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我不是武士,但我是一只雷族猫。我待在育婴室而没有出去狩猎和战斗,是因为哺育是我做的最好的一件事。我像对待亲生骨肉一样,照料着每一只小猫,这是我对族群的贡献,但这是我用自己选择的名字所做出的贡献。

—— 黛西决定保持现有名字,暗河汹涌》,第88页

黛西
Daisy
黛西 猫后.png
美国Daisy
中国黛西
台湾黛西
猫群[如何编辑?]
目前 雷族 (Q627)[1]
过去 独行猫 (Q648)[2]
生平
年龄 目前至少113个月(合9.42年)[3]:猫物表
名字[?]
独行猫 黛西[3]:猫物表
猫后 黛西[4]:猫物表
血缘 [如何编辑?]
伴侣 小灰 (Q3273)1蛛足 (Q3505)2
儿子 莓鼻 (Q2331)蟾步 (Q2333)鼠须 (Q3106)
女儿 榛尾 (Q2377)玫瑰瓣 (Q2915)
出现于 [如何编辑?]
星光指路 (Q142)
黄昏战争 (Q143)
日落和平 (Q144)
预视力量 (Q152)
暗河汹涌 (Q153)
驱逐之战 (Q154)
天蚀遮月 (Q155)
暗夜长影 (Q156)
拂晓之光 (Q157)
第四学徒 (Q158)
战声渐近 (Q159)
暗夜密语 (Q160)
月光印记 (Q161)
武士归来 (Q162)
群星之战 (Q163)
学徒探索 (Q170)
雷影交加 (Q171)
天空破碎 (Q172)
极夜无光 (Q173)
烈火焚河 (Q174)
风暴来袭 (Q175)
黑莓星的风暴 (Q182)
虎心的阴影 (Q185)
鸦羽的拷问 (Q186)
冬青叶的故事 (Q187)
雾星的征兆 (Q188)
鸽翅的沉默 (Q192)
族群的秘密 (Q199)
族群的战争 (Q202)
松鼠飞的希望 (Q3561)
迷失群星 (Q3563)
褐皮的族群 (Q3566)
The Silent Thaw (Q3579)
Veil of Shadows (Q3624)
数据项
Q2379:雷族母猫,原独行猫,自《新预言》系列登场的角色

黛西Daisy)是一只浅冰蓝色眼睛、长毛奶油色母猫。脊背宽阔,尾巴蓬松,口鼻处有道疤痕。

生平

她是一只名为黛西独行猫,她和她的伴侣小灰以及丝儿住在马棚里。她和小灰有三个孩子-莓莓榛榛鼠鼠。她由于害怕无毛兽带走她的孩子,于是跑到雷族,在那里火星给她提供了住处。在这段时间里,黛西和云尾变得很亲密,导致亮心嫉妒,尽管黛西尊重他们的关系。当獾袭击雷族营地时,她对她孩子的安全感到极度焦虑和恐惧。小莓的尾巴在狐狸陷阱中被切除后,她离开雷族,把她的孩子带回了马场,而云尾和黑莓掌不得不跟着她,说服她回来。

她最终融入了族群生活,并和蛛足结为伴侣。他们一共有两个孩子-小蟾蜍小玫瑰,但蛛足和她的关系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们在孩子出生后不久就分手了。在她的孩子长大后,黛西作为一名永久的猫后,帮助新母亲照顾她们的孩子。

本小节需要扩充。你可以帮助猫武士维基完善它

长篇外传

鸦羽的拷问

敬请期待



黑莓星的风暴

当黛西帮助沙风清理育婴室时,黑莓星注意到了她们。他担心沙风,问她是否还有其他猫可以协助黛西干活,因为这名资深武士已经老了,不需要费劲收集苔藓。沙风谢绝了,说他正试图把她送进长老巢穴,然后回去继续帮黛西把腐烂的苔藓抓出来。

稍后黑莓星帮助黛西收集旧苔藓,并问她是否听说过任何母猫怀孕的事情。黛西摇摇头说,虽然现在还没有,但到了新叶季就应该有了。她停顿了一下,让黑莓星跟着她,领着他走出育婴室,指着炭心狮焰,说炭心很快就会怀孕。

荆棘光为她和其他猫的待遇不同而烦恼时,黑莓星问她是否想成为像蛛足那样的猫,太担忧而不和黛西说话,尽管她是他孩子的母亲。

在去森林大会的路上,黑莓星发现了一只曾经和黛西生活在一起的猫的眼睛,是小灰的,于是大声叫黛西。她向他打招呼,但他的眼睛却消失了。黛西想知道为什么他不想和她说话,黑莓星猜想一大群猫可能把他吓坏了,她同意这个说法。

之后,黑莓星发现黛西在育婴室前紧张地走着。她告诉他,她很担心小灰和弗洛丝,认为小灰在等他们路过去参加森林大会。她要求黑莓星允许她去马场拜访他们,黑莓星提出和她一起去,她同意了。灰条问黑莓星黛西想要什么,并评论说大决战可能吓坏了她,黑莓星反驳了这一点。灰条暗示她可能在雷族感到不适,这让黑莓星感到担忧。

黑莓星与黛西一起离开,日高过后向湖边走去。他注意到她一瘸一拐的,但黛西保证她没事。在湖边,琥珀爪露爪偷偷移动向黛西,黛西发出一声惊叫。当黑莓星向他们提问时,琥珀爪说他们正在练习跟踪技能。白翅就他们的行为向黛西道歉,学徒们也向黛西道歉,黛西则深情地舔了舔他们的耳朵。她和黑莓星继续朝着小溪走去,黛西说学徒们的进攻动作很好。黑莓星钦佩她能迅速恢复状态的能力和对学徒的同情,认为她应该像任何武士一样得到尊重和荣誉。黛西很快就落在族长后面,而族长等着她。她承认自己的状况,说她应该经常跑动。当他们到达马场周围的栅栏时,她伏下身钻过栅栏。

她带着黑莓星走向小灰,后者被黑莓星的恐惧逗乐了。当小灰和黛西团聚时,他们触鼻说很高兴见到她。那只独行猫更谨慎地看着黑莓星,注意到自己曾在这名族长年轻时见过他。黛西解释说,他现在是族群族长,并继续问弗洛丝在哪里。小灰告诉她她已经死了,当黛西问她怎么死的时候,他说她得了绿咳症,两脚兽没法治她。小灰告诉她弗洛丝被埋在了哪里,还提到皮皮[注 1]也埋在那里。

黛西惊呼她离开后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想知道她怎么能不知道这些,尽管她离得不那么远。小灰的耸耸肩,说他在森林或荒野里不受欢迎,并告诉她他尊重她离开的决定。听到这个,黑莓星看着她,一个心跳内认为黛西正在后悔她的决定。当一只玳瑁色猫出现时,黛西充满敌意,问她是谁。小灰说她叫芫荽,她取代了弗洛丝。黛西心烦意乱,问怎么有猫能代替弗洛丝。黑莓星把尾巴放在黛西身上,提醒她保持沉默,黛西明白这一点,并向她打招呼。当被问到她在这里做什么时,她咬着牙回应芫荽,告诉她只是来拜访。她告诉小灰他应该在她去森林大会的路上和她说话,但是小灰说他不想打断任何事情,这让黛西沉下肩膀。

她不热心地参观谷仓,并评论一切都变了。当芫荽提到它非常舒服的时候,她的爪子就伸了出来,但是被黑莓星轻推了一下,黑莓星告诉小灰和芫荽他和黛西应该回家了。黛西也同意,她说她在雷族营地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小灰似乎很高兴让黛西走了,黑莓星注意到他没有邀请她再次过来。当芫荽警告他们小心马匹时,黛西厉声说她已经习惯了。她回营地时异常安静。她告诉黑莓星她不想再回马场了,说她的家在雷族。她对失去朋友感到悲伤。

在营地,黛西抱怨有风。黑莓星走近她,让她睡在波弟的巢穴里。黛西同意了,但她提到她可能不会睡好因为风太大。波弟给她讲他的一个故事,她昏昏欲睡地恭维他。当水漫过营地时,她从巢穴里出来,跟随族群来到悬崖顶上的小径,向黑莓星保证她会没事。

当族群到达新营地时,黛西主动提出要负责收集干净、新鲜的床褥。黑莓星感谢她,让她带上几只猫去寻找干苔藓和树叶。她叫玫瑰瓣鼠须跟她一起去。当他们回来的时候,米莉抱怨没有足够的床褥给荆棘光,黛西向她道歉,显得很慌张,告诉她他们可以晚些时候再拿。当她看到雪爪和露爪在打斗时,她责骂它们。当波弟带着学徒们离开时,她松了口气,说他对他们很好。黑莓星建议她请波弟帮她整理床褥,她同意了。

在撤离营地时,黛西被看见和松鼠飞、波弟在地道入口外,铺开潮湿的苔藓和蕨叶,在微弱的阳光下晒干。黑莓星很快就问她是否能带明蒂[注 2]去森林。她同意了,说她也可以找额外的床褥。当蛛足和琥珀爪加入她时,琥珀爪开始咳嗽,她问琥珀爪是否没事。黑莓星让黛西密切关注她,黛西说她会把她当作幼崽照顾她。当黛西提起蛛足时,黑莓星怀疑黛西和蛛足是否会再次成为伴侣。当黛西准备带领她的巡逻队离开营地时,狐狸们来了,导致这个族群逃离了地道入口。在族群逃离地道顶上松动的地面后,黛西安慰明蒂。

种子爪死后,黛西主动提出帮波弟埋葬她。黑莓星提到要找更多的床褥,蛛足说没有足够的干苔藓,对此黛西表示赞同,并说她找不到任何苔藓、羽毛或干树叶。

在族群从洪水中救出宠物猫后,黛西向松鼠飞保证,他们可以伸展并弄干两脚兽的毛皮,但是松鼠飞只是哼了一声。当他们到达新营地,黛西监督学徒们时,炭心带他们出去寻找新的床褥。后来她被看见和狮焰在一起,把新鲜的苔藓带到空地上,黛西告诉狮焰她可以处理床褥,让他去检查水位。

后来她从地道里出来参加族会。之后,当住在隧道里时,她责骂樱桃落鼹鼠须在地道里走得太远,并且对他们对地道里呆的地方的无聊争论不感兴趣。在遇到一支风族巡逻队后,杰茜提到黛西让她把两脚兽的毛皮挂在阳光下。黛西在监督学徒们烘干苔藓,而族群则在水停止上漫后重建洞穴。

后来,当黑莓星即将召开族会时,她被看到和波弟以及学徒们携带苔藓球。当黑莓星宣布他们将帮助影族时,她非常愤怒,她问看着母亲们再次失去她们的孩子是否是正确的。她走近黑莓星说,她认为她可以信任他,问他为什么把他们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杰茜安慰她,站在黑莓星身边告诉她,她是一只族群猫。黛西抽动她的耳朵,仍然在问他们为什么要找麻烦。她最终屈服了,说黑莓星是族群族长,但她仍然不喜欢帮助影族的想法。在准备战斗的时候,黛西无意中听到了关于谁应该加入战斗的对话,她把头探出了地道,说明蒂应该留在后面,不想拿全族猫的生命去冒险,因为这和与黑森林的战斗不一样。黑莓星问她还有谁应该留在后面,她回答说,她需要足够的猫留在后面,如蕨毛和蛛足,她说虽然她希望灰条和沙风留在后面,但他们老练的肌肉不允许他们听她的话。她和那些同意留下来的猫在一起,看着黑莓星带领他的族群去帮助影族。

战斗结束后,黛西告诉蕨毛,育婴室里一片狼藉,炭心不能在那里生孩子。蕨毛向她保证,他会确保育婴室已经准备好,这让黛西很满意。之后她在育婴室里,两只宠物猫在地面上铺苔藓,她叫明蒂去检查有没有刺。她猛地甩了甩尾巴,告诉狮焰只有在得到她的允许的情况下才能去看望炭心,他同意了。最后杰茜提到她,说黛西帮了很多忙。




虎心的阴影

黛西并沒有正式在《虎心的阴影》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松鼠飞的希望

敬请期待



新预言

星光指路

黛西是一只独行猫,在族群迁入湖区的时候,她和丝儿小灰住在马棚里。值得注意的是那时黛西怀上了幼崽。

风族雷族正前去参加靠近马场的森林大会的途中,小灰和紧随其后的黛西拦住他们,站在围栏的另一边。由于他质疑这些猫经过的原因,所以对他们表现出敌意。火星减轻了他们的恐惧,向他保证他们不想伤害他们。黛西对路过的一大群猫既怀疑又震惊。一根须支持火星的说法,但泥掌却激怒了小灰。松鼠飞使两只猫都平静下来,解释说族群没有和两脚兽同居的打算。

黛西把两脚兽称为无毛兽,她解释说他们和马一起住在马棚里。然后小灰命令这群猫继续前进,松鼠飞抗议他的不友好行为,对此,泥掌伸出爪子。白尾用尾巴拦住了泥掌,并指出小灰只是在保卫自己的领地,以此为他的行为辩护。黛西似乎对白尾的嗅觉印象深刻,她解释说丝儿前一天就生下了幼崽。她告诉小灰族群猫没有恶意。小灰介绍了他自己和他的伴侣,并警告族群猫有关两脚兽的狗的事,然后把他们送走。




黄昏战争

黛西生下了小灰的幼崽-莓莓鼠鼠榛榛。不过,她担心两脚兽,或者她说的无毛兽,会像带走丝儿的幼崽一样带走她的孩子。因此,在她的孩子诞生不久,黛西就和他们一起从马场跑进了族群领地,云尾蛛足松鼠飞刺掌发现她和她的孩子在黑莓丛下,看起来很害怕,她声称她被风族赶了出来。蛛足提议把她赶出他们的领地。云尾拒绝,于是她被带到营地里,火星为她和她的孩子在雷族提供了一个位置。黛西犹豫不决,因为尘毛黑莓掌说火星不应该允许四只宠物猫加入族群。她说她从未打算加入任何一个族群,但她会考虑的。

黛西后来在亮心和云尾说话时注意到破坏了她一边脸的可怕疤痕。黛西惊叫着问发生了什么事。亮心对她的伤非常敏感,只是告诉黛西她被狗袭击了。她把目光移开,这样黛西就再也看不见她的空眼眶和粉红色的伤疤。黛西的孩子非常害怕亮心,特别是当她责骂他们在炭毛的巢穴里乱动药草的时候。

云尾提议教她一些战斗动作,虽然她不是一名很好的武士,而且她非常害怕獾攻击雷族营地的时刻。她的孩子改名为小榛、小鼠和小莓,以便更好地符合族群专有的名字。




日落和平

黛西从来都不是一名优秀的武士,在獾攻击雷族之后,她变得非常害怕森林。对她来说不幸的是,在黛西有机会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之前,小莓的尾巴被一个狐狸陷阱弄断了,黛西对森林的恐惧加深了。起初选择了离开云尾,但是黛西不想云尾离开。然而,他确实去寻找小莓了。

结果,她带着孩子跑掉了,回到了他们原来的谷仓。不过,云尾和黑莓掌追着她,试图说服她和他们一起回来。黛西说,她习惯了规律的喂食时间和马场的可靠性,而武士们鄙视这种生活方式。云尾温柔地告诉她,他们并不鄙视她,但黛西继续说森林很陌生,武士守则很难以理解,她觉得自己好像不属于那里。看见黛西的眼睛盯着云尾,黑莓掌突然意识到黛西爱上了他,她一定很伤心,因为她知道每天他们只会是朋友,因为他只爱亮心。最后,是小灰说服她回去的,说他们的孩子显然想回去,当他们成为武士时她可以随时回到马场。于是黛西早上和云尾、黑莓掌以及她的孩子回到雷族。

后来,叶池无意中听到了她在育婴室和亮心的谈话;黛西告诉亮心,她离开这个族群的原因之一,除了担心自己的孩子外,还有她和这个族群的任何猫都不亲近,不像亮心和云尾那样。亮心小声地问了一个难以理解的问题,黛西坚定地回答说:“不,”并补充说,云尾是一个很好的武士,他非常爱亮心。在感谢了黛西之后,亮心离开了育婴室,看上去更快乐了。过后叶池给了黛西杜松莓。




三力量

预视力量

黛西选择在育婴室里做一名全职猫后。有提到她帮忙照料松鼠飞的幼崽,而香薇云看护他们,因为当松鼠飞生下小松鸦小冬青小狮时她没有乳汁。她帮助松鼠飞用树叶修补育婴室的洞,并告诉松鼠飞让她的孩子在他们可以享受的时候尽情享受。

之后,她和香薇云被派去看管小松鸦、小狮和小冬青,作为他们偷跑出营地的惩罚措施的一部分;他们必须在离开育婴室之前,总能让这两名猫后知道他们在哪里。小冬青在和手足的学徒仪式前她安抚了小冬青的紧张情绪。

她向叶池报告香薇云有咳嗽和喘息的现象,但她的孩子似乎没有生病。她帮忙看护了这些孩子,因为香薇云要被隔离,所以他们也不会生病,她还警告尘毛不要在育婴室周围逗留,尽管他很担心他的孩子。




暗河汹涌

黛西被看见在育婴室外面晒太阳,同时看护香薇云的孩子-小冰小狐。她说,她和这些幼崽可以等会儿再进食,因为新鲜猎物堆上只剩下一只不新鲜的老鼠。黛西不让小狐吃,因为他感冒了,她只想让他吃温热的食物。

火星米莉举行武士命名仪式时,黛西平静地为米莉说,她自己和溪儿都选择把自己的名字保留下来。她告诉其他猫,她选择不捕猎或战斗,因为照顾幼崽是她做得最好的工作,但她也会保留她原本的名字。




驱逐之战

黛西和蛛足有了一窝幼崽-小蟾蜍小玫瑰。在莓爪鼠爪榛爪武士仪式之前,她激动地清洗了他们,说他们不能在仪式上看起来像一群邋遢的泼皮猫幼崽。黛西自豪地观看了仪式,虽然松鸦爪感觉到她也在担心被她留下的两个新幼崽。

当一支巡逻队带着两名入侵者来到雷族营地时,她用尾巴保护性地围住两只在阳光下玩耍的新幼崽。后来,她放松下来,并与米莉分享舌抚,让她的幼崽继续玩耍。




天蚀遮月

黛西经常被看到对她的两只幼崽保护过度。小蟾蜍被荨麻刺到了,她在松鸦爪工作时走来走去,焦急地在她的幼崽边踱来踱去。他最后告诉她去看看小玫瑰,于是她走了。当风族偷猎的消息传到她耳里时,她比她的族群更担心她的孩子。

当小蟾蜍和小玫瑰用一根羽毛逗小黄蜂小荆棘小梅花时,她被见到在育婴室外责骂他们。日神发现了她,并评论她不是族生猫。她生气了,而蛛足迅速保护她。

她告诉蛛足,他出去与风族战斗时要小心,然后与长老们、米莉火星巢穴中的所有幼崽一起躲起来。她担心营地会再次遭到袭击。在太阳消失又出现后,她把小蟾蜍从高岩上叼下来,后来又从松鼠飞的窝里取羽毛给伤员。在育婴室里,她告诉正在咳嗽的米莉觉得她有点发烧,然后领着她的两个孩子出去,当时狮爪正在打扫育婴室的床褥。一确认米莉患有白咳嗽,黛西就带着她的两个孩子搬到学徒巢穴里,以防他们生病,同时照顾米莉的幼崽。




暗夜长影

她和她的孩子已经搬回了育婴室,她也担心她的孩子会像米莉小荆棘一样咳嗽。当他们的母亲生病时,她负责照料小黄蜂小梅花,而松鸦爪则带给她琉璃苣来帮助她产奶。有香薇云的帮助她很好地看管小猫们。当小玫瑰生病了,不得不和其他生病的猫一起前往废弃的两脚兽巢穴时,她也想去,但被黑莓掌说服留下来照顾剩下的健康的幼崽。

当她的伴侣蛛足也生病的时候,她对他表现出了关心,并到叶池的巢穴给他带去一只田鼠。蛛足直言不讳地说他不想要,她很生气。她还告诉他,他的孩子也很担心他,虽然很奇怪他们还记得他,因为他从来没有来探望过他们。她很伤心,因为他不想和他的孩子有任何关系,并告诉他他会错过的;他自己的孩子很快就会忘记他,然后她离开了巫医巢穴。后来提到他们不再是伴侣,蛛足告诉叶池,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他甚至从来没有打算与她有孩子。

当森林着火时,她带着小梅花走出营地,后来她欢迎米莉和小荆棘在他们痊愈后回到育婴室。




拂晓之光

黛西问云尾日神带回营地的事,因为她担心她孩子的安全。她似乎重新恢复了与蛛足的关系,因为她后来指导他和他的孩子玩耍,并问他是否可以不做一只更可怕的獾,在他离开后,她鼓励孩子们保持温暖。

后来,她和松鸦羽小蟾蜍向他的尾巴扑过去,而他转头怒斥小蟾蜍的事争吵起来。之后她被见到带着孩子们去育婴室过夜,承诺他们明天可以玩。当日神到达营地时,她用尾巴保护自己的孩子。

蜜蕨被蛇杀死后,她一直盯着那些受惊的幼崽,并帮助米莉警告他们不要再靠近悬崖的那一部分。她对小荆棘差点死亡的事感到非常害怕,叶池不得不给她一粒罂粟籽才能让她平静下来。




星预言

第四学徒

黛西的孩子现在是武士-蟾步玫瑰瓣。她的第一窝的两个孩子-鼠须榛尾,已分别被选为黄蜂爪梅花爪的导师。另外,她的儿子莓鼻的伴侣-罂粟霜,已经怀上了他的幼崽。

黛西大部分时间都和香薇云在一起,她仍然留在育婴室里。她也参加了小鸽小常春藤的学徒仪式。

当罂粟霜突然消失时,她很担心,于是她去长老巢穴找松鸦羽。他领着她走出洞穴,走进了空地,安慰她,尽管黛西还在焦急。她被香薇云领进了育婴室,但她又去找松鸦羽。她解释她真的很担心罂粟霜,最近这只母猫很沮丧。她还透露,罂粟霜认为莓鼻不爱她,他仍然希望和蜜蕨在一起。松鸦羽告诉她他会给火星报告这件事,然后带她回育婴室。

黛西是第一批迎接罂粟霜回营地的猫之一,莓鼻则带后者回育婴室。

在罂粟霜生产期间黛西和她呆在一起,当莓鼻第一个知道孩子要来的时候,她就把他叫醒了。她舔了舔母猫的头,安慰她并帮着给她喝苔藓上的水。她厉声斥责正在着急的儿子莓鼻,叫他在外面等。




战声渐近

石楠尾风皮护送常春藤爪鸽爪回家,进入营地时,黛西感到震惊,她认为这是一支具有攻击性的风族巡逻队。

她在树倒下的时候撤离营地,并在出去的路上叼起小樱桃,另一名猫后罂粟霜则叼着小鼹鼠。树倒了之后,她安慰了小樱桃因为她很害怕。火星让她负责猫后、幼崽和长老,并告诉她让他们保持冷静。




暗夜密语

火星派出由许多族群武士组成的狩猎巡逻队时,黛西带着小鼹鼠小樱桃从育婴室里出来。她向火星表达了她对影族入侵的担忧,毕竟营地里只有长老和幼崽。火星向她保证影族不会攻击无抵抗力的幼崽和长老。

当一只狐狸袭击营地时,它危险地靠近育婴室。狐狸被赶走了,但狮焰想到黛西和其他的幼崽和猫后可能受伤了。

狮焰和鸽爪在森林里再次遇到狐狸后回到营地,这时黛西出现了。她和其他许多猫一起,问他们是否受了重伤。后来,她被见到在清洗抱怨的小樱桃。

荆棘光谈到她不应该吃东西,因为她不能为族群捕猎。松鸦羽指出黛西也不捕猎,但她能吃东西。荆棘光反驳说,即使她不捕猎,她也在照看那些幼崽。松鸦羽则提醒她,她经常在黛西休息的时候和他们玩。

狮焰想到抚养他长大的黛西、香薇云松鼠飞,比想到生他的叶池感触更深。

松鸦羽在检查疑似发烧的小樱桃时,黛西在育婴室里。当小鼹鼠跳到松鸦羽身上时,黛西责骂他,让他下来。

后来,小樱桃开始喘息,这时黛西焦虑不安,质疑她的健康状况。松鸦羽离开育婴室时,她跟在他后面,问他是不是在为小樱桃采药。松鸦羽没有足够的药草来治疗她,但是他建议黛西做一些他们可以做的事情来帮助她感觉更好。




月光印记

火星召开族会后,黛西在育婴室的入口处和香薇云在一起。她看着鸽爪常春藤爪成为武士,获得新名号-鸽翅和藤池,并为她们欢呼。




武士归来

她第一次被见到是在祝贺栗尾再次怀孕的时候。她舔了舔栗尾的耳朵,说她很高兴能搬回育婴室和她以及香薇云在一起。

之后,栗尾被命令坐在育婴室里直到她的幼崽出生,黛西告诉她,香薇云和她自己为栗尾在育婴室里做了一个舒适的窝。松鸦羽自言自语,在她的幼崽出世之前,栗尾将被仔细照料。

栗尾生产完后,她问候她,让她躺下休息。栗尾感谢她,然后和她的孩子安顿下来。

鼠须樱桃爪意外地吃到莓芹时,她焦急地盯着她的孩子。炭心救了他们时,黛西大声地说感谢星族

后来,风族通过地道发动进攻,她说如果必须的话,她也可以战斗。她还说她和香薇云会保护栗尾和她的孩子。




群星之战

当在族会上提到一场战斗时,黛西看起来很好奇。狮焰对战亮心以此看她是否适合战斗时,黛西责骂他,但亮心鼓励狮焰多教她些战斗技能。当黛西冲向亮心时,她被绊了一下,撞在了地上。过后狮焰向黑莓掌报告他已经教了黛西一些防守战术。

在对抗黑森林的战斗中,她不屈不挠地战斗着,与香薇云和亮心并肩保卫育婴室。




暗影幻象

学徒探索

第一个晚上,赤杨爪睡在学徒巢穴里,他注意到他想念睡在黛西和松鼠飞身边的感觉。当他们参加森林大会,接近马场时,赤杨爪敦促烁爪记住黛西在那里的故事。当黑莓星召开族会时,黛西和百合心从育婴室里出来,坐在入口附近。在寻找天族的旅途中,赤杨爪和烁爪再次经过马场,赤杨爪注意到黛西向他们描述过马的样子。当赤杨爪和百合心谈论猫后处理额外的幼崽时,百合心评论说黛西是个大帮手,她目前正在外面捕猎。

后来,黛西被看到和百合心在育婴室外。




雷影交加

在育婴室外,黛西和百合心在一起,百合心伸展身体,感受着贫缺的温暖。那天晚些时候,黑莓星告诉赤杨爪他要派一支巡逻队去寻找天族,这名族长看着族群,以确保没有其他猫在听,并看到百合心和黛西在打瞌睡。




天空破碎

黛西和叶池离开育婴室,在那里他们刚救治受伤的河族猫。后来,黛西又和叶池从育婴室里出来,这次还有雪鸟和她的幼崽。当天族雷族营地避难时,黛西带着微云去育婴室。




极夜无光

黛西在梅花落旁边,在雷族育婴室附近的阳光下打瞌睡。当香薇歌藤池讨论是否能拥有幼崽时,藤池向香薇歌提到黛西已经很老了,不能再照看另一窝幼崽。

当一场滑坡摧毁雷族营地时,黛西从育婴室里逃了出来,紧随着叼着小雕刺掌。她和其他猫成功地逃离了岩石滑坡,除了雪丛腿部受伤。




烈焰焚河

敬请期待



风暴来袭

敬请期待



破灭守则

迷失群星

敬请期待



The Silent Thaw

敬请期待



Veil of Shadows

敬请期待



短篇电子书

叶池的希望

敬请期待



冬青叶的故事

黛西并沒有正式在《冬青叶的故事》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雾星的征兆

黛西并沒有正式在《雾星的征兆》中登场,但被列在猫物表中。




鸽翅的沉默

敬请期待



褐皮的族群

敬请期待



荒野手册

族群的秘密

敬请期待



族群的猫

敬请期待



族群的战争

敬请期待



终极指南

<沙风篇>中提到沙风代表了通常回避传统的武士职责的雷族猫发言。尤其是她也支持来自湖边马场的黛西。沙风保护了黛西留在育婴室、照顾幼崽、帮助其他猫后,而不是加入族群巡逻的愿望。




细节

趣闻

  • 既然她相信星族,那么她死后就将会加入星族。[5] [6]
  • 维琪认为黛西可能是丝儿的远亲。[7]
    • 在上述的同一篇帖子中,维琪误把黛西说成有和丝儿相似的毛色。[7]
  • 她最初被形容为淡棕色,[3]:227但后来就被改成了现在的设定。[4]:猫物表
  • 她是未曾更名的少量族群猫之一。[4]:猫物表
  • 她从未试图与亮心争夺云尾[8]

勘误

  • 黛西曾被错误的描写为白毛。[9]:8
  • 她也曾被描写为一只灰白相间的猫。[4]:189
  • WarriorCats.com上的系谱表中她被写成了小痣而不是榛尾的母亲。[10]

语录

云尾
我们会帮你的。你可以带着孩子到我们的营区去。
黛西
噢,谢谢你!你真好心!

—— 黛西对云尾《黄昏战争》,第128页

火星
够了!把爪子收起来,这里不准打架!
黛西
谢谢你们为我们挺身而出。我没办法不偷听你们的对话。我原本无意加入你们,我只是想让我的孩子不要遭受像丝儿孩子那样的厄运。如果这里不方便收留我们,一等到孩子们强壮得可以行走了,我们就会马上离开。
云尾
不会不方便。

—— 黛西,在她第一次到达雷族后,《黄昏战争》,第133页

黛西定定地注视着云尾那充满悲伤的眼睛。黑莓掌突然恍然大悟,黛西爱上了这位白毛武士!她一定知道,云尾不可能和除了亮心之外的任何一只猫在一起。黑莓掌发出同情的的呼噜声,或许黛西离开是对的,她每天看到云尾,却又知道只能和他做朋友,她的心里一定非常痛苦。

—— 黑莓掌的思考,关于黛西,《日落和平》,第186-187页

我离开的原因……其实只有一部分是因为这里的危险。自从遭受獾群攻击后,我一直担心孩子们的安危,但我是他们的母亲,不管在哪里我都会替他们担心。我之所以离开,还因为我——我在族群里没有好朋友。没有哪只猫可以和我走得很近——像你和云尾那样。

—— 黛西对亮心《日落和平》,第199页

我们的孩子也很担心你啊。他们竟然还记得你是谁,这真是个奇迹啊,因为你从来都不去看望他们!

—— 黛西对蛛足《暗夜长影》,第240页

每一个孩子都是不同的,而且每一个孩子都应该有父亲的关爱。你在忽略他们,蛛足,如果你还是不在意的话,等你在意的那一天,可能就已经晚了,你自己的孩子都不认识你了!

—— 黛西对蛛足,《暗夜长影》,第240-241页

那就走吧,栗尾。香薇云和我已经为你在育婴室里准备了一个非常舒服的窝。

—— 黛西,当栗尾被命令待在育婴室里时,《武士归来》,第106页

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也能战斗。我们会保护好栗尾和她的孩子们。

—— 黛西,当风族发动进攻时,《武士归来》,第274页

她在育婴室里为孩子们所做的一切很容易被忘记,他心里想着,又回想起香薇云赐予他九条命中的一条时说过的话。她曾警告他绝不能低估为族群补充新成员,并帮助养育他们的猫的作用。她说得对。黛西与任何武士一样值得尊敬和钦佩。

—— 黑莓星的思考,关于黛西,《黑莓星的风暴》,第43页

黛西
你是新来的。你是谁?
小灰
她取代了弗洛丝。她是一只很棒的捕鼠猫!
黛西
取代弗洛丝?怎么可能有任何猫取代弗洛丝?

—— 黛西与小灰,关于芫荽,《黑莓星的风暴》,第44页

黛西
你们在干什么呀?如果你们这样对待苔藓,你们就不配得到任何垫窝的东西。
雪爪
反正也是湿漉漉臭烘烘的。
黛西
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小毛球!如果你在这里觉得如此难受,各自回窝去睡觉!
雪爪
对不起。

—— 黛西训斥学徒,《黑莓星的风暴》,第97页

黛西
你们这些学徒究竟在想什么呀?给你们说过多少遍了,不允许走到最后的窝以远的地道里去。难道你们需要每一只猫每时每刻看着你们吗?还有你们,樱桃落和鼹鼠须,你们真不害臊,竟然怂恿他们那样做。
樱桃落
对不起。
鼹鼠须
但这下面好无聊呀。我仿佛已在这地道里困了几个月!
黛西
无聊?我让你尝尝无聊的滋味。如果你需要事情做,你可以帮波弟抓跳蚤玩。

—— 黛西呵斥年轻武士,《黑莓星的风暴》,第227-228页

图集

英文

家谱

请参阅

脚注

  1. 中文版中,皮皮的名字被译为“皮普”。
  2. 中文版中,明蒂的名字被译为“薄荷”。

参考文献

这篇文章基于CC BY-SA 3.0许可使用了猫武士维基(英语)Daisy (Cat)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1. 日落和平 (Q144)
  2. 星光指路 (Q142)
  3. 3.0 3.1 3.2 3.3 星光指路
  4. 4.0 4.1 4.2 4.3 4.4 日落和平
  5. 艾琳·亨特访谈3
  6. Vicky Holmes (2014-10-25). Merci Varga - Hi Vicky When Tribe cats die and go to Tribe of.... 访问于 2016-10-04. “Daisy will make it to StarClan, I think. Not sure about Purdy. Definitely no for Barley.”
  7. 7.0 7.1 Vicky Holmes (2015-04-28). Jordan Long - Hi Vicky. :) I just had a quick question - are Floss.... 访问于 2016-10-04. “Floss and Daisy aren't sisters, though they might be distantly related due to their similar colouring.”
  8. Kate (2015-08-10). 1,375 Responses to "Ask Kate Questions". 访问于 2016-10-04. “No! Poor Daisy. She would never do that!”
  9. 预视力量
  10. Warriors by Erin Hunter | Meet the Warrior Cats | Family Trees | Power of Three. 访问于 2016-10-04.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