狮焰,你们在这么靠近风族边界的地方做什么?火星知道你们在这里吗?
冬青叶
我们带了这些给你们。(指新鲜猎物堆)
风爪
别碰它,灰脚!他们可能在里面塞了死亡浆果!
灰脚
你们为什么要给我们食物?
狮焰
(看松鸦爪)因为……
松鸦爪
因为这是正确而且该做的事情。因为如果一个族群受苦,所有的族群都会受苦。我们有足够的食物让所有族群挨过秃叶季。
灰脚
武士守则从没提过关于这方面的事情。
松鸦爪
(被激怒)我们的生活不该被武士守则局限!我们应该去做正确的事情,而不是只做它说能做的事情。


就在他们争论的同时,光灵、光心和勇心出现在雷族猫身后,观看并聆听着。


冬青叶
没关系的,松鸦爪。你早就知道要让他们明白是很难的。
灰脚
如果是那样,我们感激你们的这份大礼。愿星族看顾你的道路。
风爪
你不是再说你要收下这些吧,对吗?
灰脚
风爪,如果星族不希望这些猫和我们分享猎物,他们一定会确保每一只猎物都安全的躲在森林里的。但他们收获丰富,比我们这几个月见过的都还要多,这一定是受到了星族祝福的缘故。
风爪
好吧,不过我一口也不会吃的。
灰脚
那是你的选择。但作为你的副族长,我命令你帮我们把这些猎物搬回营地。


风族猫跨过小溪并收集猎物,腼腆地低语着感谢。虽然这不包括风爪,他依然愤怒地竖着毛皮。当他们再度回在小溪的另一侧时,灰脚停下来再度和雷族猫交谈。


灰脚
我们族群无以回报。我们感谢你们,但并不会因此欠你们什么。要是你们有一只脚掌敢跨过边界的话,我们会扯掉你们的皮的。
风爪
没错!我会等着你的,乌鸦食物!
松鸦爪
我们了解,这是必须的。
冬青叶
(悄声)武士守则是有意义的。分享食物并不会让我们成为盟友。
狮焰
来吧。如果我们还要把猎物送到其他族群去的话,最好在天黑之前快点动身。


他开始带领他们离开小溪。松鸦爪殿后。他停在光灵旁边并望着她。


松鸦爪
你确定这是该做的事吗?
光灵
永远都是。展现出怜悯需要很多力量——甚至比你赢得战斗所需要的还多。去吧,松鸦爪,我们会再度相见的。


松鸦爪离开,跟在狮焰和冬青叶之后。星光猫看着他们离去。


光心
做的好,光灵。我以你为荣。
光灵
松鸦爪是一只好猫,他只是需要更相信他自己。
勇心
在他面前有一条不同的路在等着他。
光灵
但我会看着他的,看着他所踏出的每一步。


他们往另一个方向离开。光灵回头望了雷族一眼,然后跟着离去。

细节

趣闻

  • 根据pdf的标题属性,这剧本的原名可能是宠物猫之血Kittypet Blood)[4]

外部链接

脚注

  1. 原文为“You. Are. Talking. Feathers.”。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Beyond the Code: Brightspirit's Mercy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Brightspirit Relief Fund - Warriors Day Schedule. 原页面 归档于 2008-11-19. 访问于 2016-07-16.
  2. Brightspirit Relief Fund - Home. 原页面 归档于 2008-01-25. 访问于 2016-07-16.
  3. 3.0 3.1 In Memoriam: Emmy Grace Cherry | Wands and Worlds. 原页面 归档于 2013-07-02. 访问于 2016-07-16.
  4. 4.0 4.1 Baldry. Beyond the Code: Brightspirit’s Mercy. 原页面 归档于 2012-07-05. 访问于 2016-07-16.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