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没有,我认为它们(星族)是在为我的缺席而发怒。但我必须和我的族群在一起,不是吗?

—— 隼飞对其他巫医,关于不参加月半集会,极夜无光》,第81页

隼飞
Kestrelflight
隼飞.png
美国Kestrelflight
中国隼飞
台湾隼翔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风族 (Q631)[1]
生平
年龄 目前至少90个月(合7.5年)[2]:猫物表
名字[?]
学徒 隼爪Kestrelpaw)[2]:猫物表
巫医 隼飞[3]:猫物表
教育 [如何编辑?]
导师 青面 (Q3008)
出现于
在世预视力量》、《暗河汹涌》、《驱逐之战》、《天蚀遮月》、《暗夜长影》、《拂晓之光》、《冬青叶的故事》、《第四学徒》、《战声渐近》、《雾星的征兆》、《暗夜密语》、《月光印记》、《武士归来》、《群星之战》、《鸽翅的沉默》、《鸦羽的拷问》、《黑莓星的风暴》、《学徒探索》、《雷影交加》、《天空破碎》、《极夜无光》、虎心的阴影》、《烈焰焚河》、《褐皮的族群》、《风暴来袭》、《松鼠飞的希望》、《迷失群星》、《The Silent Thaw》、《Veil of Shadows
数据项
Q2340:风族公猫,自《三力量》系列登场的角色

隼飞Kestrelflight)是一只毛发柔软的、毛色斑驳的棕灰色公猫。他的身上有小的、白色的斑点,就像茶隼一般。

生平

隼飞是现任风族巫医,于一星兔星在位期间任职。他在青面门下受训成为一名巫医学徒,名为隼爪,并与柳爪松鸦爪成为朋友。他的导师死后,他成了他的族群唯一的巫医隼飞。当暗尾攻击风族时,一星关闭了边界,拒绝让隼飞帮助影族或在没有护卫的情况下离开。隼飞和兔泉在向星族求证后,他们不顾一星的命令,为影族提供了疗肺草。然而隼飞仍然忠于他的族群,并且认识到雾星也犯了同样的错误——关闭河族领地边界,与其他族群隔离开。

长篇外传

鸦羽的拷问

敬请期待



黑莓星的风暴

隼飞并没有正式在《黑莓星的风暴》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虎心的阴影

隼飞并没有正式在《虎心的阴影》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松鼠飞的希望

敬请期待



三力量

预视力量

隼爪作为一名风族巫医学徒出现。当影族小云问隼爪的导师青面隼爪在哪里时他被提到。风族巫医回答他得了白咳症,但他会康复的,因为他年轻强壮。

年轻的学徒康复后,他和鼬毛一起被派到雷族叶池和她的学徒松鸦爪药草来治疗已经席卷了风族营地的绿咳症。虽然雷族没有多余的,但松鼠飞建议去找河族蛾翅要一些。叶池和两只风族猫一起去了河族领地,蛾翅刚好有足够的备用药草,于是他们从她那里得到了一些。




暗河汹涌

他和柳爪及松鸦爪一起,跟着他们的导师去月亮池。尽管松鸦爪试图放慢速度,以便其他学徒跟上,但隼爪却留在后面,一直和柳爪交谈。

他似乎对月池里的融水感到敬畏,说它能容纳天空中的每一颗星星。




驱逐之战

在月半聚会上,他和松鸦爪一起散步,问他失明是什么感觉。尽管有点恼火,松鸦爪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并告诉这只风族猫一切都是黑暗的。虽然这不会影响他的其他感官,比如听觉和嗅觉,但松鸦爪简短地说,他设法找到了自己的方法。当隼爪同情这只年轻猫时,松鸦爪对他感到很生气。




天蚀遮月

青面没有带着隼爪去参加下一个月半聚会,他向其他巫医说他踩了一根刺,不得不留在营地里,尽管松鸦爪怀疑他留下来是为了不被叶池问到任何关于偷的难题。




暗夜长影

松鸦爪进入了他的梦,目的是找出在风族领地上猫薄荷的生长地。隼爪对松鸦爪很和善,没有怀疑松鸦爪的真实意图。他吹嘘说,虽然风族领地看起来很贫瘠,但它却长着许多药草。他继续告诉松鸦爪他们有很多猫薄荷,甚至还告诉他在哪里。接着一只子出现了,隼爪去追赶它,让松鸦爪有机会离开。

在下一场月半聚会上,他观看松鸦爪得到他的巫医名松鸦羽。松鸦羽注意到他长得像枭羽




拂晓之光

他和导师青面参加下一场月池聚会。他们等着松鸦羽追上他们,没有提到日神的事,后者是一只被族群视为叛徒的猫,正被雷族囚禁。




星预言

第四学徒

在一场森林大会上,隼飞被短暂地看到,在一星宣布青面的死讯后,隼飞显得很紧张,因为他成为了风族唯一的巫医。




战声渐近

隼飞出席月半聚会来到月亮池。他和焰尾揶揄小云变老了。




暗夜密语

隼飞和其他巫医来到月亮池。他和前风族巫医青面一起散步。当雏菊尾告诉他,总有一天,他们必须独立战斗时,他提醒她,巫医守则不同于武士守则。然后,青面说他应该信任他的祖先而不是其他族群,这时他看起来很恼火,并说高星[注 1]从未见过与其他族群结盟的弱点。这让隼飞想起了高星与火星的亲密友谊。




月光印记

所有巫医都出席了森林大会,隼飞蜷缩在荆棘丛下,眯着眼睛,仿佛在向整个森林大会投以怀疑的目光,他完全保持对自己族群的忠诚。这一点让鸽翅担忧,因为巫医通常没有武士的界限。

隼飞后来被鸽翅听见。他正试图挽救蚁毛的生命,尽管他努力了,蚁毛还是死于他在黑森林中受的伤。




武士归来

隼飞出席森林大会,与其他巫医分开坐,也不与其他巫医说话,不和其他猫打招呼,只有蛾翅试图说话但很快就放弃了。

在森林大会后半部分,隼飞仍和其他巫医坐在一起但没说话。当松鸦羽被指控谋杀焰尾时,隼飞和其他猫一致认为松鸦羽应该被停职,直到他被证明无罪为止。松鸦羽反驳说,他知道其他巫医已经被他们的祖先拜访过,并告诉他们的族群需要独自面对即将到来的黑暗,然后他拒绝放弃他的巫医职责。




群星之战

隼飞被松鸦羽和焰尾发现,焰尾最终决定告诉其他巫医松鸦羽不是杀死他的猫。当他开始逐渐消失并在风族营地醒来时,隼飞承诺会在月亮池见其他巫医。

当松鸦羽警告他黑森林猫的事时,他表示不相信,说他们可以击退一些肮脏的死猫。松鸦羽告诉他,他们一直在训练族群成员,而且他们可以随时出击,这让他更加震惊,他相信他的族群成员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族群。

当四个族群的族长和他们的巫医在小岛上相聚以揭示预言时他也被看到。隼飞告诉一星,巫医已经看到了他们的敌人,但族长和其他族群成员还没有。




暗影幻象

学徒探索

当松鸦羽、叶池、蛾翅和柳光前往月亮池时,松鸦羽敦促他们走快些,因为小云和隼飞在他们前面,他能闻到他们的踪迹。他们很快就到了月亮池的山谷,小云向巫医们打招呼,说他和隼飞以为他们永远不会来了。

松鸦羽沿着通向水池的螺旋形小道向下走,在水池旁与小云和隼飞汇合,等待其他的巫医沿着小道下来。

当巫医们都在月亮池边时,他们醒来发现自己在一片茂密的草地上,被长满叶子的树所包围。隼飞问发生了什么事,眼睛睁得大大的,有些害怕,但小云只是困惑地摇摇头。突然,一群猫从树外走近,当叶池穿过草地向火星致意时,隼飞追上了她,遇到了他的导师青面,他们立刻陷入了深入的交谈中。然而,当松鸦羽问发生了什么事时,豹星冷淡地告诉一直准备发言的火星他可以为他们所有猫发言,隼飞不安地移动他的爪子,好像想说话,但对共同的梦境感到不安。松鸦羽戳了他一下,让他把话吐出来,而风族公猫则不自信地建议,每只巫医都应和自己的族群成员说话,因为可能有一些事情要讨论,而这些事情是他们族群的隐私。然而,青面温柔地表示不同意,用鼻子碰了碰隼飞的肩膀,他解释说,他们有一个预言,涉及到所有的族群。

在森林大会期间,当花楸星宣布巫医们有话要对所有的族群说时,每一只已经恢复的猫都聚集在大橡树前,烁爪认为带斑点灰色皮毛的猫一定是来自风族的隼飞。在隼飞爬上副族长们旁边的一棵橡树根之前,巫医们很快就聚集在一起,开始分享一个异象,接收一个对所有族群都至关重要的预言。当他说完时,周围的猫发出了震惊和困惑的喵声,不同的猫都发出了怀疑的声音。然而,松鸦羽厉声让他们安静下来,当噪音减弱到足以让隼飞再次听到自己的声音时,他报告说,火星先和他们说话,尽管松针爪咕哝着说肯定是火星,因为他总爱干预每只猫的事。这名巫医继续说,他说“拥抱你们在暗影中的所得,只有它们能驱散天空的阴霾。”风族副族长兔泉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但隼飞回答说他们不知道,兔泉抽抽鼻,讽刺地说这太好了。

赤杨爪听隼飞说话时,他禁不住觉得这一切都很熟悉,几乎可以想象出一只大猫身上有着火红的毛皮。然而,当隼飞沉默时,他们周围都是激动的声音。

后来,当赤杨爪前往月亮池参加月半集会时,他设法认出了其他每一只猫,值得注意的是,来自风族的斑驳灰公猫隼飞领头,紧随其后的是蛾翅和柳光。叶池把赤杨爪作为他们的新惊喜介绍出来,巫医们则发出了惊讶的低语。隼飞尤其震惊,他说他认为雷族最不需要的是另一名巫医,但是叶池回答说他们不怀疑星族的意愿。




雷影交加

当一些受伤的风族猫待在雷族营地时隼飞被提到。松鸦羽指出那只斑驳公猫没有学徒,他应该为高沼地上的族伴保留药草和力量。

在月半巫医集会上,他被两名风族武士护送到月亮池。他为把他们带来道歉,解释这是一星的命令。隼飞的皮毛皱了皱,他解释说,由于担心那些泼皮猫,族长不让没有护卫的猫离开营地。松鸦羽问一星是否信任星族会保护他,但这只棕灰色公猫回答他似乎不再信任任何猫。隼飞相信如果那只棕色公猫受伤时自己在一旁,就能帮到他。

叶池问为什么护卫他的猫金雀花尾莎草须如此易怒。他描述了一星是如何多疑,执行武士守则中的每一条。公猫补充说有几只猫被报告违反了其中一条守则,每只猫都在努力不受惩罚。松鸦羽开玩笑说把罂粟籽放在一星的猎物里,结果这是隼飞到来后第一次感到放松,胡须愉悦地抽动。他报告他们没有在高沼地上看到更多泼皮猫的踪迹。在他们从梦中醒来后,没有猫似乎有和星族交流过。 隼飞的护卫过来了,当他离开山谷时,他向其他巫医送去了祝福。

在森林大会期间,赤杨爪想知道他是否必须严肃地坐在隼飞和其他巫医旁边,而不是和其他学徒一起练习战斗动作。

之后,影族急需一种名叫疗肺草的药草,用来治疗一种他们的巫医无法治愈的疾病。他们向风族寻求帮助,但一星拒绝他们的访问。隼飞乞求他的族长允许洼光在他们领地里收集药草,但这只棕色公猫没有改变想法。

在森林大会上,赤杨爪问隼飞,他是否会让一整个族群死亡。惊慌使他的目光锐利起来,但一星正怒视着他。他嘶哑地说他必须忠于他的族群。他低声说对不起,在洼光的耳朵里咕哝着什么,然后跑去和他的族伴团聚。

几天后,黑莓星说他想让赤杨爪和叶池去风族和隼飞说话。叶池说有隼飞放弃疗肺草的支持可能也会帮助劝说一星。在边界,他们面对着金雀花尾和烬足,虎斑母猫解释说,他们必须与他们的巫医交谈。当这只斑驳公猫看见雷族猫时,他从药草上抬起头,看起来很惊讶。他问叶池一星是否知道他们在这里,说他不会高兴的。隼飞压低了声音,说在荆豆皮死后以及湖区的神秘疾病出现后,族长甚至不再信任自己的族猫了。

这名巫医问叶池和赤杨爪是不是来讨论疗肺草的事。他很震惊地了解到影族抓了枝爪来交换疗肺草。隼飞僵住了,说他希望能帮上忙;他不能违抗一星的规定。他透露他的族长为他们族猫的死亡和他丢失的那条命责备影族,而不是责怪泼皮猫。公猫告诉叶池一星会攻击他自己的族猫,如果他们背叛了他的话。母猫问他是否会帮助他们为影族获得疗肺草,但风族巫医说,他们将不得不先问一星。他领着两只猫到了那只虎斑猫踱步的空地上。一星拒绝了他们对药草的要求,而隼飞也没有提供任何帮助,因为他从族长那里退却了。

在下一回月半集会上,只有兔泉一只猫护送隼飞过来。在洼光提到杂毛的死后,斑驳的棕色公猫不安地移开爪子低下头。赤杨爪建议族群联合起来,强迫风族给他们疗肺草,风族巫医的皮毛在他的脊背上起伏。隼飞宣布他有一个和平的解决方式,但在告诉其他猫之前,他必须先与星族交流。

隼飞和其他巫医从梦中醒来后,他兴奋地摇着尾巴,叫其他猫跟着他。他对兔泉喊星族已经同意了他的计划。这只公猫继续带领他们穿过高沼地;他没有解释他的计划是什么,也没说他们要去哪里。隼飞透露,他和兔泉将向其他巫医展示疗肺草的位置,并且允许他们根据需要收集更多的药草。赤杨爪问是不是很远,风族巫医咕噜着说翻过下一个斜坡就到了。第二天,这名雷族学徒告诉松鸦羽他希望隼飞不会陷入麻烦。

在森林大会上,花楸星透露他的族群能恢复是因为隼飞和兔泉有足够的同情心,给了他们疗肺草。那名巫医缩了缩。他告诉一星星族已经同意了他的做法。在月亮池,隼飞想知道洼光是否也会来。




天空破碎

在森林大会期间,隼飞到大橡树下加入赤杨心、松鸦羽、蛾翅和柳光。赤杨心尴尬地瞥了他一眼,其他的巫医都不理他,因为当族群要赢得与至亲的战斗时,风族逃跑了,导致他们失败了。隼飞感到尴尬,在一尾开外坐下,没再说话。

到达月亮池,赤杨心很惊讶地看到隼飞和洼光没在那里等他们。叶池想等他们过来,但松鸦羽不相信他们会来。最后,他们没出现。

在下一个月半,赤杨心希望隼飞会来,但他知道没有必要把他从风族那里催来。

当一星透露他只剩下一条命,害怕去黑森林时,隼飞退缩了,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他同意花楸星说的,从至亲手中拯救族群不会使他去黑森林。他解释只有堕落为邪恶的猫才会去黑森林,而一星不在那些猫当中。隼飞向族长解释说,如果他足够信任他的巫医,对他诚实的话,自己不久前就可以告诉他这件事。

在一星死后,隼飞说了一些引导一星前往星族的话。他解释说,这位族长死得很高尚,当他除掉暗尾的族群时,他弥补了自己的错误。




极夜无光

隼飞出席了森林大会。他坐在其他巫医旁边,伏身前倾且有些僵硬,不安地注视着族群猫。

他在月半时到月亮池和其他巫医一起与星族分享信息。他们等待柳光和蛾翅到达,但她们没有出现。隼飞喵道她们可能被命令留在营地,补充说当一星切断与其他族群的联系时也这么命令过他。他抱歉地看着其他猫,说他想来,问他们是否知道。洼光问他不来的时候,星族是否有和他交流,隼飞看着脚掌承认他们没有。他说他认为他们会对他的缺席感到生气,但他不得不与自己的族群待在一起。他朝其他猫看了一眼,问他的做法是否是对的;叶池赞同。

洼光和其他猫讨论完天族缺少一名巫医的问题后,隼飞靠近水面,其他猫跟着他,蹲在池边。巫医们都分享了一个梦。火星和钩星出现了,看到河族巫医不在这些猫之中,他们感到很沮丧。当前雷族族长告诉叶池他们必须把河族带回族群时,叶池和隼飞交换了一个焦虑的眼神。风族巫医耸耸肩说,一旦族长下定了决心,就连巫医也很难改变。他看着火星,补充说他们到时间就会自己回来,就像风族一样。当隼飞看到他的前族长时,他低下头,向一星打招呼,这名巫医在他的祖先中穿梭。

赤杨心和松鸦羽已经派使者到影族和风族的营地安排巫医会面。隼飞和洼光正等湖岸边,站在新天族边界旁。雷族猫加入他们讨论预言。谈话进行时,隼飞说兔星认为他们什么都看不见,除了过去几个月内的黑暗天空,他害怕这个预言在警告他们情况可能会更糟,他已经在加派巡逻队了。他想知道星族是否会与柳光和蛾翅分享预言,赤杨心提醒隼飞,当一星切断风族和其他族群的联系时,他们都没有和他交流。隼飞耸耸肩,暗示他们可能会责怪他没有尽力提供足够的帮助。

巫医们到天族营地寻求叶星的看法。当他们到那里的时候,隼飞上前去告诉天族族长,兔星已经加强了巡逻。然后他们决定拜访河族与雾星讲话。他们遇到了一支河族巡逻队,他们充满敌意,不想让巫医们进入他们的营地,他们开始争吵。

森林大会上,他坐在叶池旁边。洼光显得很紧张,赤杨心疑惑地瞥了一眼风族巫医,但隼飞只是耸耸肩,问是什么导致了雪丛的感染。赤杨心解释了一番,而隼飞的眼睛睁大了,问他是否思考过预言。赤杨心回过头说他不知道,但他希望他们能找到六趾猫。在森林大会正式开始之前,隼飞瞥了一眼他们旁边的空地,低声说没有柳光和蛾翅他感觉很奇怪。

后来,根据叶池的话,隼飞和其他巫医在靠近河族边界的天族湖岸边相遇,在那里他们遇到了斑愿躁爪阿树,然后阿树使被杀死的影族猫的灵魂出现。




烈焰焚河

敬请期待



风暴来袭

敬请期待



破灭守则

迷失群星

敬请期待



The Silent Thaw

敬请期待



Veil of Shadows

敬请期待



Darkness Within

敬请期待



短篇电子书

冬青叶的故事

隼爪并没有正式在《冬青叶的故事》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雾星的征兆

当蛾翅教她的学徒柳光在月亮池里对其他巫医说什么时,她告诉柳光要问隼飞,在当归调的药膏的帮助下,裂耳的咳嗽是否已经痊愈了。




鸽翅的沉默

敬请期待



褐皮的族群

隼飞并没有正式在《褐皮的族群》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细节

勘误

  • 他曾被错误地描述为外貌像枭羽[4]:214
  • 在《月光印记》中,他曾被错误地叫成隼翅Kestrelwing)[5]:182
  • 自从《拂晓之光》的猫物表开始,他被描述为是一只斑驳的灰色公猫。[6]:猫物表[3]:猫物表[7]:猫物表[8]:猫物表[5]:猫物表[9]:猫物表[10]:猫物表
    • 在《冬青叶的故事》[11]:猫物表、《雾星的征兆》[12]:猫物表和《鸽翅的沉默》[13]:猫物表中也是如此。

语录

柳爪
看,它现在真大啊!
叶池
是冰雪融水的缘故。
隼爪
它太宽阔了,简直可以盛下满天的星星。

—— 隼爪对泛滥的月亮池表现出惊讶,暗河汹涌》,第46-47页

松鸦爪缩成一个紧实的球,闭上了眼睛。他从尝试过走进一只距离如此遥远的猫的梦境。但隼爪,这名风族巫医学徒,对他一直都很坦诚、友好……也许这能让松鸦爪更容易走进他的梦境。

—— 松鸦爪的思考,关于拜访隼爪的梦,暗夜长影》,第160页

松鸦爪
那么,药草呢?这里看起来很荒凉,肯定不适合药草生长。
隼爪
那你又错了,我们在小溪边有着丰富的储备,在与雷族交界的树林里也有不少。
松鸦爪
那里肯定很适合水薄荷生长。那猫薄荷呢?
隼爪
哦,猫薄荷啊!我们也有不少,就在那下面。

—— 松鸦爪在隼爪梦里诱导他说出猫薄荷的位置,《暗夜长影》,第162页

一星刚刚宣告了青面的死讯。下一任风族巫医隼飞第一次独自代表自己的族群,他看上去非常紧张。

—— 旁白,描述隼飞成为风族唯一的巫医,第四学徒》,第5页

小云
希望那个山谷能避风。
隼飞
你听起来就像长老。
焰尾
他简直就是长老。
小云
哼!

—— 隼飞和焰尾取笑小云的年龄,战声渐近》,第209页

青面
雏菊尾,解释给他听。
隼飞
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很难接受。
雏菊尾
我曾经为了保护我族猫的未来挺身而出。我率领猫后反抗族长,因为他认定幼崽都应该在半岁前接受训练。时候到了,我们必须站起来,必须战斗。
隼飞
但我只是一名巫医。我遵守的法则和武士的不同。
青面
一切都在变。风族最大的战斗正在到来。我们不能让其他族群的背叛行为削弱我们的力量。
雏菊尾
我们必须独自迎战。
青面
你必须相信你的祖先,而不是其他族群。过去才是你的力量所在,而不是现在。
隼飞
但这场战斗是和谁打啊?我们为什么必须独自迎战?为了让风族更强大,一星高星[注 1]历来喜欢和其他族群联合,从没看出有什么不妥。
雏菊尾
一星高星[注 1]是被友谊蒙蔽了眼睛。
隼飞
我们就是要和他们战斗吗?或者是另一个族群?
青面
你现在还不知道敌人是谁。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雏菊尾
别告诉任何其他巫医这件事。
隼飞
他们就不可能已经知道了?
青面
背叛可能来自任何地方。你们必须各自为营,而且还应该知道,你们的祖先将和你们站在一起,只和你们站在一起。

—— 风族祖灵警告隼飞,暗夜密语》,第155-157页

一星
族群现在好像由巫医掌管了。
火星
他们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隼飞
我们已经看到敌猫。你们还没有。
火星
暂时没有。

—— 一星火星和隼飞讨论他们没看到的黑森林敌猫,群星之战》,第222页

隼飞
一星担心有泼皮猫。他已经下达命令,每一只猫离开营地都必须有其他猫陪同。
松鸦羽
他不相信星族可以守护你们吗?
隼飞
自从和泼皮猫发生战斗后,他好像不相信任何猫了。如果他受伤时我在那里就好了。我也许可以帮助他。
松鸦羽
你帮不上什么忙。(……)一星越快恢复正常越好。你们想到过在他吃的猎物中放几粒罂粟籽吗?等他睡着后,你们就能放松一阵子。
隼飞
我可以试试。

—— 隼飞和松鸦羽,雷影交加》,第127-129页

赤杨爪
隼飞?你肯定不愿意让族群猫死吧?
隼飞
我不能背叛族群。
蛾翅
要求他那样做是不公平的。
叶池
那当然公平。他是巫医,不是武士!因为一只猫的顽固而让无辜的猫死掉,这才是不公平!
一星
如果影族把泼皮猫赶走,就可以来我们领地采集草药。
隼飞
对不起。

—— 巫医们,在森林大会上,《雷影交加》,第237-238页

花楸星
我们能够康复,仅仅是因为兔泉和隼飞比你更有同情心!他们给了我们草药!
一星
这是真的吗?
兔泉
我不能让一个族群灭亡。
隼飞
我征询过星族的意见。他们告诉我那样做是对的。

—— 兔泉和隼飞对一星,关于给予影族疗肺草,《雷影交加》,第342页

一旦族长们下定了决心,连巫医也很难去改变他们。等到了时候,她们就会回到我们身边的,就像风族之前那样。

—— 隼飞,关于蛾翅柳光的缺席,《极夜无光》,第85页

喷嚏云
要是那信息真的那么重要,它们(星族)一定会来告诉我们的。
隼飞
也许星族只打算把信息分享给像真正的族群一样生活的猫呢。
喷嚏云
在一星做出了那些事之后,你们风族猫竟然还敢批判河族的决定!当他封锁边界时,有猫因为他的行为送了命!他掐断了能救他们命的草药的来源,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没脸面对自己是暗尾父亲的事实!
隼飞
这不关一星的事,他已经死了。现在我们的族长是兔星。
微光皮
所以你们就又变回真正的族群了?
隼飞
我们已经知道了排斥其他族群会造成什么后果。

—— 喷嚏云、隼飞和微光皮《极夜无光》,第127-128页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自动家谱

脚注

  1. 1.0 1.1 1.2 英文版中提到“高星”和其他族群结盟,但中文版译为一星。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Kestrelflight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