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要启用地区词转换,请在左侧选择一个语言。

Wiki.png

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

由于中文书籍尚未出版或其他原因,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如果你对此存在异议或建议,请在此页面的讨论页Project talk:译名讨论中提出。

只是故事而已Nothing But Stories) (2020-04-22)

——浅谈蛾翅对星族与族群的立场An examination of Mothwing's stance on StarClan and Clan life)
作者:编辑THE EDITOR)
译者:Bloodblaze

译文

虽然族群认为他们与星族的祖灵间存在神圣的联系,但并非所有生活在族群中的猫都抱有同样的信仰,而在他们之中,没有哪只猫与这种信仰的关系比蛾翅更复杂。她是影族暴君和一只前宠物猫生下的泼皮猫女儿,在河族被训练成武士,然后又成为他们的巫医,现在,她是在影族避难的一名流亡者。很少有猫像蛾翅一样生来坎坷,但比她的经历更坎坷的是她和星族的关系。蛾翅的信念究竟是什么?她的信念会否影响她对族群的责任,以及她对待族群习俗的方式?

蛾翅出生在远离族群的地方,她不了解族群猫对武士祖灵的狂热敬拜。直到泥毛拒绝在星族尚未降下征兆时把她收为学徒,蛾翅才第一次真正见识到族群对先祖旨意的重视程度。听闻这些她根本不认识的祖灵掌握着如此重大的话语权,蛾翅相当恼火,但一想到能和像蝌蚪那样离她而去的猫对话,她又感到希望和激动。然而即便如此,“这样强大的祖灵是真正存在的吗”的疑问还是在她的脑海里埋下了种子。在鹰霜提出她可以假装出对星族的坚定信仰以换取族群的接纳时,蛾翅拒绝了他。她十分抵触对族群撒谎的主意,相反,她开始试着强迫自己相信他们的存在,这样她就不用说谎了。

当星族的示意似乎终于降临,蛾翅欣喜若狂,她发自内心地相信这是星族在表达对她的接纳。在第一次拜访月亮石时,蛾翅做了一个梦,并在梦中见到了来自星族的武士。然而,当鹰霜直言飞蛾翅膀的征兆只是他为了让她成为巫医才伪造出来的时,蛾翅的信仰破灭了。她坚信如果星族真的存在,他们决不该允许鹰霜如此愚弄自己的族群。他越是利用那个谎言强迫蛾翅伪造对他有利的征兆,她就越是确信星族只是一个族群在自我安慰中编造出的故事。但事到如今,她已经来不及向族群揭发鹰霜的所作所为了。即使鹰霜已经身死、他对揭露她的秘密的威胁已不再成立,蛾翅仍然隐瞒着自己的信仰真相,以保住自己在族群中的位置。她在河族当了许多个季节的巫医,与此同时一直不相信星族的存在。

群星之战中,蛾翅亲眼看到了来自黑森林和星族的猫魂,这段经历再次打碎了她的信念。星族的存在得到了证明——但这并不代表她就会立即转变成那种典型的,对星族全盘接纳、毫无批判之心的族群猫。相反,她对星光武士们展现出了强烈的愤怒,拒绝相信他们所说的“为了迎接更好的未来,他们必须承受这般苦难”。她无视了星族,把心力倾注在活着的猫身上。在接下来的季节里,蛾翅多次公开表明星族的指示并不总是对族群有利,甚至还说过族群不应该继续追随让好猫受苦的星族。

蛾翅对星族是否存在的看法在月轮的流逝中经历了转变,但她的核心信念和实际行为基本上不曾动摇。她一直尊重其他猫的信仰,从未批判过叶池松鸦羽这样的猫对那些她看不见的祖灵的信任,甚至对他们的信仰之力表达过钦佩之情。而且若是某个预言对帮助族群意义重大,她不会介意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帮助其他巫医解读征兆,这一点在她带松鸦羽去看燃烧的芦苇时得到了显著的体现。不过,她还是对那些听了星族的话就要推翻她眼中的常识的猫、或是那些宁愿对族群不利也要对星族言听计从的猫心怀怨念。在最近的几个月轮里,她更加坦诚地公开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当松鸦羽在森林大会上公布她的信仰真相时,她冷静地为自己辩护;在影兆说出那个关于守则破坏者的幻象时,她甚至表示巫医不应该听从星族的这种指示。

与星族交流不是巫医的唯一工作,而蛾翅也一直致力于履行她的一切其他职责。她曾多次表示自己就是真正的巫医,因为她掌握着优秀的治疗技能,而且在帮助族猫时尽心尽力。连星族都曾经亲口对叶池和雾星说过,他们希望蛾翅留在现在的位置上,因为她在医治族猫这一方面表现优异,是一名优秀的巫医。蛾翅在不久前也和其他巫医同伴说过,星族的消失不能算是十分重大的危机,因为他们运用自己的的医疗能力和常识也能指引族群前行。

对我而言,星族……他们只是些能让族群觉得高兴的故事而已。

—— 蛾翅[1]:16章

虽然早年间蛾翅认为自己成为巫医的方式是一种耻辱,但她不曾为自己的真正信念感到羞愧。每当信仰遭到质疑,她都会冷静地为自己辩护,即使质疑她的猫是她的族长。蛾翅一直宣称,她对族群的忠诚和她对行正确之事的献身精神已经足够证明她自己。当她因为守则破坏者的身份遭到不公的流放时,她对正确之事的执着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考验。但即使在流亡期间,蛾翅仍然保持着对族群的责任感和奉献之心,她以医护的身份加入了反抗者,还帮助松鼠飞用假死的手段愚弄冒充者的耳目。当雾星在驱逐了两名对抗冒充者的武士后邀请蛾翅重回巫医之位时,蛾翅再一次表明了她只做正确之事的决心。她拒绝回到一个会用如此不义的方式放逐想做正确的事的猫的族群。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蛾翅的选择会带来什么后果,她非同寻常的信仰会带她去向何方。

蛾翅与星族的关系相当复杂,她的信仰已经影响了她在族群中的生活,但无论你是否认同她对星族的看法,你都无法否认,自始至终都无惧于为自己的信念发声的蛾翅是值得钦佩的,她致力于为族猫提供治疗的决心从未动摇。蛾翅虽然不能像其他巫医那样从信仰中获得指引,但她依然展现出了伟大的勇气和坚忍,把其他猫眼中的弱点变成了独属于她的力量。如果连星族都能对一只虽然拒绝了他们但对活着的同伴充满关心、默默奉献的猫心怀尊重,那我们自然也该授予她应得的光荣。

参考文献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