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Disambig.svg  关于一种名为金雀花的药草,请见“金雀花 (植物)”。
我们觉得不能那么丢下你们。毕竟我们现在是好朋友。

—— 荆豆对山地猫说,雷电崛起》,第66页

金雀星
Gorsestar
荆豆星 族长.png
美国Gorsestar
中国金雀星
台湾金雀星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未知[1]
过去 风族 (Q631)[2]泼皮猫 (Q649)[3]高影营地 (Q655)[4]风逐营地 (Q657)[5]
名字[?]
泼皮猫 荆豆Gorse)[6]:247
早期定居者 荆豆毛Gorse Fur)[7]:204
副族长 金雀毛Gorsefur)[8]:37、荆豆毛
族长 金雀星[8]:37
血缘 [如何编辑?]
父亲 (Q3673)
母亲 (Q3672)
伴侣 风星 (Q2608)1
儿子 尘鼻 (Q2535)小烬 (Q3276)
女儿 晨须 (Q2541)蛾飞 (Q2588)
出现于 [如何编辑?]
追随太阳 (Q164)
雷电崛起 (Q165)
首次战争 (Q166)
燃烧之星 (Q167)
占地为王 (Q168)
群星之路 (Q169)
蛾飞的幻象 (Q183)
雷星的怀响 (Q198)
影星的生命 (Q3567)
族群的秘密 (Q199)
族群的战争 (Q202)
终极指南 (Q204)
数据项
Q2787:风族公猫,第二任族长,自《族群黎明》系列登场的角色

金雀星Gorsestar)是一只瘦削结实的灰色虎斑公猫,有着绿色眼睛,长尾巴,头上有簇状丛毛。

生平

金雀星风族的第二任族长风星的继任者。当山地猫刚刚来到森林领地时,这对独行猫荆豆和他的伴侣风还对他们怀有敌意。后来,他们开始和那些定居在高沼地上的猫捕猎,并最终与他们成为朋友。荆豆和风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猫群中的一员,并将他们的名字改为荆豆毛和风逐。风逐后来生下了荆豆毛的幼崽晨须尘鼻蛾飞小烬。不幸的是,晨须和小烬早夭,荆豆毛和他的伴侣为他们夭折的幼崽感到悲伤。

在一场大战的破坏之后,他和他的家庭到高沼地上组成了独立于其余猫群之外自己的猫群。荆豆毛在风星成为族长并领到九条命后成为了她的副族长,并在她逝世后成为了风族第二任族长。金雀星的智慧、耐心和勇敢使他成为风族迄今为止最重要的族长之一。

长篇外传

蛾飞的幻象

蛾飞找到并带回了深灰的三只幼崽黑耳白尾银条回来时,荆豆毛从入口冲进了风族营地,冲向蛾飞、深灰和风逐。他身后是尘鼻香薇叶。荆豆毛承认蛾飞找到了这些幼崽,风逐则辩称是她弄丢了他们。后来,荆豆毛与尘鼻、蛾飞和风逐捕猎。他带着家人爬上斜坡,等待他的伴侣制定计划。风逐说,蛾飞和她的弟弟将去荆豆丛周围捕,而她和荆豆毛去检查兔子洞。

荆豆毛和风逐相信他们的孩子正在荆豆丛边狩猎,于是继续关于蛾飞的对话。风逐很生气,认为她是鼠脑子,但荆豆毛试图保护她。他们不知道蛾飞和尘鼻在偷听。蛾飞突然出现,荆豆毛惊讶地转过身来,猝不及防;他感到惭愧。风逐说,她认为蛾飞可能会被自己的尾巴绊倒,从而吓跑了荆豆丛周围的所有猎物,但蛾飞又试图捕猎。她失败了,荆豆毛则试图安慰她,鼓励她,教她新的策略。

风逐等待荆豆毛,他试图让尘鼻和蛾飞帮助他。尘鼻看见了什么东西,飞奔去追,而蛾飞阴沉地同意帮忙。又一次捕猎,蛾飞分心了,错过了一只从她身边跑过的兔子。荆豆毛离得太远,没法去抓兔子,当他跑向蛾飞的时候,他说话的声音中流露出怜悯。之后,蛾飞追上飞蛾时,她能听到他和风逐的呼唤声。不久后,他救了她,把她从雷鬼路上的怪兽掌前撞了下来。他的目光很阴沉,很震惊,他要求知道她的想法。当他质问蛾飞时,怒火在他的眼睛里闪烁。

风逐过来说他们两个都可能会被杀。尘鼻问他们是否没事。荆豆毛为让他放心,眨了眨眼,保证他们都很好。风逐向蛾飞发火,荆豆毛则温柔地试图安抚他的伴侣。蛾飞转身离开,荆豆毛说她不能一只猫离开,但他的女儿哭诉不要阻止她。

蛾飞在森林大会上回来,首先和风逐说话,风逐以为她死了。荆豆毛在猫群中挤着上前,眼睛闪烁着愤怒,他问她去哪里了,他们在一直担心她。风逐把蛾飞任命为风族的巫医之后,她和蛾飞站在一起,荆豆毛和尘鼻也加入她们。蛾飞告诉她的父母,她看到了晨须小烬,他们很幸福,并已成长为聪明的灵猫。风逐向她的伴侣抬头,高兴地说他们很幸福,而荆豆毛则把他的脸颊贴在她的脸上,喃喃地说他们永远都会平安。

在沙坑边上,荆豆毛和风逐坐在一起,他们的头挨得紧紧的,当时他们在说话。当风族的猫们开始为蛾飞和迈卡去河族向斑毛学习而争吵时,风逐说,星族告诉巫医们要互相学习,荆豆毛郑重地点点头,说蛾飞从其他巫医身上学到的东西会帮助到风族。

当杂毛从雷族营地把蛾飞和迈卡带回风族帮助洛奇时,蛾飞朝她的巢穴跑去,迈卡在她身后,荆豆毛看着他们经过,惊讶的眼睛闪烁着光芒。

迈卡死后,荆豆毛帮着把他的尸体抬走埋葬。当他们埋葬迈卡时,荆豆毛和风逐坐在蛾飞的两侧,用肩膀支撑着她。

受够了晴天的鲁莽,风逐决定不理他和天族。她告诉风族的新巫医蛾飞,她不能带天族巫医橡子毛月亮石。当猫们开始高呼忘记天族的口号时,荆豆毛也加入进来,说这是避免战争的唯一方法。蛾飞很震惊,她知道通常在风逐头脑发热时,荆豆毛总是用理智来缓和她的鲁莽,但这次他没有。

荆豆毛是天族营地攻击队的一员。他们撤退时,他担心风逐的断腿。然而,即使日子一天天过去,猫们都回到家,风逐的病也越来越重,开始发烧。荆豆毛很沮丧,大声说这是不公平的,在初世之战后,他认为所有的族群都不会再像狐狸一样行事了。他问他们是否连几个月的安生日子都不能有。

风逐的情况变得更糟,蛾飞报告说,她有一个来自星族的启示,她必须把风逐带往高石。荆豆毛吓坏了,说她不能旅行。即使蛾飞试图混合草药给她力量,荆豆毛也告诉她,她不能带她去任何地方。蛾飞不理他,继续搅拌草药,荆豆毛问她是否听到了他的话。蛾飞告诉他,她不能坐在那里看着风逐死去。荆豆毛则哀嚎着说她不能带她到高石去死,如果她要死,她必须和她的族群在一起。蛾飞告诉她的父亲,如果把她带到高石,她就不会死。

荆豆毛仍然坚持他的立场,风逐在这种状态下不能旅行。尘鼻告诉荆豆毛要相信蛾飞,并问她是否犯过错。荆豆毛回答说没有,但继续说风逐会死。风逐说话了,告诉荆豆毛不要害怕。当蛾飞和风逐离开时,荆豆毛追上她们,说他也要来。风逐命令他不要这样做,并说,如果她回不来,风族将需要他。她宣布荆豆毛将是下一任族长。

在月亮石,风逐低语着寻找荆豆毛。在她九命仪式上,风逐对着树枝嘶叫,提醒他离开了她。她说,这是他能为她做的最仁慈的事,如果他没有消失,她就永远不会遇到荆豆毛,而荆豆毛是一个比他更好的猫,给了风逐爱和忠诚。树枝温柔地告诉她,她配得上一只像荆豆毛那样的猫,比和他在一起好得多。

已被命名为风星的风逐带着一个新名字和九条命回到了风族营地。荆豆毛喘息说星族已经治愈了她。风星说,他们做的不止这些-他们还给了她生命,还有八条命能支撑她带领风族穿越无尽的岁月。荆豆毛问她怎么可能有九条命,但蛾飞回答说她不知道。




族群黎明

追随太阳

灰翅在高沼地上猎兔时撞上了荆豆和风,两只猫威胁要战斗。荆豆问们从哪里来,并告诉灰翅说不欢迎他们。在三只猫开始战斗之前,高影鹰击出现,迫使泼皮猫们离开。

后来,灰翅看见他在高沼地上和风一起猎兔。当风消失在兔子洞里时,荆豆抗议说她不应该因为自己比他瘦就钻地下,说这不公平。灰翅走向荆豆,问他什么意思,荆豆小心翼翼地回答说她已经足够小,适合做这个。在风给灰翅展示高沼地下面的地道后,荆豆和风离去。

当他们追逐一只野兔时,野兔正好撞到了灰翅身上。灰翅为自己杀死了他们的猎物而道歉,但两只猫说欢迎他与他们分享。灰翅问风关于分享捕猎技巧的事,而荆豆问他们是否可以吃它。当风叫他馋嘴猫,并要求灰翅告诉他们他从哪里来时,灰翅问他们是否想见见他的同伴。荆豆同意地低下他的头,说他们可以分享野兔,两只猫跟随灰翅到山谷。

高影等着他们进来,说他们是指控过高沼地猫偷猎的猫。荆豆道歉,说他们错了,然后高影欢迎他们。山地猫和他们一起吃野兔,在两只猫离开之前,荆豆和风一直在问关于他们旅行的问题。雨花说,不是所有的猫都是他们的敌人。

几天后,高影想知道是否应该邀请他们留下来,荆豆打断了灰翅的话,因为他正在寻找苔藓,风跟着他靠近。他们要求再次看到山谷,并交换捕猎策略,但当灰翅拒绝他们时,他们并不生气。

当雨花掉进地道时,荆豆和风被提到,灰翅说他们是如何在里面捕猎的。




雷电崛起

灰翅在想,他是如何在第一次与风和荆豆充满敌意的会面后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就好像灰翅召唤了荆豆,他从灌木丛中出现了。玳尾看起来很担心,但是雨花说风和荆豆是他们的朋友。灰翅还记得关于允许这两只泼皮猫加入他们的群体的讨论,最终决定不让他们加入。但他决定不告诉他们这件事。灰翅问这两只猫狩猎情况如何,但荆豆咆哮说晴天不让他们在森林里狩猎。这两只泼皮猫告诉灰翅他们是怎么遇到荆棘露珠的,那两只猫抓着一只野兔,但他们把野兔拖走了,威胁要把风和荆豆的毛皮扒下来。荆豆说这和以前情况不一样,但后来不再说话,雨花认为他是在责怪山地猫。荆豆竖起皮毛,但风说他们并不是在责怪山地猫。在评估了玳尾之后,棕色虎斑猫瞥了一眼另一只泼皮猫,喵道她觉得自己没事。

荆豆和风开始向其他猫展示最好的捕猎地点。两只泼皮猫把他们带到一条小溪边;然后,荆豆跳过小溪,指出兔子洞。他说那里通常可以找到兔子。玳尾告诉泼皮猫她马上就要生小猫了,荆豆则回答说她需要一些简单的狩猎,就比方说抓一只肥鸽子。他说这些鸟很愚蠢,因为它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安静。当他和一只肥鸟搏斗时,它的翅膀抓到了他的脸,使他失去了对它的控制。

一只银色公猫出现了,没有猫认识他,甚至连风和荆豆都不认识。泼皮公猫看起来很友好,然后灰翅把他介绍给其他猫。听到的吠声,风和荆豆急忙跑向它们的巢穴。

当风和荆豆从灌木丛中跳出来,冲过来帮忙时,锯峰正被泥土掩埋。荆豆迅速解释说,他们可以更快地到达坚实的地面,因为他们更了解地道。两只泼皮猫斜靠在洞里,抓住被困的虎斑猫的屁股,把他拉了出来。在他们设法拯救了锯峰之后,灰翅意识到幸亏有风和荆豆在这里帮忙。两只猫后退一步,让山地猫们聚集在渐渐恢复的公猫身边。过了一会儿,灰翅轻弹耳朵,招呼两只泼皮猫过来。他告诉他们,当狗来的时候,他以为他们是去躲起来,他问他们为什么来救锯峰。荆豆和风交换目光,喵道,他们决定不能抛弃其他猫,因为他们是好朋友。

灰翅向高影保证雷电和锯峰还活着,这多亏了荆豆和风。她问他和其他猫是如何设法把他救出来的,但灰翅纠正了她,说是两只泼皮猫做的。他告诉她,他们拥有他俩,他俩想在他们的猫群里生活。高影决定他们可以留下来过夜,但就只是这样,因为她需要时间思考。当所有的山地猫都返回山谷时,碎冰被看到在护送荆豆和风到了洼地的底部。灰翅向那两只泼皮猫透露了一个消息,那就是他们只允许在这里过夜。他补充是高影这么说的,风和荆豆交换了失望的目光。深灰色公猫说她只需要时间来做出正确的决定,而荆豆也认为这是她迈出的一大步。他主动提出要分享一些猎物,荆豆高兴地接受了,用舌头舔着下巴。

当太阳下山时,灰翅很高兴这两只泼皮猫与大家都相处得很好。深夜,高影宣布是时候让风和荆豆离开了,这让其他的猫很沮丧。碎冰暗示他们要过夜,泼皮猫们的眼睛充满希望地睁大,但高影摇摇头。她礼貌地坚持要他们离开,因为洼地属于山地猫。失望的风和荆豆低下了头,向其他猫道别。两只猫并肩离开营地,消失在黑暗的高沼地里。所有的山地猫开始挑战高影,问他们为什么必须要离开。

后来,灰翅提到了他,他想到了荆豆和风是如何多次造访他们的洼地,并向他们展示了更多的狩猎地点的。灰色公猫希望高影能很快让他们永久地留在这里。他突然闻到了一股气味,意识到这不是他的同伴,也不是荆豆和风。班布尔出现了,问她是否可以加入他们的猫群。灰翅低声对玳尾说,如果高影不让荆豆和风加入,她肯定不会接受班布尔的。

当这群猫到达洼地时,风和荆豆出现了,呼唤着灰翅的名字。当他们得知班布尔是一只宠物猫时,荆豆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屑。然后他问他们在宠物猫旁边干什么。在班布尔希望加入猫群时风嘀咕着,灰翅难受地瞥了两只泼皮猫一眼。灰色公猫想,尽管有他们的帮助,高影并没有让他们加入,而现在班布尔认为她可以突然加入。他认为他们会很生气,但荆豆只是耸耸肩。高影拒绝了这只宠物猫,所以荆豆和风提议护送她回到两脚兽地盘,把她赶走。

高影问灰翅,他是否认为她应该让荆豆和风加入他们的队伍。他回答说他信任这两只泼皮猫,因为他们救了很多猫的命,帮了大忙。灰色公猫说,风可能想让班布尔离开猫群,这样她和荆豆就有了加入的空间。

后来,当灰翅对晴天说,山地猫很幸运,因为像风和荆豆这样的猫加入他们后一直都表现得很好时,荆豆被简要地提到。晴天轻蔑地笑了笑,说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带走了宝贵的猎物。灰翅问他哥哥,既然两只泼皮猫先到了森林里,他是否允许他们去捕猎,浅灰色公猫回答说他不允许。

灰翅醒来,发现荆豆和风站在空地上,几只猫围着他们。闪电尾告诉他,云斑建议给这两只泼皮猫起更长的名字,就像山地猫那样。深灰色公猫意识到,如果这两只猫的名字与其他猫相似,也许每只猫都会同意他们应该加入他们的群体。云斑喵道,有荆豆和风在那里很好,但他们都觉得,如果他们要和猫群在一起,他们的名字应该更长一些。泼皮猫发出了呼噜声,荆豆建议风的名字是”在洞穴里追兔子的风“。作为回应,母猫建议他的名字是”扎进脚掌的荆豆刺“。

风的名字被定为风逐,而鸦鸣问荆豆应该叫什么名字。鹰击提议荆豆灌木和荆豆尾;玳尾提议荆豆毛,因为他头顶的毛像荆豆的刺一样竖立。虎斑猫同意这个名字,并把爪子伸到他支棱的毛上。

闪电尾说又有两只猫来领队了,灰翅问他是什么意思。深灰色猫说,这两只泼皮猫甚至还不是他们队伍的一部分,而他已经在谈论由他们来领导。荆豆毛和风逐周围都是祝贺他们的猫。灰翅对这些新命名的猫低下头,说他希望他们的新名字能让他们的友谊走得更近。他自言自语地认为,荆豆毛和风逐还不能成为队伍的一部分,因为不是每只猫都准备好了。当深灰色公猫开始演讲时,荆豆毛站在风逐旁边。灰翅提到他为每只猫都能和两只高沼地泼皮猫交上朋友而感到骄傲。

月影死亡时,荆豆毛和风逐出现了,这只灰色虎斑猫立即提供帮助。他们刨开泥土和石头来挖洞。

荆豆毛和风逐跑进了洼地,说他们要宣布一个消息。那只母猫提到她和荆豆毛不得不埋葬薄雾。虎斑猫补充说,晴天为了再次扩大他的领地,他为此杀了一只猫。风逐补充说,薄雾有幼崽,她和荆豆毛找过,但没找到。在公告的最后,他被选中去巡逻,与灰翅和风逐去与晴天交谈。然而他们发现了死在森林地面上的班布尔。荆豆毛问她做了什么而得此结果,他们发现晴天的气味在现场时,荆豆毛说晴天要为此负责。灰翅说他不相信他哥哥有责任,灰色虎斑猫则发出了愤怒的嘶声。




首次战争

荆豆毛皱着眉头听灰翅和其他猫讨论,说晴天是在杀戮。他说他杀了薄雾,灰翅则抗议,而他向风逐求证。她说他们在捕猎时在薄雾身上发现了他的气味。

不久之后,他带着碎冰、鹰击和鸦鸣去捕猎。他们回来时,他把抓来的鼩鼱交给了风逐。灰翅召开会议时,他走过去坐在风逐旁边。灰翅询问有谁自愿加入去和晴天对话时,他加入,但云斑说他们应该再等等。后来,荆豆毛在猎物堆旁为晚餐分发猎物。

雷电回到高沼地,荆豆毛起初是不欢迎他的猫中的一员。他被鹰击瞪了一眼,她说每只猫都需要时间,他们最终会习惯他的。他与风逐和鸦鸣练习战斗动作,直到被雷电打扰。

他与风逐一起正式成为高影猫群的一员。他正在和灰翅谈论风逐的幼崽,他想让山地猫们在他们成为猫群的一部分之前知道这一点。他们被接纳,而其他猫将在营地的安全环境中帮忙照顾这些幼崽。之后,他们像山地猫一样吃东西,通过互相传递来分享猎物。他后来几次在小巡逻中露面。

当风逐开始分娩时,他在育婴室外,看起来很紧张。最后他走进了巢穴,安慰地舔了舔她的脸颊,告诉云斑她已经被疼痛折磨得筋疲力尽了,问是否还有什么可以帮忙。玳尾暗示她咬雷电的棍子,云斑同意这可能有助于她生产。他起初犹豫不决,但还是把棍子给了风逐。果然,很快他们的第一只幼崽出生了,是蛾飞。之后,又诞生了三只幼崽-尘鼻、小烬晨须。之后,荆豆毛为棍子而感谢玳尾。

第二天,他闷闷不乐地告诉灰翅,风逐丢了一只幼崽-小烬。后来他为他的幼崽挖了一个坟墓,俯瞰着荒野。当卵石心把地榆叶放进小烬的坟墓,给他的旅途增添力量时,他点头表示赞许。之后,他告诉高影,他们的营地需要岗哨,因为他们不知道晴天什么时候会进攻。他响应雷电的号召,加入四棵树迎战晴天的战斗巡逻队

他发誓不让风逐在战斗中死去,因为她的幼崽们需要她。他坚持这一点,把她从叶子掌中救了出来。战斗结束后,他和风逐一起埋葬死者。他后来说,风逐在战斗中打得很好,但高沼地不值得她那么做。灵猫出现了,他和风逐冲上前去迎接小烬。后来,他和曾经一起捕过猎的泼皮猫杉果一起回忆旧时光。他们都深情地记得风逐总是比他们俩跑得快。




燃烧之星

高沼地猫们得知晴天接纳了汤姆一眼后,高影召开会议。荆豆毛和风逐坐在他们巢穴入口处,他们的小猫在他们面前开心地玩打仗。

过后,灰翅觉得风逐自从那场战斗之后就变得更加沉默了,更专注于荆豆毛和其他的小猫。当风逐担心孩子们的安全时,荆豆毛紧紧贴着她的腰,说无论发生了什么,他们都会在一起。

鼠耳说燃烧之星长在雷鬼路的另一边后,高影要带几只猫去采回来,荆豆毛说他确信燃烧之星是预言的答案。

女儿晨须不幸患病,风逐呜咽着,靠在荆豆毛身上。灰翅走向他们,尽力安慰这对父母。虽然这只母猫仍很伤心,但荆豆毛感激地对灰翅点头,并对伴侣说他们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雷电宣布只有卵石心云斑[注 1]能靠近晨须时,风逐既悲痛又愤怒,荆豆毛用尾巴尖抚摸着她的肩膀,对她低语了什么,让她放松了些。

雷电到风逐的巢穴去看望晨须,看见风逐和荆豆毛在一尾开外相互依偎着坐在一起。风逐伸长脖子想舔女儿耳朵,却被卵石心阻止,风逐盯了他一眼,然后低头走开,荆豆毛依偎到她身上,但她看都没看他一眼。

晨须死了,风逐瘫倒在地,荆豆毛蹲在旁边,舔着她的耳朵。然后她说他们应该把晨须送去和灵猫们生活在一起,荆豆毛也同意。他们挖好坟墓后,荆豆毛把女儿的小尸体推进去,帮助风逐刨土盖上。接着风逐宣布她要离开高沼地,荆豆毛说她不会孤独,他会跟她走。风逐离开后,荆豆毛满怀歉意地对其他猫说,不用担心,他会照顾他们。然后,他也走了。

灰翅离开河漪的小岛后,遇见了风逐。他来到她的营地,看见荆豆毛坐在入口处,蛾飞和尘鼻在他面前的草地上玩耍打斗。当他看见灰翅时,站起来迎接他,说很开心见到他。

之后,高沼地猫要帮晴天赶走一眼,深灰答应灰翅,会帮助他劝风逐和荆豆毛来帮忙。

在空地埋伏时,灰翅希望风逐和荆豆毛能来帮忙。通过一个地道回到战场后,他们遇见了这对伴侣。战斗结束后,他们也回自己的营地去了。




占地为王

灰翅拜访了高沼地猫,而荆豆毛是第一个向他打招呼的。他说他闻到了血的味道,问他是否没事。深灰解释说她被狐狸袭击了,灰翅帮助了她。当灰翅的伤口得到治疗时,荆豆毛谈到了雷电和晴天,想知道他们将如何生活在一起。灰翅向荆豆毛保证晴天已经变了,而雷电已经成熟,但荆豆毛只说虎斑猫不会改变它的条纹。

尽管风逐最初反对,但由于他们的不安,荆豆毛还是带他的孩子们去探索高沼地顶部。就在他回来之前,风逐评论说,荆豆毛似乎对待每一天都好像这是他的第一天或是最后一天。

当灰翅要求加入他们时,风逐和荆豆毛都接受了他,说他忍受不了住在松树林里。

在解释深灰来历的附加场景中,深灰被高沼地猫发现她在与狐狸搏斗后失去知觉并受重伤。当她慢慢恢复意识时,荆豆毛介绍了自己、风逐和正在治疗她的云斑。荆豆毛建议带她去营地待一个月左右,这样她就可以康复。风逐和他争论,说他们建立一个新的营地是用来躲避其他猫的。

深灰和他们争辩说,她不想加入一个所有猫都会打架和偷窃的营地。当她走开时,她又开始失去知觉,荆豆毛急忙走到她身边,说他们会把她带走。他看着风逐,说他们必须这么做,因为深灰是某只猫的孩子。

在营地生活时,荆豆毛向她提到他们需要她帮忙。他提到一只狐狸回来了,正在杀死其他动物,他和风逐打算杀死它,因此需要深灰来照看他们的孩子。深灰指出他们可能会被杀,他们的孩子将由他们自己负责。她告诉他们她想成为杀死狐狸的猫。最终,风逐和深灰同意去杀死狐狸,风逐命令荆豆毛留在营地,照看幼崽。

深灰和风逐回来了,她们胜利了。荆豆毛和风逐告诉深灰他们一直在谈话,风逐也突然说深灰不能离开。荆豆毛补充道,她现在是家人了。




群星之路

荆豆毛、风逐、灰翅和蛾飞在一起捕猎。然而,更让荆豆毛恼火的是,蛾飞的注意力根本不在捕猎上,导致他错过了几只猎物。一只兔子跑在他们前面,在蛾飞弄丢它之前,荆豆毛冲上前。抓到它后,他回到捕猎队。蛾飞向他道歉,荆豆毛告诉她这没有什么。风逐问荆豆毛,如果他不在那里纠正蛾飞的错误会发生什么,荆豆毛平静地告诉她,她还年轻。风逐和荆豆毛争论蛾飞和她的捕猎能力,荆豆毛告诉她,她对他们的女儿太苛刻了,风逐则说荆豆毛在不断找借口。

当高沼地猫听说星花被一群泼皮猫劫持为人质时,荆豆毛提醒他们星花是一眼的女儿,并询问她是否有可能与泼皮猫的首领斜疤成为朋友。他们访问晴天谈论情况,而风逐没有兴趣帮助他。晴天问她,如果是荆豆毛而不是星花,情况会不会不同,他说如果是那样,他会帮助她。

因为雷电的召集,每支猫群的巡逻队都在四棵树集合,荆豆毛和风逐一起参加了。在和其他猫交谈时,风逐提到蛾飞无法捕猎,这让荆豆毛再次跳起来为她辩护。

最后,这些猫决定制定战斗训练,以保护自己免受斜疤等泼皮猫的攻击,而自从星花获救,那些泼皮猫则一直在攻击巡逻队并窃取猎物。荆豆毛参加了训练,他和风逐让雷电和其他猫扮演兔子,而他们则演示猎兔动作。

在一次捕猎任务中,荆豆毛、风逐、灰翅和深灰受到斜疤的泼皮猫的攻击。荆豆毛和风逐交换了一眼,用深思熟虑的战斗招式攻击了泼皮猫之一瘦子,这个招式让灰翅怀疑是谁在追赶谁。斜疤看着荆豆毛,对他的战斗举动感到困惑。荆豆毛跑回战场,开始猛击泼皮猫。最后,高沼地猫赢了,把泼皮猫赶走了。

荆豆毛和风逐去了斜疤以前占领的营地,但它现在是几只好斗的泼皮猫的家。他们意识到狗已经破坏了它,灰翅先于他们到达,告诉他们两个他们需要帮助。尽管风逐对帮袭击巡逻队的猫犹豫不决,但荆豆毛说他们看起来并不像是在伤害任何猫。风逐评论说狗可能会跟踪他们,她不希望狗出现在他们的营地。荆豆毛则告诉她,他们可以赶走狗,以及斜疤。他补充说,他们不能把这些猫赶走,每只猫都能加入不同的群体。

捕猎时,荆豆毛和风逐看到香薇受了重伤,此时泼皮猫香薇已经加入风逐营地。香薇告诉他们,她的一个营地伙伴袭击了她,是蜜蜂,后者也是加入了风逐营地的泼皮猫,但她已经离开了。

营地开始准备进攻,以为这是更糟糕事情的开始。荆豆毛斥责风逐不信任加入该群体的另一只泼皮猫薇洛,因为风逐认为她在和蜜蜂合作。荆豆毛告诉她,没有信任,就没有猫群,所以他们别无选择,只能信任薇洛。

荆豆毛拜访了晴天,告诉他他们的一只泼皮猫比已经回到了斜疤那里。荆豆毛告诉他,他正在访问所有营地,警告所有首领,泼皮猫有可能背叛他们。荆豆毛说他现在必须走了,因为他必须在天黑前警告雷电和河漪。晴天感谢他的到来。

当灰翅的孩子黑耳被绑架时,荆豆毛加入了风逐的搜索巡逻队。荆豆毛的巡逻队必然是找到他的队伍。

当灰翅哮喘发作,想到他与他的猫群的生活时,他意识到一个更密切的联系,他的营地同伴,如风逐和荆豆毛,就像他的亲人一般。他气喘吁吁地说,他们的猫群必须被命名为族群,而荆豆毛和风逐的族群就是风族。




短篇电子书

雷星的怀响

荆豆毛成为风星领导下风族的副族长。当雷星在一次森林大会上试图挑选他的新副族长时,他环顾了一下空地,发现了其他族群的副族长,如荆豆毛、黑夜雀毛日影。雷星注意到他和其他三只猫完全被他们的族长信任,被族猫尊重。




影星的生命

荆豆毛对雷星改变边界的建议持防御态度,他说风族将为保卫自己的边界而战。他还说,风族需要高沼地,风星同意他的看法,并补充说,改变边界将意味着减少每个族群的猎物。

在日影死后,影星任命渡鸦皮为影族的新副族长,之后,一场森林大会举行了。荆豆毛出席,并与渡鸦皮坐在一起,而风星祝贺渡鸦皮,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后来,在风族、天族、影族和雷族之间爆发的一场战斗中,荆豆毛和枭眼在对战。荆豆毛发出嘶声和咆哮,坚持反抗雷族副族长。




荒野手册

族群的秘密

金雀星是风族的第二任族长,原名荆豆毛。他曾是开族族长风星的副族长,也是风族的重要族长之一,以勇气和对风星的忠诚而著称。他和风星的后代也仍然在风族生活,包括灰脚鸦羽母子俩。

蛾飞被吸引着走向月亮石、并不知不觉走上雷鬼路后,他冲过去在一只怪兽撞上她之前猛地将她撞到安全的另一侧。这使得风星对蛾飞厉声呵斥。




族群的守则

敬请期待



族群的战争

金雀星出现在影族和风族之间的一场战斗中,当时他们的边界有争议,还没有雷鬼路来划分领地,因此一支影族巡逻队再次进入了风族领地。金雀星向他的武士们发出信号,他们应该假装撤退以伏击敌人。




终极指南

在<高影篇>中提到了他。高影不愿意让其他猫加入猫群,起初把风和荆豆赶走了,即使其他猫都欢迎他们。这引起了对她的领导权的争论。

他首次出现在<风篇>中。他和他的伴侣风一开始对新来的山地猫怀有敌意。但当他们意识到集体生活的好处之后,他们的观点很快就改变了。荆豆毛和风逐很快被邀请留下来,风逐还透露她怀了荆豆毛的幼崽。初世之战结束后,他和他的伴侣,连同他们的孩子,都远离了高沼地猫,尽管他们最终都回来了,而荆豆毛成为了风逐的第一位副族长。

在荆豆毛自己的篇目中,据说这只灰色虎斑公猫很安静,而且远没有风逐那么渴望带领一群猫。他最初叫荆豆,后来被山地猫们改名为荆豆毛,无论风逐走到哪里,他都心甘情愿地跟着她。他被称赞为聪明和敏锐,而他的能力是能在高沼地上远距离地发现猎物,他也经常花足够多的时间教年轻猫基本技能,而这些技能他也已掌握得很好。

他对孩子们和猫群其他成员的耐心,加上他巨大的智慧和个性,最终使他成为了风族的第一任副族长,也是风星死后的第二任族长。

他出现在<蛾飞篇>中。其中提到蛾飞是风逐和荆豆毛的女儿。有一次,蛾飞的注意力分散几乎导致了荆豆毛的死亡,当时他不得不把她推出怪兽的路径,自己则差点被杀。




细节

趣闻

  • 他因头上支棱的丛毛而命名。[7]:204

勘误

  • 在《终极指南》中,他被错误地描述为有着琥珀色眼睛。[9]:184
  • 在改名为荆豆毛后他也曾被以旧名字荆豆相称。[10]:128

翻译

  • 中文版中,他的名字被译为“荆豆毛”,但族长名是“金雀星”。
    • 这两个前缀在本质上并没有变化。前缀“金雀-”是金雀草的简化,是一种植物,并非鸟类。

语录

她非常恼怒。荆豆毛不仅仅是她的副族长,也是她幼崽们的父亲。

—— 旁白,评论和荆豆毛的关系,族群的秘密》,第106页

云斑
你们能来这里真好。但我想,我们都觉得你们的名字短了点。如果你们打算跟我们在一起,就应该有像我们这样的长名字。
荆豆
好吧。风,我们该怎样称呼你?“在洞穴里追兔子的风”?
我宁可永远放弃追兔子,也不愿给自己起那样的名字。你怎么不叫“扎进脚掌的荆豆刺”?
云斑
我怎么觉得你俩对待这件事不够严肃呢?
鸦鸣
(…)那荆豆呢?
鹰爪鹰击
荆豆灌木?荆豆尾?
玳尾
叫荆豆毛怎么样?因为你头顶的毛微微朝上竖起,就像荆豆的刺。
荆豆毛
不错。谢谢。

—— 猫群决定荆豆的新名字,雷电崛起》,第185页

闪电尾
我们小的时候,荆豆毛教我和橡子毛怎样围捕兔子。他还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教我们怎样一动不动地平伏着,让兔子走到我们身边。
橡子毛
他的耐心可真好!甚至我们无聊了踩他的尾巴时,他也一动不动!

—— 闪电尾橡子毛赞扬荆豆毛的耐心和教导,首次战争》,第61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灰翅
(…)我想,幸福是我们的职责,尽管我们失去了那么多。
风逐
荆豆毛也曾这样说过。他似乎这样看待每个新的一天,不管那是他的第一天或者是最后一天。

—— 灰翅和风逐,占地为王》,第133页

风逐
蛾飞!我告诉过多少次了,捕猎的时候,你必须集中注意力!
蛾飞
对不起。
风逐
对不起养活不了你的同伴!
蛾飞
我下次会努力的。
风逐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要是你没有出现在这里弥补蛾飞的错误,会怎么样?
荆豆毛
她还小。
风逐
她已经足够大了。当一只兔子从她旁边跑过的时候,她应该能够挡住它。
蛾飞
我保证,我不会再那样了。
风逐
如果你父亲还继续为你找借口,你还会那样。
荆豆毛
你对她太严格了,疾风风逐
风逐
必须有谁对她严格,否则她永远不会捕猎。

—— 风逐、荆豆毛和蛾飞争吵,群星之路》,第33-35页

薇洛没有做错什么,我们必须信任她。没有信任,就没有猫群。

—— 荆豆毛,群星之路》,第236页

这不公平!大战之后,我曾以为族群不会再表现得像狐狸!我们就连几个月的安生日子都不能有吗?

—— 荆豆毛对蛾飞,蛾飞的幻象》,第284页

蛾飞
我必须带她去月亮石。
荆豆毛
高石头!她不能旅行!
蛾飞
我会配制些药草,给她力量踏上旅程。
荆豆毛
不行!你不能带她去任何地方。(…)你听见我的话了吗?
蛾飞
我不能坐在这里眼睁睁看着她死。
荆豆毛
你不能把她带到那里去死!要是她注定要死,她也应该死在她的族群里。
蛾飞
要是我能带她到月亮石,她就不会死!星族在指引我。我知道!

—— 荆豆毛和蛾飞争论风逐,蛾飞的幻象》,第294页

可你终究离开了!这是你为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要是你没有消失,我就不可能遇上荆豆毛。你永远比不上他!他给了我爱与忠诚,还有我引以为豪的小猫。

—— 风逐对树枝蛾飞的幻象》,第307页

图集

家谱

脚注

  1. 中文版中,云斑的名字被译为“云点”。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Gorsestar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