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不,枫荫,你错了。我仍然有我热爱的族群,并且很自豪能够领导它。而现在……现在在星族,这里的所有东西对我来说都很珍贵。当我用尽我的第九条命时,我的家人在这儿等我。非官

—— 钩星对枫荫钩星的承诺:漫画》英文版

钩星
Crookedstar
美国Crookedstar
中国钩星
台湾曲星
猫群
目前 星族[1]:2
过去 河族[2]:猫物表
生平
年龄 死时[3]:108约81个月(合6.75年)[2]:8
死因 绿咳症[3]:108
名字[?]
幼崽 小暴Stormkit)[2]:猫物表小钩Crookedkit)[2]:55
学徒 钩爪Crookedpaw)[2]:126
武士 钩嘴Crookedjaw)[2]:226
副族长 钩嘴[2]:388
族长 钩星[2]:444
血缘
父亲 贝壳心
母亲 雨花
伴侣 柳风
女儿 银溪小柳小鱼
亲兄弟 橡心
教育
导师 枫荫 非正式[2]:115杉毛[2]:125-126
学徒 莎草溪[2]:338石毛[4]:52
出现于
在世族群的秘密》、《族群的猫》、《终极指南》、《高星的复仇》、《黄牙的秘密》、《钩星的承诺》、《蓝星的预言》、《呼唤野性》、《寒冰烈火》、《疑云重重》、《虎掌的愤怒》、《风起云涌》、《险路惊魂
已故午夜追踪》、《星光指路》、《黄昏战争》、《雾星的征兆》、《月光印记》、《极夜无光》、《The Raging Storm

钩星Crookedstar)是一只高大强壮、瘦削精干的浅棕色虎斑公猫,皮毛厚实光滑,有着浅棕色的腹部和四肢。他有绿色的眼睛,一只耳朵被撕裂,下颌碎裂扭曲。

生平

长篇外传

高星的复仇

高尾青面拜访河族营地时,巫医巢穴里传来一声虚弱的对黑莓果的呼唤,青面评论说这听起来就像是黑莓果自己生了一只病弱的幼崽一样。黑莓果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愁云,告诉他们那是小暴,他摔在了石头上。青面提出要帮忙,但黑莓果谢绝了他的帮助,说他们帮不上什么别的忙了,只能看这段时间的照顾能不能帮小暴度过难关。




黄牙的秘密

虽然没有被提到名字,但黄牙看到钩爪参加了森林大会。当河族猫涌入“四棵树”的空地时,他坐在了一只蓝毛母猫身边,几乎挤倒了那只母猫。黄牙盯着钩爪扭曲的下颌看了一会儿,猜测他是如何受了这样的伤的。




钩星的承诺

故事由一场洪水开始,那时河族猫后雨花恰在一支橡树枝上生下了她的两个儿子。她将一只幼崽命名为小暴,以纪念他们出生时的那场暴雨,而另一只幼崽得名小橡,以纪念在洪水中庇护了他们的那棵橡树。洪水过后一个月左右,在小田鼠的怂恿下小暴爬上了一支树枝。然而他受到了一只喜鹊的惊吓并从树枝上滑落,掉进了河水中,河族长老缠须差点就没能救起他。雨花为小暴的勇敢而感到骄傲,向他保证下次他就不会掉进水里了。被缠须救起后,小暴受到了小田鼠与他兄弟小甲虫的嘲笑,小甲虫说雹星应当把小暴的名号改成鸟脑子。

小暴和兄弟小橡溜出了营地前往太阳石,见到雷族的老巫医鹅羽在采药,幼崽们认定那些药草是长在河族领地里的。小暴想要到河对岸去挑战鹅羽,但小橡表示反对。小暴最终说服了小橡并爬上了太阳石所在的那侧河岸。面对幼崽们的挑衅,鹅羽暴怒的驱逐了他们,说他们已经踏上了雷族的领土。逃跑的途中小暴滑进了河里,下颌重重地磕在了一块踏脚石上。他看到了一只橙白相间的母猫,母猫告诉小暴他不该死在这里。可以猜到这时小橡看见了他兄弟发生事故,于是跑回营地寻求帮助。泥毛救起了小暴。黑莓果告诉小暴他的下巴碎裂了,在这段时间内他必须待在她的巫医巢穴里。小暴的母亲雨花被他的伤势震惊,感到她儿子英俊的容貌已经被葬送,于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他兄弟小橡的身上,对小暴不屑一顾。

一段时间过后小暴离开了巫医巢穴。他注意到他的族伴都纷纷避免与他对视,随后他在河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小橡给他拿来了一条鱼,然后就离开了,让他单独进食。小暴艰难的吃完了他的那份食物之后返回育婴室,看到育婴室里开辟了一块训练场地,而角落里多了一个独立的小窝。雨花说从此小暴必须独自睡在那里,以免半夜他四处乱滚时打扰到小橡。后来小暴惊恐地听到他的父亲贝壳心与雨花发生了争吵,因为雨花想把他的名字改成小钩以搭配他扭曲的下颌。贝壳心坚持维护小暴,并说他从此要与雨花断绝伴侣关系,因为他从没想到她会是如此残忍的一只母猫。小暴感到自己的错误行为才是一切悲剧的根源,于是告诉双亲只要他们能和好,他就自愿改名。贝壳心再次安慰小暴说这一切都是雨花的错,而现在他们已经彻底分手了。雨花向雹星通报了改名的事,雹星为小暴举办了更名仪式。黑莓果劝说小暴相信改名不是什么太坏的事,比如她的职务是逼迫猫们吃各种难吃的草药,很可能将来她就会被更名为“吞药草”。从此小暴的名字变成了小钩。

小钩目睹小橡和与他们同龄的小甲虫、小花瓣、小田鼠一起成为了学徒。小钩祝贺了他的兄弟,但仍旧为自己不能在六个月时成为学徒感到悲哀。小钩试图为族群做点什么,但族猫都回绝了他。雨花告诉小钩她将要回到武士巢穴和另一名武士湖光睡在一起,而小钩此后只能独自住在育婴室。小钩感到恐慌,他爬上了一棵树以取悦雨花,希望母亲能够留下。然而雨花却责骂他不该到处炫耀自己。

当晚,小钩决定独自前往月亮石询问星族为什么最糟糕的事情都降临在自己身上。穿过风族领地时,小钩看到了耕尾和一名风族武士待在一起。小钩不确定他们在干什么,猜想雹星给耕尾派了特殊任务,于是他躲了起来以免被发现。他堪堪躲过风族巡逻队,又向前走了一段,看到怪兽踩死了一只兔子。他回忆起了回声雾讲过的有关怪兽的传说,并犹豫是否应该把这只兔子作为食物。最终他放弃了这个念头并睡了一觉,在梦中他又见到了那只橙白相间的母猫,并知道了她叫枫荫。枫荫要求小钩回到营地,然而他刚一上路就感到异常饥饿,开始搜寻猎物。

小钩没有再去月亮石,他遇到了一只叫做弗莱克的谷仓猫。他们因为争夺一只老鼠相遇。弗莱克说他曾认识一只裂下巴的猫,并指导了小钩如何歪着嘴吃饭以及如何捕猎陆地上的猎物。然后弗莱克带着小钩去见他的姐妹米茨

弗莱克告诉小钩,由于玉米地里更安静,米茨在那里照料她的幼崽们。弗莱克负责为他们捕猎并在米茨去喝水时照看她的孩子们:苏特米斯特麦格派派佩。小钩想要感谢弗莱克为他提供食物的行为,提出要帮忙一起照看米茨的幼崽们。当小钩捉到一只田鼠时,弗莱克提到那是米茨最喜欢的食物。她总是过度紧张地保卫她的幼崽,如果小钩带着食物去拜访的话,会更容易被米茨接受。当小钩说出他曾是一只族群猫时,米茨开始询问他各种问题。她提到麦格派一直在咳嗽,小钩说款冬大概可以让他好转起来,于是米茨赶去采了一些。小钩问她自己是否可以帮忙照料幼崽,但米茨只是瞥了他一眼并回答说弗莱克会照料孩子们。小钩说米茨现在看起来既疲惫又烦躁,而他可以陪着幼崽们玩苔藓球,使米茨可以休息一会儿。米茨的孩子们都被这个提议所吸引,说服米茨答应了小钩。

一个月之后,小钩又一次梦见了枫荫,这次她咆哮着命令小钩回到河族去。醒来后,小钩和弗莱克外出捕猎,发觉已经到了玉米收获的季节。他们赶去米茨的巢穴转移她和幼崽们,防止他们被农场怪物杀死。苏特不小心冲进了玉米地里,小钩跟着冲了上去把她拉了回来。米茨舐去小钩脸颊上的血迹并感谢他拯救了她的孩子。小钩向农场猫们保证他不会忘记他们,然后返回了河族。族猫对他的归来感到好奇,但也夹杂着对他无故失踪的怀疑。为了惩罚他溜出领地的行为,雹星继续推迟了小钩的学徒仪式。小钩在这期间听话的待在营地里,因为他不想再惹上更多的麻烦。枫荫又一次找上了他,说只要小钩发下一个誓言,她就会为他提供训练。当枫荫说听到誓言之后她将能够赐予他超越所有族群的力量时,小钩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枫荫告诉小钩,他得发誓将对族群的忠诚凌驾于一切其他的事情之上。小钩依言发下了这一誓言,然后他就醒来了。后来有一天,当他和耕尾的孩子小柳和小灰玩耍时,一只苍鹭袭击了他们。小钩扑到另外两只幼崽身上,用身体为她们抵挡来自苍鹭爪子与长喙的攻击。武士们随即赶来驱逐了苍鹭,这次小钩重新赢得了雹星的信任,很快便成为了学徒。

他成了杉毛的学徒,而杉毛正是当初怀疑钩爪归族动机的猫之一。钩爪在森林大会上遇见了雷族学徒蓝爪。后来,当他参与夺回太阳石的战斗时,他又遇到了蓝爪。当时蓝爪认为钩爪不会攻击她,然而钩爪还是出手了,因为他想起了枫荫的话。他们在太阳石上翻滚扭打,钩爪几乎获得了胜利,然而这时蓝爪的姐妹雪爪出现了,她们一同击退了钩爪。后来,当一条狗持续的骚扰河族边界时,钩爪想出了一个点子。他向雹星提议,如果由跑得最快的微光毛柔翅引着狗穿过草甸,进入其他猫躲在树上构成的包围圈的话,他们就可以跳落到狗的身上赶走它。然而计划出现了差错,狗向着正在训练的灰爪和柳爪冲了过去,而她们对此一无所知。看到狗冲来,灰爪和她的导师爬上了树。柳爪的导师也上了树,以为柳爪早已躲在上面。那时钩爪正在追赶着狗,试图避免它跑向学徒和导师们的方向。但狗还是发现了柳爪并企图攻击她。在狗碰到柳爪之前,钩爪救起了她并重新将狗引向包围圈。从此柳爪爱上了他,因为他救了她的命。由于这次的英雄事迹,钩爪成为了武士,得名钩嘴。

当柳风被两脚兽囚禁时,钩嘴十分担忧她的安危,向巡逻队抗议说柳风必须被救回。田鼠爪说那是不可能的,并责怪钩嘴为什么要把他们带到这里来。在离开前,钩嘴向灰池保证他会救回她的姐妹。巡逻队回到了族群,发现试图向雷族索取除了太阳石以外的更多领土的行动失败了。钩嘴冲向雹星汇报柳风被捕的经过,雹星回答说他们明天才能去救回柳风,因为武士们的伤势都需要修养恢复。耕尾对此表示了抗议,并对钩嘴耳语说他得救回柳风,因为她已经不能再承受一次失去女儿的痛苦。钩嘴趁夜色溜出了营地,遇到了正要去月亮石的黑莓果。她说她知道钩嘴想要去干什么,并说这也是他命运的一部分。钩嘴还想问更多,但黑莓果头也不回的跑走了。他继续前进,并与灰池会合,一同救出了柳风。当他们返回营地时,枫荫截住了钩嘴,严厉的责骂他为什么要去救柳风,并斥责他对族群的忠诚与责任都被爱情毁掉了,而它们本应该比任何私欲都更重要。钩嘴对此感到愤怒并击倒了枫荫,但随即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随后枫荫又对钩嘴说他身上背负着远大的前程,会成为河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族长,乃至四族历史上最伟大的族长。

钩嘴与柳风越走越近,但他为此感到尴尬。他知道全族的每一只猫都在八卦着他们的关系,等待着他们宣布他们将要结为伴侣。钩嘴很好奇他们为什么不多关心一点他们自己的问题,当雹星在森林大会上宣告此事时,他紧张得颤抖起来。和柳风一起遛弯时,钩嘴向她表白,但随后枫荫就勒令他不得爱上任何一只猫。

他成为了副族长,又很快当上了族长,因为雹星在谷仓的家鼠口中失去了他的最后一条命。雹星、暮水鳟掌苔藓叶百合花闪电爪亮天雀羽和贝壳心赐予了他九命。随后钩星“醒来”,看到的却不是月亮石,而是黑森林里的枫荫。枫荫本以为钩星会对她做出的一切感激不已,然而钩星却为她造成了那么多无辜者的死亡、造就了那么多伤痛而感到愤怒,甚至打算杀死枫荫。

在书的末尾,他为柳风、小柳以及小鱼死于绿咳症而消沉不已。他的女儿中只有小银幸存了下来。起初钩星试图避免与她的接触,因为他害怕她会像所有他爱过的猫一样逝去,但橡心说服了他。很快他对小银展现出了更多的父爱。

在书后的漫画部分中,他对于银溪在近一段时间内的异常表现感到担忧,不仅因为在银溪看来她是他仅剩的女儿,更是因为她是钩星爱过的猫中唯一的幸存者。有一晚他梦见银溪行走在星族的森林里。钩星知道银溪在她的孩子们——后来的羽爪风爪身上延续着她的存在。不久后钩星逝世,在星族他的家人和朋友们热情的迎接了他,他的伴侣柳风温柔的将他唤醒。




蓝星的预言

钩爪成为学徒之后第一次参加了森林大会。他与一名雷族学徒蓝爪聊天,并告诉她他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因而推迟到现在才成为学徒。他与蓝爪开玩笑说他的武士名一定会是钩嘴,因为他有这样一个扭曲的下巴,除非这期间他的尾巴也出了意外。几次被其他武士斥责要保持安静后,在河族族长雹星宣布他的兄弟橡心成为武士时,钩爪把他指给蓝爪看。钩爪还说等他的兄弟成为族长的时候,他就会被橡心选为副族长。

几天后,当河族试图夺取太阳石的控制权时,钩爪和蓝爪在战斗中相遇。与蓝爪不同,钩爪毫不犹豫的向蓝爪发起进攻,哪怕在森林大会上他们还曾是朋友。钩爪对蓝爪说别想向他乞求半点怜悯。他几乎击败了蓝爪,但这时蓝爪的姐妹雪爪赶来帮助她。她俩一起逼退了钩爪。

在下一次森林大会上,钩嘴再次对蓝毛表现得友好起来,仿佛那场战斗根本未曾发生过一样。蓝毛告诉他,现在她比之前更善于战斗了,因为她已经成了武士。钩嘴兴奋的告诉蓝毛他也已经成为了武士,而蓝毛立即猜到了他的武士名号。钩嘴愉快的咕噜了一声并说她可以继续猜下去,但蓝毛指出他的尾巴看起来并没出任何意外。

很多个月之后,钩嘴成为了河族副族长,不得不放弃与蓝毛的友谊。他带领的巡逻队发现了等待被带去河族营地与雹星会谈的雷族队伍。钩嘴的巡逻队护送雷族猫进入了营地,并对他们的动机表示怀疑。

不久之后,雹星在试图收集一些用来做窝的草叶时被家鼠咬伤而失去了他的第九条命,而钩嘴成为了河族的族长。虽然他曾向橡心承诺过他会第一时间把他选为自己的副族长,钩星还是把这个职位给了木毛,因为橡心说他还没有亲自取得副族长的位置。




预言开始

呼唤野性

钩星第一次出场是在一场森林大会上,那时灰爪把他指给了火爪看。当断星要求其他族群允许影族在他们的土地上捕猎时,钩星第一个同意影族分享他们的河流,仿佛他担心如果不答应断星的无理要求的话,断星就会带着影族像驱逐风族一样驱逐他们。

河族众猫对此感到惊慌与屈辱,因为钩星没有与他们进行商议就做出了决定。钩星坚持认为这样的决定对河族有好处,与其为了河里大量的鱼流血不如干脆分享它们。但即使在他做出了解释之后,河族众猫仍然感到愤怒。




寒冰烈火

在森林大会上,夜带要求钩星继续允许影族在他们的河流中捕猎。钩星说他不打算继续容忍这件事,而这激怒了影族,直到蓝星居中调停,和平才再度降临在大会上。钩星和夜星决定,既然风族已经被驱逐,他们就可以一同分享那些领地。

蓝星表示风族必须回归,而这同时触怒了钩星与夜星。钩星说两脚兽一直在河边活动,使他的武士不能正常捕鱼,更何况为了供养整个族群,他们已经开始捕猎风族的兔子。

蓝星最终说服了另外两名族长,因为自古以来森林里一直有四大族群。钩星的独女银溪开始了与灰条的秘密会面,但钩星对此毫不知情,只知道在河族领地中多次发现同一名雷族武士的气味踪迹。

在另一次森林大会上,蓝星愤怒的指控钩星派河族武士去太阳石捕猎。钩星起初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但随即重新提起雷族导致白掌死亡的往事。钩星还说他确信有一名雷族武士一直在河族领地里刺探情报。蓝星对此感到震惊,但火心知道钩星指的是灰条。

当风族回归时,钩星与影族再次结盟,企图第二次赶走风族以占有他们的领地。当雷族赶去援助风族时,钩星与虎掌战斗,暗色的虎斑武士在他的喉咙处咬了一口,几乎杀死了他,于是钩星逃走了。




疑云重重

钩星第一次在森林大会上出场时仍对风族充满敌意,显示出他依然不想让他们回归。但当蓝星使其他族长冷静下来之后,他看起来接受了风族的存在。

当秃叶季终于过去、新叶季终于降临时,融化的冰雪使河流涨水,迫使钩星带领河族撤离他们的营地。当灰条与火心将雾脚的两个溺水的孩子救起时,钩星的现任副族长豹毛带领他们去见钩星,好让他判断灰条与火心是按照他们说的那样拯救了幼崽们还是他们实际上在偷走河族的幼崽。钩星感到灰条与火心的叙述是可信的,不情愿的感谢了他俩,并在灰池的建议下最终同意了他们的提议:在洪水退去之前河族将接受由他们提供的食物。

当夜星在森林大会上宣称雷族正为断尾提供庇护时,钩星也在场。他和他的河族都表现得最为平静,因为断尾几乎未曾迫害河族。有关断尾的争论结束后,钩星汇报了洪水对河族营地造成的破坏。森林大会结束后,当夜星拒绝雷族借道影族领地时,钩星为雷族提供了回家的路。他对火心和灰条帮助河族的行为表示了感激,并说在困难的日子里猫族应当守望相助。




风起云涌

雷族领地的大火过后,钩星允许雷族众猫在河族领地里等候火势消退。

在森林大会上,钩星与石毛坐在一起。他宣布了大会的开始,并允许蓝星首先发言。他和他的河族对雷族十分友好,因为他们帮助河族度过了艰难的洪水期,并且在没有发生流血争斗的前提下让出了灰条儿女的抚养权。文中还提到钩星十分宠爱他的孙女羽崽,因为她让钩星想起他的女儿银溪。

当雷族被大火逼出领地时,钩星要求豹毛对雷族猫抱有怜悯同情之心,并允许他们在河族营地里修整,因为他认定此时的雷族猫对河族毫无威胁,而且他也能借此还火心灰条一个人情。虽然他得把自己的族群放在第一位,钩星看起来还是表现得很愿意帮助雷族。

他允许灰条陪火心回到雷族营地里寻找黄牙半尾,这样如果巫医和长老已经牺牲的话,灰条可以作为老友为火心提供一些安慰。钩星接受了蓝星对河族的感激,但并没像他的副族长一样打算让雷族切实的报答河族。

钩星看起来比从前更年迈也更虚弱了。在本书末尾的森林大会上,钩星询问谁是影族的新任族长。




险路惊魂

钩星在森林大会上祝贺虎星成为了影族的新族长。他迫不及待对召开了森林大会,抱怨其他族群浪费了月光。宣布大会开始后,他认可虎星首先发言。当轮到钩星发言时,他宣布了新学徒与新武士的晋升,并提供了两脚兽行踪增多的消息。火心再次提到由于来自族群的压力,钩星看起来比从前更加苍老虚弱。他的副族长豹毛接手了更多本应属于他的职务。钩星看起来也相当疲惫。

后来虎星前去河族领地拜访了钩星。不久后灰条告诉火心,钩星失去了他的最后一条命。在下一次森林大会上,豹毛也宣布钩星因为绿咳症失去了他的最后一条命,而现在她晋升为新的河族族长豹星。




新预言

午夜追踪

当引子中星族集会并选出前去太阳沉默之地寻找母獾午夜的猫时,钩星短暂的出现了。当橡心询问自己是否能够代表河族祖灵做出选择时,钩星同意了。橡心选择了羽尾,而钩星对此表示赞同。




星光指路

当星族抵达新领地并聚集在月池时,钩星曾短暂的出现过。当夜星提到有一名河族武士正追求不属于他的力量时,钩星跳出来为那名武士辩护。那名武士显然是鹰霜

钩星看起来是被夜星指控有河族武士试图篡权的话语激怒了。夜星刚说完,他便质问夜星是否希冀看到所有河族武士都温顺得像老鼠一样。




黄昏战争

钩星是向炭毛通告她的死期的星族猫之一。他告诉炭毛她将随着大迁徙的故事的流传被所有族群铭记。他和其他族长一起对炭毛的命运表示了同情与哀叹。




星预言

月光印记

当黄牙领着松鸦羽游逛星族时,他们首先遇到了钩星,那时他正从星族的河流中捞起一条鱼。钩星问黄牙要不要与他分享猎物,但黄牙礼貌的谢绝了他,回答说下次她大概会答应他。




暗影幻象

极夜无光

敬请期待



The Raging Storm

敬请期待



短篇电子书

雾星的征兆

钩星出现在雾星的九命仪式上。当雾脚向他行礼时,他告诉雾脚现在她已不必再对他鞠躬,因为他们是平等的。他赐予了雾星她的第四条命:用智慧与力量领导河族。




虎掌的愤怒

钩星并没有正式在《虎掌的愤怒》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荒野手册

族群的秘密

钩星在《洪水!》Flood!中出场。当银溪向他汇报说河流持续涨水时,他粗暴的回答说过一会儿它就会降下去。后来,当他和河族众猫穿过河流寻找洪水中安全的落脚点时,他想到面对河流凶残的一面时,河族并不比任何一个族群更有优势,而现在他们又失去了任何配得上“河族”这一称呼的资本。当他听灰条和火心讲述他们找到幼崽的经过时,他认为这一定是来自星族的征兆,告诉他不该拒绝来自外族的援助,尤其是在当下这种河族迫切需要帮助的时节。




族群的猫

当钩星还是幼崽小暴的时候,河族还拥有太阳石的控制权,他们常常跑去太阳石上晒太阳以激怒路过的雷族猫。当他和他的手足去太阳石上玩耍时,他们玩得太野以至于小暴跌倒在石头上摔裂了下巴。因此,他的武士名成了钩嘴。(但这与《钩星的承诺》中鹅羽将他们赶下太阳石的记载相悖。)为了赢得族猫的尊重,他不得不比任何一只河族猫更努力的证明自己,因为河族是不欢迎弱者的。

他知道蓝星与橡心之间的秘密感情,但他决定不拆穿他们,因为这给蓝星留下了一个河族可以利用的弱点。他本不愿允许灰条留在他的族群里。钩星与河族都不能接受混血的忠诚。他从未阻止他的族猫嘲弄甚至歧视他女儿曾经的伴侣。

他被认为是旧森林时代河族最有智慧的族长。他曾尽力让全河族紧密团结,而不是彼此内斗。




终极指南

在灰条与米莉篇中提到钩星的女儿银溪在生下灰条的儿女的过程中难产而死。

钩星介绍了河族,提到他们从远古的山地猫那里继承了游水的技能。被其他族群鄙夷的沙沙作响的芦苇巢穴可以在大水中漂浮,而河族猫们常常收集各种好看的小东西装点各自的巢穴。他们极少战斗,因为没有多少敌人愿意弄湿自己的脚掌前去与他们开战,太阳石是唯一的例外。他陈述了太阳石的历史,也分析了现今湖区族群的分布。他描述了目前的河族领地及营地,并说河族以他们的特质为荣。

钩星在书中有他自己的篇目。当他刚出生不久时,他的名字叫做小暴。一次太阳石上的事故使他摔坏了下巴,于是他的母亲为他改名。此后雨花将母爱全部倾注于小橡身上,这使小钩难以接受。他独自离开了族群,与一些农场猫住在一起,但内心深处小钩仍然把自己看做忠诚的河族猫,并最终返回了河族。他的武士名号是钩嘴。枫荫在梦境中训练钩嘴,并让他发下了誓言:族群的利益必将凌驾于一切之上。钩爪一直没能发觉枫荫的阴谋,就像她所期待的那样,他一次次的为了族群的利益牺牲他挚爱的猫。他一次次的努力证明自己,却从未打动母亲雨花,不过他成功的吸引了柳风的注意力。枫荫将一只两脚兽幼崽引向柳风,使她被两脚兽捉住并囚禁,借此测试钩嘴的忠心。钩嘴救出了柳风,知道了枫荫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意识到自己在她的诱导下发下了可怕的誓言,但枫荫并不打算让钩嘴从此解脱。一只离群的恶狗迫使钩嘴在救援族猫与救援母亲间做出选择。枫荫强迫钩嘴选择了族猫,雨花因此而死亡,钩嘴为再没有机会赢得母爱而悔恨不已。当贝壳心从副族长的职位上退休时,来自猎物堆的征兆预示着钩嘴将成为新一任的河族副族长。枫荫说那征兆都是她一手制造的,并告诉钩嘴他一直在接受黑森林的训练。钩嘴感到惊恐,他发誓再也不踏上这片罪恶的土地,但他的生活逐渐被命运分裂。他的兄弟橡心不能维持对河族的忠诚,因为他爱上了一名雷族武士。一场由他提议的远征使雹星失去了他的最后一条命,把他过早的推上了族长的位置,成为了钩星。绿咳症夺去了柳风和他的另外两个女儿的生命,最后只剩下小银可以陪伴他。钩星以为枫荫的诅咒已经结束,但银溪最终爱上了雷族的灰条,并在生产时大出血而死。拜枫荫所赐,钩星获得了他想要的权力与名誉,却失去了他曾在乎过的一切。

他出现在枫荫篇中。当枫荫见到小钩时,她就选定了他。她保证只要小钩发下将族群的利益视作一切的誓言,她就会帮助他实现梦想。小钩答应了她。从此枫荫将河族未来族长的命运玩弄于股掌之上。她将钩爪训练成像她当初那样的优秀武士,并在这过程中夺去了他所有曾珍爱的东西。她强迫他目睹所有家人或者死亡,或者因为爱上敌人而心碎。当银溪死亡时,枫荫正为现在世界上终于多了一只本想去爱却失去了一切的猫而洋洋得意。

在银溪篇中提到银溪是钩星仅剩的女儿,她不费多少力气就能让父亲对她言听计从。在豹星篇中提到钩星之所以将她选为副族长是因为钩星在她身上看到了一往无前的忠诚,而且没有暗影萦绕她的梦境。

在橡心篇中提到橡心和钩星是雨花的儿子,但钩星知道她显然更宠爱橡心。雨花看起来仿佛不能接受她儿子破相的事实。小橡对他的兄弟极其友爱信任,当小钩离开族群时他简直惊呆了。橡爪成为武士前不久小钩回到了族群。钩爪曾叮嘱橡心不要与蓝毛走得太近,但橡心根本意识不到他正沉迷于怎样的险境之中。钩星成为族长后邀请橡心做他的副族长,但橡心拒绝了他。

在雾星与石毛篇中,钩星曾猜到过小雾与小石头的来历,但他选择保持沉默,将橡心的孩子们培育成忠诚、勇敢、被全族尊重的河族武士。




细节

趣闻

  • 最初的设定中他的母亲是百合茎[5]:猫物表但在《钩星的承诺》中为了避免矛盾他被设定为雨花的儿子。[6]
  • 就“为什么书的封面上没有画出钩星残缺外貌的细节”这一问题,维琪表示纠结于细节没什么意义,况且她也想让钩星在读者心中的形象更加高贵优雅。[7]
  • 维琪说钩星的歪嘴应该没有在他发音的方面造成问题,因为事故发生时小钩太年幼了,幼崽总是能很快的适应变化,并且学会如何歪着下巴正常地说话。[8]

勘误

  • 他曾被描写为有琥珀色眼睛。[9]:196
  • 他也曾被写,画成一只矮壮的灰色虎斑公猫。[5]:159
  • 在《钩星的承诺》中,当他已经得名钩嘴之后,有一次他仍被称为钩爪。[2]:2-4
  • 他曾被错误的记述为贝壳心的学徒,实际上他是杉毛的学徒。[2]:388
  • 在《族群的秘密》以及《武士指南[10]:34中记载灰池是钩星的学徒。事实上灰池的导师应当是亮天和刺牙[4]:52
  • 在《钩星的承诺》中当他再遇枫荫时他被称作钩星,但那时候他刚被选为副族长。[2]:393
  • 在《钩星的承诺》中,在小钩成为学徒前他就被叫成过钩爪。[2]:102
  • 在《终极指南》中记载预示他成为副族长的征兆是一条歪嘴的梭子鱼而不是松鼠。[11]:118
  • 《呼唤野性》到《风起云涌》的猫物表中,钩星一直被描述成一只爪子残废扭曲,但事实上他受伤的是下颌,而不是爪子。[12]:猫物表 [13]:猫物表 [14]:猫物表 [15]:猫物表

语录

蓝爪
小心点!你差点儿把我给撞到了。
钩爪
嗨。我是钩爪。
蓝爪
钩爪?
钩爪
我在猜想,我的武士名将会是钩嘴。除非……我的尾巴也能钩起来。那样的话,雹星或许就得重新考虑了。我就知道群猫都会盯着我看的。
蓝爪
对不起。你只不过是让我有点吃惊,就这样。
钩爪
我最好学着习惯。直到每只猫都习惯我的模样。至少谁都不会忘记我的名字。你叫什么啊?
蓝爪
我叫蓝爪。
钩爪
你也不是很蓝嘛。
蓝爪
白天的时候,我看上去更蓝一些。

—— 钩爪与蓝爪,在森林大会上,《蓝星的预言》,第105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仪式

钩星的更名仪式

雹星
小暴,你过来这里。(…)我召集全族群的目的是要赐你一个新名字。我很遗憾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全族群都知道你向来勇敢。小猫咪,你的新名字或许能说明你现在的长相,但不足以形容你的心。我知道你就像任何一位武士一样真诚和忠心。你要勇敢接受幼崽时期的这个名字,等到荣升为武士时,也要敞开心胸接纳它(…)从今天起,你将更名为小钩。
小钩
小钩,我叫小钩!(…)我叫小钩!

钩星的武士学徒仪式

雹星
杉毛!小钩当初回来时,你并不信任他,所以你一定会比其他武士来得对他更严苛。
你会教导他成为一名优良武士。我相信他可以做到。希望有一天他也能像你一样胆识出众、成就不凡。从此刻起,你将更名为钩爪。
钩爪!钩爪!

钩星的武士仪式

雹星
昨天有个学徒救了同伴一命。
橡心
我猜他是在说你。
雹星
钩爪,这位学徒还没完成六个月的学徒训练课程。(…)但我觉得他的武士受封大典没必要再拖下去。(…)我要钩爪加入巡逻队,一起重划太阳石的边界。哦,我说错了,我是说钩嘴。
钩嘴!钩嘴!

钩星的副族长仪式

雹星
钩嘴!从今天起,你将担任河族的副族长。星族已经赐福于你,希望你不要辜负祂们的期望以及我们的期望。(…)我只剩下第九条命了。说到族长这个位置,你的年纪或许还太轻了一点。所以我祈求星族能在未来的几个月赐与你力量与智慧。
钩嘴!钩嘴!

钩星的族长仪式

雹星
欢迎来到星族!钩嘴,我以你为荣,你拯救了族猫免遭家鼠毒手。
钩嘴
可是我救不了你。
雹星
我的时辰本来就到了。现在轮到你来传承。(…)我要借由这条命赐给你勇气,当你疑惑时,就让你的心带着你勇敢前进,绝不退缩。
钩嘴
谢谢袮。
暮水
我死在你出生时的那场暴风雨中。我用这条命赐予你母爱。
钩嘴
鳟掌!
鳟掌
我用这条命赐予你公正。
苔藓叶
我是苔藓叶。我用这条命赐予你信任。
百合花
我用这条命赐予你同情。
闪电爪
我是闪电爪。我用这条命赐予你谦卑。
亮天
这条命将赐予你希望。不要害怕未来,因为它只会带来美好。
雀羽
我用这条命赐予你耐心。
贝壳心
钩嘴!(…)祂(雨花)也在这里,但你的最后一条命将由我赐给你。我很抱歉害你从前误入歧途,我知道得太晚了,我应该好好教你的。
钩嘴
你已经教我很多了。
贝壳心
这条命将赐予你忠心,对你的族群忠心,对爱你的猫儿忠心。答应我,你会运用智慧来好好善用它。
钩嘴
我现在只靠自己。
贝壳心
不,不要只靠自己。你的祖灵永远在你身边支持你。一路顺风,钩星,你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族长。

图集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权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进入文件页面以了解详情。

家谱

钩星家谱
· ·
图例   雄性   雌性   未知

成员现状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Crookedstar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午夜追踪
  2.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钩星的承诺
  3. 3.0 3.1 险路惊魂
  4. 4.0 4.1 族群的秘密
  5. 5.0 5.1 蓝星的预言
  6. 来自 Kate's blog
  7.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2016-02-26). Lynn Morris - Is Crookedstar ever going to be represented.... 访问于 2016-10-06. “I think the artist always struggled with "disfigurements" because he wanted to make these cats noble and beautiful.”
  8. Vicky Holmes: 1/3 of the Erin Hunters! (2016-04-21). Quince Coyotte - did Crookedstar ever have problems speaking after.... 访问于 2016-10-06. “think because the accident happened when Crookedstar was so young, he quickly learned to speak with his twisted jaw so that everyone could understand him.”
  9. 疑云重重
  10. 武士指南
  11. 终极指南
  12. 呼唤野性》,简体中文
  13. 寒冰烈火》,简体中文
  14. 疑云重重》,简体中文
  15. 风起云涌》,简体中文
5.0
2人评价
avatar
avatar
狼羽
0

歪嘴让副族长模板多了几分不那么严肃的意味

1年
avatar
0

这张钩星画的好

1年
avatar
CXuesong
0

+1,而且很活泼......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