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使用了地區詞轉換組。
轉換組:基本轉換
轉換組:人物名稱轉換

切換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正體

對部族的忠誠蒙蔽了你的雙眼。如果你能把目光放得比你的鼻尖長遠一點的話,你就會明白……生活遠不僅僅囿於我們在小小部族裡所擁有的這一切。灰紋是一名偉大而值得尊敬的戰士,如果戰士守則不能承認這一點的話……那麼或許戰士守則本身就需要被調整。我知道你所有的憂慮都是因為你愛我。我也愛你。我永遠都是你的女兒,但你也該讓我選擇我自己的未來。非官

—— 銀流對曲星曲星的承諾:漫畫》英文版

銀流
Silverstream
美國Silverstream
中國银溪
台灣銀流
貓群
目前 星族[1]:49
過去 河族[2]:468
生平
年齡 死時[3]:222約21個月(合1.75年)[2]:468
死因 產後出血[3]:222
名字[?]
小貓 小銀Silverkit)[2]:468
戰士 銀流[4]:貓物表
貓后 銀流[3]:220
血緣
父親 曲星
母親 柳風
養母 陽魚
伴侶 灰紋 前任
兒子 暴毛
女兒 羽尾
親姐妹 小柳小鯉
出現於
在世部族解密》、《終極指南》、《曲星的承諾》、《荒野新生》、《烈火寒冰》、《秘密之森
已故曲星的承諾》、《黑暗時刻》、《火星的追尋》、《新月危機》、《重現家園》、《日落和平》、《迷途的戰士》、《灰紋歷險記》、《暗夜長影》、《戰聲漸近》、《霧星的預言》、《烏掌的告別》、《最後希望

銀流Silverstream)是一隻皮毛柔軟光滑、身形苗條輕盈的長毛母貓,有淺銀灰與黑色相間的虎斑條紋、形狀姣好的頭部和亮藍色的眼睛。

生平

長篇外傳

蛾飛的幻象

儘管沒有提到名字,蛾飛看到銀流出現在火心的族長儀式中。




曲星的承諾

柳風為曲星產下了小銀以及她的手足小柳和小魚。然而在她們出生不久之後,小銀的母親和她的姐妹們就都染上了綠咳症並相繼死亡,小銀成了唯一的倖存者。此後陽魚承擔起了照顧她的責任。她的父親曲星被柳風她們的死亡嚴重打擊,起初一度逃避與小銀的接觸,唯恐會像失去伴侶和其他女兒一樣失去她。後來曲星聽見她與小狐及其他族伴玩耍時,橡心堅持勸誡曲星應該更多的承擔起一個合格的父親的責任,可他現在的所作所為就像雨花在曲星摔爛下巴之後對他的無視一樣。曲星與橡心打了一架,嚇壞了小銀。曲星見到小銀的表現就趕去安撫她,告訴她剛才的打鬥只是練習而已。接下來曲星正式向小銀介紹了自己。

在書後的漫畫部分,小銀已經成為了戰士銀流。她正打算溜出營地與雷族戰士灰紋碰面。曲星見到後說他不想讓她獨自離開,銀流不情願的答應了下來並返回了營地。後來曲星還是發現了她與灰紋的戀情,在與曲星的對峙中,銀流責怪他被對部族的盲目忠誠蒙蔽了雙眼。如果她與灰紋的關係觸犯了戰士守則,那麼一定是戰士守則本身需要調整。她宣稱即使她很尊重父親的決定,曲星也應當允許她為自己選擇未來。

曲星在一次夢境中在星族與黑暗森林的邊境遇到了銀流。銀流叮囑曲星善待她的孩子們,並走向了星族。接下來楓影出現了,為她終於奪走了每一隻曲星深愛的貓的生命而自鳴得意——雖然事實並不是這樣,因為銀流的孩子們還活著——但曲星冷淡的回答說如今他深愛的每一隻貓都安全的生活在星族。當曲星醒來時,一名河族戰士告訴他霧足帶來了銀流的噩耗。

當看著小羽和小暴玩耍時,曲星仿佛在他們身上看到了銀流的影子。當曲星最終加入星族時,銀流與她的母親柳風以及曲星的親友們站在一起。




火星的追尋

在一次夢境中,銀流告訴火星,關於天族的事情他應該依循自己的意願,做自己認為是正確的事情,並提醒火星她在九命儀式上賜予他的命的含義是忠於本心。然後她為火星捉了一條魚,火星感到魚肉十分溫暖可口。當藍星認為天族的事情與火星無關時,銀流勸說火星應該做出最正確的選擇,火星知道她是在暗示他應該幫助那個被遺忘的部族。




預言開始

荒野新生

儘管沒有提到名字,銀流在大集會上提到,如果虎族還在森林裡,兩腳獸根本不會把窩蓋到他們領地裡。[注 1]




烈火寒冰

銀流是河族族長曲星與貓后柳風唯一的女兒。她第一次出現時是在將灰紋從冰封的河裡救出來。她質問灰紋為什麼會出現在河族領地裡,而灰紋回答說他「是來溺水的」。在回雷族的路上,火心注意到灰紋多次回頭遠望他的救命恩人,而火心的見習生煤皮開玩笑般的評論說銀流真是一隻美麗的母貓。

此後銀流就開始了與灰紋的秘密會面,並最終不顧火心以及摯交好友霧足的警告與他墜入愛河。火心撞見了他們的約會,於是銀流回到了河族領地。灰紋毫無擔心他的戀情可能會被發現的覺悟,這使火心異常沮喪,於是他單獨找到銀流,希望能勸說他們分手。然而銀流宣布她絕不會與灰紋分開,而如果火心再不離開的話就會被其餘的河族巡邏隊發現。

當河族與影族圍攻風族時,銀流也參與了。她沒有認出火心,向他發起了猛烈的攻擊。灰紋開口呼喚後銀流便收手了,當火心打算抬起前爪攻擊銀流時,他看見灰紋驚恐的盯著他,於是放走了銀流。銀流逃離了戰場,灰紋也追了上去。暗紋注意到了這一切並向虎爪匯報了他的所見。虎爪說他也注意到了灰紋跟在銀流的身後,很顯然這名虎斑戰士已經猜到了銀流與灰紋之間有一些不為人知的關係。




秘密之森

銀流說服了霧足與灰池向火心講述陽光岩之戰的經過,以幫助火星能夠推斷出橡心死亡的真相。當河族營地被洪水侵襲,火心與灰紋為河族提供食物時,銀流偷偷告訴灰紋她已經懷了他的孩子。他們都感到激動而緊張。霧足請求銀流幫她尋找被洪水衝散的小貓,灰紋和火心找到了小貓們並把他們送回了河族。

當銀流在一個月後在陽光岩與灰紋再次碰面時,她正要生小貓,但遭遇了難產和大出血。灰紋向站在附近的火心怒吼,叫他去找黃牙。虎爪看見了火心,質問他發生了什麼。當火心帶著煤皮去陽光岩後,煤皮命令火心和虎爪在她救治銀流的同時舔舐新生的小貓。煤皮設法救活了小羽和小暴,但銀流還是因失血過多而死。她向灰紋告別,表達了她對他的愛,並叮囑灰紋好好照顧他們的孩子。灰紋因為過度悲傷而心神恍惚,竟沒意識到他的孩子還活著,向火心要求把銀流的小貓葬在他們母親的身邊。當火心告訴他小貓還有救時,灰紋激動了一瞬間。他們最終把銀流葬在了河流旁邊,灰紋說銀流會喜歡這樣,因為她深愛著這條河。

在這本書中,火心夢到一隻有著黯淡眼神和腫脹腹部的母貓。他意識到那就是銀流。這個夢境提醒了火心關於銀流的去世以及她的倖存的小貓。




風暴將臨

銀流僅被提到了一次,當時火心正安慰煤皮,說銀流的死並不是她的錯。




危險小徑

當灰紋和火心注視著疾掌的屍體時,火心知道灰紋憶起了銀流的死亡。




黑暗時刻

在火星的九命儀式上,銀流賜予了火星他的第三條命以及忠於本心的勇氣。火星問她是否有口信要帶給灰紋,但銀流只是用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充滿愛意與痛苦的眼神望著他。銀流被描述為「看起來就像她還活著一樣」。由於戰士守則的禁令,火星不能與灰紋提起他遇到銀流的經過。後來在血族之戰中,她與其他賜予火星九命的星族貓一同站在火星身邊,幫助他擊敗鞭子




新預言

新月危機

她在兒子暴毛的夢境中出現,勸說他回到急水部落幫助他們抵禦一隻叫尖牙的美洲獅。起初暴毛並不認識她,因為他一出生銀流就死去了。但很快他就意識到了銀流是他的母親。銀流告訴暴毛,預言可以有許多種詮釋,但戰士必須清楚自己該選擇哪條路。因此暴毛選擇了返回急水部落。在她的女兒羽尾為了把鴉掌從尖牙口中奪下而犧牲後,她從星族來到暴毛身邊,希望暴毛不要為姐妹的離去陷入持久的悲傷,因為她會在星族照顧好羽尾。




重現家園

這本書中銀流沒有正式出現。當部族貓暫住在急水部落時,葉掌看到她和羽尾在鴉羽的戰士儀式上出現在瀑布頂端,注視著群貓。當暴毛決定為了溪兒留在部落時,火星提起了灰紋在雷族與銀流之間做出的艱難選擇,而正是灰紋選擇了愛情,才有了羽尾與暴毛的出生,因此暴毛也完全應該有權利選擇追隨自己的心。




日落和平

葉池在月池見到了銀流和她的女兒羽尾,以及其他許多星族貓。他們歡迎葉池成為雷族的新巫醫。




三力量

天蝕遮月

蜜妮產下灰紋的小貓時,松鴉掌看到了銀流的影像。那時松鴉掌還不認識銀流,但他能感覺到銀流與灰紋之間深深的牽絆。灰紋在育兒室外焦急的等候蜜妮生產完畢,松鴉掌便問他是否知道銀流。灰紋向松鴉掌講述了銀流為了產下他的小貓難產而死的經過。松鴉掌似乎為灰紋很關心他現在的伴侶而高興,但他更擔心蜜妮和她的新生小貓。




暗夜長影

在松鴉掌與亮魂見面前,銀流曾短暫的出現過。她很擔心灰紋,怕他會再一次經受心碎的痛苦,因為蜜妮患上了綠咳症,嚴重得幾乎快要加入星族。松鴉掌向灰紋講述了他的所見,灰紋說銀流就是這樣一隻關心他人的貓。




星預兆

戰聲漸近

當松鴉羽和黃牙穿越星族前往無星之地時,銀流追上了他們,詢問黃牙是否見到過羽尾。黃牙回答說羽尾不久前還待在陽光岩,於是銀流感謝了她並跑去尋找羽尾。




最後希望

火星戰死後不久,松鴉羽見到了所有曾賜予火星九命的貓,其中就包括銀流。灰紋看見了她並呼喚她,銀流回答說她會在星族等待與他的再度相伴。




短篇電子書

霧星的預言

在霧足的九命儀式上,銀流走上前,而霧足輕觸她的側臉作為回應,並詢問她是否是銀流。銀流高興的咕嚕了一聲,回答說霧足猜得一點不錯,她為霧足的優秀感到驕傲。她賜予了霧足一條追求幸福之命,哪怕是在最不經意之處。銀流還補充說無論發生了什麼,她都永遠不會忘記如何樂觀的生活。當她們互觸鼻子時,一條銀色閃電劃破天空,令霧足眨了眨眼。她感受到皮毛刺痛,仿佛脊背上每一根毛髮都豎立著。接受了這條命之後,霧足喃喃的感謝了銀流。




烏掌的告別

烏掌覺得萊利貝拉雖然很想成為部族貓,但他們並不能去雷族,因為他並不知道雷族現在去了哪裡。銀流同意了他的話,說雷族現在距離他們的確太遠了。烏掌受到了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的驚嚇,但銀流安撫他說只有她一個在這裡。烏掌聞出銀流是一隻河族貓,而銀流回答說她來自很久以前。烏掌瞟了一眼大麥,銀流便向烏掌解釋說他正在做夢,他們的談話並不會打擾他的朋友。烏掌問起這個夢境的來由,銀流回答說星族從來沒有忘記他,而且也並不是所有星族貓都跟著部族去了另一片領地,比如說她自己就留在了舊森林,並關注著他和萊利、貝拉的生活。銀流稱萊利和貝拉將成為優秀的戰士,前提是烏掌得幫助他們。烏掌詢問這是否真的是星族的意願,銀流眨了眨眼並給出了肯定的回答。她解釋說因為烏掌曾有過獨自改寫了自己的命運的經歷,沒有哪隻貓能比他更勝任幫助萊利和貝拉了——每隻貓都應當享有決定自己的未來的權利。烏掌指出四大部族已經遷徙到了遙遠的地方,但銀流提示了他關於火星的遠征,解釋說附近就有另一個部族。烏掌想到了天族,但表示他並不清楚天族是否仍然存在。銀流肯定了這一點,說天族一定能夠幫助萊利和貝拉,並強烈建議烏掌帶上他們去拜訪天族,向他們的族長證明這兩隻貓有資格成為戰士。銀流還說真正的戰士會傾盡全力的幫助他們的族伴,然後就淡化消失了。

烏掌想起了自己是如何說服維奧萊特理解加入天族對萊利和貝拉而言是最好的選擇的,並堅信銀流也是這樣認為的,否則她就不會出現在自己的夢境裡。他記起他向銀流承諾過要幫助這兩隻貓,也想到銀流曾說這將是萊利貝拉唯一能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在另一次夢境中,銀流要求烏掌和她坐在一起,她看起來不很開心,一直用她大大的眼睛盯著烏掌,等著他走到她身邊去。烏掌意識到他可能沒有機會活著回到家鄉了,銀流也承認了這一點。但她告訴烏掌死在遠離家的地方並不是值得恐懼的事情,他不會是孤獨的,因為有貓一直關照著他。烏掌表達了他對大麥的擔心,銀流回答說大麥也明白他並不願意離開穀倉,但會理解他的選擇,他的離去並不會撼動大麥對他的友愛與關心。守天雲星來到了烏掌面前,於是銀流向他們點頭致意後離開了。當烏掌瀕死時見到了迴颯,然而卻把她誤認為了銀流。




灰紋歷險記

迷途的戰士

銀流拜訪了灰紋的夢境,鼓勵他不要放棄尋找回到部族的路,並告訴灰紋暴毛快樂的生活在山地,而羽尾則正與她在一起。從中也可以推斷出銀流曾不止一次在夢中拜訪過灰紋,因為灰紋說每次夢見銀流時,他都希望自己永遠不會再醒來。後來銀流與羽尾一同走進了灰紋的夢,告訴他應該回到雷族,而灰紋邀請了蜜妮同行。當灰紋陷入恍惚時,他曾發生呼喚他舊時伴侶的名字。當蜜妮問起銀流是誰時,灰紋簡略的告訴了她銀流是他的前任伴侶,但因難產而死。




荒野手冊

部族解密

銀流出場時是一名守夜的年輕戰士。她正打算去邊境巡邏時忽然踩進了水裡,幾乎以為自己走神從小島掉進了河中,但隨即她意識到一定是河流漲水了。她趕忙叫醒了曲星去看上升的水位,建議為了安全暫時撤離小島,但曲星粗暴的拒絕了她,認為河水不久就會退去。

第二天豹毛帶著巡邏隊去查看水位時,兩名見習生發出了警報,因為河水已經漲得足夠衝進營地了。當營地被河水衝破時,銀流在好友霧足的呼喚下幫忙把她的四隻小貓轉移出育兒室,然而最終她們只找到了兩隻。她們將小貓轉移到了灌木叢中,與其他河族貓待在一起。銀流是第一隻聞出灰紋和火心的到來的河族貓,並意識到他們帶來了霧足的其他兩隻小貓。故事的結尾銀流凝望著灰紋的背影,為他感到驕傲。




預言之貓

磐石講述道,銀流一出生就被整個部族全心愛護著,因為她的父親曲星是一名相當偉大的族長。然而從遇見灰紋起,她便深深墜入了愛河,無法抑制與他約會的渴望,即使在每次偷偷溜走又回到營地後愧疚感都會刺痛她的心靈。但銀流只承認她初次救起灰紋是因為她覺得灰紋如果淹死會堵塞河流,而非因為愛情。在最後她為這段戀愛付出了最沉痛的代價,在陽光岩難產失血而死,甚至沒有得到哺育她的小貓的機會。但就算她當初活了下來,銀流也只會是一名像她父親一樣穿梭于波光之間的河族戰士,而灰紋則永遠如橡樹般紮根於森林。




終極指南

在〈灰紋與蜜妮篇〉中,簡略的提到了銀流是灰紋的前任伴侶,在產下小羽和小暴的過程中大出血死亡。在〈煤皮篇〉中也提到了煤皮曾拼盡全力的搶救銀流,雖然她最終還是失敗了。在〈曲星篇〉中出現時,提到了銀流是她手足中唯一的倖存者,在為灰紋產下小貓的過程中難產死亡。同樣的情節也出現在〈楓影篇〉裡。

在〈銀流篇〉中,她被描述為一個極有主見的、甚至是任性的女兒,能輕易的讓父親滿足她的各種要求。當然,銀流也一定程度的繼承了母親柳風的溫柔,即使她仍是一隻易於衝動的貓。她在部族中很有聲望,也是一名不能更合格的河族戰士,直到與灰紋的相遇將她的命運引向複雜的未知。起初銀流對灰紋並沒有好感,將他從河裡救出來只是為了避免河流被堵塞污染。不過出於好奇,銀流同意了與灰紋的再次會面,最終發現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深深的陷入了愛河。她為與灰紋的幽會感到愧疚,清楚的知道這樣的行為背叛了部族,但儘管這樣,她仍為懷上了灰紋的小貓激動不已,甚至早早設想了孩子們光輝的未來。

文章以旁觀者的視角講述了銀流在陽光岩生下小羽和小暴時悲劇的死亡。同時文章也指出,很難想像銀流能在加入雷族之後生活得快樂,但愛情的力量在她身上體現得那樣強大,或許與灰紋的長久相伴就足夠帶給她幸福。

最後銀流在〈羽尾篇〉和〈暴毛與溪兒篇〉中作為羽尾和暴毛的母親被提及。




細節

趣聞

  • 她具有風族血統(來自蘆葦羽[2]:139)。
  • 凱特在她的推特上稱她相信當灰紋加入星族時,他會選擇銀流而不是蜜妮。[5]

勘誤

  • 她曾錯誤的被寫為綠眼。[3]:143
  • 在《預言之貓》以及《終極指南》中,她被畫成了藍灰色虎斑貓。[6]:67[7]:122
  • 在《曲星的承諾》和《迷途的戰士》的漫畫中,[8]:51她被繪為純灰色貓,只在頭部有深灰色條紋。[9]
  • 她曾被錯誤的描述為有纖細的銀色條紋而不是黑色的條紋。[10]:3章

語錄

灰紋
多謝!
銀流
你這個白痴!你到我們的地盤來幹什麼?
灰紋
淹死啊?
銀流
你不能在你們的地盤裡淹死嗎?
灰紋
啊!那裡有誰能救我呢?

—— 銀流從水中救出灰紋後,《烈火寒冰》,第121-122頁

我不能不見他。我愛他。

—— 銀流對火心,關於灰紋,《烈火寒冰》,第150頁

灰紋
銀流!
銀流
再見,灰紋。我愛你。照顧我們的孩子。
煤掌
銀流!
灰紋
不,銀流,不。別走,別離開我。

—— 銀流的訣別,《秘密之森》,第193頁

本小節需要擴充。你可以幫助貓戰士維基完善它

圖集

以下列出的非自由版權作品在本站的使用已經過原作者的授權,請進入文件頁面以了解詳情。

家譜

曲星家譜
· ·
圖例   雄性   雌性   未知

腳註

  1. 《荒野新生》中,內文提到「銀色的公貓」,實際上原文是「銀色虎斑貓」(silver tabby)。

參考文獻

這篇文章基於CC BY-SA 3.0許可使用了貓戰士維基(英語)Silverstream一文中的部分內容。
  1. 黑暗時刻
  2. 2.0 2.1 2.2 2.3 曲星的承諾
  3. 3.0 3.1 3.2 3.3 祕密之森
  4. 烈火寒冰
  5. Kate Cary (2012-08-29). KatieThreeCats. 訪問於 2016-07-02. 「@Spottedpoppy Gosh that's a hard question. Silverstream surely?」
  6. 預言之貓
  7. 終極指南
  8. 迷途的戰士
  9. 曲星的承諾:漫畫》
  10. 霧星的預言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