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使用了地區詞轉換組。
轉換組:基本轉換

切換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正體

Wiki.png

此頁面使用了非官方標題

由於中文書籍尚未出版或其他原因,此頁面使用了非官方標題。如果你對此存在異議或建議,請在此頁面的討論頁Project talk:譯名討論中提出。
但她已經這麼做了。火心不是真正的副族長,他太晚被指名,而獅心的靈魂永遠都不會承認。我們還能怎麼辦?看看我們。又老又聾,還沒牙齒。我們需要戰士領導我們的部族,一道能在接下來的月裡永遠閃耀的光。而藍星為我們帶來了一隻寵物貓。非官

—— 團毛對其他長老,關於火心被指派為副族長,《長老的憂慮》

《長老的憂慮》
The Elders' Concern
Placeholder 200x300.png
美國The Elders' Concern
中國长老的忧虑
台灣長老的憂慮
作者 維多利亞·霍姆斯
體裁 短篇故事
出版日期 2011-06-30

《長老的憂慮》非官The Elders' Concern是一段可以在貓戰士移動應用中找到的短篇故事。故事描述了雷族長老對火心副族長儀式的一些爭執。

譯文

「好好躺著,半尾!還是你的巢穴裡都是跳蚤?」

「我怎麼能靜靜躺著?即便巢穴塞滿天鵝羽毛,藍星已經確保我無法安心休息。」半尾將爪子戳入一片易碎的葉片,然後彈到光禿的地面上。典型的斑尾,完全不被周遭事物所困擾。她只關心下一塊新鮮獵物什麼時候送來。

「呸!說得好像現在的見習生還有膽子去取天鵝羽毛一樣。」小耳低聲抱怨。半尾看著他,任由他開口。小耳是長老中最年長的,而他總是有最好的故事。「我記得我還是見習生時,我們總是挑戰對方去河邊的天鵝巢穴偷回來,墊在我們的窩裡。」

「又說大話了嗎,小耳?」斑尾嘟囔著。「我可還記得你每次帶回來的羽毛都比天鵝的還黑很多。實際上,看上去更像烏鴉的。」

「我們今晚還睡不睡啊?」一張黑白相間的小臉從巢穴邊緣的窩探了出來。

「不,團毛,我們不睡,」半尾告訴他。「我們需要討論藍星今日的作為,還有該怎麼幫助我們的部族渡過這些困難的時刻。」

「哈?什麼東西?」從庇護長老的們的樹幹的最窄處傳出了一個聲音。

「沒事,獨眼,」斑尾大聲喵道。「回去睡覺吧。如果要讓她參予討論,我們今天就真的不用睡了。」她對其他貓低語。

半尾等其他長老都靠過來。「所以,我們該拿火心怎麼辦?」

團毛歪了歪頭。「我還真不知道我們能做什麼。藍星已經命他為副族長了,而且她不會因為我們而改變心意。」

小耳在伸展僵硬的後腿時哼了一聲,換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這個嘛,她該這麼聽的。她腦裡是結了蜘蛛網嗎?看在星族的份上,那可是隻寵物貓!他怎麼會明白該怎麼領導部族?」

「而且他才來不到一時半月,」斑尾補充。「在我們以前可不會發生這種事。喔,不會。」

半尾惱火的看著他們。「你們根本不懂,不是嗎?就算火心出生在雷族,他還是不該成為副族長。藍星沒有在月高前指派他!」

其他貓互看了一會,焦慮的撅起上唇。「他是對的,」斑尾喵道。「獅心是昨天死的。我們的副族長應該在昨晚被提名。」

「戰士守則被打破了!」小耳喘著氣。「我們都完蛋了!」

星族把我從室友中救出吧,半尾想道。「戰士守則以前就被打破過,以後依然會被打破。這不會導致雷族毀滅,但我們必須為更糟的情況做準備。藍星-」

「-根本不知道她在做什麼!」小耳猛然大吼。「她到底在那隻橘色的寵物貓身上看到了什麼?他是最好的獵手嗎?不,年輕的沙風可以在暴風雪中追蹤一隻甲蟲。最好的鬥士?哈,我可很樂意看他怎麼打倒虎爪。那才是真正的戰士。所以他到底有什麼特別的?」

「就算藍星知道,她也不告訴我們。」斑尾喵道。「但肯定有些什麼,如果她認為他可以擔任副族長的話。」

「你可以看到他自己都不是很高興。」團毛評論。「任何貓都會以為他被要求跳過金雀花叢,而不是分擔他部族的領導。」

「這不是他的部族!」小耳的尾巴惱怒的抽動著。「在這一切之後,我甚至不知道這是不是藍星的部族了。」

「也許她在月高后指定他是因為她知道星族無論如何都會拒絕?」斑尾提議。

半尾豎起了他的耳朵。「如果這是真的,這表示她再也不在乎我們的戰士祖先是怎麼想的。她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雷族健康又安全-肯定比起它所經歷的一切情況都好多了。」

斑尾顫抖著。「她不能背棄星族!」

「但她已經這麼做了。」團毛小聲的喵道。「火心不是真正的副族長,他太晚被指名,而獅心的靈魂永遠都不會承認。我們還能怎麼辦?看看我們。又老又聾,還沒牙齒。我們需要戰士領導我們的部族,一道能在接下來的月裡永遠閃耀的光。而藍星為我們帶來了一隻寵物貓。」

「我永遠也不會放棄我的部族!」半尾爭論道。「星族還在看顧我們。如果我們把火心看待成我們正統的副族長並給他一個機會學習和繼承,也許星族會接受他並原諒藍星。」

小耳轉過身,他的關節嘎吱作響。「我永遠也不會原諒藍星,」他咆哮道。「而火心永遠都不會是我們的副族長。至少在我眼裡不是。」

「或者我的。」斑尾咕噥道,團毛點頭同意。

半尾在昏暗中看著他的室友。他召集他們來尋求一個解決方案,一個在藍星作出奇怪的副族長選擇、打破戰士守則的情況下依然能夠團結部族的方法。但他們所做的只是挖掘出了更深層的絕望。小耳難道是對的嗎?雷族真的完蛋了?

細節

勘誤

  • 火心被誤稱為獅心的繼任者,雖然虎爪才是繼承他副族長職務的貓。

請參閱

參考文獻

這篇文章基於CC BY-SA 3.0許可使用了貓戰士維基(英語)The Elders' Concern一文中的部分內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