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Wiki.png

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

由于中文书籍尚未出版或其他原因,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如果你对此存在异议或建议,请在此页面的讨论页Project talk:译名讨论中提出。

写个好预言Writing a Good Prophecy) (2020-01-22)


作者:编剧STORY TEAM)
译者:Bloodblaze

译文

一个好的《猫武士》故事所必备的重要元素就是预言——一条由星族传递给现世的族群,帮助他们防备危机、解决困境、理解未来的信息。在故事策划团队里(以及我们应当承认,这一想法已经多多少少渗透到了书中)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玩笑——星族传递的信息所引发的问题比它们能解决的还要多得多。每一条预言都是交给现世的猫儿们解读的谜语,总有些猫也比他们的同伴更勇于面对这样的挑战。一些猫儿——尤其是那些正身陷火烧眉毛的困境的猫儿们——为此感到挫败,他们很难理解星族为何不能直接告诉他们该怎样做。在《学徒探索》中,当火星松鸦羽转述拥抱暗影中的所得的预言时,松鸦羽的反应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要不要再努努力,看能不能说得更含糊一点儿?”在即将到来的长篇外传《灰条的誓言》中,灰条——他曾在火星踏上寻找天族的旅程时临时担任雷族族长——和炭毛一起前去月亮石向星族寻求解决雷族所面临的问题的方法。当星族的指示模糊不明时,灰条也消沉失望过,他开始思索火星会如何应对这样的提示——他是缺失了某些理解预言所必备的技巧吗?

有些预言(如“火将拯救族群”)看起来非常直白——至少对读者而言是这样的,也有些预言(如“将有三只小猫,你至亲的至亲,星权在握”)则需要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才能探知真相;有些预言(如“只有燃烧之星能挫败嗜血的利爪”)只需要一本书的跨度就能被解开,但更多时候预言所提示的事件要横跨多本书才能完全应验;有时,就像《暗影幻象》或是《破灭守则》中的那样,故事的主人公在预言降下时还只是学徒甚至幼崽,他们需要很多很多个月才能积累起足够的智慧、信心和对族群的认识,而后才能理解预言的真正意义和他们在其中必须扮演的角色。

塑造一个好的预言需要故事团队进行大量集思广益的讨论,即使如此,读者们大概还是会为预言的内容在各版草稿中改过多少版感到惊讶。这些草稿综合了来自编辑以及作者的意见和建议。在六部曲《暗影幻象》中,火星从一开始就给巫医们送去了预言,但这是经历了好几版草稿改动之后的结果,我们讨论了很久才提出最终使用的措辞。最开始,我们打算让火星告诉巫医们“唯有发现遗失之物的猫能带来繁荣”。我们希望在第一本书结尾被发现的两只幼崽能够成为“遗失之物”的干扰项——而它的真正谜底是失落的天族,族群必须找到他们,并在湖区为他们开辟处立足之地。但随着故事的推进,一些尴尬的事情发生了:预言令踏上学徒探索之旅的赤杨爪松针爪陷入了频繁的争吵——“遗失之物”到底是什么?它在天族之内吗?小桠小紫罗兰会是“遗失之物”吗?“遗失之物”这个词汇本身就自带违和感:它缺乏《猫武士》系列中其他预言所具备的分量和神秘感。所以,在后期的草稿中,我们最终推敲出了正式版本的预言:“拥抱你在暗影中的所得,只有他们能驱散天空的阴霾”。

策划完美预言的一大挑战是时间规划。虽然故事团队对整个部曲的剧情走向和预言的解读流程有初步的概念,但我们在写草稿时还是要一本一本来——这就意味着当我们为第一本书增添细节时,大家可能对这些角色在第六本书里的未来尚无概念。因为突发剧情而遭到改动的规划并不少见:也许某个角色中途变了很多,或者不再与主线关联密切,亦或(唉!)死亡。但无论如何,第一本书里就被提出的预言必须在后面的剧情中得以应验。完美的预言能够适应故事的发展与变动,因此结局总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你最喜欢的预言是什么?你觉得在《猫武士》的世界里,完美预言的要素是什么?

参考文献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