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使用了地区词转换组。
转换组:基本转换
转换组:人物名称转换
转换组:族群黎明

切换至 大陆简体 臺灣正體 | 简体

Wiki.png

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

由于中文书籍尚未出版或其他原因,此页面使用了非官方标题。如果你对此存在异议或建议,请在此页面的讨论页Project talk:译名讨论中提出。

沉重的要求Asking a Great Deal) (2020-05-13)

——第二次机会的利与弊An examination of the pros and cons of second chances)
作者:编辑THE EDITOR)
译者:Bloodblaze

译文

不是每一场冲突都以反派流血至死、胜利者围绕着他的尸体欢呼告终。有些时候,一只曾经做过错事的猫会得到改过自新的第二次机会,再一次为族群服务。他们配得上这些新机会吗?让这些已经背叛过的猫获得另一次机会给族群带来的潜在威胁会不会大到得不偿失?今天,我们将更仔细地审视这些获得第二次机会的猫,以及如此选择带来的结果。

不可否认的是,给某些猫提供第二次机会是在为族群招致可怕的灾祸。即使几乎每只猫都知道日神污染了影族的思想、煽动他们放弃星族,还操纵他们的族长听信他的每一句话,但似乎总有些武士愿意相信他。这只奸猾的公猫抓住机会让武士乃至族群相互残杀,甚至向冬青叶承认了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报复族群,只因为他曾经被天族流放。许多个季节之前,风族收留了曾经生活在斜疤猫群的敌对泼皮猫蜜蜂,然而她却伏击并重伤了一名巡逻边界的猎者,然后第一时间跑回了斜疤的阵营。

与她来自同一营地的杨柳尾没有像蜜蜂一样公然对族群不利,但她显然不介意欺骗她的族群挑起战火,利用他们的武力向红爪公报私仇,导致更多的猫死亡。类似地,滑须在完全主动的情况下离开影族追随暗尾,然后又声称已经看清了自己的错误,被影族重新接纳。然而她却俘虏了褐皮,并主导了那场导致花楸掌死亡的袭击。暴虐的前影族族长断星得到了第二次机会,他作为雷族的囚徒活了下来,却利用自己的地位帮助虎掌策划了对营地的突袭。即使那个火星早就知道不可信任的黑条也获得了留在雷族的许可,可他却一再向虎星通风报信,还差点抓住机会杀死年幼的栗崽

但也不是每一只获得第二次机会的猫都表现得如此糟糕。有些猫是真心希望自己能有机会改过自新的。在与银溪的恋情败露之后,灰条以不光彩的方式告别了雷族,但他在数个月轮后回归,不仅救下了栗崽、成为了忠诚的副族长、在火星前去帮忙重建天族时领导雷族,还率领四个族群的武士赶走了占据四棵树的狐狸群。在大约同一时期,云尾因为心怀轻慢而违背武士守则,落入了两脚兽的圈套,但他一回到族群,就证明了自己仍是一名忠诚专一的武士。

如果能获得第二次机会,即使是犯下比禁忌之恋或吃宠物猫的食物更严重的罪行的猫也可能成为伟大的武士。星花因为她在一眼的暴政期间的作为遭到了所有早期族群的排斥,但在加入晴天的猫群之后,她证明了也是一名忠诚的猎者、一个幼崽们的好母亲。虽然蜜蜂、余烬和杨柳尾辜负了他们的第二次机会,但其他曾属斜疤阵营的猫都很好地适应了族群生活,成为了新族群里忠心耿耿的武士。世代更迭之后,杀死蜡毛后自我流放的冬青叶得到了归族的许可,她忠诚地为她的族群服务,直到在最后一次战斗中为拯救同族猫的的性命牺牲。所有被黑森林的承诺蒙蔽的受训猫都得到了原谅,在那之后,他们都成为了忠诚的武士。

你这是在要求我们原谅一件严重至极的事。

—— 尘毛[1]:5章

但有些时候,这些猫的罪行太严重了,他们在赎罪后的行为也太富有争议了,以至于我们很难说服自己认可为他们提供第二次机会是合乎情理的。这种情况尤其发生在那些没有更高位的猫能判断他们是否应该获得第二次机会的族长身上。豹星在默许副族长因为不纯的血统被杀后仍在领导河族,并因而饱受争议。黑星因为杀害石毛以及他在担任断星的副族长期间做出的恶行也遭到了相似的批评。在虎星死后,豹星和黑星都在驱逐血族大战中出了力,并在族长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维护和平(虽然黑星毫不意外地抓住了那个为他的族群争取领土的罕见机会)。但当一个大体上正派的族长足以补偿他们先前可怕的权力滥用行为吗?那我们又该怎样评价晴天呢?他发动了一场意图窃取荒原猫的地盘的战争,还攻击并虐待自己手下的猫,甚至杀死了一些昔日的部落同伴。还有曾经在黑森林的阵营中参战却似乎不曾受到任何惩罚的风皮?他们面临着来自族猫的批判,也都做出过一些帮助其他猫的英勇行为,但这足以洗去他们脚爪上的鲜血吗?

看了这么多向猫儿们提供第二次机会之后好坏参半的结果,你应该会开始思考给叛徒提供再背叛你一次的机会是否真的值得。但我们不该忘记,冒险给出第二次机会的族群很可能会争取到更多为他们而战的忠诚武士。我们还应该想想那些也许会对族群有利但实际并未给出的机会。兔光冰翅因为与支持冒充者的族猫开战而遭到了河族的驱逐,可是雾星那时明明已经意识到了认同冒充者的她才是先犯错的那个。拒绝给出第二次机会难道就比原谅一只可能不配得到机会的猫更公平?那个冒充者的事又该怎么说?除了影族和天族之外,其他族群几乎都不假思索接受了他的要求,驱逐所有的守则破坏者,不给他们任何赎罪的机会。这是当前族群文化的软肋还是优势所在?说到底,什么样的策略才是是正确的呢?是永远不再原谅背叛过你的猫,还是永远在怀疑他们时往好处想,还是介于两者之间?

归根结底,这样的问题是没有简单答案的。我们只能自己判断怎样做是对的、怎样是不对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武士守则让族长来决定该怎么惩罚违规的行为。任何一种情景都是独一无二的,也没有族长能确定他们对族猫的裁决会导致何种后果,但也许让一只能够看清局面的猫来做决定总比让来自许多个季节之前的守则来做更好。无论如何,二次机会都已经并将持续成为族群生活中的大事件的决定因素,现在我们只能观察并等待它们将如何影响未来几个月轮——和几本书里——的族群历史。

参考文献

0.0
0人评价
avatar